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歌大帝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缺省)。标题为编者杜撰

作者:卢子健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9895099/answer/17143926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超长篇,混合了EU4以及CK2的世界观

————————分割线————————

我叫高海千歌,是来自伊豆半岛上一个小镇的普通女孩。

本来打算就在这个镇上,继承好自己的家业,平淡过了此生就够了。

1467年,我才16岁,应仁之乱爆发了。我不知怎么的,被当地的守护大名征用,当上了一名“姬”。没想到从此就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不久,我变成了一个政治联姻工具,嫁给当时的幕府将军足利义政。在此之前,我从未出过我所在的小镇,更不知道繁华的京都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然而眼前的景象让我很失望。京都在战乱中化为一片灰烬,而足利义政作为将军却如此无能。一种取而代之的念头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幕府与大明贸易往来较深。有一天我无意间从一个来自大明的商队手上,拿到一大批绝世珍宝。这个在某些人眼里只不过是奢侈品而已,但在我看来,这为我以后的人生铺垫了道路。

终于,机会来了。足利义政因为东西两军的混战心力交瘁,恐怕不久于人世。我认识了一位训练有素的医生,她叫樱内梨子,来自武藏国。她刚好来到京都,也得知义政患病的消息。我跟她达成协议,事成便有她一份好处,她也很佩服我的胆识,立马就答应了。几天之后,足利义政逝世,足利家因无可用的继承人而绝嗣,我一个出身卑贱的姬突然就成为了“天下人”,面对前幕府留下的烂摊子。至于梨子,因为对公家有功,被天皇封为御医。

与此同时,日本各地一揆风起云涌。横行东海道的海贼渡边曜跟松浦果南、伊豆的豪强黑泽黛雅跟黑泽露比、关东巨贾小原鞠莉、比叡山的住持国木田花丸等人早已看不惯幕府的无能以及大名们的混战,带领各路百姓发动一揆。一时间,从奥羽到九州,这些曾经属于守护大名的土地上遍布红与黑的旗帜。那些当初为了争权夺利而开启战端的大名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有灭亡那一天。虾夷本来趁着这次大乱,伺机南下,没想到小原鞠莉早已用钱收买了虾夷的一些高层,策动了虾夷内乱,最后那些高层在内乱中胜出,宣布归附。

前朝的大名跟武士们在这一波下克上运动中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我的下一个目标也呼之欲出,那就是要彻底推翻公家贵族的统治,开启新的天地!

或许我是天生就有着幸运体质的人。三年后的1470年,天皇也患上了重病。在梨子训练有素的操作下,天皇不久就驾崩了。随后各路一揆大军在我的联络下,杀入京都将顽抗的公家与皇族屠杀殆尽。自此,旧时代的丧钟已经敲响,强大日本的新时代即将开幕!

吾乃帝国天皇高海千歌一世。

各路一揆的部队进军京都,纷纷承认我为帝国的唯一天皇。我感慨万千,从一个小镇女孩到一个姬,最后成为整个日本的统治者,这一切也太不容易啊!当上了天皇以后,我才开始睁眼看这个世界,才知道我所在的日本实在是太小了,我们别无选择,只有让我们的军事强大起来,才能在这风起云涌的世界中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那么,我的战旗首先就指向西面的朝鲜,只有把朝鲜拿到手,才有可能进军大明。但是我才知道,朝鲜作为大明的朝贡国,如果贸然攻打,则会受到超级大国的强烈干涉,那么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成果将会付诸东流!

我只能够不断发展科技,继续与大明进行贸易以获取更多的发展资金,难道我这一辈子真的要困死在这个狭小的岛国吗?不,我不甘心,毕竟我高海千歌一世是要为我们的生存空间而战,绝不可能认输!

我日本作为一个幸运国,磨砺十年终于等待到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在大明的间谍向我发来的一份极其重要的情报:大明皇帝朱祁镇最近通过一项天朝改革,天命值下降,腐败现象开始抬头,军队都不愿意出兵作战,国内的反对势力早已受够皇帝的无能,开始蠢蠢欲动。

我当机立断,向朝鲜、大明宣战,夺取大明的天命。1480年,战争爆发,曜的海军兵分数路,分别在釜山、木浦、天津、宁波、广州登陆。由于大明百姓早已看不惯朝廷的腐败与无能,我大军所到之处,大部分明军望风而降,当然也有部队在与我军进行殊死拼搏,但终究不敌我军强大的军事实力而败亡。1481年,花丸率领的比叡山僧兵攻占京师,将大明皇族以及文武百官全数押回京都。此时我军已经占领朝鲜全境以及大明的半壁江山。我担心大明的残余势力会趁势反扑,因此决定扩大战争规模,大军旋即横扫四川盆地、河西走廊、关中等地,仅仅用了三年时间,我军占领了大明全境。

