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僻的俺以及天降的她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孤僻的俺以及天降的她

作者:羽翼ZERO

嗯,那个,你愿意成为我的朋友吗?
……
果真,还是不行吗?
……
没事的,我相信总有一天一定会有人愿意成为我的朋友。嗯,一定会有的,一定!

人物设定

羽墨:本文男主人公,说话时常常以“俺”自称,是一个手气超差、孤僻却仍能乐观看待人生的小屁孩。目前体内似乎有着另一个灵魂寄居着。

【风】:天降的少女,似乎与寄居在羽墨身体里的那个灵魂有着一定的联系,目前自称是羽墨的Servant而暂住其家中。

正文

新学期的野望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了这位脸色略带苍白的少年身上。

“唔,好困。昨天晚上实在是太熬夜了,累得真够呛的。啊!差点忘记了,今天举行开学典礼啊!看看几点了……天,已经6:30了,开学典礼可是7:00就要开始了的。”

在昨天暑假的最后一个晚上为了能让自己死而无憾而花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偷偷的在被窝中将想读小说一次性都看了个遍、导致今天一早的开学典礼就要迟到了的少年就是俺,俺可是名为翼仔的少年哦!
  
“呼……呼,快要来不及了!算了,反正都快迟到了,干脆散步去学校好了”俺就是这么的在学习上超级没干劲,在自己感兴趣的方面又超级热血的普通学生一枚。
  
“嗯,教室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莫非我真的来迟了……”因为干脆的选择了放弃在通往上学的路上狂奔的念头,俺一如既往的走向了迟到的道路,不过真好——今天的老师也都去参加开学典礼了,于是以往都是以迟到次数最多而蝉联冠军的俺,头一次没有了顶着诸多同学的目光走进教室的鸭梨呢•~~•
  
“好无聊啊!开学典礼还没结束,他们也都还没上来呢!果真如果只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的话,那么也只能自己独自一个人对着自己的倾述了啊!”
  
……
  
“同学们,下课!”因为是第一天开学,所以早上的四节课不出意外的都是自习课呢!
  
“老师,再见!”上着最后一节课的同学们掐着秒表数着下课的时间,最后终于得到了解放了呢!
  
“XXX,待会一起去XX服装店看看吧!”
  
“好啊!你等一下哦!呐,亲爱的是我,我要跟同学一起去逛街了,来给我拎包吧!”那位收到邀请的同学拿起了放在包中的手机拨出了一个对她来说似乎特别亲密的电话。
  
“XX,待会去我家吃饭吧!”
  
“嗯,好!等我一下,我书包还没收拾好呢?!”星座似乎是水瓶座的XX同学慢条斯理的收拾着他的书包。
  
“快一点啦!!真是……太龟速了!”已经不耐烦的某同学干脆拿起XX还没收拾好的书敲了一下XX的头。
  
“很痛耶!我又没敲你头,小心我不跟你好了哦……”
  
……
  
看着周边同学的诸多美好风景,独独俺只能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杯具啊!
  
【少年,你无需叹气。你要向前看啊!】内心的另一个我对我劝解道。
  
“可是我真的很寂寞、很孤独啊!!又没有人愿意陪我一起玩、一起说话。我就连一个真真正正能够谈心的朋友也没有。”
  
【那你就寻找一个能让自己不孤独的目标吧!】
  
“目标吗?那么就让我成为文学之神,拯救这个秩序已经混乱的世界吧!”中二病明显越发严重的俺说道。
  
【好吧!既然你定下了这个伟大而遥远的目标,那么你有决心能够将自己所想做的事完全不告诉他人吗?因为有时往往类似于这样定下了伟大目标的英雄,总是略显孤独的呢!】
  
“俺有!而且俺现在不就很孤独吗?俺一定会努力的向成为文学之神的这个目标奋进的。好,现在就让俺的灵感无限迸发吧!我要拿起手中的笔,写出一部部令人叹为观止的不朽著作。”
  
【这才差不多嘛!那么我去休息了,没事的时候不要找我,有事的时候也请尽量不要找我,因为这样我会很累的。】
  
“好!啊——”刚给予心中的自己答复的俺好像被从天而降的什么东西砸到了,该不会是什么天降少女吧!口胡……俺们这里又不是类似于《天降之物》的伪和谐世界。
  
“ServantSaber,遵从召唤而来,我问你,你是我的Master吗?”噢俺激动了、好幸福,竟然是天降Saber,不过俺好像也没搞什么魔法阵之类的东西啊!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个世界啊!
  
