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之色 P1-2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True Colors(真实之色)

作者:碧蓝领主(原名:lightneng)


2 Rondo of Weekend(周末的回旋曲)

星期六,上午6点30,照常升起的太阳沐浴着这座尚未步入凛冬的北国城市,在位于主楼尾部的生活区,女生宿舍224室闹钟的响声并没有叫醒杜佳琪,反而将睡在旁边床上的卢钰莹给叫醒了。
“杜佳琪,不要睡了,今天有重要的事情等待着你了。”她摇了摇在梦乡中的杜佳琪,过了好一会儿,她坐在那边,依然是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
“重要的事情?让我想想看……”
“今天你父亲要来学校,你就是我们的排头兵。”
杜佳琪并没有因此彻底清醒过来,她慢慢悠悠地、连拖带拽着的步伐走到了洗手间里面,接着关起了门。
直到卢钰莹打开了洗手间的门,坐在抽水马桶上面的杜佳琪才真正反清醒了过来,连忙按了抽水马桶上的按钮,连忙穿好裤子,站了起来,让出了位置;然后,卢钰莹拉起了厕所的帘子。
“吓死我了——你这个含肽(11)……”站在梳妆台前面的杜佳琪,一边看着镜子刷牙,一边对卢钰莹说道;因为没有到达最佳状态,因为嘴里面有泡沫什么的,所以并没有那么地大声,所以口齿有些含糊。
“含肽是什么?”卢钰莹有些好奇,但是并没有放在心里面去。
大概过了45分钟,杜佳琪才忙好了一切,出现在了学校大门口。
“杜佳琪同学,你太慢了。”在门口的学生会副会长何劲松对此有些不满意。
“不好意思,前辈。”她打了个哈欠。
原来,在昨天晚上的时候,杜佳琪的父亲打电话给她了,要看看她这些天来的生活状况是怎么样的,虽然她以老师不在为由多次回绝了他,但是他依然坚持己见,最后决定凭借着开学典礼的东风给她来个猝不及防。因为卢钰莹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同时也对杜佳琪的家庭背景有了一定的了解,于是让她直接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学生会长魏昕怡,然后学生会做了相应的安排并广而告之,最后有了今天的事情。
站岗没有多久,杜佳琪察觉到到他与之前的状态完全不同,显得十分的憔悴,于是问道,“请问,副会长,你昨天是不是学习到深更半夜呢?”
“没有,杜佳琪同学。你知道昨天议事会的人大闹文科教研组办公室吗?”何劲松似乎以一种事不关己的语气跟杜佳琪讲这段事情。
“不太清楚呢,那时候发生了什么?”
“就是有个寻衅滋事的居然跟老师吵了一个小时的架,然后那个好家伙非但没有受到制裁,反倒让老师嚎啕大哭;这世界可真魔幻呐。最后,你明白了吗?”
杜佳琪点了点头。
“看来,我看错他了。”
“是吗?”她没有继续深入过问,因为她见证了这个过程的一头一尾,反而暗地里为那名同学的行为感到高兴——为她挡了一枪。在杜佳琪的印象当中,并不是这样的;何劲松告诉给她的,一定不是完完全全的真相,也许这只是传到他耳中的,也许是得知真相后如同导演那样精心设计的。
“我自言自语的,请不要在意。”他很快就住口了。
过了一个小时后,一辆“北兵A”(12)车开到了学校门口附近。
“请登记或者出示你的出入证。”校警走了出来,拦住了快要冲到学校门口的汽车。
“怎么生产建设兵团的人来了?我们学校不归他们管。”何劲松心中纳闷着。
结果正当校警犹豫的时候,司机打开了窗户拿出了证件,上面最醒目的大字是“伊州市教育委员会”、“主任”以及“林博恩”的签字。
他有些将信将疑,想着,“怎么周末教委的也突然来学校检查,而且还是用的是兵团的车子?”
“你还在犹豫什么呢?怎么这么逡巡的?”坐在后排的也开了窗拿出了他的证件。
他更加地惊呆了,手有些颤抖连忙将两本证件交还给他们,打开了学校的大门。
“看来,我父亲已经到了。”于是,杜佳琪走到了更前面一点。
“你父亲?是开学第一课的杜文康书记?”何劲松看着门外的车子有些惊慌失措。
“对。”
“为什么开着兵团的车子呢?”
