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秘药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艾丝蒂尔一行来到了时钟塔顶,只见一个小伙子正在眼望蓝天,虔诚的祈祷着,艾丝蒂尔好好一看他的模样,哦~,不就是在飞行船是遇见的、和朋友一起来旅行的那个小伙子安特吗~。
“女神啊,我求您了……”安特双手交叉地放在胸前,“请您一定要让我能和那位漂亮的大姐邂逅啊……”
“……………………”艾丝蒂尔捏拳轻轻磕了磕嘴,打岔道, “咳咳~!……那个,能打扰一下吗?”
“恩??”安特转身一看,“……啊,难道说……你们就是协会里来的人吗?”
“恩,就是这样。”
“我们是看了留言板后而来的。……你就是安特吗?”
“啊啊,正是。大家好,我是从王都来的安特。特意请大家来抱歉了,其实我是有个紧急的请求拉。……工作内容十分简单,还请大家务必要接受啊。”
(はい)
“恩,没问题。……那么,究竟是什么事呢?”
“恩、恩……实情是……”安特有些扭扭捏捏,“……我想请大家帮我收集几种药材。那、那个……这是药材单。”
艾丝蒂尔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
魔兽的甲壳×5个
魔兽的翅×5个
魔兽的种×5个
帕尔格拉斯×一尾
××××××××××××
  雪拉也在一旁凑头看完后,微微皱起了眉头,
“魔兽身上所掉落的东西还好说啦,……这「帕尔格拉斯」是一种鱼吗?”
“恩,正是如此,这是一种河川鱼,”安特点头道,“要想配出最终的药来,它的肝可是必不可少的呢。……它们一般都栖息在水草比较茂盛的河里,请你们一定要设法弄到啊。”
“原来如此……水草多的河川里啊,” 艾丝蒂尔拿出手帐来唰唰地记着, “……好了,我都记下来了。”
“阿、是吗。……那么,拜托了!”
  全无下文,安特转身就要继续祈祷~。
“阿、啊呀!?这就没有啦!?”
“你等一下,我们还想问一些事情的。”
“哎?什么啊,不是都已经交代清楚了吗?”
“刚才你说了,是要配药的吧……这到底是什么药、要作什么用呢?请将药的名字和使用目的告诉我们。”
“为、为什么我要跟你们说这个啊?”
“……无论是什么药材,随着其用途的改变,都可成为毒药,” 奥利维尔说道, “……为了防止它被用亊不当的方向,我们的如此质问乃是合情合理的。”
“对,就是这样。如果你心中无愧的话,就请说给我们听吧。”
“唔——,这样啊……好吧,其实告诉你们也无所谓的……我想作的药的名字叫做『德阿瑟特的秘药』,这种药如果在饮酒之前服用了的话,那么之后无论喝多少都不会醉。这话我是从教区长那儿听来的,绝对没错。”
“哗~,还真是了不起的药啊,无论怎么喝都不会醉呢……”
  奥利维尔似乎也是颇感兴趣,只见他微微点头,开始凝神听起安特的话来~,
“唔唔……这真是有意思的话呢。”
“什么啊,这种酒,……还真是什么乌七八糟的都有呢,……” 雪拉有些不满道, “无论喝多少都不会醉……那不就没有喝酒的意思了嘛。”
“唉……,雪拉姐,你的那种喝法我也不认为是正确的哦。”
“不过,你为什么会需要到这种药材呢?”
“……是为了去参加那无法辞退的酒宴吗?”
“也不是无法辞退拉……恩,不过我确实是有场不能避免的拼酒会要参加没错。……所以,我想到时能够平安地克服过去。”
“呼……朋友,我深——深地理解你的这种心情。”
  找到了知己的奥利维尔,深情地拍着安特的肩膀~。
“这是、是那么需要去坚持的事情吗?” 艾丝蒂尔有些无法理解, “恩、恩——,大家都适当地饮一点不就可以了嘛……”
(叹气) “呼、真是的……”
(汗~) “雪、雪拉君……我觉得这种场合不适合你来叹气的啊……(真是对自己没有一点自觉性哦……)”
“……那么,现在你们大家知道了委托的理由了吧?”
“恩、恩……”
“……基本上吧~。” 雪拉笑道, “……那么,等我们找齐了药材,就再上这儿来找你是吗?”
