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名字叫绫小路未来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她的名字叫绫小路未来

作者:唐七

楔子
  
  绫小路未来郁郁寡欢地紧盯着右手里的可乐瓶。
  四月里格外明朗的太阳光以极其坦率的姿势干净又利落地穿过一片片云层空气,穿过头顶茂盛得要燃烧起来的树叶的缝隙,穿过似乎是从手掌里直接蜿蜒出柔软曲线的玻璃瓶子,最后混沌又短促地终结在一小汪褐红色的碳酸海洋里。
  随便栽几棵柳杉隔开的对面操场上时不时传过来一阵足球少年的欢呼。
 
  将《源氏物语》垫着当枕头懒洋洋躺在草地上的绫小路真理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嘴角:“然后呢?”
  绫小路未来用空出来的左手将扣得死紧的白衬衫领口解开两颗扣子:“然后?然后我就跑到会长室和他大吵了一架啊。秘书的话,绝对是应该挑那种温柔细心又认真谨慎的女孩子吧。”
  绫小路真理偏过头来用右手撑着下巴半笑不笑地望向自己的堂妹:“搞不好岩崎君主观上确实认为你既温柔细心又认真谨慎来着,不过,他真和你吵了?”
  绫小路未来把牙齿咬得嘎崩嘎崩响:“……他从头到尾就只说了一句话‘我先走了,你发完神经记住把灯关掉,顺便把门窗锁好。’”

 
第一章 命运的香蕉皮
 
   绫小路未来十七岁那年的那个夏天,东京城的气温据说是达到了近一百年以来的最高点。
  《古事记》上描述推古女王时代日本列岛上的斜马台帝国时,也曾有过类似这样的记载,当时用的是文绉绉得要死的四字词——“天有异象”。由于汉字不是很好的缘故,绫小路未来从来就没有弄清楚过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背后究竟包含了怎样暧昧的隐喻。于是,那个夏天,除了感觉家里的水电气费骤然增多以外,我们迟钝的绫小路未来同学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命运,也顺便随着家里那只一路彪升的水电费刻度计一起,被这变态的高气温炙考得完全扭曲变形脱离既定轨道了。
  
  很多年以后,当绫小路未来已经奇迹般地成长为日本外交界一把手夫人时,她也曾怀着无比不知所谓的心情认真思考过,要是十七岁那年的那个夏天,自己没有去市立游泳馆,也没有碰到岩崎和人这家伙的话,自己的人生应该会变成什么样子。可长久以来,这种思考总是不能呈现出一个具体的结果。岩崎和人的观点是:要假设一件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实际上并没有发生,其实是相当需要想象力的,而很不巧,绫小路未来这笨蛋什么力都有就是没有想象力。
  那时候,绫小路未来已经不叫做绫小路未来了。叫做岩崎未来。
 
  于是时间回到绫小路未来十七岁的那个夏天。
  在那个神奇得叫人想把太阳从天上拖下来一把掐死的季节里,整个东京就像是一只被强迫挤净水分的干茄子。灰尘在汽车排气管掀起的热浪里拼死命翻滚,明明到处都是无机制楼层投下来的巨大阴影,脚下却还是可以感觉到酷暑具化后如同水蒸气一般撩人的蒸腾。于是绫小路未来花了不多不少一千五百日元在相熟的理发师那里将一头及腰长发齐着耳根绞得干干净净;还像模像样地从百货商店里买回来一件深蓝色带蝴蝶结的可爱泳衣,拜托母亲办了市立游泳馆的月票,每天下午一放学就抱着游泳圈乐颠颠地去游泳了。
  尽管她所谓的游泳,不过就是抱着游泳圈在游泳池里泡泡凉水这种程度而已。
  
  正如同在欧洲文化熏陶下的童话故事,无论开头悲惨得如何惊天动地也往往逃不了一个恶俗的结局;由亚洲文化滋生出的浪漫情缘,则无论结局忧伤得如何有创造力也往往逃不了一个狗血的开始。绫小路未来和岩崎和人的初遇虽然算不上是十分狗血,不过也相当狗血了。
 
