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苏醒之后的你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被死神所遗弃的人们 > 献给苏醒之后的你

作品名:献给苏醒之后的你

作者:娜英

献给苏醒之后的你》是由娜英创作的一部补充剧情用的小短篇,是为了再一次遇见你的后续,讲述了变成娃娃的Tening和笨蛋死灵骑士姬初次相遇的故事。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少女在一片黑暗中醒来。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为什么,听见了说话的声音?
为什么,有人在呼唤我?
然后,急速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Master!”
随即,少女看到了一个身影。
她比少女高出一截,有着一头银白色的及腰长发和红宝石一样的双瞳,双臂以及膝盖以下都被铠甲覆盖,上半身也是穿着铠甲,但是铠甲露脐的设计搭配下半身溅满血污的迷你裙,给人有种末世的骑士姬这样的错觉。不过现在这幅打扮外面加上了一件完全不搭的白色研究服就是了。
“Ma…ster……?是在叫我……吗……?”少女随即坐了起来,伴随着她的动作,八条似乎是生长在她身上的粉红色缎带慢慢地飘了起来。
“不是哦,Master的名字,是Tening·斯诺弗雷克呢,仆一直都记得。”骑士姬走了过来,然后半蹲下来,轻轻搂住了少女,“欢迎回来,Master。”
“你……”面对着骑士姬的举动,少女呆了几秒,然后抛出了一个残酷的问题,“你是……谁……?”
随即,她感觉对方搂着自己的力度变大了。
“是仆啊!”骑士姬放开了少女,“赛依连·瓦恩萨啊!你不记得了吗!Master!!”
“赛依连……”少女伸手,轻轻地抚上了骑士姬的脸,“真是个好名字呢……”
“……叫仆阿赛吧,”骑士姬伸手抓住了少女的手,“就像你以前一样。”
“以前……?”少女歪头。
“……嗯。”骑士姬点了点头,然后直接把少女单手抱了起来,“你这样一直光着身子这样会着凉的,仆带你去洗个澡吧。”
“哦……”随即,少女便开始乖乖地趴在了骑士姬的身上,然后闭上了眼睛。

“……Master,Master?”不知过了多久,少女这才在骑士姬的呼唤之下再次醒了过来,“我们到了哦。”
“唔……?”并不习惯被人随意唤醒的少女伸手揉了揉眼睛,四下张望了一会,这才发现自己被抱到了一扇门前。
“先去好好地洗个澡吧,”骑士姬边说边伸手推开了门,“仆在外面等你。”
“哦,好……”随即,少女便被骑士姬放了下来,但是在着地的一瞬间,她还是很不自然地漂浮了起来,身上那八条缎带也跟着慢慢舞动。
“果然还是这样呢,无论是否使用ESP都是在漂浮状态,也不知道究竟哪一步出错了……唔……”骑士姬望着少女漂浮的姿态嘀咕道。
“……?怎么了……?”少女歪头。
“啊,不,没,没什么……”骑士姬连忙把话题转移走,“Master你先洗澡吧,仆等你。”
“嗯……”少女点了点头,然后飘进了门后,顺手把门带上。
门的后面是一个浴室,架子上整齐地码放着各种洗浴用品,一旁还有个用于洗澡的花洒。
很快,哗哗的水声就掩盖住了门外的说话声。

