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海军梦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又见海军梦

作者:苍天航路_王颀

28回复贴,共1页<返回战舰少女吧
【同人小说】又见海军梦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1L喂度娘。萌萌哒平海改镇楼。



送TA礼物
回复举报|1楼2015-05-23 15:56

女锯人
胡德11
 


回复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05-23 15:57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平海越来越厉害了!照这样下去我们的海军梦就能实现了!”
——战舰少女·平海改

“啊!!”
平海缓缓地睁开眼睛。
滚滚的长江水是那么的温暖,晴空耀眼,蔚蓝的大海上有海鸥飞翔。
“哟,小平海下水了,感觉如何啊?”
面前,是一位身着蓝色棉旗袍的少女,灰色的长发灵动着活泼的气息。“我叫宁海,初次见面咯。以后要记得叫我姐姐大人,啊哈哈哈。”
宁海吃吃地笑着,摸了摸平海的小脑袋。
“切,我才不想被这么叫呢!”平海先是一愣,而后嘟起了小嘴巴。“平海可是最厉害的中国船!才不会输给你呢!”
宁海歪头若有所思,而后开朗地道,“唔……那么,我们就来演习比一比吧!顺便也让小平海认识一下伙伴们吧!”
“呜……”平海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好嘞!”宁海一把牵过平海的手,在水面上疾驰着。万事慵懒的空气突然间活跃了起来,母亲河的血脉在少女的足下流动。
“哇啊啊啊……太快了太快了……”幼小的平海手忙脚乱,似乎刚刚下水,还没发好好掌握平衡。宁海没有理会,正午的阳光下,留下了少女银铃般的笑声。

“呼……呼……”
平静的大海上,平海揉着肉呼呼的小腿儿,气喘吁吁。
“太快了啦,要累死人了啦!”平海抱怨道。
“这就受不了了?”宁海撇嘴笑着,指向了海平面的另一边,“看!她们来了哦!”
“诶?”
平海抬起小脑袋张望着,起初是波澜不惊的平静洋面,而后渐渐地有了三个小小的黑点儿。那黑点儿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平海的大眼睛瞪得圆圆,生怕放跑了任何的细节。近了、更近了,是三位少女。
中间的少女身材高挑,红面蓝底的布旗袍下有着一双赤裸修长的足。清澈的海水飞溅,流露出一股清凉的气息。旗袍少女的左右两边有一对儿矮小的双胞胎姊妹,黑发短裙,穿着一模一样的青色服饰。两个孩子似乎在打打闹闹,多亏那旗袍少女隔在了二人中间。
很快地,三人来到了宁海和平海的面前。平海看着眼前的三个新伙伴,有点不知所措。
可是很快就有不识气氛的活跃分子打破了平静。
“哟,这就是新来的小不点儿么。本大爷叫肇和,是这舰队的旗舰——”
——咚。
左边那略显男孩子气的小家伙挨了一发手刀。
“我说,肇和……那个、那个……”右边的小家伙快速躲在旗袍少女的身后,有些怯懦地道,“……不要对新伙伴这么粗鲁啦……”
看着平海一脸不解的样子,右边的小家伙连连摆手。
“啊、啊啊……我是应瑞,是肇和的姐姐……请不要在意肇和这个熊孩子……”
“什么!姐姐?我才是姐姐!”
平海看着眼前的这一对儿双胞胎吵吵闹闹,噗地一声笑了。到了眼前,还是能看出这对儿双胞胎的明显区别的,肇和虽然是个姑娘家家,但只能从声音上分辨出来;除此之外的性格和形象,和一个淘气的小男孩儿并没有什么分别。
而应瑞则老实听话的多,甚至感觉有些过头了,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气质。
“啊呀呀呀……你们两个小家伙……不要吵了啊。”挡在中间的旗袍少女扶额道,“这样下去会让新伙伴看笑话的……”
“什么!明明年龄比我还小的说!”肇和有些不服气了,舞动着小胳膊,“我才是老大,是老大!哇哇哇哇!”
“好好……你最大、你最大……”旗袍少女弯下腰勉强笑道,而后转向平海,“哦,失礼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逸仙。”
“啊啊,你好你好……”平海慌慌张张道。
逸仙抚摸着两个小家伙的脑袋,笑道,“真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来,肇和、应瑞,跟平海问个好,这可是我们的旗舰啊。”
“是……”平海弱弱地道,而后反应过来。
“哎哎哎哎??”我是旗舰么??”
“是啊。”一旁的宁海开了口,“以后我们就是中国第一舰队的伙伴了!大家,一定要听旗舰平海的指挥哦!”
“哼……”肇和抱胸,把脸转向一边,“无所谓啦……反正旗舰我也当够了……”
“以后要多多照顾了,平海。”应瑞瞟了一眼身边的肇和,“还有……要好好照顾肇和哦……”
“嗯!”平海重重地点了点头。
风平浪静的洋面上,有着少女们在嬉戏玩耍。或是欢笑,或是喜悦。海风吹过,温柔的阳光洒下。这和平的一切看似是那么的美好,就像是易碎的肥皂泡、最美丽最绚烂的那一瞬间。

