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探索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危险探索

作者:娜英

危险探索》是由娜英创作的一部基于TRPG:永远的后日谈的团REPLAY。

前言

Let's ZUOSI until ...Well,with The God!(上勾拳打飞

……这次的确是神仙打架。

之所以说是神仙打架是因为我终于开放了死后经历,结果这次的PL一个一个都是有背景的……

而且我说算上NPC是三男二女是什么鬼,GALGAME吗??????

算了,删除线和刮刮乐照旧就是了。

那么最后,那么,继续用那8个字加一点小东西做总结吧。

希望各位,就算发现这简直就是GALGAME也,看得愉快。(天音:你到底是干了什么才硬生生把百合改成GALGAME的啊喂!

登场娃娃介绍

PC

莱恩

可攻略男一号,身高约为187cm,享年25是的,全队最大,同时也是看上去最像人的一个的黑发青年,因为经常有些佝偻着后背所以看起来会稍微矮一些[1],最珍爱的东西是挂在脖子上的,没有嵌入照片的挂坠。

稍微有点不会和身边的人交流,但是还能看得出他自己正在往努力向人靠拢的方向接近,总的来说还是略微可靠的家伙。

唯一可知的过去是他是被其他的死灵法师当成礼物送出去的。

主类型是无数次八百里开外一枪打掉死灵法师的仆从镇魂枪手,兼职朋友,缴械手了解一下送断死镰。

活得很波特的参谋。闭嘴女神异闻录粉丝

缪斯

可攻略男二号,某个死灵法师的儿子,享年16,有着鱼鳃和鱼尾巴,身高约在166cm的少年,最珍爱的东西是一条名为“海洋之心”的蓝宝石项链。

看上去似乎没什么战斗力,但其实他的头发全是像海葵一样会动的触手,贸然招惹的话可能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所幸他是个温厚的人。

唯一可知的过去是他拜托了某个人复活了自己。

主类型是经常把自己拆了的T可爱少女,兼职诶我跟你讲真的超凶(meng)的掠食异端。

可靠的队长是只水布闭嘴口袋妖怪铁杆粉丝

伊尔

可攻略男三号,Tening·斯诺弗雷克的同行者,有着遮眼披肩黑发和锈色瞳孔,身高175cm的纤瘦少年,享年17,最珍爱的东西是一个像是龙和章鱼的结合体的怪物造型的挂坠[2]