这时候,大门打开了,那辆车开进了里面,车后门打开了。
“不好意思,副会长,我得带我父亲介绍我们的情况,回聊。”说完,杜佳琪就上车了。
很快,车辆就朝着主楼的方向驶去。
“真是的……”
面对着这样的情形,他无力吐槽了,接着就用手用力地戳了戳通讯器,一边站着,一边发呆,以稍微恢复一些精力。
正当他有些摇摇欲坠的时候,有个人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跟前,那个人拿着证明议事会身份的证件。
“副会长,我可以出去吗?”
“哦,”刚开始何劲松还不以为意,当他抬起眼帘的时候,才发现是昨天事故的主角——李建阳,“李建阳,你还想蒙混过关?说说你的来由是什么。”
“我的朋友在附近的广场玩,我得陪他一把。”
“你的朋友?那些即将成为犯罪故事中主角的朋友?”很显然,何劲松以一种嘲讽的口吻对李建阳说道。
“没有这回事。”
“怎么证明你没有这回事?怎么证明你没有自寻死路?”
“你在说些啥子?”出乎李建阳的意料,接下来他说的那些话语都是天上那些神仙说的话语。
“你以为你是八旗子弟就可以随意跨越柳条边吗?他们也还不是一样,被历史的车轮碾碎。不,我说的更加明白一点吗?你在文科教研室鬼哭狼嚎,接下来就引发了一场叫做杜文康的风暴。”(13)
“什么‘八旗子弟’,什么‘柳条边’,什么‘历史的车轮’,什么‘鬼哭狼嚎’,什么‘风暴’;我真的,真的,真的不懂你在说些啥子,说人话!”他依然是那种蒙圈的状态。
“你既然不要温柔的方式,那我就用生猛的吧。不要因为你那一点点学生会的身份沾沾自喜!很快地,你就会连根拔起,一丝不挂!”他一边说着,一边用一种浮夸的手势类比地上的一根杂草被拔起的样子,同时一边抑扬顿挫地说道,不过,很快何劲松恢复了正常的语态,“这是我的最后通牒,不然直接撕了你的证件。”
“好,你撕掉吧。反正,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些什么;反正,议事会什么的也无所谓了。那一天是教研组的另外一名老师跟我抬杠的,这件事情与欧阳老师没有关系。信不信由你。”
这时候,何劲松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通讯器直接是免提放出了魏昕怡的声音。
“劲松,请看下我的校园卡,是不是在你身上?”
他被打断了,他翻了翻自己的口袋,发现并不在他那儿。
“不在,会放在了哪边呢?那就尴尬了。”在她的声音消失了一段时间后,“请不要对我们的小学弟那样的粗鲁,我们这边也没有收到处分什么的,也许他说的才是真相;我建议你先让他出去吧,让他代你今天下午,以及明天下午我的班,好吗?”
“好吧。”他因为没有达到惩治李建阳的目的,依然十分十分地想得理不饶人,只好挤出这两个字,就挂掉了通讯器,尔后一边检查着通讯器,一边对他说话,“你与昕怡,不,学姐见面没有几天,她怎么喊你‘小学弟’呢;你没有一点儿男子气概,怎么就这么‘魅力非凡’的?”
“我不知道。”
“算了,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最后何劲松还是将他放走了。
于是,李建阳成为此时此刻唯一走出校门的那个人。
过了一刻钟,那辆兵团的车子再一次开到了门口,他看到了后排的位置上还多了一个人。这时候,从左边出来的是杜佳琪,但她出来后,鱼贯而入的是魏昕怡。魏昕怡让何劲松过来跟他说了今天的情况,并告知她还要去外面处理一些事情、见一些人,说完就关了窗子。
随着车子的远去,一切恢复了平常的状态。陆陆续续地,来自各个不同班级、不同年级的开始流向校门口,再一次地融入到这个世界当中。
过了两个小时,也就是12点,天空开始又艳阳高照转变为了阴天。
“杜佳琪,我回来了,可以继续了。”这个时候,李建阳跑到了学校门口,很明显的,他有些一瘸一拐的。
“没事吧?”
