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补的SIREN 2前传番外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試作】幻的始末-番外①

作者:Jwill


OP:オラは人気者 歌:のはらしんのすけ
(BGM:太陽の塔)
1976年(昭和51年)!世界上的诸多主要国家在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都在这一年里飞速的发展!
以日本为首的,美国、中国、欧洲联盟和韩国等国都在这个年代飞速发展经济,渐渐全球化的事态,电气化的生活,慢慢地影响了日本70年代的人。
在70年代初举办了万国博览会(EXPO'70※)的日本,使得从冷战阴影下的人们逐渐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经济的高速发展、音乐人们的努力创作、承载美好的动漫画崛起以及在努力奋斗的中、青年人们成为了这个时代的标志。
关东地区的琦玉县春我部,也有一家人正生活在这个黄金的时期之下。
居住在这个家庭旁边的家庭,都称他们为“野原一家”。我们的故事,也在这个家庭周围发生。

标题卡:我们一家在1976年哦!(俺の家族は1976年だぞ。)

春我部的动感百货商店内,新之助和美冴正在3F的超市层里购买以后要用的生活用品和晚饭的材料。
美冴:“今天晚上还是吃猪绞肉好,虽然是发薪日的第二天,得稍微改进下伙食状态。”
而在一旁的小新看到远处则是有巧克力饼在联动着康达姆机器人做着食品促销。
海报上写着“动感促销!大特惠!8.5折 (单包)70g装 推荐销售价350日元 现在购买还可附赠康达姆机器人组合部件,还附赠特制版康达姆贴纸,一个贴纸可以获得一次扭蛋机会并获得一个特制版康达姆部件,各大商店具有扭蛋机等你去扭。”
看到这个海报的小新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趁美冴没有注意立马跑过去抱了3包回来,望见美冴还在挑选肉,小新立马偷偷地把巧克力饼放进了购物车内。然后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地站在一旁。
这个时候,美冴突然带着生气的声音缓缓地说着
美冴:“小新……(抓着特价巧克力饼)这~个~是什么啊!?”
新之助:“嗯……呃……是巧克力饼!”
美冴:“我当然知道是巧克力饼!听好了小新,家里还有很多零食,没有必要买这些。”“可是美冴,这个零食和家里的不一样啊,这可是特大……啊啊啊”
美冴这是抓住小新的脸往外拉一边说道:“和妈妈的约定条款第1条!就是不能学你爸爸说话~~!”
小新这个时候捂着脸在一旁偷偷说道:“妖怪浓妆小气老太婆(妖怪厚化粧ケチケチオババ)。”“我听到了哦!(压手指关节的响声)”
げんこつ!(拳头)
挨到拳头的小新抚摸着头上的包。而美冴则是一边推着车,一边拉着小新说道:“好了快走吧,为了赶早市的好东西,我们还没有吃早饭呢,而且爸爸还在卡拉OK等着我们。啊,对了还要顺便给爸爸带份便当。”
百货商店内的餐厅内,新之助和美冴吃着炸肉排盖饭,与此同时,有两位初中生模样的青少年兴奋的说道:“听说三波春夫要在2楼开公益演唱呢!”“真的吗?赶快赶快!”“什么!?三波春夫在2F?不得不看啊!”听见了这个消息的美冴和小新立刻跑到了2F的市场大厅。
正当美冴和新之助从餐厅离开的时候,正好有一个一家三口的人走向了那家餐厅。
??(女声):“哈哈~就是那样呢……电视上放的时候特别好笑。啊,刚好有位子,就坐这里吧。我来去点餐,你们吃什么?”
??(成年男声):“那就给我来份猪骨味增拉面吧。”
??(幼儿男声):“我要牛肉盖饭。”
??(女声):“好的,那我现在去买。”
坐在原先美冴位置的那个小孩子,则是发现了凳子旁,美冴所忘记的大购物袋。“咦?这是什么?”
(BGM:世界の国からこんにちは 来自世界各国的你好)
众人:“真的是三波春夫啊!三波春夫先生请继续加油!”(こんにちは こんにちは 你好啊 你好啊)
美冴:“真是太好了,赶到了”新之助:“咻咻,三波Ham男(みなみ はむお)你穿和服的样子很酸(帅)哦!”“不对!是三波春夫(みなみ はるお)!”“嘛,不要在意嘛。”(西のくにから 西方国度的客人)
美冴:“算了,不和这家伙纠结了,我们是来看演出的。”(こんにちは こんにちは 你好啊 你好啊)
在这之后,新之助和美冴则是配合着在场的群众,一起合唱了起来。

“東のくにから 东方国度的客人”
“こんにちは こんにちは 你好啊 你好啊”
“世界のひとが 来自世界的客人”
“こんにちは こんにちは 你好啊 你好啊”
“さくらの国で 相聚这樱花国度”
“1970年の こんにちは 来自1970年的 你好”
“こんにちは こんにちは 你好啊 你好啊”
“握手をしよう 来握手吧”
“こんにちは こんにちは 你好啊 你好啊”
“握手をしよう 来握手吧”