好景不长。战争的乌云笼罩了这片古老的土地。
“可恶!”
宁海重重地砸着水面,激起浑浊的江水。清澈的江水已然不在,取代的、只有铁锈一般的血红。日本的侵略已经迫在眉睫,昏暗的天空中箭下如雨。
“宁海……”柔弱的平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紧紧地抱着宁海。在远方,有着隆隆的爆炸声。那是一个民族被撕扯开伤口的声音。
“平海……做些什么吧!”宁海咬着牙道,“我虽然是日本出身的舰船,可是我从来不想看到这样的光景……”
“我知道了……”
平海缓缓地站起身来,用那与身材不相符的、洪亮的声音向这片神州大地宣告:
“中国第一舰队,出征!”

逸仙和应瑞很快地赶了过来。四名少女、中国海军仅有的四名少女在江面集合。不知怎地,应瑞的神情疲惫,眼眶有些红肿。
“怎么了,应瑞?”平海回过头来,关切地问道。
没想到,应瑞直接“哇”地一声扑在了平海的怀里。平海手足无措地望着逸仙,但后者唯有叹息而已。
“肇和她……她……”应瑞低鸣、抽泣、最终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怎么了?肇和她怎么了?”平海瞪大了圆圆的眼睛。
“肇和她……死了……”
应瑞伏在平海的胸口,再也多说不出来一句话。宁海也愣住了,急忙问道,“为什么?!”
“唉……肇和那个熊孩子贪玩,说是要到南边去看看中国的南海。应瑞怎么劝、也劝不住。”逸仙叹了口气,缓缓道,“结果在虎门的时候,遇到了日本的轻巡夕张和三艘驱逐。肇和那不服输的虎劲儿又上来了,说是要在当年林则徐的地界再杀一杀外国人的威风。于是肇和用自己当诱饵,设了个胆大包天的埋伏重伤了夕张。但是肇和自己却……却……”
说到一半,逸仙也忍不住了,捂住了嘴巴。
硕大的泪水从少女的面庞无声滑落,耳畔、隆隆的炮火声越来越近了。
————————————————
1937年9月下旬,肇和号于虎门被日军空袭击沉。
是役,海军部次长兼虎门要塞司令陈策施计诱使日军登陆虎门,重创日轻巡夕张号。
————————————————


回复举报|3楼2015-05-23 15:57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没时间悲伤了。”
宁海仰起头,冰冷的语气中似乎不掺杂一丝的感情。
应瑞愣住了,傻傻地望着宁海。平海狠狠地咬着嘴唇,似乎能咬出血来,“你怎么能这么说!那可是应瑞的亲妹妹啊!”
“我知道!可是那有什么用呢!”宁海扭过头去,“国难当头,这就是中国舰船的宿命啊!我只能说……肇和是个好样的,虽然她调皮捣蛋了点儿,但她不愧是……”
“说那些都没有用啊!”平海咬紧牙关,“一向冷静的姐姐你,是不会感受这些的!你知道这孩子有多喜欢她妹妹么!失去最爱亲人的感受,你能理解么!”
“——当然能!”
宁海转过头来。硝烟弥漫的海面上,宁海早已泪流满面。
“虽然大家都不说话……可我还是很在意我的身份的……你们不要因为我是日本的舰船就觉得我不能够理解大家……”宁海喃喃低语,而后猛地爆发起来,“我知道的啊!平海你是我的妹妹啊!遇到这种情况,我宁可代你去死啊!”
宁海那娇小的身躯里,不知从哪里爆发出如此洪亮的声音。
那是愤怒,是不忍,还夹杂着一些其他的、儿女情长。
“姐姐……”平海捂住了小嘴巴。逸仙默默地转过身去,应瑞低下了头。
“血脉这种东西,是没法用任何东西抹去的。”宁海一抹眼泪,帅气地笑了,“现在大敌当前,就让敌人见识见识,联结我们的中华血脉,是有多么坚韧吧!”
“嗯!”平海也擦干了眼泪,转向怀里的应瑞,“应瑞……你还能……战斗么?”
应瑞没有回答,曾经灵动的少女眼眸,此时早已空洞无神。
“算了。”
突然发话的,是站在一旁的逸仙。“在这里,先让应瑞退下吧。她的状态,没法战斗的。”
“嗯,我知道了。”平海摸了摸应瑞的小脑袋,鼓励道,“要保护好自己啊。等着我们胜利的消息哦。”
“……嗯。”应瑞仰起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大家……要加油哦。”
————————————————
1937年9月22日,应瑞号于江阴被日航母加贺号舰载机空袭重创。
1937年10月23日,应瑞号于江阴采石矶卸炮时,被日军空袭击沉。
————————————————


