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同人】欺骗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星际同人】欺骗

作者:器宇

/*段首本来用tab空格的,但是知乎排版似乎不识别tab,word2013未能用^t对tab字符进行查找和替换,这个问题稍后再解决,请见谅。*/



Chapter 1

鲁道夫两肘都都支撑在长桌上,左手托着脑袋,右手却百无聊奈地转着笔。长桌的另一侧,尤摩扬的办事员一边忍住笑,一边在例行审查的文件上盖着最后几个章。很显然鲁道夫正在模仿他之前讯问时的姿势,这位前帝国 幽灵据说是一个可怕的致命存在,此刻却像小孩一样模仿周围人的举动。

“稍安勿躁,斯坦纳先生。”年轻的办事员端正了一下坐姿,“你知道的,这些不过是例行公事。确实很麻烦,但实际上尤摩扬非常信任且关心你。”

“我可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信任我,不然,为什么不把桌子下那个小玩意儿关掉呢?”鲁道夫放下笔,仰躺在了椅背上,这时他能越过桌子下缘,看到一个洁白的圆弧,有规律地流动着蓝光。尤摩扬的灵能屏蔽仪和帝国的功能类似,效果却截然不同,它不动声色地发出均匀而平稳的白噪声,让幽灵无法从中分辨出周围人的思维信息,但是又不会感到不适。

“那也是程序中必要的一部分,不是吗?希望它没有让您不快,它的功能只是让我们双方都更有安全感。”

“完全没有,它只让我觉得平静。”鲁道夫咧嘴笑了,露出两排牙齿。诚然,灵能8级的他有着卓越的天赋,能够捕获周围人稍纵即逝的思绪,但不代表他对这些嘈杂的心声有任何兴趣或耐心。

办事员完成了全部归档,起身与鲁道夫握手。这是一个充满信任的动作,直接的肢体接触让屏蔽仪无法再阻挡灵能者的能力。鲁道夫确认了这位办事员十分礼貌的真诚。

“在您离开以前,有个信息我的上级要求我透露给您。为了避免您在审查中有更多麻烦,他允许我不对这件事做任何书面记录。”

“跟我之前在帝国的工作有关。”鲁道夫皱了下眉。

“只是跟帝国有关。”办事员把“只是”二字读得很重,“尤摩扬情报显示,帝国有一种技术可以强化幽灵,还能消除神经手术对他们的影响,包括恢复被消除的记忆。”

鲁道夫半天没说话,思考着这段话的重点,“这不是个有用的技术,帝国靠神经手术控制我们,没有了这个前提,让我们变强对他们没好处。”

“尤摩扬也这么认为。帝国很可能已经终止了这个项目,我们找不到关于这项研究的更多信息。”

鲁道夫沉默着,盯着办事员,他开始觉得屏蔽仪有点碍事了。“不必揣测我的想法,斯坦纳先生。”办事员笑了,很友好。“尤摩扬只是单纯的向你透露这一信息,并没有什么秘密任务会委派给您——尤摩扬哨兵的任务都将经他们的向导同意后再转达他们。尤摩扬的一切都很透明,而且与帝国不同,尤摩扬承诺会帮助你们找回过去,也一定会坚持履行。”



Chapter 2

鲁道夫出来的时候萨莎已经在等他了,与他的高大苍白不同,这个金发女孩虽然娇小,古铜色的肌肤却饱满富有光泽,让人觉得充满了生命力。

“久等了。”鲁道夫咧嘴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

“我也才刚出来。”萨莎笑得没那么夸张,柔和但充满热情,“准备一下吧,要出趟远门了。专车会送我们到船坞,飞船已经准备好了。”

“噢,又是任务。”鲁道夫似乎在抱怨,“真有趣,他们总是通过你向我布置任务,对我本人却一个字都不透露。”

“当然,我是你的向导。”萨莎握住了鲁道夫的手,这样能让他随时知道自己的想法,也能让他安心。灵能者对周围人的情绪与想法异常敏感,但是不代表他们擅长与人相处,恰恰相反,庞杂的信息总是让鲁道夫焦躁不安。