“正是,那么就拜托你们拉。大、大家加油!这可是赌上了我将来的命运的秘药啊。”
“???我、我是不太清楚你说什么啦~,不过我们会加油去找的就是了。”



  于是大伙儿根据安特说的线索,跑到了艾利兹街道那座石桥的河边钓起鱼来,不出所料,艾丝蒂尔才钓了片刻功夫,就将帕尔格拉斯钓到了~。
  于是大家兴高采烈地赶回到了时钟塔上向安特报告。
“YA~HO~,安特。打扰一下可以吗~?”
“恩……?”正忙着在胸前划着十字的安特转过身来,“……呀~,是你们大家啊,怎样,药材都收集全了吗?”
“恩~、你自己看看吧。”
  艾丝蒂尔将手中的大白鱼连同魔兽身上的物件一齐递给安特。
“哦哦~!全部找齐了啊~!”安特感动的热泪盈眶,“……谢谢了,太谢谢你们了、游击士们!……好——!那么现在我们就一起去请教区长配药吧!”
(一惊) “哎……我们也一起去吗?”
“当然的嘛,你们可是帮我找齐了药材的恩人啊~!……来,就和我一起去感受那激动的瞬间吧~!”
“这真、真是让人一头雾水的理由哈……”
“这不是很好吗~?” 雪拉笑道, “……本来委托也还没有完整总结呢,就再陪他走一趟吧。”
“唔,是啊,没有理由拒绝的呢。”
“好极,那么就这样了,大家都随我来教堂吧,Let’s Go!”



  教堂里,德拜因教区长将最后一份碾好的药粉放入药罐之后捣了一捣,
“——唔,各位久等了,药我已经配好了。”教区长一脸微笑,“……来,拿去吧,这就是『德阿瑟特的秘药』。”
“咕、咕嘟……”安特咽了咽,颤抖着双手将药接了过来,“……这就是我寻求着的秘药……就是那无论怎么喝都不会醉的秘药……吗?”
“对、就是这样……不过它的药效必须严格遵守用法和用量来——”
“太棒罗——!我终于将它弄到手拉——!”
  安特没等教区长说完,就来了一个360度的高空跳跃,
“这、这样就可以挺起胸膛来去向爱娜告白拉——!”
(群惊~)
“——哎哎哎哎哎!!”
“哎呀……!?”
“你说、说的是爱娜?”
“唔唔唔……这真是无法听之不顾的话啊。”
“是的,就是游击士协会里那位漂亮的大姐啊~!……”安特激动道,“我听说她是酒豪,不过现在可是有备无患罗~!等我饮了这药,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将她约出来拉~!”
“你是为了爱娜而来做的这个药吗……?” 艾丝蒂尔惊奇道, “这个……我是很佩服你的这种决心毅力啦,不过觉得你还真是可怜哦……”
“……但是,仔细一想,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奥利维尔思索道, “……错过了这个机会的话,再想让爱娜君酩酊大醉,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了……”
“呵呵~……真是个有趣的计划啊,” 雪拉也磕着下巴,眯眼笑道, “……一次也好,我也好想看看爱娜烂醉了的模样呢~。”
“喔喔~!那么说来,大家是愿意继续帮助我的罗?”安特高兴道,“其实我也想请大家帮我设法将她从协会里带过来呢。”
“呼~……没问题,就让我这个知心朋友来拉你一把吧,” 奥利维尔义不容辞地说道, “……地点就定在那个酒店里怎么样~?”
“对,在那里就成,” 雪拉也掺和了进来, “……听说有人要来拼酒,爱娜也一定会坐不住的呢。”
“等、等等啦雪拉姐。”
“好啦,没事的嘛~,” 雪拉朝艾丝蒂尔挤了挤眼睛, “这就叫做「行船趁顺风,打铁趁火红」哦~。而且这也是委托者的希望啊,当然得要帮帮人家的嘛~?”
“虽然是这么说没错啦……” (艾丝蒂尔心想:绝——对是雪拉姐自己也想喝,才会应了这个馊点子的。)
“喔喔~!不愧是游击士啊,「售后服务」也是那么在心的呢。”安特一脸的开心, “……那么,我就在酒店恭候各位,爱娜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喔喔~!那么我们就走吧,兄弟~!”
