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王vrains the other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同人小说】《游戏王vrains the other》

作者:纪寞莽

20回复贴,共1页<返回游戏王vrains吧
【同人小说】《游戏王vrains the other》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根据我之前的预热贴,我来发表我的同人文。
同人文是以游作为主角的全新故事,人物主要是自己构思的,但也会借用原作的一些设定。
以DIY卡片为主,规则是动画规则,但会向ocg规则靠近。剧情多于决斗。请大家慎入。
文的一章相当于动画的一集,因为本人也是懒癌患者,所以先表明不定期更新,但也会有规律地2到3星期一章。
另外我的文笔不好,望大家见谅。
V6镇楼


送TA礼物
回复举报|1楼2017-04-03 22:09
相关推荐
image
游戏王2016年推出新作游戏
200image
  【同人】【游戏王MUGEN同人】双星物语
一楼装逼
142image
在游戏王中,谁是这货对手
514image
《游戏王》新作大曝光,2016三作强势来袭!!!
据日媒livedoor速报,KO...
46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第一章 LINK START!平静的早晨

一条宽敞的街道上空无一人,甚至没有其他生物存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如果是没有见识过、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的人一定会觉得这里就像死气沉沉一样。
但其实不然,这是这里的特点,Link Vrains的世界。
突然,从街道拐角处一位骑着滑板的少年已极高的速度冲出。他的前方毫无阻拦,这是只属于他的世界,他喜欢享受这里的平静。
滑板带着他悬浮于空中,没有限制,基本和身体部位无异。也因为此少年才能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这还只是他的日常前的准备,他想做的还不仅仅只有这些。
在他的操纵下,滑板听话地停了下来,之后他从上面缓步走了下来。
这位少年从全身看,像是已有十六七岁的年纪。身穿一套黑色的紧身衣,其中绿色以条纹状行间、有规律地布落在其上面。一条金色的光纹从左手出发,一直贯穿胸前,延伸到右腿。观察脸部能发现他绿色的眼瞳和平淡的表情。而最显眼的还是他那头略微竖起的头发,前部一撮黄色外加旁边的些许紫色,其余则是标准的红色。因为这头发,他已被妹妹戏称过很多次“火龙果”了。
“好了,到这里就可以了。那么,接下来……”他把身体放送开来,说道。
向着空气点击一下,凭空出现了一下列表,上面醒目地标着他的ID:PlayFaker。接下来他的眼光扫过,注意到了公众聊天上频繁的消息提醒,并下意识地点开。
紧接着一大堆消息弹出,毫无疑问这都是和他有关的。系统会自动收集并提示公众聊天中提及到ID的消息。
他简略地看了一下,都是“喂,PlayFaker快出来,本大爷Black Car要击败你成为新的风云决斗者。”之类的。
“这样啊,”他考虑了一下,“没办法了,那就选他吧。虽然性格是直白了点,但也许会有些意想不到的地方吧。”点击对方的ID号,确认决斗邀请的发起。
仅是几秒,系统就来了通知:“PlayFaker,对方Black Car已接受你的决斗邀请,若你的卡组已检查完毕,点击确认即可进入决斗场地。若3分钟内未点击,则会判定是你的败北。”PlayFaker接下来的动作可想而知,无需过多的检查,手指点下了确认。提示面板从他的眼中迅速消失,替代它的是一道光门悄然出现。迈着稳健的步伐,PlayFaker跨入了光门,这个过程他已经十分熟悉了。
稍作几步,他走出光门,前方为一个公园,没有特殊的地方,和现实中的没有太大差别。另外目力所及之处只有一个比较肥胖的人。PlayFaker端详着他,身穿黑色的紧身衣决斗服,从这看应该就是Black Car了。来得比他还早,看来是个坐不住的人,他想。
对方同样注意到他,转过身来,眼神带着期待、兴奋与自信,右手手指指着PlayFaker说:“终于来了吗,PlayFaker,我已经忍不住要打败你的。”他动作的幅度之大,口中吐出的狂气,使他感到一阵尴尬,只能回答道:“既然这样我们就快点开始决斗吧。”
即刻,两人着装好决斗盘并骑到滑板上。“那么就等系统的指令出发,第一个越过前方那棵大树的人先攻。”(Black Car)“没有问题。”PlayFaker淡然回答。
接着系统的指令灯开始亮起,每隔一秒点亮一排红灯,到了第三秒全部红灯就会转变为蓝灯宣告决斗的开始。首先第一排红灯亮起,两人都望向前方。Black Car是一脸得意、十分自信的样子,与之对比,PlayFaker是比较平静的。
3秒时间并不长,蓝灯亮起的时候,Black Car就先一步出发并喊道:“让你看看我的速度吧。”但PlayFaker明显是有意让出先攻了,只是以平常的速度在行驶。
Black Car率先通过那颗大树,迅速从卡组抽出5张卡,说道:“先攻我就拿下了,我的回合!”PlayFaker同样从卡组抽出5张卡。


