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之色 P1-1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True Colors(真实之色)

作者:碧蓝领主(原名:lightneng)


故事中很多的情况是此物非彼物,名称相似,本质不同;无意对历史或现实评论,情节可能来自于个人经历,可能来自于脑洞,相关的概念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1 The real overture(真正的序曲)

这恐怕是洪斌如他此生中最为糟糕的一天了,他的心绪犹如乘坐过山车一般。
就在几分钟前,在今天的开学典礼上接待完了上任没有几个月的伊州市市委书记杜文康同志,似乎是经历了某些令人糟心的事情还是什么的,他正踉踉跄跄地从学校礼堂返回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外面秋雨在淅淅沥沥地滴落着,过道上灯光一个接一个点了起来,走廊上传来了熙熙攘攘的那种声音。似乎是有的年级在进行着自由活动,他一边走着,一边想着一些事情。
那就很多年以前了,那时候,也是他在一中实习的第一天。那一年,正是传说中的那一届毕业后不久,当时的情况也是和现在的状况相似;只不过校舍远远没有现在修葺的那样前卫,现在在礼堂的事情换到了操场上面。正巧是北海大区委员会主席桑格杜哈·奥马尔(简称老桑格杜哈)莅临此地,他到达学校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但是到了学校开始发表他的演讲时已经是黑云压城了,似乎是上天照料他,等到他演讲完了,雨滴才落了下来;不过,很快态势急转直下,电闪雷鸣,小雨瞬间就转变为狂风暴雨了。大家自作主张,管不了台上的嘉宾,如同残兵败将那样,自顾自地跑到了可以躲雨的地方。很快地校长被老桑格杜哈叫到某个角落,而所有的老师被副校长叫去开会了,而那些刚刚实习的教师只是说了一会儿就到各个年级去了。
那时候,洪斌如正在初一年级的路上,在一个角落,正好听见一阵呵斥的声音——
“给我引咎辞职,到电报房去,越快越好!——”
“有这样的吗?”
“这样大家都有个好果子,不然告到蒋司令那里。”
“你不知道有什么下场吗?!”
“今天的事情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殊不知,旁边正好有个第三人。
“人们会联想的。”
“这样对于大家都好,不要负隅顽抗了,我希望你今天晚上就能够给我答复。”
这时候,有几个脚步声开始逼近了,洪斌如这下意识到老桑格杜哈的警卫来了;他加快了步伐,迅速地与这件事情撇开关系。
在这件事情的几个小时后不久,校长宣布了自己因为今天的事情引咎辞职,说是自己做出的决定,与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在说完这些话后,他吐血了,随后被送到医院,从此再也没有醒来;在9月30日,他的心电图再也没有一丝波澜。伊州市第一中学唯一的北海土著出身的校长的履历就这样因为来自同一氏族的阻拦而戛然而止了。正是因为见证过这样的经历,使得洪斌如认为这是他的大限将至。
这个时候,似乎有人在叫他,让他不得不回到了现实之中。
“校长——校长——”原来是高三(一)班的学生会长魏昕怡发现了垂头丧气的洪斌如。
这时候,看到了有人的踪影,他跪了下来。
她一手扶着校长,一手接过了洪斌如的手机,拨通了学生会办公室的电话。
在这个时候,一些人看到了老头子,所以就远远地避开了;似乎他们意识到了他是早上那个神采奕奕的洪斌如,所以就远远地避开了,私下里故意对他这样说这些话语。
“今天的开学典礼真是失望呢……”
“说好的那些文艺界来的呢?”
“原来他也有……”
“不要说了……”
“难道你害怕了吗?”
