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计划:2017年5月周末絮语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山海计划2017年5月周末絮语合集。

【1】动向

灵师:又到了这个时候。

一点亮光从镜子中幽幽亮起。光芒越来越盛,似乎要把接触到的一切事物都吞没进去。意识就像是快要被镜子吸进去一般,逐渐涣散起来。

灵师:......

孙悟空:小鬼谷~(抱紧)好久不见,你总算回来啦!

鬼谷子:放、放开我!

孙悟空:好久不见,你还是这么冷淡呐~你前一阵子到底消失到哪去了?听说是有什么外派任务,一去就这么久。

鬼谷子:弱水城的地下水系统出现问题了。

孙悟空:哇哦,这可是一件大事。

鬼谷子:是啊,弱水城的地下水系同样是弱水城的「河川」所在地,水流混乱的话,「河川」里的灵力流向也会混乱起来。前一阵子就是被派去做紧急疏导工作了,直到最近「河川」平稳了不少,我这才回来。

孙悟空:听起来真辛苦呢~对了,墨翟不是和你一起去的吗?你回来了,她人呢?

鬼谷子:弱水城把她留下了,说是再借用一段时间。

孙悟空:留下来继续修下水道?

鬼谷子:似乎是需要土木方面的人才......

苏轼:呼、呼......不行了,我真的跑不动了......

岳飞:不要轻言放弃,你还记得辛弃疾临行前说过什么吗?

赵云:是啊,辛弃疾嘱托我们要好好监督您,请务必不要偷懒。

鬼谷子:......那边三个人,什么情况,大清早就来跑圈吗?尤其是苏轼,我可不记得她有这么奋进向上。

大师姐:嗨呀,天天被两个后辈督促着锻炼,能不向上吗?

鬼谷子:哦?你是说辛弃疾和李清照吧,李清照就算了,我回来也有几天了,似乎一直没见辛弃疾露过面?

孙悟空:她为了努力追上仰慕的前辈,又去深山修行啦。这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鬼谷子:拜托赵云和岳飞两人来监督,还真是选对了人。

孙悟空:这两人最近也很努力哟,每天相约着出去练枪。不过感觉岳飞有点古怪呢,一换衣服就性情大变......难道是传说中的多重人格?

鬼谷子:不切实际的猜测,真有你的风格。

孙悟空:诶嘿,这是幽默哦~至于赵云,我猜是最近见不到她的小军师,只能以练枪来缓解内心的苦闷了~

鬼谷子:诸葛亮?她怎么了吗?

孙悟空:大概是为了躲赵云,所以醉心于在前线和妖怪们布阵了吧。以上是我不负责任的猜测~

鬼谷子:这猜测反倒有些靠谱。

孙悟空:呀~小鬼谷竟然也开起了玩笑呢,看来心情还不错?

鬼谷子:哼。

孙悟空:我想想,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对了对了,前一阵子来的干将莫邪,你还没亲眼见过吧~

鬼谷子:听说是名剑的剑魂,不知实力如何?

孙悟空:很强喔~那两个孩子。拿数字来说的话,一个人是1.5的战斗力。两个人加起来,就是3的战斗力啦!怎样,要不要去和她们打声招呼?

鬼谷子:也好,以后要合作的话,不加深了解可不行。

灵师:......

镜子发出的光芒渐渐暗了下去,最后彻底消失。手中的镜子,此时看起来就是一面普普通通的铜镜。

灵师:怎么说呢......总感觉......她们在聊什么天机......

【2】国士无双

一点亮光从镜子中幽幽亮起。光芒越来越盛,似乎要把接触到的一切事物都吞没进去。意识就像是快要被镜子吸进去一般,逐渐涣散起来。

灵师:......

孙悟空:来啦~我把人拉到啦~这样就不缺人了吧,那我就先走啦!

韩信:......孙悟空怎么走了?她不是要吾帮忙吗?

李白:是啊,你来就帮大忙了!

韩信:???

杜甫:行者姐姐带你来的时候没和你说具体是做什么吗?

韩信:没有啊,她就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吾帮忙,没了吾不行什么的。既然是非吾不可的事,那吾只好来啦!所以你们遇到了什么困难?

苏轼:是少了你就不行的大困难哦~三缺一~

韩信:哈?

李白:就是打麻将啦,打麻将。平时一直都是孙悟空和我们三人一起打的,今天她有事要出门,就把你叫过来了。

韩信:这种小事为什么非吾不可啊!

杜甫:因为......韩信一看就是打麻将很厉害的那种人......

李白:是啊是啊,一看就是那种适合在牌桌上谈笑风生挥斥方遒的角色。

苏轼:嗯嗯,天生就有这种气质呢~

韩信:啊哈哈哈哈哈,既然你们这么说......不对不对,吾对打麻将根本没什么兴趣啊!而且,也不知道麻将怎么打。

苏轼:很简单喔,一学就会。只要记住公式就行~我们当初都是被孙悟空和小倩教会的~

韩信:聂小倩?她也会打麻将?