正当这首歌唱完的时候,小新发现美冴手上什么都没有。于是他拉着美冴的裤脚说道:“老妈!”美冴没有回应。“老妈!”依旧没有。“美冴!”
美冴:“干嘛呀,马上就是下首歌曲了!”
新之助“我们买的东西呢?”
听见小新说出这句话,美冴浑身惊吓地冒着冷汗,然后发现自己身上不仅没有购物袋,连刚领到爸爸工资的钱包都不见了。
美冴:“小新!我们快回那个餐厅!”
说着就拉着小新往3F的餐厅跑。
奔回那个餐厅,美冴就开始在原先吃饭的位置找,但是她却发现原先的那个位置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看到这个景象的美冴心里立马感受到了一股对贫穷的未来绝望的凉意。
美冴:“新之助,你不要……”可是新之助却早已经消失不见。
在餐厅的另外的一处出入口,新之助在门口发现了一位异常貌美,且年龄上看起来也是他所喜欢的年龄段的一位十分具有成熟感的美少女※。
“呜呜——!”看见这位美少女,小新的尚未成熟的心中仿佛响起了一辆名为“一见钟情”的蒸汽火车。
新之助:“我(オラ)……我(ボク)理想的类型……”
小新想到这里,身体被意识不由自主的驱动,整个人如同机器人一样走向这位心中最理想的大姐姐面前。
新之助:“コン(ニチハ)……”
??:“嗯?”
新之助:“コンキぺ!”
??:“你想说的是‘紺碧(こんぺき)’吧,小朋友。怎么了?”
见到面前这副和蔼可亲的面庞,小新的内心早已被对面前这位大姐姐的满心爱意所俘获,此时的新之助什么也讲不出来,满脑子里都是“她回答我了!她回答我了!”的一股血脉喷张的喜悦。
过了好一会,新之助才好像一个刚刚经历过初恋的男生一样,怯生生的说道。
新之助:“我……我叫野原新之助,今年5……5岁。喜……喜欢的……心……心点是‘巧克力饼’,最喜欢的东西是动感超人和康达姆机器人。喜欢的食物是……”
げんこつ!(拳头)
(拖着新之助离开)美冴:“跟我去找购物袋!”
??:“请等一等”从美冴的身后传来一声甜美和蔼的女声。原来是被新之助搭讪的那位大姐姐叫住了美冴。
??:“看您在找失物的样子,我们在先前在那边靠近出入口的桌子旁发现了这个袋子,然后您想要拿这个袋子的话,我有些问题要问,确认您是不是失主。”
??:“那么,您遗忘的东西有哪些?”
美冴:“有待会给老公买的炸鸡便当,今天晚上要吃的猪绞肉和牛肉,蔬菜有胡萝卜、卷心菜、青椒、大葱、豆腐和茄子。啊,对了,还有存折。”新之助:“还有《日本沉没》、《愛的疾走》和大姐姐与我爱的特大号高级巧克力饼。”
(啵!美冴轻轻的敲了下小新的头。)
??:“请问存折的署名是?”美冴:“野原广志。”??:“好的,确认无误,给您。”
望着丢失的重要物品再度回到自己手中,美冴喜极而泣的说道:“太好了,终于把所有东西拿回来了。”
新之助:“大……大姐姐(お……おねいさん),请问你要不要和我们去唱卡拉OK?我们可以唱《圭子の夢は夜ひらく(圭子的梦在夜中展开)》的!”
美冴:“小孩子不要学大人说话!不过非常感谢你找到了我的东西,请你和我们一起去唱卡拉OK吧。”
??:“不好意思,没有这个必要了,我们接下来有别的地方要去。”于此同时,远处也传来了一声十分有精神的小孩子说出来的话。
??(幼儿男声):“姐姐,你找到丢东西了的人吗?”??(成年男声):“我们在那边等到了好久,都没有人是慌慌张张来的。”
??:“找到了哦!”美冴:“你们是一家三口啊,正好正好,一起去吧。”说着,赶来的父子就被美冴和新之助拉走了。
离动感百货商店不远处的一家卡拉OK里,野原广志早就已经在大包间里等候多时,他一边看着手表,一边的等着美冴和小新来。
广志:“美冴和小新在干什么啊……怎么还没有来……该不会,连我的早饭都忘了带吧。”
看见包间的门被打开,然后见到是美冴进来,广志带着满脸的抱怨朝着美冴埋怨道。
广志:“美冴,你到底干吗去了,我等了好……这3个人是谁啊?”
广志看见在美冴进来之后又有3个人进来,而一位十分貌美的少女拉着小新和另外一个小孩进来,后面还紧跟着一位中年男性,见到这个情形,广志先是先脸红着望着那位漂亮的少女,小声说道“好漂亮啊……”然后想起来事情不对,满脸疑惑的问道。
美冴:“那个……说来话长……”然后美冴立马低着头,拉着广志的手柄把事情的原委讲给他听。
广志:“什么!?你把工资弄丢了!?”
美冴:“嘘——幸好小新发现了,然后又和那个女孩子搭讪,也多亏了那个女孩子在那里等着,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广志:“你可真不注意,工资要是真的丢了,这个月怎么办啊。”
美冴:“就是这个原因,我把他们带过来,好好感谢一番。”
广志:“那是必须的啊,人家这是特地等着你过来啊。”
谈完以后,广志和美冴走了进来,坐在沙发上,全身端正的对着另一边的那一家三口的人说道。
广志:“我的妻子已经把情况都说清楚了,这次您二位可以把我妻子遗落的钱包捡到实在是万分感谢。”
三上隆平:“啊,不用不用,这是我们分内的事情,倒是我们本来是要去别的地方的,您妻子和儿子倒是硬把我们拉过来,我们才是应该说谢谢的才是。说道这里,我们好像还没有自我介绍呢,不好意思。我叫三上隆平,是东京王海(ヨルミ)学院的大学教授
也是一名考古学家。”
广志:“你就是三上隆平啊,就是那个……”
新之助:“就是那个在全日本民俗学术研究会上,抱着个球然后讲话一半被打断的叔叔。”
广志:“小……小新,你怎么会知道!?”
美冴:“小新!”
新之助:“上次我在风间家玩的时候看录像的时候看到了。”
隆平:“新之助说的没错,其实那个是奥陶纪的东西,我推测是在人类以前就有非常先进的文明存在,但是学者们都……”
加奈江:“隆平先生……”
隆平:“不好意思,聊到考古和文物我的职业病就又犯了。这位是加奈江。”
加奈江:“您好。”
隆平:“加奈江旁边那位是我的儿子,三上脩。”
脩:“你好。”
美冴:“真是懂礼貌啊……”
隆平:“实际上,因为工作原因,这是他们第一次来东京,我们原本是东京的人。”
广志:“原来如此啊,说起来,我们也同样得自我介绍,以示敬意啊。我叫野原广志,是双叶商事的股长,这是我的贤内助,野原美冴。”
美冴:“啊,贤内助什么的……”
新之助:“(小声)明明就是每天好吃懒做、腹部长肉、三段肚皮的满脸皱纹老太婆……”
广志:“那边的是我们儿子,野原新之助。”
新之助:“哟。”
美冴这个时候立刻用左手扯住新之助的脸,然后对三上一家致歉到
美冴:“对不起,这个孩子他总是这样,哦吼吼吼吼……”
广志:“那么,寒暄也结束了,请你们先点歌吧。”
新之助:“啊,我来点,我来点!我要唱动感超人的主题曲。”
美冴:“喂!新之助!真是的,这孩子,当初带着阿惠一起来卡拉OK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
隆平:“没事的,点歌这种事谁先来可以的。”
(BGM:アクション仮面の唄 动感超人之歌)
脩:“啊,动感超人的主题曲,我也来唱。”
加奈江:“哼哼,果然脩很喜欢呢,既然这样,我也一起来吧。”
新之助:“哦哦哦!大姐姐也来唱吗!?这次我要好好加油了哦!”
美冴:“果然都是小孩子呢,不过没想到那个女孩子也去了。”
隆平:“加奈江她,和什么样的小孩子都很合得来哦。”