“魔法阵之类不用在意了,总之现在的你就是我的主人了哦!那么,主人我们回家吧!”
  
嗯?我是不是忘记考虑到什么重大问题了……
  
……
  
(注:俺(おれ,ore)日语中带点叛逆的年轻男生说的或者粗鲁的中年大叔说的)

属于Y与F的夜晚

在这个现在如今只存在着我的家中——
  
(父母外出打工了,不然你以为是什么——真的是这样吗?)
  
俺的房间中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俺可是第一次独自面对一个少女,好害羞哦
  
“都跟你说了我的代号是Saber啦!再说了女性的名字以及年龄可是女性的两大禁忌啊!还有问别人名字的时候,不是一般都要先介绍一下自己的名字吗?”眼前这个看起来和传说中《命运之夜》里的亚瑟王长得很像的银发少女说道。
  
俺只记得年龄才是女人的一大禁忌啊!什么时候名字也是啦!
  
“我定的不行啊!快说,你的名字!”
  
为什么明明是俺先问的,还要俺先回答啊!而且,有没有搞错尾毛你会洞穿俺的思想啊!
  
“有这种能力而已,又不是我愿意的。快点说啦!”貌似看到她的脸红了呢……
  
“好啦,我知道啦!我叫羽墨,那么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哈哈,羽墨,听起来好像女生的名字哦!那么我告诉你的名字吧!是【风】哦!”听到俺的名字是什么时,她忍不住笑了。
  
“不许笑,都跟你说了不许笑啦!俺的父母为俺取这个名字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古代那种书生气息啦!”
  
“好,好。我不笑就是了。”俺看着她,感觉她憋得很痛苦啊!
  
“那个你为啥会从天上掉下来啊!?”突然想到之前一直想问的问题,俺急切的问道。
  
“空投失误啦!不必在意这些啦!”少女摊手道。
  
人命关天也,怎么可以不去在意啊!就像《大话西游》中的唐僧师傅说的‘悟空你也太调皮了,我跟你说过叫你不要乱扔东西,你怎么又…你看我还没说完你又把棍子给扔掉了!’。空投失败了,砸到了花花草草也不好啊!
  
“你还真是有菩萨心肠啊!”洞悉了我想法的少女此刻脸上的似乎正有一个“#”在实体化。
  
“俺也一直这么认为。”为什么俺感觉俺的背后有阵阵寒风呢……
  
“对啦!你说我是你的主人,这是怎么回事啊?”发现势头不对的俺赶紧转移话题。
  
“这是因为有人派我到这个时间点来保护你啊!还有其余的不能再问了,不然已经快要接近[禁止事项]了。”少女苦恼的说。
  
“好吧!接下来,就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就这样,俺与一位名为【风】的少女的同居生活就此开始了!
  
……

我的能力——【神笔马良•改】

在这个平凡的世界中,有着这样一群不寻常的人,他们并非神但却有着足以改变世界的能力,而我恰恰便是其中的一员。(这得该有多恰巧啊!)
  
准确的说,是我与俺共有的能力。(一个内心深处的另一个自己以及大家所谓的本我,我想你懂的……)
  
传说,在中国古代有一姓马名良的少年,在经历了一番奇遇后获得了一根神奇的画笔,只要他画什么现实中就显现什么,还好他不仅画的画栩栩如生且心地善良,所以在他获得此笔后更是被传为一段佳话。
  
而我与俺所拥有的便是这样神奇的能力,只是(重音)我们并没有马良那样高超的画技,但是(第二次重音)我们却可以通过书写文字将之变为现实,所以我与俺商量决定后——【神笔马良•改】便被定为了这个能力的名字。(名字是不是很烂,可是我们也办法呢,取名无能的啊!)
  
