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谈】20130821【同人文】【奇犽X小杰】寻找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千日谈】20130821【同人文】【奇犽X小杰】寻找

作者:丹达

作者:但愿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473038/answer/1852705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好吧,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他的结构严不严谨得看富坚义博要不要继续画下去,目前不能说严谨,也不能说不严谨,毕竟按照黑暗大陆的尿性,故事才开到一半。我前几天写了一个同人文,按照可能的尿性把他的所有坑都填了,但是毕竟我只是同人作者,而不是富坚义博,你大可聊以一看:

  【千日谈】20130821【同人文】【奇犽X小杰】寻找
  文/丹达
  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过同人文了,最近的一次还是在5年前高三的时候,用的纸和笔,写在日记本上,后来我发现开平行世界同人文基本上就属于作者自己YY,随便换个人名都可以套出很多篇;走原著剧情向可以更加贴近角色本身,但不是同人文作者能够控制的,毕竟人物性格已经形成在那里,而且如果不加原创人物进去,这些角色的未来发展几乎是已经注定好了的。
  陷入典型的二选一,究竟是选择妄想症里最符合个人意愿的角色呢,还是选择和自己无关的角色自我发展呢?于是我再也没有写过同人文了,直到我看了《全职猎人》,想起几句歌词: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我柔情万种,他却志更坚,只愿今生无缘......
  这简单的话语,需要巨大的勇气,没想过失去你,却是在骗自己......
  ——此为前言1
  ——————————————————
  没有动情不能理解何为爱,没有面对死亡也不可能知道何为生命,没有心结不会生出心病改变很多东西,一切别人写的说的,都不过是旁的人的想法,自己没有亲历,不可能感同身受。这种想法我以前是没有的,我一直以为可以作为无缝换位思考,可是我错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读书的时候,总有女孩子在男朋友把她甩了之后过来和我聊天,一直等到她交到新的男朋友,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记得在大学的时候,有个小我一届的男孩子说喜欢我,我以为自己能够换位思考,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萌发对他的爱情,后来不了了之,我记得这一段时间,却不认为是感情。
  再往后来,读到更高的书,我对另外一个时常能见面的男孩子动了情,深知在我们彼此的家庭里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也算作我第一次动心。我想过出柜,也不过是想想而已,我又不是被描绘的角色,不可能知道自己的未来,大不了自己一个在外面工作生活,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单身主义比出柜要容易被人接受得多。
  后来我就总是告诉自己,别去想太多,等不了的感情不必放下,也不必执着。第一次动心的感觉,刻骨铭心。
  ——此为前言2
  ——————————————————
  一切万物,不过是以此文写此情此心。昨天我和一个同学见面吃饭,他说他从小学3年级开始看《通灵王》,每年看两遍,一直到现在。我在看过《全职猎人》之后,去看《犬夜叉》和《妖精的尾巴》,其中完结篇最后一集戈薇面对黑暗的感情和X791妖尾消失7年后露西的父亲去世那一部分,整个人都哭成泪人了。没有动过心的人,不能动情,只能动利。
  这次的同人文,我选择了贴着原著剧情340话之后的故事开始写,争取在尽量短的文字里结束,然后反复回味。
  ——此为前言3
  ——————————————————
  本文献给跳票500多天的富坚义博,我大概猜到了富坚义博为何跳票的原因: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故意跳票2年,把剧场版2的猎人协会黑暗历史解决之后继续开始写,正好可以把帕里斯通来自黑暗协会的坑填上,而黑暗历史必然和黑暗大陆有着数不清的关系,第一个会用“念”的人到底是怎么出现了,这些和黑暗大陆也有关系。富坚义博应该强制用现实世界的2年时间等,开新篇章之后直接写“2年后”,模糊现实和漫画故事的界限。(如果这不是我一厢情愿的话,希望富坚义博能够真的不跳)
  所以本文是按照原著已经开的坑和一些能够自圆其说的解释把所有坑填掉,至于新坑,不负责开,并且尽量保证奇犽小杰的HE。
  ——————————————————
  341话:看X【看】
  逮捕会长之子?!
