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薔薇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機械薔薇

作者:羽翼ZERO

遴選者遊戲

Illustrator by喵木君pata
Illustrator by喵木君pata



八名少女最后一战的第一个黄昏。仅剩下最后一人瘫躺在那碧绿的草坪上,脸上不时有泪痕划过,嘴上还低喃着:“我们,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斗啊?比起能一同生活的姐妹,那所谓的'成人'的无尚恩赐根本,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嘛!?姐姐,还有紫菡大姐,我好想你们……”
场景:伴随着太阳的缓缓升起,冰雪刚刚融化,万物复苏的美妙情景。(由远拉近)
人物:白色连衣裙的银发少女(此处不将器面部明朗化)、迷の人员、幕后黑手
(从昏迷中醒来的白芝,在她昏迷之前、清醒的一刻似乎紫菡对她说了些什么。)
“我们,我们到底是在为了什么而进行着这所谓的战斗啊!!”身穿白色连衣裙的银发少女横躺在无人的碧绿草地上,抬头失神的望着天空喃喃发问道。
[场景转换]
“报告长官!除1号幸存外,其余皆以无生命迹象。是否解除对她们的监控,派运输机接回最后的遴选者?”打开监控系统查看中的F731,对在一旁站着的斗篷男问道。
“嗯,这样子啊,既然她们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那么监不监控也就无所谓了,省得浪费控制室的能源。至于那个幸存的1号,没想到看似弱小的她居然有这么大的爆发力,看来是小看她了呢,赶紧把实验体接回来,省得夜长梦多,路上出了岔子可就不好了。该命令请立即执行,不得有误。”说完,斗篷男再次转身离去。
“是!!长官。”操作着键盘的F731点头示意道。
……



将时间反拨回到七天前,这一切开端的清晨。八名少女正乘坐着一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由英国和法国共同投资生产的机型为SA347L1的改进型水蓝色“小羚羊”直升机秘密飞往一个名为“洛迦”的无人小岛。
场景:在天空中航行的水蓝色直升机内部
出场人物:直升机驾驶员、八名少女
   在直升机的驾驶室内是从直升机开始航行编未曾言语的身穿黑色风衣的十七岁(看似?)年轻驾驶员。
   而在驾驶室之外坐着的则是八名在那旁若无人般互相吐槽的少女们。
  “黑葵姐姐、紫菡姐姐,你们说我会不会……然后就这样子死掉了呢!?”身穿白色连衣短裙的银色长发少女可还真是语出惊人至死方休啊!
  “我说,白芝,你不要问出这么笨蛋的问题好不好!!!要知道,我们可是……”一副欲言又止又一边抚额的是这位穿着黑色紧身衣,逐渐凸显出某个已经开始发育某部位的蓝色短发少女。
   “紫菡姐姐,呜呜,你看黑葵姐姐她又凶我?而且还说人家是白痴,据说这样子人家会变笨的啦?嘤嘤,黑葵姐姐,我不跟你好了啦!”白芝=白痴?zhi=chi?
  “芝妹妹,没事的啦?!还有你黑葵这个样子也只是关心你而已!你就不要太过计较了啊?!”有着星星图案的魔法师袍,正是眼前这位有着淡紫色过膝长发的少女所穿。
   “哼!”
    ……
   “喂喂,话说你的剑真的就那么娇贵吗?擦了这么久还没好,你想闷死咱吗?实在是太慢了啦!!岂可修!!”穿着白色旗袍的扎马尾辫少女对着对面一直沉默不语擦拭着手中银白细剑的橘黄色长发少女埋怨道。
    “嗯。”头绑黄色缎带身穿白银轻甲的少女以简短的字数给予旗袍少女回应了,然后继续转而擦拭起装剑的剑鞘。
    “啊啊啊啊啊!!!我勒个去!!!”旗袍少女瞬间凌乱了。
(在某个小角落)身穿淡蓝色军装的金色短发少女、手拿骑士长枪的青衣少女以及一位正翻阅着未知国度书籍的身穿学者装少女似乎正在秘密商讨着什么重大问题。