杜甫:小倩姐姐她,算是大家的师父呢......

李白:想不到吧,别看小倩那个样子,牌风可是很凌厉的。

苏轼:听说最近小乔也开始向她学习起了麻将,传教的势头很厉害呢~

杜甫:毕竟真的是很有趣的游戏啊。

苏轼:来吧来吧~包你上了牌桌就不想下来~

三人强行给韩信科普了规则与玩法。牌桌上的战争,就在不慌不忙与不情不愿的态度中拉开了帷幕......

韩信:(盯着牌型表对照了半天)唔......十......十三幺......?

苏轼:哇喔——

杜甫:好、好厉害!

李白:这就是所谓的新手的手气吗?很好,就让我李青莲大人好好地打击你的气焰!

哗啦哗啦(洗牌声)。......

韩信:胡......十三幺......?

苏轼:状态神勇呢~

李白:再来!再来!

哗啦哗啦(洗牌声)。

韩信:胡,十三幺。

苏轼:......

杜甫:......

李白:再来!

哗啦哗啦。

韩信:胡!十三幺!

哗啦哗啦。

韩信:胡!哈哈哈哈哈又是十三幺!十三幺!x3

李白:不打了不打了......

苏轼:真是惊人呐,闭着眼睛无脑胡十三幺。

杜甫:韩信真的好厉害啊,完全打不过......

苏轼:据说,十三幺还有另一种叫法,「国士无双」。

韩信:那不就是吾的称号嘛!

苏轼:所以其实,这是有神奇力量的加成吧?

韩信:谁知道呢?不过,打麻将,真有趣啊。

灵师:......

镜子发出的光芒渐渐暗了下去,最后彻底消失。手中的镜子,此时看起来就是一面普普通通的铜镜。

灵师:就知道麻将突然在零陵界里火起来一定是有原因的!可恶,我也想有这么好的手气啊!

【3】宿管的日常(上)

灵师:又到了这个时间。

一点亮光从镜子中幽幽亮起。光芒越来越盛,似乎要把接触到的一切事物都吞没进去。意识就像是快要被镜子吸进去一般,逐渐涣散起来。

灵师:......

宿管:(打扫,打扫,打扫......)如你所见,我是一只正儿八经的狐妖。和那群奇奇怪怪的英雄不一样的,我可是尊贵的纯血统青丘族。看我挺翘的耳朵和蓬松的尾巴就知道了,不是所有狐妖都有这么顺滑的皮毛的。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来到了这个像豪华酒店般大得离谱的宿舍里当宿管。顾名思义,就是管着这里的所有英雄。没错,所有可爱的女孩子全都是我的。灵师是谁?不存在的。至于外面流传的其实是我不请自来的说法,是我霸占了本该属于灵师的房间的说法,并且还把灵师扫地出门的说法,都是假的,那些话一句都不能相信。至于我为什么要把这些心理活动通通都说出来......(看向一旁奋笔疾书的李清照)都是这个小姑娘非要来记录我一天的生活状态,说什么这些内容放出去一定会大卖。

李清照:(猛点头)是的是的,一定会很受欢迎的!

宿管:......

李清照:啊,不用太在意我......你就按照正常的步调来好了。比如......说说你平时都在干什么?

宿管:平时啊......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打扫宿舍。当然,每天最重要的事也是打扫宿舍。因为这间房间里全是毛嘛,不打扫不行的。现在还算好一些,前一段时间的换毛季真是让人头疼。

李清照:那个......好像这些毛其实都是你掉的......

宿管:这里还有两只猫人呢!才不是只有我在掉毛!唉......总之就是这样。打扫收集到的毛就会做成扫帚,这也是循环再利用嘛。

李清照:(所以宿舍里的毛越扫越多,越扫越多,原来是这个原因......)除了打扫,平时还会做些什么呢?

宿管:倒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每天的工作都差不多。反正我不用上阵,也不用远征。以今天为例的话——

李清照:嗯嗯嗯,请务必详细地多说明一些!

宿管:情绪上来的你还真是和平时大不一样啊......好吧,通常我都会在早上7点的时候起床,然后开始打扫。今天也一样。8点,和小乔岳飞一起准备早饭,顺便把蹲在厨房门外的灵师丢出宿舍。9点,和在做家务的墨翟聊了聊天,顺便用眼神撵走了躲在窗户外面的灵师。10点的时候,被三缺一的韩信武则天和鲁班抓住打麻将。11点,继续和韩信武则天鲁班打麻将。12点,吃过午饭,把偷偷摸摸想溜进来的灵师丢出去后,继续打麻将。

李清照:打了很久呢......

宿管:是啊,也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怎么再宿舍里风靡起来的。尤其那个贵妇三人组,打得尤其的大......唉,想必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异啊。

李清照:请不要沮丧,还是有机会的。上次方程式大赛,你买孙悟空赢,不是小赚了一笔吗?