  奥利维尔和安特俩人激动地互相搂着肩膀、吹着口哨就走了~
“他、他们走了呢~……”
“唉唉,真是性急的年轻人啊,”德拜因教区长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我都还没有把这药的使用方法说给他们听的啊……”
“恩、恩……我想不会有事的,爱娜姐应该不会答应的才对呢。”
“呵呵~,这就要看我的手段啦~” 雪拉坏笑道, “……好了,如果你们也感兴趣的话,就到酒店去等着吧~,我之后就会把爱娜拉过来的~。”

  少时过后,艾丝蒂尔和科洛丝两人终于还是来到了酒店。
“唉——,终究放不下心,还是来了呢,……” 艾丝蒂尔叹道, “……不过雪拉姐她们好像还没到的样子啊。”
“我想可能还在协会里磨嘴皮子的吧~。”
“恩,那我们就先坐下等等吧。”
  这时,科洛丝突然好像听到了什么,转过身去,
“不,艾丝蒂尔……好像没有这必要了呢。”
“啊……”
艾丝蒂尔顺着科洛丝的视线看去——
≈≈≈≈≈≈≈≈≈≈≈≈≈≈≈≈≈≈≈≈≈≈≈≈≈≈≈≈≈≈≈≈≈≈≈≈≈≈≈≈≈≈≈≈≈≈≈
  只见这时,雪拉、爱娜、安特和奥利维尔四人也缓缓走入了酒店。
  到了酒桌前,雪拉转身对爱娜说道,
“特意将你叫出来,真是不好意思了呢,爱娜,……柜台受理那边没什么问题吧?”
“恩,我暂时叫利吉帮我看着一下,”爱娜脸色郑重地说道,“……接受委托者商谈的请求,也是和受理一样重要的工作呢。”
“对、对不起,在你繁忙的时候请你出来。”
“哪里的话,请别介意。……那就请你尽快将事情和我说说吧。”
“呼~,那么就开始吧~”
“请、请你多多关照。”
≈≈≈≈≈≈≈≈≈≈≈≈≈≈≈≈≈≈≈≈≈≈≈≈≈≈≈≈≈≈≈≈≈≈≈≈≈≈≈≈≈≈≈≈≈≈≈
“哗,真的带来了呢。” 艾丝蒂尔奇道。
“……好像是借口说有委托者需要商谈,才将爱娜君请出来的呢……”
“恩……这确是「商谈」没错啦,” 艾丝蒂尔担心起来, “……不过爱娜姐会不会生气的啊?”
≈≈≈≈≈≈≈≈≈≈≈≈≈≈≈≈≈≈≈≈≈≈≈≈≈≈≈≈≈≈≈≈≈≈≈≈≈≈≈≈≈≈≈≈≈≈≈
  不一会儿,四人围着中央的酒桌坐定后,奥利维尔首先举起酒杯,说道,
“——好,为了庆祝我们大家这次愉快的见面,就让我们先满饮此杯吧。”
“呵呵~,就是~。”
“恩、恩,……是可以啦,”爱娜担心地看着安特,“……安特,你没问题吧?在商谈之前就饮酒什么的……”
“没、没事!让我们干吧~!”安特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你别看我这样儿,我这体质可是很能喝的哦!”
“哎呀,那我真是失礼了呢。看来果是人不可貌相的啊。”
“呼~,”一旁的奥利维尔似乎有些急不可待~, “那么就干杯吧~!”
≈≈≈≈≈≈≈≈≈≈≈≈≈≈≈≈≈≈≈≈≈≈≈≈≈≈≈≈≈≈≈≈≈≈≈≈≈≈≈≈≈≈≈≈≈≈≈
“他、他们开始喝了呢……”
“可是,为什么奥利维尔也会掺在里头的啊…………难道是他也吃了那药?”
“嗯、嗯~……我想也是,” 科洛丝笑着点点头, “……你看他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呢。”
≈≈≈≈≈≈≈≈≈≈≈≈≈≈≈≈≈≈≈≈≈≈≈≈≈≈≈≈≈≈≈≈≈≈≈≈≈≈≈≈≈≈≈≈≈≈≈
“哈、哈、哈——,”
  果如其言,下边,奥利维尔斜偏着头,正和大家开心地调侃着,
“……又来了又来了~~,爱娜君你真是的~、尽?说?笑——。”
≈≈≈≈≈≈≈≈≈≈≈≈≈≈≈≈≈≈≈≈≈≈≈≈≈≈≈≈≈≈≈≈≈≈≈≈≈≈≈≈≈≈≈≈≈≈≈
“……确、确实是哦……”
≈≈≈≈≈≈≈≈≈≈≈≈≈≈≈≈≈≈≈≈≈≈≈≈≈≈≈≈≈≈≈≈≈≈≈≈≈≈≈≈≈≈≈≈≈≈≈
“——好了,那么,就让我们进入正题吧,”爱娜放下酒杯,说道,“你到底是想和我谈什么事情呢?”