“アクション仮面 正義の仮面 动感超人 正义的超人”
“ゴー ゴー ゴー レッツゴー Go Go Let's Go”
“地球の平和を守るため 为了守护地球的和平”
“アクション星からやってきた 从动感之星而来”
“アクション·パンチ! 动感铁拳!”
“アクション·キック! 动感飞踢!”
“アクション·ビーム おみまいするぜ イャー 让你尝尝 动感光波 咦呀”
“ゆけ! ゆけ! 正義のアクション仮面 去吧! 去吧! 正义的动感超人”

加奈江与新之助和脩唱完之后,广志也是满心的跃跃欲试。
广志:“好,这次,就我来上场吧。”
(BGM:北埼玉ブルース 北琦玉布鲁斯)
“北琦玉的夜空里,一段寂寞的爱的舞台剧。”(背着身)
“男人与女人感情交织编成的美丽故事,就由我,野原广志,为大家展现。”(转身)
在和加奈江与脩愉快的交谈动感超人剧情的新之助,听到这个前奏响起,无奈的说道。
新之助:“爸爸的口味果然还是没变,还是喜欢这种老掉牙的歌。”
加奈江:“可是演歌也是独有一番风味的嘛。”
脩:“姐姐,‘演歌’是什么东西啊?”
加奈江:“果然对你来说还是不能理解呢,简单来说就是‘民俗乐曲’哦。”

“そぼ降(ふ)る雨(あめ)に 濡(ぬ)れている 天空下~着 微微细雨”
“お前(まえ)の背中(せなか)が 淋(さび)しげで 将你的背影都淋湿 那么~寂寞”
“思(おも)わず 抱(だ)いてしまったよ 让我情不自禁的抱住了你”
“ああ 北琦玉(きたさいたま)ブルースよ 啊啊啊 北埼玉布鲁斯哟”

“饮(の)めない酒(さけ)に 酔(よ)っている 不会~饮酒 已然喝醉”
“お前(まえ)が何(なん)だか 爱(いと)しくて 你的脸庞~有一种 莫名得可爱”
“も一度(いちど) 抱(だ)いてしまったよ 让我不住的再次抱起了你”
“ああ 北琦玉(きたさいたま)ブルースよ 啊啊啊 北埼玉布鲁斯哟”

