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屑幻想乡{里}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Gnome-emblem-important.svg
这个页面可能包含极端的暴力、血腥、残酷、变态、毒品、粗口内容,或直接露骨的性交易、性交、性虐待描写

本条目不适合18岁以下人群阅览,阅读后有可能产生强烈的、无法抑制的恐惧、恶心或性冲动等情况

请确信自己已满当地法律许可年龄且心智成熟后再阅览本条目(另敬告编者,勿滥用此模板)

作品标题:星屑幻想乡{里}

作者:红梦子(Scarlette Dreamme)

创文幻想:

请注意《星屑幻想乡{里}》的分级是R-18G,不是“普通”R-18。H场景是没有的。

星屑幻想乡》的R-18G小插曲?补完?其实只是《天罚幻想乡》弃掉之后还想再杀一次魔理沙而已。总之没有读《星屑幻想乡》就不要先读这一篇。

专门查了开胸手术/心脏移植手术的过程。心脏手术好像必须要把胸骨劈开,而且术后胸骨还可能长不回来(当然魔理沙这里就没有这个担心了)。不过永琳真的会按照外界人/地上人的方式做手术吗?还是会直接一发弹幕把魔理沙的胸口炸开呢?

正文

封闭的小房间里面,烛光一点也没有跳动地从四面八方照向房间的中央,而且比普通的蜡烛发出的光要明亮许多倍。烛光中间的床上躺着的是上身没有衣装的金发女孩,双眼紧闭,脸上带着一点点泪痕,嘴唇是鲜艳的红色;肌肤被她日常起居的森林中的水汽养护得光彩熠熠;双臂如同两卷素净的绸缎,手上却有一些伤痕;胸前的两粒红豆立在平缓到有些遗憾的曲线上,随着她均匀缓慢的呼吸起伏着。

她的床边站着的女子身材高挑,穿着红蓝相间类似护士服的衣装,双手戴着河童特制的无菌橡胶手套,右手持有一把尖锐的手术刀。这位主刀医生的身边是一个摆有各种器具的手术推车,但是其中没有缝线,反而有一个陶罐一般的物件。

医生的左手轻轻按住了女孩的右胸,柔软的花苞在轻柔的动作下只有一点变形。接着,手术刀的刀刃从女孩锁骨之间的皮肤开始,缓慢而稳定地割开她胸口的皮肉,翻出了红黄相间的组织;在切口的下方,煞白的胸骨露了出来。

一阵金属响动过后,医生的手中换上了一把轻巧锐利的手锯。金属与骨头摩擦的声音尖锐刺耳,但深陷麻醉之中的女孩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有一点溅出的碎骨落在她的脸颊上,深红色的骨髓被粉红色的皮肤映衬着。医生小心地不让锯刃伤害到肺部和其下的心脏,一点点把女孩的胸骨从中央锯成了两片。随后,她从手术推车上拿起一个装有一对金属爪的螺杆,看起来就像一把放大的卡尺;她把金属爪插进锯口之中,又把其中一片爪上的螺旋转动了许多圈,两片胸骨随着逐渐远离的两片金属被撑开,露出了翕动的肺叶和搏动的心脏。

没有做任何引流,医生就用血管钳夹住了女孩的上下腔两根静脉,随后是肺静脉。没有了血液来源,心脏的搏动先是变快,然后就因为缺乏能量不得不减慢下来;没过多久,神经系统也感受到了氧气的缺乏,女孩的膈肌开始上下剧烈抽动,但是胸腔已经大开的女孩无论如何也无法把哪怕一丝空气送入肺里。喉咙当然也没有气体通过,所以她连一丝临死的喉音都没有机会发出。

女孩脸颊和嘴唇的血色变为青紫时,医生把女孩的主动脉和肺动脉也紧紧夹住。随后,手术剪破开了女孩的心包,剪断了她的血管,泛着健康的红色而几乎没有搏动的心脏被取了出来。医生轻轻点了点头,把心脏放在了陶罐中:“优昙华,来把魔理沙送走吧。对了,记得带一套新的器具进来。”

话音刚落,紫发的兔妖就打开了手术室的门,然后推着另一个手术推车走了进来。眼前景象的血腥程度虽然远远比不上她在月面战争中看到的场景,但看到不知多少次和自己交战过、和自己玩乐过的名为魔理沙的女孩的惨象,她的胃里还是有一点翻动。“师父……虽然知道魔理沙不会死在这里,我还是觉得……不过把她放在哪里呢?”

“就放在永远亭后面吧。然后你就在那里看着这具‘尸体’就好,那个孩子那边我一个人处理。看你的反应,好像对手术还是没有习惯啊。”医生稍微苦笑了一下。“还有,血管钳没必要一直留在那里,你把魔理沙放在后面之后就把血管钳收起来吧。小心点不要弄得浑身是血就好。”

兔妖点了点头,推着魔理沙的床走出了手术室;片刻之后,她又推着躺有一个男孩的床走了回来。比起温润光彩的魔理沙,这个男孩的皮肤显然要干枯许多,仿佛冬天在风中摆动的藤条。“刀,剪,锯,钳,撑开器……这次纱布和缝线也是必须的了,还有便携型体外循环机。最后再把这个‘永远之壶’拿过来——”医生自言自语地清点着器械,“优昙华,把刚刚用过的这一套拿走就可以了。”

永远亭后院,魔理沙的脸上还是保留着她陷入麻醉之前的沉静表情,但是身体已经没有一点点动作了。移除了撑开器的胸骨在组织的张力下再度并拢,留下一条暗红色的河谷横亘在两座没有了血色的小山丘之间;胸腔被流出的血液充满,从切口中一点点溢出……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