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陵人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守陵人

作者:上杉桜吹雪

前传:守陵人


       1945年2月,柏林。
       “你是……”阿道夫看着眼前这个穿着不伦不类的海军服的少女,她的金黄色的长发随着微风飘拂,一缕缕反射着微弱的阳光。
       “俾斯麦,我的元首,Otto von Bismarck,于一个月前回到母港威廉港,并参与了对比利时方向盟军的地面火力压制。”少女表情严肃地说,“盟军攻破了齐格飞防线,我向东边撤退的时候,顺了一辆桶车,一路开过来的。”
       阿道夫低下头沉思,然后再度抬起头:“不,不是这个,我是说,你到底是谁?”
       “我是京特·吕特晏斯,是恩斯特·林德曼;我可以是俾斯麦上的任何一个战士,我也是俾斯麦本身。”
       “元首,苏联军攻入波兰!”云德·冯·克鲁格的副官拿着一份电报急急忙忙闯进办公室,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知道了,让莫德尔顶上,用焦土战略。”阿道夫漫不经心地摆摆手,眉头锁得更紧了。
       “元首,我可以去东线支援莫德尔元帅。”俾斯麦急切地说,她脸上闪烁着求战的渴望。
       “不,”阿道夫抬起头,看向俾斯麦,“苏联人发动了几次突击,就已经打进了波兰,不到两三个月柏林就会沦陷,莱茵钢铁厂和克虏伯钢铁厂都会沦陷,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出击是需要弹药的吧,如果连补给都不能保证,你能守住哪里?”
       “阿根廷一直是帝国坚定的外援,明天会有一艘U艇载一些科学家和帝国高层去阿根廷,你就跟着去,隐蔽起来,不要被盟军发现。”
       “可是……那样的话,柏林怎么办?”俾斯麦担忧地问。
       “我会陪这座城市一起,要么战胜,要么死;”阿道夫哆哆嗦嗦地戴上眼睛,拿起笔,凑到大比例的地图跟前,“至于你,先去收拾一下吧,半个小时之后坐容克52去威廉港。”
       “是,我的元首。”俾斯麦转身向门外走;在1945年凛冽的春风中,阿道夫的身影显得苍老了许多。
       ……
       “您的证件?”驻守机场的武装党卫军拦下了俾斯麦乘坐的82桶车,伸出戴着脏兮兮的白手套的手,有礼貌地向俾斯麦要求通行证。
       “四号元首令。”俾斯麦说着,把一张纸递了过去。纸上的命令只有一条,估计是因为草拟的时间十分仓促,但纸张右下的元首署名让卫兵不敢怠慢。
       打了一通电话跟上级确认了一遍又一遍之后,这个战士递回元首令,端正地抬起右手,喊道:“嗨,希特勒!”
       机场跑道尽头,地勤人员正在紧张地给五架ta-152加油,挂载弹药。一架容克-52正在启动引擎,机翼两边不断地喷出黑烟。太阳正在徐徐下落,将她的余晖撒在这个即将灭亡的帝国上。
       ……
       1945年4月30日,柏林城破,二战的发起者,首任帝国元首阿道夫·希特勒,在国会大厦地堡饮弹自杀,尸体被其他纳粹高层焚烧,草草掩埋在大厦前的一个弹坑中。直到纳粹残党卷土重来,没有人再知道这个著名的末日方针,震惊世界的守陵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