此时大明跟朝鲜已经没有任何谈判的空间,他们的君臣只能够在京都静静地等待着命运的最终裁决。而在海的另一边,曜等人在京师提前庆祝着帝国的第一场大胜利。根据条约,日本将永久吞并大明与朝鲜全境,并取代大明获得中华皇帝的头衔。不久,在我的指示下,平日清澈的鸭川为鲜红所染,水流甚至被累累白骨活活截断,六条河原上已经没多少地方能挂新的首级。在某些人看来,我是个暴君,我的恶名从爱尔兰到契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对亲身经历过战乱的我来说,比起宏图霸业,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没错,大明跟朝鲜已经成为帝国的领土,但是新的问题开始让我烦恼。首先,两国故地的政治、文化、宗教整合是个巨大的工程;另外,由于大明的灭亡,继承中华皇帝头衔的我,要重新进行所有的天朝改革。这一切若不早日解决,对帝国未来的发展极为不利。

在梨子与曜的建议下,我开始发展帝国的人文与宗教理念,以降低国内的叛乱度。而大规模的占领地核心化与转换文化运动也如火如荼地展开,天照大神的福音正从釜山到玉门的广阔土地上传播着。虽然中华大地上还有零星的叛乱,不过终究无法撼动帝国的强权地位,五年后,神道教在两国的故土上落地生根,全面传播,百姓无不信奉天照大神,感受帝国的浩荡皇恩。

幸好我高海家当初在伊豆也算是个较大的家族, 有资本进行王朝联姻。我在夺取天命,进行整合工作的同时,与满洲、瓦剌、鞑靼、乌斯藏等势力联姻,伺机联统这些势力,同时与奥斯曼帝国结盟。不但如此,我凭借鞠莉在帝国的特权,发展殖民与探索理念,招募数名探索者,并让他们探索世界,以寻找去往西方的新航路,甚至是新大陆。虽然大洋波涛汹涌,但武士精神促使探索者们攻破一切的困难,最后抢在那群西方君主国之前发现了很多从未有人开发的地方,这为今后帝国的大业打下坚实基础。

有一天。

“千歌酱,好消息啊!”

“啊,曜酱,到底是什么好消息!”

“在我们的南面有块大陆,名为澳大利亚,此地距离帝国最近,不如将其殖民,说不定有很丰富的资源供帝国永续!”

“是吗?对,事不宜迟,殖民队立即出动!”

“好,Yosoro~”

我们的殖民者,以菲律宾为跳板,在曜率军征服中南与南洋诸国的配合下,终于1490年拥有了澳大利亚的第一块殖民地,随后殖民进度大大加快。

这一年,满洲、瓦剌、鞑靼、乌斯藏等势力的君主先后撒手人寰。至于继承人,有训练有素的医生会帮他们上天堂的。由于帝国在吞并大明、朝鲜的战争中获得不少的威望,联合统治在所难免。只要能稳定联统一段时间,离他们归入帝国版图也就不远了。

此时,印度诸邦的混战似乎要到尾声,一个统一的莫卧儿帝国呼之欲出,但暂时无法形成对帝国的威胁;帖木儿帝国凭借强大的蒙古骑兵,横扫河中,盘踞西域,直指玉门,然而自身却与奥斯曼帝国在波斯对峙;至于奥斯曼帝国,灭了日薄西山的拜占庭帝国以后,北上匈牙利,南下埃及,东进波斯,似乎是未来帝国的心腹之患,但在帝国的同盟体系下,他们也不敢造次。果然我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1491年,我向帖木儿宣战,并与奥斯曼帝国协同作战。我军所到之处,蒙古人虽勇猛但终究难免败北。为了报数个世纪前蒙古人侵略我们的血仇,帝国武士无不凶猛,手起刀落,不可一世的蒙古骑兵纷纷人头落地。

战争持续两年,帖木儿全国厌战度逐步提升,帝国占领了河中和西域,奥斯曼占领了波斯。在外交顾问的建议下,我派特使与帖木儿求和,要求割地、转教。奥斯曼同意我方主张,毕竟如果就此吞并整个帖木儿,日本与奥斯曼将无缓冲地带,两者冲突在所难免,届时对两国都极为不利。而帖木儿的外交官看到国内目前的窘况,加上大军的威压,也只能够答应我的要求。帖木儿割让河中与西域的土地给帝国,仅保留波斯,作为日本与奥斯曼两大帝国之间的缓冲地带,并改国教为神道教。