我与俺使用这个能力的方法相同,坍缩造成的效果却是不同的。首先要说到的是俺,必须使用现实中的笔墨写入随机的记事本上才能使用这个能力,而其所能变化为现实的能力时间也很不稳定,时而长时而短。但我则不同(骄傲自豪的语气),不仅拥有专门的记事本和笔{似乎我还拥有随身空间的能力,可以将眼前的物件收放自如},且变为现实的能力时间可以由我自己而定,那么时间到底是持久亦或是永恒呢?这我自己也不知道呢!
  
还有最后,要说到的还有我的专用记事本和笔,一本印着[WING][NOTEBOOK]的字样银灰色的笔记本以及一根有着[WING]字样在上面的银灰色钢笔(是配套的?),这些是不是和我很配呢?(作者、读者:我哪知啊!?)

怪人的秘密结社

[在这个以金钱至上为原则、并且还是以利益为重的社会中,有着这样一群人:他们孤僻、他们高傲、他们叛逆、他们敢于无视规则的存在。他们是天才、奇才、鬼才,他们不为金钱所动,他们只为自己而活。他们被社会中那些循规蹈矩、墨守成规的人看作是眼中钉、肉中刺,他们还被社会称之为“怪人”而孤立了起来,但是他们并不为此而难过,而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聚集在一起……]
  
到了开学的第二天,名为【风】的少女便以特长生的身份转入了俺所在的学校,还就读了我所在的班级。当然在这一天俺可是既开心又痛苦的了,开心的是【风】可以无时不刻的陪伴在俺的身边,痛苦的则是今天几乎一整天我都必须在忍受着来自教室四周各处丢来的名为“嫉妒”的眼刀(俺想你们也该猜得到这些眼刀大多都是来自班里男生那边的吧!至于缘由,俺想还是让俺自己来说一下:在【风】作为特长生并且还是以一名清纯可爱的美少女转到我们班后,俺们班的大多男生已经化身为狼了——各个眼冒红心,嘴里流着哈喇子。然后,在他们听【风】做自我介绍而如此如醉,快要陷进去时,【风】的一句“目前正暂住于羽墨家中”就又把他们一下子又从美好遐想中打回了现实。俺想俺要接受“眼刀”攻击洗礼的日子在接下来应该是不会太短吧!)
  
在这一天的课程都结束后,俺赶紧拉着【风】快速的跑出了学校。然后接下来的便是告白路线了吧!……嗯?口胡!才不是这个样子的呢?!
  
“那个……【风】你能先回家吗?俺待会想要独自一个人去一个地方哦!”
  
“不行,我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便是寸步不离(真的?)的保护你,怎么可能轻易的就离开你半步呢?!”少女的语气听起来可是很坚决呢!其实这是间接的表白?(这发展的也太快了吧!而且不是一般都是由男生先主动的吗?)
  
“好吧!那么你由什么办法能隐藏住自己吗?”俺一副“我就知道”的无奈口气说道。
  
“隐藏住自己这个是可以的,只要通过我手中的宝具【风王结界】便可以拥有半个钟头的时间将自己的身形与气息掩埋掉的能力。”(果真,应该说不愧为与那个人长得很像的“SABER”吗?)
  
“半个钟头吗?嗯,算算时间也应该足够了吧!那么,我们走吧!”
  
就这样,俺与已经将自己隐藏好了的【风】走着走着,便进入了一条幽静的小巷子里。
  
“M,你来了啦!正好,我们刚好才要讨论到重要的部分呢,如此一来你也快加入进来吧!”走入了小巷中一个残破的屋子中后,一个面带微笑的少年(其实这Boy是腹黑的吗?没错吧!)
  
“S,不要那样子叫我“M”,这样子会让人误会的。”一想到“**”所代表的含义,俺就想挖个洞钻进去了。
  
(隐藏着的【风】想笑又不能笑,于是赶紧将嘴伸向了羽墨的手臂。“啊——”这是来自羽墨内心深处的声音,被咬了还不能说出来,这还真是命苦啊!)
  
“这里就我们七个人,哪还会有什么其他人啊!M,该不会是你小子终于交了女朋友,而你又正好又不好意思让她进来这,所以让她在外面偷听吧!”说着,S走向门外看了看,然后又折了回来漫不经心的说道。“真可惜呢!貌似是我猜错了啊!”
  