回复举报|4楼2015-05-23 15:58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望着应瑞远去的身影,平海的心中五味杂陈。这是柔弱的她,第一次直面战争的恐惧。
不知为何,天空中开始飘雨。细雨霏霏,平海、宁海和逸仙,彼此都没有言语。
敌人就要到了。敌人终将到来。
然而烟雾缭绕的海平面上,并没有敌人的身影。
“看那边!”宁海猛然指着天空。在那里,几道长箭有如闪电般划破天空!那箭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三人面前,化作千万道箭雨,倾盆般的倾洒下来!
“啊呀!!”“唔啊!!”“呃!!”
苦苦支撑的一波箭雨过后,三名少女遍体鳞伤。
“……这就是……敌人的实力么?”宁海咬牙道。
“实在是……差距太大了……”逸仙无奈地摇了摇头。
而后又是一波箭雨,又是一波,又是一波。
平海绝望了。这已经不是战斗了,而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在少女们视距范围外的作战,怎么想都是强大实力的夸耀。刚刚夸下了为肇和复仇的海口,现如今,才知道敌人是多么的恐怖。
阵阵不停歇的箭雨轰下。
如果这只是一场比赛、或是游戏的话,为了让输家有些许的面子,也许赢家会放放水、让输家投进几个球的。
然而这是战争。残酷的战争。
平海无助地挥舞着手臂,衣衫破烂,小拳头有血渗出。好想揍那个坏家伙一拳啊,就一拳就好。就算拳头再小,再没有力气,也算是做出了那么一点点贡献啊。我们是少女,但也是舰船啊。就算不为了战士的荣耀,不为了那光荣的勋章——
——未知的敌人,我也好想揍你一拳啊。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想什么呢!!”
宁海一声怒吼,将平海的思绪拉回现实。身边逸仙的旗袍已经变得破烂,身上也是伤痕累累,似乎已经没有力气了。
“逸仙!!”平海惊叫道,不顾自己的伤痕,向着逸仙跑去——
——“傻瓜!!”
一道恶毒的闪电划过。一瞬间仿佛世界消失了声音。
平海眨眨眼,透过模糊的泪水,看到的是宁海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平海一时间有些恍惚,面前少女的蓝色棉旗袍,有汩汩的血流下。
“姐姐……”平海喃喃道,声音轻柔地仿佛不能多说出一个字。
宁海回过头来,温柔地笑了笑。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而后倒下。汹涌无情的江水瞬间将娇小的宁海吞噬。
雨越下越大了。平海的喉咙有些干渴。逸仙已经昏迷了,姐姐也沉没了。原本想象中那针锋相对、你来我往的战争幻想早已不复存在了。碾压,在这里的唯有碾压而已。平海望着自己那肉呼呼,沾满鲜血的小手,她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幼稚可笑。对于这场战斗来说,根本不用说沾到对方的身子,只要是能看到那个凶手的脸,那她已经算是胜利了。
天空中有惊雷闪过。两边的红雾散去,似乎是老天爷遂了她那最后一点儿心愿,她终于看到了那个敌人的身影。
那是一个灰色长发的美人,足踏木屐,一身和服打扮。一手是木质的长弓,另一手是赤黄色的符咒。平海有些看的痴了,逸仙是很漂亮,但也没有她的洒脱。那个少女拿起了长弓,符咒化为道道羽箭,穿弓搭箭一气呵成。
而这一切,都映射在平海那圆滚滚的瞳孔之中。
箭来了。风轻云淡的一箭——
——呼啸之声破风斩浪,平海小小的身躯竟被带的向后飞了出去!平海瞪着圆圆的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胸膛。沸腾的鲜血,止不住的向外流着。
奇怪的是,平海竟然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痛苦。一点儿也不疼呢,也许是,早就已经麻木了吧。平海这么想着,冰冷的身躯缓缓地下沉。水,终究是少女们的战场,终究是舰船们的坟墓。
原来沉掉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啊,只是有点儿冷呢。
平海仰视着眼前那幽暗的水面,有光浮动着。
沉掉……也就沉掉了吧。唯一难过的是,有些丢脸呢。明明和应瑞约定好了,要替熊孩子肇和报仇的;结果三个人,连一个熊孩子都比不上啊……下次还是还是让她做旗舰好了,嘿嘿……
应瑞应该脱离战场了吧……希望她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啊。那个担心妹妹的小家伙,真是让人操心呢。逸仙……虽然年龄不算大,但总是一副大姐姐的样子,很温柔呢。这次只是晕过去了吧,希望别像我和宁海一样沉掉呢……
宁海、宁海……对了,这么一说,很快也能和宁海见面了呢……
平海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幽咽冰冷的江底,一滴少女的眼泪缓缓飘了上去。
————————————————
1937年9月23日,宁海号、平海号于江阴被日航母加贺号舰载机空袭击沉。
1937年9月25日,逸仙号于江阴被日航母加贺号舰载机空袭击沉。
————————————————