回复举报|4楼2017-04-03 22:50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Black Car看了一下手牌,露出了十分高兴的表情,回头对着PlayFaker说:“PlayFaker,今天是算你倒霉了,让你看看本大爷的实力。”
“我通常召唤手牌的‘恶魔车队 队员二号’(4星),因为他的效果,特殊召唤手牌中的‘恶魔车队 队员一号’(3星)。然后当这张卡通召、特召成功时,给你500点伤害。”
BlackCar的场上一下子出现了2只骷颅头的暴走族,并且一道黄色的闪光从队员一号的车灯射出,袭向PlayFaker,他的LP由4000变成3500并说道:“一开始就采用削血手段吗?”
“可不要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我发动手牌中的通常魔法‘恶魔车队集结’,支付1000点LP(Black Car LP4000》3000),从卡组特召与我场上‘恶魔车队’怪兽数量相同的‘恶魔车队’怪兽。我要特召的是两只‘队员一号’!然后和之前一样,总共给你1000点伤害。”(PlayFaker LP3500》2500)
“怎么样,PlayFaker。一开始就是1500点的特别礼物,虽然因为‘恶魔车队集结’的效果下一个回合我无法进行通常召唤,但你的连胜记录也就只能这样了吧。”Black Car得意地说。
PlayFaker的表情还是没有太大变化,冷静地观察着Black Car的场地,想:“还可以啊,现在他的场上还有4只怪兽,那样的话……”
BlackCar把手掌伸向天空,“我的回合还没有结束,我将一只‘队员二号’和三只‘队员一号’进行Link召唤。出来吧,Link4 恶魔车队队长(ATK 2800 属性暗)(箭头↖↗↙↘)”
“果然来了啊,Link4的Link怪兽吗。”PlayFaker有点惊讶地轻声说。
“被吓到了吗?可惜先攻的第一回合不能攻击呢。听说你之所以被认为神秘,是因为你用了黑客手段使除了决斗外你的其他资料都不能查询,就连ID也被隐蔽了。等我赢了以后,我会让你一五一十说出来的!盖伏一张卡,回合结束。”


回复举报|8楼2017-04-04 02:03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我的回合,抽卡”现在的他很平静,显然没有受到上一回合的影响,反而他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我发到通常魔法卡‘电子界的礼物’。从手牌把‘虚拟仓鼠’送进墓地,然后从卡组抽出两张卡。我通召‘电子界工具’,因为他的效果,特召墓地里2星一下的电子族怪兽。复活吧,‘虚拟小鸟’。再来通常陷阱卡‘USB交互’,把我场上的‘电子界工具’送去墓地,特召墓地的‘虚拟小鸟’。”
“接着当‘电子界工具’被送去墓地时,特召一只电子衍生物(1星)。我用电子衍生物进行Link召唤,Link1 链接蜘蛛。(箭头:↓)。我发动蜘蛛的效果,特召手牌的一只4星以下的通常怪兽到它的Link点上,而我手牌的‘字符兽’(1星)在手牌、墓地、卡组时被视为通常怪兽。所以我特召‘字符兽’。”
“和我同样都是4只怪兽吗?”BlackCar吃惊地说道。在他的震惊之余,PlayFaker突然加速在不经意之间超过了他,前方正是一个四分一圆的滑板场。
PlayFaker踩着滑板贴着曲面开始斜向上滑行,逐渐上升到最高处并跃起。4只怪兽也伴随着他的行动,飞翔到空中,遮蔽了Black Car头上的太阳。Black Car已不清楚自己现在能干什么了,只能呆呆地仰望他。
滞空的PlayFaker就像完全放松自己,手脚也同样放开了,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突然他睁开了眼睛,三只怪兽身上附着蓝色的光芒,“我用蜘蛛、小鸟、字符兽进行Link召唤。身披盔甲的网络战士,挥舞你威光的刀刃,解开世上一切的语言吧!LInk3 解语码者(ATK 2300)(箭头:↙↑↘)”在怪兽三道蓝光的链接下,解语码者从中诞生,跟随着PlayFaker在空中旋转了一圈后下落到地面。
“Link3的Link怪兽吗?”BlackCar才刚回过神来,匆忙地说:“但是ATK却是比ATK为2800的车队队长低啊。”
“真的是这样吗。”,“什么?”
“先来成为Link召唤素材的‘字符兽’的效果,从卡组抽一张卡。然后解语码者的效果,ATK上升自己Link点上怪兽数×500点。因为‘虚拟兔子’在解码语者的Link点上,它可以使解语码者ATK上升它的ATK数值,所以现在ATK总计3300。”
“ATK超过车队队长了。”Black Car慌张地说道。
“我再发动刚才因为‘电子界的礼物’而送去墓地的‘虚拟仓鼠’(3星 ATK800)的效果。当自己Link召唤成功时,把自己魔陷区的一张卡送进墓地,特召到解语码者的Link点上。我把最后一张盖卡送进墓地。”
一只仓鼠顺着PlayFaker的意思冲破盖卡,从地底钻出。因为Link点上怪兽数量增加,解语码者的攻击力继续上升。(ATK3300》3800)
“另外,被‘虚拟仓鼠’送去墓地的是通常陷阱卡‘炮台指挥’。当它被卡的效果送去墓地时,从卡组特召‘火箭炮启动司令’。(4星 ATK1700)。而且当火箭炮启动司令在自己场上时,自己场上的电子族怪兽ATK和DEF都上升300点(解语码者ATK3800》4100)。”
“ATK4100?!”看着这剑刃已完全解放、散发着光芒的解语码者,Black Car瞪大了眼睛。
“那么战斗了,我用解语码者攻击车队队长(4100对2800)。解码斩。”
“不要想得逞,我发动通常陷阱卡‘车队大暴乱’。当对方怪兽攻击我方场上的‘恶魔车队’Link怪兽时,将对方的那只怪兽破坏并且给予你被破坏怪兽的ATK数值的伤害。”(Black Car)
“没用的,我发动解语码者的第二效果。将自己场上Link点上的‘虚拟仓鼠’送去墓地,无效并破坏你的陷阱卡。”(PlayFaker)‘虚拟仓鼠’化作一道光注入解语码者的剑中,再顺着一道斩击,陷阱卡被完全粉碎。(解语码者ATK4100》3600)