看起来很像没有什么活力还相当忧郁,但是露出来的左眼中不定时会流露出癫狂感,虽然是男性但是却有着男性恐惧症。

唯一可知的过去是他是个失势的死灵法师。

类型是魔女小姐随便拉个人战斗力都能有53万,所以那边的死灵骑士姬(ry送断死镰。

各种意义上都并不好对付的狂人。

歌莉娅忒·安琪尔缇

女一号,穿着华丽的长袍和配对的羽毛围巾,拿着一柄白玫瑰点缀和长镰,头上有着光环的少女,身高估算不到170cm,享年17[3],最珍爱的东西是架在脸上的银框眼镜。

无论何时都会有如书记官一样看待一切,但是有时也会让人好奇她究竟有没有感情。

唯一可知的过去是她是个因为某种目的到处游荡的娃娃。

主类型是一直被骰子女神眷顾所以战斗力很轻易就能有53万送断死镰,兼职这是用来做魔剑士吗迷幻人形。

移动书库自律人形。某AI姬有伴了,可喜可贺。

NPC

Tening·斯诺弗雷克

魔女小姐正在赴鸿门宴,因此不可攻略,最珍爱的东西依旧是那枚挂在右耳上的十面体挂坠耳环。没错就是NC本人。

主类型是这就是一门玻璃大炮迷幻人形,兼职撑血用,撑血用,撑血用,这很重要所以要说三遍热情舞姬。

魔女小姐是爱丽丝。

正文

prefazione 听说魔女要去赶赴鸿门宴

点击阅读

“联合搜索?”
一如既往毫无变动的塞弗利安式的清闲下午被突如其来的通讯所打破,当Tening和死灵骑士姬接入通讯后,对方所提出的请求却让两人大吃一惊。
“是的,”屏幕上身穿管家服的男性不死者回答了两人的疑问,伴随着他的解说,一幅全息地图就这样显示在了通讯视窗的左边,然后地图缩小再缩小,直到最后定格在了一个看似堡垒的建筑物上,“希望两位能够答应我家主人的要求。”
“仆觉得这件事你去求其他人比较好诶,干嘛独找我们两个?”死灵骑士姬不解。
“主人也有向您们所处的岛屿上的其他死灵法师发布信息,”不死者管家说,“但很可惜的是,全部都被拒绝了,无一例外。”
“废话,要我们大老远跑过去帮忙,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愿意啊。”Tening说着为茶杯添上了茶水,然后抿了一口,“没别的事情我就挂了啊。”
“不是,您们误会了,”眼见Tening的手即将按下屏幕上“切断通讯”的按钮,对方立即解释了起来,“并非要您们亲自到来,而是派遣一只仆从即可,而且,最好是有一定自主思考能力的仆从。”
“那个Master啊,好像是不是可以……”死灵骑士姬的话还没说完就被Tening打断了:“那就真是非常抱歉了,我们这里并没有你说的这种仆从,娃娃的话,倒是一抓一大把,所以我只能屈尊一下,从市民中挑选一位来协助你们了。”
说到这里,Tening话锋一转:“因此,我有个条件。”
“请说。”对方发话了。
“我要参与这次的联合搜索,而且不是指挥,是亲自去。”Tening接下来的话立即让死灵骑士姬大吃一惊。
“等等等等!?Master!?你这也太冒险了吧!!?”死灵骑士姬立即大呼小叫了起来,“万一 ……仆是说万一,你出事了该怎么办!”
“我当然不会蠢到随便选个普通的娃娃和我前行,至少也得是个前死灵法师或者个懂死灵科技的居民,最低限度也得是个强者,也就是大家。”Tening按下了“暂停通讯”的按钮,随即轻轻地把食指放在了死灵骑士姬的唇上,“而且这次,阿赛你不能去。”
“为什么!”
“我怕这个仆从的‘主人’使的是调虎离山之计,”Tening说着轻轻伸手抚摸着死灵骑士姬的脸颊,“再说了,这里不能没有能说了算的人,不然的话,谁来保护大家呢?”
“……”或者是想起了自己曾经有过无能为力的时候,死灵骑士姬握住了Tening的手,点了点头。
“安心吧,我可没有差劲到只能活在别人羽翼下的地步,”这么说着的Tening把死灵骑士姬的头抱入怀里,然后轻轻地梳理着她那头银白色的长发,“你只要,好好地等着我回来就行了。”
“唔……嗯……”在Tening温柔的摸头杀之下,死灵骑士姬再次发出了犹如可爱的小动物一样的声音。
此时,屏幕上的通讯视窗像是要打破这种幸福时光一样发出了滴滴滴的声音——看起来暂停通讯的时长已经使用完毕了。
“哟西,我要接入咯。”Tening这时才放开死灵骑士姬,按下了“继续通讯”字样的按钮。
“关于两位的要求我请示过主人了,”通讯视窗上立即显示出了之前的那名不死者管家的身影,“他说同意您的加入,Tening·斯诺弗雷克小姐。”
“Yes!成啦!”Tening差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那么,什么时候出发?”
“在主人决定联合探索的时候,我们已经派出了载人无人机向着两位所在的岛屿上出发了,”不死者管家说着传送了一段看似实时影像的视频过来,可以看出有一架无人机正在向着塞弗利安的方向接近,“预计到达的时间是3小时后,另外探索地点的坐标以及地图我已经发到两位那边了,您们可以自行使用。”
“好的谢谢。”Tening立即结束了通讯,然后打开了两个程序,“阿赛你帮我用这两个程序抽一个居民,我来广播。”
“啊好。”