回复举报|5楼2015-05-23 15:59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啊!!”
平海缓缓地睁开眼睛。
已经感受不到死亡的冰冷了,浑身的活力也回来了。阳光有些刺眼,平海试着动动身子,但却动弹不得。
“这是什么?!”平海看着自己的身子,当初的武装早已不翼而飞,双手也被粗大的绳索困吊了起来。平海咬紧牙关试着挣脱绳索,但小小力气的她,最终还是放弃了。
“哟,你醒啦。”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平海猛然转过头去。没有错的,在身旁不远处坐着的,就是那个蓝色棉旗袍的少女——宁海。
“姐、姐姐……呜……”平海看着宁海,百感交集,“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好啦好啦,别哭啦。我不是好好的么?死不了的。”宁海露出个没心没肺的笑容,哈哈道,“可惜被绑着动不了,不然的话真想好好安慰安慰你。”
“诶?”平海止住了哭泣。透过朦胧的泪眼,那边的宁海也是被双手半吊着绑着。“宁海姐姐……这是怎么回事儿……”
“失败了呗。”宁海撇嘴道,“自从江阴一战之后,咱们海军就全军覆没了。咱们两个,还有逸仙被打捞了上来……也不知道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唉。”
“可是……如果咱们被捞起来了,应该不会把咱们绑起来的啊……”平海弱弱地道。
“你还没懂么……”宁海仰起头望着天空,良久,长长地叹了口气道:
“……这里是日本啊。”
“诶?!”平海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睛。
“没错,这里是日本,也就是我的故乡了。”宁海有些哀伤地道,“这场战争真是混乱,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也许是看还有价值,所以咱们就被解除了武装,扔在这后方的港口了。”
“那……逸仙呢?”
“逸仙啊……比咱们两个的状况好一些吧。她被强迫做日本海军学校的陪练了,每天都要被欺负的遍体鳞伤的;没有休息的时间、吃的也不好,还要受其他人的气。日本的舰船还真是不留情面啊……啊哈哈……”宁海苦笑道,“不过怎么说,逸仙也比咱们两个幸福的太多了啊。”
“为、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平海莫名打了个哆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宁海没有言语,只是仰起了头,瞟向平海。在那里,粗硕的绳索捆绑着少女肉呼呼的小手,像一条毒蛇缠绕上猎物一样,盘桓而不能去。拆去武装、禁止出航,屈膝于狭小闭塞的港口,不能在水面上愉快的滑行,这是对舰船最大的羞辱。
“……因为咱们,是宿舍啊。”
——————————————————
1938年初,宁海号、平海号被日军打捞出水,并拆卸武装,于相生港、佐世保港作浮动宿舍。
——————————————————


