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之前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终结之前

作者:娜英

终结之前》是由娜英创作的一部基于TRPG:永远的后日谈的团REPLAY。

前言

I'm ZUOSI Forever!(被踹

好吧我的错= =我已经进化成吃错药的人了,所以如你所见就成了这样。

总而言之呢,这个之前的药还没吃完的家伙,在没有药吃的时候新开的大坑,当然如果依旧不介意人设文段的刮刮乐和删除线还有吐槽性介绍的话……

最后,依旧用那八个字做结尾吧。

那就是,希望各位,看得愉快。(你奏凯

登场娃娃介绍

玛嘉雷特·索林

[1]本文主角,享年大概是18到19岁左右,有着酒红色的瞳孔和一头及腰的金发,发尾被一根陈旧的白色蕾丝缎带扎了起来,刘海翘翘的,好像怎么也梳不直的样子,穿着红色为主的,绣有金色十字架,有点像修女服的短泡泡袖连衣裙和白色的吊带长袜还有黑色皮鞋,不过连衣裙白色的部分几乎被血染成了红色。

大概只有一米六三的样子,但是却背着比自己还要高一两个头的棺材,腰间还有着一个装满修复道具的腰包,另外,她的双臂上还缠绕着花藤一般的东西,最珍爱的东西是脖子上挂着的十字架念珠。

轻度天然,轻飘飘的,但是很会治愈人,总之就是相当治愈系的少女。

类型是超级实用的奶,就是T的力度有点不够可爱少女。

虽然双防平分HP满还有剩饭但是就是没输出的爱丽丝队医塔布奈,而且似乎还有点不是很好用……要是日后可以Mega并把特性洗成队友守护的话就好了。(住嘴那是你不会用好吗)

长门有希

身高154cm上下,有着一头接近灰色的紫色短发和参差不齐的刘海以及黑色双瞳的娇小少女,享年16,穿着简洁的蓝白校服以及配套的白色短袜和浅棕色平底鞋,外头还套了一件黑色的连帽粗呢外套,热的时候才会脱下来。

背着硕大的棺材,还斜跨着一个医药箱,此外还有一把比自己还高的反器材步枪,不过脚上有一对不知道是脚环还是镣铐一样的东西,最珍爱的东西是某人所赠送的护身符。

三无,喜欢用极为简洁的语言表达想说的话。

类型是不用改变世界线就可以八百里开外一枪打掉死灵法师的仆从镇魂枪手。

神ID二号,走错了世界线的参谋……就对了。

百合

身高一米六左右,有着黑长直姬发式的少女,享年15,穿着黑色的校服和对应的黑色丝袜还有黑色平底鞋,要不是那双铁锈色的瞳孔,她就能和阴影融为一体了,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满是无法遮掩的缝合痕迹,不禁让人好奇她的“原料”究竟经历了什么,最珍爱的东西是头上装饰用的梳子。

待人冷漠,喜欢独自行动。

类型是战斗力应该有53万送断死镰。

奇怪的自律人偶,唯一一个不是神ID的角色。

夕立

身高154cm,有着一头附有犬耳造型的鬓角的粉色长发和血红瞳孔的少女,享年14,穿着黑色为主的短袖水手服和黑色的小腿袜,但是鞋子是棕色的,身后还有一条毛茸茸的狗尾巴poi

头上的缎带之下埋藏着螺丝一样的东西,透过手臂可以看到有些什么在皮肤之下蠕动,后背似乎被什么尖锐的角状物质刺了进去的样子,最珍爱的东西是已经被半埋进身体里的一条手臂poi

平时就像小狗一样惹人喜爱,但是战斗的时候就会变成可怕的食尸鬼poi

主类型是真正的饿货掠食异端,兼职其实是怪物吧纷繁异怪poi

神ID三号,是会poi的狂人呢poi。(快住手!你根本就不是提督!)

正文

01 献给终结的世界

点击阅读

……
“制造完成,现在进行个人设置。”
……
…………
“个人设置完成。”
“感谢您的使用,如有建议,请拨打15072481099联系我们的负责人。”

“滴答”
“滴答”
“滴答”
…………
寂静的世界,空洞的水滴声音,恍如沙漏的倒计时,又或者是一直走的时钟的钟声。
在这种倒计时与钟声交织的空间中,有两个人影醒了过来。

“这里……是哪里?”我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然后开始向四处张望,同时我的身下也发出了什么金属被弯折变形的声音。
“唔?这里?!”随即,我身边那名有着紫色短发和黑色瞳孔,学生打扮的少女也被吓醒了。
“……”随即,我和她尴尬地对望了一回后,这才慢慢地站了起来。
我们两个的位置似乎是在一个十分空旷的房间里,房间的天花板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缝,从裂缝中甚至还有破损的水管以及其中生长着的霉菌,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似乎是从房间一角的木门处传来的,而在我们的身后还有一张铁丝网床,不过现在上面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淡红色铁锈,这让人怀疑它是怎么支撑得住我们以及我们身上的那些武器之类的东西的重量的。
不过这个房间的中间,还放着一台奇怪的机器,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硕大的鱼缸,而在机器的左侧,还有一个显示屏,上面闪烁着一行字:
“人偶两体制作完成,一体待定”
除此之外,机器上还有两个进度条一样的东西,其中两条已经到了100,而剩下的一条却还是在0的位置。
“这是什么……”在不安地把目光从机器上收回后,我终于把目光投向了紫发少女,“那……那个?”
“长门有希。”或者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紫发少女这时才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我……晤,玛嘉雷特·索林,叫我玛嘉也是可以的。”我随即也跟着自报家门。
“有希。”随即,对方也学着我那样报上了自己的昵称。
“真是个好名字。”我双手合十道。
“……谢谢。”或者是得到了夸奖的缘故,有希把脸稍微地别了过去。
“唔……”随即,我走到了其中一条断裂的水管前,然后伸手摸了上去,顿时,冰冷的感觉穿过了我的肌肤,犹如一把利刃一样直直刺向了骨髓的深处,但是却没有痛的感觉。
“注意安全。”突然间,有希走了过来,然后一把握住了我的手。
“唔……”随即我下意识地握紧了她的手,不知道是不是被刚刚的寒冷麻痹了神经的缘故,我只能感觉到她的手和冰块一样寒冷,但是……
在这之下,却残留着温暖。
“还冷?”或者是看到了我的表情的缘故,有希露出了心痛的表情。
“好像暖和下来了……谢谢……”或者是不愿意看到她这样的表情的缘故,我立马向她报了一个温暖的微笑,“那个……要不要先想办法离开这里?”
“我在前。”有希边说边紧了紧背在身上那把看起来就很笨重的反器材步枪,随即迈步走向了木门。
“诶……好。”我点点头答应了。

