《hello&bye,days》文案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hello&bye,days》文案

作者:微博@aoi今天交物理作业了吗/COP

(源自B站av3402945评论区#762。文中的粗体字在评论区被和谐,为编者补充。)

A


大口径的玻璃杯中盛满了透明的金黄色 ,泛起的白色泡沫一层一层溢出没人管顾,杯壁上沁出星星点点的水珠。

房间内灯火通明,每一盏能打开的灯此刻都散出光芒,电视发出大音量的噪响,节目里温和的女声不知在说些什么,仔细一听却是令人索然无味的天气预报,在这个空间中显得极为格格不入。

终于,搁在沙发扶手上的手臂向茶几上的杯子伸去,那张脸充其量还只是个少女——却仰起头将杯中的啤酒喝得一滴不剩。苦味纠缠着她的眉头。

“S城,今日阵雨,风力…明天多云……”

后面究竟说了什么,天依已经不记得了,电视的声音在耳边萦绕过一圈后便模糊得像另一个世界的风声,吹不进她的心里。

天依整个人都如同要陷入柔软沙发中一般弓着身子,此刻她没有什么意识,酒精还在脑袋里无休止地燃烧,不怎么思考,听不见声音,她望向窗外,此刻仍有余光些许残留。

白昼将止的此刻,如果稍微留意一点的话,便可以看见暮色之中淡淡的雨落,但她失神的眼中,终究什么也看不见了。

她默想那个人的脸庞,但记忆总比誓言要诚实,在脑海中勾勒出他的轮廓不知花了漫长的多少时间。但天依在暮色的投射下臆想出的那身影,还是温柔得让人想要落泪。

夜色渐渐深了,但冰凉的雨从未停过,淋在天依裸露的手臂和额头上,她在街头哆哆嗦嗦地走着,蹬着拖鞋啪嗒啪嗒踏过水洼,溅了自己一身又一脸。

本以为外面的喧嚣能填补内心的空白,但不想这喧嚣只是更想让人逃离。该有人走过来握住她的手吧。但此刻街上车水马龙,人们撑着伞自顾行走,她落寞地站在橱窗边。

刚才还未燃烧完的酒精混着雨点发烫,她仿佛被什么驱使着一般掏出手机,输入早已背得烂熟的号码。

她呆呆地盯着那串数字,想着自己该如何开口。

之前,究竟是如何相处的呢?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拼命想挽留的那个人,记忆终究被渐渐冲淡,她甚至连彼此分开了多久也不记得,日子浑浑噩噩地过。

天依深吸了一口气,听着胸膛轰鸣作响,按下了通话键。嘟嘟声每响一次都仿佛隔了几个世纪,电话刚打出的时候,她在雨中因为紧张而不停颤抖,但当匆匆的忙音响起时,她却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她迈出了步子,环绕着雨声滴滴答答,环绕着忙音轰鸣作响。

机械地迈动双脚行走,原本慢悠悠走过的路口此刻却三步并作两步匆匆行过,除了下意识瞥 一眼信号灯外,全然不顾周身的世界。她的时间仿佛就此暂停,再也不会流动了。

……

无意间,最后的光芒也消失了,浓重的夜幕将来来往往的行人包裹在黑暗中,此刻拖着天依的身体浓重地踏。

明明可以将自己真正的心愿告诉他……

她茫然地在原地站住,红了眼眶。泪水如同此刻的雨一般无止息地落下。灼热到将未愈的伤口不断腐蚀。

……
雨夜,落雨声交织着雷声轰鸣。

间歇的电光短暂地苍白了城市,复又隐回黑暗。

窗台上,天依将头埋入双膝,尝试在浅秋的深夜里蜷缩身体取暖,却还是因为渗入房间里游丝般的寒气打了个冷战,不慎碰到了脚边的啤酒罐。

金属罐倾倒的声音激得她猛地抬起头来,只看到残余的淡黄色液体汩汩流出,在夜色中泛着淡淡的荧光,描绘出地板的纹路,如同泪辙。

“……仍然在……霉湿之地,……无人问津的歌曲……”

天依本木然地注视着水痕的延伸,忽然间的歌声却如混沌中的一缕细风悄然缠住了她的耳朵。

被什么力量驱使着一般,她微微侧头,透过斑驳着雨痕的玻璃窗向楼前的街道对面望去。

淋漓雨幕中,浑身已然湿透的少女靠在建筑物冰冷的外墙上,店铺外未熄的霓虹灯闪烁着映亮她的侧脸。而少女却仿佛不在意似的,姿势悠然地抱着吉他弹奏着沙哑的和弦,弦音混着略显单薄的歌声从雷雨缝隙穿过,丝丝缕缕地飘入天依的耳朵,连同少女的面目,都不甚清晰。

那首从未听过的歌谣,在少女淡然的嗓音里是那样扣人心弦,如同夏夜的磷火,在暴雨的啸叫中隐隐约约,好像随时都会断裂消失。

天依好像仍然凝望着黑发少女的方向,然而思绪却已远游,掠过那段感情小心翼翼的萌芽,掠过那些烟火般灿烂温暖却又短暂的幸福光阴,掠过最终怠倦爱情的死去。

“你会发现我吗?”

只是瞬间,毫无预兆响起的清脆女声让天依猛地回过了神,她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地四下张望,却发现空旷的屋子里仅有她一人。忽然想起了什么的她,快速转头望向楼下的街边,而刚才确实存在的少女不知何时已经离去。滂沱之早已将她停驻过的痕迹无情地冲刷殆尽。

“幻听吗?”她想。

呆呆地凝视了一会儿黑发少女曾驻足的地方,直到感受到了眼睛的干涩,天依终是回过头,拿起身边的深色外套披在身上,合上眼睡了过去。

梦中,天依注视着鲜红色破晓之光撕开夜幕后露出的苍白天边,感受着这片没有星星的苍穹的赏心悦目,脑海中故事里的那些人、那些事却都死绝了,不会再言语了。

“再见,过去的日子。”

此刻天依得到的,似乎是重生,又似乎是自己小小世界的终结。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所存在的真实世界的终结信号,以自己不甚在意的黑发少女的歌声为标志,凝集在渐近的古旧钟声中,凝集在下一场滂沱之雨前,崩塌的积雨云里。

B


“你又输啦~”

一只纤长苍白的手轻轻拍了拍黑发少女的头顶,手的主人嘴角噙着轻佻的浅笑,略长的白色刘海下,眼神玩味而高傲。

黑发少女却只是表情木然地盯着眼前老式彩电屏幕中的人,看着那人注视着窗外渐渐崩塌的世界,直到不知多久后,画面被信号中断的雪花覆盖。

她在立于一旁的人的注视下,缓缓地,挤出了一丝难看的笑。

“没错,我输了。”少女强装释然说道。

“那么……”

她转过身,慢慢走到了门口,颤抖着将手附上门把,准备走向又一次开始,与又一次终结。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