(真抱歉呢!可不是什么女朋友呢?!而是俺的Servan。让你失望了,还真是抱歉啊!)
  
“才不是呢!只是觉得这个真的很容易让人感到误会而已。”俺朝S的那个方向瞪了几眼,在他的那个方向正有几只正在憋住笑意的狐狸快要憋得内伤了。
  
“搞什么啊!为什么当初定代号的时候要以名字的首字母为标准的啊?到底是谁提的这个建议啊!你们想笑就笑吧!”俺又忍不住抱怨道,接着找了把椅子准备坐下开会。
  
“忘记了,当初这可就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啊!好了,大家不要笑,先谈正事要紧。”S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却也是他瞬间带动了在座所有人笑了起来(当中不包括我,不过为什么其中貌似还带了几声女式低笑啊!)而坐在一旁的我只能自认倒霉了。
  
“正事是什么啊!?”忍着就快要进入黑化边缘的我接着他们的大笑后说道。
  
“天罚计划,又名惩恶行动——我们准备利用炸弹将咱们这个城市中的贪官以及一些不法分子的巢穴炸毁,以此达到我们所想要达到的警示作用。而做这一切之前我们正需要来自你绝佳的判断力。”手中转动着黑色圆珠笔的橙衣少年不紧不慢的说道。
  
“需要我的判断力判断什么?K。”听到K说的这些,俺瞬间正经了起来。(本来就很严肃好不好!)
  
“判断最佳的行动时间以及离开这座城市的最佳时间。”
  
“K,你说这话什么意思?”虽然惩戒贪官什么的是件大快人心的是,但是听到这个与“出逃”有关的字眼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我们并非用所谓的法律制裁恶人啊!法律可以保护我们不受伤害,但并非就表示那些贪官不会就有法律这项工具来抓捕我们啊!有时候法律这件武器对于贪官来说几乎已经形同虚设了,那么我们也就必须做好行动完毕后离开这座城市的准备了。而且,现在的我,还并不成熟(指哪方面?),也就只能制定出这样的计划了。”停止了转笔的K闭上了他那双对他人来说略带妖异的金色双眼。
  
“好吧!既然这样,那么我就顺带提个建议吧!炸弹的话,就用我们那些特质的定时炸弹吧!”
  
……

暂时解散的七人组

一群特制的拟态鸽子飞入了各个已经选定好的住宅区中……
  
(代表和平的信鸽出现在这,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啊!)
  
……
  
“轰!轰!轰!……”接下来的便是连续不断的爆炸声在这些地区中弹奏出令人难以忘怀的交响乐了。
  
“果真,艺术就是爆炸啊!”在某高楼手拿爆炸遥控装置的F带着他那略带对艺术有些的偏执想法对着底下那一片片已成了的废墟感叹道。
  
“喂,F你就别在那感叹艺术了,快点回集合点会和,接下来我们可还是有事要做呢!”
  
“知道了,知道了,就来!真是可惜了呢,大概只有这最后一次机会能看这美妙的场景了。”通过腕表上的联络器与对面那头的人做出答复后,F瘪瘪嘴翻身跳下高楼,张开了背部的滑翔翼向那某处飞去。
  
至此,天罚计划(惩恶行动)就此结束!
  
……
  
在天罚计划实施后不久,各大电视台及电台军队此事做出了相应的报道,不过在它们报道完此事后,均被不明的电信号所干扰,并被加入了这样一条信息。
  
[吕XX为X省检察厅官员,因涉嫌贪赃、走私、徇私枉法等罪大恶极勾当,天理难容,于此对其执行天罚。
 
蔡XX……]

……
  
“K,你说他们会不会因为我们做的这件事而吓的尿裤子啊!啊哈哈!”已经回到了那个幽静小巷的F双手抱头坐在了靠椅上,而他的腿也为了配合主人的行动而斜放在了长桌上。(放?)
  
“嗯,我想那些贪官在抓到我们之前一定是天天胆颤心惊、坐立不安的吧!毕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轮到他们也说不定呢!还有说起来,我们也该准备出国历练了啊!”K此刻正将他右手的食指顶端含在了唇间,那样子别提有多可爱了!
  