回复举报|6楼2015-05-23 15:59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时间是永恒流动的,但此时似乎已经禁锢了。
幼小的平海有着这种错觉,身上的红色小旗袍,早已变得破烂不堪。日本的舰船们来回往返于港口,在宽大的澡盆里泡去征战的疲劳,而后元气满满的匆匆离去。太阳升下又落下,星星明亮又消逝。没有人去管这两艘小小的中国舰船,就像那片土地上如蚂蚁般辛勤劳作的农民一样,已经是被遗忘在历史的尘埃里了。
“别放弃啊!一定要坚持下去!平海!”
平海每次犯迷糊的时候,宁海都会这样打气。也许是身上那流淌的一半日本血液,也许是略大那么几个月的小小虚荣,宁海那弱小的身躯里,永远都是贯彻骨髓里的坚强。
“……嗯……平海知道……”
平海勉强地笑着,疲倦的眼皮却是直往下掉。
“对了!听说那个击沉我们的坏家伙,已经被干掉了!”
“……唔……”
宁海说着战况的传闻,试图让平海重新打起精神。“据说是在一个叫中途岛附近的海域呢!当时发生了很激烈很激烈的战斗,最后坏家伙一伙儿全军覆没了呢!哈哈哈哈!叫你们到处欺负人!”
若不是被粗大的绳索捆缚着双手,开朗的宁海可能都要手舞足蹈起来。
“……那个家伙……叫什么啊?”
平海突然抬起了头。
“我也不知道。唔,好像叫加贺吧……不管啦不管啦,只要能打倒她就好啦。只是可惜不是被咱们亲手打倒的呢!真可惜!”
“……姐姐……唔,你说话的方式,怎么越来越像肇和了……”
“诶,诶诶,有么……”宁海尴尬地笑笑,而后爽朗道,“可能是在这里憋的太久了吧……整个人都呆木了呢。嘛,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不能在真正的大海上驰骋,那只能在想象里活跃一下了哦。”
“……姐姐,你说应瑞现在怎么样了呢?”
“应瑞啊……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吧。毕竟当时已经脱离战线了嘛。”
平海又沉沉低下小脑袋。宁海看着心爱的妹妹,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但不知怎地,平海那如一潭死水般的内心中,仿佛又燃起了些许的光芒。如往日照片回放一般,平海茫然的视线中,幻化出了一个个熟悉的身影。
——淘气的,像小男孩儿一样的熊孩子肇和。
——怯生生怕人,总是躲在别人身后的应瑞。
——像大姐姐一样照顾着大家,温柔漂亮的逸仙。
但是在最后的最后,出现了一个少女的身影。
——加贺。
平海甚至都不确定这是不是她的真实名字,时隔多年也无法辨认出她的相貌。即便是在水面上路过,平海也可能只是打个招呼,然后匆匆擦身而过罢了。眼前的天空忽地变成赤红,残阳如血。滚滚的硝烟中,是那个符咒和服少女的身影,潇然洒脱的姿态已然不见,只是静静地呆坐在地上而已。
没有杀戮,没有血腥,没有仇恨。
平海自己也很困惑这一点,明明是大家的仇人,为什么恨不起来呢。平海迷迷糊糊地,在幻惑中挣开了绳索,走到了加贺的身边。
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空气中带着窒息感,平海愈发眩晕起来。真实即幻觉,幻觉即真实。幼小的平海静静地走到加贺身边,突然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
是愤怒?是悲伤?是不甘?是狂笑?
加贺缓缓地抬起头来。
那是一张少女的姣好容颜,神色倔强,眉宇间略带几分悲伤。
平海抬起肉呼呼的小手,温柔地抚摸着加贺的头。灰色的长发从手指间顺过,柔滑的感觉让平海觉得很舒服。
加贺把头埋在臂弯里。一时间静默无言。
唯有少女微微的哭泣声。
————————————————
1942年6月6日,加贺号于中途岛外海被美军轰炸机击沉。
————————————————


回复举报|7楼2015-05-23 15:59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啊!!”
平海猛然睁开眼睛。刚才和加贺的相遇,也许只是南柯一梦罢了。平海迷迷糊糊地望向四周,却发现宁海已经不见了。
“嗯?!”
平海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没有错,原本宁海被捆缚的地方,此时只剩下了那几根罪恶的粗绳索。平海歪起小脑袋,不是错觉,姐姐宁海不见了。
“哟,东张西望的在看什么呢!”
平海抬起头,瞬间眼睛瞪得大大。面前,是意气风发的宁海。原本身上破烂的蓝色棉旗袍此时早已焕然一新,整个人也变得精神了许多。
当然最重要的是,宁海的武器装备已经回来了,而且比过去的更加强大。平海呆呆的盯着宁海,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是本人啦,是本人啦。”
宁海轻快地说着,露出了个调皮的笑容。
“拜前方战线吃紧的福,咱们两个又能上阵啦。这不是么,刚刚做完了改装,宁海我啊,现在可是很厉害了呢。”
平海盯着宁海,半晌,弱弱地开了口。
“可是……姐姐这就是要代表日本参战了么……”
气氛有些尴尬。宁海把头扭向一边。
空气中弥漫着艰难的气息。连呼吸似乎都要停滞一般。
“是啊……”宁海叹了口气,“可是也没有办法啊。如果想要得到自由的话,如果还像向过去一样呼吸着海洋上的新鲜空气,这恐怕是最后的机会了。”
“我不要!!”
宁海愣住了。任谁也没有想到,弱小的宁海,居然能发出如此撕心裂肺的声音。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不,不……宁海,你听我解释……”
“不听!!我不要听!!姐姐本来就是日本的舰船,最后回到日本也是在常理之中的!!可我是中国的舰船!!让平海放弃自己的身份,去为敌人效力,这怎么办得到呢!!呜……很久都没有应瑞和逸仙的消息了,也许……她们都也不在了吧……”
平海的声音越来越低,而后变成了喃喃的细语。
“……明明当初说是中国船的骄傲的,明明当初破格提拔当做旗舰的……现在却被解除了武装,还要替敌人做事……”
两行热泪,顺着平海的脸颊静静滑落。
是啊,庞大广袤的土地啊,深沉辽阔的天空啊。温柔的海洋是如此的包容,为何,却容不下一艘小小的,中国的舰船呢。
“……平海,可能平海……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别哭了……乖……”
宁海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温柔地将平海拥入怀中。平海一怔,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平海最乖了,最强了……可是平海你知道么,这就是舰船的宿命啊。当初被带走的时候,我的抵抗比你还激烈的多呢。他们一开始用身份来劝说我,而后又用拆毁来威吓我。宁海我啊,就是这么倔脾气,软硬都不从。但是没有办法啊,他们只说了一句话,我就只能低下头配合了呢。只能配合啊,不然我还能怎么样呢……”
平海停止了哭泣,仰起了头。泪水仍挂在脸上。
“姐姐……他们……说什么了?”
“说了你的名字。”
“啊?”
“他们说,如果我不从的话,他们就会对你下手的。是啊,我的使命就是保护这片海,保护中国啊。然而中国母亲现在都已经……”宁海有些哽咽,“……我不能再失去你,不能再失去我的妹妹啊!!”
平海呆住了,眼眶中泪水模糊,还是宁海的面庞。
漫长的时间后,平海开口了。
“嗯。我也接受改造。”
宁海苦笑了一下,轻轻地拭去了平海脸上的泪水。
“嗯。擦擦眼泪吧,不是说好了是中国最厉害的舰船么,那就要坚强坚强再坚强,不要再哭泣了啊。要相信的,无论希望多么渺茫,都一定要相信的。总有一天,我们会再度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的,一定会回去的。”
“嗯!”宁海坚定地点了点头。
——究竟要经历多少次的风雨,才会看到那希望的虹呢?
——究竟要受到多少次的折磨,才会回到那魂牵梦萦的长江口呢?
——究竟要到什么时候,那个雄风振奋的海军梦,才会实现呢?
宁海仰望天空,喃喃自语。
“都已经经历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不幸了,这次,也应该幸运一次了吧。”
————————————————
1944年6月,因日本海军战线失利,宁海号、平海号经改造并入现役。宁海号更名五百岛号,平海号更名八十岛号。
————————————————