收起回复举报|10楼2017-04-04 02:04

纪寞莽: 这里纠正一下错误,我忘记了电子界工具是效果无效化特召,这样后面的部分就无法构成,这里以后会修改。还有“炮台指挥”是永续陷阱卡,不是通常陷阱卡
2017-4-4 11:56回复
我也说一句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什么。”Black Car惊叫道,但PlayFaker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他还没觉得自己已经输了的意思。“‘解语码者’的效果只能使用一回合一次吧。那我把手牌的‘恶魔车队队员三号’送去墓地,发动它的效果。ATK低于车队队长的怪兽在这回合无法攻击。这样我还能勉强撑过这回合。”
“我的手牌还有通常魔法卡‘恶魔车队再临’,除外墓地两只‘恶魔车队’怪兽,特召墓地的‘恶魔车队’Link怪兽。他场上的‘虚拟小鸟’刚好在车队队长的Link点上,再来车队队长发动效果的话,下回合就是我的胜利了。”Black Car的眼睛瞟向前方的PlayFaker,暗想。
“手牌还有可以逆转的卡吧。”Black Car听到突然从前面传来的声音,“但是,已经没有下一个回合了。”
“我发动手牌的速攻魔法卡‘一击必破’,解语码者战斗破坏你的怪兽时,给予你被破坏怪兽的ATK数值的伤害。所以,总共是3600点伤害!去吧,解语码者”PlayFaker调转方向,指着车队队长说道。
在Black Car的叫喊声下,解语码者的剑斩向车队队长,顷刻间车队队长化为了光点。BlackCar的LP也降到了0。
伤害的波动冲击着Black Car,稍一不慎,肥胖的身体从空中坠落。
Black Car本能性地闭上了眼睛,发出“啊,啊”的喊声。他也做好了掉到地上的准备,可一只手在这时拉住了他,使他平稳地落到地上。安定下来后,Black Car睁开了眼睛,发现对方正是PlayFaker。
与此同时,PlayFaker也从滑板上走了下来,向着Black Car慰问道:“没事吧。”
他倒是显得比较沮丧:“还是输了,赢不了啊。”
“能做到这个地步,你已经不错了,多看看自己成功的地方吧。那么,有机会下次再决斗吧。”PlayFaker 的身体开始数码化,留给Black Car的是一道微笑。在退出之前,他还能听到Black Car在说着:“等等,我还有很多事想请教你……”


回复举报|11楼2017-04-04 02:06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呼。”摘下VR目镜的他舒了一口气。
这是他在现实中的真实身份,藤木游作。比起在Link Vrains的形象,改变最大的是还是他的发型。先前竖起的头发都垂了下来,整齐地覆盖在头上,颜色也由黄色和红色变成对应的蓝色和绀色。而碧绿色的眼瞳倒也没有什么改变,但也很难让人猜想到他就是PlayFaker。
稍微整理一下自己的服饰,穿上自己的黑色学校制服,游作从扫描器上取下卡组,放到自己衣服内测的空位。收拾好单肩包里面的东西,游作走出了房间。
游作的房间位于二楼。本来心情还算舒畅的他打开房间门,再一次看到了每天惯例的场景,头疼地说:“那家伙……”。右上方向上一道房门正半开着,游作快步走过去把它关上后叹了口气。
走下楼梯,还没到一楼时,游作通过楼梯间的空位看到了一个褐色长发的女孩正在吃着早饭。她穿着粉色和白色混杂的睡衣,下身也只有一条居家的休闲小短裤,右脚还在细微地揺晃着,动作随意、举止不雅,但这些却不能掩盖她散发着的气质,使一般人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而她也是藤木游作的妹妹藤木 正佳(15岁)。
游作已看不惯她这幅样子,忍不住说道:“正佳,注意一下你女孩子应有的模样。还有,我说过多少次了,离开房间时要关好门。”
“怎么了,游作君,”她的声音虽然是清脆悦耳,可里面表现出来的挑衅也不能让人忽视。“你还是这样计较鸡毛蒜皮啊。我这样做不是让你体现你应有的价值吗?还有,你做的这个味增汤的味道有点淡了。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吃那么多青椒,现在味觉麻木了就来祸害我了?”