与此同时……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在切断通讯后,那名不死者管家望向了一直站在他身后的一名男性,而刚刚的话语,正是男性所问出来的。
“正如大人您所期望的一样,一切都很顺利,”不死者管家向男性禀报道,“但是……出了一点小意外。”
“哦?说来听听?”男性说着往前走了两步,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他的打扮接近于一名研究员,但是手上拿着的金属手杖却和他的打扮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唯一愿意回复的一名死灵法师表示,她只能派出娃娃,而且,她还要求必须亲自上场。”不死者管家回答道,“更何况我还……擅自作了主张。”
“没关系,亲自下场的死灵法师吗……有趣,虽然偏离了预定计划但是还在预想之内。”男子说,“你先退下吧,我所需要的东西近期应该就会到了。”
“遵命。”不死者管家向着男子略一欠身,随即离开。
待到这名管家的身影消失在门后,男子拿起了面前的桌子上的一个平板电脑,然后点了几下,Tening的部分个人信息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艾隆岛的中立都市,塞弗利安的死灵法师吗……”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我很期待你能带给我什么惊喜……Tening·斯诺弗雷克。”

回到原点……
“好的,摩西摩西,我是市长。”在死灵骑士姬准备抽选的同时,Tening开始了对全市的广播,“现在宣布一则紧急公告,由于我们接到了来自其他死灵法师的联合探索邀请,因此我需要抽选一位市民来协助我完成这次的探索,请大家留意周边的终端播报或者广播哦。”
语毕,她便向着死灵骑士姬做了个OK的手势。
“好吧——!”然后死灵骑士姬便按下了“启动”的按钮,屏幕上立马弹出了一个类似于老虎机的界面,上面的数字咕噜咕噜地滚动着,很快,它便停了下来,显示出了一串数字。
“市民卡编号846623的居民,恭喜你,获得了这次和我共同探索的机会,”Tening看了一眼老虎机后报出了上面的数字,“请于15分钟后,带齐你的装备到达市政大楼,本次的传送带费用将由我免除,请安心。”
结束广播后,她就关掉了麦克风,然后轻轻地扑到了死灵骑士姬的怀里:“好——的——今天的工作做完咯——阿赛,你说给大家准备的下午茶点心是什么比较好?”