回复举报|8楼2015-05-23 16:00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踏足许久不见的海面,清新的风吹拂。
但是平海的心里,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身为中国的舰船,却此时担当起了为日本舰队运输的职责。尤其是名字也被改动了,由“平海”改成了莫名其妙的“八十岛”。
什么嘛,简直就是越改越难听。平海撇了撇小嘴巴,还是“平海”好听啊,简单霸道,怎么感觉都很强的样子。“八十岛”是什么啦,根本就是杂鱼龙套的名字吧。
平海停下了脚步,向北方望去。辽阔的南中国海,一眼望不到尽头。那片土地上的英雄战士们,想必也在浴血的抗衡着吧。那样的战争,到底是怎样的呢?平海想不出来。
——可是那边的战事,究竟怎样了呢?
——卡在两边的战局之中,到底什么时候能知道一些前线的好消息呢?
——还有啊,以后的祖国母亲,到底会用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待自己呢?
“啊……啊咧,奇怪……”
平海幼小的身躯颤抖着,双手不住地擦着眼睛。
“好讨厌……为什么……眼泪停不下来……”
少女孤怆的身影,在这广袤无垠的天地之中,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片刻之后,平海恢复了平静,抬起了小脑袋。在天空中,有飞机低沉的隆隆声。
“那是什么?”
平海好奇地仰起头,近了、更近了,机翼上的标识,是美军的飞机。
——原来战事已经打到这里了啊。
——唔,美军也是盟军吧。
——这么说,平海终于可以回家了啊!!
平海盯着愈发逼近的美军飞机,扬起了肉呼呼的小手。
“喂——!!我在这里——!!平海在这里啊!!”
黑色的东西落下。平海呆立在了原地。
是炸弹。
“——轰!!”
一声巨响,在平静的海面上炸裂开来。余音不绝,久久回荡。
“原来……还是把我当成了日本的舰船呢……哈哈……平海是笨蛋,大笨蛋呢……”
这是第二次了。冰冷的海水似乎也不是那么难受,反而有种重归母腹的安全感。破烂狼藉的平海伸出小手,似乎想抓住目力能极的最后一点儿阳光。坠落,坠落,不停地坠落着。洋面上的嘶吼炮火声,早就听不见了。洋面上的一切的战争,也都远去了。
“不知道姐姐现在怎么样了呢……姐姐那么厉害,那么坚强,一定能平安看到胜利的那天吧。诶嘿嘿,平海还真是没用呢……就这样沉下去也好,毕竟这就是舰船最后的宿命啊……不过啊,肇和,应瑞,逸仙,还有……姐姐……平海真的很想你们呢……很想很想呢……”
海越来越深了,眼皮也有些沉重了。不知怎地,平海幼小的身躯微微发着最后的生命之光。
乱石,海藻,沉寂,死亡。
海底的游鱼见了,也会觉得惊讶的吧。
幽暗的海底,平海蜷缩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洁白的天使。
“……我们的海军梦……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呢……”
————————————————
1944年9月19日,宁海号于御前崎南方八丈岛被美国潜艇击沉。
1944年11月25日,平海号于吕宋岛海面被美国海军飞机击沉。
————————————————