回复举报|12楼2017-04-04 02:08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这不是青椒的错啦!”游作连忙反驳一句。
她的嘴还是那样刻薄,无奈地做到她对面的椅子上,游作用右手捂住自己的脸,左手横放在桌面上,说道:“真不明白你是怎么变成这样子的。要是能想其他女孩子一样正常地上学、与别人交流该多好啊,比在家做neet好多了。”
“你这样说就太失礼了,PlayFaker。你自己不也是在用黑客技术隐藏着身份到处找人决斗。而且这个鱼比龙多的社会你还想我去和那群脑部未开发的哺乳动物交流?与笨蛋交流的唯一作用就是使自己逐渐变成笨蛋。”正佳义正言辞地讽刺道。
“是,是,”这些话已打中了游作的死穴,他已无其他语言来应对。“大小姐,我只是想过平静的生活,这样可以了吗?”
争吵落败的游作无可奈何地捧起自己的碗,开始吃起早饭,待会他还要去上学。
在品尝自己亲手做的味增汤时,游作的眼睛瞥向餐桌旁的电视,现在正播放着新闻。
正佳这时也转过头来,同样望向了电视,突然她的身体一怔,但游作没能注意到这细微的变化。
“快看那个,游作君。是园光公司的现任社长,园光修道诶。”正佳这句话的语气算是正常了些。
“那个创建Link Vrains的三个公司、集团之一的园光公司啊。据说他们的现任社长也才18岁吧。”
电视中的园光修道身穿白色西装,一头银白色的头发自然地垂到颈部中间,碧蓝色的眼睛充满看似复杂的倾诉,严肃的表情和黑色的下装更衬托起他的高贵气质。在保镖的保护下,他从拥挤的人群中走上了发言台。面向着记者和众人,不需要演讲稿,便能用熟练的口吻说道:“大家好,我是园光公司的现任社长园光修道。众所周知,康德公司、SOL集团还有我们园光公司是LinkVrains的开发者。通过这项技术,我们使‘决斗者与决斗怪兽一起飞驰’这一梦想得以实现……”
游作看着电视上的修道,他与“他”就是两个完全相反的人,“他”是万众瞩目的焦点,而他就只是一直在暗处生活着。
“是啊,不像某人啊。别人和你差不多的年纪就做了社长,而你却是在做着偷偷摸摸的事。”正佳白了他一眼。
“到底谁才是你哥啊。”游作不满地说道。但也不想和她继续拌嘴了,还是安静地吃着早饭。
之后,两人都陷入了一段沉默之中。


回复举报|13楼2017-04-04 02:09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许久,两人的饭碗也已经空了。这时正佳抱着双腿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沉闷地说:“喂,游作君,你还记得我们吗?你还在逃吗?……”
游作已看过这个从小到大的妹妹很多种不同的表情,现在的这种状况也不例外,此刻游作却发现自己不敢直视正佳的双眼。他在害怕,感觉有什么缺失了一样。
但是,因为自己是哥哥呢。即使害怕,也要为妹妹解忧后再怕吧。
他把手伸过去弹了一下正佳的额头,温柔地说道:“正佳,我不是一直都在这吗,我是你哥哥啊。”
正佳恍惚地看着游作,眼神满是迷离,又像是见到一位久别重逢的友人一样,不知说什么话好。
这已经是十分出奇的反应了,换做以前又会是她的毒舌。游作开始慌张地说:“正佳,你怎么了?”
“好了,我没事。游作君也快点去上学吧,就是因为你在这里我才闷得慌。”正佳马上恢复了常态,仰起头闭着眼睛不屑地说道。
游作抬头望向闹钟,时间确实没剩多少了,连忙说:“那我就先走了,盘子和碗你先放到水池里吧,我回来再洗。午餐我放到冰箱里了,你热一热才吃。在家不要弄太危险的东西……
“好了,你快走吧。”正佳耐不住他的唠叨,马上就遣他走
已经走到门口的游作左手放到门把手上,右手拉着单肩包的带子,扭头满是担忧地看向正佳。“那我走了,正佳”
“好走不送”她这句话回答地很随意。
最后门把最后一束光也阻隔在外面,只留下一声关门声。家里又陷入了宁静中。
正佳坐到了沙发上,伸展自己的四肢,柔顺的长发落到沙发面上。把手掌伸向天花板,眼睛也往同样的方向望去。“你这算不算回来了呢,游作。”
×××××××
游作步行在街道上,这次可是在现实中,与刚才的虚拟世界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低着头,游作暗想:“刚才到底为什么我会有那种感觉,正佳的样子也有点奇怪。我记得她刚才好像问的是,我们。我们还和其他人有过什么交集吗?而且也是一年前那次,正佳见到我时,那副彷徨不知所措的表情,我到现在都无法忘记。”
“我是有什么事被瞒住了吗?”游作停住了脚步。“不,是我想多了吗,我要相信正佳才对。”脚又再次迈出,缓慢的步伐迈向学校。
“今天也是平静的一天吧。”少年带着他的希望踏上了路途。
第一章完


回复举报|14楼2017-04-04 02:09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目前就先放出第一章,明天或许更新第二章的一部分。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和指出不足。


回复举报|15楼2017-04-04 02:11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因为要上学,所以就先更到这了。预告一下鬼冢豪和葵小姐姐都会在这章登场。这章决斗的主要是鬼冢豪,游作不决斗。


回复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4-04 17:30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另外问大家一个问题,在动画中要怎样才不会被认为是亏卡


收起回复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4-04 17:31

澈月如水00: 不需要用动作卡就不亏
2017-4-4 22:41回复
我也说一句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第二章开始起伏的一天
还是那个早晨,天空一尘不染,白云在肆意地飘荡着。本应是让人感到舒适、放松的景色,在他眼里看来却是那么压抑。


