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坝娘百合日记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绿坝娘百合日记

作者:亡の烙冥

tips

  • 【】 心理活
  • “” 说话

正文

美好的早晨。
Miku睁开了睡眼:“啊~~我怎么感觉主人的电脑了有了新东西呢?去看看好了。”Miku说着爬上了桌面。
只见一只带着绿色帽子,穿着绿色衣服的绿坝娘躺在回收站旁边,嘴里还在念念有词:“我……我一定要把河蟹物都扔到回收站里!”
Miku走上去,蹲在绿坝娘旁边,微笑着轻轻擦去绿坝娘嘴角的口水。
“你……你干什么!我可是身价4000W的大小姐!不要碰我!”绿坝娘被惊醒,像受惊的小猫一样跳开,脸上泛起两片红晕。
“我只是想……”Miku有点伤心。
“我……我是天朝宫刑部的大小姐。不可能与你们这种凡夫俗子相提并论!还有,你是11区的东西吧,别碰我!”绿坝娘转过头去,不让Miku看到她的眼泪。
【不可以,小绿不可以喜欢上这种东西。小绿……】
“呃……”绿坝娘想隐藏的东西,被Miku看的一清二楚。她假装很失落地走到了“开始”程序上,蹲坐在上面,假装在抽泣。
【小绿惹她哭了吗……小绿不是故意的。小绿该怎么办?】绿坝娘咬着嘴唇,手指不停地搓弄着衣服。
而在一旁的QQ,把一切看的一清二楚,包括Miku的阴谋。
“Miku,你欠我一个人情哦。”企鹅说着,走向绿坝娘。
“去吧,做你想做的事,不要在意太多,小绿。”企鹅面带微笑地说。
“……”
“你喜欢她,对吧?”企鹅凑到绿坝娘的耳边,轻轻说。
“不……嗯。”小绿最后还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去吧。”
============================================================================================
绿坝走到Miku后面,红着脸说:“嗯……那,那个……”
“Miku。”十分简洁的回答。
“Miku酱,对,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其实……”绿坝娘红着脸,语无伦次的说道,眼角还带着些许泪花。
“我没有生气。”Miku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说道,其实心里在暗笑。
“小绿不信,小绿明明对你说了那么过分的话,唔……”
Miku体内的温度,通过舌尖传进了绿坝的口腔。Miku闭着眼,静静的享受眼前这位大小姐口中甜甜的津液。Miku一边扭动舌头,一边用手指缠绕这绿坝娘的秀发。
而被夺去初吻的小绿,脸上也泛起了一片红晕(详细请参照鸑鷟橘子传最后一张CG)。不舍得地分开,Miku将绿坝揽入怀中,轻声絮语:“我……喜欢你”
“小绿也是!”
-------------------------------------------------------------------------------------------------------------------------------------------------
“Miku,你也体验了一次攻的感觉啊。”Luka阴沉着脸,坐在D盘上。
“Luka,你听我解释,我……我从来喜欢的都是你啊!”在Luka面前,Miku不过是一只无助的受。
“那这些是什么”Luka拿了一堆百度快照,扔在了桌上。
“百度!”Miku咬牙切齿。
“……”Luka转身就走。
突然,《三年的见异思迁》响起,Rin在墙后伸出了大拇指。