原本今天要出席的是戊午届校友,荣获普利兹克奖的冯彦鹤,荣获中华电影学院最佳男主角奖、柏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的乙丑届校友唐振璋;结果被丙辰届的前全国人大委员、前内政部长,现在的北海大区委员会主任杜文康同志给搅浑了。
过了一会儿,学生会的干事就匆匆的赶到了走廊就对旁边的那些同学,吼着:“你们都在愣在这边干什么,救人,救人要紧——”
之后初二(一)班的干事奚亦凡,高三(二)班的副会长曹春亮分别用各自的肩膀支撑起洪斌如校长,将他送到电梯附近。
等到那群人退散后那些同学有一个就这么说道:“真是的……干什么这么exciting?我们还不是摆设嘛。”
“真是醉了……”另外一个人摆出了那种擦汗的姿势。
在这个时候,校长洪斌如已经是意识模糊了,脑中只剩下那种鸡尾酒那样的记忆了。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希望与梦想……”
“止于至善……”
“无远弗届……”
“行百里者半九十……”
“不是你有了希望才去坚持,而是你坚持了才有希望……”
“不要问你自己想要做什么,而是这个世界需要你做什么……”
……
诸如此类的话语在不断地魂牵梦萦。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30年前的和今年的关键词都是这么的贴近,这怎么是巧合呢?这是必然。洪斌如他是这么想的,他深知一出悲剧正在上演,一场风暴即将到来。
在最后一节课刚刚结束,大家都在吃饭的时候,学生会办公室,学生会的顾问老师、副校长戚含涵老师将所有的学生会成员以及所有议事会成员召唤了过来。她告诉所有人今天发生的一些事情,并要求所有的人低调、保持沉默,在会议结束后点名将一些人留下来。
“原来是这件事情……我还以为……”之前那个令李建阳最为深刻的那个女生杜佳琪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她的头发很短,似乎是染成了黑色;即使在现在这样外面光线比较昏暗的情况下她的一笑一颦依然是那么地引人瞩目;“什么时候能够有我的用武之地呢?”她无意中嘀咕着。
“你认为你能够胜任什么呢?”这时候高一(三)班的学生会副部长许以丹似乎对那个小女孩不以为然,问道,似乎他对这里的环境很熟悉。“我们可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句话更加印证了他之前就在这所学校读的初中,这句话似乎是提起了杜佳琪的兴趣。
“就算是神,我也杀给你看;我们初一将会带给大家不一样的烟火。”她这样的这样回应道。
“作为前评委,我明确地说,很多的套路至今已觉不新鲜;即使这样,我也希望你带给大家不一样的的瞬间。”许以丹说完后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闹钟,“该吃饭去了。”说罢,她就朝食堂走去了。
“卢钰莹,不早了,我们也吃饭去吧。”接着,杜佳琪与旁边的女生走向食堂。
这就是不为人知、别开生面的9月1日,星期一,真正的伊州市第一中学生活开始的第一天。
第二天,到了早操过后,杜佳琪从学生会长魏昕怡那边拿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请各位文宣委员在一个星期内从各自的班级中选出作品代表班级进行迎新派对演出”,接下来是附注“初一、高一每个班级一个节目”,接着在她回到教室后立刻将这张纸条交给了文宣委员萧雨萱。“萧雨萱同学,这是你一个星期的任务,我虽然已经成竹在胸,不过还是希望大家集思广益。”她开始兴奋了起来,并开始转动脑子将计划从记忆中提取出来——她有信心相信她的计划是无与伦比的。
“有什么计划,可以说来听听吗?”
不过,这个时候,上课的铃声响了。
“我得先回座位,暂时保密。”
李建阳还没有将这件事情交给文宣委员,就开始画地为牢,在第三节课一边听课一边自己盘算着自己的一点小算盘——“要不要到别人的班上刺探一下呢”“会不会大家的水平都很高呢”,在下课的时候,他继续想这个问题;直到下课的时间过半了,才将纸条交给了文宣委员,他的室友孙修权,“孙修权同学,你可责任重大哦。”他这样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可不要老是倒垃圾给我呀,你可以将这件事情公之于众。”
“你也上台吧。”
“为什么是我呢?”
“因为你是文宣委员。”
于是孙修权不情愿地上来了。
“马上,在九月底有迎新派对,为了展示最好的大家;在下个星期前,所有有意向的拿出一个节目出来,代表班级参加迎新派对。”他有气无力的说道。
似乎,台下并没有这么多的反响,反倒更关注昨天的事情。
“真是的,昨天的事情不明不白的,为什么那几个计划中的不来呢,你能解释下吗?”
