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之物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美丽之物

作者:342273484

[1]

《美しきもの》这首歌自己的听后感,关于病痛,逝去,轮回,记忆的故事。
美丽之物
引子
你是否还能记起呢..
“这,是被微风所带来的,淡淡的花瓣...可以带走一切的烦恼...”
我看着他那被花瓣所拂过安静的睡颜,你是否感受到了..你最喜欢的这段旋律,我在你心里,是否有一个姐姐该有的样子了呢?
万籁俱寂,唯有少女倚在树下,伴着那蓝天与流云,轻轻的吹奏着那封洁白的口琴。
当少女摘下草帽,起身向远方的原野屈身行礼时,四季就在她的身后悄然轮回着。

~~美丽之物 ~~
第一章
~~春之风花~~
......
少年的眼前,正是一望无垠的澄空。
他的时间本该停滞在那一霎,可是....
“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
清脆的风铃正在屋檐上悄然鸣动着,少年忽想起与她所约定好的日子,堪堪跑过走廊,洁白的帘布随风跃动,摆露出少女的背影。
远处的少女正屈身向一座座埋于林间的无名墓致以鲜花,“主说,世间万物皆是于此孕育而成,我们理应怀念过去,珍惜过去,审视过去。”
每每想起说出那句话的她别样执着的神色,尽管听不大懂,可从指尖所接触的那一抹笑意开始,我们的世界似乎重合了。
“怎么了?诺曼?已经过了撒娇的年纪了哦~”
少女早已转过身来,撩起耳边垂落的长发,俯下身轻笑着愣神的少年。
“能回来...真的是太好了。”
男孩疾步将头埋入少女怀中,借着柔和的口琴声唤起了那久违的思绪。
他坐在神社的屋檐之上,开始遥望着远方那片被微风拂过的原野...这,是他从不曾忘却的季节。
枝桠上婆娑的繁花流叶,身旁那群鸟的齐鸣,就连微不可察的徐徐清风,也无不和着少女那绮丽的音律。
他的笑容似乎也是在印证少女所歌颂着那世间万物的美丽。
“是的,诺曼。”
在谈笑声中,少年放下画笔,在微风的抚慰下沉沉睡去,而肩旁的她则收起洁白的裙摆,向远方倾诉起那来自异国的歌谣。
(姐姐视角)
说起来,我唯一没有给他讲过的就是糖果屋的故事吧?
.....
这样真的好吗?
主啊,请告诉我,诞生于这痛苦的世界究竟有何意义?
少女放下手中的口琴,将脸埋入臂弯,春天的花瓣随风吹逝于被夕阳染红的天空中。
仍旧是那番景色,不禁苦苦笑到,不知在这曲歌谣的最后,是否还会有你所喜欢的风景?
少女注视着身旁他那安静的睡颜,在她的眼眸中,时光已然倒流着。

(姐姐的回忆)
春日的阳光总是那么温润,清寂的微风中带来窃窃低语,我很喜欢闭着眼在林间沐浴春风,感受着树叶在头顶簌簌鸣动,“诺曼,可是人不能总是活在甜蜜的谎言里,抱持着无谓的幻想,你总有一天也要同我一样....”
强迫着自己面对残酷的现实,伴之而来的举动是将匕首用力捅入猎物脑后,我深知谎言的魅力,它带给了我生存的希望。
“正因为他们都是愚蠢的,诺曼。”我蹲在溪边洗了洗满是血渍的双手,“这也包括你。”只有你不在的时候我无需摆出一副令自我厌恶的笑容,之前对你说出的谎言是想去远方旅行,“请注意身体。”那时的你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真是可笑。
现在仔细想来,也许你口中的话语或许也是在吐槽自己吧?
“难道被发现了么..”
“啧....真蠢。”
这是对你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竟然相信这样的我。
少女浴入溪涧,初春的晨曦再次挥洒在这片林海之上,双手向天空捧出祭品的头颅,不一会儿,漫天的白鸽夹杂着阳光便聚拢在少女的身旁。
当少女再一次从回忆中惊醒时,膝上沉沦于睡梦中的roman并没有像她以前一直梦见的那样,脸上描绘出一股痛苦的神色。
但是...时间确实是不多了。
“好梦,roman,你....是我的一切。”
少女摩挲着少年的睡颜,当她擦拭起弓弦的那一刻,便已决心为了寻找美丽之物而独自一人踏上旅途。
推开神社内室的木门,眼前是她从不肯忘却的回忆,漫天的繁星在火海的衬托之下已看的不太真切,紧缚在倒十字架上的人类体躯已被堆凿成一件件血腥的艺术品,在一轮血月之下,在以尸体装饰的茶会之中,主提起鲜红的裙摆屈身向她微笑致意,在彼此肆意放笑声中,她欣然接受了主的邀请,在尸体们机械式的鼓掌声中,携手一同在画板上描绘出“美丽之物”。(修
画幕上一切都如记忆中那般美好,告别了主,她走着,小步的跑了起来,闭着眼大步地跑向远方那片缀满繁花的森林中去。远离了她的弟弟之后,那么谁也无法阻止她撕扯下伪善的面具。
少女忽略身旁的美景,唯独在一座座埋于深林以乱石垒成的坟前停下脚步,在这里,少女总是能听见那些受害者的悲鸣,在这里,主警醒少女绝不可忘记被这个世界伤害过。
欺骗,伤害,盗窃,只有自己默默承受的痛苦,她回忆起了真实的自己,这就是她原本肮脏的样子。
少女颓然的摊软坠地,脸上的痛苦被绽开的十指所掩饰。
她凄然的惨笑着,那是在少年面前绝不可体现的神情..她压抑的太久了。
微风掠过的花原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月色下的少女,微风抚慰着她的头发,发梢间满是沉睡着的落花,夜是月明星稀的夜,少女沉溺在琉璃月色之下,她枕着柔软的草地睡着了,在主的悄声呢喃中,她梦见这场噩梦的开端,她梦见了与弟弟初遇的那时候。