鲁道夫信任萨莎,不仅仅是作为工作伙伴的信任,而是两人之间,更本质的一种信任。实际上,萨莎是鲁道夫来到尤摩扬后第一个遇到的人。

鲁道夫在尤摩扬军方控制的一所医疗机构醒来时,对自己一无所知。当然,他还记得自己是一名帝国幽灵,还记得自己有任务正在执行,甚至记得自己昏迷前正被尤摩扬军队围捕,并判断出自己已经被俘虏。但是这一切记忆都似乎已经离他远去了,就像另一个人的经历,他有一种如释重负感,静卧在床上,曾经身为幽灵的一切仍历历在目,但是他却毫不关心,这些只是一个幽灵的记忆,无关他是谁的记忆。

然后他看见了萨莎——当时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这名身着尤摩扬军装的人正坐在他床边,削着一个苹果,动作很慢,优雅而连贯,苹果皮顺从的褪下,一圈一圈,滑落在果盘里,不曾间断,露出洁白圆润的苹果。鲁道夫被这项精巧的工作吸引了,一切空虚与迷茫都抛在脑后,只是盯着这双手。“你醒了。”这双手的主人对他浅浅地笑了下。

毋庸置疑,这位尤摩扬军人是他的敌人。然而鲁道夫没有办法产生任何敌意,他看着军人走近他,递给他一杯水,并且按了某个按钮,让他的病床一端缓慢升起,在恰到好处的角度停下。接过水杯的瞬间他感受到了军人的思绪,然而还没等他意识到那是什么就消失了。这时他才意识到有什么东西阻止了他的能力,并很快找到了根源,一个白色的球形仪器悬挂在墙上,海军蓝的条纹分布得十分匀称。仪器有规律的发射出信号,悄然掩蔽了周围的一切,只剩下面向浩瀚的星空或大海时的安宁。

“别在意那个小东西。”尤摩扬军人的声音很轻,“还记得你是谁吗?”

鲁道夫点点头,但是军人却似乎是自顾自说了下去,“你是鲁道夫 斯坦纳,出生在泰拉多VII号星,一颗偏远的农业星球——尽管尤摩扬无法获得关于帝国幽灵的机密文件,依然从帝国历年的征兵记录中确定了最可能是你的档案。我们甚至确定了你父母的身份,但是我们还没能确定他们现在的情况……”

鲁道夫听着这些介绍,并不觉得和他有什么关系,直到军人用手抚摸着他的脸,“我们已经为你移除了神经植入物,没人能够控制你了。忘掉作为幽灵的一切吧,那不是你,你不再是帝国的工具。”话语并不能让鲁道夫触动,然而那双手传递的温度,脉搏透过皮肤,与他的心跳刚好同步,淡淡的思绪在他分神间趁虚而入,“虽然我不曾去过你的家乡,但是同样出身自边缘世界的我可以和你分享一些回忆。”那是一个一望无垠的平原,黄草与风被一分为二,中间是向远方延伸的公路。小女孩坐在平房前,数着巨大路牌上新增的弹孔,风铃声中夹杂着渐近的脚步,视线突然转向天空,一个男人猛地把女孩抱起,女孩咯咯笑着,看见夏候鸟正飞向远处……

“鲁道夫?”尤摩扬军人轻声唤着,“你不再是帝国幽灵,你将是一个尤摩扬公民,有灵能能力的公民。你的天赋在于做出更多贡献,而不是杀戮。”

鲁道夫并没有听进去这些,他注视着军人的眼睛,似水的眼波,唤醒了他早已被遗忘的一丝记忆,一个女人似乎也曾这么俯视过他,轻抚他的面颊。这时他才注意到这名军人面部线条纤细柔和,是一名女性——性别对于幽灵是没有意义的——他继而从她的脑海中寻找出了一个名字,萨莎。



Chapter 3

“我们快到了。”萨莎轻轻摇着鲁道夫,后者正在放下的座椅上打盹,思绪却飘到了从未谋面的故乡。

“嗯……噢,一眼看下去这颗星球上全是黄土。”鲁道夫说这话的时候还没取下眼罩。

“现在是秋收季,早两个月来你就能看到大陆全是绿色了。这是尤摩扬重要的谷物出产地,人口稀少也一直很安定,但是这次出现了些骚动,可能涉及一种特殊毒品。”萨莎工作的时候总是一本正经,但是这次意外地没有掩饰嫌恶的表情。