“恩、恩……这个……”安特突然站了起来,“……那个、那个…………爱娜!”
“恩……?”
“我、我…………”
  安特捂着胸口,好好地调整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呼吸后,终于大声道,
“请和我交往吧!!”
“………………………………,……交往……这…………是指的那个……意思吗?”
“对、对!请你答应我吧!没、没有你的话,我已经无法活下去了!”
“怎、怎么会这样的啊……”爱娜一听这直白的告白之语,开始有些慌了,“你突然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准备……”
(注意,下面相声开始~)
“呼,爱娜君会感到困惑也是正常的,……” 奥利维尔一旁插口道, “男女之间的事情,本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呢……可不是说光考虑考虑就能得出答案的啊。”
“可、可是,得不出答案什么的,怎么可以嘛……难道是要让我抱着这相思之情,去过完下半辈子吗?”
“呼~,你放心吧,青年人,我现在已经有了一个绝妙的解决方案了。” 奥利维尔一副长者风范, “……不如就于此处,来决出一个胜负吧。”
“胜负……?”
“……这、这是怎么说?”
“战场就是这间酒店……决斗方法不用我再说,大家都应该心知肚明了吧~?”
“原、原来是这样……”
“……就是说,比拼酒力是吧?”
“真是个有趣的主意啊~,”
  雪拉继续背着台词~。
“……但是,这样一来的话,安特君就太过于可怜了,所以我们想对爱娜君出个难题。”
“说吧……是什么难题?”
“那就是,让我奥利维尔也来为安特君加势助威拉,” 看见爱娜轻易上钩,奥利维尔一脸媚笑, “……换言之,就是爱娜君你得和我们两人一并决胜负呢。”
“………………………………,好吧,我接受了。”
“呵呵~,爽快~!这才像爱娜嘛。” 雪拉也在旁边怂恿着, “……好了,那么我就权且充当你们决斗的见证人吧。”
“……但是,我这边也有个条件的。”
“是、是什么条件呢?”
“既然是决胜负,那么就得用这家酒店最烈的酒来拼才行。……”爱娜察言观色,已经开始有些感觉到三人的话有些不对劲,“……不好意思,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耗在这儿。”
 
(三人汗~)
“我们明、明白了……(不、不愧是爱娜君啊……)”

  不一会,酒瓶已经堆满了桌子,老板何库那在一旁战战兢兢地说道,
“我、我想这已经足够了吧。……就算是只熊,喝进这些去,也会醉翻了呢。”
“多谢你了,何库那。”

  说完这些,老板一股风就跑了~。(早离是非之地为妙~)

“……好了,那么就开始决胜负吧~。”
“哼~,我已经准备万全了~。”
“恩,那就开始吧。”
“好、好极!来吧——!”
≈≈≈≈≈≈≈≈≈≈≈≈≈≈≈≈≈≈≈≈≈≈≈≈≈≈≈≈≈≈≈≈≈≈≈≈≈≈≈≈≈≈≈≈≈≈≈
“……开始了呢。”
“是啊……如果那副药管用的话还行,……” 科洛丝担心地观望着。
≈≈≈≈≈≈≈≈≈≈≈≈≈≈≈≈≈≈≈≈≈≈≈≈≈≈≈≈≈≈≈≈≈≈≈≈≈≈≈≈≈≈≈≈≈≈≈
“噗啊——,第五杯!!嗝……,”安特张着嘴一散火,回上来不少酒气,“……果然空腹饮酒就是容易上火啊!”
“呼~,我也满饮完第五杯了。” 奥利维尔也将酒杯倒转示意。
“俩人加起来就是十杯了呢,还真是不错嘛。”
“恩,确实是……不过你们要是喝过分了,要不然之后可是会很快醉倒的哦。”
“什~么啊什~么啊!”安特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儿,摆着手说道,“这种程度,怎么会醉的嘛。”
“正是,我今儿也感觉自己能喝着呢,” 奥利维尔附和道, “来,再来~!”
