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不得成太太乐鸡精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建国后不得成太太乐鸡精

作者:国民校草谭半仙


不是收了太太乐的钱打广告!

不是收了太太乐的钱打广告!!

不是收了太太乐的钱打广告!!!

.....

“那么接下来你要去哪里?”

“我要走啦,回到传说里。”

————————





理论上建国以后不能成精。

但是我成精了。

还是太太乐鸡精。

我是怎么死的,我已经完全记不清了,我就记得一件事:

在忘川河排队投胎的时候,我遇见正在发放加了葱花的孟婆汤的鬼差无缕。

无缕给了我一张登记表,让我规规矩矩写好姓名和希望投胎的对象。

“这也能选?”

我指着【希望投胎的对象】这一栏,“这不是附体吗?”

“...国家机密。现在不是倡导民主吗,你们不满意的话可以上诉。”

无缕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能成仙吗?”

我诚恳的询问。

“做梦吧,你这样的一辈子也成不了仙,老实给我填了。”

“那你怎么成的鬼差?”

无缕很受伤的盛了一大碗孟婆汤,一边喝一边加盐,还一边哭着和我说:“当然是塞钱。”

于是我在【希望投胎的对象】这一栏端正的用小楷写上了:马云。

无缕接过来,然后揉成团儿丢在我脸上:“你有病吧。”

“不是这么填吗?”

“你真以为我们地府是搞附体的?好歹也是公务员,怎么能凌驾法律之上呢。”

无缕说的一本正经,义愤填膺。于是我只好铺平表格,拿笔划了划以后,写上了【妖精】两个字。

这下子她更是一脸子不成器的样子:“你能不能稍微有点脑子,这么大范围我给你搞成什么种类的妖精啊。”

我也觉得有点儿不尊重她的工作,妥协道:“随便啦,不要太大众的就好。”

“太大众...那...洗洁精?”

“无缕小姑娘,不是带个精字就可以算成妖精的好吗。”

无缕很不满,摔笔。然后她推我去排队,说给我安排好了,让我服从就可以。

说好的民主呢?

塞钱的就是不一样。



无缕说这是个体验服。

意思就是让我待两天就赶紧回来好好投胎,重新做人。

然后我就成精了。

虽然说建国以后不能够成精,但是我的确成精了。

我是太太乐鸡精。

...凭什么啊!

体验服也是人民币玩家的天下吗,没充钱就要给我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身份吗?

我初到人间,的确是一只鸡。还是肯德基专供的那种肉鸡。

我在笼子里徘徊,看着同胞一个个被宰杀,然后做成新奥尔良烤翅和鸡腿堡。

然后我仔细想了想。

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是价值,还是存在?

...

我想了很久。

然后,我发现还是做成烤全鸡比较体现我的生命价值。






....不对啊,我是妖精啊。

按《聊斋志异》这种志怪小说的套路来讲,我应该...可以变成人?

于是我施展大法,念了几句巴拉拉能量,我就变身了,我就成了人。

...这笼子太小磕到我头了。

员工小哥哥发现笼子里是个人的时候,心情非常复杂。

他试探的戳了戳我。

“你...是妖精吗。”

这么快就被看破了,看来人类实在是不简单。

可是人类不止这么简单。

接下来这个年轻白净像浓汤宝一样的小哥哥说:“你是鸡精吗,太太乐有添加剂吗,煲汤能放心使用吗,什么时候出新款啊,能不能出一个盒装的啊...”

...哦。

“你等等,先放我出来行吗?”

浓汤宝连忙打开笼子,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请采纳我的建议。”



我虽然保住了命,但是接下来还有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

我住哪儿。

来到这个世界,我连买泡面看肥皂剧的钱都没有。

工作?指不定哪天我法力维系不住人形,在办公室里被煲成鸡汤,给悲苦的劳动人民补补身子。

“呃...这位雄性碳水化合物。”

打破沉默。

浓汤宝看着我,眼神复杂。

“你...你缺不缺女朋友?就那种时不时会变成新奥尔良鸡翅的。 ”

浓汤宝沉吟片刻。

然后点点头。

他到底是贪财还是好色还是只是想把我做成烤全鸡...?

不管了,反正只要在这几天里偷偷摸摸体验下做妖精的快感就好了。

搞完破坏就回去投胎。

第一天我辞别浓汤宝,说是要出去打工减轻家庭负担。浓汤宝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嘱咐我一路小心。

然后我出去找了一个大概十多层的居民楼,试验一下妖精特有的飞翔能力。

然后。

我上腾讯新闻了。

要不是挂在人家晾衣杆上,我就死了。

...哦,鸡是不会飞的。

浓汤宝来医院接我的时候,医生再三叮嘱,这是臆想症,治不好的,死了算了。

浓汤宝表示,他不会放弃我的。

“你好歹也是亲眼看着我变成人的,你得相信我,我没病。”

我一脸严肃。

“我当然相信你。”浓汤宝扯出超级阳光的微笑,“所以积极配合治疗吧。”

“......”

伤好以后,我要试验吸食活人的阳气。

我找到了一户夜里还亮着灯的家庭。

里面只有一个人。

太好了。

我趴在窗户上直勾勾的盯着他,打算找准时机下手。

然后我正要扑过去,他却突然开心的大喊了一声: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
呀吓死我了。

我要报警。

浓汤宝把我从警局接回来的时候,再次向民警保证,一定会让我积极配合治疗。

“你为什么半夜跑到别人家去,然后报了警?”

“他要吃鸡诶!”

“...那他可能是黄鼠狼精。”

浓汤宝扶额。

我在人间的最后一天,无缕过来找我。

“亲,给个好评吧。”

我一巴掌拍过去:“这妖精当的也太憋屈了吧。”

“那没办法,这是建国后,你这算违背计划生育,得罚款的。”

无缕一本正经掰了掰手指,“给你算个老年价,就288吧。”

“...你得让我先和浓汤宝告个别吧,他总不能一觉起来就恢复单身了。”

我叹了口气。

无缕惊讶的睁大眼:“就这么几天你都搞上了?行啊太太乐。”

“这是生存之道,政治联姻。”

“那你还挺伟大。”她也叹了口气,“你去吧。”

于是我叫醒浓汤宝,向他说明事情的原委,还假惺惺挤出来了眼泪。

结果浓汤宝挥挥手:“再见。”

...人情冷漠,世风日下。

然后我就回到了阴曹地府。

重新填了表格,来世投胎成一普通女子,在肯德基工作,安度一生。



多年后。

员工浓汤宝在制作新奥尔良烤翅。

突然一个姑娘拍了拍他的肩,表情很是激动。

“你是...?”

姑娘没等他说完,给了他一个拥抱:“我是你曾经救下的鸡精啊。”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你是我千百年前救下的白狐???”

无缕不会给他洗清记忆了吧。

浓汤宝见姑娘脸色一变,突然绽开微笑:“开玩笑啦,我怎么会忘了你,你是回来和我共度一生的吗?”

姑娘一笑。

“我就是回来告诉你一声,太太乐出盒装了。”

完。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4794743/answer/287568344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