毒品,客观一点说,应该叫精神类药物,鲁道夫想着,他非常熟悉它们,曾经他每天都要定时定量注射这些东西,甚至无法拒绝,幽灵作战服将自动完成这一切,以至于尤摩扬花了超过二十周帮他克服戒断反应。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普通人会主动摄取这些,他们的心智更加脆弱,更容易因为药物失去自我。最后一次任务过程中他就不得不顺手解决了几个瘾君子,这些头脑中一片混乱的家伙无视了他通过思维传递的警告,甚至失去了判断危险的动物本能。他似乎赞同了萨莎的厌恶情绪,心里骂了句,“狗都不如。”

萨莎突然放下了手中的平板,把手放在了他的额前,好像是帮他理了理头发,“刚刚做梦了?”晚风吹过草原的声音迅速划过鲁道夫耳畔,伴随着螽斯的低鸣,“下面是一颗真正的农业星球,会更像你的家乡,嗯,也比我的出生地环境好得多,我是说整体上讲。麦田还没收割完,说不定能看到麦浪呢。”

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只有鲁道夫意识到萨莎是在迅速抚平他的负面情绪——哪怕才刚刚有点苗头,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萨莎是一名5级灵能者,作为向导,能力上和哨兵只有一线之隔,尤摩扬用了一种格外人性化的方式来管控高级灵能者,超过5级的训练为哨兵,而3-5级则作为哨兵的向导,向导对于他人的思维没有那么敏感,却能敏锐的和其他灵能者共鸣,恰到好处的让他们更适合与普通人交流,作为哨兵们的媒介。

虽然萨莎的灵能达到了哨兵的要求,但是她在心理测试中良好的表现让尤摩扬认为她更能胜任一个向导的工作。鲁道夫注视着萨莎忙碌的侧影,感叹这个女人总能镇定自若,波澜不惊,没有强烈的个人情绪流露反而让他觉得琢磨不定。但是当他从背后抱住她的时候这些疑虑都打消了,灵能能力上的绝对优势,她的思维在他面前一览无遗。

“别这样,鲁道夫,现在是工作时间。”尽管萨莎没有抬头,但是鲁道夫知道她正在确认周围人的没太过注意他们。他感到萨莎轻轻戳了一下他的额角,似乎在责备他的任性,实际上萨莎并没有转身或回头,她只是想了下而已,逃不过鲁道夫的察觉。鲁道夫无声地放开了她。

“准备下船吧。”萨莎勾了一下鲁道夫的手,便径直向前走去了,鲁道夫迈大脚步很自然地跟上,走在她身侧。

本地停机坪,迎接他们的却不是警方或民兵,而是一名科学家和数位安保人员。“本地警署的人还在现场,不过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他们能够应付的情况了。”道森博士一边解释着,一边带他们坐上客车,“这是个不怎么起眼的农业星球,地广人稀,尤摩扬一直很放心这里,连驻军都没有,本地居民自发组成了警署。谁知道这次居然会有人把毒品运这儿来。”

紫色气体,致幻剂,停药后幻觉持续,大脑不可逆病变……鲁道夫从道森博士的头脑里获取着必要的信息。这种新型毒品还没有被分析出成分,也无从判断其来源,但是鲁道夫从安保人员的想法里找到了一些头绪,指向了尤摩扬的几个药品公司,而这些公司都有着军方相关的研究。涉及政府机密,所以来这里接机的不是当地警察,而是带着保安的博士了,这很说得通。

“博士,能够问一下,你在这颗星球上研究些什么吗?”鲁道夫头脑中的问题被萨莎说了出来。

“我?我们公司还是我本人?我只是这里的医生,当然我个人还有关于人类寿命的一些课题——这颗星球上气候很好,生活也很安逸,尤其是饮食中天然谷物及加工品的比例很高, 我觉得这些都是这颗星球的平均寿命长于其他星球的原因……”