随着直升机的离去,八名少女被四散分开滞留在这荒芜的小岛进行名为争夺”成人“无上恩赐的无情对决。在前三天,一切还是和谐友好的景象。而在另一处,不为人知的所在。
场景:色调灰暗的迷の指挥室
出场人物:迷の人员、幕后黑手
“F731,那八名备选者的状况如何啦??”随着自动门的缓慢划开,一个全身上下全被斗篷包裹住的神秘人将问题抛向了其中一个的指挥台上操作的身穿白色衣装的工作人员。
“报告!除1,2号目前处于战斗状态外,其余皆无战斗意向。”打开操作系统查看中的F731,转头回应道。
(1,2号指身处原始森林的白芝、黑葵,是因为被原住民袭击而转入战斗状态,而理解失误所致。)
“好!!其余备选者的情况我就再等三天看看吧,如果再无(互相厮杀)动作,那么只有给她们好好的施以惩戒了!!”说完,斗篷男转身离去。
“是!!”
……
(【隐藏剧情
场景:随着直升机的离去而展现出的荒岛全貌(沙滩――原始森林――湖泊――荒石堆),原始森林
出场人物:分散在各地的两人组少女们、黑白双子
“黑葵姐姐,这里的空气好好哦,白芝以后想如果有可能就在这里定居下来好不好?好不好嘛?姐姐?”下一秒便瞬间忘记仇恨的白芝扑闪着她那可爱的双眼对上一秒的某仇人撒娇道。
“当然可以啦?!只要……等等,有动静。”手拿伸缩刀器的黑葵原本轻松的神情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姐姐,姐姐,刚刚大树伯伯跟我说了哦,这是森林外体型巨大的神之使者又来这收取贡品了,让我们不必太过担心呢!”如果要用“年龄”来算的话,白芝算是这八位少女中最小的一位吧!”
“巨大……神之使者……不好,白芝,快逃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总感觉你的大树伯伯口中所说应该是恐龙一类的生物,虽然没什么根据,不过……!!所以,白芝,趁现在,快点逃吧!”黑葵现在说话的表情可以说是极其严肃。
“知道了,黑葵姐姐,我是不会拖你后腿的,那么等下需要我支援,吹个口哨就可以了,我随后就到,来帮你干扰敌人!”即便看起来是少女,却又感觉不是,那么她们到底是什么来历呢?
“嗯,好的,白芝,我知道了。白芝,果真最听姐姐话了。”目送着白芝离去,随后紧绷起身体准备接下来进行一场苦战的黑葵,按动了伸缩刀器上的按钮,将短小战刀变成了一把及腰长刀,接着找了位置潜伏了起来。
……)



不过在第三天结束的前夜,伴随着职介似乎是学者的少女被抽去灵魂般在无法动弹后,一切又都在发生着悄无声息的改变。原本情同手足的少女们开始兵刃相向,这一切却只因为“除却毫无利用价值的废物,唯有一人才配活下去”。这一残酷的现实。
场景:岩石堆中的某个石洞内。
出场人物:橙姮、手拿某书的紫菡。
“如果,紫菡,我是说如果哦,如果我的身体突然再也无法动弹,意识也已消散,那么请不必害怕。到那时请把我手中的书拿去吧!它会告诉你你所想找的答案的。”
三天后,橙姮的生命迹象小时,与她一同的紫菡以及其余除黑白双子外的五位少女接收到了来自某处的影像警告。
翻开了橙子不成离手的书后,紫菡她所看到的是
[不管你是谁,当你看到以下这段文字之前时,证明我或许已经死了。没有利用价值的东西,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被销毁、被遗弃。在我们八个人之中,作为没有丝毫战斗能力的我,早已料到会发生现在的这一情况,所以请不必太过悲伤。作为相处已久的姐妹,我现在所唯一能做的便是告诉你们我所料想到的真相以及如何改变我们命运的办法。对啦!此刻的我应该是望着天空的吧?我还真想飞飞看呢!……那么,开始吧!因为我的死亡,我想你也应该暂时安全了吧!趁着他们对你的监控放松的这个阶段,拿出我书中夹层中的人形机器人设计草图,然后去解剖我那已经失去了灵魂的躯壳吧!你想要的答案就在其中,这也是我现在所唯一能为你们做到的了呢!一定要把握好机会啊!……]
“橙姮,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阿橙,阿橙,阿橙,啊啊啊啊啊!!……”在看完了以上这段话后,紫菡陷入了双眼无神的状态,口中无意中念叨着平日与某人打闹的爱称。