  十二地支里的帕里斯通正坐在沙发上听这位长相颇似会长的毕勇德在一边激昂呈辞,一遍端坐着看会长之子。他和金非常相似,只不过一个是以阻挠为乐,一个是以寻找为乐。
  现在他和金都退出了十二地支,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奋斗的目标,在会长死亡之后。一贯以招牌般的微笑示人的帕里斯通,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呈现出哀伤的神情,还是在他辞退会长职务的时候,面对十二地支里的奇多尔。为了解闷,他加入了课金的回锅肉国王的黑暗大陆征伐战队里。然而他知道,这一次出发去黑暗大陆,凶多吉少。
  并不是所有生存着的人类,都是被50米高的围墙限制而带来着暂时的安稳,帕里斯通知道,如果要致2000年后的人类,他们很可能就是逃亡新大陆之前的最后一批人,被黑暗大陆的巨人袭击,产生灭顶之灾。
  1周前。
  “这里就是王和小麦的房间。”庞姆推开房门,“贫者的蔷薇”的毒性还没有完全消失,不过也不会影响到有念能力的猎人了。因为庞姆的【看】,这是她第二次看到这样的惨况,如果不是帕里斯通要求最后看一眼和会长战斗到最后的敌人的长相。
  干枯的残肢,像极了被抽干了所有水分的干尸,还有一具伏在上面的骸骨。
  还有四张红桃A的扑克牌。
  帕里斯通和庞姆的眼前仿佛看到了一页页的黑色框架,上面只有一排排简单的对话:
  你在吗?
  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吗?
  晚安。
  “现在还不可以将王和小麦的尸体移出房间,毕竟没有念能力的人类一旦沾染,则会被大面积传染。”
  “真想让他们就此安息,如果可以的话。”帕里斯通放弃了埋葬王和小麦的念头。
  “庞姆,你的【看】可以看到某个人的未来吗?”
  “庞姆,你对前往黑暗大陆怎么看?”
  “是吗?我知道了。”
  帕里斯通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像往常一样招牌的微笑,他没有想过赢,也没有想过输,只是在玩乐而已,如果他不知道未来的话。
  但是这种未来是不可逆的。
  除非酷拉皮卡解放团长的念能力,用“天使的自动笔记”找到回避的方法。
  在最后的出发决定之前,帕里斯通来到会长的墓碑前,献上了自己的一束花,在墓碑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四张红桃A的扑克牌。
  —————————————————————
  342话:酷拉皮卡X除念师
  酷拉皮卡坐在圆顶的大剧场内,手指间弄出“BB”的声响,团长的念能力还没有被西索找到的除念师去除,与其说没有去除,不如说根本就没有看到团长。
  他的目标在哪里,莫非像最开始的语言那样,把蜘蛛全部一一找出,然后一一杀死?
  如果凭他现在的能力,并不是难事,但有两次,酷拉皮卡放弃了机会。
  一次是在很久以前,当他用交换人质的方式将小杰和奇犽换回来的时候,如果可以的话,当时就能杀死库洛洛团长和派克诺坦。
  一次是在很久以后,他看到幻影旅团在奋战蚂蚁军团的时候。
  所谓幻影旅团,不应该是那种穷凶极恶、草菅人命、只为自己一时的快感高兴的吗?
  怎么可以有感情,怎么可以为了不是自己的目的去战斗?
  酷拉皮卡陷入深深的怀疑和自我分裂中。
  他的手机里还有西索发来的短信:
  “除念师死了”
  只有五个字,没有任何标点符号。
  雷欧力在忙着继续学习医科知识,有时也能收到小杰发来的照片。
  不过没有奇犽的小杰看起来虽然也非常高兴,笑容满面,但似乎总有些不习惯。
  “滴滴滴”
  电话响了。
  “酷拉皮卡,好久不见了。”
  晚上,大街上。
  “族人的眼睛收集得怎么样了?”
  “还好,还有一大半没有找到。”
  两个人已经好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在一起聊过天了,而四个人能够在一起的时候几乎绝迹了。
  雷欧力尝试分别给小杰和奇犽联系,两个人好像只要知道对方会参加,自己就不会出现。
  雷欧力也收到了奇犽发来的照片,他和亚路嘉在世界各地旅行的照片。
  不知道是不是赌气,小杰和奇犽的照片几乎会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他的邮箱里。
  “所以,找到了所有族人的眼睛之后,你就不知道做什么了吗?”
