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末世界的希望之花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前言

译者注: 本文翻译自tlwiki。 原文是日语跑团记录翻译为英语后再次翻译,难免与原文会有偏差。 相关规则可见萌娘百科相关条目。 方格内均为原文注释。最下方注释均为译者注。

原译者注: 这个跑团记录 (日文版) 能从官方上在免费下载(译者注:2016/2/18时该文档已经无法从原网页下载)

本文的部分翻译 事先由 Yaruki Zero Games完成. 我从中借用了一些译名, 但我 had enough bones to pick that 我决定提供另一版翻译。(这句话)含双关语。

需要注意的是这个跑团记录是在规则书出版的近三年前发布的, 记录中展示的和规则书中写的游戏系统有所不同. 确切的说:

  • 死灵法师所给予的对话判定奖励是以额外骰子的形式,而非修正值。
  • 许多技能有不同的效果, 特别是爱莎的爱丽丝技能。
  • 业障和记忆碎片没有提到,宠爱点则由死灵法师决定。

简介

终末世界的希望之花

NC TRY3 logo.png


异事所及,述人偶耳。
其身非人,其心存真。
斯人已逝,人偶尚存。
于末世中,惟其共行。

我们正进行的 Tsugihagi本铺[1]的TRPG, "永远的后日谈" 是一个以万物毁灭,只有一些丧尸——名为不死者——仍在大地上挣扎前行的业已破灭的世界为背景的游戏。
通过因他们的诅咒而行动的使者们,统治着毁灭的世界之人,就是死灵法师。 生者皆逝, 但死灵法师们使死者苏生。 玩家的角色在死者中十分独特, 因为她们是被给予自我意识的女孩——“人偶”。
无论她们是死灵法师的玩物, 是狂气的产物, 还是祝福的结晶... 人偶们并不知情。
在这个只有如她们一般的残骸的世界上,在死灵法师以残酷和疯狂在她们身上取乐时, 人偶们挣扎着从他们的诅咒中自我救赎.
她们唯一可期望的就是在一次次挣扎后,希望犹存。


两个玩家

三到四名玩家是个好主意, 但这次只有两个。 虽然更多的玩家能增加所有人的战斗选择,使他们热血沸腾,但少几个玩家能使剧本更好的发挥. 在这次战役中,我想我们能写个好剧情。

依恋

依恋是表达自身意愿的主要因素。 依恋可能是对宝物, 也可能是对其他人偶的强烈情感。依恋是保持人偶的心灵存在的根源。在她们经历冲突与悲剧时,她们的依恋会以增加狂气点的形式被伤害。

现在,到创建人偶的时候了。
这天,两个人偶即将苏醒....

死灵法师:
(以下简称 NC)

那么,你已经了解了人偶们所处的世界,对吧?之前我让你们做的人偶?
泊: 嗯,这确实是个令人绝望的地方。 爱莎: 但已经没什么会再死掉了的喵. 泊: 这本身就是问题吧? NC: 无论如何, 让我们从两个人偶的自我介绍开始。 然后,你们两个需要决定自己的依恋. 两人: 好~


NC TRY3 Tomari.png
笹原 泊

享年: 15 倾向: 废品 职阶: 送断死镰/热情舞女 技能: 半坏, 死神, 灾祸, 死亡舞蹈 强化值: 武装 2, 变异 0, 改造 3 行动值: 9 头: 大脑, 眼球, 牙齿 手: 拳头, 手腕, 肩膀, 日本刀, 铁球锁, 玩具动物 躯: 脊骨, 内脏, 内脏, 机械改造, 钢筋铁骨 足: 腿骨, 腿骨, 脚掌, 冲刺 "虽然我看起来像是长着棕色短发,穿着校服的女孩, 但事实上我是半机械,半武装型的人偶。我十分凶暴,喜欢用剑切碎东西。一手拿着剑另一只手拿着我的兔子, 我准备好要迎接这个世界上的艰难险阻。在我战斗时, 我的兔子会沾上血,我不得不成天清洗它, 但我永远不会放弃它。"