  这完全得益于一枚黄灿灿的、四仰八叉躺在深水区边边上的、内部肌理还未被完全氧化的、新鲜的香蕉皮。
 
  原本按照常理来讲,香蕉皮这种东西、连同各种类似于香蕉皮这样的大件垃圾,在开馆时间都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游泳池内、游泳池外以及游泳池附近……等种种地方的;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是在某种不可抗力的驱使下,它违反常规地出现了,以普通人的眼力而言,要踩中它也是相当不容易的。所以,当我们规规矩矩沿着深水区晃荡的绫小路未来同学一脚踩中那枚安安静静躺地上的香蕉皮、在神经系统还来不及将信息反馈给大脑之前就重重砸到正靠着池壁休息的岩崎和人身上……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之后,就不能不说是神的安排了。
 
  伴随着隔壁浅水区女孩子一波波刺耳的尖叫,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凭借着求生的本能,绫小路未来终于不负众望地成功攀附住了一件似乎还比较稳固的冰凉物体。她隐约觉得这大概是个人,可是极限里紧崩的神经却连累肌肤失去了最基本的感知能力;所以,当镇定下来摆脱水珠的束缚之后再一次睁开眼睛时,猛然看到鼻子尖尖跟前出现一张陌生男子的面孔而被吓一大跳,就实在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了。尽管那张脸真的真的是,非常地,英俊。
  英俊。绫小路未来就着八爪鱼缠在岩崎和人身上的姿势十分学术地给对方的长相打了95分。要是能再笑一笑就PERFECT了。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个从三岁就开始学油画的、自小从师于名画家结城比吕的、颇有天分的后备艺术家,绫小路未来几乎从没使用“英俊”这个词语来评判过男生。
  “你可以说一个男生长得帅,或者说他看起来很酷,甚至你还可以说一个男生长得很漂亮,这些都没有关系。因为像这样的形容词修辞的只是这个男孩子外在的某一个方面而已,而在某一个方面出色甚至完美的男孩子是完全可能存在的,甚至数量还很多;不过,对待‘英俊’这个词语你一定得慎重,‘英俊’是一种具象,也是一种抽象,是外貌和气质的对等结合。是视觉上的生理反应,更是感觉上的心理反应。”这就是绫小路未来曾经向其堂姐绫小路真理宣扬过的关于男性审美的美学。
 
  岩崎和人伸出右手来揉了揉已然湿透的还在不断往下滴水的半长头发,默默看了半响巴在自己身上莫测高深用拇指和食指来回摸下巴的绫小路未来:“你那是什么表情?”
  绫小路未来微微抬高脑袋来勉强让自己和岩崎和人保持平衡视线:“我说,你最近缺钱用吗?缺钱用的话,可以考虑看看来当我的裸体模特。”
  岩崎和人愣了大概三秒钟,然后就是一副标准的冷笑表情:“抱歉,我对你这样的小学生没有兴趣。”
  “哎?”
 
  这就是绫小路未来和岩崎和人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初相遇。作为彼此人生的第一个交集,不能不说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然而毕竟那个时候绫小路未来的神经还相当大条,于是也并没有因此就将岩崎和人怀恨在心。甚至在被岩崎和人毫不留情地重新抛进水池子之后,她也只是胡乱扑腾着从水里爬起来无比大方从容地向对方象征性地比了比中指。虽然看上去是那么一个粗鲁又愤怒的动作,可实际上,半小时都不到,她就把这么一件完全有价值写入个人日记的大事情给彻底抛在脑后了。
  所以说,十七岁,真是一个容易冲动又容易遗忘的年纪。
 
第二章 爱情的陷阱
  
    很多年之后,当岩崎和人已经当之无愧地成为日本外交界一把手,而绫小路未来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一把手夫人时,绫小路未来是这么和自己女儿分享年轻时候的恋爱经验的:“所以说,女孩子,太聪明太优秀太独立太好强的话,都绝对是做不了少女漫画女主角的,因为啊,这个世界上笨男人遍地都是,而像你爸爸这样有眼光的好男人就实在是太少了。”其时,坐在早餐桌旁看报纸的岩崎和人只是放下报纸来优雅地挑了挑眉:“虽然很高兴你对我的夸奖,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认为自己聪明的自信到底是从哪个地方冒出来的。”
 