“是啊!毕竟现在的我们还不够成熟呢!离我们所想要到达的目标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呢!不出去外面好好历练一番是不行的啊!你说是吧!C。”拿着指甲刀正在磨指甲的M说道。
  
“嗯,是的。”一直以来都是沉默寡言的C今天意外的多说了几个字啊!毕竟是要离开了啊!
  
“告诉了S那家伙了没有,那家伙开完会后又去打球吸引女生注意了,还真是一个拈花惹草的花花公子啊!”明显有点妈妈桑感觉的B说道。
  
“已经打电话告诉他了,哥哥。”与B是双胞胎的L盖上了手机盖后说道,
  
“对了,M你出国的事还是暂时在考虑一下吧!毕竟你现在还在上学,而且家里还有爷爷奶奶需要照顾。”K似乎想到了什么,歪着头对M说道。
  
“嗯?这样子嘛,人家才刚想好不容易才有一次出国的机会。本以为……”语气中略带点女气的M说道。(这货可是主角啊!不过在这里请暂时称呼他为M君吧!)
  
“好了好了,别装了。M,你也知道,在我们几个人之中就只有你还有家庭的羁绊,而且我们走后这个地方还是需要有人可以坐镇的。还有,你放心,在我们走后如果我们有一人被抓,也绝不会告发你的。”F以一脸我很有义气的样子对M说道。
  
“俺当然知道,俺现在只不过是想让离别这种哀伤的气氛更淡一些而已。”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内心却早已在哭泣的M倔强的说道。
  
……
  
最后一次聚在义气的七人组团队——
  
“干杯!相信短暂的离别后便是我们的再次相逢!”
  
“哦!”
  
席间的M君,正对着酒和饮料摆出一副犹豫的神色(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便是拥有着不管和哪一种东西都会醉的M星人体质。至于已经被我们遗忘很久的【风】,我们还是继续暂时遗忘她的存在吧!

平静的一天


在七人组(除俺以外的)都登上了离开China去往外国旅程的第N天后的某个星期的某一天,(亲,不介意的话,你完全可以把它当成是一段顺口溜哦!→被PIA飞。)俺正趴在俺家那张办公桌上写着那本我命名为《末世录》的novel中……
  
“……如此……这般……就这样,日本的东京上空突然空投下了一只只在《EVA》中才可能会出现的使徒,接着在一阵不明的空间波动后还凭空出现了在特摄剧中才会出现的奥特曼,之后——他们就扭打了起来……”
  
当俺刚写到这时,突然——
  
“小墨墨(不要这么叫俺啊!俺可是男的。),快来看啊!EVA使徒大战奥特曼,不容错过哦!”只穿着可爱的hellokitty睡衣的某少女此刻正横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以此补充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噗——,有没有搞错啊!为什么那能力该灵的时候不灵,偏偏这个时候……”看着电视上正报道的《日本遭遇天外来客袭击事件》的新闻俺吐槽无力——
  
“你的能力?”听到“能力”这个词的某少女明显来了兴趣,她兴匆匆的冲进了我刚刚所在书房中,然后在那张我写上了之前的预言物语之后继续写下了一点点东西,就又转回了客厅查看自己所想要的结果是否实现了。

“哎——,为什么我就不行啊!”
  
此刻她脸上的表情(嘟着嘴巴的样子)别提有多可爱了,还真想在她那上面好好的咬一口呢!
  
“因为这能力可是俺独有的哦!……”嗯,趁她还没发现我刚刚的那个想法,赶紧转移话题吧!
  
“是什么想法呢?!”她现在所倾吐的话语竟如同恶魔低喃一般。
  
就这样,不知不觉我竟将自己刚刚那内心的真实想法原封不动的告诉了她。
  
“什么,拿命来吧!天诛!”不就是咬你的小脸颊有必要这样吗?而且明明我是Master,为什么要被我的Servent追着打啊!
  
……

突如其来的TheEnd,最后的Boss是自己?

在漫天黄沙吹过一片片的废墟之上——
  
(以下为了称呼方便,将身穿白衣黑发的俺称为白羽,身穿黑衣白发手执[WING][NOTEBOOK]的我称为黑羽。)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另一个我!”
  