就这样,我们走到了木门的前面,随即有希便向着门伸出了手,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声音,门被慢慢的推开了。
在门的后面是一片破败的痕迹,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奇妙的气味,灰尘在空气中漂浮着,周围没有灯,但是我们却出乎意料的能看清楚周围的景象:周围都是发白的墙壁和破烂的墙皮,铺在地板的白色瓷砖上笼罩着一层层厚厚的灰,在走廊的最深处,有一道防爆门,和银行的厚重的大铁门一样,不过看起来这个要更加厚,而在这道大铁门上,有着很多小小的突起,密密麻麻的布满整个铁门,或者是离得有点远的缘故,更细致的就看不清楚了。而除了这栋铁门外,在这漆黑的通道里还有三扇木门,所有木门都朝内虚掩着。
“看起来很久都没有人来过。”在看了看门外的景象后,有希转过头对我这么说了一句。
“……”或者是不安的缘故,我再次瞄了一眼那个机器,顿时,一股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祥预感从心里升起。
我……之前不是在这里的吧?
那,为什么,我会来到这里?
无意之中,我想起了那个机器上的那行字。
“人偶两体制作完成,一体待定”
还有那三个进度条。
那个机器……是用来制造什么的?
“人……人偶?”我不敢再想下去了,“那是什么……?我之前在哪里……”
“什么?”
“那个机器……”我示意有希看那台机器。
“有我。”或者是察觉到了我的慌乱,有希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这才拉着我走向了那台机器。
“……嗯。”感受到了手中的那份温暖后,我强忍下慌乱和恐惧,点了点头。
接近机器后,我们发现上面的进度条不知什么时候只剩下了一条,同时显示屏上也改成了这样的一句话。
“人偶制造中”
“嗞嗞”
突然,机器开始活动了起来,透过机身的透明玻璃,我们发现内部突然伸出了好几条金属触手,不停的在空气中用触手内的液体打印着什么。
先是闪烁着金属寒光的金属质地骨骼,然后是白色的块状物体,再往下是血管、神经、肌肉、皮肤…… 一眨眼之间,一名有着一头黑发,身穿黑色水手服和配套的黑丝袜还有黑色皮鞋,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都是拼接的痕迹,外表和我们年纪相仿的少女便被“打印”了出来。
“!!”目睹了这一切的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怎么……会!?”
“我们!?难道!?”有希也跟着被吓了一跳,
就在我们惊讶和恐惧的时候,机器上的显示屏上的文字又改变了。
“制造完成,现在进行个人设置。”
随即冰冷的显示屏上的文字突然开始扭曲,变形,就像被什么人植入了病毒一样,过了一会后,这些杂乱无章的文本终于完全消失,最后换上了新的字样。
“个人设置完成。”
“感谢您的使用,如有建议,请拨打15072481099联系我们的负责人。”
“这是……这是……”在极度的恐惧之中,我抱紧了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因恐惧而发白的指尖死死地刺入了掌心,指甲轻易地损毁了皮肤,红色的液体一滴一滴地顺着指缝滴在地上。
“别怕。”这时,有希突然抱紧了我。
“有希……有希……这样的我……会抛弃我的吧……不要……不要……不要……啊啊……”这下我颤抖得更厉害了。
“……”突然间,有希掰开了我的手,随即打开斜挎着的医疗包,取出里面的药物,开始仔细地为我包扎伤口。
“有……希……?”注意到手上的绷带后,我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她边说边摸了摸我的头。
“刺啦”
但还没等我们安定下来,机器的玻璃门便慢慢地打开了,随即那些金属触手便束缚着少女,连同一把刀和一柄阳伞一同放在了之前我们躺着的那张铁丝网床上。
“……”随即,少女睁开了铁锈色的双眼,呆滞地望向了天花板。
“啊……”注意到动静的我望向了被“打印”出来的少女,“那……那个?”
“你是谁?”随即,有希便把我护在了身后。
“……”或者是听到我们的询问的缘故,她缓缓地转过了头,呆滞而溃散的眼神慢慢地收束了起来,“百合……”
“百合……花的名字吗……”我小声嘀咕道。
“……这里很久都没有人了。”有希盯着百合的脸说道。
“……”随即,百合坐了起来,“你们,是谁。”
“长门有希,这是玛嘉。”有希边说边走开一点。
“那个……那个……玛嘉雷特·索林,叫我玛嘉就好……”我说。
“有希,玛嘉。”但是百合只是平淡地复述了一遍我们的名字,随即便开始四下张望了起来。
“出口,”然后有希便指了指打开的木门,“没人。”
“……”随即我便走到了百合面前,然后向她伸出了手。
“啪!”
没想到的是,百合立马就打掉了我伸来的手。
“……诶?”我缩回手,呆呆地望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目睹这一切的有希立马冲了上来,然后握住了我的手。
“但是……”我担忧地望向了对方。
“别,碰我。”冷冷地甩给我这么一句后,她便拿起刀和阳伞站了起来,随即直接向着木门走去。
“还疼么?”有希心疼地把我的手放到了嘴边,轻轻地吹了吹。
“似乎是止血了……”我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拉着有希的手追了上去。
手心的绷带有变红吗?不知道,大概有吧。