  团长总有一日会比酷拉皮卡先行死亡,而且幻影旅团成员的平均岁数也比酷拉皮卡大很多,只需要一直等下去,他的仇就会报了,而且非常顺利。
  他会这样等下去吗?
  ————————————————
  343话:回忆X决绝
  没有幻影旅团,收集齐了族人的眼睛,我还有必要继续活下去吗?
  这个问题在之前完全不成问题,他把自己的念能力告诉小杰奇犽和雷欧力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自己的弱点:友情。
  我还真是有一群很好的朋友啊。
  不过已成泡影。
  小杰和奇犽现在的关系几近决裂。
  用词不妥,不能说决裂,而是说他们自从最后一次分开之后,就再也没有过更多的联系,除了相互写信发邮箱,没有用手机说过话,没有见过面,甚至有时好像明明在一个城市的时候,他们都没有要见面的任何举动。
  如果没有朋友,酷拉皮卡又将何去何从?
  他不知道。他非常羡慕雷欧力,因为雷欧力做医生之后,可以在有生之年救助一切能够救助的人,只要雷欧力活着,他的梦想就不会破灭。
  小杰的梦想是见金,他的父亲,见到之后他有了新的动力,探索未知的世界,吾生也有涯,而世也无涯。
  奇犽的梦想是陪着小杰找到金,在小杰见到金之后,他的梦想变成了陪亚路嘉周游世界。这个世界很小,也很大,奇犽可以陪着亚路嘉走完这一生。
  酷拉皮卡这样想着,四个人里他的念能力最高,却只能对旅团的成员有效。
  酷拉皮卡决定上山一趟,去找库洛洛团长。
  “如果你是我的儿子,你应该能明白我所说的话的意思。”金和小杰分别后,小杰和他的新伙伴们一起去冒险了,他没有听到父亲,金的最后一句话。
  “我最重要的事物,在得到想要的东西之前,就到手了。”
  金在世界树上对小杰说。
  如果你能明白“想要的东西”不一定是你“最重要的事物”就好了。
  可惜你的头脑太过单纯,强化系的特点吗?想想也是,当时库洛洛来找他一起做幻影旅团的那几年,他看到窝金和信长之间的感情,就想起了某些人,某些事。
  “如果小杰选择‘磁力’,就到我这里;如果是‘同行’,就去见凯特。”
  小杰恐怕不会知道,自己下意识的选择到底是什么。
  一张扑克牌出现在金的面前。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西索。”
  ————————————————
  344话:保护X父亲X暗杀
  “青涩的小苹果分居两地,我都不知道该找谁了。”
  “不过你儿子的表现真是令人刮目相看,除了团长,我最想的就是亲手杀了你儿子。”
  “不过要等到你儿子再长大一点之后,才能动手。”
  西索说着言不由衷的话,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保护,代行了父亲的职责,以别样的形式。
  【黑暗奏鸣曲】的给旋律带来了近乎惨烈的肉体损伤,也让旋律获得了读心术的能力。说是读心,其实就是读心跳,但这已经足够了。
  而【黑暗奏鸣曲】到底来自何处,她完全不知道。
  直到看过了会长之子毕勇德的宣传视频。
  她坚信,这是来自黑暗大陆的产物,如果黑暗大陆真的存在,那【黑暗奏鸣曲】不止一份。
  在旋律面前,西索没有任何欺骗她的必要。
  旋律一直照顾着酷拉皮卡,直到他要再次出发。
  其间也看到过数次西索在酷拉皮卡面前出现,她知道西索在以一种冷酷得几乎冷漠的行为表明了自己的感情。
  在你长大之后,我就要杀了你,但是在你长大之前,我会保护你。
  所以,他把找到的给团长的除念师,带去了一个地方,导致了除念师的死亡。
  不过还有其他的除念师,继续找就可以了,侠客不是说“团长复出,指日可待”吗?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贪婪之岛的除念师。
  当然,在解除团长的念之前,他还可以和一个人战斗——会长之子毕勇德。
  他没有和会长战斗,没有没有和王战斗,不是他不想,而是没有时间和机会。当时的西索一门心思做两件事:
  找到除念师带去找团长;
  保护小杰和奇犽。
  最后他知道会长和王死亡的消息,去了两个地方。
  会长的墓碑。
  王和小麦的房间。
  以尽哀思。
  “伊路米,走吧。”
  西索和一个身影,一起消失在黑暗之中。
  伊路米在一旁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
  揍敌客家族收到了V5的任务委托,这份委托不仅给了十二地支和他们,还有幻影旅团。
  ————————————————————
  345话:入口X回忆
  没想到V5会给这么多人委托,抹杀会长之子。
  潘多拉的魔盒在这个世界的外侧,如果不去了解,我们永远只会知道有限的一部分。
  就像这棵世界树,它既是目前已知最高的树,也是“只能成长到这个地步”的树。
  奇犽每个月都会来到世界树前,他也上去看过世界树的顶端。
  只能看到一个鸟窝,上面有硕大的幼鸟,看起来毛茸茸的。
  抱着他的妹妹亚路嘉,一起在世界树的最顶端看风景。
  这已经是亚路嘉第4次来这里了,每次都能听哥哥谈起过去的事情。
  第一次是贪婪之岛,第二次是天空竞技场,第三次是友克鑫镇,这次又是什么呢?