加奈江:“哼哼,广志先生的演歌唱的很不错呢!”
待广志唱完下台之后,台下响起了异常激烈的掌声,隆平此时也走过来称赞道。
隆平:“广志先生,你的演歌唱的真的很不错,我的歌也选好了,虽然不是演歌,但是对我来说也是充满意义的。”
(BGM:臼井儀人の大都会&大都会)
伴随着声音的不断升调,三上隆平也准备好了令人激动且著名的高音部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包间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位穿着洗的有点褪色,但是很干净的一套西服,头上梳着飞机头的一位25岁左右的青年。
臼井仪人:“不好意思,在下是一位为了生活而努力的一个不知名的人,请问能否和您共用一小段时间,并支持下我呢?”
新之助:“啊啊啊啊!你就是……”
广志:“那个有名的……”
脩和加奈江:“投资了跑马场债券,却因为公司董事长不小心喝下洗衣水窒息而死,导致债券贬值一败涂地的……”
美冴:“名漫画《蜡笔小新》的作者……”
臼井仪人:“呀嘞呀嘞,暴露了啊。那么请允许我和您共唱一首吧,这位先生,看不出来您这么有品位呢,这是青少年最近都很喜欢的J-Pop(日本流行歌曲)呢,我也是很喜欢这首歌的。”
隆平:“啊,哈哈,大家这么说,只是听到这首歌想起了当年大学时候在东京奋斗的日子……”
臼井仪人:“啊,要开始了!”

 (臼井仪人与三上隆平合唱,臼井仪人浑厚又有点走音的声音盖过三上隆平的声音,野原一家和三上一家以汗颜的尴尬笑脸相迎)
“ああ! 果てしない 夢を追い続け 啊啊 没有尽头的追梦旅程”
“ああ! いつの日か 大空駆け巡る 啊啊 总有一日能翱翔青空”
“裏切りの言葉に 故郷を離れわずかな望みを 留下只言片语背井离乡 寻求仅有的梦想”
“求めさすらう俺なのさ 四处漂泊流浪的就是我啊”

唱到这里,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长得打手的人和一位店长匆匆的走进来,然后店长说道。
店长:“又是你啊,你已经是第4次来这里卖唱了!看来这次只好用强硬手段了。”然后朝着旁边的那个像打手的人说道:“喂,把他带走。”
然后那个打手一样的人压响了手指关节,满脸邪恶的一边笑着一边走向臼井仪人,并威胁到。
打手:“嘿嘿,这下子恭敬不如从命了”
然后立马拉着臼井仪人走出门外。
而在门外,臼井仪人发出了一阵不情愿的惨叫声。
臼井仪人:“不要!不要!我现在不想画漫画!我不要!”
店长:“算我求求你了,臼井仪人老师,《蜡笔小新》的连载从2个月前就断了,我和我家孩子一直等着您投到双叶社去呢。”
打手:“就是啊,《秀逗妈妈月美(スーパー主婦月美さん)》的连载也在2年前就断了,我一直都在等啊,求求您赶紧画吧,不要再不务正业了!”
臼井仪人:“不要,不要!我要参加卡拉OK比赛,我要参加卡拉OK歌唱比赛,放开我,快放开我啊!”
看见发生的这一切的三上一家和野原一家,显得非常奇怪和无奈。
美冴:“真是群奇怪的人,再发生这种事就直接走吧。”
隆平:“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发现歌已经快到结尾的隆平,赶紧的响起台词然后接上那个旋律。

“朝やけ静かに空を染めて 朝霞静静染红天空”
“輝く陽をうけ生きてゆくのさ 面朝闪耀的太阳 拼搏下去吧”
“あふれる熱い心 とき放し 解放那颗涌出无限热情的心”
“Run Away Run Away”
“今 駆けてゆく 现在奔向未来吧”
“ああ! 果てしない 夢を追い続け 啊啊 没有尽头的追梦旅程”
“ああ! いつの日か 大空駆け巡る 啊啊 总有一日能翱翔青空”
“ああ! 果てしない 夢を追い続け 啊啊 没有尽头的追梦旅程”
“ああ! いつの日か 大空駆け巡る 啊啊 总有一日能翱翔青空”

伴随着隆平公鸡嗓的声音,大都会伴随着旋律的而完结。
唱完之后,台下也是响起了雷霆般的掌声。
广志:“最后的高音真是不错啊!”
坐在对面的加奈江也是一边鼓着掌一边带着笑容说道。
加奈江:“没想到隆平先生这种歌也唱的也不错呢。”
脩:“爸爸,唱的真不错!”
加奈江:“脩就没有什么想要唱的歌吗?”
脩:“让我看看……”
美冴:“不好意思,我已经有选好的歌了……”
加奈江:“啊,没事的,请吧。”
(BGM:恋する夏の日※)
听见这个前奏的新之助,心中不禁一阵恶寒和恐惧。
新之助:“这是在学那个偶像……吗?”
美冴:“你是有什么意见吗?喂!”
广志:“好啦,老婆,马上开始了,不要被小新给影响啦。”

“あなたを待つの テニスコート 等待你的那个网球场处”
“木立の中のこる 白い朝もや 洁白的清晨还余留在那树丛中”
“あなたは来るわ あの径から 今天你骑自行车”
“自転車こぎ 今日も来るわ 从你经常那一条小径处来到这里”
“今年の夏忘れない 难以忘怀今年的盛夏”
“心にひめいつまでも 一直珍藏于心中”
“愛することを はじめて知った 初次体验到了爱恋”
“二人の夏よ 消えないでね どうかずっと 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夏天啊 无论如何请一定不要就这样消逝”

