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龙珠之饮茶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再见龙珠之饮茶

作者:叶孤桐

源问题:

如何评价《龙珠》里的雅木茶(乐平)? - 叶孤桐的回答 - 知乎




题记:


想当初,我是个暴走族,横行北地,大漠称王。

手持斜月七星刀,展臂狼牙风风拳。

虎步山河,莫逢敌手。

然而。

这些只是故事的边角料。



1.

我的名字叫饮茶,家住千锤百炼山下。

少习武,好任侠。驰行北地,往来商旅,莫不敢近。

有一天,朋友普洱告诉我,戈壁滩来了一行怪人。

为首是个杂毛的小孩,背负一根长棒,越野穿山。

我说咱们去看看。

那天是三月初六,惊蛰。

相遇的时候,天空微有雷声,风起,雨滴迟迟不落。

这小子个不高,头发乱如蓬草。

显是饿坏了肚子,神经紧绷。

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

别看他年纪小。

棍法却老到。

进步好似火烧身。

圈点劈砸,见缝插针。

忽一刻长棍冲顶。

下一秒转肘便击。

连环对拼不相让,余波直震得我虎口疼。

好一个艺高力沉的熊孩子!

问他路向何方。

却诳我寻龙探珠许愿望。

我万里独行自逍遥,哪肯与这小儿为伍。

甩甩脑袋就待离开。



孰料还未转身,旮旯里冒出个女孩。

小儿唤她布玛。

鹅蛋脸,蓝头发。

一双好奇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

我是乡下人,兼有社交恐惧症。

当此刻,脸红耳热心忐忑。

举目四望,无处藏身。

回回头,人已走远。

大漠黄沙,夕阳满空。

唉,大盗也过不了这美人关。

索性便跟上一起走天涯。




2.

小儿名叫悟空。

了悟的悟,空明的空。

他说珠子是桩宝物。

集齐七颗可以召唤神龙。

我对这种瞎话没兴趣,但布玛很有信心。

她拆掉汽车做了雷达,相隔万里也能探着踪迹。

我问她,见到神龙,要许什么愿望?

她笑着说,有位王子,是个盖世英雄,他自风中走来,与我共度一生。

我说这龙珠不用找了,那不就是我吗?

她靠着我,微笑着,不说话。



那天山花烂漫,悬浮的摩托,在秋风中穿过田野。

大地上飞舞着缤纷的彩蝶。

天空很高,似乎永远也触碰不到。

流年迟缓,一刻,长过一生。





3.

天涯路远,料峭春寒。

江湖终非一池静水。

微风乍起便生波澜。

我们收集的龙珠被人抢了。

对头是个青面无眉的矮子。

他带着女人和狗,住在红砖黑铁的城堡。



那夜,风很大。

举目无星,月圆如镜。

我们潜入了矮子的城堡。

珠子中有悟空爷爷的遗物,往日音容,尽在指间,岂能轻言放弃。

然而事情却没那么简单。

这碉堡经营多年,机关密布,陷阱丛生。我们很快就被察觉,困住,无处逃生。

望着玻璃墙外召唤神龙的矮子,空气渐渐稀薄。

我看看布玛,她只牢牢抓住我的手心,温和镇定。

于是笑着对悟空说,月圆意味着相逢,江湖夜雨十年灯,死在这里,不枉此生。

悟空抬头看了一眼月亮,没有回答。



那夜,风很大。

皮拉夫的城堡,在巨猿的咆哮中化为一片废墟。

我让普洱变成剪刀,混乱中,剪下了悟空的尾巴。

看着这残垣断壁,满目疮痍。

还有仿佛一宿贪欢,玩累睡熟的悟空。

我第一次意识到我们的不同。



4.

世界宽广,城市繁华。

布玛说长发太土,让我剪了短发。

再次看到悟空,是在武道大会上。

东海之滨,有个名为武术之神的老头,龟壳明顶,功夫很深。悟空拜在他门下。

看了看他还有那同行的师弟,我知道这一场很难打。

悟空速度变得很快,小光头刁钻,拳架沉实。

算了,争不了冠军,拿个天下第三也不丢人。

狂风中,我被银发的老者击落台下。



普洱告诉我,茶泡在水中,要静,要冷。

受得了沸水的煎熬,才能化开,能融融,这是变身的窍门。

我的名字是饮茶。

茶跟水不同,水明亮耀眼,茶苦涩浑浊。然而冲淡,沉淀,有回光,仿佛琥珀。

我想我还有机会。



5.

寒来暑往,又是三年。

三年后,悟空剿灭了红巾军团。而我,学会了龟背仙人的气功。

武道场上,期待已久的对决没有发生。

迎面来了个三只眼的青年。

他来的时候没有用脚,双腿离地,浮在半空。

这是我没见过的武功。

他说他要拿天下第一,我说那得问问我的拳头。

这一战,我断了一条腿。



来不及沮丧,武道会迅速落幕。

名为短笛的魔王,冲出了电饭锅,再临人间。

魔王老迈,但强大,令人绝望。藉着龙珠恢复青春,力量更胜从前。

然而人间不复从前。

世界的池塘,青蛙跃入水中央,一声响。

旧日的支配者匆匆被击败,这是英雄的时代。

肆虐银河的豪客,雄踞宇宙的军阀,他们纷纷将目光投向地球。

战事在升级。

那些年,河流改道,山川移位,月亮被炸了两回。

我想,这不是我能参与的战争。



6.