等到少女裹着毛巾飘出来的时候,门外除了骑士姬,还多了一名戴着眼镜,穿着有深蓝色里衬的黑色风衣的瘦弱黑发少年。
“啊,Master……”骑士姬在看了看少女后,又尴尬地看了看少年,“那,那个,塞菲隆阁下……”
“我不看就行了。”这么说着的黑发少年便转过了身去,不再理会两人。
“那个,啊……阿赛,他是?”洗了个澡恢复了精神少女好奇地望着少年的背影问道。
“也是Master认识的人呢,啊,这个。”这么说着的骑士姬从一旁的手提箱里拿出了一件紫色的泡泡短袖长连衣裙以及配套的内衣裤,“先穿衣服吧,仆帮你擦头。”
“好~”
很快,少女便穿好了衣服,本来湿漉漉的紫色长发也被擦干,尽管还没有扎起来,但是这么看上去的少女已经和魔法少女或者魔女差不多了。
“那个,好看吗?”换好衣服后,少女便在原地转了一圈。
“手的部分应该是没问题了,但是脚……唔,看来这能这样了呢。”然而在思考中的骑士姬并没有把少女的话听进去。
“阿——赛!有听见吗!?”或者是察觉到了骑士姬的不对劲,少女把音量提高了一点。
“啊,嗯,很好看,和你很搭配呢,Master。”这时骑士姬才把目光放在少女的身上。
“真的?谢谢!”少女兴奋了起来。
“啊还有这个……”随即骑士姬很随意地把用过的毛巾往肩膀上一搭,然后在少女的面前半跪了下来,伸手抓过了少女脚边舞动着的一条缎带,“这个要整一下,Master你等等吧。”
“裙子,太长了?”这么说着的少女提起了裙摆。
“不是啦,仆处理一下你脚上的缎带就好,”骑士姬边说边抓过了另一条缎带,随即开始将它们在少女的脚上交叉绕着,“至于手就这样吧,反正也挺好看的。”
当四条位于脚上的缎带都被绑成蝴蝶结脚带的时候,骑士姬这才站起来:“好,完成了,仆去放东西,Master你等仆一会吧。”
随即,她便向着远处走去。
“那个……”在骑士姬离开后,少女这才飘到了少年的面前,“唔,谢谢……还有……我……认识你吗?”
“别会错意了……回去好好感谢你的骑士吧,”但是出乎少女意外的是,少年只是淡淡地回了她一句,“Tening·斯诺弗雷克。”
“你……认识我……?”被少年这么一说,少女的神情便变得奇怪了起来,她一个箭步上前,随即伸手放在了少年的肩上,“拜托了……告诉我……我是谁啊!为什么……为什么你认识我但是我不知道你是谁啊!”
“你好吵……”或者是因为少女的音量有点大的缘故,少年皱了皱眉。
“求你了……告诉我……我是谁啊……!”然而少女并没有住手的意思,“求你了……”
“Master!”就在这时,骑士姬拿着一把电锯走了回来,随即拎起手提箱走到了少女身边,“怎么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说认识我!”少女转过头开始向着骑士姬大发牢骚,“但是……但是……我一点都不记得啊……我究竟……是谁啊……”
“……Master。”骑士姬伸手把少女抱了起来,“你就是你,仆的Master,也是仆现在最重要的东西之一,仅此而已。”
“但是……”少女的话还没完就被骑士姬打断了:“现在想不起来不要紧的,Master,有朝一日你一定会想起来的…… 一定会……”
“阿赛……?”感觉骑士姬话中有话的少女转过身,随即伸手抱住了骑士姬的脖子,“你怎么了……?”
“没什么……”随即,骑士姬抱着少女向着少年行了个骑士礼,“刚刚的事情,抱歉……”
“你就不用道歉了,回去跟她说明吧。”少年只是淡淡地看了骑士姬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那么,塞菲隆阁下,仆就先带Master回去了……”感觉接不过话的骑士姬只好尴尬地离开。