园光公司顶楼的社长室中,园光 修道静静地坐在办公室中。刚开完新闻发布会,他便匆匆地回来了,人太多的地方会使他感到不自在。


充满复杂情感的眼睛望向四周,没有其他人的存在,自从那次开始差不多每天都是这样了,好不容易收获的,如今被硬生生地剥夺,他不想习惯这场景。想到这,内心就像绞痛一般。


虽然这是现实,但他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先是呼了一口气,沉重地眨下眼睛,接着他拉开下方的一个抽屉。里面整齐地放置着一个白银色的箱子,只可惜有些灰尘布落,使颜色暗淡了些。园光修道小心翼翼地把箱子提到桌上,不顾表面的灰尘,像对待珍宝一样轻轻地抚摸着。


箱子用的还是在这个时代已经落后的手动拨数字锁。他轻轻地拨动出那串数字,一共八位。映入眼帘的是一把口琴和一张照片。口琴也同样是旧时代的产物,这种制作手艺在现在基本已找不到了,“以前那家伙倒是挺会拨弄这玩意”,修道是这样想的。另外在口琴的宽面上,刻着一个名字——PlayMaker。而照片则是一张四个人的合照。


看着这些,修道又突然楞了一下,然后想伸手去碰那把口琴。但刚伸出一半,他停下了,五指合拢成拳头,紧握着,久久才放开。之后他放弃了,转而拿起了照片默默地注视着。


这张合照上有他本人,他还清楚记得那个时候因为因为他的缘故才出现这尴尬的时刻,不过回想起来也不坏,起码那时候他们还在吧。


照片中的修道是一副才刚反应过来的样子,看着他右边那两个在破坏气氛的人。最靠近他的是一个褐色长发的女孩,和修道基本是同一副表情,只是比他更惊讶而已,从整张照片上看也是年纪最小的,却不失气质。那照片左边的两个人反而是最精彩的。中间少年的动作把他想逃跑的想法表露无遗,只是被他身后的蓝白色长发的女孩用手抵住一时间无法挣脱出来。接着一下闪光过来,这张照片便诞生了。


许久,修道放下了照片,瘫坐在办公椅上,扭头望向一尘不染的天空,依旧复杂的眼神中不知蕴含了多少伤痛和忍受。他暗暗自言自语道:“我做错了吗……”


收起回复举报|24楼2017-04-07 21:05

纪寞莽: 因为剧情方面所以要修改一下,反正暂时还没有那么多人看。希望看过的人不要随便剧透好了
2017-4-7 21:07回复
我也说一句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慢慢步入喧闹的课室,游作的普通制服打扮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他就这样直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这是他想要的效果。


刚安稳地坐下,游作便开始检查自己的书包,做好课前准备。


这时,一个黄色头发的男生向他冲了过来,双手撑住游作的课桌上,在叫着:“游作殿下,你终于来了啊。想不想听一听我的最新消息报道?”黄头发的男生兴致勃勃地盯着游作看,让他有点措不及防的感觉。


游作独白:这位黄头发的男生,是我的同班同学 朝光 星,与我也是一个完全相反的人。他的性格特别好,与什么人都合得来,在校内也有一定的名气(果然想过平静生活的只有我一个人吗?)。这样的他出身于一个父母都是新闻界人物的家庭中,继而使他产生做新闻记者的兴趣。他精通各种校内小道消息,还涉足VR决斗的领域,是一名决斗者。至于他为什么会找上我,全是因为当初他说我有什么非凡的气质,之后就一直缠着我。我本来是应该排绝他的,可是他在身边时,不知怎么,总有点安心的感觉。也许是身边有一个比较吵的人,会使自己还觉得在活着吧。


“那么,你最近又收集到什么消息了。”游作一脸无奈已做好倾听的准备。


“首先就是我最关注的LinkVrains神秘决斗者PlayFaker。根据早上的最新消息,PlayFaker又打赢一场决斗了,截止到现在已经是89胜了,而且他的真实身份也还没有被发现!”(游作心声:我有赢那么多吗?我还没有数过,不过没有输倒是真的。)


星激动地转身站直,双手握拳摆在胸前,边说道:“而关于PlayFaker的真实身份,网上已有多种猜测。其中支持率最高的就是‘前身说’了。PlayFaker可能就是一年半前在Link Vrains中名声大噪的PlayMaker,两人的ID相似性那么高,也同样是身份不明的决斗者……”


“PlayMaker?”听到这个名字后游作打起了几分精神,“以前在与其他人决斗时也听他们说过,之后我也去寻找了一下资料。好像是和我一样用黑客技术隐藏身份的决斗者,在一年半前却没有任何消息地销声匿迹了。但是关于他的大部分资料却被人为删除了,这后面到底……”


(“哦?!没想到对决斗不敢兴趣的游作殿下也对PlayMaker有反应啊。”星的眼睛更有神了。“PlayMaker可是Link Vrains的一代传奇啊。无言地发起决斗,无言地击败对方,最后无言地离开。这样真是酷爆了!我也想变成和他一样的决斗者啊!”