很快,我们就都来到了破败的走廊上,开始向着最近的一扇木门走去,伴随着接近,我们突然都意识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空气中弥漫着的那股奇怪的味道,好像就是从这扇木门后散发出来的。
“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我抽了抽鼻子。
“……”然后我便发现百合握紧了手中的刀,加快脚步走到了木门前,然后谨慎地把门推开了。
“喀拉”
而我身边的有希也握紧了肩上的反器材步枪的握把。
伴随着咯吱咯吱的移动声,这扇看样子已经许久没有使用过的木门发出了如此奇怪的噪音,最后慢慢打开。
门的后面是一个类似仓库一样的地方,略微宽敞的空间内,6排货架贴合在一起,在每排货架中间的地方,有一个看起来能拉开的把手,各种各样的药品整齐的摆放在架子上,还有数个看起来很大很重的箱子放在地下。不过……
之前闻到的那股奇怪的味道更浓了。
“好大……”我环视着房间。
“……”而有希则是在扫视了一下房间后干脆拉着我走进了房间,很快我们两便发现那些箱子都是被挑开了的,里面都是一些豆子和肉类的罐头食物,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上书“压缩饼干”四个字的盒子。
“口粮,”有希边说边拿起一个牛肉罐头,“方便携带。”
“要不拿走路上吃?”我问道。
“嗯。”有希同意了我的要求,然后她便利索地把箱子里所有的罐头和压缩饼干都拿了出来,然后均匀地将这些食物分成了三份,再放下棺材打开,开始把其中一份食物放进去。
在我把自己那份食物收纳进棺材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百合就站在一边,一只手放在肚子上,好像在确认自己会不会饿。
“嘿。”我立马停下了收纳的工作,转而拿起一个青豆罐头轻轻地放在了百合的头上。
“……”或者是感觉到了头顶有东西的缘故,她抬起了头,冷冷地盯着我,一言不发。
“你不要吗?”我问道。
“……”话一出口,我就感受到了背后有希无奈的目光。
“……谢谢。”突然,百合收起了冰冷的目光,然后拿下了头顶的罐头,转身走了出去。
“等等!不要一个人行动啦!”我忍不住喊了出来,但最后还是没有追上去。
“给你。”这时,有希似乎是收好了全部的食物,然后把我的棺材还给了我,“走?”
“谢谢。”接过中了不少食物的棺材后,我重新把它背在了身上,“呐……有希,不告诉她好吗……”
“告诉什么?人偶?”有希望着我。
“……嗯。”我思索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如果你想,就去。”有希边说便望向了门外。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怕伤害到她罢了……先走吧。”
就在我们两即将离开房间的时候,突然,身后的货架传来了“噶”的一声,随即,一只只剩下骨头的手从最后排的货架里伸了出来。
“诶!”我下意识地把棺材甩到了面前,“谁!”
“什么人!”同时有希也迅速地把反器材步枪的保险解开并举了起来。
“玛嘉?”这时,百合也跑了回来。
尽管发出了如此大的骚动,那只手却没有任何的活动,这是在声东击西吗?还是说只是个诱饵?
“呼”
突然,有希一把抓起了一个空箱子向着货架的方向扔了过去,“咚”的一声,原本只是稍微挪动了的货架被猛地撞开,随即,一具躺在地上,身穿沾满了血迹和淡黄色的已经干涸的液体的厚重羽绒服的骷髅便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想必那股难闻的气味的源头,就是这件羽绒服了吧。另外,骷髅的右手上拿着一把手枪,脚边还有一本黑色封面的记事本。
“……”我心情复杂地举着棺材,慢慢挪动到了骷髅面前,然后捡起了笔记本,这时,百合也走了过来捡起了手枪,接着轻轻地拉了一把枪栓,但是它并没有发出清脆的“格拉”声,大概,里面已经被锈住了吧。
“死于枪伤。”之后,她又半蹲下看了看那具骷髅,这才扔下枪站了起来。
“……”最后就连一直在警戒的有希也放下了枪,重新上好了保险后走了过来。
“这个……要看吗?”我拿着笔记本问道。
“看。”有希点了点头。
“我也看。”百合也点了点头。
“嗯……”然后,我翻开了笔记本,从上面的内容来看,好像是一本日记。

“2238年2月12日
“我开始写这个了。
“哈,谁知道我在干什么。
“CSO已经完蛋了,联盟的家伙又开始抓人了。
“唉,什么世道啊,好不容易开始更好了。
“现在又变成这样了吗……
“话说为什么我在这里自说自话……
“外面有怪物啊,我又不能出去,现在又没有人说话……
“说起来,已经有多长时间了?
“3个月?我在这里躲了3个月……
“还好这里储藏了相当多的食物,我想我应该继续躲躲。”

“2238年2月13日
“我听到有人在外面求救。
“我是不是应该去救一下?
“刚好我也去看下外面那怪物还在不在。
“没有人说话真的很难受。
“我好怀念以前。”

“2238年2月14日
“都TM是骗局,那群狗屎玩意居然敢这样干!
“我……
“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在外面看到的一切。
“我去睡觉好了。”

“2238年2月15日
“我在研究室……
“嗯……应该是‘那个’吧。
“找到了一个东西……
“那个我该怎么形容呢……
“只能说,太过于悲惨了。”