15分钟后……
伴随着扫描结束的欢快提示音,一名留着黑色披肩遮眼黑发,穿着破旧黑色大衣和搭配的裤子的少女——或者说少年就这么背着斧头和配枪走进了塞弗利安的市政大楼。
“那、那个,是伊尔先生对吧,”迎接他的正是莉莉安,“这边请……”
踏上华丽的大理石楼梯,通过精致的木质大门,出现在伊尔面前的是一张精巧的茶几,上面用精美的陶瓷碟子放着曲奇饼,此外还有同为精美陶瓷制品的茶壶和十来个茶杯——不过茶杯里的茶大多都是被喝光了或者只有一半的茶在里面。
当然咯,还有坐在茶几后的沙发上的Tening和死灵骑士姬。
“啊我我我我我我这就收拾一下……”面对着混乱的茶几,莉莉安瞬间陷入了懵逼的状态。
“不不不莉莉安阁下,放松放松,只是我们刚刚和大家举行完了茶会而已啦……”死灵骑士姬立马示意莉莉安冷静下来,然后开始收拾起了杯子。
“这里我们来就好,莉莉安你帮我拿个一套干净的茶杯来就行了。”Tening也帮着死灵骑士姬让莉莉安冷静下来。
“啊好、好的!”得救了的莉莉安立即一路小跑地离开了。
“先坐吧,刚刚开完茶会所以乱得一比,就不要计较哦。”Tening微笑着提示伊尔坐下,然后看着死灵骑士姬拿着几个杯子去厨房。
“……?”落座后,伊尔用疑惑的目光望向了Tening。
“没事的,你也不是第一次来会客室了不是吗?嘛即使是这么说也是挺久之前的事情了,”在Tening说话的时候,莉莉安也把干净的茶杯拿了过来,开始为茶杯添茶,之后她就将之前死灵骑士姬未能收拾完毕的茶杯都拿走了,“如何,在塞弗利安过得可以吗?”
“可以,谢谢。”伊尔边说边拿起一块曲奇饼吃了起来,“唔姆,很好吃。”
“喜欢就好,”Tening淡淡地笑了笑,然后换了个表情,“之前的广播有认真听吧?”
“嗯,听了,探索的说。”吃掉曲奇饼后,伊尔一口干掉了杯子里的茶。
“看来不用我过分解说了呢,呼呼~”Tening俏皮地笑了笑,“不过伊尔,这次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四么司(什么事)?”不知何时又叼起了一块曲奇饼的伊尔问道。
“这次的探索,我不知道对方会派出什么和我们同行——我怀疑他所说的‘高级仆从’是娃娃,基于这一点,你必须要对我的身份,也就是我是个现役死灵法师的事情保密。”Tening说。
“唔姆,保密,是嘛,”大口吞下曲奇饼后,伊尔认真想了一会。
“嗯,你自己也是,有些时候别乱说。”Tening说,“有些人偶不一定接受得了前死灵法师的存在的。”
“嗯,知道了。”伊尔很听话地点了点头。
“诶,Master,伊尔阁下,你们聊得怎么样了?”这时,死灵骑士姬回到了会客厅。
“搞定了,我叫他对外保密我的身份而已,呼哧。”Tening笑笑。
“诶为什么?”死灵骑士姬瞬间转不过脑子来。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Tening提醒道,“‘死灵法师里面有好人也有坏人,然而谁也不知道你面对的死灵法师是好人还是坏人’,就是这样。”
“啊原来是这句啊。”这时死灵骑士姬才想起来。
“嘀嘀嘀,嘀嘀嘀……”这时,突如其来的一串铃声打断了这短暂的时光。
“我在,请讲。”Tening立即按下了手腕上的通讯手表的几个键。
“啊,市长吗,”手表立即就投影出了卡罗的半身像,“刚刚有一架陌生的飞行器直接向着市政大楼的位置飞过去了。”
“我知道了,应该是我之前广播里面提到的那个死灵法师派来的,放心吧。”Tening恢复了一句话后就结束了通讯,然后站了起来,“对方接我们的飞机到了,我去收拾一下行李,阿赛你带伊尔去停机坪吧,还有,记得等我回来哦。”
“嗯,好。”