 1.表面上看似已经只为自己而战的少女们事实上都有着各自的打算。“如果我死了,她便能活下去了吧?”虽然想法各异,但目的却是一致的。2.在这群少女中间有一个手握未来命运之匙的人正展开着秘密行动。4.伴随着一名少女如同清风般的消散,在之身旁的少女在受到突然的袭击后也随之倒下。
场景:不时有螃蟹爬上爬下的沙滩、湖泊边的草坪上
人物:赤兰and蓝伽、青泊and黄鹭(此处仅需要一闪而过的场景即可)
“砰砰!!”只见赤兰一个侧身,便躲过了来自蓝伽手中德国870制式手枪的两次射击。
“喂喂喂,我说,阿伽你还真打啊!”一边抱怨着对面穿着蓝色军装且丝毫不留情的好姐妹,一边擦拭着因为并未完全躲过攻击而擦伤的右手臂,是性格上有些大大咧咧的赤兰。
“当然!因为你我之间只能存活一个,而且我早就有同你一决胜负的想法了,正好这一次我们其中有一个人必须死,那么不趁着这个好机会与你大比一场,估计以后就没机会了呢!所以,来吧!赤兰,来,让我看看你的真正实力吧!再不出手,小心我把你打成筛子哦!!”一脸透露着忧伤气息的少女,在说完这一段话,瞬间换上决绝的神情。
“知道了,知道了,咱认真就是了,混蛋,为什么你说的话有种让人想哭的冲动,明明,明明咱早就说过不会轻易再哭的,混蛋!”
“砰砰砰!!!”将弹夹弹出了,换上了新的子弹的少女又是一阵不由分说的攻击。
“哈!”这一次早有准备的赤兰在摆出了一副太极八卦的姿势便瞬间把子弹给摊开了。
“这一次,咱可是要出全力了哦!所以,到底是你把我打成筛子,还是我把你给打成了马蜂窝,需得手底下才见真章,要知道咱这强可是货真价实的呢!”
……
一番激烈的对决后。
“砰!”终于蓝伽的最后一发子弹打中了赤兰的心脏部位。
“恭喜你赢了哦,是咱输了呢!”赤兰身上那件白色旗袍这时一下子被血给染红了,接着她缓缓的倒下了。
“不对,不是这样子的,明明是我被你打败才对,我知道你应该还有能力躲过这一次的攻击的才对啊!你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赤兰!!!!”
“就算是吧!虽然咱有时候神经有些大条,但是伤害朋友这件事可真的做不来呢,所以如果咱的死,能够换来你的存活,那么咱愿意,因为你可是咱最好的朋友哦!朋友呢~”躺在地上的赤兰因为机油还有一些没流尽,所以暂时保持意识的她说出了这最后的一段话。
“朋友?我不要,我才不要,我才不要以你的死换我的存活,如果是这样子我宁愿你不是我的朋友,只是纯粹的敌人就好了。这,感觉,就是,人类,所谓的,伤心,吗?”
“嗤啦!”远处不明的某个地方,突然一支就如同是纯粹由能量铸成的紫色箭矢射向了正在发愣的蓝伽。
“呃,这种温热且有点痒痒的感觉,就是被子弹所打中的感觉吗?不过这武器看起来似乎是紫那家伙用的吧?还真是有些不甘心呢,不过,这样也好,我就不用带着杀死好友的负罪感活下去了呢?抱歉,赤兰,我辜负你的一番好意。”被箭矢射中的蓝伽低下头望了望离她不远处的赤兰,然后特身体缓缓前倾倒下了。
“对不起。”