“但是话说回来。其实‘前身说’也存在一些漏洞啊。PlayMaker在以前的决斗中根本就没有用过固定的卡组,而PlayFaker则是一直在用电子族卡组。PlayMaker是一个沉默,基本没有露过其他表情的人,而PlayFaker在决斗中也会偶尔笑笑,还会在决斗后给对方一些鼓励和建议,两人的性格根本就不合啊。虽然也不能排除PlayMaker改变性格后归来的可能,但也有可能只是一个想继承PlayMaker的决斗者。”


“诶,你有好好在听吗?喂,游作殿下。”星注意到游作像是发呆没有听他说话的样子,不满地说。) ←此处为星在游作上几段自己想的时候所说的话,两者同时发生。


回复举报|25楼2017-04-07 21:06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没什么人看感觉真不好,现在就去写文了


收起回复举报|27楼2017-04-08 01:27

黑羽快斗Lena: 我在看啊
2017-4-8 01:28回复
我也说一句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哦,对不起,刚才有点走神了。”游作赶紧表现出抱歉的样子。


星先是盯着游作,然后叹了一口气说:“你居然连聊到PlayFaker也会走神啊,还真是对决斗一点兴趣都没有啊。全校就你和财前同学比较另类了,两人都是不想参与决斗的。”


“财前同学?”游作偷偷瞥了一眼右上方座位上的女生,声音压低,对星说着:“你是说我们班的财前葵同学吗?我也只是看到她比较安静而已,结果也是和我差不多不会决斗吗?”


一位浅褐色短发的女生正坐在游作右上方隔几列的座位上,安静地看着书,她专注的样子就像世界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但在游作看来她是在自己拒绝着世界。


“所以说你们也太奇怪了,决斗明明是那么有趣的事……”星双手交叉盘在腰间,有点可惜地说道。


“那你还有没有其他要说的,没有我就先预习功课了。”游作回应道。


“等等,游作殿下,不要那么着急嘛。其他的情报当然是还有,但是……”星的神情变得有点担忧,“是坏消息呢。最近‘黑色蔷薇’的受害者又增加了。运作Link Vrains的公司们也对他们有点没有办法,首领至今还未落网。就算抓住几个成员也难以得到新的线索,首领估计也是会用这下可头疼了。”


“是你之前说的通过决斗抢夺别人卡组的团体啊。”游作对着星说。


“看来是用了‘Dead Coad’,植入这种代码卡牌就无法继续在LinkVrains中使用了。还有是‘黑色蔷薇’啊。虽然听过传闻,但我却一直都没有遇到,对方也隐藏得不错啊,要不要认真点找找看呢?……”游作突然中断了思考,他眼睛的余光觉察到刚才有人在偷瞄他们,还带有一点监视的味道。趁着感觉还在,游作锁定了那个浅褐色头发的女孩——财前葵,“是她吗?”


未等游作进一步探究,老师走进了课室,用亲切的口吻说着:“好了,大家都快回到座位上吧,要上课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星抱怨道。“那就先到这了,游作殿下。”说完星就跑回自己的座位。


“也时候要上课了……”游作边打开笔记本边想道。


但他抬起头时,突然瞪大了眼睛,从财前葵的脸部,他可以观察到对方正叫着牙,一会儿才放送。“她到底……”


回复举报|29楼2017-04-08 02:01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时间正如星所说的流逝得飞快,转眼已到了放学的时刻。


教室里除游作外没有其他人,星也匆匆离开了,不知去了哪。


望着窗外夕阳的斑驳红影,游作今天平静的上学时间也过去了。收拾好书包后,游作安静地离开了教室,去往每个上学日的必修场所——图书馆。


迈着稳健的步伐,通过两扇自动门,再绕过图书馆管理员,游作走进了图书馆内部。


他停下了脚步,想了想:“今天看什么好呢?嗯……就看小说吧。”决定好后游作移步向小说区。


身影穿过一排排书架,边走边想:“还真是冷清啊,这么多书放在这里也没人光顾,可惜了。不过这种环境对我来说还更好吧。”游作的眼皮垂下了一半。


可就在一个转角处,游作看到一个熟悉的人,那个浅褐色短发少女财前葵。她似乎没有注意到游作,右手捏着下巴尖,左手横放在身前,手心托着右手肘,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书,嘴上的轻微动作,虽未发出声,也能让人猜测出她是在说“那个……”。从整体上看,她挺直地站着,动作也算优雅。


没过多长时间她找到了她想要的书。书的位置对她来说却有点难度,她尝试踮起脚尖去拿,但几次后也尚未成功。


她本想再尝试一遍,这次却是被另一只手先拿到了。


手的主人把书递给她,说:“这个高度对你来说有点危险,下次拿的时候用梯子吧。”财前葵接过书,有点不知所措,发愣着生硬地回答道:“谢……谢……”而眼前手的主人正是游作。


没有怎么回应眼前的少女,游作转身面向书架,拿起几本书大概地翻阅了一下,最后确定了一本书。在他正要去阅书桌时,财前葵仍站在这里,他的眼神倒像是在观察自己。


双方僵持了几秒后,游作首先开口:“不去吗?”“哦,对不起。”财前葵回过神连忙说道。


游作走向阅书桌,而财前葵与他保持一段距离,在后面慢慢走着。


选定一个位置后,游作安定下来游作安顿下来,开始翻书阅读。财前葵则坐在他的右前方,也在阅读着刚拿的小说。


一段时间内,两人没有说过话。


“那个,是叫藤木同学吧。”一句话打破了沉默,“你喜欢看书吗?每天都有来图书馆吗?”


“在读书上的兴趣还可以。图书馆的话,每天都有来。”游作简单地回答了少女的提问,视线却依旧放在书上。
“那你在看什么书呢?”