带着细腻的嗓音和深厚的感情美冴把歌唱完后,也是收到台下相当激烈的掌声。
广志:“模仿的还是挺像模像样的嘛……”
脩:“那个姐姐跟那个电视上的歌手挺像的嘛。”
等美冴下来之后,坐在沙发对面脩则是对加奈江高兴的说道。
脩:“虽然有很多的想唱,但是还是选这首歌吧,我相信新之助的爸爸和妈妈肯定知道的。”
广志:“好,那请你唱完我们听吧。”
(BGM:オバケのQ太郎 -1965版)
(前奏响起,广志和美冴脸上写满了惊讶和怀念)
美冴:“啊,这个前奏,是10年前的一部黑白动画的主题曲吧!?叫什么来着……”
广志:“藤子·不二雄的《小鬼Q太郎》啊!好怀念啊。”
新之助:“他是老年人吗……?兴趣真老……”

“QQQ オバケのQ QQQ 小妖怪的Q”
“ぼくはオバケのQ太郎 我就是妖怪Q太郎”
“頭のてっぺんに 毛が三本 毛が三本 头的顶上 毛有三根 毛有三根”
“だけどもぼくは とべるんだ 但是我也会飞哦”
“8キロ 10キロ 50キロ 8公里 10公里 50公里”
“ひとやすみ ひとやすみ 休息一小会 呀 休息一小会”
“空からおりたら 犬がいた 从空中降下来 有一条狗啊”
“ワン ワン あら こわい ギャー 汪 汪 哎呀 好可怕 gya!”
“ぼくは犬には 弱いんだ 弱いんだ 我对狗是 超讨厌 超讨厌的”

“QQQ オバケのQ QQQ 小妖怪的Q”
“ぼくはオバケのQ太郎 我就是妖怪Q太郎”
“大きな口で エへラのへ エへラのへ 大大的嘴 笑时更大 笑时更大”
“ごはんの時間だ そらたべろ 晚饭的时候 就开始吃吧 ”
“1パイ 2パイ 20パイ 1碗 2碗 20碗”
“もうけっこう もうけっこう 已经饱了 已经饱了”
“ちょうど失礼 ひとねむり 不好意思 我要打个盹”
“グーフニャフニャ グーフニャフニャ (拟声词 没有实际意思)”
“自分のいびけで 目がさめた 目がさめた 被自己的鼾声 给吵醒了呀 吵醒了呀”

加奈江:“好棒呢,脩。”
隆平:“看来脩唱歌也是挺不错的嘛,我还以为他会遗传我的五音不全呢。”
加奈江:“哼哼,小孩子只要好好培养就都不是问题啦。”
脩下台之后,也依旧是一片热烈的掌声。随着时间快结束,新之助突然发话到。
新之助:“说起来,大家都独唱过一首歌曲了呢,(朝着加奈江)加奈江大姐姐,你也唱一首怎么样?”
广志:“说的也是啊,一开始你是和小新和脩一起唱的,你的声音我们都没清楚地听到。”
加奈江:“啊啊……这个……”
脩:“姐姐,你平时也很少在大家面前唱过歌,你也唱一首吧。”
隆平:“哦,加奈江害羞了呢,真是少见啊。不过,你也独唱一首吧,我一直忙于工作,除了日常交流都没听过你唱歌呢。”
加奈江:“隆平先生,你也……那好吧,我也独唱一首吧,虽然只是偶尔在电视上听过一次。”
(BGM:私の彼の左手に肉球 我家男人左手有肉球)
广志:“这首歌!超有名的啊,是叫东惠里来着的偶像歌手啊,这首歌还引发了一波‘肉球’热潮的社会现象的呢!”
美冴:“但是她的命真不好啊,去往年末的歌谣界颁奖仪式的途中被卡车撞死……”
听见这个前奏,新之助心中再次响起了飞奔的火车。
新之助:“没想到……加奈江大姐姐会唱这首歌!”

“頬に手を添え キスする 彼の 覆上脸颊的手,和他接吻的时候”
“大きく手を振り 私を呼ぶ 彼の 用力的挥着手,他呼唤着我的时候”
“何故か何故か 彼の左手に肉球 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左手会有肉球?”
“私の涙を優しく 拭う彼の 他轻柔的拭去我的眼泪的时候”
“何故か何故か 彼の左手に肉球 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左手会有肉球?”
“私の手を取り 微笑むあなた 牵着我的手的,微笑的你”

“猫(猫) かも 猫かもしれない 猫 猫吧! 是猫也说不定啊”

“風に舞う花びら 捕まえる時も 在风中飞舞的花瓣,抓住的时候”
“背中に見えない文字 描く時も 在我的背后,写着看不见的文字的时候”
“何故か何故か 彼の左手に肉球 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左手会有肉球?”
“私の髪を優しく 撫でる手に 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发的手”
“何故か何故か 彼の左手に肉球 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左手会有肉球?”
“とぼけてウィンク 意地悪あなた 坏心眼的你装着傻眨着眼”

“猫(猫) かも 猫かもしれない 猫 猫吧! 是猫也说不定啊”

“あなたの秘密覗いて みたいけれど 虽然好像窥视了,你的秘密”
“あなたはとぼけてウィンク 意地悪だわ 你装着傻眨着眼,真是坏!”