但毕竟现在就此与奥斯曼帝国彻底撕破脸根本不可行,以帝国目前的实力,与奥斯曼一战恐怕也无法占到什么便宜,反而会遭受巨大损失。而满洲、瓦剌的官员向我赠送了一些珍贵的貂皮,我茅塞顿开,原来我们的大北方还有这么一个地方,但无人在此殖民,如果沿着这块土地往西到莫斯科大公国,或者往东渡过白令海峡,横跨另一块大陆跟一个大洋,说不定能避开强大的奥斯曼到达传说中的西方呢!

我们的殖民队跟征服者已经准备就绪,奔赴严寒的西伯利亚,寄望能打通去往罗斯乃至欧洲大陆的另一条道路。虽然沿途有乌兹别克以及哈萨克这些游牧国家,不过与我帝国相比,简直就是一堆蝼蚁,解决他们并非难事。

经过他们的努力,一条通往欧陆的新路出现在西伯利亚跟阿拉斯加,并在1497年分别通到莫斯科大公国的东部边境以及纽芬兰,这就意味着,日属阿拉斯加、日属加拿大正式成立,露比担任这两个殖民地的总督。百万雄师将以虎狼之姿,势必把欧陆变为天照大神治下的乐土。同时,全国也为一件大事欢喜着,没错,我与曜的结晶、帝国的继承人乐歌成年了,愿他能带领帝国奔向未来!

然而,我后来才发现我的想法实在是太过天真了。

我向莫斯科大公国派出一名间谍,以获取欧洲大陆的情报。有一天,从莫斯科来的商队经过长途跋涉,返回京都。他们手里拿着的是一大叠的纸,写的都是整个欧洲大陆的情报,包括各国的王朝、省份、军队、科技、外交关系等等。当我看到这份报告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原来当今的欧陆是如此的混乱。是的,这块大陆根本就没有一个统一的强权来统治。西部的法兰西在波旁家族的统治下,将英格兰逐出欧陆,占据着一方霸权。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王国与葡萄牙王国顺势崛起。中部的德意志地区是早已四分五裂的神圣罗马帝国,是欧陆各国的争夺霸权的中心,由哈布斯堡家族把持。除此之外还有盘踞意大利的教皇国跟那不勒斯王国,它们都是天主教的核心国家。东部的波兰跟立陶宛挡住了哈布斯堡家族东扩的道路,然后莫斯科大公国自称第三罗马,正在崛起为一股新生的力量,最后奥斯曼帝国灭拜占庭以后,在巴尔干半岛站稳了脚跟。而这些国家的联姻关系错综复杂,一旦贸然开启战端,一不留神将扩大为全欧范围内的大混战,在天主教各国联合起来的情况下,日本将必败无疑。

一天,我在龙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突然一个黑影飘来我的身边,差点没把我吓死。

“陛下,听说你想征服欧陆吗?”

“你……你是何人?”

“吾乃堕天使夜羽,要想征服欧陆,你需要我的帮助!我没记错的话,你的梨子已经有你的骨肉了,哦不对,不仅仅有你的,还有我的!如果你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就……”

“什么?!你敢!”

“哈哈哈……陛下,好自为之吧!”

说罢,夜羽化作一股浓烟飞走了。

我之前根本不知道梨子居然还有堕天使夜羽的骨肉,一天亮立即召梨子过来,势必要把这一切弄清楚。

“千歌酱……”

“梨子酱,你是真的爱我吗?”

“当然,我们两个一起,推翻旧幕府的统治,为帝国开拓疆土,可是永不分离的战友啊!”