游作叹了一口气,合上书,把书的封面放在正对财前葵的方向,说:“就是这本《海诺因骑士》”


“讲的是什么内容啊?”她现在看起来比较兴奋。


“没什么,一群人固执追求不断进化的可怜末路而已。”说这话时,游作的眼睛恍惚有点忧伤,但不易察觉。“你还真是喜欢看书啊。”


“嗯。我看的是这本《赤色花园》,我现在才读到三分之一。里面写的康顿伯爵和花园女主人列娜用决斗交往的爱情故事十分感人呢。”财前葵现在和早上的时候完全截然相反的两个人。


“《赤色花园》?我记得是……”游作心里惊想。


“我这种不懂决斗的人居然会对这些以决斗为主题的小说感兴趣啊,话说藤木同学和我一样不懂决斗吗?”财前葵饶有兴趣地问道,现在的她就像收获到未遇到过的快乐一样。


“算是吧。我想平静地生活,总感觉决斗什么的太危险了。”游作平淡地回答。(实际心想:她的反应跟早上不一样,要不要试探一下?)


“那……”财前 葵正想说下一句时,突然传来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接下一个人从转角处冲了过来,是那个黄色头发的男生朝光 星。


他双手撑着桌面,喘着气,口中说着:“游,游作殿下(夹着喘气声)……”气息稍微顺了点后,他接着说:“诶,财前同学也在啊。”


游作看到他这幅模样,提醒警告道:“星,动作小点,这里是图书馆,请保持安静。你这样不仅打扰他人,还会被管理员赶出去。”


“抱歉,抱歉,”星降低了音量,“但是你知道吗?我和我们学校决斗最厉害的人山本 信二商量了要对‘黑色蔷薇’进行围剿”


“围剿?”游作问道。


“是啊。我们已经掌握了对方部分成员的据点,只要今晚集结力量,就可以把他们一网打尽了!让他们尝尝正义的力量吧!”星激动地说。


“这么快?是本山 信二提供的消息吗?你们这样作业太莽撞了。这些应该交给VR公司的人去解决。”游作提高了几分声调说。


“没事没事。”星先是招招手回答游作,接着他的眼神变得稍微认真了点。“我们这些决斗者都是在Link Vrains中十分厉害的人,每个人都有击败‘黑色蔷薇’成员的记录。如果我们现在给‘黑色蔷薇’迎头痛击,既为保卫Link Vrains贡献自己的力量,又能使更多的人知道我们,不是吗?”


“已经被对方交涉好了吗,那就没有继续劝的必要了。那么接下来还是让P……”游作心想。


“那你特地跑来找我是为了什么?”游作继续问道。


“游作殿下,我是来邀请你来欣赏我们与‘黑色蔷薇’的决斗的。当然财前同学也可以来。我相信你们亲眼看到后一定也会对决斗感兴趣的!”星现在像是把憋在心里很久的话一下子发泄出来的愉悦感。


“那么的话,我……”游作正要回答,一旁的财前葵却抢先了:“是可以近距离欣赏到决斗吗?可以的话,我可以来吗?”


“当然了,财前同学。你会来真是太好了,今晚就请到E1127集中吧,我们会保护你们的。那么,事不宜迟,游作殿下也快……”


“我就不去了。”游作平淡地回答星。全场都因为他这句话震住了,财前葵和朝光 星都发愣地看着他。


游作显然没有顾这尴尬的气氛,收拾了书后便起身离开,背对着向两人告别道:“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今天就先到这里了,星、财前同学。我就祝你们好运了,明天见。”


“藤木同学不来吗?”财前 葵问道。


“没什么兴趣。”游作回答了他的问题,但脚步没有停下。


星伸手表示挽留,用恳求的语气说:“就不能在考虑一下吗?游作殿下。”


游作只是把右手侧着举起来,随意地轻微挥了挥以示告别,没有用语言回答。


星一副很可惜的表情看着游作越走越远,但财前 葵却是凝视着他的背影,用奇异的眼神看着他。


回复举报|30楼2017-04-08 04:25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真希望能多点人来看看啊。可以的话,请喜欢这部同人的吧友宣传一下。


收起回复举报|31楼2017-04-08 04:26

纪寞莽: 当然也可以mark一下
2017-4-8 04:39回复
我也说一句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游作已从图书馆走出了一段距离。


突然,他又停下了脚步,,侧着身望回图书馆,皱着眉头,想道:“果然还是很奇怪,但现在还不能说出来。”


静默了几秒,游作恢复了原来的前进方向,微低着头,继续想:“她是在看《赤色花园》吗?那本书的结局,我记得是康顿伯爵发现了花园女主人列娜其实是决斗怪兽的精灵的真相。虽然康顿伯爵表达了自己的爱意和对她的信任,但曾被人伤害的列娜仍执意要求康顿伯爵与她决斗来证明。”


“决斗过程中列娜暗地让康顿伯爵中了蔷薇刺上的剧毒,想在康顿伯爵通过考验后才为他解毒。可不如人意的是,康顿伯爵的伙伴也同样知道了这个秘密,为了把康顿伯爵从他们自以为的魔女列娜中解救出来,在他们决斗途中,找出列娜的真身并把她消灭。”


“在与康顿伯爵决斗的精灵列娜,也因为真身被毁而在火焰中痛苦咒骂着,化为灰烬。自责的康顿伯爵也因为蔷薇毒而死去。之后人们便把花园永远封禁了。”


“说到底,这也不过是个悲剧罢了。”


“但决斗怪兽的精灵什么的,听起来是很奇妙的事啊。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吗?”


