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物之歌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伪物之歌

作者:娜英

伪物之歌》是由娜英创作的一部基于TRPG:永远的后日谈的团REPLAY。

前言

Let's ZUOSI until The End of the World Again!(又被炸飞

对我又回来啦!!!!!回来做NC!!

不得不说横尾老贼的胃药比宫崎老贼的刀片还管用,看一点点都能让人瞬间脑洞爆炸啊ORZ。

这次本来是车的3人本,结果还是多招了一个人——还是萌百的,那么恭喜自己的萌百弃疗计划成功啦!(你奏凯

另外这个团算是有个副NC来着,同时也涉及到了某个剧透啦……事实上你滚去看这里的《谁是沼泽人?》的LOG的时候会发现一点东西的,所以……难道还真的应验了那句“克苏鲁神话超越时间和空间,神秘的旧日支配者深不可测的阴谋会蔓延到任何可能的历史设定甚至世界设定当中,其他的作品中或多或少的都会出现克鲁苏神话的成分”吗!卧槽云霞你居然是对的…………居然是对的…………是对的…………

啊——啊——算了,反正看我写的replay的人,应该也就习惯了吐槽用的分割线和刮刮乐了吧(笑)。

那么,继续用那8个字加一点小东西做总结吧。

希望各位,就算SC 10/100没过,然后SAN值等于0了也,看得愉快。(天音:愉快你个头啊!明明是你脑洞够大!!明天你给我啃完剩下的半本《克苏鲁神话》去!!!

小声:这次有男主哦。

登场娃娃介绍

PC

本文主角,享年19,身高大概175cm,有着有一点无精打采的黑色双瞳,和眼睛同色的黑色长发在脑后很随意地挽成一条低马尾,不过有一条呆毛却是怎么也树不起来那样直接从脸颊边垂了了下来,穿着看上去还能叫做整洁的衬衣和黑色长裤还有黑色运动鞋,身后除了背着好几把武器外,还背着和自己等身高的棺材。

标准的灰心哥[1]一样的男生,但是谈到自己的回忆会变得很有精神,最珍爱的是一直披在身上的陈旧黑色大衣。

类型是前期战斗力根本不够,后来终于够53万的送断死镰。

完美阐述什么叫“死妹控,妹控必须死”的废物,奈何因为有主角光环所以没法死,没错,这货的确是男的

莉赛特

身高估算177cm,留着紫色披肩发,有着三白眼和扑克脸,身上穿着破旧军装连衣裙的女军人,享年20,背着看起来很很笨重的机枪和反器材步枪还有防止贴脸用的工兵铲,身上还斜挎着一个医药箱,最珍爱的东西是脸上戴着的单边眼镜。

因为三白眼和扑克脸的缘故看上去很像三无,其实骨子里很热情,甚至会热心帮人的样子,好像想要用这些行动来证明自己一样。

类型是不,这个没有可以八百里开外一枪打掉死灵法师的仆从的能力——等等我说的距离不是战斗力谢谢镇魂枪手。

完全不知道该说是天然呆还是脸瘫,反正经常会被莫名欺负的自律人偶。

身高可能只有148CM,有着深蓝色长发和墨绿色瞳孔,浑身长满了连那条粉红色的连衣裙都盖不住的花藤和蘑菇,身后还有犹如西方龙一样的翅膀和尾巴的少女,享年11,最珍爱的东西是一直抱在怀里的人偶。

虽然看上去很可怕很冷漠,但是对待自己的朋友却很温和,而且对自己如此异形的身体也没有太大的抵触。

类型是怎么看都会突然给你奇怪的重口味本子,还有这个还真的能T起来啊纷繁异怪。

草+龙的参谋,反正不是亚种椰蛋树就对了。

MIKO

身高148cm,有着银色长发和红色瞳孔,身穿红色连衣裙和配套的红色短袜还有红色皮鞋的少女,享年14,手里拿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枪和一把普通的太刀,除此之外,她的身边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装备,最珍爱的东西是一只一直趴在肩膀上的奶牛花猫咪。