“あなたの秘密覗いて みたいけれど 虽然好像窥视了,你的秘密”
“あなたはとぼけてウィンク でもね好きよ 你装着傻眨着眼,但是喜欢你啊!”

“あなたの秘密覗いて みたいけれど 虽然好像窥视了,你的秘密”
“あなたはとぼけてウィンク 意地悪だわ 你装着傻眨着眼,真是坏!”

“あなたの秘密覗いて みたいけれど 虽然好像窥视了,你的秘密”
“あなたはとぼけてウィンク でもね好きよ 你装着傻眨着眼,但是喜欢你啊!”

“Lalala…猫かもしれない… 啦啦啦啦……是猫也说不定啊……”
“Lalala…猫かもしれない… 啦啦啦啦……是猫也说不定啊……”

加奈江唱完之后,台下先是一阵的寂静,待人们反应过来时,方才响起比刚才雷动的掌声。望见这幅景象,加奈江也脸红的低下了头。
广志:“呀,这已经比原版都好上了许多,不对,这才是真正的偶像啊!”
看见了这个演出的脩是因为看见了这个演出,心中也增添了几分喜爱,而说不出任何话来。而新之助则是看见如梦般令人沉醉的演出,对加奈江也是充满了满心的爱意与不敢直视的尊敬。
在回家的途中,隆平和广志互相聊起了自己的生活经历。
广志:“诶诶,原来你就是东京都的人啊。”
隆平:“是的,自从我的妻子去世之后,脩就一直没有来过内陆了……这是他第一次来,所以对什么都很好奇。”
美冴:“原来如此,待会我就让小新带着小白和你们一起去散步吧,顺便让你看下春我部周围的环境。”
隆平:“这可真是麻烦您了。”
回到家后,美冴与平时到家一样拿出钥匙,但是刚转动门锁,美冴就发现,门锁并没有被锁上,这是美冴心中一紧。
美冴:“(在广志耳边小声)老公,门锁没有锁上。”
广志:“(小声)这么说……我跟他们解释下,你慢慢的进去。”
说罢,美冴就抄起玄关放置的一把雨伞,掂起脚轻声轻手轻脚的走向客厅的一旁。
而广志则是在门口和大家解释。
广志:“不好意思,我们的家里好像进了小偷,现在我的妻子她正在……”
加奈江:“那个……不好意思,广志先生,那个好像是……”
正当加奈江说到这里的时候,在屋子里面传来一声剧烈的惨叫。众人听到这声惨叫,立马冲了进去。
广志:“怎么了,美冴!?”
新之助:“发生什么事了,妈妈!?啊,爷爷!”
众人只见美冴被吓倒在地上,而站在面前的这是一位穿着有些时髦,头上带着巨大的阿岩面具的一个老爷爷的形象。
加奈江(心中):“原来站在庭院偷看的是新之助的爷爷啊。”
银之介:“呀,是新之助啊,好久不见啊,大象还好吗?”
新之助:“很好,爷爷的白发大象呢?”
银之介:“哦,很健康,很健康。”
脩&加奈江:“大象和白发大象是……”
广志手舞足蹈的在三上一家面前阻拦着说道。
广志:“啊啊啊啊啊!没什么,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美冴:“啊——,爸爸,请你不要这样吓唬人好吗?啊,对了爸爸,你怎么来了;还有,爸爸你怎么进来的啊?”
银之介:“一下问这么多问题干嘛?噢噢,你带了这么多朋友回家啊,(拉住加奈江的手臂)不好意思啊,敝舍寒暄,快点进吧。”
鹤:“这里哪里寒暄了,老头子!?”
げんこつ!(拳头)
新之助:“这次奶奶打的疼吗,爷爷?”
银之介:“这种力度的也已经习惯了。”
义治:“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老样子啊,秃头(やかん頭)。”
银之介:“切,你过了这多年不一样还是个死脑筋,石头脑袋。”
高冴:“好了,好了,两个人见面就不要也样子吵嘛。”
义治:“你闭嘴,对了,美冴,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谈。”
然后代替美冴,小山家的高冴和野原家的鹤就来招待作为客人的三上一家。
新之助:“对了,爷爷,你是怎么进到我们家的啊?”
银之介:“哎呦,小新啊,你的妈妈可真是不细心啊,出门的时候锁了门却没有锁庭院的窗子,这要是家被盗了该怎么办。”
鹤:“自己也不是,老头子,开个收割机居然连钥匙都忘了。”
银之介:“我那次是因为当时去看录像录的怎么样了嘛。”
广志:“丈母娘,您这次是怎么也来了呢,都不事先通知一下。”
(此时外面传来了美冴爸爸和美冴的激烈争执声。)
真冴:“这次和老公准备是去东京来玩一下,结果没想到在来到你家的路上正好遇上了鹤她们,所以就顺路一起来探望你们了。对了,这三位是……”
隆平:“初次见面,我是考古学家三上隆平,请多指教。”