  笃恩抬起头,从城堡里面向外望去。旁边的李斯特把这个已经脏得不成样子的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
  没有人知道,如果集齐了所有卡片之后的角色到达这里,提出“与未知世界”有关的问题,就会触发剧情:
  李斯特的面容会消失在一片色彩之中,浮现出武内直子的样子。
  而笃恩则会则会打开一间房门,里面画满了《全职猎人》的素描图,笃恩走进去不会再出来,我们会看到富坚义博在门的另一边,旁边还放着一个狗头面具。
  这就是前往黑暗大陆的第一个方法。
  在云谷师傅的教导下,智喜已经可以抵达190层了,目前正在为了到达200层而不断努力,心源流会源源不断,不仅仅是会长教授给比丝姬,比丝姬教授给云谷,云谷教授给奇犽小杰智喜这一代代传承下去而已。游戏王的世界里,也出现了心源流。
  为了不断变强,能够保护要保护的人和事情,能够和敌人不断战斗,寻找到想要的东西。
  而在友克鑫镇里,距离那里最近的一座山,山上有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库洛洛。
  但因为他的念已经被封印,不能再使用,幻影旅团的成员四处都找不到他。
  这天,友克鑫镇的山上迎来了几拨客人。
  奇犽望着远去的风景,坐在世界树上,他全然不知道这棵树在数十年之后会离开地球,进入另一个世界,成为皇家骑士团守护的对象,在电脑里,水母兽正在蠢蠢欲动。
  从这棵树的鸟窝之下,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洞,跳进去之后,可以前往未知的世界,说不定还能遇上妖尾和圣石小子的相遇这样的场景。
  这就是前往黑暗大陆的第二个方法。
  “哥哥,今天你准备讲什么呢?”
  “你看那个岛,长得像不像鲸鱼?”
  奇犽从回忆中恍惚出来,他的脑袋里回想起两句话:
  我们一辈子都要在一起冒险。
  你真冷静,因为你可以置身事外。
  ——————————————————————
  346话:房间X念X眼睛
  说这个话的人,正躺在一张床上,这个房间很眼熟。
  他知道在某个位置,以前还放着一大堆的巧克力糖的盒子。
  小杰没有四海为家,他选择常住的房间,就是当年和奇犽一起在天空竞技塔变强的房间。
  这个房间,天空竞技塔已经送给了他。
  “是我,云谷师傅。”云谷敲了敲门。
  打开房间的大门,云谷已经看过很多次小杰的房间,依然不能习惯。
  墙上到处贴满了画和剪贴报。
  这就是金的儿子,真有金的风格。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云谷看到的,这所有的信息,都围绕着一个人。
  所有这个人发来的照片,所有这个人写的信,所有和这个人以及他的揍敌客家族相关的新闻。
  都在这里。
  “你为什么不去见他,既然你的心里他的地位这么重?”
