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跳蛋阅读。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Gnome-emblem-important.svg
这个页面可能包含极端的暴力、血腥、残酷、变态、毒品、粗口内容,或直接露骨的性交易、性交、性虐待描写

本条目不适合18岁以下人群阅览,阅读后有可能产生强烈的、无法抑制的恐惧、恶心或性冲动等情况

请确信自己已满当地法律许可年龄且心智成熟后再阅览本条目(另敬告编者,勿滥用此模板)

作品名:【韩叶】跳蛋阅读。(补档)

作者:桃生爱_死亡凝视

【韩叶】跳蛋阅读。(补档)

•Lofter赢了,死于和谐。
•全文糟糕,背后注意。羞耻Play和放置Play。
•梗来自国外的一个实验,你们可以百度一下,Ms一共有七个,里面还有男生……
•全程欺负叶修。另外叶修朗读的书是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的诗集《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如果可以请继续。



“一定要这么做么?好吧……愿赌服输,我是一个守信用的人……”叶修叹了口气,虽然现在他的语气很平稳,但是那病态苍白的脸上却染着一丝薄红,空气中有着淡淡的某种香甜的味道,像是玫瑰和葡萄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如果仔细听还能听见马达的嗡嗡声。

——有谁知道,此时此刻叶修的体内埋着一只三档变速的跳蛋。

“你一定要坐在那儿看着我么?”叶修坐在书房的桌子后面望着他的唯一观众,书桌上暖黄色的灯光让他染着红晕的脸带着一点天真无措的意味。

坐在对面沙发上的人手里端着一支装着香槟的高脚杯,杯中浅浅的琥珀色液体冒着细小的泡泡。他举起杯子勾着唇角摆出敬酒的姿势示意叶修他并不打算移开视线,他想要看叶修的表情。

“好吧随便你……虽然我觉得很生气。”他深吸了一口气,在对面的人热烈的注视下翻开了那本黑色的书。

“当我把眼睛沉入你的眼睛,我曾瞥见幽深的黎明,我曾看到古老的昨天,看到我不能领悟的一切,我感到宇宙在流转,在你的眼睛和我之间……*1”他的声音很好听,读起诗来让人感觉不到这个家伙是平时三句话就能气死一个人的嘲讽毒舌。他念完一段诗,抬起头瞥了瞥对面的人,对方只是直视着他的眼睛,带着深不可测的笑意望着他,并不作声。叶修舔了舔嘴唇,他难耐的扭动了腰身换了一个姿势,修长的手指颤抖着掀开书页,带着一丝颤栗继续阅读着那些舒缓深邃的文字——尽管他此时此刻觉得备受焦灼。

“我与光一起生活,我的一生是飘过的一缕芳香,我的一秒是日久月长。我迷恋祖国的山歌,由牧童像清晨一般传唱,他们把歌抛向太阳,似一块纯净的黎明。伴着歌声——嗯……他、他们祈祷、死去——唔嗯~倘若……倘若死神在你唇间大笑,生活……由于思念你而哭、哭泣……哈——*2”由于深埋于体内的跳蛋撞击着敏感的内壁,叶修越发难以调整他的气息,他的双腿在桌下挨挨蹭蹭尴尬的夹紧着,裤子里早已经泥泞一片,勃起的器官在布料的摩擦下渗出了前液,居家的睡裤已经被那些羞耻的液体濡湿。下半身硬得疼了起来,却没法伸手抚慰,欲望让他的双眼染上了雾气,他有点可怜的乞求般往像对面沙发上的人,可是却并没有如愿以偿得到对方的疼爱。

“叶修,继续。”

似乎是觉得对方的命令毫无人道,叶修喉咙间发出幼猫般的呜咽,但是他没有违抗对方的命令——毕竟那个人拿着现在在侵犯他后穴让他如此难堪的跳蛋的变速遥控器。

他眨眨眼把羞耻的泪水忍回去,眼角带着诱人的红,他开始了又一段的阅读。

“我生活在火与瘟疫之间,连同我——嗯……连同我的语言——这些无声的世界。我生活在苹果园和天空,在第一次欢欣和绝望之中,生活在夏娃——那棵该诅咒的树的主人、那果实的主人——面前。”他抬起头狠狠地瞪了对面的人一眼,似乎是想说这样的折磨究竟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对方并不理会他,所以他只能接着念道,“我生活在云朵和火花之间,生长在一块正在成长的石块里,在一本传授秘密和堕落的书本里*3……呼……”