对于此时此刻的李建阳,不可能说洪斌如的那些事情,更不可能说要按照组织的要求保守秘密,他只能说:“无可奉告。”
座位上的正准备想说些什么了,这时候上课的铃声响了,老师到了。
这些对话就被打断了,到了下课的时候,“既然不能直接问,那么就间接问。”
随着集体性的无可奉告,那些言论不胫而走;而后的一段时间说是那个杜文康支走了唐振璋、冯彦鹤,洪斌如引咎辞职,更有甚者说他死了这样的言论……虽然这是一所以优异的考试成绩而著称的学校,但是没有一丝剑拔弩张的气氛,反倒是那种八卦的气氛贯彻其中,让熊启灵怀疑这是不是超级中学的作风,甚至让他怀疑宏志班才是伊州市第一中学的真正精华所在而不是所谓的实验班——据他所知,每一年宏志班一半的人都能够直升高中部,而实验班只能够达到四分之一;而那些五星级初中基本上都能够保证有40%左右的能够直升高中部;与直升高中部相比,伊州市第一中学有道不成文的兜底条款——即使不能够直升高中部的,也能够升入其他的五星级中学。

过了一天的时间,初一(一)班的教室里面,下午第三节课,这是开学以来最为惬意的一天——自习课与活动课连着的一节课,杜佳琪在写作文——那是前天的开学第一课,要求大家写这一节课的感想,要求在周四晚自习结束交予学校那边。刚开始她相当地平静,接着开始汪洋恣肆,书写速度很快;文不加点了好一段时间后,她停了下来。泪珠滴落在了作文纸上,她连忙将作文纸放在一边,头埋了下来,身体抖动着,哭泣了好一阵子,然后换了一只手咬紧牙关才吞吞吐吐地继续写下去。
最后一行的署名是杜佳琪,最后将作文纸叠了起来,收拾了战场。
在此之后,她用双手拖着头,发呆,直到下课铃响的时候。
台上一个中长发的,更像是中学生的女生走到了杜佳琪的位置上,小声地问道,“杜佳琪,没问题吧?”
“卢钰莹,没事。只是刚才激动了一小下子,不足挂齿。请问,刚刚自习课怎么样?”她停止了发呆,强颜欢笑。
“似乎大家都挺好。”
殊不知,都挺好的背后就是暗流涌动。
卢钰莹停顿了一小会儿,说道“还记得马上要做的事情吗?”
“有封匿名信要我们去大平台上集合,我觉得是更像是个恶作剧。”杜佳琪她毫不犹豫地说道。
“还是去看一看吧,说不定真有什么事情呢,即使是恶作剧也没关系。”卢钰莹还没有说完,就拉着杜佳琪跑到了最顶层的阳台上。
在走廊上,她们手拉着手,行色匆匆;被一对双胞胎察觉到了一样,随即就悄悄地跟了上来。
到了最顶层的门附近,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束光,当卢钰莹到了门口以后,发现了一个人影;当她打开门,向前走过去的时候,看到了庐山真面目。
“蒋明雪,你怎么在这儿?难道你主导了这场恶作剧?”
“杜佳琪,卢钰莹,我也不知道是谁搞的鬼。我也是跟你们一样云里雾里的,我刚到这里没有多久。”
杜佳琪观察了一下蒋明雪并不是那种说谎的情形,只好作罢。
这时候,更多的人到达了顶层的上面;同样地,也是认为始作俑者是这三个人。不过,有一个人很奇怪,并没有提及一个关于主使的事情,因为相互之间认识,打了招呼在这些人中保持低调,而且不是从楼梯过来的,而是从侧面走向大家。,
这么多人聚在这个高处不胜寒的大平台上一起看着被那绿茵覆盖的校园,享受着温柔的初秋的风吹拂,场面一度尴尬。不过,随着上课铃的响起,有个人发出了声音。
“大家好,我是三班的班长熊启灵,既然没有主持人我先抛砖引玉。你认为,从刚开始预备课程到现在,真真切切地与伊州市第一中学接触有一个月了吧?对此,有什么样的看法呢?”
杜佳琪首先站出来配合他,“我一班杜佳琪认为在校园生活方面,我们可以改进一下;尤其是以迎新派对契机。”
“我们还是稳妥点吧……”很快,有个短发女生就拆她的台了。
“我二班李建阳,站杜佳琪。”李建阳说道。这种情况下,杜佳琪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与李建阳和解是在军训快要结束的时候,不过现在这么快就对她表现出了认可的态度。
“熊启灵,这样可以吗?”我还是希望大家不记名表决,大家自己决定吧,结果公布结果。在熊启灵旁边的一个男生,好像就是跟蒋明雪一个模子里面出来的,性格一方面也跟她有一丝相似。
接着熊启灵说道:“蒋明远,同意,谁有便签的?“
“我有的,我得去取一下。”然后,他离开了天台,下了楼。
很快,他返回了,他气喘吁吁地。
“这是第一道题,改进校园生活,其中以迎新派对为契机。谁能够进一步细化这道题或者再出一个问题?”在完成第一道题后,熊启灵又布置了一道题目。
“我四班的黄思颖,迎新派对,是否我们实验班可以共同组织一个节目吗?”继杜佳琪的敢为天下先后,黄思颖很快地提出了她的想法。
“相声,小品?”蒋明远再一次地提醒他。
“蒋明远,不,大家,今天,我们只讨论是非,技术细节在学生会办公室里面讨论。”熊启灵说道。
“我四班杨亚泽,为了丰富校园生活,是不是可以另起炉灶,新设社团?”同一个班级的杨亚泽提出了一个问题。
在他说完话后,沉寂了好一段时间,熊启灵问道,“还有什么建议吗?”