  云谷在心里这样问道,不过答案已经揭晓。
  在小杰这里,有一个人的名字是禁语,墙上所有的有关这个人的信息,只要有他的名字,都被小杰划掉了。
  他不明白自己的心境,他在一次喝过酒之后,醒来就发现墙上变成了这个样子。
  只要提起这个人的名字,小杰的眼神就会变得非常空洞,仿佛不明物的黑色眼睛,又好像伊尔迷的眼瞳。
  然后就是止不住的水从眼睛里涌出来,他的念能力包裹住眼睛,能够把整个床打湿。
  在打败面影之后,小杰的眼睛上寄宿的念能力就一直没有消除,上面附着着按照某个人制造出来的伊尔迷人偶的某些记忆。
  小杰第一次知道这个人的内心,就是和这个人分别之后的第3天,他和金也分别了。
  小杰才发现根本不能保护这个人,反而要这个人不断保护自己,而且无怨无悔。
  小杰一直以为这个人只是拿他当好朋友,而不是OP里唱的那样“既是恋人,也是朋友”。
  因为小杰按照自己内心的意愿对这个人说了很多次,希望能够和他一辈子在一起,一起冒险,一起探索,一起寻找,一起生活。
  甚至还说出了“有你在身边,真好”,这样的话,但这个人总是没有直接回应,以一两句“恶不恶心”“这么说太不好意思”“别说了”的敷衍了事的话蒙混过去。
  小杰不是酷拉皮卡,也不是这个人,怎么知道这个人内心所想的意愿呢?
  但下意识的他,总是制止不住自己的行为,把这个人的所有信息,都贴在了墙上。
  云谷曾经提过一次这个人的名字,智喜也提过一次,每次等小杰从空洞的眼神中回过神来,已经过去了6个小时。
  ————————————
  347话:未来X死亡X寻找
  席巴在接到刺杀会长之子的任务离开家之前,想收回自己的话。
  “他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因为他是我的儿子呀,外面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因为他误算了两个人,小杰和亚路嘉。
  这两个人能给奇犽心灵的安慰和精神的灵犀。
  席巴不能承认亚路嘉是他的孩子,因为有不明物,实在太过可怕。
  他承认自己输了,奇犽是再也不可能会回到揍敌客家族来了,就连发给他的任务委托书他都原封不动的还回来了。
  委托书上还多了一句话:
  我不是杀手,是个猎人,今后不会再杀任何一个人。
  因为帕里斯通和金都辞去了十二地支的职务,所以V5也发来委托书给这两个人。
  毕勇德说:我要出去散散步,你们先讨论着吧。
  “你能【看】到我的未来吗?”毕勇德坐在庞姆的面前。
  拥有了蚁属性的庞姆,她的念能力可以已经可以【看】到别的人的未来了,这件事她自己知道,除开帕里斯通当时的恳求。
  而这个未来,无论你用何种办法,都是不能回避的。
  宛如俄狄浦斯王被神降的未来预言。同时,【看】未来是一个限制性的念能力,它只能看不能听,该使用者对每个人只能用一次,庞姆终其一生不能用上五次。到现在为止庞姆只使用过两次,一次是为王,一次是为帕里斯通。
  【看】能看到的,是这个人死之前的最后一幕,每个人都会死亡,不管有没有【看】。
  不管你采取什么方法,你都不能回避。就像作为超越者的夏露露,一样。
  所以,当毕勇德来找她时,她说了如上的话。
  问道:“你还要我对你用【看】吗?”
  “不用了,死亡,谁都不能避免。”
  王的名字代表光,代表重建之后的光明世界,可惜王没有重建成功,就死亡了。
  他所唤醒的最重要的记忆,是小麦。
  但这并不是他所想要的记忆。
  他知道自己来自黑暗大陆,他们蚂蚁军团出现在这个世界,是想要得到某样东西,他却忘了。
  当然,不是小麦。
  如果不是小麦,王还可以想起他到底要得到什么东西,不过王并不后悔,王此生能够认识小麦,情重无憾。
  重生后的凯特,拥有了前世的记忆,也接受了继续做小杰伙伴的建议。
  但在小杰走了很久之后,对身边的长得很像熊的样子的仆人说——
  ——————————————
  348话:心意X身世
  “小杰自己都不知道,他找自己的父亲,却在不自觉中换成了金。他的眼里只有奇犽,他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不让奇犽受伤害。”
  “为什么?”
