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总是剧烈地咳嗽个不停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mmons-emblem-issue.svg
这个页面可能包含轻度或中度的暴力、粗口、毒品、裸体或性暗示内容。

本条目不适合15岁以下人群阅览,请确信自己已满当地法律许可年龄且心智成熟后再阅览本条目。

作品名:

作者:伊莉丝症侯群


人物:江户川健 宇宇岛智 安艺羽鸟 入巢京子


简介:伊莉丝症候群表模式4万分生成的文件

年份:2008




那两个人聊得很快乐,似乎真的很投机。

吵死人了。





好吵

旁边那两个人真的好吵人

到底有什么好高兴的

早点去死不就好了




今天和一个独自一人的男孩子视线相交了。

他有些害羞地对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样子真的好可爱。




宇宇岛 智。

他的笑容很可爱。

总是会对我温柔微笑的和蔼的人。

但他总是孤身一人。

和我一模一样。




有一天,我悄悄偷看了一下他的笔记本。

那本笔记里包容着一个奇妙的世界。

无数铅笔画的小小画作。


猫在密室里被烧焦之类的

猫在雷雨天气放着风筝之类的

猫试着在自己身边做出致命的紫色烟雾来进行缓慢的自杀之类的

猫向着天空开枪却被落下的子弹打中头顶之类的、

满满地表现着对猫的憎恶。

他的想法也是和我一样的。

我所见的一定是命运的相遇。

之后。
那天开始,宇宇岛君就和我交往了。

---

上课时间,是我和宇宇岛君在一起最幸福的时光。

我们之间总是会隔着四个空座位。

不知何时就决定这样坐了。

我喜欢这个有些距离但是又能感受到他的座位。




最近,我开始叫他宇智(うーじ)。

宇智。宇智。

宇智。宇智。宇智。宇智。

……宇智?

这难道就是命运吗?




和宇智在一周里可以相遇数次,在同一个空间里度过同样的时光。

这样快乐的时间真的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是呢,自从小学时和我那个白色皮毛的朋友一起玩以来。

而这几个空着的座位,就是我们之间的铁丝网。

这个间隔不能被打破。绝对不能被打破。

现在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里不会有人进得来呢。

宇智不会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被吃掉的呢。




不过话说回来、到现在都还没有和宇智说过话呢。

虽说只是偶尔的眼神相遇。

但是总一天会可以和他说话的呐。

宇智(うーじ)的“う”是,兔子(うさぎ)的“う”。





那个女生和我的宇智亲热得有些过分了。

那家伙尖锐的叫嚷声简直和猫一模一样。

为什么?




最近那个吵吵嚷嚷的笨蛋男和那个猫女总是和我的宇智在一起。

为什么?




听到了他们的说话声。

三个人似乎是要一起去旅行了。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

为什么那么随随便便就要带走我的宇智?

你们把别人的恋人当成什么了?

那个、偷腥的、猫、








剧烈的咳嗽,怎么也止不住、、




























发生了这么多,终于下定了决心。

果然是必须要把他们 掉才行。


改进了计划。

他们加上我四个人,一起去人迹罕至的地方旅行。

然后把安艺和江户川  掉。



我在现场留下的痕迹会被彻彻底底地消除掉。

设计了一场“只有三个人来旅行”的演出,这样就可以消除我的存在。

他们离奇的死亡随着尸体被处理掉也会很快被忘却吧。

那么宇智就能成为只属于我的东西了。



计划多少有点漏洞,但是总体上还是很完美的。

最大的难点,是如何与他们加深关系,让他们愿意带我一起去。

同时还要想办法得到可以决定旅行中活动内容的发言权。

一点一点,缩短距离。

虽然这样的事情对我来说无比困难。虽然这样的事情只会让我讨厌。

但是不要紧,这都是为了我的宇智。




考试期间。

图书馆里。

那三个人在快乐地谈笑着。

讨论着有关明天伦理学考试的情况。


我努力地去和他们搭话了。

「那个…」

三人的对话停止了,望向这边。似乎有些惊讶而呆住。

被别人的视线所注视、真的好痛苦。

似乎从身体的最深处都沾上了这种痛苦的嫌恶感。

但是没关系,这都是为了我的宇智。

要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

一点一点地。


「我把老师的讲义都记下来了哟。
  不介意的话,要给你们复印一下吗?」


那时的我,一定是从兔子的窝里冲了出来吧。



















太疯狂了。
嗯,真是太疯狂了。

这是我把身体浸在浴缸里重读笔记之后的感想。
即使是无稽之谈也得有个限度啊。


完美的犯罪计划?
而且说到底,写下这个犯罪计划的时间就很值得商榷。
要完全消去自己在场的痕迹?
简直是笨蛋。这样的事谁能做得到啊。

把笔记撕碎揉成小球,放置在下水道盖子这个简易的烧烤架上
用打火机点着,盯着火焰越烧越旺。
与当时精神错乱的自己告别吧。

而且说回来,可以把一个惊喜派对做到这样的程度
大家说不定对我的感情反而变好了。
算了,不管怎么说,应该已经融进大家的集体里了吧。

而且,我对武器的选择也十分满意。
在结实的长筒袜里紧紧塞入土块和石头而成的blackjack。
这是可以随地取得的美丽武器,一定不会差的。

撕开药物的包装纸,白色的药剂像砂子一般缓缓流进口中。
冰冷的清醒感从口中扩散开来,一直蔓延到脑髓里。
感觉呼吸稍微变得轻松一点了。


结果,当时没能下定决心进行计划的理由,
只是我的心境发生变化了。

在视线都无法企及的世界里,在眼睑里面的另一个世界里,在那个巨大无比的无机质世界里,我专心地、不停地、认真地破坏着什么。
这是一直孤独一人的我,从小的时候就开始一个人玩的游戏。

在这样做的时候感觉心情就会平静下来。
自己心中那危险的想法也会慢慢消失不见。

真的要发自内心地感谢那个心情浮躁的自己。
我差一点点就犯下了无可挽回的错误。

那时候的我真的十分可笑。




首先,我的爱人根本不需要被叫到现场去。

然后是那个笨蛋男人。那个笨蛋看着也人畜无害的样子、不需要搭理他。

目标只有那只猫,只有她一个。

打开止咳药的包装纸,把白色的颗粒沙啦沙啦地一口气倒进嘴里。
这是第30包了吧。
麻黄碱和可待因在我的脑干和交感神经里疯狂地来来去去。
脑袋变得喝醉酒一样迷迷糊糊,无数荒唐的想法车轮般飞转不停。


上次太过注意计划的娱乐性了。
但是这次我的「心境」不会改变,
只会,只会冷静地执行计划,
给你们看看一个强硬的,毫无瑕疵的计划。

这样,在成功的那一天,就可以和宇智一起坐在夕阳里一起看那些充满着爱的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