“我相信你,但是,你跟堕天使夜羽的骨肉是怎么回事?”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堕天使夜羽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突然,梨子向我扑通地下跪,忍不住落下悔恨的泪水。

“千歌酱,是我对不起你,我确实是有堕天使夜羽的骨肉……”

“梨子酱,我那么信任你,为什么你……”

我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准备拔出武士刀,要了结梨子。

“原谅我,千歌酱……是我不知道怎么的,在一个夜晚突然被夜羽掳走,然后……然后……我就跟她……”

“这……”

我听了以后,也落下了眼泪,武士刀掉落到地上。

此时的我变得非常的纠结。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的,背叛也是不能忍受的,但是梨子可是我的挚友啊,不想眼睁睁看着她死在我的面前。加上夜羽已经对我发出了警告,为了征服欧陆,我只能选择原谅她……

此时,勃艮第公爵大胆查理在对法兰西的战争中暴毙,头颅被野狼撕裂了一半,他的领地被法兰西与奥地利瓜分。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二世逝世后,对马木留克的战争遭到了挫折,国内厌战情绪高涨,各地叛乱蜂起,大有四分五裂之势。敏锐的直觉预示着我,是时候与已吞并乌兹别克与哈萨克的俄罗斯结盟,向君士坦丁堡进军,讨伐哈里发。

1497年12月,奥斯曼的一个举动让我找到了破盟宣战的绝佳理由。奥斯曼帝国的新任苏丹年轻气盛,决定对帖木儿宣战!我日本作为神道教的信仰守护者,怎能容忍异教徒蹂躏!我立马修书,派使者前往君士坦丁堡,向苏丹递交战书。

果然苏丹被彻底激怒,也不管国内的问题,把攻打马木留克的主力调到两河流域,以与日本进行决战。而我军则由黛雅为主帅,在巴格达严阵以待。

在苏丹调集军队与我军展开决战的同时,鞠莉的财富再一次起到作用。在她的暗中帮助下,拜占庭的复国分子已经集聚在雅典。他们手握日式装备,在奥斯曼的后方插上一刀,意图收复君士坦丁堡。此时奥地利联统匈牙利、波兰、立陶宛以后,看着奥斯曼腹背受敌,心想这是趁火打劫、光复神罗的好机会,加入了日本主导的反奥斯曼联盟。第一次亚细亚战争就此爆发。

奥斯曼的骑兵面对我大和的武士,似乎并没怎么处于下风。在米索不达米亚平原上,正好可以发挥骑兵的速度优势。虽然如此,但由于我们早已吞并大明,继承了火药制造技术,加上我们大力殖民,方便与欧陆各国贸易,技术得以改进。骑兵在火药的威力下自然成为一群靶子。此役我军几乎零伤亡,但奥斯曼赖以发动战争的有生力量就此全军覆没。

虽然波斯以及安纳托利亚的崎岖地形对人来说是个不小的难关,不过也阻挡不了我大和武士的强大攻势。毕竟日本经过数十年的发展,科技水平已经走在世界的前列。不出半年,在反奥斯曼联盟的多面夹击之下,奥斯曼的领土被蚕食得只剩下安卡拉周边。捷报传到京都,我深感这场战争的目的已经达到,立即飞鸽传书通知黛雅组织和谈。

瓜分奥斯曼的会议在君士坦丁堡召开,联盟各国的代表都出席,讨论对奥斯曼帝国的处理问题。此时此刻,果南掠夺了奥斯曼帝国的舰队,把海峡彻底封死。

奥地利坚持要拿下整个巴尔干,包括君士坦丁堡。但黛雅作为伊豆名门望族的翘楚,严词拒绝奥地利的要求,坚持要恢复拜占庭帝国的统治。马木留克面对日本与奥地利两大强权,都不大敢多说什么。三方谈判了数小时,还没有个明确的结果。

“如果贵国不肯让步的话,诸位能不能活着离开君士坦丁堡,我黑泽黛雅可不能保证了。诸位请看看金角湾跟海峡吧!”

其他两家的代表望着窗外密密麻麻的,挂满菊花旗帜的舰船,脸色变得极为苍白,心都凉了半截。

“黑泽黛雅,你敢!”

“我觉得这样吧,我们必须要恢复拜占庭的统治,但毕竟保加利亚是贵国打下的,理应是归贵国所有。虽然埃及可得的地不多,不过都是地中海沿岸的优良港口,这样对谁都有好处。”

其他人听黛雅这样说,加上果南的海军封锁整个君士坦丁堡,也不敢再反对什么,只能同意黛雅的提议,签订瓜分奥斯曼的条约。

帖木儿的可汗刚刚享受着胜利,就离世了。由于绝嗣,我直接继承了整个帖木儿,而随着我们对满洲等被联统国的整合,帝国的版图又一次扩张。

1500年,新世纪的太阳冉冉升起,我作为中华皇帝,实施了最后一项天朝改革,重新订立了官僚品级。同时,日属澳大利亚正式成立,曜自愿前往澳大利亚,作为第一任殖民地总督。虽然我与曜那青梅竹马的关系,让我对她恋恋不舍,临走前我们二人在堺港相拥而泣,相互道别,但这毕竟是她自愿为帝国付出的决定,我也必须全力支持。自此,帝国正式进入黄金时代,一个文明、富强的庞大帝国屹立在亚欧大陆上。