  “他们和面影的对战我已经听西索说了,小杰的第一直觉是不能让人偶夺走奇犽的眼睛;小杰下狠心对奇犽说‘置身事外’,与之后‘我要独自一人去救凯特’,都是在下意识中选择了不让奇犽参与其中,奇犽打不过尼飞比特,说不定最后会被杀死。”
  凯特喝了口水,继续说道:
  “而在面对信长的时候,奇犽要牺牲自己救小杰出去,小杰却打了他。这所有的行为,都让小杰的心,深深地陷入了奇犽之中。”
  可惜小杰自己并不知道。
  就连【金】和【父亲】这种明显的区别,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凯特,有客人。”
  “让他进来。”
  “你好,我是庞姆。”
  在另一个地方,也有两个人正在会面。
  “金,你确定能逮捕毕勇德吗?”
  “我不确定。不过毫无疑问,毕勇德是会长之子,我更好奇的是,毕勇德的母亲是谁?”
  “就像小杰一直认为米特阿姨才是他的母亲一样吗?”帕里斯通的微笑又浮现了出来。
  “我怎么能让小杰有复仇的心态,我还是希望他能健康成长。”
  “那么你那一段最后的录音到底是什么?”
  “其实什么也没有,我不希望他听到他的母亲到底是谁。”
  有米特阿姨就已经足够了,不是吗?
  金做了几年幻影旅团的成员,是唯一一个没有被杀死就离去的成员。
  他让库洛洛看到了他对遗迹寻找的热情,那个时候已经是在13年前了。
  “我好久没有去看望库洛洛了,我去找找他吧。”
  “我也去。”帕里斯通说着,和金一起骑上了大龙。
  “最后我离开的时候,米特阿姨还让我和小杰一起写信呢,我当时我还只会写恐吓信。”
  亚路嘉看着哥哥奇犽,坐在世界树的顶端。
  他知道哥哥在等谁,他也知道哥哥的心意。
  但他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哥哥从来不正面回应小杰的心意呢?
  最明显的一次是在铁轨旁:“我还有资格做你的朋友吗?”
  下一次,奇犽又会讲和小杰的什么故事呢?是奇犽最不想面对的——蚂蚁篇。
  ————————
  349话:友克鑫X山X除念师
  “对不起,我实在是救不活了。”雷欧力走出手术台,对家属说。
  柯特替团长找到了除念师,西索也替团长找到了除念师。
  但团长最后却和西索玩起了躲猫猫。
  团长的念,根本没有恢复。
  这两个除念师的尸体,出现在小杰的病房里。
  西索强迫除念师治好小杰,却被小杰的代价反噬。
  “你现在去找侠客他们,由他们认可你为蜘蛛成员,这样我就不用死了。”库洛洛对柯特说。“除念师去救小杰吧,你还可以再给我找,对吧?”
  如果除念师能够治好小杰,亚路嘉就不会发动【强求】的代价,揍敌客家一族也不会被全灭,当时柯特是这样想着。
  库洛洛听信长说过这两个人的事情,他也希望能够让这两个人加入旅团,如果小杰不死的话。
  但是库洛洛没有想到一点,如果柯特再找到了除念师,他作为幻影旅团的一员,不能见到团长,又该怎样治好团长呢?
  如果治不好团长,【天使的自动笔记】就不能发动。
  距离前往黑暗大陆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一个难题困住了毕勇德。
  没有前往黑暗大陆的方法。
  所有人都不知道贪婪之岛可以前往,也不知道世界树可以前往。
  毕勇德去找妮翁,才发现她的占卜能力已经消失了。
  友克鑫的山上,会越来越热闹。
  所有人都面对一个难题,如果把酷拉皮卡杀死,团长即死;如果酷拉皮卡不死,团长的念能力也不能恢复。
  除非酷拉皮卡自己取消对团长的念能力,如果这样做,他的锁链能力就会削弱很多,无法再去讨伐蜘蛛。
  谁能保证幻影旅团全体成员都愿意乖乖听从酷拉皮卡的话呢?