回复举报|9楼2015-05-23 16:00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锵锵锵锵~~轻巡洋舰,平海哟!中国自行建造的军舰哟!”
尘烟散去,一个幼小的女孩儿自豪地叉着腰,灰色的圆圆团子头,身上是红色的旗袍。
面前的提督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伸出手去。
平海元气满满地跳下平台,挽起了提督的手臂。和过去不一样了,感觉很可靠呢。
“啦啦啦啦,平海这次要当旗舰哟~~平海可是中国舰船里的第一哟!!永远都是哦!!”
平海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吵吵闹闹个不停呢。
也是啊,毕竟我们的海军梦,已经实现了呢。
两个人的身影远去,渐渐消融在温暖的夕阳余晖中。
————————————————
2014年9月23日,国产自制手游《战舰少女》,正式发布。
————————————————


回复举报|10楼2015-05-23 16:01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成宫宽贵
@幻叔踩
@jdy123jdy

原创纯手打,申精。故事的最后,天朝的舰娘全家福收尾:



收起回复举报|11楼2015-05-23 16:03

周淼勍: 附议
2015-5-23 16:16回复

苍天航路_王颀: @成宫宽贵
2015-5-23 16:16回复

苍天航路_王颀: @幻叔踩 @jdy123jdy
2015-5-23 16:17回复
我也说一句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NG镜头1:
平海:“打起精神来,应瑞!”
应瑞:“唔……不会输的。”
宁海:“哼哼哼,要想在演习中战胜我和逸仙,没那么容易的!”
逸仙:“宁海,不要大意,冷静的找好角度瞄准啊!”
应瑞:“呜呜呜……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
提督:“好!!CULT!!这组演习的镜头不错。可以了可以了。咦?重庆,怎么了?”
重庆:“提督……肇和那个熊孩子偷偷把底片曝光了……刚才白录了……”
提督:“0 0纳尼!!!!”


回复举报|12楼2015-05-23 16:04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NG镜头2:
应瑞:“讨厌的加贺……一个人居然把我们逼的这么死……”
逸仙:“不行了,平海,这里就先让应瑞撤下吧。肇和的死,对她打击太大了。”
平海:“哼哼哼哼哼哼……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宁海&逸仙:“0 0纳尼?”
应瑞抽出了一把柴刀,泛着冷冷的光。
应瑞:“胆敢跟老娘作对,只会放飞机嗡嗡嗡的烦死了……加贺你个小贱人看我不砍死你丫的!!!!来刚正面啊!!!!”
提督:“Cult!!快快快,重庆快把那个暴走的初号机拦下来!!快!!”
应瑞:“砍了你们砍了你们砍了你们啊哈哈哈哈哈,砍完你丫的我就去砍夕张那个小婊子……”
加贺:“救命啊!!快拦住她!!我以后再也不敢当反派了呜呜呜呜呜呜……”


回复举报|13楼2015-05-23 16:05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NG镜头3:
应瑞:“……唔,提督,提督提督。”
提督:“嗯?怎么了,应瑞。怎么拉我衣角?”
应瑞:“……那个,为什么啊。为什么我只是单纯的卸个炮而已,就退场了啊。”
提督:“啊……这个……没办法啊,毕竟不是主角啊。”
应瑞:“……可是我的稀有程度比双海还要高啊……不能当上主角的话,那不如……就杀了她们两个吧?”
应瑞再次抽出柴刀。
提督:“哇哇哇哇!!救命!!重庆救命!!应瑞又黑化了!!”


回复举报|14楼2015-05-23 16:05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NG镜头4:
加贺:“提督,这剧本没法演啊!!”
提督:“唔?没事儿,应瑞的戏份也已经演完了,她也冷静下来了,没关系的。”
加贺:“……不是这个原因啦!!是这个角色的定位啦!!”
提督:“怎么了?不是很帅气的反面角色么。最后的剧情反转也不错啊,洗白了再加上反战么,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加贺:“……我怕入戏太深,大家直接刚见到我,就会把我拆了……”
提督:“呃,放心吧,不会拆你的。”
加贺:“诶,为什么?”
提督:“……这群连双海和逸仙都见不到的非洲土著,怎么可能见到你呢……”
加贺:“……这我是应该感到高兴,还是难过呢……”


