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立之部:奥德赛-短篇01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中立之部:奥德赛-短篇01

作者:二百五十四[1]


在盘罗德高原,有一株巨大的树木——它无数的树干每一棵都有数十米高。这一株树就是一片森林。在森林的中心,一棵真正的参天巨树鹤立鸡群地站了出来,它的树冠之下,就是丰族人的最大学术中心——根土学院。

这是根土学院一个雷暴的夜晚。在一座比这颗参天巨树还要高出两分的高塔内,运营组的人正忙碌着,迎接今天的实验机会。

“交流团的各位请往这边看。”约瑟耷拉着脸,声音里的不情愿几乎要滴下来,“这是根土学园的引雷针,巴别一号,它是全世界最高的一座。导雷针的基本原理就是将土地富集的能量导向海拔较高的地方,然后根据热力学的归位效应,就可以在合适的天气触发雷电从这里流通,通向高空。当雷电运行到引雷针中部的样本室后,巨量的能量会在瞬时通过样本。在能量通过样本时,我们就通过观察样本产生的辐射研究物质的基础构造。”

“妈的,连初中物理都要我讲一遍,愚蠢。”他敢怒不敢言。

交流团二十多人都来自于根土南学院的神学部。当约瑟接到带这群人来参观巴别一号的任务时,他愣了一会才反问组长:“你...当真?”

巴别一号运营组长名叫里根。他带着一副窄窄的方眼镜,方正的脸正是一个遵规遵矩的小领导该有的形状。约瑟当然看出了他绝不开玩笑的样子——里根也认为这事很棘手。里根缓缓,用力抹了一下额头:“当然当真,态度好点,从最基础的知识开始讲起。”

“神学部那群...他们跟引雷针什么关系?”

“他们要用引雷的数据进行...”里根尝试着寻找什么词汇,“...神学分析。”

“荒唐。这群狗子要把什么牛鬼蛇神套到科学上,简直荒...”

“别这么说话。不管是神学部还是热力工程部都是根土学院的一份子。对引雷数据的神学分析是上层的决定,只是你的规格和能力正好配得上这个交流团而已。”

约瑟没有说话,也没有看着里根。他已经知道了里根接下来要讲什么,默默的等待着。

“你有关注最近的消息吧,在其他组流传的消息。”

“妈的。”

“基础物理的进展越来越缓慢了,现在更高能的雷击也得不出什么新的数据。在过去一年的超高能雷击中,得到的数据还是和其他雷击一样,没有更多的细节。”

里根低下头,摘下眼镜,在衣服上擦了两下:“现在神学却可以对这些做出解释,这简直完美应证了他们的信条。他们还提出了解决方法。”

约瑟知道里根说的解决方法是什么,他一再在心里重复他坚持了十多年的信条:“吾当自足,不假外求。”

“好的,我会完成任务的。”有些不想让里根继续说下去的意思,约瑟结束了这段对话。

里根还在擦眼镜。他抬起头,看了约瑟一眼,眼里搅拌着苦笑和感激。“好,谢谢。”

他带上眼镜走了,脚步有点匆忙,像是想要逃离这个场合。

约瑟停止了思索,抬头看向交流团的一行人,他们都身着正装,穿着长袖袍子,双手老老实实地裹在袖子里,放在身前。他身上穿着的则是便装,袖子刚刚达到手腕。这样一对比让他感到胸中一股无名火,紧接着就翘起下巴,想要让神学部的人认清他们的地位。“*可惜*的是,我不能带你们去看一下样本室的内部。所以我们就不再继续深入了。交流团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

“请问可以给我们讲一下关于样本室的东西吗,我们很想知道...”

“抱歉,你们只需要把我们的数据拿好就行了,关于样本室内部的原理和结构,你们并不需要知道。所有实验都由我们全权负责。别操心。”

“但是我们会需要了解导雷针的工作原理才可以决定要用什么样本进行导雷实验,以及关于导雷针的基本数据,例如大概多久才能进行一次雷击实验,还有...”

“你们不会参与导巴别一号雷针有关的任何决定,它由我们运营组运营,接收物理部的项目,轮不到你们...”

“不,我们会参与。”交流团中领头的那人拿出了一张文件,左下角印着一个显眼的大红色方形,正是第一学会的印章。“第一学会经过会议,已经准许了神学部安排引雷针的实验。从下个星期开始,神学部可以与物理部一样安排雷击实验的样本和时间。神学部对引雷数据的分析是上级的决定,巴别一号的运营组不应该意气用事。”

约瑟没有注意到,在控制室里的其他正在做日常工作的人都回过头来,看着他们两个人充满火药味的对话。这份文件起到了爆炸性的效果,没过两秒,整个控制室都议论纷纷,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约瑟被震惊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在他心里说出的第一句话是:“杂种,搞什么...”

但是他把这句话咽了下去,双脚像生锈了一样开始移动,来到交流团领头人的面前,弯下腰来浏览了一下那份文件——确实是第一学会印发的文件。它说明神学部可以同物理部一样使用巴别一号进行实验。约瑟几乎要伸出手来,把那张文件撕得粉碎,再跺上两脚,吼一嗓子,这样这群翘着尾巴的狗就不能...

“先生,我提醒你注意一下,我手里拿的这份仅仅是复印件。如果你想要确认原件的话,还是到我们神学部的档案室来查找,管理员会帮你的。”交流团的领头人笑着说道“我希望您能理解我们的需要,带我们参观一下样本室。如果可以的话,还希望您能帮我们准备一份科普性的文件,送到神学部,让我们了解一下引雷针和巴别一号。使用引雷针进行研究是神学上绝无仅有的,神学部可以借此契机做出不少突破性的尝试。”

控制室里的交头接耳声音降低了了,不少人都在看着约瑟。他觉得自己正处于这一生最狼狈的时候。那个领头的人正带着嘲笑低头看着弯着腰的约瑟。他自己则两眼死盯着那份文件,像是陷阱里的老虎盯着外面得意的狐狸。他没有意识到就在这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虽然他的衣服万幸没有湿,但是他已经满身大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他慢慢直起身来,重整了一下衣服,然后用他所能做出的最凶狠的目光投向交流团的所有人,用平静的声音说到:“好的。我这就带你们去看样本室...卡尔,取消所有实验准备,确认样本室可以进人,我们马上要去样本室...请,各位跟我走,乘坐电梯前往上层。”

这时,里根撞开门进入了控制室。他带着一点喘气吼道:“刚才是谁在工作时间大吵大闹?看什么看,都回到岗位上!”他随即转头,视线直指约瑟和交流团的方向——他们正在往出入口的方向走。等到约瑟走近,里根凑到他旁边问道:“怎么回事,有什么问题?”

“没有问题。我现在要带他们去样本室,请让一下。”

里根一时间有些慌张,他退到一边,看着一个个人鱼贯经过他的身旁。等到已经看不见他们了,他才终于出了一口气,扶了下眼镜。他依然不能放下心来。约瑟好歹也在他这里工作了两年了,他知道约瑟绝对在想着什么大事,——但他到底在想什么?

里根放弃了揣测,关上门,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