直到被抱上一辆卡车的车厢后,少女依旧在思考着刚刚的问题。
我究竟是谁……?
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认识我……?
阿赛,为什么要叫我Master……?
还有那个黑发的少年……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这里,少女转头把视线投出了车厢外,开始望着一成不变的铅灰色的天空和死气沉沉的荒野发呆,但没过多久,映入她视野里的景物多了一堵墙,很快,彷如游乐园般的奇妙建筑便出现在了她的视野里。
这里又是哪里?
想到这里,她小心翼翼把头探了出去,打算瞧一眼这里的景致,但还没等她把头完全探出来,骑士姬的声音便从车头的驾驶室处传了过来。
“Master?不要把头伸出去啦,这样仆很难驾驶的。”
“哦好……”少女只好把头缩了回去,然后看着建筑慢慢被抛在视线之外,最后,卡车似乎是驶入了一条隧道,这才停了下来。
“好了,到家咯。”很快骑士姬的脸又出现在了少女的视线之中,随即她就被对方公主抱了下来。
就这样,少女被骑士姬抱着走过了之前卡车经过的隧道,很快,一个宽大的广场便展现在了她的面前。
“这里是……?”面对着完全陌生的环境,少女疑惑了。
“仆刚刚不是说了吗,到家了呢。”骑士姬边说边示意少女望向身后。
“嗯?”好奇的少女干脆搂着骑士姬的脖子换了个姿势,顿时,一座犹如城堡一样的建筑便映入了她的眼内。
“呜哇……”她顿时被眼前的建筑惊呆了。
“好了Master,先坐好吧……你这样让仆很难受啊。”然而被她这么抱着的骑士姬不这么想就是了。
“哦。”这时的少女才乖乖地趴回了骑士姬的怀里,任由对方就这么抱着她走进建筑,然后就这么被带到了建筑的最上层。
“……回来了吗,阿赛?”一走出电梯,迎接两人的正是一名身穿棕色短袖夹克和白色迷你裙,右眼上还戴着眼罩的银发短少女。
“布蕾德阁下!”骑士姬立马放下怀中的少女,然后扑到了银发少女的怀里开始蹭来蹭去,“想死你了~!”
“……”布蕾德像是习惯了一样笑了笑,然后摸了摸骑士姬的头,就这么看着她在自己的怀里蹭来蹭去。
“阿赛!”随即一名有着淡蓝色短发和血红瞳孔的萝莉也从一边的走廊上冲了出来,然后借着冲力扑向了骑士姬,随即紧紧地抱着她蹭了起来。
“喂喂喂!薇茵莉斯阁下!痛痛痛!”惨遭夹攻的骑士姬发出了求饶一般的声音。
“你们呀,也就一段时间没见而已。”这时,一名黑发眯眯眼,穿着破旧军装的男性连同一名穿着紧身衣,披着斗篷的银短发少女以及一名中式古风侠客打扮的棕短发少女走了过来。
“啊,哈维尔阁下,爱德安娜阁下,费里西安诺阁下。”前一秒还在求饶的骑士姬下一秒就安静了下来,“阿勒,莉珂娜阁下呢?”
“估计在门口搜身中呢,”披着斗篷的银短发少女摊手,“话说队长你好歹现在也是个死灵法师了吧,就不能去掉那么复杂的手续么?”
“又不是仆设计的……”骑士姬无可奈何的翻了个白眼。
“得了吧,指望赛依连这个笨蛋还不如人手拆了。”棕发少女看了骑士姬一眼。
“你在说谁是笨蛋啊费里西安诺阁下!”这下骑士姬怒了,“我当死灵法师不就是你怂恿的么!”
“知道你厉害了。”费里西安诺上前狠狠地在骑士姬的头上揉了一把。
“大家还真是闹腾呢。”这时,一名淡紫发扎着侧马尾,身穿风衣,有着异色瞳的少女从走廊的另一端走了过来,“修炼得如何了,阿赛?”
“莉珂娜阁下……唔,嘛……”骑士姬苦笑,“还好啦,就是犯错的时候会被骂得很惨,塞菲隆阁下也挺严格的呢。”
“毕竟是小隆嘛。”薇茵莉斯插嘴。
“也是也是……”

被放在一旁后,少女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骑士姬被她所不认识的人包围并开始聊天。
然后她便听到了很不得了的信息。
阿赛……是死灵法师?
那么说……我……死了吗……?
如果是这样……我现在……到底是……
这么想着的少女看了看自己那泛白的双手,又抬头看了看被包围在人堆中聊得很开心的骑士姬——或者说,是死灵骑士姬。
“那……那个……?”犹豫了一会后,少女还是开口了,但是可能是声音有点小的缘故,她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了。
“那个!”随即,她便把声音提高了一个八度。
“嗯?怎么了,Master?”或者是听到了声音的缘故,死灵骑士姬停止了打闹,转过头望向了少女。
“呃……我……”被吓到的少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阿赛,你还是先安顿好她吧。”莉珂娜望了望不知所措的少女。
“也行。”死灵骑士姬边说边把少女单手抱了起来,“那么仆就先去安顿Master,晚上见咯大家。”
最后少女就这么趴在了死灵骑士姬的肩上,看着自己离那些人越来越远。
“……阿赛,”直到最后再也看不见任何人的时候,少女终于把憋在心里的问题一股脑地问了出来,“我已经……死了吗?”
“……嗯。”一如她猜的一样,死灵骑士姬低低地嗯了一声,“仆成为死灵法师,其实也只是想再见你一次罢了,Master。”
“……那,为什么你还要叫我‘Master’,”少女挣脱了死灵骑士姬的怀抱,“明明……这么叫的,应该是我才对啊……”
“不是的……”死灵骑士姬摇头,“对于仆来说,你永远都是仆的Master,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为什么?”
“不为什么。”
“那么,你告诉我,”少女上前一步,伸手握住了死灵骑士姬的手,“我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认识我?”
“……”出乎她意料的是,死灵骑士姬沉默了,良久,她掰开了少女的手,然后半跪下来,伸出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少女。
“……阿赛……?”少女被对方的举动弄得一时间不知所措了起来。
“你会……你会想起来的……”环抱着少女的那覆铠的双臂,在不知道是悲伤还是别的情绪下颤抖着,“没关系……没关系的……塞菲隆阁下……是这么说的……我们的时间……还有很长……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一定会……想起来的……Ma…ster……”
“……”少女反射性地抱紧了死灵骑士姬,然后伸手慢慢地摸着她的头,“好的好的……不要哭……不要哭哦……”
“Ma…ster……?”随即,死灵骑士姬那挂满泪痕的脸便映入了少女的眼内。
“阿赛,不要哭了啦……”少女伸手,轻轻地为哭泣的死灵骑士姬拭去眼泪,“阿赛是骑士吧?所以,不要哭了,坚强一点,好吗?”
“……”这时,死灵骑士姬才伸手擦了擦眼角,“嗯……!”
“阿赛笑起来很好看。”少女把手放在了死灵骑士姬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
“那以后仆就多笑一点吧,”死灵骑士姬握住少女的手说,“Master。”