  岩崎和人至始至终坚持认为绫小路未来是个笨蛋其实很有些典故。
  在他看来,如果绫小路未来不是个笨蛋的话,就绝对不会懵懵懂懂一脚踏进自己为她安排的陷阱,然后完全一步一个脚印由着自己将她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由普通后辈改造成私人秘书,再由私人秘书改造成妻子。
  绫小路未来一直主观地认为岩崎和人之所以在千千万万备选者中挑中了自己,主要原因就在于有一天下午她把对方压在地上趴着乱哭了一气。
  所以说,她实在是错得很离谱。岩崎和人的回答是:“女生的眼泪固然美好,而且后来我也的确认为你的眼泪尤其美好,但是拜托,那天下午我完全没有看到你的眼泪好不好,就只是把你从身上掀下来的时候看到沾到我衣服上的口水了。”
 
  绫小路未来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岩崎和人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自己的,而且多半也不会知道他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了。虽然对于色彩有超乎寻常人的敏感,但是在这样的需要大量使用情商的地方,绫小路未来向来迟钝得令人想抱着她的脖子直接把她掐死。
  那令岩崎和人被一辈子蛊惑的宿命的一秒钟自然不会是在市立游泳馆那次他们蠢得不能再蠢的初相遇上,当然也不是在后来轰轰烈烈到差点造成人员伤亡的明高大礼堂的舞台上。
  
  是大礼堂事件之前的更早一些。
 
  岩崎和人爱上的女孩子,在认真作画的时候,会有世界上最认真最漂亮的美好侧脸。这侧脸足以让他遗传自父辈们的固执血液,完完全全地,沸腾起来。
 
  那是一个八仙花开到荼蘼的黄昏,天边大片大片的火烧云像金黄的麦浪一样汹涌翻滚。穿着白衬衫格子短裤的绫小路未来左手插在裤兜里右手熟练地握着碳笔半眯了眼睛去量体育馆后边湖对面那棵形状奇怪的老檠木的比例,潮热的晚风湿漉漉地溜达过湖面漾起一圈圈粼粼的水纹,光与影互相追逐,瞬息万变。东京之真夏,岩崎和人觉得,那实在是不仅止于漂亮的景致;然而,被阳光染成堇色的重重八仙花背后,绫小路未来手中那支一寸不到的炭笔,却是比漂亮更加漂亮的东西。
  于是,我们18年来从没有正面瞧过女孩子这种美好生物一眼的岩崎和人君,就这么活生生地沦陷了。
  所以说,那个黄昏搞不好也是个陷阱,这陷阱的名字,叫做命运。
  老礼堂事件,不过是对这命运的升华而已。
 
  然而事实上,就算是已经与岩崎和人有了那么亲密得不得了的接触,那个时候,我们粗神经的绫小路未来同学却依然不知道这个有幸被她砸了两次的男孩子,就是传说中那个岩崎家的嫡长子来的。
  直到在宣传部待得好好的她突然被调去学生会长室当会长大人的秘书。
 
  副会长大人樱井小百合的哥哥樱井太一郎是这么开解绫小路未来的:“虽然说未来你的专长是绘画,宣传部的工作会跟你比较合拍,但是被森泽部长甩掉的你,天天和他以及他的现任女朋友待在一起,不会觉得痛苦吗?况且岩崎会长基本上一个月只在学校出现个两三次,待在会长室的时间就更少了,可能就两三个月一次。这么比较下来的话,无论是对你单薄的身体还是伤痕累累的心灵,果然还是会长秘书的工作比较轻松吧。”
  在作文大赛长期得一等奖的樱井太一郎君声情并茂的游说下,绫小路未来越发地怒火中烧,于是态度很是坚决地当场表示了拒绝:“我没有身体单薄,心灵也没有伤痕累累,在部活动室只要把阿熏他们两个人都当作是稻草屏蔽掉我的心情就会很愉快了,所以你的好意我不想接受。”
  樱井太一郎愣了很久,最后只得恨铁不成钢地反馈道:“那你亲自去跟会长解释,毕竟是他钦点的你。”
 