之后的日记的内容就是一些琐事,直到……

“2239年10月3日
“就这样吧。
“我觉得我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已经受不了了,那群家伙还在外面。
“哈,不仅在,还变多了。
“你知道吗?我感觉我已经疯了。
“是的,早就疯了。
“外面仍然在下雪啊……
“……可恶……
“为什么?
“明明大家都好不容从战争中生存了下来。
“好不容易才重新聚在了一起。
“为什么啊?
“明明大家为了活下来已经那么拼劲全力了。
“家人,朋友,同伴,恋人……
“说到底……
“失去了那么多东西,我到底是为什么还要活着呢……
“哈,真是奇怪啊……
“真是……
“奇怪啊……”
日记到这里就终止了。
“战争……?”看完笔记后,我疑惑了。
“……”就在这时,我看到一旁的百合皱了皱眉。
“怎么了?”我合上笔记本问道。
“……没什么。”她很随便地回应着,随即把视线转到了门外。
“那就好。”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不过……战争……到底怎么了……”
————————————————————待续—————————————————————
你获得了一本笔记本,页数似乎还有很多,好像可以记录什么似的。
你带走了它,路上可能有用。
你想了想,翻开了新的空白一页,用笔写下了这么几个字:
“玛嘉雷特的观察笔记”

02 白夜雪落

点击阅读

在确认这个房间再也没有任何可以探索的价值后,我们便来到了下一个房间,推开门后,映入眼内的就只有房间的中央的一个手术台和两个无影灯,其他的柜子则安置在墙边,里面放着一些不知名的药物和一些纸张,装药物的瓶子瓶身有些发黄,而透过瓶子可以看见内部装着鲜红色的液体,不过在液体里面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漂浮着,看起来,这个房间可能是个手术室。但是和其他房间一样,这里到处都是灰尘,天花板上的灯也早就破裂。
“这里是……”踏入房间后,我便拿起一个玻璃瓶子看了起来,这是一个贴有发黄的标签纸的瓶子,里面装满了略显粘稠的红色液体,仔细看的话,里面似乎还漂浮着什么东西。
“里面是活物,看起来很恶心。”还没等我看出个究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拿起了一个瓶子观察的有希放下了手里的瓶子,随即转过头看着我。
“……也就是说……标本?”我问道。
“标本是死物,这是活的。”有希摇头。
“活的……!?”听了有希的话后,我大吃一惊,“那……那么说这里……”
随即,我放下手里的瓶子,开始翻箱倒柜了起来,很快,我们都找到了一些放在柜子里的纸张,但是好像因为过了很长的时间,这些纸张十分的脆弱,轻轻一碰就破了,最后我们只找到了一份完好的报告和一份残破不堪的研究报告,至于其他的,则是在进行整理的时候碎掉了。
等有希把报告悉数放在一个比较矮的柜子上后,我便围了过来。
那份研究报告是这么写的:
“关于不死人研究
“目前对于███的研究反应了一个事实,不死人的思考由体内的██进行,同时缺少器官也不会造成死亡。
“与其说不死人是改造的人类还不如说是有着人类██与██的██
“██为了保护自己身体所产生的痛觉系统在██看来没有必要,所以不死人没有痛觉,能感觉到冷与热,但是却不会对其产生反应,即便手伸入火中也不会有条件反射。
“可以这样说,不死人对于██没有任何的概念,也不在乎自己身体的██,
“但是相对应的不死人的精神虽然比人类强大,但是却更加██,在面对感情方面比人类更容易进入██的状态。
“参照无痛症患者,可以得出另一个事实,不死人自残的可能性相当的大,自己无疑是将身体破坏或者吞吃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并且在没有相应的保护机构。心理方面容易出现██。
“与CSO合作是个好选择,他们还有原则,███在研究一个很有意思的方向,将███与██结合的做法说不定是个好选择。
“██的精神要更稳定,而███的心理则要更加不安定。
“不过我想到了另外一个方面,如果对███身体里的██进行操作,那么会怎么样?
“如果让黏菌直接脱离██生存,那么对于████来说会怎么样呢?”
而完好的那份报告则是这么写的:
“死灵法师的心理研究
“死灵法师的存在无疑可以说是相当的无意义。
“他们制造的不死人或多或少都有着伤疤,身体也多为回收多次的生体组织。
“但是与大战役后期的国家不同,不是因为原料不足与没有时间的原因,而只是单纯的有这样的兴趣。
“大战役期间,国家为了保障士兵的心理,会多消耗一些时间对不死人的外貌进行处理,将过于奇怪的身体部件进行缩小化,将容貌进一步的变得漂亮,以让身处战斗的士兵的精神稳定。
“而死灵法师则是单纯的喜欢进行这样的建造。
“这样的玩弄尸体,缺乏人性的做法,被人称为死灵法师,因为他们的行为与一些故事里的死灵法师做法十分的相似。
“现在无法确认其内心想法。
“为了满足自身欲望,许多死灵法师会选择制造自己的不死人,他们称之为人偶。
“然后混入其中, 并在最后关头背叛。
“然后欣赏自己创造的不死人的表情与情绪。
“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选择在大战役之前诞生的人类的人格吧。”
“这是……什么……”看完这些东西后,我被彻底地吓到了。
“我们……是怎么出现的……”有希的脸色也变得十分的难看。
“?”我望向了有希。
“我……唔!”突然间,有希单手捂住头,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有希!”我见状立马上前抱紧了有希,“振作一点!拜托了!振作一点!拜托了……”
话音刚落,好像有什么东西通过轻微的针刺般的疼痛,注入了我的脑内。
研究所?
……
好像有谁?
有谁曾经跟自己说过一些话。
十分记忆犹新的话。
看不清楚面容的人与我在说话。
在说什么?
听不见,听不见。
无论那个人说什么,我都听不清楚。
但是我仍然记得,那天正在下雪,“它”给我做了个占卜,好像运势很好的样子。
“它”嘴巴动了动。
这次,我终于听清楚了他的话。
“那真是太好了。”