活祭。
随风舞落的细雪...
初春总是那么寒冷,那么贫乏。
春天总是那么的无情么?
我不记得我在这座神社祈求了多久,我现在只记得溪水澈入骨髓的寒冷。
为了活下去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我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是沾满鲜血的双手如今仍止不住的颤抖着。
眼前是兔子的尸体,为了生存我亲手杀了它...我为什么会被主选中,但为何就连主也不肯带走我?
因为,我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孤儿,孤独,似乎是从诞生开始就已安排好的。
蜷缩在冰冷的溪涧中,眼前的世界逐渐模糊,直至我沉沉睡去。
在梦中,我看见了主,她是如此的圣洁。
我跪在地上向她祈求宽恕,她摸了摸我的头,她的话语是如此的温柔,“这一切都不是你造成的,而是这个世界。”
言罢,我的心中便升腾起一股暖意将所有迷惘消弥殆尽。
眼前的世界又逐渐清晰了起来,血红色的...世界。
我爱上了弑戮、为了活下去我无所不用其极....
我爱上了破坏、为了逃避我无所用其极!
我爱上了这个世界,弱肉强食,这才该是它原本应有的样貌啊!!
当我在树皮上用力的刻上第365刀划痕时,新的祭品被大人们送到了这座神社里。
是一个男孩。
我舔了舔嘴唇,看着用好奇的目光扫望四周的男孩..他可爱的模样激起了我的嗜虐心w
“这里是供奉的是什么神?待他苏醒,真的会给这个世界带来灾难吗?”
我笑着否定到:“跟那些满嘴谎言的人类不同,主只带给了我生存的希望。”
之后他问了许多问题而我谨遵神的诫言,并不打算向其施以援手。
“我的父母已经答应过几天要来看我,可要是找不到我该怎么办?”他难得的焦急了起来
他绝望了吗?他绝望了吗!?
满心的愉悦令我脱口而出。
“来看看你?”我强笑了一声,指了指窗外那一座座以乱石磊成的坟堆并大声喊道,“难道他们就没有父母了吗!?”
“只要大人们的神明还在,我们这种人就绝不会被忘记。”
“你不是第一个被抛弃的,自然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说着说着,原本还想嘲笑他的我,眼泪就擅自流了下来。
他此时无辜懵懂的神情如同我当年被村里人诱骗来成为活祭品的那样,相当滑稽的表情。
“喂,诺曼。”
那个男孩不解的看向我,“姐姐,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姐姐....姐姐....?这种称谓有多久没有听见了呢...
在你心中...原来我是一副姐姐的模样啊...强忍住内心的欢愉
“笨蛋,你以后就叫roman了。”
“好啊,在我父母接我来之前你可以一直那么叫。”他笑着接受了,殊不知,roman,是我还未曾成为活祭品时的名字。
“那么...姐姐你就叫莫妮卡...”
我假装皱了皱眉头不满他那种笑嘻嘻似的神情“什么意思?”
“在希腊语中,即意味着孤单。”
我仍强颜欢笑道“不错的名字。”
两天、三天,他的父母还是没有来、我一直坐在神社的庭前感受着微风。
而身旁的他一直在坚定的目视远方,而我,也在笑着期待他希望泯灭后的神情,一定会令我相当感动的~
四天、五天、因为需要生存下去,我再次回到林间捕杀小型的猎物。
回到神社时,那家伙似乎是因为过度饥饿而昏迷了过去。
在这一年中,我已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着猎物断气。
这家伙一直没有醒来,倒是一直在说些梦话,借此我也了解一些事情。
“这家伙...也是个孤儿。”
我立马踢了他一脚,看着实没有反应,使劲的揉弄他那充满趣味性的脸蛋之后,就强行将沾满血渍的食物塞进去。
他醒来时,便一脸怅然的自顾自回忆了起来,故乡的风土人情、父母的爱、以及梦中的神。
他的父母似乎从很久前就再也没见到过了,故乡如今饱受饥荒侵袭..
尽是一些无聊的事情。
唯一使我在意的是他也看见了主。
“主要我放弃过去,去迎接新的生活。”
好吧...我内心暗自的窃笑着,感激主送给了我一位同样喜欢“新生活”的朋友~
“想在这片森林里活下去吗?想祈求主毁灭这个世界吗?诺曼?那么就去杀戮吧~”