  至于后来绫小路未来是怎么萎靡不振地去的会长室怎么大惊失色地发现此岩崎和人就是彼岩崎和人又是怎么不屈不挠地为自己那不甚明了的前途做了艰苦卓绝的斗争的……等等等等,已完全没有必要继续讨论。因为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有结果。结果就是绫小路未来终于还是向看不见的命运低头妥协,成为了岩崎和人的秘书。
 
  这消息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明高,甚至有向明中蔓延的趋势。明高校园BBS上那两天点击率最高回帖最多的帖子名字就叫“解剖绫小路未来”。虽然是这么血淋淋的题目,实际上却跟手术刀麻药聚光灯什么的没有半点关系,只是楼主的国文学得不太好,他本来要表达的意思其实是“剖析”……这样。
  神秘的学生会长身边终于要有一个管家婆了,这事情对于明高众多学子的震撼完全等同于上帝身边终于出现了一个将他和地球上的平凡人联系起来的使者信徒。奇怪的是,这明显有潜力发展为桃色新闻的大事件却至始至终都只是纯洁地停留在学术八卦的范围里,丝毫没有向粉红色靠近的趋势。绫小路未来那聪明的表姐绫小路真理是这么分析的:“因为大家都没有办法想象上帝和他的使者谈恋爱,这个就是症结所在。”
 
  唯一比较敏感的,只有森泽熏。
  所以说,不管是怎样的男孩子,潜意识里总是会有特别执着和强烈的占有欲,只要那件东西,是他们曾经拥有过或者现在正在拥有的。
 
  事情发生在绫小路未来被调去做会长秘书之后的第三天,岩崎和人亲自到宣传部拿绫小路未来的转团志愿。其实所谓的转团志愿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完全是社团联合会搞出来的形式主义。可糟糕的是校长认为这个东西实在是相当的好,太值得推广了。这就无形中为彼此生活本来可以完全没有交集的岩崎和人和森泽熏生生制造出来一个FACE TO FACE的尴尬机会。当然,这尴尬只是在我们看来而已,两位当事人倒是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意识。
  难得的是,那一天竟然下了雷阵雨。因为东京城的任何一个边边角角在那个夏天里都实在是干旱得太久,所以这一场像直接拿了个盆子从天上往底下倒的雨水就显得分外珍贵了。为了纪念它的珍贵,绫小路未来甚至做诗一首:“远看一场雨,近看一场雨,左看它是雨,右看还是雨,啊,好一场雷阵雨!”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说是当时宣传部部活动室的气氛。实在是,微妙啊微妙啊微妙得不得了。窗户边边上的樱草花在雨水的浇灌下叶子绿得发亮。平常总是一脸大方笑容的森泽熏君脸色冷得跟什么似的:“我是不太清楚你为什么要把未来调过去做你秘书。老实说,她的个性拖拖拉拉,我认为她根本就不适合做秘书这种精致的工作,所以还是建议你把她调回来。”
  黑衬衫米色长裤的岩崎和人看起来就要从容得多:“千方百计把她弄到我身边来的原因,当然是,”他慢条斯理地扶了扶眼镜:“我喜欢她。”
  就是这句话,岩崎和人几乎一辈子都没有当面和绫小路未来说过。
  可是那个时候,他就真的是那么直白地、沉稳地、不动声色地,讲出来了。尽管他的陷阱才刚刚铺好,想要抓住的家伙也还只是犹犹豫豫地在被伪装过的洞窟边探头探脑。
 
  雨水“邦邦”地砸在窗玻璃上,沿着水泥质地的窗沿准确又利索地往下滴,泥土被切割开来,大片大片隐匿良久的焦灼气息。
  森泽将右手撑在额头上,像是完全不能理解岩崎刚才那番平静的发言:“你是说……”
  “以后要成为我妻子的人,不管平时有多么拖拉,对待工作都必需要认真细心。未来她现在既然没有这个素质,我就帮她培养出来,有什么问题?”
  “妻……妻子?”
  岩崎和人有些好笑地将眼镜摘下来,单手撑在森泽面前的实木桌子上,日光灯白皙柔和的光线安静地打在他的侧面上:“对,妻子。不得不说,未来那家伙虽然是个笨蛋,不过,放弃掉她的你,看来也聪明不到哪里去。但是,作为情敌,对你的这个选择,我感到由衷地高兴。”
  