NC TRY3 Aisha.png
爱莎

享年: 11 倾向: Alice 职阶: 镇魂枪手/送断死镰 技能: 少女, 魔弹, 死之手, 杀剧 [2] 强化值: 武装 3, 变异 1, 改造 1 行动值: 11 头: 大脑, 眼球, 牙齿, 肾上腺素 手: 拳头, 手腕, 肩膀, 狙击枪, 双枪, 打死人枪, Undead Pet 躯: 脊骨, 内脏, 内脏, 心脏 足: 腿骨, 腿骨, 脚掌 "...我? 我... 我是用某个印度的女孩制成的改造型人偶。 我有很强的火力,但我不习惯杀戮... 恐怕这是所有人对我的第一印象。 嗯,你说这个僵尸乌鸦? 它是我的宠物。虽然说它是全白的,我想是因为它被酸浸过。这个世界也是这样..."[3]



送断死镰

死神的化身, 这个职阶特化了近身作战。她们还专长在近战中有效的技能。 但是爱莎是远距离攻击,她的进攻能力是否会...?

NC: 哇,两个送断死镰。真是个要命的组合。 泊: 额,看起来我们会经历许多战斗。 爱莎: 既然我是一个远程攻击者,请成为我的先锋吧~. 泊: 好的,我会在前排掩护你。呃,我可以叫你爱酱么? 爱莎: 好啊~. 我就叫你泊啦~ NC: 好吧,那么,既然你们已经互相认识,你需要选择自己的依恋。啊,你一开始有 "对宝物的依存"。但你可以选择爱莎和泊对对方的依恋。 泊: 嗯,呣。 NC: 你可以在讨论后从依恋表中选出一个来,另外想要的话你也可以扔骰子。 爱莎: 我们该怎么做?我们要扔骰子决定么? 泊: 嗯, 既然我要大些,我想我要选 "保护." 爱莎: 哇,你会小心保护着我~.好吧, 我要扔骰子 (扔)... 喔啊,"厌恶"。 泊: 这就我们两个,你还恨我... 这太过分了。 NC: 嗯, 反正这只是指导你如何进行扮演,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你也可以再扔个别的。 爱莎: 额咳, 再来一次 (扔)... "执着."~ 因为我比较小么。

疯掉

如果人偶的任何一个依恋被狂气点充满,那个人偶会进入发狂状态。发狂的效果基于已发狂的依恋有所不同——举个例子, 在 "执着"的情况下,人偶的疯狂会以跟踪她们的同伴的方式表现。

泊: 如果你疯掉的话, 你就成病娇了! (笑) NC: 不, 无论哪个依恋发狂都是这样... (笑) 爱莎: 我会说 "泊酱,我们永远永远都要在一起, 不是么?" 泊: 这句话很简单, 不过真吓人! NC: 不管怎么说,现在你们已经决定好了你们的 依恋,让我们放松心情进入战役。 两人: 好!

第一章: 蛊中时光

(原译者注:“蛊”( crucible)日文原文为“毒壷”)

自炼狱出

狂气点

狂气点代表对依恋的损伤。 每个依恋最多可承受3点狂气点。如果某个人偶所有的依恋 都被狂气点填满, 她们会精神崩溃,变成普通的僵尸。[4]

没什么担心的

一般情况下每当需要战斗是人偶都要获得狂气点。不过, 泊的"半坏"技能意味着她的心(有一部分)已死,不会因参加战斗增加狂气点。因此无论泊经历了多少场战斗, 她的精神也不会动摇。[5]

NC: 额,你们两个在这里醒来时,已经陷入了必须至死方休的竞技场中...不对,你们和对手都已经死了。 NC: 但与你们不同,那些与你们战斗的不死者只是毫无思想的战斗机器。 爱莎: 我想死灵法师是想看着我们在无尽的战斗中失去理智。 NC: 谁知道呢~ (吼哈哈哈哈)每隔一段时间,向外的门会打开, 但你活下来的话你会被强行送回去。 泊: "我们刚刚干掉的不死者真渣。 砍它们的头一点意思也没有。我给它们打30分。" 我不会因战斗获得狂气点, 所以我没什么担心的。 爱莎: " 泊酱真厉害..."我每次都会获得狂气点,但泊酱 能帮我减少狂气。 NC: 你们刚干掉了今天的大波僵尸。平时,通向休息室的门这时会打开... 但今天,另一扇门打开了. 泊: "...嗯? 那门不对吧?" 爱莎: "..啊,另一扇?!" 为了提放有什么东西钻出来, 我要躲在泊酱后面。 NC: 大量健壮的持枪士兵将时报为了你们。 他们逼迫着你们走向那扇开着的门。 爱莎: "啊,我们走,我们现在走, 我很抱歉!" 我差点被吓哭,急忙走进去。 泊: 啊,我和她一起走去。 NC: 等你们走进去的时候,大门铛一声狠狠的关上了,你们听到了门锁死的声音。 爱莎: "门关了..." 泊: "我们在哪?" 我快速的扫视四周。 NC: 你们进到了一个走廊里。 走廊没有窗户, 只有一些沿着走廊的荧光灯闪烁着。 爱莎: "啊,真可怕..."我向泊酱靠得更近了。 泊: "好吧, 我们只有前进了。" 牵着爱酱的手, 我勇敢的走在前头。. NC: 这时,在你们沿着走廊继续前进时,你看到一个门,门旁的缝隙中有光透出。 泊: "... 哦, 我们肯定能找到点什么。" 门是什么样的? NC: 这是一道坚实的铁门, 上面刻着"如果你想一直战斗下去,不要进去,在你现在站的地方等待你的命运" 。 爱莎: "我...不想把我的终生投入战斗... 我不想就这样坏掉,或者杀掉别人了..." 我站在那里。 泊: " 哞。 爱酱,如果你不想战斗的话,我们该过去么?" 爱莎: 我马上点头。 泊: "我怕我们一过去就会像虫子似得被碾碎。但我们也没别的选择了。" 走吧?