加奈江:“初次见面,我是加奈江,请各位多多指教。”
脩:“爷爷、奶奶你们好,我叫三上脩,今年4岁,请多指教。”
鹤:“呀,都教育的不错啊,言行上都看着很有素养啊!”
隆平:“哈哈,您夸奖了。其实我一直都是在做着考古工作,平日里是没时间带着脩的,(拍着加奈江的肩)平时都是这个孩子在帮我带脩。”
加奈江:“哈啊——,隆平先生你这样说……”
真冴:“真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这么能干啊,年纪这么小还能帮着带孩子,我还以为过了战争时期年轻人的体质都变差了。”
加奈江:“哪里,您过奖了,主要还是脩非常听话的福(爱抚着三上脩的头)。带起来一点也不辛苦。”
银之介:“嚯!?没想到还有这个年纪这么听话的小孩啊,广志这个年纪倒也是特别调皮呢,小新这点肯定是遗传了他……”
说道这里,原先就没有坐在位置上的新之助端着一个装着10个玻璃杯的托盘,缓缓地走了过来。然后给每个人的面前放了一杯橙汁,但是唯独到了加奈江面前的时候,新之助特地说道。
(被训斥完的美冴和义治走进客厅)
新之助:“大……大姐姐请慢用!”
广志:“噢噢!?新之助难得这么懂事,难道说……”
新之助:“没……没什么啦!”新之助大声的辩解道。
广志:“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义治:“嗯,小孩子就是要这样才懂事。”
看见了新之助这样,加奈江则是跟坐在自己身边的脩说道。
加奈江:“脩,姐姐和爸爸现在要和新之助的家人交流一下,你和新之助哥哥玩一下,过会新之助带我们出去散步怎么样?”
新之助:“当……当然,我会好好照顾脩的,我也会带你们在春我部周围看看的!”
脩:“新之助哥哥(しんのすけお兄さん),我们来玩什么呢?”
新之助:“嗯……你知道‘人生游戏※’吗?”
脩:“嗯嗯,曾经和岛上朋友玩过,新之助哥哥你有吗?”
新之助:“你等一等,我去找找。”
说罢,新之助在自己的玩具箱里找到了还没有拆封过的人生游戏。而在一旁,三上一家正在和野原与小山一家欢快的交流着。
义治:“噢噢?原来如此,你们是从夜见岛来的啊。照顾两个孩子一定很辛苦吧。”
隆平:“不,有加奈江在,照顾脩的事情基本都不成问题,而且脩也非常听话。”
义治:“嗯,果然家务事还是得让女人来做呀。”
银之介:“切,现在时代不同了,家务事什么的男人做也不是问题啊。”
义治:“男人是要干大事业的,怎么能让家务事这点小事给缠到身上!?”
美冴:“嘛,爸爸们都冷静下来,我们换个话题吧。”
隆平:“实在是不好意思,把话题弄得这么严肃,说起来……”
……
此时,新之助在玩具箱里也找到了人生游戏。
新之助:“找到了,我们来玩吧。你要什么颜色的,我要橙色。”
脩:“嗯嗯……我要蓝色。”
在那之后,脩和新之助两人就在自己的家人旁边玩起来了人生游戏,在经过大人们之间50分钟左右的交谈之后,新之助和脩也结束了人生游戏。
新之助:“咿——不甘心,刚才如果我们明明再转到7的话,我就可以再收你一次租金,这样子你就破产了。”
脩:“嘿嘿,新之助哥哥,输了就是输了嘛。”
新之助:“赢了一次就这么自大……对了,你要不要吃巧克力饼?”
脩:“好啊,好啊!对了,新之助哥哥,你有没有买新出的康达姆机器人的联动版特大号巧克力饼。”
新之助:“呃……呃,哇哈哈哈(动感超人姿势并戴上动感超人头盔),当然买了,只不过是被我吃完了。”
脩:“新之助哥哥,我能看看有哪些部件吗?”
新之助:“呃……呃……这个,哇哈哈哈,我动感超人可是正义的伙伴,我已经把我抽到的部件全部送给了那些缺部件的小朋友们。”
脩:“新之助哥哥,好酷啊,都把部件送给了别人,果然是正义的伙伴,可惜,我只差一个我就可以拼好特制版康达姆机器人了。”
新之助:“好了,多说无用,我现在就去拿心点给你吃。”
来到了木柜的新之助,做着失意体前屈,一边一只手锤地,抱怨道。
新之助:“啊——,我好羡慕脩那个家伙啊——!有那么漂亮又对动画和特摄感兴趣的美人姐姐,又可以买特大号的巧克力饼,还能攒齐那个传说的特制版康达姆机器人。唉(无奈耸肩),反正我的人生大概也就这样了吧。”
正当新之助在橱柜抱怨的时候,耳边又出现了那个成熟、甜美而熟悉的声音。
加奈江:“怎么了,新之助,你好像在抱怨什么呢,发生什么事了吗?对了,你和脩相处的怎么样?”
新之助:“啊啊!这个……这个……什么事都没有,我和脩相处的非常好。”
