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曼哈顿遇上临冬城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当曼哈顿遇上临冬城

作者:刘珞

2015.03.11 11:32*
最后编辑于 2017.11.27 00:50
 字数 2830 阅读 17评论 0喜欢 0
布兰喜欢窗边坚硬的石座椅,远胜温暖舒适的羽床毛毯。躺在床上,四壁朝他压迫而来,沉重的天花板悬在头顶;躺在床上,卧室是他的牢房,临冬城是他的监狱。然而在窗外,广大的世界依旧呼唤着他。虽然他不能行走,不能攀爬,不能打猎,不能像以前一样拿木剑练习,但他可以“看”。他喜欢坐在窗前,看着远方钻石形玻璃窗棂里的蜡烛和炉火逐一点燃,照遍临冬城的塔楼和厅堂;他也喜欢听冰原狼群对着星空歌唱,他还喜欢每天来探望他的安东尼叔叔。

安东尼叔叔,安东尼·史塔克,在布兰看来,是史塔克家族里最有意思的人。他离群索居,经常去酒馆喝酒,然后有一句没一句地调戏着身边的女人,比起贵族,可能他更像是一个……

“花花公子。”当安东尼穿着剪裁奇怪的厚重衣服从酒馆里回来的时候,艾德笑着说道。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安东尼·史塔克就像突然出现在每个人世界里的一个人。在那之前从没有人提过艾德的这个弟弟,但是就似乎在一夜间,整个临冬城都知道了这个史塔克的存在。他手里拿着奇怪的工具,晚上在临冬城四处走动,早上把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好奇的人会听见房间里传出古怪的声音,然后就是安东尼的声音,“看够了没有?”

但就是这个众人瞩目、举止怪异的叔叔,每天都会来到布兰房间,跟他讲着不同的故事,那些就像是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一样荒谬而天马行空的故事。

“那时候我胸口受了伤,弹片…啊,我的意思是刀片,进入了我的血管,所以我就得每天带着这个,”安东尼敲了敲胸口闪着亮光的金属似的物体,“不然刀片就会顺着我的血管流进我的心脏,那你就再也见不到你最喜欢的叔叔了。”布兰用手摸着那个发光的圆圈,说:“我也想胸口会发光。”安东尼笑着摸着他的头说:“你以后可以做到比这些神奇很多的事情。只要相信你自己就可以了。”

“你的托尼叔叔,有好几次差点被东方的一个巫术师给杀掉,你知道,就是那种摆弄法杖、穿着长袍的人,只不过这个东方的家伙用的是十个不同的戒指。啊…对,一个手指戴一个…当然了布兰,难道你会一个手指戴两个戒指吗?当然啦,我都能够赢回来。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不是他,我也不会来这呐……”

“要我说,临冬城里的士兵都得好好练练。盾牌啊,锤子啊,弓箭啊,都实在太差劲了。”布兰看着皱着眉头的安东尼叔叔,心里想,大概只有君临的士兵比临冬城里的士兵还要厉害了吧,为什么安东尼叔叔还是不满意呢。

近来,布兰时常梦见狼。他们把我当成兄弟,在对我说话啊,每当他听见冰原狼的叫声,便这么告诉自己。他几乎能听懂它们的话……并非全懂,也非真懂,好像就差那么一点……彷佛它们歌唱的语言他曾经通晓,只是暂时遗忘。史塔克家人体内流的是奔狼的血液,老奶妈说过的。“虽然每个族人身上的狼血并不等量,”她还告诫。

“见鬼,谁跟你说史塔克家人有着奔狼的血液?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要否认这个陈述,只是,我认识一个真的如同狼一样的家伙,告诉你哦布兰,他有比钢铁还坚硬的爪子呢。我不太能想象我和他是一样的。”安东尼叔叔一边看着窗外,一边对布兰说。

“那狼会在想些什么呢?”布兰问道,“如果我们和狼这么接近,我们应该懂得他们啊。”

“他们能想些什么?除非你变成他们,不然你永远不会了解。”安东尼笑着对布兰眨了眨眼睛,起身向门外走去。“安东尼叔叔,你就走了么?你还没讲故事呢。”布兰睁大眼睛看着他。

“呀,真的忘记了。这样吧,我跟你说一个我是怎么样学一只蜘蛛抓虫子的,怎么样?”