  雷欧力和旋律陪着酷拉皮卡一路,慢慢地向友克鑫出发。
  这个时候的奇犽回到了家里,发现除了仆人,全家人都出去了,他才想起来委托书的事。
  在枯枯戮山上的家里,属于奇犽自己的房间里,多了一样东西。
  他从来没有过的一张照片。
  背面是西索的签名。
  正面是一个房间,很熟悉的房间。
  墙上贴满了自己的照片和新闻,床上睡着一个男孩,他的眼睛一看就是红肿不已的。
  西索的签名之外,还有一句话:
  “常态”。
  “哥哥,我们去找小杰哥哥吧。”
  亚路嘉刚把这句话说出口,就感觉一阵风追了过来,等回过神来,他已经在奇犽的背上,奇犽正在使用【电光火石】奔跑。
  ————————————————
  350话:前世X黑暗大陆X追逐
  “所以,庞姆,你的意思该不会是......”
  拥有【前世】记忆的凯特,拥有【看】能力和蚁属性的庞姆,终于猜到了蚂蚁军团到底到人类世界来做什么。
  他们在寻找一样东西,能够消灭前往黑暗大陆的方法的东西。
  他们不想让人类世界的人知道这个东西的存在,因为预知的未来告诉他们,如果前往黑暗大陆,人类很有可能——
  全灭。
  可是来到人类世界,落在流星街,被这个地区的基因污染,忘记了自己本来的目的和面目,和流星街的蚂蚁结合,成为现在这个样子,想要毁灭和重建。
  桀诺揍敌客和尼特罗会长在战斗结束后,成为了朋友,他们发现了黑暗大陆这个潘多拉魔盒。
  可以探索未知的领域,却危险重重。
  黑暗大陆的时间维度和这个世界不一样,那里的世界要延后数百年。
  他们去过一次黑暗大陆,获得了改造十二地支相貌的能力,也获得了猎人六属性系统变化的能力,但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尼特罗会长的代价,就是永不老去。
  而桀诺的代价,则延续到后代传承。
  他们在回到这个世界之前,摧毁了再去黑暗大陆的路口,却被植入了诅咒:
  尼特罗会长以不老不死的形象,不得不看尽人类的所有灭亡。
  终于,王的出现,违反了这个诅咒,他的儿子性情大变,一心向往黑暗大陆。
  而桀诺,似乎没能看到这个代价出现,但他知道。
  “滴滴滴”
  小杰掐断了奇犽打来的电话。
  “滴滴滴”
  奇犽也掐断了小杰回拨回来的电话。
  两个人像在赌气一样,都不接对方的电话。
  一旁的亚路嘉看得心急如焚。
  小杰听到隐隐约约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哥哥,你把门推开吧!”
  奇犽一使劲,砸开了门。
  看到一个熟悉的房间,这个房间的墙上贴满了他的照片和新闻,比他自己都熟悉自己。
  却没有看到该看到的人。
  风吹进破碎的窗户,窗帘一阵颤抖。
  奇犽的心也一阵颤抖。
  小杰不想见他。
  他从窗户那边望出去,已经看不见小杰的身影了。
  “亚路嘉,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说完,奇犽从200层的天空竞技塔跳出去。
  就像在OP里一样,奇犽可以从200层的塔身处走下去,小杰也可以。
  但他不知道小杰往哪里走了。
  但奇犽是变化系,他的绝招可以比小杰最快的速度快2倍。
  ——————————————————
  351话(最终话):重逢X制约
  亚路嘉没有跟着哥哥跑出去,而是掀开了床底。
  “你为什么不想见哥哥?”
  里面空无一人。
  小杰坐在床上,亚路嘉坐在床上。
  “我没有资格。”
  “我让他和我一起去冒险,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从来就没有考虑过奇犽的感受。”
  “我想和奇犽永远在一起,我最喜欢的人就是他。可是我却不能足够强大,强大到保护他。还说话伤害了他。”
  “我就是个笨蛋。我一直以为奇犽也愿意和我在一起,但他从来没有这么说过,只是在不伤害我的情况下委婉的拒绝我而已!”
  “可即便如此我也想要保护奇犽,想要和奇犽在一起,想要奇犽开心,我能遇到奇犽,真的是我最幸福的事情!”
  “可是奇犽比我强大太多,他根本不需要我保护,我只有不断变强才能保护他,我变强之前,不能见他,我......”
  小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口气把4个月没有见到奇犽的思念爆发出来。
  他的床已经被小杰的手揉得不成样子了。
  “笨蛋。”
  是谁在说话,是亚路嘉吗?