在最后,三名少女的混战,在紫衣少女将保护白衣妹妹的黑衣姐姐一记绝杀后,随之变成了二人的决战。战斗结果,在白衣妹妹毫无理智的攻击下、紫衣少女却毫无还手的迹象中便已见分晓。
场景:草坪与森林的交界处――边缘地带
人物:白芝、黑葵、紫菡
“呜呜~黑葵姐姐,你可不能有事啊,要是你有事了,那我的BIBI枕头又没着落了……”虽然是哭着说出这句奇怪的话不过白芝貌似还是挺可爱的。
“笨蛋,我只不过是右臂受了点伤,没事的啦?!”黑葵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其实几乎整个右臂都快废掉了,是忍着剧痛说出这句话的。如果机器人的感官系统存在的话。
“那么,姐姐,请让我继续扶着你吧!抱歉,战斗时一点忙都帮不上。”一边扶着黑葵一边用另一只手去擦脸上说留下的眼泪以及鼻子上紧接着出现的鼻涕??????
“怎么会呢?要知道暗杀者与弓箭手二者合力的话,可是百分百的双倍加分哦~所以呢,你在说什么奇怪的话呢,还有赶快把眼泪收起来我可不喜欢看到流眼泪的白芝哦~还有,白芝,我们还是快点加快脚步吧?!否则与大家相聚的约定肯定会失守的。”黑葵的脸上竟然看不到一丝泪痕,可还真是坚强啊,不过其实在脸上还是有看到一丝不易察觉的泪痕呢?
“嗤啦!”一支闪烁着紫光的箭矢突然就在这时冲向了二人。
“快点闪开!白芝。”用手将白芝推开的黑葵,接着用手中的伸缩刀器(注:可以随使用者需要随意伸缩的刀)将突入袭来的攻击弹开了。
“黑葵姐姐――!”
“可恶,因为刚刚的攻击整只手,不整个身体都麻痹掉了。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紫菡。”即便身体不能动弹但是脑子可是没被冻结哦,所以黑葵在接住了那一击之后便猜出是谁了。
“抱歉,是为了活命呢。”
“不,我才不信你是这种人,所以别拿这个劣质的回答当借口。”此刻可见黑葵的瞳孔中正燃烧着不曾停息的火焰,因为是最亲近的人背叛了她呢。
“就是如此。没有其他。”
“既然你这么说,那么,只有这样啦!白芝,快,将紫菡姐的位置找出来,然后用你手中的弓箭回击。”试图再次动弹的黑葵,一边这样说着。
“可是,可是,那可是紫菡姐啊!我……下,下不了手啊!”双手拿着弓箭,却怎么也出不了手的白芝将弓箭双手抱在胸前怯弱弱的说。
“白痴,叫你做就做,如果再不采取行动,连你都会有生命危险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是看错了吗?黑葵居然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
“嗤啦!”
攻击再次袭来,这一次――
“快躲开!”用身体将白芝撞开的黑葵这一次真的命在旦夕了。
“呜呜,姐姐――对不起!”
“白芝,要知道除了你,我可再也没有重要的人了呢,因此我可绝对不想你出事啊!所以,这一次就由我来保护你,虽然一直都是啦!不过这一次可是用命来换哦,不过也值了,只要你不辜负我的一片好心就行了。下一次,再见啦~妹妹。”
“姐姐――呜呜呜呜……”
“白芝还真是如同黑葵说的那样子白痴呢,那么接下来就由我来结束你的生命吧!”一直在暗处没有显身的紫菡,这时也没有出现。
“可恶,可恶,可恶,为什么你要这么做,紫菡姐姐,不可饶恕啊!!!!!!!!!我要杀了你啊!!!!”原本的瞳色变成了现在的酒红色,似乎白芝开始发狂了呢。
“真是,就只是弓箭手的你有什么能力能跟我打。哼――”
“白之衍射!”带着愤怒的一击,击向了那颗白色带点紫的大树某处。
“怎么,白芝你一开始就出绝招吗?那么,看来我还是出来好了。”从容的从树上跳下的紫菡带着一丝忧愁的微笑。
“可恶,还是没办法吗?果然,紫菡姐姐还是很强呢!不过我可是不会放弃的。”说着白芝拿起黑葵手中的刀具向紫菡冲了过去。
“怎么,就只有这样吗?白芝。”轻松的躲过攻击的紫菡面带笑意的说道。
“那么,既然开启那个模式吧!”白芝透着杀气的双眼,此刻变回了暗灰色,只不过是更接近于黑的纯灰色。
【野兽模式】
“嗷嗷嗷嗷嗷――”虽然白芝的职介是弓箭手,但是此刻的她更像是兽化了的人类。形态接近于发狂的猫。
“嘶呀!(日语:去死吧!)”白芝拿着手中的匕首向紫菡,只不过这一次又被紫菡躲开了。
三分钟过去了被,结束了战斗后……
这一次,结束了生命的是紫菡。而白芝也因为变换的形态而暂时用尽了能量昏迷了过去。



The end.将画面转向开头,最后存活之人的容貌逐渐明朗化。并留下这样一句旁白:“一个人的价值,到底该由谁来决定呢?是你,还是我?”

變革者時代

wai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