他很紧张,鲁道夫想着,人们总是对灵能者有芥蒂。尽管博士的思维非常僵硬,但是鲁道夫很不情愿地承认,他说的全是实话,他所工作的公司只是单纯的农业公司,研究作物、土壤与灌溉技术,并没有什么机密项目,至少他并不知道。

鲁道夫已经不耐烦了,在他看来这个博士、医生——所谓高学历人员,和他们身边的保安并没有什么两样,思路混沌不清,想法里充满情绪,他几乎本能地害怕,害怕毒品、犯罪和灵能者。那些充满不信任的焦虑让他格外厌烦。他放下座椅,准备睡觉。萨莎有礼貌地结束了和博士的谈话,却偷偷掐了鲁道夫一把。



Chapter 4

萨莎和鲁道夫第一次任务就在尤摩扬上。那是一场意外事故,却演变成了经济纠纷,一个小女孩被自动驾驶的飞行器撞死,飞行器的所有者是住在附近的盲人。他们到达现场的时候记者们正在采访周围的邻居,鲁道夫注意到所有人的脑海中都重复着同样的概念,“这是一个16岁的善良的可爱女孩“,他并不明白这些有什么值得强调,更无法理解人们通过这一点判断出了自动驾驶和人工智能危险而不可靠。

女孩的父母要求生产飞行器的公司高额赔偿,要幸存的小儿子证明当时姐姐正带着他走在人行道上,飞行器失控撞了过来,而小儿子不仅仅语无伦次,就连鲁道夫也只能从他的头脑中找到一些间断的、飞旋的视线,还原不出任何画面。而萨莎表现出了军人强硬的一面,她要求情绪激动的父母立即离开男孩,并申请了心理医师前来干预,因为他们时下不能履行监护义务,反而对男孩进行逼迫和责问。

邻居们则是纷纷站出来说自己的宠物也死于自动驾驶的交通工具,然而很快宠物医院的档案证明了这些宠物的死和交通事故无关,他们中的一些人又开始改口说宠物死前受到过这些交通工具的惊吓。

“他们在说谎。”鲁道夫说这话的时候头上暴着青筋,一只手激动地敲着车窗。“都是说谎!看到那些排在后面等着被采访的人吗?每一句说辞都是精心想出来的,每一件事都是编的故事。”

萨莎握住鲁道夫的另一只手,十指相扣。“别激动,你要习惯面对这些。”

“你们没告诉我我的工作将是每天面对谎言。”鲁道夫喷着唾沫吼道,他想要些镇定剂,一点点就行,然而萨莎只是递给他们一杯咖啡,用纸巾擦着他额角的汗。

“他们并不是在说谎,鲁道夫。”萨莎把他的头抱到怀里,“他们只是想保护自己——在面对威胁的时候——所以选择遗忘了一些记忆,换上了一些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

“然而他们根本没体会过真正的生命威胁,反而是拼命的想攻击别的东西。”

然而这句话并没有说完,萨莎的面容在他眼前迅速放大,模糊,他的嘴唇传来冰凉的濡湿感。

鲁道夫睁开了眼睛,萨莎正在用湿巾帮他擦脸。“你状态似乎不太好,这两天总在做梦。”

萨莎递给了他一个苹果,削得光洁而圆润,“我之后会要求休息一段时间的,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状态不好我们也可以终止任务。” “我没事。”鲁道夫笑了笑,咬了一口苹果。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几名骑警已经恭候多时。这颗星球气候偏热,骑警们头戴牛仔帽,穿着衬衣和帆布夹克。他们是骑马过来的,活像一群老古董,鲁道夫确信这帮家伙就算拿着枪,也只能吓唬一下抱着孙子的老奶奶了。通过读心能力,他发现为首的警长虽然身居要职、正值壮年,但完全不算战斗人员,是那种值得信赖的好邻居,热情,有正义感,闪闪的警徽或许充满威严,然而只有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才会认可这种威严,在亡命之徒眼中,不过是一块镀金的废铁片。

