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迷宫短篇:闪焰记忆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Thomas’s First Memory of the Flare (The Maze Runner #2.5)(本作为《移动迷宫:烧痕审判》的附带短篇)

作者:詹姆斯·达什纳(个人翻译)


他们已经把托马斯在白色的房子里关了五天。

现在是第五天,在他按照自己的日常生活表——锻炼,吃饭,思考,再循环——尽可能完美的过完后,他决定躺下睡个觉。就让他糟糕的新世界先消失一会儿吧。他很累了,很快就睡着了,但是一堆图片却充满了他的大脑。

托马斯还小——他自己也说不上有多小。他蜷缩在一个角落里,膝盖顶着胸口,由于恐惧发着抖。他的父亲——那个抱着他的人,给他念书的人,亲吻他的脸颊的人,拥抱他的人,陪他洗澡的人——现在正大发雷霆,破口大骂,疯狂地翻箱倒柜。他的母亲试图阻止父亲,但是她被父亲推开了,父亲甚至没有注意她是谁。她蹒跚着试图重获平衡,但是接下来却撞上了墙——距离托马斯不过几英尺。

母亲抽泣着,向托马斯爬去,将他搂在怀里。

“别担心,乖宝贝。他们要来带走他了,他们就要来了。”母亲小声说道。

“谁?”托马斯问。他的声音是如此的稚嫩,这让他自己感到一阵心痛。

“那些来处理(英语里“处理”也有“照顾”的意思)他的人。”母亲回答。

“记得吗,你爸爸生病了,病得厉害。这一切不是他的错,是因为生病了。”母亲回答。

父亲突然转过头来,死死盯着他们娘俩。他满脸的愤怒。

“生病?我刚是听到你在说‘生病’吗?”他嘴里蹦出的每个字都像毒箭一样,浸满了毒液。

母亲摇着头,托马斯离他的母亲更近了。

“婆娘,为啥你不直接说呢。”父亲继续说着,向他们走了一步。他的胸膛抽搐着,试图吸进空气,双手紧紧捏成了拳头。“闪焰症,快告诉这小子那是啥。告诉他真相。你父亲得了闪焰症,托马斯。它来的真是好。你妈也得了,是的。很快她就要吃自己的手指头,拿灰尘给你做早饭了。她还会拿碎玻璃割你,还会歇斯底里地笑。她可会变成大疯子的,小子,就跟你父亲一样。”

父亲又向前走了一步,托马斯紧紧闭住双眼,希望这一切消失。他再也不想再做一次这个梦了。

结束吧。

“看着我,小子!”父亲咆哮道,“别人给你说话时要看人!”

托马斯再也受不了了,他总是遵守父亲说的一切,他的父亲一向是非常慈祥的,但是这个不是。父亲的手死死捏着拳头,关节已经泛白了。

“很好。”父亲说,“好小子,看着爸爸。我看起来像疯了吗?是吗?”最后两个字是喊出来的。

“不,大人。”托马斯说道,神奇的是他居然没有打哆嗦就把话说出来了。

“那你可错了。”父亲的脸上又写满了愤怒。

“停下!”母亲大喊,声音太大了,震得托马斯的鼓膜生疼。“你给我住手!我发誓要是你敢动儿子一根毫毛我就把你的心挖出来!”

父亲笑了,这可不是干笑。他的脑袋向后一仰便哈哈狂笑起来,整个身体都在抖动,声音震动了整个房子。托马斯从没听过这么诡异的笑声,那个男人还在笑,疯狂地笑个不停。

“住手!”母亲再次尖叫起来,她一遍遍重复着,直到托马斯再也受不了了,捂住了耳朵。

然后门铃响了,声音刚好能被听见。但是父母都突然不做声了,父亲望着前门的方向,他的脸突然显现着恐惧。

“他们来抓你了。”母亲抽泣着说,“亲爱的,我的爱人,他们来抓你了。”

托马斯醒了。

(后面接上《移动迷宫:高热代码》的开头)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