可是师父说,输势不输人, 输人不输阵。大敌当前,怎么能退。

是啊,学武一生,临敌而走,这武功岂非喂了狗?

既不能退,便顶上去,打不赢也当尽力而为。

那一天铅云压顶,百里雷霆。

疾风中,我一个垫步冲上。

看着对方的不可一世。

我想,这仗还有得打。

嘭!

栽培人的自爆中。

我终于还是倒下了。

这世间如烟花般短暂。

历历眼前的。

是毛绒绒的尖耳朵。

还有,那风中的蓝直发。

别了,普洱。

别了,布玛。



7.

然而轮回并不是终点。

悟空最终赢得了这场战争。

他向神龙许愿,让所有死去的生灵还魂。

我兴高采烈地回来,来到西都,布玛的家中。

布玛微笑着看我,向我介绍她的新朋友。

那人身段不高,一头长发梳过头顶,锐眼如鹰。

他是太空牧民的王子,曾经的万众之敌。

灯光下,我看到两人的眼神。

反差,默契。

没有片刻迟疑。

悟空后来告诉我,布玛有个儿子。

他乘时光机回到过去,仗三尺青锋,拯救苍生。

这又是与我无关的故事。



8.

后来的那些年,我当过棒球员,给人做过保安。

普洱变成魔毯,送快递不用油钱。

无聊的时候,漫步街头,时而想起曾经的意气年少。

想起当年,拳法初成。

独行北地,乱发当风。

欲用脚,丈量这天下。

想翻手,攀登那绝顶。

这时天边有流星划过。

那是细胞不死的武者,千载觉醒的魔人。

他们以宇宙为战场,燃虫洞互攻防,手拿日月,捏爆星辰。

海洋被蒸干,星空被点亮。

这世界越来越大,不是我的天下。



9.

师父说,武功高一线,就高得没有边,生死之间分胜负。

然而前路无际崖,哪有什么生死。

我的名字是饮茶。

有的人饮酒,有的人饮茶。

烈酒入喉,一仰首,快意通透。

茶不一样,初尝苦涩,复品也不见得甘醇。

然而摇晃。

沉渣泛起。

朦胧。

一如这浑浊人间。



10.

人间总不太平。

布欧临世的那天,贝吉塔在光海中战死。

城市被夷平,百万人口沦为点心。

蘑菇云开遍大地。

热力蒸腾。

水分子中,挤满魔神的分身。

浓稠的孢子海洋滚滚向前。

吞噬眼见的一切。

直到悟空举起双手。



我想起死去那阵子。

曾在阴间遇到一位名叫界王的高手。

他说,这世间只有两种武功。

一种是压榨自己。

一种是拥抱天地。

他以此创出两门绝学。

人力有时而穷,后者可以作为杀手锏。

这武功我始终不懂。

但想来,悟空是会的。



呼啸的狂风仿佛永不止息,耳廓的轰鸣响彻九个昼夜。

大地陆沉,万里狂沙。

全人类的元气集结打击下,布欧灰飞烟灭。

我想,这是悟空的绝顶。

可是人们的视线中,没有他的身影。

德高望重的拳王,登上救世主的宝座,再度加冕。

人活一世,有的人成了面子,有的人成了里子。面子居庙堂之高,里子处江湖之远,都是时势使然。



11.

我回到乡下,跟普洱开了家小酒馆。

日常给过路的行人修修汽车。

天津饭的庄稼地,离此不远。

偶尔会躲着兰琪,偷偷摸过来蹭早餐。

阴雨的天气,断过的腿会疼。

他也会假惺惺,懊悔当年下手没轻重。

乌龙不时变做帅哥,来吧台坐坐。

奈何变身术总没长进,5分钟要不到一个电话号码。

只能在冷却期,于厕所往来穿梭,被姑娘怀疑有肾病。

小林和拉姿丽住在西都。

打电话总说交通拥堵,孩子的借读费没着落。

他又准备参加武道大会了。



时间匆匆,一晃三十年退落风中。

人生有多少从容,不过是死撑。

既下了舞台,就安心当个看客吧。

客人结账的当儿,两名男子来到身前。

那高个子拿着水果刀。

个矮的扬起衣袖,漆黑的枪管泛着寒光。

要钱还是要命?

我愣了愣。

有一刻恍惚。

嘿,朋友。

舒展眉毛。

笑了笑。

伸出手。





可还记得狼牙风风拳!


完。



回头翻翻龙珠,感觉雅木茶这人生也算跌宕起伏,实在酸爽。从他的视角回顾世界,别有一番风味,聊作纪念




PS:雅木茶的名字为港版音译,来自粤语Yam-Cha,日文为ヤムチャ,直译便是饮茶了。海南摄影美术出版社的版本,则翻译为乐平,可能是饮茶也代表了一份轻松平和的心境(他出场时衣服的正面就印着个繁体的乐字)。


拉姿丽便是18号【lazuli】、、、(。・`ω´・)

https://zhuanlan.zhihu.com/p/24350749?refer=naodongjulebu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