“并不是所有地方都需要暴力,鲁道夫。”萨莎小声对他说。

“当然,不过这个地方可能在所难免了。”鲁道夫笑着说道,露出太多的牙齿让这个笑容看上去很勉强。

这是这颗星球上最大的一片聚居地,只有2200万人口,却在过去的半个月中发生了600多起特别的暴力事件,一些青年在酒吧打得头破血流,但是据酒保们说,他们都没怎么喝酒,倒是现场不约而同的发现了一种电子烟。

“里面的毒品已经被研究部门抽走了,我们手上只有一些空烟管,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一名骑警把电子烟递给了萨莎,萨莎对着光看了看,就还给了他,“斗殴事件还在发生吗?” “就在你们来之前,我们还有接到报警电话,不过现场情况还不清楚。可能就是普通的斗殴事件,也可能,和那些毒品有关。”警长看起来有点愠怒。“毒品事件我们并不是没有处理过,我们本来也不想让尤摩扬专门来协助我们。”

“毒品通常从哪儿来?”萨莎打断了警长,很多星球都是这样,公会战争时人人自危,加入了尤摩扬,现在却开始后悔。

“别的星球可能时是医院里流出来的,也有些是走私进来的,但是我们这里从来不会这样,我们这里治安一直很好,人也都很好......”

真有那么好,又是谁在吸毒呢?鲁道夫觉得有点好笑,“泰伦帝国。”他帮警长说出了那个充满原罪的答案。

“......对,帝国,那帮帝国杂碎,只有他们会送毒品过来,想方设法破坏这里的安宁。”警长可能还想用更多的词汇来酝酿情绪,鲁道夫的直截了当让他看起来有点不痛快。“好了,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去看看那几个因为吸毒被抓的小崽子们。”



Chapter 5

标新立异的年轻人们有许多共性,染发,纹身,喜欢尝试各种刺激——飙车或许是更爷们儿的追求刺激的方式,但是总有些软蛋会选择陷在沙发里吸食毒品。这些软蛋还有个共同点,就是没有自知之明。骑警们用了尽可能客气的方式,希望他们配合审问,然而他们依旧爆着粗口,问候审问者的家人。直到其中一个抄起板凳砸向拘留室的门,其他人也跟着蜂拥而上的时候,骑警们终于得到了采取进一步措施的理由,一个本来倚墙看报纸的胖骑警——隆起的肚腩和白净的胳臂让人觉得他能干得最重的活就是推着除草机修剪草坪——瞬间将手中的热咖啡泼了出去,庞大的身躯撞开了上前的五个青年,并像捉小鸡一样拎起其中一个,把他按回了椅子上,其他男孩也迅速被制服。 然而这些头脑混沌的家伙并不能提供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按照他们的说法,毒品并非来自酒吧和舞厅,但是这难以解释他们为什么不在家中体验而非要到公共场合。

“什么都问不出来。”负责审讯的骑警对同僚们抱怨着,“他们都说自己没吸毒,只是买了一种新型电子烟。”

“懦夫,做了事情之后反过来说不知情。”

“不过有没有这种可能性,毒品并不是在酒吧才被摄入,而是到达酒吧后这些人才失控?”

“嗯...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但是这会说明还有很多潜在的吸毒者我们没有发现。”

“该死的帝国,专门干这种害人的事。”

鲁道夫听他们说着,有些哑然。帝国的药品管控不如尤摩扬严格,但是他们的毒品市场已经供不应求,犯不着大老远跑来尤摩扬做生意。只有一些被帝国通缉的海盗,才会不远千里只为赚一点小钱。这些海盗的另一些利用价值,就是可能知道帝国的一些信息——某支雇佣兵就曾打劫帝国火车获取了让蒙斯克恼羞成怒的机密文件,可惜他们没什么脑子,没选择别的势力做一些交易,而是直接把内容公布了出去,毫无疑问,他们被帝国通缉了,没有人出面提供庇护。当然,更多聪明的海盗都知道来尤摩扬碰碰运气。