Miku感激的看了Rin一眼。

Luka停住了脚步,这是当年她与Miku的约定。
Miku乘机冲了上去,抱住了Luka :“不要走……不要再留下我……一个人。”Miku痛哭流涕,此中似乎有什么隐情。
Luka犹豫了一会,说:“那就3P吧。”说完,关上了门。
Miku喜出望外,破涕为笑。“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
小绿:(兴奋)啊!下次有Luka姐姐啊!(正色)我……我才没有期待呢!
===============================================
浴室,奇怪的气氛。
绿发的少女在冲洗自己的头发,她全身都暴露在浴室的雾气之中……怎么说呢,看得见又看不见。
不过肯定能确信的是,这孩子——是个贫乳,一目了然。
但这完全不能掩盖她的美,嫩白水灵的身体,被浴室雾气熏得微红的脸……
可恶!这完全是在身上写着【请推倒我】嘛!
而另一旁的粉色头发的御姐,则是完全相反的感觉。
撇开那壮观的双峰、诱惑的身材不谈,一看到那种傲气的、王者一般的表情,那种说不出来的气质,就让人有一种“XX大人让我舔您的脚吧”(?)的冲动。
如果说绿发少女是【请推倒我】,那眼前这位身材姣好的御姐就是【推倒你!】
看着两人,一种互补的感觉油然而生。但现在……貌似陷入了僵局,因为两人自顾自的清洗着身体,就像看不见对方一般。
沉不住气的绿发少女轻轻的拍了一下正在冲洗头发的Luka的肩。
要是平常,Luka一定会马上反击,但这次……头也没有转过来,冷冷地一句“怎么了?”
“没……没。”绿发少女——Miku慌乱的转过头去。
“那……那个。我,其实……呃。”Miku很慌忙的想表达些什么,但是……语无伦次。
“噗哈哈哈哈”而一直保持冷脸的Luka,却突然大笑起来,“真……真好玩,太好玩了!”
停止了撕心裂肺(?)的笑声,Luka一脸狡猾凑到Miku耳边,轻声说“逗你玩呢~”
“真是的!”Miku鼓起嘴。
……
然后,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Luka细心地抚摸着Miku的秀发,而Miku跪坐在浴室的地上,双颊微红……
【多么好的气氛啊……小绿什么时候才可以……不!不对!小绿才没有喜欢上这家伙呢!】在浴室外的绿坝娘想着,脸上泛起一阵红霞,再次揉搓着自己的衣服。
【明明是那家伙像强X一样的……】
越想越糟糕……
【啊啊啊,不管了。】
浴室门打开。
“Miku,你刚听到什么声音没?”Luka边用毛巾擦头发边问,脸上还有未干的水汽。
“没……好像有。”Miku不确定的说着,挠了挠头。
Luka思索片刻,捏着下巴说:“回去后先吧C75的新百合志丢桌面上,然后准备X药,今天晚上我会过来的。”
Miku【—   口   —】状“你不会是loli控吧?”
“你不也是。”
【小绿……小绿可是专门来为主人的电脑清除H物的……自己怎么可以……】
小绿在草地上踱步,脸上一层细细汗珠,遮挡不了飘上脸颊的两片红霞。
(注“主人”家的电脑桌面是经典的草坪天空。)
“嗯?那是什么?”
绿坝娘走着,眼睛瞥到了一本很显眼的小本子,一看封面就知道是不和谐的东西。
刚刚出厂的纯洁的绿坝娘,貌似还没有习惯这种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啊!河蟹物什么的……最、最讨厌了!”
绿坝娘强忍着羞耻心,从包里掏出了一些零件。
&*@#¥%!@#%
一瞬间,零零散散的不明道具被拼成了一个巨大的蟹钳,里面装着一门主炮和两门副炮。
“人间大炮,一级准备!”
【呃不对,这句奇妙的台词是哪里来的……】
“不良信息灭杀开始!”
“倒数!”
“5!”
“4!”
“3!”
“2!”
【呃……我还是先看一下吧。初来乍到,也要对这里的不和谐物做一些了解呢。】
“这只是职责……我、我才没有想看呢!”
绿坝娘想着,翻开了这本“百合丛中生,蔷薇遍地开”(?)的GL志……
此刻。
“为什么确定绿坝一定会来呢,而且是来你家?”
Miku坐在暴风影音上,双眼望着星空,问道。
“因为我在本子的最后夹了一张纸。”巡音露出得意的笑容。
“喂喂!阴谋太明显了吧……不过这也像你的风格。”
“X药不用准备了”巡音好像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为什么?”
“我找到了【以下马赛克处理】。”说着,她拿出一个类似于药瓶的白色塑料瓶。
“喂喂!你给她这个?那孩子行吗,万一她承受不了这巨大药力怎么办?”Miku看到巡音手中的东西,似乎很恐惧。
“你的第一次用的不也是这个,没关系的。”巡音一脸淡定,嘴角还露出蕴含着多种含义的笑容。
“什么嘛……算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Miku脸上泛起一片红晕。
巡音从背后抱起Miku。
Miku躺在巡音的怀里,将头埋入巡音的巨乳之中。
好温暖。