≈≈≈≈≈≈≈≈≈≈≈≈≈≈≈≈≈≈≈≈≈≈≈≈≈≈≈≈≈≈≈≈≈≈≈≈≈≈≈≈≈≈≈≈≈≈≈
“恩……他二人情况好像不错呢。这就是那药的作用吗?”
“……但是爱娜君的脸色也是一点儿没变的呢。”
“哈、哈哈……那可是爱娜姐的嘛~。这么看来,双方是有得一拼呢。”
≈≈≈≈≈≈≈≈≈≈≈≈≈≈≈≈≈≈≈≈≈≈≈≈≈≈≈≈≈≈≈≈≈≈≈≈≈≈≈≈≈≈≈≈≈≈≈
“呼……这是第20杯了,”爱娜放下酒杯,看着俩人,“……你们怎么样?”
“我、我第十杯~~。”
“我也是十杯下肚了呢。”
“那么,这边也是20杯了呢,……” 雪拉用笔记着双方的杯数,看着爱娜笑道, “……他俩儿这次可是紧紧咬住你了呢,爱娜。”
“是啊,这还真是意外,”爱娜也微觉吃惊,“……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松过劲儿呢。”
“哼、哼哼~,之前我就说过的吧?”安特吐着舌头,“……不、不过,我的脖子好、好辣哦……”
“确、确实……好像是被烧伤一般呢,” 对面的难友也颇有同感,他惊奇地看着爱娜, “爱、爱娜君,难道你就一点事都没有的吗?”
“哎呀~,你们喉咙怎么了吗?不会是感冒了吧~?”
(难兄难弟汗~)
“真、真是恶劣的明知故问啊……”
“感觉不舒服的话,还是尽早放弃吧,”爱娜劝道,“我也不想增加酒店的麻烦呢。”
“啊、啊啊……”
“呼~,那么我们继续吧。”

“第十、十五杯……” 奥利维尔勉强说道, “……咳咳~!……啊~,我的胃里好像已经着火了啊。”
“………………………………”
“哦哦……!?”
“安特……!?”
“啊…………!?……什、什么事?”
“是身体不舒服吗?感觉刚才你好像是在发呆呢。”
“……没、没事儿……”安特眼神晃散,如在梦呓,“……当然没事儿嘛。……”
(安特君!振作一点!!药的效力还没有消失的哦!)
(是、是!!)
(爱娜君也已经喝进不少去了,……不管是如何的酒豪,喝到这个份上,也差不多要到达极限了。)
(可、可是,奥利维尔……,「哭丧着脸~」爱娜的脸色可是一点都没见有什么变化啊)
(一听这话,奥利维尔一惊,转头好好一观~)
(唔、唔唔……)
“???你们俩,怎么啦~?”
(汗~) (……喀!如果你还是男人的话,就别去计较那种小事!……从现在开始就是比拼毅力的时候了。来、让我们用爱和勇气,做这最后一搏吧~!)
(我、我了解了!)
“……真的没事吗?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还是早些投降为好哦?”
“呼~,爱娜君的如此用心,我们心领了,” 奥利维尔咽咽喉,清了清嗓子强道, “……遗憾的是,我们也还没有认输的意思呢。”
“对——对——,这接下来的,才是真格儿的呢~,” “事不关己”,雪拉也是一个劲的劝道, “……来~,大家继续决胜负吧~!”

“呼……”爱娜长吁了口气,砰地一声放下酒杯,说道,“……第三十六杯!!”
“那、那我的是第……十八杯!”
“我、我也是第十八杯!”
“你们俩儿,脸色都好差啊,”爱娜笑道,“……还想继续吗?”
“哈、哈、哈——” 奥利维尔趴在桌子上,抬起头来干笑道, “……到了如今,还说些什么啊。”
“哈哈,就是啊。现在才退缩的话,那不就成了男人里的窝囊…………啊,啊呀?”
“安特……!?”
『咕咚~!!叮铃哐啷~~~!!!』
  安特突然全身打了个激灵,手脚一阵乱颤,倒在了地板上不起来了~。
“安、安特君!?”