“不小心在地上摔了一跤,不足挂齿。”
杜佳琪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就开始了日常工作。
随着下午一步步地到来,刚开始有很多人回到了学校里面,不过接下来却越来越少了。在这个时候,他思索最近的上午发生的一些事情。不出何劲松的所料,他遇到的事情与上一次的崔熹、金束己如出一辙;只不过从双人作战转变为了安君昊的单人作战,只不过从现场发挥,转变为受到他们的启示精心设计的。不过,李建阳有了之前的教训,在刚开始的猝不及防后就很快地反应了过来,尽量在人多的并且尽量使用升降电梯而不是扶手电梯,经过一番波折,最终将他甩掉了。他不知道他这样的的选择对不对,不过好在接下来没有犯任何致命错误,顺利突围。
一道电闪雷鸣,使得他停止了发呆,这时候地面上已经湿了,雨早已悄悄地滴落了下来。
这时候,陆陆续续有很多人从外面连忙跑了回来;经过半个小时的忙碌,他才停了下来,又过了一刻钟,有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原来是学生会长魏昕怡;只见她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浸湿了,步履蹒跚地从人行道走向学校的高台。李建阳看了看时间,下午与他共同巡逻的学生会生活与学习部副部长许以丹即将到达,于是就只通知了杜佳琪,希望她能够帮忙。
在她刚刚到达高台底部的时候,李建阳见机行事从传达室取了一把雨伞撑开,走向了高台中间,用雨伞挡住了即将滴在魏昕怡身上的雨水。“学生会长,怎么呢,没事吧?”
她刚开始一言不发,直到到了学校的大门,她才说出一些话,“谢谢”接着话锋一转,说了一些不明所以的话语,“今天……一切的一切……原来都是这样的……”
“什么意思?”
魏昕怡继续一言不发,很明显刚才她哭过了,但是泪水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这时候,跟李建阳共同巡逻的许以丹到了,他也纳闷发生了什么,他只是驻足挡在了她的前面。
“你找了帮手了吗?”
“找了,杜佳琪同学。”
“你真有趣哦。”
“?”
这时候,杜佳琪出现在了他们的跟前。
“李建阳,学姐,前评委学长,我来了。”
“你可以搭手了,不过只能到学校主楼门口的位置为止。”
此时此刻,就形成了李建阳,魏昕怡,杜佳琪三个人的局面。
“我知道咯。”这一点还是有点令他有些失望,不过好在今天的虎口逃生有惊无险,他还是彻彻底底的遵从命令将魏昕怡送到了主楼。
当到了主楼的门口,李建阳立刻放下了魏昕怡,说道,“不好意思,我得回去执勤了。”
“没事,我一个人也能够做得到。”杜佳琪说道。
这时候,魏昕怡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她说了这样一句话,“难道你不想了解女生的宿舍是什么样子吗?”
顿时,李建阳、杜佳琪都脸红了。
“学姐……”
说完,李建阳回头了,她们则朝着学校的深处走去了。
在过道上,魏昕怡又一次开口了,“请问,杜佳琪同学,你是不是杜文康书记的女儿吗?”
杜佳琪选择了说谎,“不是,我不想和他联系在一起。”
“这个怎么能够这样说呢?”很快地,她揭穿了谎言,“那么,你认识杜作义吗?”
“不认识。”这时候,杜佳琪的声音变低了。“难道,你认识?问我这个驴头不对马嘴的问题干什么?”
“我们幼儿园的时候是在一个班级里面的。”
杜佳琪顿时间就冷笑了:“呵呵——那个时候的记忆还记得呢!——”
“因为我永远忘不掉对于他的印象,金发碧眼的男孩子。”
“我又不是金发碧眼的,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你的名字暴露了一切,还说不是,事实胜于雄辩。”
“什么的什么?”杜佳琪顿时间恍然大悟了,点了点头。“那你怎么对这些了若指掌的?”
“‘佳’与‘作’都有个单人旁,对吧?这是伊州几个名门起名字的规律,辈分相同的,名字有一个字偏旁一模一样。如果名字中有一个字一样的、辈分相同的,那就是双胞胎或者同一年生的。”(14)
“そうですね。(搜嘎斯内,是这个样子的)”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父亲,魏绍功与杜文康叔叔之间的联系;他们是在高中的时候就是校友兼好友了;后来他们走向了不同的道路,但是仍然还保持着深层次的联系。”
杜佳琪连忙点了点头,接着说:“原来这样。话说,刚刚你做什么的?”