处事小心谨慎,有时还到了神经质一般的地步,有时还会掏出奇怪的道具,让人不禁怀疑她的“原料”究竟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主类型是真的可以八百里开外一枪打掉死灵法师的仆从镇魂枪手,兼职本来战斗力就够53万了但还是经常洗点送断死镰。

很喜欢洗点的自律人偶。被NC弃疗成功的某萌百小编。

NPC

橘霜月

今天的自律人偶水母娘也在和某位医生还有让她们被通缉的家伙一起旅行。其实是NC本人。

类型是不会出本子但是只要缩小到10CM就能放在小罐子里养纷繁异怪。其实这么点就是因为NC太懒前传没写就先写团replay的结果。

卡尔·则摩

医生,爱丽丝大姐姐,和霜月一起旅行的人。其实是副NC本人。

类型是只要不脸黑还是可以在八百里开外一枪打掉死灵法师的仆从的镇魂枪手。其实这么点就是因为NC太懒前传没写就先写团replay的结果X2。

狂人律师,让上面两人惨遭通缉的元凶(弥天大雾),这次当了背景板。

主类型是如果要出本子大概是异兽打架而不是R18这点没跑了纷繁异怪,兼职我怎么知道这货战斗力有没有53万,估计是有的吧送断死镰。其实这么点就是因为NC太懒前传没写就先写团replay的结果X3。

天音:所以你快给我去填了那个小故事合集啊混蛋!!!!!

正文

eins 在那彼方之人

点击阅读

黑暗。
无边无际的黑暗。
伴随着黑暗,还有一丝的冰冷。
呐,这是哪里?现在又是什么时候了?
不知道,不想知道。
“……逃……”
“我……”
“活下去……”
不知何时,细小的声音传来。
然后,有谁,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内的是似乎高高在上的天花板,身下是一张很像是床的物体,四周很暗,但是黑暗中有无数长方体形状的,像是冷冻仓的东西一排一排地排列着。至于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一点记忆都没有。
——这是在哪?
这么想着的人—— 一名少年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伸手碰了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冷冻仓。