讲完了之后,安东尼拍了拍布兰的头,轻悄悄地把门关上。“可是我还是没知道狼会在想什么。“布兰对自己说道,无奈地把被子扯上,趴在枕头上睡着了。睡得香甜,一夜无梦,布兰想。

然而当黑暗覆罩他时,他去到了神木林,正在青灰色的哨兵树和古老扭曲的橡树下无声游走。我又能走了!他兴奋地想。他隐约知道这是一场梦,但即便在梦里行走,也比现实中的卧室、墙壁、天花板和房门好得多。

自从受伤之后,布兰经常梦见自己像狼一样,在森林中奔跑。一开始这很困扰他,直到他发现这样可以让他逃脱城堡的束缚,至少看看这世界。

林间很暗,但彗星在为他引路,所以他的步履踏实。他用四只完好而矫健的脚走着,感觉到脚下的大地,落叶的轻响,厚重的树根和坚硬的磐石,还有层层的腐殖质。这样的感觉真棒。

他的脑中是各种气味,充满生命,令人陶醉:温泉池中绿色烂泥的臭味,脚掌下腐壤的浓郁香气,还有橡树上的松鼠。闻到松鼠,他想起了鲜血温热的味道,想起了骨头在齿间碎裂,满嘴唾液的感觉。不到半天前,他才吃过东西,然而死肉不过瘾,即便那是鹿肉。他可以听见松鼠在头顶吱吱喳喳,飞速快跑,安全地藏在树梢,他们兄弟所到之处,它们不敢下来。

他也能闻到弟弟的气味,熟悉的气味,和他那一身黑毛一样,浓烈而朴实。弟弟正充满怒意地绕着高墙跑跳。他绕啊绕,白天也绕晚上也绕,从不疲累,不断寻找……寻找猎物,寻找出路,寻找母亲,寻找他的兄弟姐妹……他找啊找,却怎么也找不到。

树林后面就是高墙,用没有生命的人类岩石堆叠而成,围绕着这片小树林。高墙虽然灰纹斑驳,遍布青苔,却坚实而高峻,再大的狼也无法跳过。

“吱呀。“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布兰一下子就惊醒了。“这么晚了,会是谁呢?”他想道。进来的人一身黑衣。黑衣人抽出匕首,映着门外的烛光,冷森森地让布兰不禁地惊叫起来。黑衣人猛地扑过来,举起匕首向布兰胸口刺去。

布兰闭上眼睛,脑里晃过了无数个场景,哨兵树和橡木,透过树叶照到地上斑驳的阳光,潮湿的地面…可是就当他以为自己的胸口要被刺穿的时候,他听见一声巨响。他睁开眼睛。

安东尼•史塔克。左手掐着黑衣人的脖子把他举到空中,右手手掌发着耀眼的白光,对着手足无措的黑衣人的腰部。黑衣人手里的匕首如同被一千个太阳熔化的黑铁,蜷成一团。

“谁派你来的?不出声的话,我就把你这见鬼的屁股烧穿。”安东尼低沉地说道,往布兰笑了笑,“早上好布兰。对不起把你吵醒了。”黑衣人挣扎了一下,发现完全没办法挣脱安东尼的手掌,惨然一笑,嘴角上扬,流出了白沫。

“见鬼,不管去到什么地方都有这种死士。”安东尼把黑衣人的尸体放下来,自言自语道。布兰问道:“安东尼叔叔,他死了吗?” 安东尼点点头,说:“对不起布兰,我不应该让你看见的这么多的死亡。都是因为我的到来,才给你们带来了这些无谓的困扰。现在我已经知道怎样去完结这一切。” 布兰用双手支撑着自己坐起来,说道:“安东尼叔叔,你要去哪里?” 安东尼走过去,摸着布兰的头,布兰觉得头顶冷飕飕的,安东尼叔叔的手就像是钢铁一样冰冷,但是他的语气还是像神木林早晨的阳光一样温暖,“我要回到我来的地方,不过在那之前,我要去狠狠地踢一个家伙的屁股。 我会跟罗德利克说今晚发生的事情,多派一些人来保护你。” 布兰快要哭出来了,“安东尼叔叔你以后都不回来了吗?”安东尼瘪了瘪嘴,说道:“我会回来看你的。我答应你。到时候我就给你讲我怎么样教训那个有十个戒指的巫术师的。但是现在,为了史塔克家族,我一定要走。”他起身走到门口,“凛冬将至。”他在心里默念。

在临冬城之外,真正的危险在呼唤。安东尼·史塔克必须回应,否则必死无疑。

小礼物走一走,来简书关注我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