叶修整个人瘫软在桌上,他感觉到令人羞耻的欲望,他现在并不想读这些东西,双膝发软到站不起来,他现在渴望着恋人的身体,他想要被那个体温高过自己的男人用宽厚的带有薄茧的手抚摸。后穴痒麻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急需什么更加粗大的东西填满。他吞咽了一下,把手伸向自己双腿间。

“叶修,谁说你可以随便触碰自己?”严厉的声音让叶修打了个激灵,自己这幅难堪的样子被一直宠溺着自己的恋人视奸着的感觉异常羞耻,叶修惊讶于自己刚刚甚至意乱情迷到想要在恋人眼前自渎的想法。他的脸红到发烫,他忍不住想着这是不是对于自己嘲讽别人毫不留情的惩罚。

“不行了……还、还要继续么?”叶修现在只想和那个今天异常严厉的人狠狠地上床做爱,哪怕被操到哭出来也没关系。

“我想看看你忍耐到极限的样子。”对方饮进了高脚杯里最后一点香槟,“继续吧,再念一段给我听。”

叶修咬着嘴唇:“混蛋,真的是最后一个了……”

他平稳了一下气息,再次改变了下坐姿,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动了一下,然后他缓缓念出了另一段诗文。

“我把岁月交给深渊,认他在我的坐骑之下起起伏伏。我在双眼里挖掘我的坟墓,我是鬼魅的主人,我把同类交给他们。昨天我把语言也向他们交付,我对着历史失落的哭泣……唔……”叶修因快感而颤抖着双唇,却愣是咬紧牙关把呻吟声咽回肚子里。而一直观察着他的男人露出些许惊讶的表情又马上恢复常态,他悄悄的摸着口袋里的遥控器,拇指逐渐搭在变档按钮上——显然,虽然他面色如常,但是对于一直面对着恋人诱人而又苦恼的姿态,他胯间的阳物也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抬起了头,没错,其实他也想要叶修,想要得不得了……什么岁月深渊他都没仔细听,他现在只想让叶修骑在他身上哭叫着、求饶着晃动着腰肢起起伏伏。

“踉踉跄跄,哭声从唇间溢出。”叶修继续念着,他不知道对面注视着他的人眼底深不见底的欲望似乎是想要把他拆吃入腹一般,那个欺负了他一晚上的男人在饱览了他的羞耻后,现在满脑子想着的都是如何让他在床上哭泣。

“我向恐惧哭泣,我肺里燃烧着绿色的恐怖之树。我是鬼魅的主人,我唤醒他们,用我的血和喉咙驱逐他们,太阳是一只云雀,我把我的绞索扔去,风是我的——啊啊啊!”

最后的帽子两字还没来得及念出来,跳蛋的开关就被推到了最高点,已经硬了好久的叶修在没有触碰到自己下半身的情况下被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跳蛋操到高潮。

叶修挂着眼泪和津液趴在桌子上,书本摊开着,还是他刚刚读到的那页。

“老韩……我再也不会和你打赌玩这种情趣游戏了。”叶修虚弱地说。

“为什么不呢?”韩文清走到他身旁亲吻着他通红的耳廓,“你的样子非常迷人……”

“混蛋,再也不许把这东西塞到我屁股里了!”叶修被抱起来时这样抱怨。

“嗯,我保证一会儿塞进去的,会是比这小东西更刺激的——”他抱着叶修走向卧室时咬着叶修的耳垂说了什么。然后遭遇了一记捶打,哼,刚高潮过虚弱的家伙打人可是一点都不疼的。

“省点力气一会儿在床上哭吧。”韩文清这样说。

所以在床上被操到哭出来的叶修究竟是如愿以偿还是不幸,我们实在没法评价。在床上又被施以怎样的情趣和羞耻的Play,被逼着喊了老公喊了多少次我们也实在没办法去数,所以鼓掌祝他们幸福性福吧。

  • 1 你的眼睛和我之间 选自《最初的诗篇》
  • 2 我与光一起生活 选自《最初的诗篇》
  • 3 堕落 选自《大马士革的米赫亚尔之歌》
  • 4 我把岁月交给…… 选自《大马士革的米赫亚尔之歌》




====================================================================

free talk:

LO主骨子里是个文艺青年。读过泰戈尔,读过诗经,看过万叶集也看过源氏物语。看过梅菲斯特看过神曲,对诗歌爱的深沉……但是万万没想到会以这种方法推喜欢的诗集也是醉了。话说我藏老韩名字费劲巴拉简直毫无疑义啊!文题和Tag这么大字摆着我也是醉了。。。TUT

最后请不要问我为什么会看什么跳蛋阅读实验。以上。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