尤摩扬说在这里一切都很透明。鲁道夫认为帝国恰恰相反,他回想起曾经去过某个边缘星球的市中心,在广播里听到帝国宣扬自己的功绩,播报员夸夸其谈地说着这个星球上除了疾病与犯罪,什么东西的产量都增加了,鞋子的产量是前一年的好几倍——而鲁道夫低头的时候看到一双脏兮兮的小脚,周围只有少数几个人穿着完整的鞋子,孩子们光着脚跑来跑去。紧接着,一声枪响,一个从未见过的老人死在他身旁,一股悲伤的情绪涌上他的心头。

萨莎正在与人交谈,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鲁道夫试图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段回忆出现得莫名其妙,可能是某次已经被删除记忆的任务,比起为什么突然回忆起这些,鲁道夫更吃惊悲伤情绪如此真切,作为一个前幽灵,他当时不可能有这种情绪,现在也是。

“你需要休息。”萨莎轻轻挽住了他。“我没事。”鲁道夫毫不犹豫地回答。“不,我能感觉到你状态不太好。”尽管萨莎看起来只是傍在他身侧,但实际上鲁道夫无法抗拒地被她带动着脚步。

为他们安排住处的是之前的农业公司,这个公司有着上千公顷的占地,其中各种设施建筑一应俱全,也有着比骑警们更规范的安保部门,所有员工生活在这里,与外界隔绝而独立。

“与其说是一个公司,不如说是一个公社。”萨莎说着语气中流露着赞许,“这里大家各司其职,兢兢业业,你知道吗,他们甚至不需要货币,而是用身份卡上的额度来领取生活用品。”

“只有所有人都好好工作的时候这样的分配才是可行的,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工作,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工作。”鲁道夫淡淡地说。这个观点让萨莎略微吃惊,然而鲁道夫指了指不远处正在和妻子谈话的中年人,“他在发愁他的儿子如果不能留在公司,就得出去自己找工作了,他想职务空缺这么紧张,公司应该对员工的婚育情况进行限制...”

鲁道夫还在转述着中年人的话,萨莎却捂住了他的嘴,“别这样,你需要休息,关注路人的思维活动只会让你更疲惫,自制力下降。”鲁道夫笑了笑,表示认同,但是他也感受到一种更深层的情绪,在他转述中年人想法的同时,某种美好的憧憬破灭了,“我从未想到规划生活会这么麻烦。”他撇撇嘴。“我会帮你的。”萨莎笑着回答,可她的声音没有那么坚定,“先好好休息吧,警署那边我协调过了,他们暂时会去自己解决问题。这个公司治安很安全,毒品的事暂时不波及这里。我会联系医师对你远程问诊一次。”

鲁道夫赞同了这些安排,萨莎总是做出对他最好的安排。但是很快他发现并不是这样。

“有人在摄入精神类药物,不是一般的药物。他的精神状态很奇怪——他自以为很清醒,旁边人也没看出来什么异样,但是我隔着大老远就能感觉到他了。”



Chapter 6

尽管没有任何别的证据,负责人员也很不愿意相信,但是他们依然同意配合鲁道夫去确认一下那个异常的精神波动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很活跃,而且似乎在和另一个人互动,但是很显然另一个人不存在,这说明他正在经历幻觉。”鲁道夫描述着,但是同行的保安将信将疑,因为他们去的地方并不是化验毒品的实验室——他人最有可能接触到毒品的地方——而是一个阅览室。

年轻人打开隔间的门的时候,作案工具就戴在他脸上,与之前发现的电子烟不一样,他使用的是一个带过滤器的口罩,就在他从容不迫地将口罩摘下来,问着保安有什么事情的时候,鲁道夫打断了他:“滤芯。”

口罩被改装过了,滤芯不再起过滤作用,而是一个缓慢释放内部气体的容器。保安当即将这些东西扣押下来,要送到实验室去检验。鲁道夫却直接要求讯问年轻人:“很多人都在吸这种毒品,却声称不知道自己吸的是什么。我看他们是真的不知道。但是你不一样,你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还知道要掩人耳目。”

“那又怎么样?顺便,你以为这些东西只是毒品?”年轻人冲鲁道夫讽刺地笑着,直到保安插到中间,把年轻人带走。

鲁道夫对于毒品——甚至是所有精神类药物——都表现出一种很强烈的排斥,他自己也是刚刚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帝国用这些药物来控制他们吗?鲁道夫没有办法多想,透过隔音玻璃,那个吸毒的年轻人一脸不屑地看着他们,让他非常愤怒。