当疼痛和这些闪烁的模糊记忆一同消退后,我感觉怀里的有希镇定了下来。
“大……大家……”但还没等我听清楚有希想说什么,她便突然头一歪,栽倒在了我的怀里。
“有希!?有希!”这下我更慌了,在晃了几次都得不到回应后,我只好把有希抱到了手术台上。
怎么办……
我要告诉百合吗……
她被“打印”出来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伸出手,呆呆地望着那些长在手臂上,盛开着洁白百合花的藤蔓,突然间,一个不祥的念头蹦了出来。
难道……我和有希……也是这样被“打印”出来的吗……?
“那个……百合……”想到这里,我放下了手。
“……?”随即,我感觉到了百合的目光从我的背后传了过来,大概,在我们看那些研究报告的时候,她也围了过来吧。
“那个……百合……虽然很奇怪,但是……”我转过身,几乎不敢对上她那铁锈色的双瞳,“你相信……你自己是……被‘打印’出来的吗……?”
“……”听了我的话后,百合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缝合痕迹,“你是什么意思。”
“……”我低下头,“没什么,忘了吧……”
“滴答”
就在这时,异常清晰的,空洞的水滴声从房间的另一边传来,大概是之前说话的声音把水滴声盖了过去,直到现在才让我们发现吧。
“什么声音。”听见声音的百合警惕了起来。
“……要去看看……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待在我身后。”百合边说边走出了房间。
“嗯……”我点了点头,随即背起了有希。
“嗯……?”但没走几步,我就听见有希迷迷糊糊的声音从我的背上传来。
“有希!”我赶紧把有希放了下来,“没事吧……?”
“谢谢,我没事。”有希轻轻地点了点头。
“太好了……”顿时我感觉心里的一块大石落到了地上。
“让你担心了。”这么说着的有希微笑了一下,然后伸手摸了摸我的头。
“诶嘿……”我忍不住开心地笑了出来,随即小心地收好那些报告,这才拉起有希的手向着最后一个房间跑去。
打开门后,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大概20平方米的房间,靠墙处放着数个柜子和一个看起来十分精致的桌子,而在房间的中央则放置着一些奇怪的设备,例如说有类似电刑椅一样的的设备,与之配套的还有一个将头全部包裹住的头盔;还有就是在桌子上有一个类似蒸馏器一样的东西,在蒸馏器的左边有四瓶淡黄色的溶液。此外一道长1cm深6cm的裂口从天花板一直延伸到地板,水顺着裂口流到了裂缝的深处。
“滴答”
“滴答”
不过我们都注意到了一点,
那就是,水声好像越来越大了。
“……”相互对视了一眼后,我们这才走进房间,开始不约而同地向着水声的方向望去,随即发现裂缝的深处有着大块大块白色的东西,大概这就是那两份报告上说的粘菌了吧,而在它们旁边的则是一些离地面有差不多一米多的骨头,看样子是被半强制地拽进墙壁里,不过表面看起来十分的干净和亮丽,而这些白色的粘菌则在缠绕着骨头不停的蠕动,伴随着蠕动,鲜红色的液体不停的从粘菌上滑落,滴落在地上。
“滴答”
“滴答”
红色的液体在地面汇聚成了一个小水谭,在水潭的中间处也有一个十分细小的缝隙,水不断的流进了这个小裂缝,在水潭靠近中心的地方,还可以看见一张沾满红色液体的卡片。
“我去拿。”还没等我开口,百合就向着裂缝走了过去。
“……那个,有希,我还是忍不住说了。”趁着百合去拿卡片的功夫,我把有希晕倒后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
“?”或者是我说得有点前言不对后语的缘故,有希望着我,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百合的事情,但是她好像不是很相信的样子。”我说。
“毕竟不是亲眼所见。”这么说着的有希望向了百合。
“嗯……”我点了点头,随即发现百合突然踉跄了一下。
“百合!?”我见状立马边喊着百合的名字边跑了过去,随即伸手扶着她,“怎么了……?”
“没……没什么……”百合说。
“没事就好了……”我轻轻地吁了一口气,随即吧目光投向了百合手里的卡片,“这是?”
“……”这时,有希也走了过来,然后伸手摸了摸百合的头,“没事的,有我们。”
“……不知道,只是一张卡片。”百合说。
“先拿走?”我问道。
“嗯。”百合点了点头,然后把卡片放进了裙子的口袋里。
“……百合……”望着百合的样子,我小声地嘀咕道,“是不是……还是不知道比较好呢……?”
“什么?”大概是听见了我的话的缘故,百合转过头来望着我,一脸的奇怪。
“啊……没,没什么……”我赶紧岔开话题,然后目光开始在有希和那个电刑椅一样的的设备上来回,“那,那个?”
“我看看。”会意的有希立即走了过去,随即我也拉着百合跟了上来。
电椅除了布满灰尘以外其他的都还能够使用,不过就是靠椅那一块接近胸口那里有一摊血迹和一些衣服的碎片,从衣服碎片的样子来看。好像是从内部撑爆的。
“我说,我们要不要试试启动它?”我盯着电椅问道。
“曾经有人用过这个东西,但是显然,他的状态很差。”百合用一句话终止了我的好奇心。
“对。”有希也点了点头。
“……那?”我问道。
“别启动,走吧。”说着,有希带头踏出了这个房间。