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去,少女很快就和建筑里住着的人熟悉了起来。
只是,在她休息的时候,死灵骑士姬越发越勤奋了起来。
仆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恢复记忆?
她开始日以继夜地在少女从前留下的资料中寻找着,但是无论哪一份,都没有提及过这样的奇迹。
有时她也想过干脆放弃寻找,让时间来恢复这一切,但是当她看到少女偶然在举手投足之间所露出的生前的气质时,她还是继续坚持了下去,直到……
一天深夜,刚从资料堆中抬头的死灵骑士姬,无意中瞥到自己的邮箱中躺着一封电邮。
“什么东西……”她拿起一旁的酒杯,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点开了电邮,随即她发现那居然是一份观剧的宣传单,上面还写着“单人免费”的字样。
“歌剧……对了!”一个大胆的念头顿时在她的脑中生成了,“不是说歌剧这些东西可以让人恢复记忆吗,那样的话……”
次日,死灵骑士姬就开车把少女载到了传单上所说的地址,在简单地和守卫说了一下情况后,死灵骑士姬这才把少女抱了下来。
“呐,阿赛,这里是哪里?”望了望面前的陌生建筑后,少女不安了起来。
“那个,Master,想看歌剧吗?”死灵骑士姬反问。
“想!听起来就感觉很棒的样子!”少女兴奋了起来,“那么说……这里就是看歌剧的地方吗?”
“嗯,不过只能你一个人去啦,抱歉呢,Master。”死灵骑士姬摸了摸少女的头。
“那……看完后我要怎么才能找到阿赛呢?”少女问道。
“你闭上眼睛。”死灵骑士姬买了个关子。
“唔……”随即少女便乖乖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她便感觉到有些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脸边弄来弄去。
“可以了,睁开眼睛吧,Master。”很快,死灵骑士姬的声音便再一次传了过来。
“嗯……?”少女睁开眼,随后她便发现面前的死灵骑士姬的左耳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枚十面体挂坠的耳环。
“Master也有哦。”或者是留意到了少女好奇的目光,死灵骑士姬开始示意少女留意她自己的变化。
“?”少女随即伸手向着自己的右边脸颊碰了过去,果然摸到了一枚耳环,而且从触感上来看,应该和死灵骑士姬左耳上的是同一样东西。
“这个是约定,仆和你之间的约定,”等到少女放下手后,死灵骑士姬这才把话说了下去,“只要Master你戴着这个耳环,仆就一定会来接你。”
“真的?”
“真的,仆用自己的身份发誓。”死灵骑士姬坚定地点了点头。
“嗯!那么,约定好了哦!!”

只是,直到这时死灵骑士姬自己还没有察觉,从她把少女交给这名叫做尤利西斯的死灵法师开始,她和她的再遇就注定要再上演一次和以前的自己所经历过的一样的事情。
……是的,只是她现在还没知道而已。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