“我二班蒋明雪,是否各个班的文宣委员一起,组织选节目;这样,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因为大家只要求改进校园生活,并没有提出其他方面的什么建议;继续沉寂了一会儿后,主持人熊启灵有些不耐烦了,于是自己想了一小会儿,说道,“除了丰富我们的校园生活外,是不是要两手抓成绩呢?”
“不是说进入了这里,就是踏入了重点中学的大门吗?”
“我们不是比什么国立大学更难录取吗?”
“我们怎么会砸掉这块金字招牌呢?”
刚刚提出学习的问题,大家基本上就堵住问题的讨论。面对这样强烈的质疑,熊启灵不得已继续如法炮制。
不久,一张一张的纸条交给了蒋明远进行统计,然后,熊启灵通读了蒋明远给出的结果。
“大方针,丰富校园生活,支持;抓成绩,否决。迎新派对搞出花哨,同意;初一议事会成员组织节目,否决;另起炉灶,新设社团,同意;各个班的文宣委员一起,组织选节目,同意。今天的表决,到此为止。”(9)
这时候夕阳染红整个大地,是夕阳无限好的时候,讨论会才结束;正当他们准备打开门的这时候有一对双胞胎突然出现下楼了,无意中撞到了站在边缘的李建阳,“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呢。”
“好像,他们不像是我们实验班里面的……”蒋明远察觉到了她们行色匆匆,并且这样的模样是实验班中甚至是伊州主城不多见的。(10)不过,这并没有妨碍大家达成共识后那一股愉悦的心情,他们一起包下了电梯下楼,到达食堂吃饭。
到了食堂以后,因为相互之间不太熟悉,他们都是以班级为单位排队吃饭。这时候,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必然,李建阳与孙修权正好站在一排,在李建阳的前面是杜佳琪、蒋明雪;这时候,孙修权往后面看了一眼,发现了如此情形,说道:“你好狡猾啊,李建阳。”
“纳尼?”李建阳对此不知所措。
接着,旁边还有一个男生起哄,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说道:“你怎么这么‘魅力非凡’的,能不能告诉我吗……”
“我们被某人邀请,讨论迎新的事情,正好……你们真的脑洞大开,我怎么可能……”她苍白的那种脸色很快就红了。直到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杜佳琪才意识到那时候她说漏了嘴,点燃了一根导火索。
“真的是这样的吗?”孙修权依然是那种喵喵喵的那种表情。
为了结束这段越描越黑的场面,李建阳向杜佳琪介绍了前面的那个那个人,“他叫孙修权,是我的室友;那些话,不要放在心里面就好了。”虽然李建阳对他心中有很多个不满意,但是依然为他圆场。
过了一两分钟,他打好了今天的晚餐,这时候蒋明雪像他打招呼,邀请他坐在她旁边的桌子吃饭;而杜佳琪坐在这边,因为今天的一些事情不说话。
“Mission accomplish.”在吃完饭后,回到宿舍的路上,面对今天,他能够将这些人整合起来的结果甚是满意,悠然自得地,一步一晃地回到了自己的宿舍里面。
从此属于他们的青春帷幕打开了,当多年以后李建阳回忆起自己的少年时代时,恐怕是他最有为的时刻。

上一章:真实之色 P1-0 下一章:TBA



(9)这实际上是根本大计级别的选项。
(10)北海土著是古代亚洲人(Y染色体单倍群C,D系的后代)的后代,他们在人种分类中是千岛人种,在中原王朝大规模移民以前,就只有C、D、N、Q(只有西北海有,与印第安人迁徙有关)这四种Y染色体单倍群。其中越西,就越与东北亚人种容貌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