然而,盛世下的危机,却悄然降临……

我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发生了。

在遥远的罗马,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已经认为我们将会威胁到整个天主教世界,暗中联络欧陆各国,要对我们发动十字军战争。神罗皇帝上次经历了在君士坦丁堡的惊吓与耻辱以后,显然不甘心,对这次十字军战争的准备倒是非常积极。法兰西、英格兰、西班牙、葡萄牙等天主教国家虽然距离近东甚远,但也不得不厉兵秣马,准备东进。至于俄罗斯,也感觉到作为盟友的日本将受到威胁,立马向奥地利宣战。马木留克的好景也没有持续多久,彗星突然降临,把开罗、亚历山大港、耶路撒冷都炸得稀巴烂,国内的恐慌情绪持续升温,全国绝大部分地区都为红黑旗帜所覆盖。

总之,一场世界大战一触即发。

我们只能在安纳托利亚布置重兵,抵御随时蜂拥而至的十字军。教皇的召集能力是何为强大,三个月之内召集了三百万大军。这些欧陆的骑士,无一不嗜血如命,见钱眼开。他们不知道从哪里道听途说来的,纷纷说我们日本的优点。其实说白了,这些封建领主的真正目的,与其说是为了收复圣地,还不如说是觊觎我们的财富。难道我高海千歌会向他们低头吗?

1500年5月,由神罗皇帝率领的三百万十字军分水陆两路,从罗马浩浩荡荡地往君士坦丁堡进军,拜占庭皇帝立即修书送到京都,要求出兵干预。

这是我继位为天皇以来,遇到的最大的危机。这次,欧陆几乎所有的君主国都参与这次十字军东征,规模超过以往。我们在安纳托利亚跟米索不达米亚的兵力,总共也不过一百五十万。虽然我们有着火枪跟火炮,不过面对这些残暴的骑士,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虽然大西洋的另一边还有露比的舰队可以背刺法兰西跟伊比利亚,只能够祈求拜占庭能够多撑一段时间,为我们争取时间。

十字军的确不是吃素的,从西向东横扫巴尔干,直逼君士坦丁堡,但是当年穆罕默德二世攻下它也很费劲,何况是这些只能蛮干的骑士呢?但是,参战的威尼斯人对攻下君士坦丁堡的经验可比其他人不知道高到哪去了。黛雅率领大军抵达君士坦丁堡的对岸,等待果南舰队的援护。就这样,双方在君士坦丁堡一带陷入对峙状态。

但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神奇,神罗皇帝在君士坦丁堡暴毙。在君士坦丁堡流传着一个说法,就是堕天使夜羽召集无数小恶魔,勾走了神罗皇帝的魂魄,但是皇帝真正的死因恐怕将永远无法得知。各大选帝侯也蠢蠢欲动,在皇帝继承人的问题上产生巨大的分歧。本来英法西葡四国互相都有矛盾,结盟只不过是共同目标使然,这次就让本来就突出的矛盾更加尖锐。本来一场天主教联盟发动的十字军战争,最后竟然演变成欧陆内部的大厮杀!

我从黛雅那边得知消息后,满心欢喜,本来以为日本将会毁在天主联军的铁骑下,但没想到十字军居然先土崩瓦解。这下子我们可以坐山观虎斗,传播先进的思潮。

随着矛盾的不断加深,君士坦丁堡的混战进入白热化阶段。本来为一体的十字军开始走上自相残杀的道路。混乱程度与当年的应仁之乱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我,就端坐在京都的皇位上,坐看欧陆列强的有生力量一点一点地被消耗,直至殆尽。只要列强力量耗尽的那天真正到来,整个欧陆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接受天照大神的恩泽!