(另一个我指的是谁?他又到底做了什么事?)
  
此刻正用公主抱将已死(假死?)的【风】抱在自己怀里的白羽向对面的黑羽质问道。
  
“因为要获得属于自己的身体。”
  
仿若机械般的回答,几乎让白羽为之抓狂。
  
“但是你不是拥有你的那本近乎全能的神奇记事本吗?为什么要抽走属于【风】的生命力?”
  
“这便是等价代换。要想获得什么也就必须付出所对等的代价。”
  
黑羽的话中渐渐透露出一丝丝的人性,但给出的答案却更是让人无法忍受。
  
“接下来便是杀了俺吗?另一个我,亦或是兄长大人。”
  
“没错,我的弟弟。因为如果不这样做,我便无法是独一无二的人了。”
  
说着,黑羽用他那根笔在那张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上写下了些什么。
  
“风刃召来!”
  
一道如同绿色的回旋镖影便这样将白羽的左肩击伤了。而受伤后的白羽为了不让昏迷中得【风】身体再受到任何损伤,便单膝跪地不让【风】从自己的手中滑落,宛如向某公主宣誓效忠的圣骑士一般。
  
“这便是你从【风】那里获取的生命力中得到的能力吗?太弱了,实在是太弱了。”
  
即使是受伤,嘴上仍不忘逞强的白羽咽下快要从口中吐出的鲜血说道。那味道腥腥的、甜甜的,还真是不是一般的难受啊!
  
“哼,别逞强了,与你相处了这么久的我会不了解你!那么为了公平起见,我就给你一张纸、一根笔,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吧!”
  
似乎是已经适应了这个新的身体,黑羽的双眼眼渐渐有了神采。
  
“是你给我这个机会的,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拿着凭空出现的纸和笔,白羽在那上面奋笔疾书的写下了几句话后,在他得手中出现了一本略带这些诡异气息的黑色笔记本。
  
“俺拿俺那一向是1/2的手气来赌,这次终于让我赌对了。接下来,接受我死亡的制裁吧!另一个我。”
  
拿着笔记本上那根黑色的羽毛及写下自己名字的白羽对黑羽说道。
  
……
  
“嗯?为什么我没死?”白羽原本已经准备好同归于尽而闭上了那双等死的双眼,此刻因为料想的事情没有发生而再次睁开了。
  
“戴上了这顶帽子后,便也表示你能够独当一面了呢!”
  
口中将鲜血吐出的黑羽拿着一顶有着黑色条纹的白色帽子逮到了白羽的头上。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做?”
  
原本已经准备与黑羽同归于尽的白羽看着那个昔日作为自己哥哥存在的第二人格哭了。
  
“恶人做坏事是不需要理由的。”(我总不可能告诉你这是我作为你的第二人格,在这个世界所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说完话后的黑羽倒在了白羽的身边,最后的最后如同星尘一般的在空气中消失了。而那张正飘落的纸上正写着“以我在世界所能存在的最后3年为代价让这一切回归原状,然后恢复为正常人能与风一起好好的活着。”
  
……
  
【风】的真实身份还没揭开,
  
羽墨的成“神”之路还没开始,
  
这样其实名为羽墨的少年他的旅程也才刚刚开始
  
……
  
这个故事没有所谓真正的结局,
  
也就没有了最终的结束。
  
——[TheEnd]——

外之章

番外•多年以后

  “Baby,好可爱,来给爸爸笑一个。”已经身为人父的白羽此刻正逗弄着婴儿车上的小宝宝。
  “你都这么大了,还是那么不正经。”倚在门边的某位女子看着白羽无奈的笑道,那么她是【风】吗?
     ……