“哎呀,不好了!”
  爱娜和雪拉都连忙站起来察看,奥利维尔也跳了起来,可没走上一步,突然只感到眼冒金星,天地似乎都开始旋转起来了~,
“…………哦、哦呀…………!?”
『咚、咚咚咚~~~……』
  只听震地有声,奥利维尔转着眼珠子,也翻了~。
“啊呀~,连奥利维尔也……”
“你们俩个,都振作一点啊!?”
≈≈≈≈≈≈≈≈≈≈≈≈≈≈≈≈≈≈≈≈≈≈≈≈≈≈≈≈≈≈≈≈≈≈≈≈≈≈≈≈≈≈≈≈≈≈≈
  在楼上观战的艾丝蒂尔和科洛丝也连忙跑了过来,
“奥、奥利维尔……”
  对于艾丝蒂尔的叫唤,奥利维尔的手脚齐齐抽搐了一下,嘴里哼唧了两声,又不动了~,
“嗯、嗯~~……”
“完、完全烂醉如泥了呢。看来是药的效力过去了的缘故吧……”
“真是可惜啊……我还想着今天一定可以看到爱娜醉倒的样子了呢。” 雪拉叹了一口气, “……看来药这东西,也只是能应付一时的啊。”
“药……?”
“那个……其实是这样的……”

  艾丝蒂尔刚想和爱娜解释,却见德拜因教区长也走了进来,
“唔唔……都成这样了啊。”
“哎呀,教区长。”
“那个……您怎么会来这里的?”
“唔……我听说就是你和这两个年轻人拼酒的吧,我想起了点事情要跟他们说,所以就过来一趟……看来还是来迟罗。”
“恩、恩,他们都已经烂醉不起啦。……看来这是药的效用过去了的原因吧?”
“不,其实此药的药性是可以持续一整晚的……看来他们一定是将药一人一半分吃了。如果不按照规定的用量服用的话,是不能期待它会有什么效果的啊。”
(汗~) “噶……”
“原来如此……所以他们才会这副模样的啊……”
“你们大家以后服药的时候也一定要注意遵守说明书上的规定用量才行的啊。”
“呼……我早也就觉得奇怪了,”爱娜叹道,“突然奥利维尔会匆匆地跑来邀约我什么的……”
“啊、啊哈哈……看来这回他精神上的创伤又加深一层了呢。”
“好了,这俩人就暂时交给我吧;看来他们都是已经吸收了一般人所不能承受的酒精量了啊。”
“恩,那就拜托您了。我差不多也得回协会去了。”
“………………………………”
“您怎么了?”
“没、没有……爱娜君啊,你真是能喝啊。喝进那么多,都没有一点醉意吗?”
“呵呵~这种程度是醉不倒我的啦~”爱娜笑道,“虽说是拼酒,其实也就是陪他们玩玩而已呢。”
(一惊~)
“哎!?”
“这、这个,真是有恃无恐的发言啊……”
“真——的是,没底呢……”
“……是这样啊……”教区长怀疑地靠近爱娜,“……恩……确实是有酒味,但就是没醉。”
“那么,我就失礼了。”爱娜转向雪拉,“那么雪拉扎德,之后就交给你办啦~阿对了,酒钱也别忘了叫奥利维尔掏腰包啊~。”
“……呜、呜呜呜…………不愧……是爱娜君……啊…………如此无懈可击的女子…………我最喜欢……了,嗝~……”
≈≈≈≈≈≈≈≈≈≈≈≈≈≈≈≈≈≈≈≈≈≈≈≈≈≈≈≈≈≈≈≈≈≈≈≈≈≈≈≈≈≈≈≈≈≈≈
(由于奥利维尔醉翻,随便补一人吧~)
协会——
“今天我真是喝得好痛快啊~”爱娜笑道,“抛开事情原委不说,我真得感谢你们才行的啊。”
“恩、恩、这样也好呢……奥利维尔那家伙后来是怎么样了呢?”
“那个啊,……教区长对他作了一些应急的醒酒处理,现在正在二楼趴着呢,虽然瘫成一团,不过身体也没什么异常,大家就只管放心带上吧~”(可怜~)
  大家上楼一看,果然看到奥利维尔软作一团,趴在了桌子边上,
“呜呜~,……诸君。有何吩咐啊~……?”
              (~“找寻秘药”的支线任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