  亚路嘉没有说话,被某个人砸坏的门再次被打开了。
  一团东西扑向小杰,小杰的脖子立刻被白色的头发填满。
  然后小杰的胸口被数不清的拳头一下下的打着,真的好痛。
  “我说奇犽,好痛!”小杰的胸口开始泛红。
  他抓住一双长得像猫的手,看见一个哭得满脸泪痕的人,还有涨红的脸。
  小杰翻过身来压住奇犽,两个人在床上滚来滚去。
  “小杰,你学我做一件事好不好。”
  “什么事?”
  “把大拇指咬破,流血,把两个带血的大拇指顶到一起,发个誓。”
  “从今往后,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奇犽和小杰拿出一把小刀,在各自的手背上切出一个口子,把彼此的嘴附上去。
  两人的血里都注入了念。
  在小杰的书桌上,有一本书,叫做《今夜有鬼》,何弼学和殷坚都有弱点,弱点就是对方的生死。
  何弼学和殷坚的手上都有手腕刺青,如果一方变心,两个人都会死。
  前往黑暗大陆还有最后一个方法。
  这个方法不知道是庞姆和凯特先想到,还是库洛洛先使用【天使的自动笔记】找到。
  “哥哥在世界树前和小杰哥哥离别的时候说,你现在排第二位。根本不可能,在哥哥的心里,小杰哥哥永远是第一位。”
  “行啦,别说啦!”
  ——————————————————
  352话(番外解谜篇):真相X谜底
  ——————————————————
  至此本篇故事就全部完结了,小杰和奇犽最后终于又重逢了。这里几乎所有知道他们感情的人都功不可没。不管是作为妹妹时时刻刻陪在哥哥身边的亚路嘉,还是最知道自己儿子心性的金,又或者是代行父亲职责的西索,所有熟悉他们的人都明白他们对待彼此的心意。
  但因为小杰和奇犽的性格问题,小杰不止一次对奇犽表白,奇犽因为变化系和家庭原因,总是不敢正面回应;而奇犽用尽自己的一切行为表示要保护小杰一生,却都在心理独白,没有说出来。
  我非常怀疑一件事:《全职猎人》是一部奇犽主视角的动画,几乎奇犽所有的心理独白都是表达出来的,不管是奇犽的战术策略还是奇犽对小杰的心意,而小杰想说什么想做什么都全部放在了明面上。
  其实,就算小杰和奇犽重逢,他们也要小心珍惜彼此的感情。尽管奇犽大脑里被大哥伊尔迷的针已经取下来了,但两个孩子彼此之间内心的针还在:
  奇犽答应了父亲永远不背叛朋友,却在剧场版的时候背叛了小杰一个人逃跑,这件事奇犽不可能忘记。他相信比丝姬说的“总有一天你会对小杰见死不救”的话,并不是因为当时针还在,而是因为这件事已经发生过一次,插在奇犽心中的针,就算大哥伊尔迷也取不出来;
  小杰每每说要和奇犽一起去冒险和生活,却在蚂蚁篇的时候对奇犽说了极为绝情的话,“置身事外”“独自一人”。尽管小杰确实是下意识保护奇犽,但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小杰的记忆力比奇犽好,这两句话小杰会记住一辈子,成为一根永远的针。
  HE就这样结束了,再往下面看,就是我整个11话故事里包裹着的未解之谜,以及很有可能发展成为BE的未来故事,愿意继续看下去,就请吧:
  ——————————————————
  ——————————————————
  ——————————————————
  ——————————————————
  ——————————————————
  ——————————————————
  ——————————————————
  窟卢塔族最后幸存者酷拉皮卡又燃起了火红眼,他正在做着痛苦的抉择。
  究竟是解除团长的念能力,还是坚持自己的复仇之路。
  他完全不知道一件事,他并不是唯一的幸存者。
  13年前,金离开了窟卢塔族,把自己儿子的眼睛从黑色和绯红色之间改成了橙红色。
  其实他已经不必再做选择了,因为庞姆和凯特已经知道了前往黑暗大陆的方法。
  这是前往黑暗大陆的第三个方法,也是在这个世界里所有人唯一知道的方法。
  需要一个人配合,他只需要说出一句话,黑暗大陆的门就会打开——
  “亚路嘉,送我们去黑暗大陆。”
  (全文完)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