番外•名为【风】之少女的自白

我是一名孤儿,从出生开始我便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了。
我一岁时,他十岁。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收养了我,并为我取名为【风】。他说,他希望我能像风一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我七岁时,他十七岁。他说,我和他在某个世界认识的人长得很像,只不过头发是银色的,而他所认识的那个人是金色的。他还说,“她”叫亚瑟王,背负着名为骑士王的命运。
我十五岁生日时,他已经二十五岁了。在我生日的那一天,他送了我一把宝剑作为我的生日礼物。他说,这把宝剑名为“风王结界”,是他送给“她”的“宝具”,只是“她”并没有接受这份礼物,而是选择了他所做的那把复制品。他还说,我拿着这把剑时更像他口中的那个“她”了。
就在我十五岁的这年的最后一天,他说,他要走了,要离开这个世界了。我说,希望你能为了我而留下。他说,不行,因为他在一个世界的时间最大期限便是二十五年,如果不在这个时候走,这个世界便会因为他而毁灭。我说,那么你还会回来看我吗?他说,会的,在他将各个世界的构造了解之后,他会回来看我的。最后,他还说,要记得我这个名为“梦旅者”的创世神“爸爸”哦!只是,他从不知道我并非是将他当成爸爸,更非哥哥……
在他离开两年后,也就是我十七岁那一年,我知道了如何去往其他世界的方法。迫不及待希望见到他的心,使我顾不得所谓的危险了,就这样我来到了羽墨的那个世界。
在羽墨的身上,我感觉到了他的气息,只是现在的他到底在哪里?……

番外•名为梦旅者之人

  *[X日,天降少女,至此少年的命运从此改变。]
  这便是我作为羽墨的第二人格时,在他夜间无意识的熟睡后,用他自己的手写下了改变现实的一行字,至少这是我在预感那件事来临之前所能为他留下的最后临别礼物了。只是,我没想到竟然是将我在那个世界领养的女儿给带了过来,而且还是以她15岁的面貌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因为她的身上有我送她的那把“风王结界”,所以我是不会认错的。
  [名为【风】之少女陷入假死状态,梦旅之人重获实体。世界面临崩溃状——]
  这是在我要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写下的一行字,造成一种【风】的生命力是被我移作他用的假象后,我希望在离开这个世界前能让羽墨明白自己一直忽略了身边的某些事物。*
  19X9年,我作为羽墨父母的长子出生了,只是大概因为这个世界的人类肉体匹配率与我的灵魂不是十分吻合,所以在出生没多久我便以灵魂的方式离开了这具新生的肉体。
  19X4年,我的弟弟也就是羽墨降生在了这个世界上。而在这之前,作为灵体的我已经在羽墨父母的身边陪伴了5年之久,即使他们也早已看不到我了,就在这5年的时间里已经让我对这个世界有了足够的了解。在弟弟降生的那一刻,我的灵魂似乎被什么所吸引着,在我闭眼享受那个瞬间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但是我就是莫名的有一种充实感。
  接下来,便是我作为弟弟的第二人格的一段奇妙时光了。在弟弟出生后,我们的父母便很少出现了,羽墨的这些年一直都是由爷爷奶奶在照顾他。我在与他相处了十几年中,有一天他终于发现了我的存在,但是他并没有人类所谓的那种面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心理,而是亲切的称呼我为“哥哥”,并且还经常的将我当成他的谈心对象,那时的他就跟现在这样一样那么的孤独,只不过作为创世神的我并不是十分了解人类的情感,所以在他提出内心的疑惑后我并不能全部给出解答,就这样我所能做的最好的地方便是认真的倾听他的心声了。
  看到这番后,你是否想到了什么?没错,我并非是这个世界的生灵!——这是我唯一能给与你们的答案。因为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灵,并且还是创世神,所以有些神奇的能力也变不足为奇了吧!在我附身在弟弟身上的那一刻,我的能力他也或多或少的继承了一些,但是这样造成的后果也是十分的严重的,厄运缠身以及病弱的身体便也是他所付出的代价了,即使他自身并不愿意也并不知情。这便是所谓的“等价代换”!
  到了弟弟17岁这一年,我所能存在这个世界的时间也已经到达了尽头,我并非想他能多么的记住我,只要他能幸福快乐的活着我便心满意足了。
  那么最后,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吧?告诉你哦!吾之名为梦の旅者。你是信,还是不信呢?对于我来说,名字并非什么十分重要的事,因为名字仅仅等同于一个代号,我是这么想的,而梦旅者则是我现在唯一认同的代号。
  那么,诸位,就请让我们在下一个世界再次相见吧!
                                                                                                          ——by梦旅者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