巡音家门口。
“你先进去吧,我去找点东西。”一看巡音的表情,就知道她有什么打算。
巡音的家很乱,不过却像一个河蟹物小店一样,不管你想要什么,都能在这里找到。
随便你是拉开一个抽屉,还是打开一个柜子,都有一大堆打了马赛克的不明物体掉出来。
Miku以前晚上每次无聊,都会去巡音家和巡音玩“游戏”,渐渐地,Miku也熟练起来。
巡音的手指和Miku的香舌相结合。这台电脑里的所有软件都清楚地明白她们的调【卧槽度小受】教功力有多强。
除了绿坝娘。
Miku推开了门。
巡音家有一扇落地窗,非常大,Miku很喜欢在窗前看夜景。巡音每次都觉得,这扇窗不如换成一个橱柜,来收藏和谐之物;但看到Miku很喜欢,就叹着气,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时,窗前站着一只小loli。
除了一件单薄的衬衫,什么都没有穿。而且Miku可以断定,她的下面是真空的。
贫乳,身体各处也未发育,本应毫无魅力的绿坝娘。
此刻却燃起了Miku心中的欲火。
Miku冲了上去。
巡音打开门,看到眼前的一幕,笑而不语。
Miku和绿坝娘在床上裸睡,看着绿坝娘放在胸口的纤细的手,从脸上向身体扩散的粉红色。喘着粗气的Miku,全身也已沾满了汗水……可能还有其他的液体吧(?)
床上没有奇怪的东西。
“效率很低嘛……不过正好。”巡音将身上所以不必要的东西卸了下来,丢在一边。
然后把手里拿着的一片淡黄色药片,从某个地方轻轻推入loli的身体中。
……
【身体好热……好热……而、而且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绿坝娘身上的汗液逐渐增多,身体也变得异常灼热。
虽然是loli,虽然是贫乳,但这样的身体就是给人一种急切的、想推倒她的冲动。
【原来小孩子也很好玩嘛。】巡音兴奋起来。
在嘴里又含了一片X药,摘下耳机,慢慢靠近了绿坝娘。
通过舌头的搅拌,药片在两人的口中慢慢变小、融化。随着巡音身体的姿势的不断交换,床上又沾上了很多不明液体。
体液交换,两人的口中充满着香甜的味道。
巡音很享受地将口中的液体吞入腹中,望着在欲生欲死中渐渐醒来、但还是神志恍惚的绿坝娘。
【毫不停歇的继续吧。】
巡音伸出食指,从绿坝娘的尾骨开始,朝上滑动。食指在滑动中,沾上了绿坝娘的汗液,形成了一种奇妙的触感。
绿坝娘还没体验过这种奇妙的感觉,她发出了细细的呻吟。
不愧是小loli,多么纯洁的声音啊。
【loli的呻吟真好听啊……】
巡音整个人坐在藤椅上,身体摊了进去,轻轻喘了几口气,擦了一下头上的汗。
【第一次的话……先给她了解一些有趣的东西吧。】
想完,巡音用脚蹬住前面的柜子,使藤椅的其中两脚悬空,整个身子往后仰;打开了右手旁的橱柜,拎出一个类似电饭煲的东西。
打开。
一团热气。
一堆粉红色的章鱼?
一堆粉红色的章鱼!
令人不假思索,啊不!是匪夷所思。
那些章鱼还没弄干净从电饭煲里带出来的粘稠液体,就迅速爬上了绿坝娘的酮体。
先是将一大堆的奇怪液体拖在绿坝娘的身上,然后就爬到了绿坝娘非常小的某个地方。蠕动了起来,吸吮了起来。
刚刚恢复平稳的绿坝娘的呼吸再一次变得急促,她抓紧床单,下半身也拼命夹紧。
【真想逃走,这令人害羞的地方> ///<】
【但是……】
【我到底为什么要装睡嘛!赶快逃走啊!】
【不过……】
【……】
【!】
【不、不行了……要去了!】
【啊啊啊……】
“喂~喂~Miku,别装睡了,快点醒过来。”
现在的巡音,不但整个身体都摊在椅子上,就连脚都翘到了柜子上,眯起眼睛咬着指甲,一副相当快乐的样子。
Miku睁开了双眼,却是一副失望的表情。
“切,被发现了。”
“我还想轻松的睡着看A【哔!】呢,真是的。”
【不过这样也好。】
Miku望着不停歇被玩了一夜的绿坝娘,微笑着叹了一口气。
“马上就要天亮了,再来一发吧。”Miku的香舌随着她口中的雾气,靠近了绿坝娘的下体。
轻轻分开绿坝娘纤细的双腿。
“进去了哦……”Miku轻声细语。
但是旁人看来,(哪里来的旁人啊混蛋!)这句话与其说是在和绿坝娘对话,不如说是在向绿坝娘的下体细语。
随着Miku舌头的扭动,细细的呻吟再次布满整个房屋。
第二天早晨。
昨晚模糊的记忆、一塌糊涂的床、灼热疼痛的下体。仅凭这些,绿坝娘就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
“哟!醒了?”Miku突然从床底下伸出了脑袋。
“吓、吓!”绿坝娘显然被吓了一跳。