“听着,鲁道夫,你没必要继续呆在这里了,安保人员会审问他的。回房间好好睡一觉好吗,明天你还有心理医生的问诊。”

“让他们来审问得花上好几天的功夫,你知道他们的方法的,开着灯,没有床,让人没办法睡觉。一餐也不送来,直到人快要睡着的时候才打开门,告诉他该吃饭了,就这样耗到人被崩溃为止。而我只要和那个家伙呆上一会,他就什么都瞒不住我。”

“你对我而言更重要。”萨莎握住他的手腕,“真的,我只担心你状态不好。”

“这件事情上你和我都不是最重要的,你知道毒品扩散出去会带来多大影响。”

“我也一直都在担心这个,但是...”萨莎突然顿住了,松开了手。但是什么?鲁道夫感觉到萨莎突然离他远去了——不是实际距离变远,而是她的心灵不再和他紧密相连。我吓到她了,鲁道夫想着,很多人都对他有恐惧,原来她也不例外。

这个状态没有持续太久,很快他熟悉的萨莎又回来了。“确实我们有责任解决这里的问题,鲁道夫。我会申请对嫌犯进行讯问,并让你旁听。不过在这之前,配合我一下好吗?”

萨莎回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一个苹果,又是苹果,鲁道夫一边想着一边挪开视线,这是她吸引别人注意力的花招。他似乎成功地移开了注意力,脑子里浮现出的是椰子而不是苹果。

“我从来没有想过误导或欺骗你,鲁道夫。”萨莎的脸突然变得严肃,“削苹果是一个适合集中注意力的工作,它让我平静,我也可以把这份平静分享给其他人,比如说你。”

“对不起,萨莎...我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会闪过这种念头,但是我保证我之前从没有这么想过。”鲁道夫有些懊恼,萨莎很少会表情这么严肃,他很清楚她如此谨慎的原因,如果他表现出了过于强烈的攻击性或者自我防御征兆,萨莎就有义务向上级汇报并为他申请心理测评,而他刚刚居然表现出不信任她了。尤摩扬哨兵绝对不可以失控,他们的向导需要对此负全部责任。

“没事的,我会在这次任务完成后提议给你放个长假,心理测评可以那时候慢慢做。”萨莎很自然地接过了话头,安慰着鲁道夫。他们的对话实在太过于默契了,因为很多瞬息的思绪都已经通过灵能完成了沟通。说着萨莎把削好的苹果分成了两半,“尝尝看,这个星球上的特产,椰子香的苹果。”

审讯是由安保经理和萨莎一起做的,鲁道夫虽然也坐在询问桌前,但是并没有直接提问。“你说你只是从网上购买到这些毒品的,但是你很确定他们在本地有个仓库?”年轻人给出了肯定答复,虽然显得很不耐烦,“你是怎么确定的呢?你甚至坚持认为他们卖出的所有毒品都是一次性运进来的。”

“我说了你们无法理解这种感觉。”年轻人笑得很戏谑,“和些虽然吸过但是只以为这是毒品的人一样。”萨莎没有看鲁道夫,但是鲁道夫感觉到了她的求助,他很奇怪,能够抵抗我的读心,鲁道夫之所以用了抵抗这个词,是因为他觉得年轻人虽然没看他,但是其实一直在精神上暗暗和他较劲。

“我是不一样。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和你也不一样。”似乎印证了鲁道夫的感觉,年轻人突然转向他,目光变得凶狠,“我能听见他们的声音,他们在邀请我成为他们的一员。”

“他们是谁?”萨莎追问着。

“是我们。”年轻人纠正道,“我们是非凡的,我们是最接近真理的,我们也许端坐在雾气中,也许隐藏在阴影里,你们以为自己能审讯我,以为我被困在这里,我只是在凝视你们罢了,我的同伴们也是如此,他们离你们和我一样近,你们到死都无法察觉。我们是神选者,我们是超人。”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