离开房间后,我们终于来到了那扇大铁门前。在它的右边有一个卡槽和一个显示屏,在显示屏上显示着红色的LOCK,而在它的表面有无数朝内的小突起的小点,布满了整个铁门。
“有希,那个,你觉不觉得这些很像是被什么打出来的?”似乎是觉得有希可能对枪械比较熟悉的缘故,我很自然地把判定的工作交给了她。
“嗯。”有希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查看这些小点。
“咔”
突然间,铁门发出了启动的声音,伴随着声音,铁门开始慢慢地向两边拉开。
“打开了……”被吓了一跳的我开始四处张望,随即发现百合不知什么时候把那张放在口袋里的卡片拿了出来并插在了那个卡槽上,现在显示屏上的鲜红的LOCK变成了绿色的OPEN。
随着门的打开,洁白的雪花顺着风刮了进来。
“呜~”
风划过树枝,发出了类似嚎叫的声音。
门的外面是一片废墟,残破的建筑物在周围散落着,洁白的雪覆盖了门外的一切,一点声音都没有,显得异常地安静。
“哇……”我立马就被外面的景色迷住了,“好漂亮……”
“小心点,还记得那个尸体的日记吗。可能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在周围徘徊。”百合提醒道。
“嗯……”一想到那本笔记本上记载的东西,我还是担心地嗯了一声,“走吧?”
“……”有希望着我,默默地点了点头,随即握紧了背上的反器材步枪。
于是,我们就这么步入了风雪之中。
一路上雪依旧不停在下,天空上阴沉的云朵遮盖了阳光,周围依旧十分安静——甚至可以说安静得有点过头了,除了我们踏着雪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音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我说,”或者是觉得这样太安静了的缘故,我转过身来望向了两人,“可以打雪仗吗……?”
但还没有得到回应,在这安静的废墟雪原之间突然传来了什么人的喊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近了,很快,一个浑身覆盖着冰雪的人朝着我们的方向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着“救命”。
那是一张中年人的脸庞,干枯的脸如同树皮一样干燥粗糙,他一边跑过来,一边不停的重复喊着“救命,救命”这句话。
“诶……诶!?有人!!”被吓到了的我差点反应不过来。
“……”倒是有希很快的举起了枪,似乎想示意对方停下。
“你是谁!”看到有希的反应,我这才开口向着中年人喊道。
“救命,救命!”中年人似乎没有理会我们的问题和反应,只是一味地在求救,并不断地接近我们。
“怎么办,要去救他吗……?”我开始担忧了起来。
“不对劲。”突然间,有希说了这么一句,随即熟练地解除保险拉动枪栓,对着中年人开枪了。
“砰!”
伴随着枪口的火光,离我们越来越近的中年人被子弹直接打飞,随后便躺在地上没有行动了。
“等等!?有希!”这下我被有希的行为激怒了,但还没等我进一步发火,无数的昆虫振翅的嗡嗡声便从我的身后传来。
“?”我转过头,随即骇人的一幕便在我的面前上演了开来。
无数细小的昆虫从中年人身体里喷涌而出,中年人的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扁,无数的昆虫发出嗡嗡嗡的声音开始围绕着我们。而中年人的身体在吐出这些虫子后,却并没有倒下,而是浑身开始肿胀起来,伴随着“嗞拉”的声音,中年人的脸如同撕碎了的布一样,很干脆的撕裂了开来,露出了之下的苍白血肉与刺穿皮肉的骨骼。在裂开的漆黑的空洞内,我们都感觉到什么东西,在人体内窥视着我们。
那是,冰冷粘稠的,包含恶意的眼神。
“噗呲”
扭曲的肢体刺穿中年人的肌肉与骨骼,伴随着让人恶心的声音,无数细小的虫子从裂开的空洞中爬出,并附着在中年人的身上。
“呕”
呕吐的声音传来,从扭曲成虫人的中年人嘴巴里,吐出了一个稍微小一点的怪物。
“是敌人。”百合快速地拔刀出鞘。
“怎么回事……”我解下棺材挡在前面,死死地盯着面前起了变化的“人”——不……那不是人……是怪物吗……
不知道,但是,是敌人吧。
————————————————————待续—————————————————————
玛嘉雷特的观察笔记·其之一
虫巢
通常以数十只作为单位寄居在不死人或者人类体内。
主体是两只大型的虫子,一大一小
在虫子的身体上,可以看见很多无用的肢体或者脑袋,有些脑袋具有思维,但是并不能操纵身体,有时会扰乱身体的行动。
有可能是因为大战役产生的辐射导致的。
身体越小的生物越容易受到辐射的影响。
所以在捕猎的时候,时常出现大量小虫子攻击大虫子的情况。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在大的虫子的身体内看见一些金属物体。
根据一些人的研究,这种生物拥有相当高的智能。
会利用他人的同情心,在接近足够近的情况下突然袭击,具有相当强的消化能力,即便是金属也能完全的撕碎消化。
这种虫子并没有繁殖能力,但是具有相当强的抗异常环境的能力,在冬天也可以进行冬眠
不过现在由于过于漫长的冬天导致其从冬眠中苏醒。
十分喜欢将不死人作为猎物。