  那时候,森泽只是认为岩崎和人在开玩笑;毕竟再怎么理智稳重,那时候的岩崎和人,也才只有18岁而已。十八岁,这实在不是一个可以轻易给出许诺的年纪,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可是,4年之后,绫小路未来却真的成为了岩崎和人的妻子。
  对于岩崎和人和绫小路未来的婚礼,新闻媒体后来是如此评价的: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那的确是个奇迹。
  岩崎和人一手创造出来的奇迹。
  如果你想要做出和自身年龄不匹配的决断,就一定要拥有和自身年龄不匹配的能力。
  
  然而,绫小路未来实在是太难以改造了。大概所有具有艺术家气质的男孩子和女孩子身体里根本就是缺乏细致规矩这种细胞,这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绫小路未来被岩崎和人赏赐卫生眼的几率日渐增高。
  “如果实在是不顺眼的话,就换个秘书啊。”最初的时候绫小路未来还这么义愤填膺地抱怨两句。不过到后来也就慢慢习惯逐渐麻木了。
  也许绫小路未来本人并没有意识到,习惯岩崎和人的卫生眼,就完全代表着,她已经十分习惯每天放学后眼前都有个姓岩崎名和人的家伙随时在自己面前晃荡了。
  好感都是从习惯开始的。
  爱情都是从好感开始的。
 
  日子本来应该这么平平淡淡地过下去或者混下去。而且,绫小路未来这么平平淡淡地做岩崎和人的秘书确实也已经有大半年了。
  故事的高潮来源于岩崎和人的东京大学入学试。
 
  如果这个是青春励志小说的话,大概会说岩崎和人在去参加入学试的途中出了车祸然后半身不遂但是他身残志坚于是经过一年的养精蓄锐终于在第二年一举夺冠;如果是侦探小说的话,大概会说岩崎和人在去参加入学试的途中偶然发现一具尸体于是他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协助警方经过多方搜索终于一举侦破案情。但是抱歉,这个不是励志小说也不是侦探小说,而是少女向校园爱情小说,所以必然,在此事件中出现的道具绝对不可能是轮椅也不可能是尸体;而是更加粉红的,更加美好的,嗯,情书。
  一封写给岩崎和人的情书。
 
  虽然说很久以前,在绫小路未来刚刚接手学生会长秘书这份工作的时候,就曾经发表过这样的疑问:“你说为什么我BOSS和我前BOSS同属明高风云人物级别,但是却完全没有人给他写情书呢?”
  当时绫小路真理是这么分析的:“因为你的现任BOSS完全就是个类神的存在,你看过有人类给上帝写情书么?”
  虽然这么说无疑地带有夸张成分,然而,其间表达的“向岩崎和人君表达爱意是铁定会被拒绝的”这个意思,还是传达得很到位的。
  于是,作为私人秘书的绫小路未来在捧着这封满是暖春气息的粉红色情书的时候,十分地茫然,还隐隐约约地觉得,嗯,相当的不喜欢。
  她期期艾艾地看着将凳子反过来坐在自己面前的绫小路真理:“老实讲,我一点都不想把这玩意交给岩崎学长。”
  “为什么?”
  绫小路未来很镇定地看着手中的信封:“大概是占有欲,搞不好我喜欢上岩崎那家伙了也说不定。”
  大太阳底下,两只蝴蝶在绿油油的青草地上你追我赶地飞来飞去。翅膀上白色的磷粉在阳光下反射出七种色彩。
 
  不是每段爱情都一定会轰轰烈烈。
 
  东大校园熙熙攘攘的门口,绫下路未来右手里拽着那封粉红色情书神情十分严肃。刚考完的岩崎和人稍稍有点点疲倦的眼睛里透出来一抹很奇异的神采。
  绫小路未来用右手手指视死如归地绞着衣边:“有两个事情要向你汇报,一个是,嗯,有女生给你情书喏,就是这个;还有一个就是,呃,嗯,那个,就是说,我喜欢你。”
  
  是从眼角开始晕染开来的笑容。
  绫小路未来觉得自己心脏开始不正常地咚咚咚咚跳。
  很冷的天气。

http://www.jjwxc.net/noveloverlist.php?novelid=371870&chapterid=4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