“去了教委会,接着去了墓园……”
这时候她再也控制不了情绪了,谎言什么的变得难以为继。
“对不起。”杜佳琪头的位置有些低,低声地说道,很显然,她眼睛里面也是含着泪水。
“怎么了?有什么‘对不起’的呢?”
“因为我还有我家人的造就了这学期的情况,不是吗?”
魏昕怡点了点头,并没有进行反驳什么的;至此,在接下来的一段路程中没有继续说话。
直到到了宿舍的电梯口,问了去哪一楼才有了最后的对话。
那一晚,杜佳琪晚上并没有睡多久,在床上辗转反侧。

一天后,位于初中教室与高中教室之间的实验与艺术楼二楼,阶梯教室里面,那是上公共课、选修课的地方;教室里面前排以及中间的位置都坐满了,不一会儿,一个男老师就从阶梯上面走了下来,从板书上面来看,是英语课。在这种安静的氛围之下,隐隐约约听到哪里传来的琴声。
“那是谁?在哪边弹琴?”坐在中间的一个男生思考着。
接着,老师点名叫一些同学上来完成书上的习题,中间有个男生被点到名了,他的同桌让位,走到了白班上;过了一会儿,也正好是下课铃声响起来的时候,老师说道:“下节课讲解这道题,请当天值日生不要擦黑板。”说完他走到了旁边的准备室。
那个男生在写完这些单词以后,就将习题册放回了桌子上,就循着琴声去探个究竟。之后到了一楼,看到了一间引起了他好奇的教室,一侧的窗帘被拉起来而另外一侧没有拉;于是他就到了没有遮掩的一边踮起了脚,看到里面有一个染成黑色短发穿着格子衬衫以及背带裤的女生在全神贯注地弹奏着钢琴,这时候他选择了驻留,站在门口聆听琴声。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男生也到了楼上,拍了那个男生的肩膀,说道:“好狡猾啊,史亚军。”
“朱立明,是什么风把你吹到了这边来?”
“你猜呢。”他将目光投向了天花板上面。
“男人的直觉吧。”史明军露出了滑稽的表情。
“好眼力。”
这个时候,似乎是里面的那个女生的手机振动了,她右边的手臂夹着一本记事本将门锁了起来且离开了教室,她对于那两个人并没有理睬,只是瞟了他们一眼就下楼了。不过,那两个人牢牢地记住了她那蓝绿色的双眸;这时候,预备铃响了,他们两个人回到了楼上。
在楼梯间,史明军才似乎想起了一些什么。
“难道是那个混血儿那样的风纪委员?(15)”
在周四活动课,也就是眼保健操的时候,宏志班几个人刚刚从洗手间出来,就被她呵斥;尔后他们就向各自班级的班长反映问题,不过让他们记住的不是什么呵斥的内容而是她的面貌。
“不过我们好像在其他地方看到她……”这时候朱立明恍然大悟,接着产生了另外一个疑惑,“对对,经常跟那些高中的走的很近!不过,她怎么在这儿呢?”
“问我干啥呢?真是有趣呢。”他捂着脸,似乎是难堪了,似乎是赶时间,反正他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教室里面。虽然距离上课没有多少秒了,但是还是有不少人络绎不绝回到了教室里面。这时候,他调整了脚步,混杂在了从各路来的同学之中;而朱立明则是最后一个,而在他身后的正好是英语老师。
到了下午,阶梯教室里面依然是同一波人上课,这个时候,楼上的音乐教室的声音越来越响了,钢琴弹奏的速度十分地快,以至于每一个具体的节拍是什么都听不清,以至于老师暂时停止了讲课。
“是谁这么胆大包天的?”那个英语老师想着,直到楼上的声音停止了为止。
到了下课的时候,英语老师委派(5)班的班长朱立明上去探个究竟。
接着,他再一次到了楼上的音乐教室,二话不说直接打开了门。
“你来这边干什么?”坐在钢琴边上的女生一脸看他不爽的样子,瞪了他一眼,说道。
“哟,又见面了。”朱立明似乎是要缓和气氛。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了。”
“抱歉,我是初一(5)班的班长,朱立明。今天我们班都在上课,您可以安静一些吗?”