03 雪夜怪谈

点击阅读

雪是不知道任何事情的,它只是从天上纷纷扬扬地飘落在地上。
它并不知道这里将要上演着什么。

在我思考着该怎么办的时候,银光一闪,面前黑压压的虫群突然少了一点,尽管如此,它们的数量依旧是如此的多。
“这是……”我转过头,刚好和一旁的百合对上了视线,她的刀上挂着一些虫子的残骸,想必刚刚的银光,便是刀刃反射出来的光芒吧。
“咕噜……”
突然间,那只被虫人所吐出来的小怪物从应该是身体的部分吐出了触手一样的东西,直直地向着百合鞭挞了过来。
“危险!百合!!”情急之下,我一甩手,点点殷红连带着大量肉色的物体便从掌心的绷带迸发出来,迅速堵住了小怪物身体的裂缝,总算是阻止了这些触手的蠕动。
“砰!”
紧接着在我们身后的有希开枪了,但是子弹只是贴着那些虫群飞过,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咕噜……”
突然间,虫人大口吐出了大量细小的白色虫子,如同会蔓延的雪一样向着百合涌了过来。
“百合!?”一时间无法阻挡的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百合被那些虫潮淹没。
“我……没事……”突然之间,从虫潮中伸出了一只手,紧接着百合破破烂烂的身体便从中爬了出来,伴随着她的动作,大量红色的粘稠液体从她的伤口中涌出,染红了周围的雪。
“嗡嗡……”
突然间,两片虫群突然像是发了疯一样混在了一起,顿时,无数的薄翼便有如雪片一样纷纷掉落下来。
“砰!”
在虫群开始自相残杀的同时,有希向着虫人开了一枪,但是子弹却被虫人所伸出的细小触手挡了下来,尽管如此,它还是受到了一定的伤害。
或者是发现这样根本不对劲的缘故,百合突然拉着我向着虫人和小怪物所在的方向跑了过去。
“那么……至少也……”跑到这只长得和蜘蛛差不多的小怪物面前时,我张开嘴,狠狠地向着它的头咬了下去,伴随着撕咬,蜘蛛怪物的头被我活生生撕出一个创口,无数的透明液体从中迸射出来溅了我一脸。
“百合!有希!现在!!”吐掉嘴里的的残渣后,顾不上形象的我转头对着同伴们喊了起来。
“咕噜……”
或者是意识到危机将至的缘故,虫人和蜘蛛再一次向着百合吐出了那些白色的小虫子和触手,但是都被她轻松躲过了,顺便还踹了那只蜘蛛一脚,当然我也不失时机地双手一甩,让手臂上那些花藤打了蜘蛛一下。
“砰!”
在我们躲避的功夫,有希也开枪了,这次虫人的外甲壳被子弹打得粉碎,然后露出了其中的内藏物——一只应该是属于人类的手。
“砰!”
或者是感觉胜利有望的缘故,有希再次向着虫人开了一枪,但这次虫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敏捷地跳了开来,子弹落在了它原来的位置,溅起了一大片的雪花。
“喝啊啊啊啊啊!”雪花落地的同时,百合立马抄刀向着虫人砍了下去,但是在她下刀的一瞬间,蜘蛛突然跳了起来把虫人顶到了一边。
“不能……就这么……停下!”不知从何而来的强大的意志力驱动着百合的身体,她咬紧牙关,迸发出强大的力量,硬是一刀削断了虫人的腿,当她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的牙齿已经因为用力过度被咬碎了。
“咕嘟咕嘟……”
突然间,虫人的伤口里涌出了无数细小的灰色虫子,它们开始像个尽职尽责的修复工那样开始为虫人修补伤口,很快,虫人的脑袋和脚又慢慢长了出来。
“真是恶心的畜生……”一脚踩死脚边依旧在蠕动的白色小虫子后,百合用冰冷的眼神望向了虫人。
“唔……!”趁着虫人再生的功夫,我又向着蜘蛛大口咬了过去,但是在那一瞬间,我突然闻到了一种奇怪的味道。
那是像是百合花一般的香味,就像是我手臂上的花藤上盛开的花朵一样的香味。
“……诶?”那一瞬间,我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蜘蛛已经从我的面前逃开了。
“又没有咬到……”望着成功逃离的蜘蛛,我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神啊,求求你,让我帮得上大家——如果此时此刻这样的我的祈求还能传达到您的身边的话……
我在心里暗暗地想着。
“砰!”
忽然,有希开枪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随即大片大片的雪花扬起,伴随在一起的还有跳开来的虫人,它那丑陋的脸上扬起了嘴角,看起来就像是在嘲讽一样。
“……”无名的业火顿时从我的心里升起,在虫人落地的瞬间,我扑了过去对着它就是狠狠的一口,虽然它还是用那些细小的触手分散了伤势就是了。
“哈啊……咳咳……”把嘴里的那些碎屑吐干净后,我才发现一件事。
身边本来洁白的雪地,因为厮杀的缘故,已经渐渐地变成了鲜红,在这之上还混合着各种昆虫的尸体和残肢,彻底地变成了绝望的战场。
不对……
不应该……是这样的……
那……应该是怎么样的……?
不知道……
但是……至少不是……现在这样……乱七八糟的……
“玛嘉!这里危险!不要离开我的身边!”突然间,百合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在……我在的……”一时间还未能平复心情的我颤抖着回答道。
“好可怕……呜呜……百合酱……百合酱你在哪里……”与此同时,有希的声音也从远处传了过来。
“玛嘉……在的话……我……!”随后百合再一次快速拔刀砍向了蜘蛛,顿时锐利的刀刃将蜘蛛的身体完全切碎,大块大块的残肢散落了一地。
“就只剩下一只了……”感觉应该还能支撑一回的我赶紧对着虫人咬了下去,不过,大概是见到自己的同类被消灭的缘故,这次它干脆伸出了触手绊了我一下。
“不行……”差点摔倒的我只得勉强单手撑地站稳了身体。
“咕噜……”
也许真的是再一次感觉到了危机将近,虫人又吐出了无数的细小白色虫子,将百合淹了进去。
“百合!!”情急之下我再一次用力甩了一下手,大量肉色的物体向着百合的身边涌了过去,而她也跟着撑开了伞,但是虫子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很快我就看到她被淹没在了虫群之中。
当虫群褪去后,映入我眼内的,是破损得更不像人形的百合。
“百合酱……你在哪里……拜托了……应我一下啊……”
“砰!”
伴随着有希颤抖的话语,枪声再次响起,这次子弹不偏不倚地把虫人的脚再一次打断了。
“呼”
枪声响起的同时,摇摇晃晃的百合再次举刀向着虫人砍了下去,更为大量的肢体被闪烁着寒光的刀刃削了下来——连同她自己的头还有余下的身体一起。
“有希!!拜托了!!”放下嘱托一般的话语后,我便向着身体所剩无几的虫人用力咬了下去。
“噗呲”
液体喷洒的声音传来,在我的撕咬之下,虫人的肢体停止了蠕动,最后成为了红色雪原上无数的残肢中的一员。
“噗……咳咳,呸。”把嘴里那些恶心的残骸吐掉后,我转头望向了身后,“有希!!”
“玛嘉……等我……”或者是听见了我的声音的缘故,有希的声音有一次从我们的身后传来,只不过这次听起来好像比之前又近了一点,“百合酱……你在哪里……?”
“百合,我们去和有希汇合吧。”我伸手去拉已经连头都没有了的百合打算去和有希汇合,但是无论我怎么拉,她还是呆呆地站在原地,呼啸的寒风穿过她残破的身体,发出诡异的响声。
“百合?”眼见百合还是纹丝不动,我的脾气一下就上来了,“你要是不跟过来我就撇下你了哦!”
然后,我便真的撇下百合向着有希的位置跑了过去,但是没跑几步,突如其来的“砰”的一声,伴随着有希的惨叫声传了过来。
“哇啊啊啊啊啊!”
“有……希……?”我顿时被吓傻了,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眼角的余光便瞄到了摇摇晃晃地向着我走来的百合,那双只剩下金属骨骼的双手在空中胡乱地挥舞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我在……我一直在……”在百合的手进入我能碰得到的范围时,我便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试图告诉她自己还在。
“哈……啊……”这时有希也爬到了我的身边,红色的粘稠液体从她本来应该是脚的部位蔓延开来,在雪地上留下了一道弯弯曲曲的红色道路。
“我在……我想要……保护你们……”我伸出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有希的手,将她提了起来,“有希……拜托了……不要死……我们……不要死在这里……”
“要保护……玛嘉……”有希随即借力站了起来,重新架好枪,对着依旧是黑压压一片的虫群开了一枪。
“拜托了……有希……”在有希开枪的同时,我加大了握住有希的那只手的力度。
“砰!”
响亮的枪声过后,黑压压一片的虫群终于化作了一片燃烧的乌云,缓缓地落到了雪地上。

