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露诺的孔乙己版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源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743109457 作者贴吧id:水晶魔环


貌似鲁迅这篇经典文章一直被改成各种版本,于是蛋疼改了个东方版的

本次是以总受兔兔铃仙·优昙华院·因幡为第一视角写的,主人公当然是号称幻想乡最强的⑨公主琪露诺了。以上,或许是因为⑨比较容易二次创作吧,没有要黑⑨的意思,琪露诺还是很萌地是吧~

永远亭在人间之里开的药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当街一个曲尺形的大柜台,柜里面预备着各种药水,可以随时倒出来。幻想乡的妖怪,夜晚出来活动时,每每花1万幻想币,买一瓶仙香玉兔——这是喷泉异变之前的事,现在每瓶要涨到1万5——靠柜外站着,喝了恢复符力;倘肯多花1万,便可以买一瓶国士无双,或者壶中的天地,如果出到十万元,那就能推灵梦一次(大雾)那就能买一瓶梦魇蝴蝶药丸。但这些顾客,多是低级妖怪,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八云紫、风见幽香那种大妖怪,才踱进隔壁永远亭的餐馆里,要一大堆药水,慢慢地坐喝。

我从永夜异变之后,便在人间之里师父的药店里当伙计。师父说,我长的一脸受气,太好欺负,怕侍候不了那些大妖怪,就在外面做点事吧。外面的低级妖怪,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夹缠不清的也不少。她们往往喝醉了酒就要打架,然后开始符卡对战,又打到Spell Card都扔完了,然后才走:在这严重捣乱下,工作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师父又说我干不了这事。但我是师父唯一的弟子,总不能让我回永远亭,便让帝代替我,我便改为专管药剂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柜台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师父八意永琳总是骂我没用,因幡帝也老欺负我,教人活泼不得;只有笨蛋⑨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⑨是自机角色里面在外面买药水的唯一的人。她身材很矮小,水蓝头发,头上别着蝴蝶结,脸上时常贴着创可贴;虽然是妖精,背上有三对透明的翅膀,可是又笨又蠢,飞起来老撞墙,似乎智商只有9。她的符卡冰符[冰瀑]实在是有够蠢的,只要站在她正前方就完全不会有事。⑨本名叫琪露诺,因为神主在花映冢的介绍里把她放在⑨号位置并写上“笨蛋”,别人便从这里替她取下一个绰号,叫做⑨或者笨蛋⑨。琪露诺一到店,所有的妖怪便都看着她笑,露米娅叫道:“⑨,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她不回答,对柜里说,“两瓶仙香玉兔,要一瓶国士无双药。”便排出4万幻想币。米斯蒂娅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符卡战斗又输了!”琪露诺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向灵梦挑战打输了,被阴阳玉追着砸。” ⑨便涨红了脸,脑袋上直冒傻气,争辩道,“输给灵梦不能算输……她用梦想天生!……这是犯规、开挂,能算我输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符卡规则”,什么“负开尔文”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⑨原来也是杂兵四人组的首领,还自称幻想乡最强。但她的符卡实在是太巴嘎了,又不会动脑子;于是到处被人退治,弄到将要被赶出雾之湖了。幸而她还有一把又像巧克力又像饼干的中奖剑,似乎可以使出什么奥义。便到红魔馆当当女仆、保安,换一碗饭吃。可惜她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喜欢到处找人挑战,又爱冰冻青蛙,于是被青蛙子大人降下神罚,把⑨给轰飞出去了。如是几次,聘她做女仆的人也没有了。⑨没有办法,没人罩着她,便免不了经常被人退治。但她在我们店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粉板上拭去了琪露诺的名字。

笨蛋⑨喝过半瓶国士无双,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边的多多良小伞便又问道,“琪露诺,你当真在红魔馆当过女仆么?”琪露诺看着她,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她们便接着说道,“你怎么连看门的红美铃都打不过呢?” ⑨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天气不利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师父大人是决不责备的。而且师父见了琪露诺,也每每这样问她,引人发笑。⑨自己知道不能和她们这些大妖怪谈天,便只好向那些弱小的妖怪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懂符卡战斗规则么?”我略略点一点头。她说,“打过符卡对战……我便考你一考。我的冰符[冰瀑],怎样躲的?”我想,我再弱好歹也是个5面boss,你一个2面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⑨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躲吧?……我教给你,记着!这些符卡的躲法应该记着。将来你再做自机的时候要用。”我暗想我自从绯想天之后就没当过自机了,而且这么弱智的符卡我能不会躲么?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她道,“谁要你教,不是站在你前面就没有弹幕打到了么?” ⑨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冰冻青蛙解冻了再冰上,点头说,“对呀对呀!……对应不同难度冰瀑有四种类型,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⑨拿出符卡刚要宣言,想给我示范,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慧音的寺子屋的学生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⑨。她便给他们一人一块冻青蛙。孩子拿完冻青蛙,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冰块。⑨着了慌,伸开五指将冰块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能再冻了。”直起身又看一看冻青蛙,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再冻青蛙子又该拿铁轮砸我了。”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琪露诺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她,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例月祭前的两三天,师父大人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⑨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万元呢!”我才也觉得她的确长久没有来了。喝酒的射命丸文说道,“她怎么会来?……她翅膀都打折了。”师父说,“哦!”“她总仍旧到处挑衅。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到红魔馆去挑战。红魔馆那地方,是随便踢得的吗?”“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是被咲夜用飞刀扔,再被大小姐的红色不夜城轰至渣了。轰飞了好远,连翅膀都打断了。”“后来呢?”“后来翅膀打折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挂了。”师父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她的账。

中秋之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大衣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来一瓶国士无双。”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笨蛋⑨便在柜台下对了门槛坐着。她脸上贴满了创可贴,已经不成样子;穿的蓝衣服都破破烂烂的,翅膀被打断了,飞不起来,只能从雾之湖徒步走过来;见了我,又说道,“一瓶国士无双。”师父也伸出头去,一面说,“⑨么?你还欠十万元呢!”⑨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药水要好。”师父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她说,“⑨,你又打输了!”但她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输,怎么会翅膀都断了?” ⑨低声说道,“撞树上了,撞、撞的……”她的眼色,很像恳求师匠,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妖怪,便和师父都笑了。我倒了药水,端出去,放在门槛上。她从破衣袋里摸出1万元,放在我手里,见她鞋上都是泥,原来果然是从雾之湖那边走过来的。不一会,她喝完药水,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站在地上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琪露诺。到了新年,师父取下粉板说,“⑨还欠十万元呢!”到第二年的博丽神社例大祭,又说“⑨还欠十万元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新年也没有看见她。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琪露诺的确是被灵梦给退治了。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