“哈,你们,今天还上课?”那个女生以很好奇地眼光看着他,问道。
“对不起,我是宏志班的,今天下午上课,所以……”直到话说完位置他才意识到将一切的原委和盘托出,于是之后他补充了一句,“请问,你同意吗?”
这时候,她看了看手表,说道,“你可以和接下来使用教室的人谈一谈,就这样……”那个女生站了起来,将桌子上的东西一件一件收拾了起来。
“还是,你名字还不知道了。”
“杜佳琪,一班的,请你记住了。接下来,请你跟接下来使用教室的谈判吧,他快到了;就这样,朱立明同学,再见。”说完,她用砸的方式关起了门。
说罢,杜佳琪就朝着主干道的方向跑去了。
这时候她看到一个老师,在窗户附近抽着烟,看着她一眼,说道:“是你,上午第三节课还有下午第二节课弹琴的吗?”
“请问,有什么样的证据表明我是罪魁祸首的?”
这时候,朱立明走下楼了,他说道,“哟,杜佳琪同学,你没走啊。”
于是乎那个英语老师就说道,“不打自招。”
“うるさい。”杜佳琪不以为然。
“她在说什么呢?”
“无路赛吧。”
“你这是在答非所问。”老师这时候掏出了电子词典,进行语音识别,原来是南北海语“烦死了”的意思。(16)
他心里想着,“她思想这么这么地资产阶级自由化呢?不过,也不足为奇。”
这时候,杜佳琪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打破了寂静,“话说你们要延宕我的时间要多久?”
“哟哟哟,你还有急事呀?下个月都月考了,基本上你在这儿几斤几两就是一锤定音了。像你这样游手好闲之辈,估计也与我们那些刻苦学习的相差十万八千里呢。”他将烟头子丢到了楼底下去。
“是吧?”杜佳琪的语气、语调都很稳定,没有被他的一席话所吓到。
这时候,预备铃的声音响起来了。
“既然好好说话不行,那么来硬的!”这时候,那个男老师已经失去了耐性,“朱立明同学,帮我再叫一个帮手过来,好好地给她教育,再教育!”
“是。”说完,他就跑到了楼上。
他的捕手是上午跟他共同发现杜佳琪的史亚军。
“自从上个星期以来,我看透了现在实验班,不,普通班的嘴脸。”这是那名男老师最在上课前的最后一句话,“请记住我的名字,黄志臻;我希望,从今往后与你,与你们再也不要产生什么交集。”
最后,她被安置在了最前排。
这节课上的一点点也不顺利,在台阶上面,在七十名处于青春期的少男的众目睽睽之下,在由七十一条小溪汇集的奔涌的川流之下,她所能做的,只是低着头,闭着眼睛,努力地对这些视若无睹。
在底下很明显就有一些讨论的声音,如同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流水一样,不绝于缕。
“那些曾经在这块土地上作威作福的妖孽不是在黑色星期五(17)之后走了吗?”
“不是哦,我记得在我们的校友录也有有很多很多……还记得有个家族吗,一直留在这边吗?”
“莫拉佐夫家族(18)?”
“对,会不会是她们家族中的人吗?”
“怎么可能?入学的时候可是要汉语姓名的,如果是莫拉佐夫家族的,怎么不姓莫的?(19)”
“你怎么知道她不姓莫的?”