——里面莫非冷冻着活人?
他是这么想的。
但是,无论他怎么触摸,都找不到打开这个东西的方法——它像是个整体,触感是坚硬的金属构造,而且很冰,是入骨的那种冰冷感觉。
“叩叩”
他又用手去敲了敲这个东西,沉闷的钝击声传来,看来这玩意是实心的。
“……”无奈之下,少年只能再次环顾了四周,然后发现了一面墙上有一个高挂着的绿色指示灯,而且指示灯是亮着的。
莫非,是出口?
这么想着的少年向着灯的位置走去,果然发现了一扇紧闭着的门,只是,在接近门的时候,他突然间听见了一点奇怪的声音,
那是什么东西用力刮擦着门板的声音,还有似乎是“咕噜咕噜”的声音。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拔出了腰间别着的一把刀,然后猛地拉开了门,然后他就和门后的东西碰了个照面。
门后是一名少女——如果她还能被称作“人类”的话。那半长袖上衣的袖口下的手臂只剩下了骨头,而指尖已经异化成了锋利的长爪,再远一点,是衣衫褴褛,双目无光歪歪斜斜走着的人群,“汪!咕噜咕噜……汪汪!!!”更远处,是疯狂的狗叫声。
“啊啊啊啊啊!!”或者是出于恐惧,他举刀向着少女砍了下去,在刀刃没入对方的身体的同时,另一只手也拔出了背在身后的一把细长的剑突刺了过去,很快,少女便变成了一滩碎肉。
“为什么第一个见到的妹子是怪物啊!”一段连击甩完后,他忍不住吐了一句槽。
“汪汪!!”就在这时,远处的狗凭借着敏捷的身形冲了上来,张开口狠狠地一口咬在了少年的手臂上。
“呜哇!”被结结实实咬了一口的少年立马将狗甩开,但是还是被它那闪着寒光的利牙从手臂上撕下来了很大一块的肉。
“呜呃……”或者是被血的味道刺激到了的缘故,那些双目无光的人群立即蜂拥而上,想要分一杯羹,尽管少年左闪右躲,但还是被捡漏的一只手掏了他的肚子。
“刚刚你咬的好痛!”被激起的少年拔刀砍向了想乘机咬他但是无法下口的狗,将它削成了只有完好头的狗骨架。
“咕……”尝到甜头的人群再次伸手去抓少年,但是还是被他避开了,但也让他暴露在了只剩骨架的狗的大口之下。
“去死啦!”情急之下,少年用力一脚踹在了狗的肚子上,随即一手扯过身后背着的一口棺材挡住了它的牙。
“汪嗷!”“吼……”或者是第一次失手了的缘故,饥饿的双目无光的人群再一次在少年想要闪避的时候掏了他的肚子,而狗也终于报了少年的一脚之仇——趁着他被人群包围的时候奋起一口咬穿了他的身体,但是还好,少年见状立即把衣服一卷,塞进了腋下。
“哈……哈啊……咳咳……哈啊啊啊啊!!”好不容易从困境中脱身的少年立即挥刀砍下了狗的脑袋,但是在他准备回身抽剑砍向人群的时候却不小心失手了,失去平衡的他很自然地落入了人群之中,被一只捡漏的手扯伤了一只脚。
“该死……!”依靠着另一只脚勉强站稳的少年立马再次挥刀攻击,但是失去平衡的他再一次失手了,还被捡漏的人群从他的肩膀上又撕下了一大块肉。
“咕……啊啊啊!!!”不服输的少年再次抄刀挥砍人群,然后是剑,最后还抽出了一直背着的一把斧头。
就像发了疯一样挥砍着。
“活下去……”
那个声音——环绕在少年耳边,不知性别年龄的声音是这么说的。
“死吧死吧死吧!”勉强避开人群的抓和撕咬后,少年重新抄起了武器向着他们砍了下去,最终在满地的碎肉和殷红之中,只剩下他和寥寥几个“人”站着罢了。
“呃唔……”还没等少年喘口气,余下的“人”又对着他发起了攻击,这一次他勉强绊倒了其中的一个“人”,但是还是被其余的人扯伤了另一只腿,慌乱中还磕碎了牙齿,就连手中的武器也丢了一件。
“我……我还不能……死在这里……”好不容易摆脱这些“人”之后,被咬穿身体,手和脚满布伤痕,就连牙齿都磕碎了的少年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因为……她在等我啊!!”
最后的意志让少年挥出了奋力的一击,寒光闪过,所有还站着的“人”终于成为了地上的肉块的一员。
“哈……哈啊……哈……我……赢了么……”脱离险境后,少年半习惯性地捡起了躺在一边的棺材接好了背带,又摸回了掉到一边的斧头,顺手捡起了一些肉片接在了自己的身体上。做完这一切后,他便疲劳地靠在了身后的墙壁上,慢慢滑倒坐了下来,任凭身后的墙壁留下了一道鲜艳的红色。
——不过……这是怎么了……?
——我的身体……为什么在这种状态下还能动呢……?
——按道理来说现在应该很痛才是啊……为什么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是还没等思考出结果,少年的眼角余光便瞄到在那满地的鲜红之中,有一点金属亮光在闪烁着。