欧陆的战事不可避免地扩大了。神圣罗马帝国境内的邦国也磨刀霍霍,燃起熊熊战火,为了那么一个虚无的皇冠争得头破血流。英格兰本来就对当年法兰西将其逐出欧陆的事情耿耿于怀,一心想报仇雪恨,自然对波旁家族咬牙切齿,将君士坦丁堡的大军调回,入侵勃艮第。英法一样觊觎着神罗的皇位,毕竟在英法贵族的眼中,只要获得这个皇位,也就等于获得通往欧陆霸权的钥匙,自然也不会让寸步。

而我,也不可能仅仅是坐山观虎斗,安纳托利亚的重兵依旧枕戈待旦,以备一切可能出现的事态。

这场战争从1501年开始,持续了整整三十年。在此期间,我们对新大陆的殖民运动如火如荼地进行, 逐步掌控了整个新大陆的自然资源,为帝国的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正当欧陆各国只知道疯狂厮杀的时候,我们已经掌控了整个世界的经济命脉。随着殖民地的不断扩张,梨子、花丸等人都纷纷自愿奔赴殖民地,为其发展发挥自己的力量。

三十年眨眼就过,欧陆贵族们才睁开眼发现,自己不但达不到战争的目的,反而让自己的力量严重受损。但是他们想求和也已经没有机会了,拜占庭的内附让我们扼守东西交通的要道。东有我们跟俄罗斯的大军,西有我们的殖民地,贵族们处在两面夹击中,而自己国内的矛盾也此起彼伏,更是让他们雪上加霜。

然后,一场可怕的灾难降临了,瘟疫终究还是席卷整个欧陆。刚刚经历了长期的战乱,现在又要遭受瘟疫的袭击,就连教皇也不能幸免。亚历山大六世死前,后悔自己轻率地发动十字军,结果招致祸患,然而一切都迟了。一年以后,欧洲大陆除了巴尔干与俄罗斯以外,再也没有任何的生物存活。欧陆列强的历史就如一抔黄沙那样,随风而散……

1533年的第一天,我们跟俄罗斯已经达成协议,以古罗马长城为分界,以北归俄罗斯,以南以及整个大不列颠归日本,成功瓜分欧洲。作为交换,我们将叶尼塞河至乌拉尔山的广阔土地赠给俄罗斯。

为了重建饱受战乱、疾病痛苦的欧陆,我们从中华迁徙数批移民,为欧陆的恢复重建注入新的动力。而非洲的一堆小国,也纷纷承认我们的实力,主动向我们请求加入我们的朝贡体系。我们自然也顺水推舟,答应这些国家的请求。

63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作为日本的天皇,带领这个国家从一个偏居一隅的小岛国,发展成为一个横跨大陆,拥有广阔殖民地的日不落帝国。

但是,我在收获全世界对我的赞誉的同时,也逐渐感受到无尽的寂寞。就在瓜分欧陆的这一年,曜去世了。在我得知来自南洋的噩耗时,我心里的防线彻底崩塌,在皇宫里独自嚎啕大哭,甚至数日茶饭不思,望着曜的画像以泪洗面。从我小时候开始,我跟曜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如此亲密的关系是无人能够超越的。在她得知我在京都推翻幕府后,也迅速响应,跟我站在了一起。在这几十年里,她一直为帝国立下无数功勋。没有她,南洋的资源我们也未必享受得了。

果然,岁月从来都是一把刀,一刀一刀地改变这一切。在这之后的十年,梨子、露比、花丸、黛雅、鞠莉、果南都先后离开了我们。而暗中帮助帝国的堕天使夜羽,也因为帝国的强大,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她的全身被天火吞噬,化为黑烟,从此灰飞烟灭……

而我现在才真正的明白,原来最珍贵的是友情,是与大家并肩作战的友谊。她们为了帝国的未来,跟我站在了一起,以我大和独特的精神开拓疆土,把天照大神的恩惠传播到每个角落。但如今她们再也不在人世上,即便我把帝国成为世界的唯一霸权,又有何等意义!我的脚下,已经践踏着无数森森白骨。我们每天享受的琼浆美酒,又何尝不是用百姓的血泪酝酿而成呢?

1545年,我已经看淡了这个残酷的世界,对这个看似辉煌的皇位再也没有一丝的眷恋,我决定退位,将这个江山交给乐歌。对他叮嘱了一些话以后,我返回我最初的地方——伊豆半岛,在此青灯常伴,度过余生。

1550年的一天,我望着富士山与骏河湾,回顾自己这复杂的一生,不知多少滋味在心头。在夕阳落下之际,我面带微笑,永远地闭上自己的双眼,随着与我相伴的好友而去……

“大家……我终于能再见到你们了……”

之后,乐歌按我的叮嘱,在伊豆为我修筑皇陵,把其他八人的陵墓都迁移到这里。虽然皇陵不算很大,不过也成为了伊豆半岛上一道靓丽风景线。而我作为“千歌大帝”的事迹,就此在各地不断地传颂着。

这就是我高海千歌的一生。

编辑于 2017-05-21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9895099/answer/171439264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