带着问题与遐想,游作离开了学校。


回复举报|32楼2017-04-08 04:38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这里补充一下同人与原作可能不一样的设定。
1、首先这里的Den City的科技水平只能让决斗怪兽出现在Link Vrains,在现实中AR技术还未到游戏王前面几作的水平(科技水平大概只比现在高一个层次吧)。但是这里有可以无线链接的VR目镜,配合游作的黑客技术可以自由进入Link Vrains的所有空间。
因为现实中没有办法打牌,所以会出现些物理决斗(我这里的游作武力值比蟹哥高一些吧)


2、这里决斗者Link Vrains的卡组要现实中通过扫描器确认实卡(伪纸卡的电子晶卡,但撕起来就和纸差不多吧)才可以出现在Link Vrains中。而上面提到的“Dead Code”,则是一种可以使Link Vrains中卡片无法使用的代码,就和现实中的撕卡差不多。至于PlayMaker没有用过固定卡组,这里就先剧透一下。他不是有钱买了各种卡组,而是拿着一堆空白卡,然后植入各种代码外加黑系统,从而使自己的卡组可以随意变更。


3、Link Vrains由三家公司和集团联手开发。分别是康德公司,SOL集团还有园光公司。
其中康德公司主要负责的是部分Link Vrains的运行和升级,还有与政府的沟通和Link Vrains的宣传。
SOL集团是Link Vrains的主要运行者,系统的升级维护,LInk Vrains的秩序维护都是他们做的。
园光公司主要是负责印卡的,各种Link Vrains的卡组都是由他们设计和发行的。所以后面游作等人的新卡怎么来的就不要问了。


收起回复举报|34楼2017-04-08 11:36

纪寞莽: 这里虽然发行卡的是园光,但并不代表其他人不能自己印自己的卡
2017-4-8 13:19回复
我也说一句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这里还是再把一些设定放出来。
男二你们应该也可以猜出是谁了,他的卡组是天使族卡组。
而正佳就是男三定位了,同样是电子族卡组。ACE是Link3的“电子化形天使 托利亚”


收起回复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4-08 19:19

黑羽快斗Lena: 正佳不是女的吗
2017-4-8 19:21回复

纪寞莽: 回复 黑羽快斗Lena :只是定位是,她是顶替男三位置的
2017-4-9 02:28回复
我也说一句
 

纪寞莽
核心会员6
十字路口的马路上车来车往,占着现在没有红灯的阻碍,肆无忌惮地从游作眼前一闪而过、重重复复,似乎稍有不慎就会血光之祸。


天色已经到了由红到黑的过渡时期,太阳的余晖所剩无几。游作刚赶到这里时,人行道的红绿灯无情地变换了颜色,硬生生地把他留在那里,那鲜红的颜色在游作眼中是那么的刺眼。


但这也是无可奈何。接受现实的游作望向对面的时钟,接着拉开自己的衣袖看了看手表的时间。“都已经这个点了,再晚点又会被正佳数落了。”(想)


就在游作叹气的瞬间,突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下意识猛地回头一看,对方是一个十分健硕的男人。


这个男人与看起来身体纤细的游作不同,体格十分健壮,身高还在游作之上。暴露极高的上衣显出他结实的肌肉和古铜色的皮肤,给人整体的感觉如果硬要比喻的话,就和刚烈的肌肉厉鬼一样。他正咧嘴笑道看向游作并用爽朗的口气说道:“哟,游作,好久不见了。”


游作看到是见识过的人后,松了一口气说:“是你啊,这次又有什么事吗?”


这个男人的名字叫鬼塚 豪,年龄18岁,和父亲鬼塚 武田一起经营自家的修理店,之前因为一些事而与游作结识。


鬼塚 豪把两只手插在腰间,继续咧嘴说道:“在路上见到你所以就来打个招呼。刚才怎么叫你也不应,所以就直接过来了。怎么了,在沉思什么事吗?有什么事就告诉我吧。上次还是多亏了你。”


游作苦笑着应道:“啊,嗯……”他已经不想回忆当初那件事了。


×××××××××


(事情要倒回到上个星期的休息日。我的手表出现了一些很严重的问题,凭我只是基础层次的修理技术没有办法解决,要出门去到专业的修理店。


在公交车站等车的时候,鬼塚 豪正好在旁边宣传他家的修理店。也不知到因为什么,他一眼就发现我坏掉的手表,接着在半哄半拉下我就莫名其妙地去到他家的修理店。结果还要我陪他一起宣传,然后被强硬地留下来吃饭,被灌了几杯酒,还好挺住了。


当然回到家后要被正佳数落……)(游作独白)(这段就简单略过毕竟不怎么重要了)


×××××××××
游作刚才话音刚落,红绿灯终于发出了绿光,这被他敏锐的观察力发现,急忙地对着鬼塚豪说:“没时间了,下次再说吧,我先走了。”挥一下手以示告别后游作便走向对面,后面传来:“那下次再见吧,游作。”


加快几步,游作已平安地到达对面。他回头望了望,想看一下鬼塚 豪是否已经离开。那健壮的身影尚未离开他的视野,仍在挥着手看着他,看来两个人的想法恰好撞到了一起。“那家伙啊……”游作想道。


红灯再次亮起,游作斜眼望向红绿灯,心想:“看来到真正分别的时候了。”脚刚移开一步,一个鲜红的气球飘了出去,“啊,气球飞走了。”一个稚嫩的女声响起,然后便是她的行动,还有一辆车行驶过来……


回复举报|38楼2017-04-09 02:28
20回复贴,共1页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