不对.....现在不该是回忆的时候...!
我强打起精神快步跑向眼前的城镇,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听说那里有着我所需要的美丽之物。
这儿生机勃勃,漫天的白鸽夹杂着阳光不停席卷着我的视线,我很喜欢这些翱翔在天际的信使,它们洁白的身影与身旁的人们截然不同。
步于广场上,我融入于人群之中,可我还是能察觉到他们正不怀好意的窥视着我,我不大明白他们眼神中掺杂着那些如此复杂的七情六欲,因此我尽量隐忍人们,穿梭于人流之中。
可还是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类一边顶撞着我,一边又温柔拉起我的手却如此虚伪的笑道“你没事吧?”
我在他们漆黑的瞳仁中看出了已被贪婪所扭曲的畸形爱欲。
恶心...好恶心啊...!
不顾一切跑出人群的我在一侧的公园内停住了脚,是一阵舒缓的口琴声撕扯着我的内心..
“roman....”
会吹奏这首曲子的分明就只有我和roman!
“你怎么可能会在这里!?不是命令你绝对不要出去的吗!?”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跑过去抓住了他的肩膀,拼命的摇了起来。
该死...我发过誓,绝不会再让他感受到人类社会的尔虞我诈,这份痛苦明明只要我来承受就好了!
结果...转过身来的是一位梳着马尾的女孩儿..我暗地里松了一口气,随即瘫软在地上。
与她并肩坐在长椅上,我为我的所作所为感到抱歉。
“请原谅我,姑娘,是因为这首曲子实在是太过动听了..我实在想不出如何搭讪一位美丽的姑娘..因此如您所见。”我红着脸低下头,向她流露出我“友善”的那一面。
“不必介意、想必您也是一位游历四方的吟游诗人。”她微笑着指了指我胸前系着那雕饰精美的口琴,这使我不得不警惕起来。
“不...这只是我偶然发现的...”我将伪造的过程轻描淡写的讲述给她听,“那么...这首曲子究竟讲的是什么内涵呢?...尤其是贯穿全曲的...能满足你三个愿望的那个美丽之物..”
“美丽之物...?那是什么?”她笑了笑,“我想这首曲子的词谁也翻译不出来吧?毕竟就像是来自其他世界的歌谣,光是弹出曲子就已然十分动听了..我无法想象还能有人可以掌握像是天使的语言并唱出来...啊~那幅景象才是你口中的美丽之物吧?”她一脸陶醉的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难道吟游诗人都像她那般忘我吗?
“那么,如果就如曲中所述那般,若是给您三个愿望,您会许下什么愿望呢?”
“长生不老,在弟弟心目中永远保持一位姐姐该有的样子。”
“emmmm。”她用食指点着脸颊沉思道,“还有一个愿望..我曾允诺过送给我的弟弟。”
....这家伙究竟是谁,为什么会许下我曾许过的愿望..
我并不想明白人心,压抑住内心的好奇,我强自开口道。
“那么...您猜猜您的弟弟会许下什么愿望?”
“遗忘。”
这里人太多了,我无法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掉她。
因此应付性与她谈笑风生罢(+1s),我以趣味相投为作诱饵,谎骗她与我一同旅行。
在定下了约定的时间与地点之后,我暂时告别了在广场中心传颂“美丽之物”的春,我步入这座城镇的深处,以此寻找着美丽之物的踪迹,却是一无所获。
就在我发愁该何去何从之时,春来到了我的身旁,她点了点手中的地图,示意一个地点,“亚楠?”
“原谅我,roman...”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站在离公园不远处的山坡上,将写给roman的信系在白鸽的腿间,将其放飞,翱翔在天际上的是我那满是虚伪的话语..他是否能看穿呢...roman...拜托了,请相信我,请相信我的谎言。