“……”
“那,会是谁家的呢……”
虽然答案就在眼前,但是他们无从知晓。
坐在后排的史亚军因为正面接触过了,经过朱立明的介绍自然晓得晓得一些情况;所以就联想到之前在演讲台上、让整个学校处于紧张状态的杜文康同志;不过,他心里依然没有底。
这就是奔涌的暗流。
黄志臻老师清楚地知道杜佳琪在这边搅局,于是这节课就让大家写一篇作文,所有人提交以后就下课。
直到所有人交完作文后,杜佳琪也没有走出过教室一步。
“请问,黄老师,我们还要等多久才能够回去?”抱着英语本的朱立明问道,面对这个问题,很显然他想继续玩下去。
“着什么急?你这边卫生都没有打扫好了。”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杜佳琪、朱立明就被要求帮助其他宏志班的打扫整个阶梯教室卫生。
在工具间附近,正好有两个人正好去拿打扫工具。
“难为你了,小仙女。”有个男生派了她的肩膀。
“无路赛。”这时候,她终于能够发出怒火了。
不过,面对着这样的女生,即使是被她骂,他们也觉得很值得;当然,他们不知道她是在骂他们。
“吸尘器,给你。小天使,看我够绅士的吧?”说完,另外一名男生就将吸尘器给她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她更加生气了;头也不会地回到了阶梯教室,在路上遇到了朱立明,不过是没好气的与他对话,并评价他为“罪魁祸首”。
“原来这样的好家伙,也会生气呢。”
“注意你们的言行哦。”朱立明说道。
“你可别恃强凌弱,看到那些实验班,不,普通班的就像舔狗一样。”
“你可别说,你对她……”
“真是的……”
就这样,他们三个人的手上两个人拿着水桶,一个人拿着拖把,很显然还缺一个人了。
这时候一个女生匆匆忙忙跑到了阶梯教室里面。
她穿着带有蝴蝶结的粉色衬衫、格子短裙,白色的过膝袜。
喘了好一会儿气,然后才停了下来。
“杜佳琪同学,难道窦芊希学姐找你有事吗?”很明显因为不太认识,所以喊她的名字并不是脱口而出的。
“黄思颖同学?”
“小颖?”
当黄志臻面对她女儿的时候,有些错愕了,想着,“怎么杜佳琪怎么跟她熟悉的的?”
于是他女儿也参与进了打扫卫生当中,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决定到此为止,既往不咎。
当黄思颖将两台吸尘器送回工具间的时候,在污洗间附近还是那两个男生在那边。
“又是哪来的虚拟人物?”
“话说回来,你是不是像这样揶揄杜佳琪吗?”
“杜佳琪是谁?”
“不要装蒜了,我是你们班主任的女儿,黄思颖;你们可当心点。”
这样的警告,很显然比朱立明的更有效。
不过,他们依然在背后瞟了她一眼。
“怎么实验班的女生到了周末就这么秀色可餐的?”他们心中想着。
随着,他们拖地的完成,这个星期的最后一节课也宣告结束了。
在杜佳琪处理完学生会的事情,已经有人陆陆续续地前去吃晚饭了,在操场的台阶上,正好遇见了黄思颖。
“黄思颖同学,谢谢你的帮忙。”
“不用谢,我父亲就是这样的人,下不为例。”
“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在路上,杜佳琪想到新的命题——“这世界的真实之色是什么?是不是如同这三天的回旋曲那样呢?”
副会长何劲松、学生会长魏昕怡在整天都在掉线,这是他们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剩下来的四分之三个月会是什么样子呢,一切都是无限的未知。
朱立明、史亚军发现在伊州一中这所学校,原来煞有介事。



(11)也就是hentai。
(12)北海生产建设兵团的缩写,受到中央和北海大区委员会(并不是下辖省份)的双重领导,计划单列的特殊社会组织,计划单列的省部级单位。
(13)就是蝴蝶效应。(请注意13)
(14)这个受到《红楼梦》启发的。
(15)议事会在学生会招募之前部分代行学生会的一些职能,因此,杜佳琪会在多个部门出现。
(16)也就是日语,因为在小说中日本是位于北海南部,而且一些北海语言与日语有一定关系,人种特征上面有一些相似,所以被称作南北海人。
(17)就是10月10日江城起义后的,10月13日,正好是黑色星期五,伊州爆发了起义,所以叫黑色星期五起义。因为这次起义,很多北海地区的俄罗斯人抛售自己的资产离开北海。
(18)两次民主主义革命后,唯一留在伊州,并且属于八大家的家族。从词源的角度来讲,”mor”这个词语可以追溯至原始印欧语的”*moro ”,这个词根与桑葚、黑莓有关,在土耳其语、库尔德语、西班牙语中是紫色的意思,在葡萄牙语中“Moreira”这个姓氏就是来源于这个词根。
(19)汉语姓名指的是,在法律中要求所有公民必须拥有一个汉语姓名(这是从前朝开始就有的做法)。其中“莫拉佐夫”按照正常习惯就应该以“莫”为姓。



目录
真实之色 P1-0 Prelude at very very beginning(最最开始的前奏曲)
真实之色 P1-1 The real overture(真正的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