我也这么想。[6]

检定

在永远的后日谈中进行检定一般指扔一个十面骰。 虽然有的情况和技能能影响检定, 大多数情况下扔六或更高是成功。 所以一般成功的几率是五五开。

NC: 啊,你们进去之前, 扔个检定[7] 泊: 额,是五。我没过。 爱莎: 七, 我过了~ NC: 这时, 爱莎注意到有人在门的另一边说话。她听不清那些人在说什么,但这个声音她以前听过。 爱莎: 会是我生前记忆中的人么? NC: 问得不错。 泊: 好吧。我们该进去了,对吧?除非我们还需要钥匙,走吧。

直入地狱

NC: "你们终于还是来了。" 在你们开门时,有说话声传来。这个声音你们都记得很深。 爱莎: "Eek!" I'm so startled my hair stands on end. NC: "你-你-你们还-还是来啦.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声音有所不同... 但你们也对此印象深刻。 泊: NC,那是我们曾在竞技场中见过的人偶么? NC: 不。 爱莎: 那她们是我们生前记忆中的人么? NC: 不,不, 在你死而复生后已经听过很多次了。 (吼哈哈哈哈哈哈哈) Both: 啊, 那是谁? NC: 当看到对你们说话的两人时, 你们一下子就认出了她们。 她们长着棕色短发,看起来十四五岁左右... 泊: 嗨,那不是...!

不死者

绝大多数情况下,游戏中的所有人都是不死者。额, 其实还有变异植物和昆虫。

这就上假货了?!

虽然可能很突然,但既然这次跑团是教程(译者注:现在请勿参照),必须解释一下战斗系统,所以我们现在就把人偶们扔进了沙场中. 说实话,现在就战斗有点太早了。[8]第二张可能都比这简单。

NC: 房间对面有一对长着和泊一样的容貌的不死者! 她们和你们一样有着自身意志,不是你们过去击败的无脑僵尸。 泊: 这就上假货了?! 爱莎: "泊酱,原来你有三个?!" 不对,我估计她们是克隆人或是... 泊: "长得真像! 你们两个是谁?!" 我很害怕,宁愿不去想这事。 NC: 其中一个人偶带着许多的枪,看起来随时会怒发冲冠。 另一个变异的根本不像人... 而且她看着也有点神经错乱. 为了方便就叫 "武装型泊" 和 "变异型泊" 好了。 爱莎: 呐,那个变异型泊... 具体长什么样? NC: 她有过多的肢体,还有尾巴, 两对胳膊之间的地方有蹼, 她的手扭曲成了锋利的爪子。 泊: "转过头去,那家伙长得一点也不像我-" 我对她的脸长得很像我的事一点也不高兴。

狂气检定

理所应当的,就像其他检定一般进行。

注释

  1. 永远的后日谈原出版公司,后转至incoglab
  2. 魔弹在规则书中是特化技能
  3. 原文:That's the way this world goes
  4. 现规则:每个依恋4点,全填满的话不会立刻撕卡,改为全队崩溃时撕卡。
  5. 这与现在的规则有很大不同
  6. 原译文就是本格式
  7. 现在的规则书中,这种检定被称为行动检定
  8. 然而现规则中没有战斗环节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