然后为了掩饰,她站在床上,吼道。
“混蛋!你昨天对我做了什么!”
绿坝娘突然脸红了。
“你、你这个破锣嗓子……我可是身价四、四千万的大小姐……”
“哦?”Miku不但没生气,而且决定大大反击。
“你这个贫乳loli,你看你连A罩杯都没有吧,比我们家族的Rin还要小呢。你是不是小时候挑食啊?大小姐就是大小姐,都不注意自己身体健康的……”
虽然在巡音面前不能这么说,不过在比自己还小的绿坝娘面前,Miku是过足了嘴瘾。
“而且睡相超差,你知不知道你昨晚吧我踢下床三次,害得我只好打地铺啊?大小姐睡相都超差的吗?”Miku不知适可而止的道理,继续嘲笑着绿坝娘。
“啰、啰嗦!”绿坝娘被这么说了之后,脸红了起来,也不顾自己只穿了一件睡衣,就含着泪跑掉了。
【什、什么嘛!不过是个破锣嗓子,嚣张什么!我可是身价4000W的大小姐!从今天开始就喝牛奶!】绿坝娘这么想着。
车内。
“到晚上了呢……睡之前做一些娱乐活动吧。”城管娘这么说着,就很随便地开始褪去绿坝娘的衣服。
“你……你在干什么?”绿坝娘抓住城管娘的双手。
“你……拒绝我么?”城管娘这么说着,却自顾自将手探入绿坝娘秘密的地方。
“住手!”绿坝娘大叫了一声,“小绿……不可以做对不起Miku还有巡音姐的事……”
“……她们是你重要的人么。”这语气,听上去并不像是提问,而是肯定。
“……”绿坝娘没有回答,看上去是默默的肯定了。
“好吧……”城管娘停止了手的动作,但却还是压在绿坝娘身上,用一种不知道是期待还是失落的眼神,盯着绿坝娘圣绿双眸。
“外面会有人的……”绿坝娘转移了话题。
“要是有人来打扰这个美妙的时刻,我估计会爆种的……”
城管娘的微笑看上去是那么恐怖。
但是绿坝娘还是犹豫着。
“这不是在做不和谐的事情,这是为了交换契约哦。作为我们俩合作的证明,总得在双方的身体上留下点回忆吧。”城管娘开始忽悠小绿。
绿坝娘没法反驳,短暂的寂静过后,终于防线溃散。
她把头转过去,闭上眼睛。
“随便你了……我只是因为要和你交换契约哦。(以下声音越来越轻)绝……绝对不是因为……想、想要哦。”
“我知道了。”
伴随着一阵好闻的洗发水气味,城管娘靠绿坝娘越来越近。将绿坝娘头上的盾牌拿掉。(我用的是龙崎大人的人设。)
“果然披下头发,也很萌呢!”城管娘吞了一口口水。
“不过唯有欠缺的……”说着,城管娘的眼睛不住地往绿坝娘的某的地方瞄,“虽然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但没想到居然那~么小……”
“笨……笨蛋!你、你……我……唔唔唔。”
还没等绿坝娘说完,城管娘就吻了上来,同时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这也是萌点哦,不用害羞的。”
随着城管娘手指的不断滑动,绿坝娘的身上渐渐渗出了许多汗珠,胸部也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颤动。绿坝娘因本能,紧紧抱住了城管娘,但脸上像被涂了红颜料一样。
一阵先戏过后,城管娘拿出了一支没有针尖的针筒,对着绿坝娘的私处,将里面的液体推了了进去。
“啊啊啊……唔唔……”液体就这样被灌了进去,绿坝娘感到自己的身体都快被贯穿了,而且还带一点辛辣的感觉。
“啊啊啊……你……你灌的是……什么?”
“呼呼~唔,是北京二锅头~”
“你……灌这种……东西干什么……”想大声地吼出来,但已经没有了这个力气。
“喝啊。”城管娘回答的很轻松,然后开始舔绿坝娘某处的北京二锅头。
“嗯嗯嗯……啊啊啊……”这种滑滑的感觉,让绿坝娘感到很舒服;再伴随着二锅头的辛辣,使她分不清到底身处天堂还是地狱。
“呃……啊啊啊!”蜜汁流泻出来,被正在舔酒的城管娘悉数收获。
“呜~饱了……醉了。”城管娘说着将自己和绿坝娘的车座摇下去,“睡……吧……”
刚在地狱天堂免费观光的绿坝娘,也慢慢回到人间,盯着城管娘,一脸的小媳妇样。
“笨……笨蛋!”
第二天。
“哟,早啊。小绿,今天怎么没有把头发扎起来呢?”城管娘揉着睡眼问。
(很轻很轻)“你以为是给谁看的……”绿坝娘别过头去。
“难不成……”城管娘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笨……笨蛋!”
绿坝娘一拳朝着城管娘的肚子打去。
“我躲!”
“好痛!”
车子是铁作的阿鲁……不是好惹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