“嘿嘿,嘿嘿嘿。”他立即爬起来,然后走到亮光跟前,伸手捡起了它。
——对了,会不会我现在在打游戏呢?
——如果是这样,这应该是登出按钮吧?
——只要按下去的话,就能从这里出来了,然后一定会有人跟我说“这只是一场梦”什么的……
“叮铃”
小小的金属撞击声将少年的思绪拉回了现实,这时他才发现手里的并不是什么登出按钮,而是一串生锈的钥匙,上面挂着个小小的生了一点锈的铃铛,刚刚的光芒似乎是它发出来的。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这串钥匙,很熟悉,在哪里……自己在哪里见过呢?
“这串钥匙……”少年把钥匙拿到了自己的面前想要仔细端详,但是在那一瞬间,他听到了像是老式留声机所播放出来的那种白噪音一样的声音。
“给。”在白噪音变得清晰后,他听见了年幼的自己的声音,“带着这个的话,我们无论在哪里都能见面的吧?”
然后是…… 一个稚嫩的,女孩子的声音。
“嗯……哥哥,你会……会来找[ ]的吧?”
在声音过后,老式播放机特有的那种带有白色条纹的黑白画面突然出现在了少年的面前。
“嗯,约好了。”伴随着画面,一名看上去似乎是年幼的少年本人半蹲在原地,伸出手,和一名像是雪花画面构成的女孩子勾了下手指。
——接下来……接下来怎么了呢……?
还没等少年看清楚接下来的情节,画面便毫无征兆地消失了,一如开始的那样,那是……幻觉吗?
“……”回忆起了过去的少年跪坐了下来,随后无视了周围的血污,失控地侧躺着,将钥匙贴在了胸前,“我……我……我……啊……啊……”
无数的情绪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无力哭泣的他,最终将残破的身体缩成了一团。
——————————与此同时的旅(逃)行(亡)者们——————————
“呜呜……好冷……”
在一望无际的雪原上,现在有一架货车在缓缓前进着,只是这辆车并没有靠着常规的方式驱动,而是……被两三条半透明的触手缠绕着车头拖行着,而拖车的人正是霜月,此时的她正一面忍受着外界因为气象兵器所造成的严寒,一面拖着燃料耗尽的货车前进。
“这也是没办法啊……自从进入这里一路上都没有好好补充燃料呢……”趴在方向盘上的卡尔苦笑着说。
“所以说这就是你们应对没油的方法吗,”闰则是干脆拿起了毯子批挂在身上以便抵御寒冷,顺便煞有介事地欣赏着霜月的做法,“不过说起来,这孩子力气挺大的嘛。”
“废话!还有,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救你出来的啊!!!”生气的霜月用一根触手举起手中的钉棍抗议道。
“好啦好啦,霜月,一会先找个地方避一下吧,这么下去恐怕也不是什么办法。”眼看两人又要准备吵架,卡尔只得发挥了调停的作用。
“好了知道你厉害了,霜月。”这么说着的闰重新坐了回去。
“哼,算你还记得这件事。”气鼓鼓的霜月这时才把那条触手和钉棍一起缩了回去继续拖车,没过多久,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似乎是地下停车场或者防空洞之类的设施。
“卡尔姐姐!闰姐姐!你们看!那里有地方可以避一下雪!”霜月立马转过头对着车里的两人大喊,“或者我们还可以趁机补充一下燃料或者什么别的补给!!”
“那真的太好了,我们进去吧。”卡尔将车窗稍微打开了一条缝,然后风雪便从缝里灌了进来。
“好——”
——————————————————————————————————————未完待续
来自NC的后记:
哟看到这里的敏娜桑,我是这次的NC,也是这篇replay的作者。
哎呀第一次在DM一个团的同时写这个团的replay这点真是美妙啊,虽然是我作为PL也累积了很多坑呢……嘛,不过没关系,慢慢填慢慢填~
这次的本算是我唯一有稍微详细一点设定的本啦,之前的那个也只是有个模糊的大纲嗯,不过开团的时候各种意外就是了,例如……好吧我不说了,头顶悬挂着一把蒸汽锤呢ORZ。
嗯,这里是不是出现了让人熟悉的角色?嗯,是的,的确如此,和某篇COC的LOG有点关系的哦。
下次再说吧,嗯哼~

  1. 《黑暗之魂》每一作都会有一个负责劝退玩家的NPC(无论是实力还是对话内容上都是,特别是三代的那位前街舞队成员),因此玩家口中称之为灰心哥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