“终于……结束……了……”放开同伴的手后,我瘫坐在了地上。
“我们……赢了……”有希也转过头看着我。
“……嗯。”我点点头,然后打开了腰包和棺材,开始慢慢地修理自己和同伴,待到大家都变得完好无缺后,我便伸手把她们都抱在了一起。
想要……想要保护大家,而不是被你们保护。
这是,属于我的,如此渺小的愿望。
互相拥抱了好一阵后,开始打扫战场的我们在虫人的尸体里发现了一本沾满了粘液的笔记本。
“这是……”我皱了皱眉,强忍着恶心捡起了笔记本,在虫人的尸体上清理掉了上面的粘液后,这才把它翻了开来。
虽然这是一本看上去很陈旧的笔记本,但是里面的笔迹还相当新鲜,好像就是最近写的东西,前面大多是它的主人在废墟里寻找食物啊零件啊什么的,只有最近的记载让我们留心了起来。
“2079年11月30日
“今天我打算去余江市碰碰运气。
“周围的食物都被搜刮完了。
“不过关于余江……
“那个传说不会是真的吧。
“那个‘黑色别墅’的传说。
“最近的天气好像变得稍微温暖一点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不过希望天气能变好吧……虽然我并不清楚书上说的春天是什么样子的。
“从我出生以来就是这样的天气了。
“…………
“果然我也变得奇怪了吧。
“连能说话的不死人都不存在了。
“这个世界……该不会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了吧?
“CSO组织……那个组织到底怎么了?
“‘Civilization salvation organization’,虽然这个名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但是这样的一个组织就这样消失了也太奇怪了。。
“……算了,不考虑这些了,接下来要搜寻食物了。
“不过没记错的话,CSO的研究所好像就在附近吧?
“刚好可以去看看。”
翻到后面的时候,我们都发现了一张地图此外还有一张纸条。
“所有还活着的,保留理智的不死人与人类,请前往余江市,我们这里有充足的饮水与食物,在余江市我们的人将会接应你们。坐标27°59′37"N ;87°09′46"E CSO”
纸条是这么写的,而地图上则标注了很多很多的点,而且空白的地方还有很多标注。
“好棒……有地图的样子……”我一下子开心了起来,“这是类似阿卡迪亚的地方吗?”
“阿卡迪亚?”百合望着我歪了歪头。
“是世外桃源的意思哦。”我笑了笑。
“啊,我们在这里。”这时,有希也在地图上找到了我们的位置,“余江市的外环,要去纸条上的位置只能进入城市了,是在内环。”
语毕,她把目标地点展示给了我们看。
“诶……”望着上面用黄色笔所圈出来的位置和旁边写着的“CSO研究所”字样,我诶了一声。
“我们要快点了。”这时,有希收起了地图,“雪越来越大了,走吧。”
“嗯……”

就这样,我们开始按照地图上的位置前进,一路上雪越来越大,再往后,已经不再是纷扬的雪花,而是狂暴的风雪,肆意的寒风和雪花透过我们的衣领钻入身体里,带来了刺骨的寒冷,但是,也仅仅是冷,而没有发痛的感觉。
“唔……有希?百合?”一时间失去了方向感的我,不得不停下来,开口呼唤同伴的名字。
“我在。”很快有希的声音便在我的面前传来。
“太好了……百合呢……?”我问道。
“后面……”然后身后也传来了百合的声音。
“太好了……大家都在……”安心下来的我轻轻抖动手臂,让花藤缠绕上同伴们的手以免失散。
在暴风雪中行进了一阵后,风和雪终于慢慢地停了下来,随即,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成片成片的,早已倒塌的建筑群,在这之中偶然还能看到一些残破的高楼大厦,像是最后的道标一样矗立着。
“轰”
……不过也不怎么安全就是了,毕竟它们还会时不时掉落一些大块的混凝土和其之上的雪。
不过在这些废墟中,却有一栋保存得十分好的建筑。
那是一座黑色的哥特风格的别墅,和周围倒塌的建筑不同,这栋建筑十分的完整。
“……”看到别墅的同时,我们都莫名地对它产生了好奇。
不过不去不行,不明白这个是什么不行。
……如同强迫症一样。
就这样,我们都开始不由自主地,开始向着别墅进发。
————————————————————待续—————————————————————
玛嘉雷特的观察笔记·杂谈·其之一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知道,或者,终有一天……
我会知道的,连同我的记忆一起。

什么?你看到了DND的模板名字?好吧请让我稍微怀念一下DND,毕竟DND是我入坑TRPG的开始啊。

04 诡计、真相与谎言

点击阅读
  1. 和萌百有页面的同名人士没有半毛钱关系,更和参与了圣杯战争而且最后和英灵一起去做阿赖耶的打工仔的那位没有半毛钱关系,只是作者神ID控又发作了所以拿一张结局了的神ID卡出来废物利用罢了。——BY作者兼PL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