在送走Tening和伊尔后,死灵骑士姬这才回到了监视室,在解除了监视室的自动模式后,她找出了一个只剩下半瓶酒在内的酒瓶,打算喝杯酒让自己冷静一下,但就在她扭开瓶盖后,椿就突然发了个视频通讯过来。
“你们这边有没有接到一个联合搜索的邀请?”点开通讯后,椿那焦急的表情就映入了死灵骑士姬的眼内。
“有啊,Master接了邀请,然后选了个前死灵法师和她一起出发了,”这么说着的死灵骑士姬把酒倒入杯中,随即收拾好酒瓶,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怎么了?”
“该死……晚了吗……”椿立即露出了懊悔的表情。
“发生什么了,椿阁下?”死灵骑士姬不解。
“那个联合探索……那家伙,巴尔多鲁·真纳罗,这次的发起者,”椿解释道,“在这次之前,他已经向着我们这边发起过好几次探索邀请了,我问了一些有接邀请的,和我有交情的死灵法师,他们都说那家伙所要的根本不是仆从而是娃娃!而且那些派过去的娃娃都没有回来!”
“唔!”被椿这么一说,死灵骑士姬就被刚喝下的一口酒呛到了,“咳咳……椿阁下,你……你说什么!?”
“所有参与了联合探索的娃娃,都没有回来!!”椿重复了一遍,“他也找过我,但是我没有交出夕月。”
“该死!”他的话音刚落,死灵骑士姬就狠命锤了一下桌子,“仆马上追上去!至少在Master到达目的地之前叫她回来!太危险了!仆……仆不能再失去她了!”
“你们两个都是笨蛋吗?”但还没等死灵骑士姬切断和椿的通讯,两人就同时收到了Tening的视频通讯。
“Tening桑!?/Master!?”两人大吃一惊。
“喂喂,小声点小声点,我还在别人的飞机上呢,你们这是想我还没出门就被抓住把柄吗,”Tening皱了皱眉,“还有,你们以为我没考虑过吗?这件事。”
“诶?”
“知道他为什么会找到艾隆岛上来吗?”Tening问了两人一个问题。
“不知道。”死灵骑士姬很干脆地回答道。
“大概,是不想把‘百人议会’这边的人都得罪光吧。”椿想了想。
“大错特错。”Tening摇头,“‘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知道这个故事吗?”
“Master你不能说重点啊……仆最不会的就是猜谜了啊……”死灵骑士姬顿时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啊这个我知道,以前课本上有,是说鸿门宴的故事对吧。”椿回答道。
“Bingo,这家伙,在邀请我们赴鸿门宴哦。”Tening这时才揭晓谜底,“椿,既然你们‘百人议会’这边都已经有‘冥河天使’全部人的信息,那他们应该也清楚我和阿赛是明暗席位的事情了。”
“也就是说这个叫巴尔多鲁·真纳罗的死灵法师,是在试探我们?”这时死灵骑士姬终于猜到了Tening想要表达的事情了。
“对,如果‘冥河天使’全员都没有愿意接这个任务的,‘百人议会’这边大可以单方面撕毁合作合同的理由向我们宣战,”Tening说,“到那时候,不用说我的朋友和我所要保护的娃娃们,就连这座岛,也有可能直接完蛋。”
“但是,Master,椿阁下可是说了去探索的娃娃没有一个回来耶!”死灵骑士姬说。
“你太小看我这个天才了吧阿赛,”Tening不满,“正是因为危险所以才有挑战的价值,所以啊……我也很期待他能拿出来多大的筹码呢,哼哼哼~”
“看来当下我们也只能相信Tening桑了,赛依连桑。”椿说。
“哈……好吧,只要Master你别出事就行了……”死灵骑士姬叹气道。
“那我切了,不然通话久了我怕对方发现。”Tening说着就切断了通讯。
————————————记录结束————————————
后记:
哟诸位好啊,我是NC。
啊哈哈说的半路开坑就是我啦(笑),因为感觉这个团不开个前面就根本没法交代清楚,所以就有了这么一篇玩意。
然后剧本也是别人的,被我自己魔改了一下,但是通篇看下来发现这根本没法让死灵骑士姬去所以这次就变成Tening上场了,毕竟可是要搜尸和杀娃娃的本啊(喂),死灵骑士姬这种中立善良的笨蛋能做出来这些举动才怪(喂喂Tening不是守序善良吗?你怎么说得她好像是混乱善良一样)。
那么,请期待下一次的探索吧XD

un 听说魔女加入了调查队

点击阅读
  1. 不是太懂这是个什么姿势的各位,可以尝试参考一下《女神异闻录5》游戏里面的波特,当然,是在现实世界里面的样子——by NC
  2. 知道这是什么的各位,除了广东人外都请自觉SC,另外我好想吐槽为什么你们这群男生的宝物全是项链!——by NC
  3. 其实和某个还没有建立页面的团里的某AI姬一样根本没有“享年”这个数据,只能根据外观推算。——by 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