回复举报|15楼2015-05-23 16:05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NG镜头5:
平海:“我们真的要这么做么……”
宁海:“没办法啊……谁让提督喜欢绑起来什么的……”
平海:“可是这绳子好难绑啊,硬邦邦的摸上去还很不舒服……”
宁海:“没办法啊,这可是为了观众的福利啊。没关系,我先帮你,之后我再找逸仙帮我好了。”
平海:“嗯!姐姐最好了!!”
提督:“喂,你们两个!端午节马上就要到了,还不赶快裹粽子!!要不然怎么给观众派观影礼物啊!!”
平海:“所以为什么要让演员来包粽子……”


回复举报|16楼2015-05-23 16:05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NG镜头6:
平海:“姐姐……”
宁海温柔地把平海拥入怀中。
平海:“……好平……”
提督:“喂喂喂!!Cult!!那个重庆,快去把宁海拉住!!这样会出人命,不对,船命的啊!!”
重庆:“……为什么干这种事情的总是我……”


回复举报|17楼2015-05-23 16:06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NG镜头7:
重庆:“明明我也是中国船,为什么我没有出场,只是做了场记啊……”
提督:“因为你在中国这边只是打了次酱油啊……”
重庆:“可是我能改啊,还有很厉害的特技啊……”
提督:“谁让你是遍地都能捡到的狗粮呢……”
重庆:“呜呜呜呜呜呜……”


回复举报|18楼2015-05-23 16:07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NG镜头8:
重庆:“不行,我一定要补一段戏份!!”
提督:“哦哦!!说得好!!那就破格加一段吧。一定是与逸仙的宿命对决吧,这个怎么样?”
重庆:“好哒!!”
提督:“嗯,鉴于最近资金不够了,这部片子没法拍大场面了,只能拍感情戏了。”
重庆:“0 0唔。”
提督:“……而且群众反应看萝莉百合很无聊,这群绅士都要看大姐姐半褪裸足舔啊舔摸啊摸什么的。这样吧,你先把仪器带着,咱们到那边的酒店取景,再叫上逸仙。放心,我一定会把你们二人宿命的相♀爱♀相♀杀,你♀来♀我♀往拍摄的淋漓尽致的嗯。”
重庆:“提督你不要说着这么危险的话,还一脸微笑的竖起大拇指啊啊啊啊!!”
……
逸仙:“啊嚏。唔,感觉最近天气好像有些降温了呢……得招呼应瑞和肇和多穿点儿衣服了……”


回复举报|19楼2015-05-23 16:07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NG镜头⑨:
提督:“嘛,拍摄完毕了,现在大家对着镜头说几句话,留作幕后的花絮吧!!”
宁海:“提督,下次我希望不要拍摄捆绑PLAY的戏了,太羞耻了……”
提督:“……没办法啊,这是为了观众的需要么。”
平海:“啊啊?唔,那个,我们的海军梦终于实现了哦!!”
提督:“……的确是这样,现在军备充足,欺行霸市的在洋面散步嗯。这么一想,突然觉得南边的猴子也好可怜啊……”
逸仙:“能够参加这次演出,真的是万分荣幸呢。今后我们也要一起努力啊。”
提督:“果然是中规中矩的发言呢。很符合逸仙的性格呢。”
重庆:“为什么这次没有我出场没有我出场碎碎念碎碎念……”
提督:“啊哈哈……这个忽略……诶,对了,应瑞呢?”
应瑞急匆匆跑了过来。
应瑞:“呼哈,呼哈……提督提督,不好啦!!”
提督:“怎么了,跑的这么急?出什么事儿了么?”
应瑞:“呼哈,呼哈……大事件大事件!!肇和那个熊孩子……”
众人:“肇和怎么了?!”
应瑞:“肇和把所有的巡洋改造核心都给偷藏起来了!!现在夕张正蹲在地上哇哇大哭呢!!”
众人:“——肇和!!!!”


回复举报|20楼2015-05-23 16:08

天降之物yy8
列克星敦8
←_←不过是路过而已


回复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5-05-23 16:16

 十余城
赤城12
一个小小的bug,平海宁海逸仙等船是自沉在长江上搁浅试图阻隔日本海军顺流而上的。


收起回复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5-05-23 16:19

苍天航路_王颀: 呃,这个我查了一下史料,双海还是被炸沉的。逸仙这个不太清楚。
2015-5-23 16:21回复
我也说一句
 

苍天航路_王颀
胡德11
→_→果然玩贴吧发贴自带沉船属性


收起回复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5-05-23 16:34

himmler10086: 等我把考试e4搞完了就发
2015-5-29 15:44回复
我也说一句
 

吾妻觉
绫波2



回复举报|24楼2015-06-01 14:34
28回复贴,共1页

aidu.com/p/3781478810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