宿管:这种事怎么能公然宣扬呢,这是不符合规矩的!要自我规制懂吗,自我规制!你看那个谁、那个谁、还有那个谁,不都乖乖地用小蝴蝶和小花来自我规制了吗?

李清照:没关系的......我的话,应该还没有需要用到小蝴蝶的资格......

宿管:......(突然消沉)我也是......可恶,庄周到底是怎么长成那样的啊。你天天被她钻被窝,竟然没受到一点影响吗?

李清照:......欸?不,这个......是没办法影响到的吧......

宿管:算了不管了!总之,打完麻将后,就开始打扫起宿舍大厅了。然后就发现自己被奇怪的文学少女盯着看。

李清照:......

宿管:一问才知道是想更深入地了解我,却又不好意思。怎么说呢,李清照还真是可爱啊。

李清照:(脸红)这些心理活动其实不用讲出来也可以的......

灵师:......

镜子发出的光芒渐渐暗了下去,最后彻底消失。

灵师:可恶,那只狐狸......不仅霸占了我的房间,害我现在都还住在贯月舟。还总趁我不在的时候调戏我的英雄!好气啊!

【4】宿管的日常(下)

一点亮光从镜子中幽幽亮起。光芒越来越盛,似乎要把接触到的一切事物都吞没进去。意识就像是快要被镜子吸进去一般,逐渐涣散起来。

灵师:......

宿管:如你所见,我是这个地盘的宿管。现在是下午三点,我正在宿舍大厅里悠闲地扫着地。而李清照,在被我调戏了一番之后,此时此刻正在一旁红着耳朵记录着我的言行。因为被要求了,所以我还是得把心理活动通通说出来。虽然这样子感觉还真羞耻啊......清照小妹妹,你平时都会对别人提这种要求吗?还真S啊......

李清照:咦?艾斯?

宿管:没事,不要在意。接下来你想了解什么呢?

李清照:啊,像平时那样行动就好了......这个时间你通常都会做些什么呢?

宿管:这个时间啊,随机应变吧。下午的时候,来大厅这里的英雄会慢慢多起来。虽然有时候也会思考为什么这些英雄会这么闲呢......不过这种细节上的问题不要太在意会比较好吧。

李清照:嗯,嗯嗯,我也这么认为。

宿管: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随机应变,避免她们闹得太离谱——喂,说你呢时迁,别再在地板上打滚了!

时迁:欸——可是这地板滚起来很舒服啊~

宿管:你真的是青丘族的吗......真的不是猫人派来的奸细吗......

时迁:放心啦,虽然经常会被人误以为是猫人,但我是实打实的青丘狐狸喔。再说了,怎么可能会有我这么大只的猫人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像是不会有大个子的女神一样~

宿管:那就不要在地板上滚来滚去了!连李逵和华佗两个猫人都不会这样——

李逵:咕噜咕噜咕噜......(滚走)

宿管:......

华佗:咕噜咕噜咕噜......(滚走)

宿管:连华佗也?!

时迁:你看,这是天性的问题,就不要要求太多啦。而且......那边纣王和铁木真还在打架呢,真的不用去管吗?

宿管:......算了吧,那种已经超出能力范畴了。调停就应该让某位专业人士来。

李清照:这两人经常一言不合就开始打架,感情真好呢......

时迁:欸?经常打架吗?为什么?

宿管:谁知道呢,大概会因为各种原因吧......比如这次就是打扑克打着打着,演变成真人互测实力了。之前一次是,在地板上睡午觉,醒来发现被画上了大花脸。还有那种比赛谁的酒量大,结果喝多了差点拆了整个宿舍......要细数的话,大概一笔记本都记不完吧。

李清照:(停笔)是啊,之前刚来到这里,还不太了解大家的时候......光是记录纣王和铁木真的战斗,就写了大半个笔记本呢。不过现在已经不会去记录那些无关紧要的事了。

孙悟空:呀吼~你们都在啊~

李逵:悟空姐姐!

孙悟空:(抱起李逵)那我把葵葵子带走啦~

宿管:等等!你又要带着李逵飙筋斗云吗?千万要当心......

李清照:放心吧,行者姐姐会把葵葵子照顾得很好的。

宿管:我不是在担心这个......上次她们一起去飚筋斗云,结果葵葵子因为太兴奋,回来后在宿舍里撒开腿疯跑......最后还被关进了笼子里......

李清照:原来还发生过这样的事吗,我都不知道......(记笔记记笔记)

聂小倩:(急冲冲)那个!你们看到赵云了吗?!

宿管:怎么了?

聂小倩:她自告奋勇今天的晚饭,已经往厨房那边去了!

宿管:什么?!

李清照:......啊!

时迁:赵云做饭怎么了吗?

宿管:会发生比绝望更绝望的事......快去阻止她!

灵师:......

镜子发出的光芒渐渐暗了下去,最后彻底消失。

灵师:真好啊真好啊。住宿舍,真好啊......

注释与外部链接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