“roman...”
“roman..!”
我依稀记得,彼时我的梦境深处于一片虚无,而我只需待在此处,蜷缩其中,一切本是那么完美,直到我感受到了花开花谢,四季更迭,更重要的是,随风而来的那段韵律,我方才意识到,姐姐又一次闯入了我的世界。
“roman。”
久违的睁开眼,漫天繁花随风而逝,我依稀看的不大真切,倚在树下祈祷的身影好像不是姐姐,仿若是一位神明。
果然…察觉到我的苏醒,她将覆于我面容上的土壤抹去,且扮作若无其事般笑起我的落魄,而我却无暇他顾,在这片原野之中奋力寻找着姐姐的身影,直至我弥留之际,我方才听见神的话语。
“roman,我将用一个愿望,以换取你的回忆,如何?”
因此,我才会对我曾拥有的回忆抱有如此之多的期待,尽管回忆不起与姐姐的一点一滴,但我的内心始终坚信不疑,未来远比过去更为重要,我该好好考虑应许下什么愿望了。
将日记推入书柜之中,我将有一个季节的时光得以挥霍,在姐姐旅行的这段日子,我该做些什么?姐姐留下的书信中并未提及,脑海之中亦是空空如也。
“春天...是吗?”只见得窗外依稀阳光,信步于前庭之内,我与远处贴满咒符的古树遥相对望,正犹豫着是否要将手中的花笺系于其枝桠,突然,我身后的女孩唤住了我,她自诩为寄宿于此处的神明,“你是有什么愿望吗?”她从我的手中夺走笺扎,察觉到仅仅是我对姐姐的思念罢了,她收起玩味的笑容,打了个响指,漫天的白鸽便从远方的天际线席卷至我的身旁,在白色的海洋栖息于那棵古树之后,仅留下了一只停留在我的肩旁,它将一摞信封衔于我手中,将其拆开,信上的素描伴以天使的口吻娓娓道来,“看啊...这幅景色..在你眼中一定显得十分美丽吧?”
是出现在我梦中的风景。
景中描绘 清风传香 淡淡花瓣 春之追忆
美丽的景色 咏唱的少女 鸟儿的鸣叫 指针的旋律
...这让我回想起了一些..短暂的记忆。
这些记忆...并不是与姐姐的,而是..莫妮卡...那是我无论如何也忘却不了的名字。
那是一个有着同姐姐一般天使容貌的恶魔。

“roman...茉莉花的花语是什么?”
莫妮卡站在喷泉旁,正眯起眼睛调笑似地望向了我所在的方向...
“你是我的。”迫于众人视线的压力,我无奈的说出了这句话。
“那么最后一曲,你是我的,敬予诸位。”
一曲终了,莫妮卡向人群提起裙摆鞠躬致谢,待到人潮散去之后,便小步跑到我的面前。
“怎,怎么了...莫妮卡?”
俯下身子的莫妮卡并不言语,只是笑着从身旁男人的手上捏下一把棉花糖塞进我的口中,我不大明白她脸上那含蓄的笑意,那是对这座城镇最好的赞美吗?抑或是她的头上正插着那个男人所献的茉莉花?
我从未如此迷惘过,莫妮卡的笑容究竟是真是假?
与残酷的“家”中不同,眼前是热闹非凡的街市。
“说是让我先去游玩...”
“可是实在放不下心啊..”
我悄悄尾行他们,最终,我在一条小巷外驻足。
相当的狭小与阴暗,我大抵能猜到莫妮卡在做些什么。
伴着利刃剁碎肉糜的声音,我向黑暗深处循声而去,不知为何,我的灵魂早已麻木,直到鼻腔感触到一股腥臭的气息,眼前的幻像才愈发真实。
她的手上似乎握着匕首,一刀一刀的将猩红的鲜血洒落在脏乱不堪的墙上。
虽然看不大清,但那个“她”,确信是莫妮卡无误。
“roman,我的衣物就在那边,请递给我,快。”她以骑乘位的姿势趴在那个男人的尸体上,转头用冰冷的眼神斜视着我。
“没看够姐姐的身体吗?那就算了,roman,言归正传,美丽之物就在我手中。”
她直起身来从包裹中掏出手帕仔细地擦拭着那封口琴。
“试想一下,若它可以满足我的三个愿望,你会觉得我会想做什么?”
“毁掉这个世界?”
她摇了摇头。
“给你非凡的神力?”
她苦笑着应答道:“我在你心中就没有一个姐姐该有的样子么?”
“你真的是我的姐姐吗?”
“既然这样。”她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么,我会告诉你我的第一个愿望,在你的心目中,我永远都会成为一幅姐姐的样子。”
“好的..姐姐。”
“那么我的第二个愿望。”
不知为何,关于莫妮卡的记忆到这里便已戛然而止。
我忘记了她许下的愿望。
但这都无关紧要了,至此之后,莫妮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姐姐。
可我遗失的记忆,就是关于姐姐的。
~~春之风花~~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