加奈江:“是吗?哼哼哼,看来脩一直都是个好孩子呢。对了,你知不知道你们家的点心放在哪里呢?”
新之助:“大姐姐你不用来了,我自己给你送过去,就行了。”
加奈江:“哼哼……谢谢你啦,新之助。”
新之助这个时候听到现在自己最喜欢的人褒奖,满脸的通红得感谢道。
新之助:“诶嘿嘿,我没那么好啦。”
然后新之助打开了橱柜,把巧克力饼、百奇巧克力棒、昭和Popcorn(明治Poporon)、木之川(キノコの山)和大包装的仙贝拿了出来。然后抱着一大堆的零食对着坐着的大人们说道。
新之助:“大姐姐,你们要哪些?”
美冴:“就要仙贝就行了,马上吃饭了,过会三上一家要在春我部周围散散步,小新,你带他们去吧,对了,别忘了带小白散散步。”
加奈江:“原来新之助还有养宠物嘛。”
新之助:“是!母亲大人(ははうえ)。”
(野原和小山一家喷果汁)
美冴:“这小子,也就只有遇到有喜欢的人才会这样。给我普通的叫,叫妈妈(かあちゃん)!”
新之助:“大姐姐,这次来我们家,也请你看看我们家养的宠物‘小白’吧。”
隆平:“说的也是啊,现在已经是3点半了,等逛完春我部我们就回去吧。”
新之助:“啊,不要嘛,不要嘛,你们再多留一会嘛,大姐姐、叔叔,我们家很欢迎你的。多留一会嘛,多留一会嘛。”
美冴:“小新!叔叔他们还有自己的家要回,你就不要给他们惹麻烦了。”
新之助:“多留一会,多留一会嘛,我们家很大的,你们可以住在二楼的。”
银之介:“新之助,爷爷很懂你的想法,但是三上一家还有自己的生活,说不定赶不上那趟车就回不去了,所以……(用手搭在隆平和加奈江的肩膀上)反正明天也有会有电车运营,不如就住一晚吧。”
(隆平和加奈江尴尬的流汗,野原和小山一家摔倒。)
鹤:“老头子!(对着太阳穴用转转拳)你每次都是这样,就不能在新之助面前给个好榜样吗!?”
义治:“哼!有其父必有其子。”
加奈江:“隆平先生,今天的次班车是几点?”
隆平:“让我看看……嗯嗯,是21:40,末班车是0点”
加奈江:“那么为了满足新之助的愿望,我们就8点左右走吧。”
广志:“既然这样,要不晚饭就在我们家吃吧。”
隆平:“那可真是麻烦您了。”
新之助:“好欸、好欸,啊,时间不够了,大姐姐,我带你去看我们家的小白。”
加奈江:“脩——!我们马上要去散步了,到庭院里来,隆平先生也是哦——。”
隆平:“好的,我知道了,你们先去吧。”
真冴:“说起来,你们是住在哪里啊?电车的时间间隔也这么大。”
隆平:“我们的旅馆是在三隅郡地区的羽生蛇村。”
真冴:“啊啦,那里不是自然灾害非常多,同时也被称之为‘神隐的村子’的地方吗?怎么选到那里去住了呢?”
隆平:“其实是我的一个民俗学的一个同事住在那里,他首先邀请的我们,而且马上‘全日本民俗学术研究会’就要开始了,我们准备进行学术交流,再是那里的旅馆比城市里的便宜许多,所以决定住在那里。”
真冴:“这样啊,那么回去的时候请务必注意安全呢。”
隆平:“真是多谢了,那么我和您家的儿子一起散步去了,我们会照顾好他的。”
真冴:“嗯,快去吧,别让他们久等了。”
新之助:“大姐姐你看,这就是我们家的小狗,它叫小白。”
加奈江:“啊,好可爱的小狗呢,长得好像棉花糖一样。(摸着小白的头)”
新之助:“是吧,可是它不可以吃哦。”
加奈江:“哼哼哼,新之助你可真有趣,我不会吃啦。”
新之助:“嘿嘿,其实我也有训练小白哦,小白!棉花糖。”
接着小白就把自己的身子蜷缩起来,从外面看起来真的好像就是棉花糖一样。
加奈江:“啊啦,真的就是棉花糖呢。”
脩:“哇,新之助哥哥的小狗好聪明啊!”
新之助:“对了,还没有吃巧克力饼呢。(打开包装,然后抓了一大把)嗯……嗯,大姐姐,你也来吃吧。”
加奈江:“嗯,谢谢你啦。(在包装盒里拿了9个)来,脩你的。剩下的是我的和隆平先生的。”
新之助:“小白也想吃吗?”
正当小新准备把巧克力饼送到小白嘴边的时候,隆平也正好出来制止到。
隆平:“小白可不能吃这种东西哦,巧克力里的可可碱可是会让小白中毒的哦。”
新之助:“喔!?”
隆平:“新之助,想要养小狗的话,不多多了解点和小狗有关的知识的话,小白可是很容易就离开你的哦。”
新之助:“对不起哦,小白。对了,该去散步了,大姐姐、叔叔,等等,我去把三轮车骑过来。”
过了一会儿,小新带着白色玩具头盔,然后在三轮车后面插上一个红色的旗子,上面写着“重要人物,请避开。”
新之助:“好了,大姐姐我准备好了,しゅっぱつおしんこー!(出发行进)”
美冴:“慢着!(拉住小新的衣领,摘下旗子和头盔)出去散步不需要这么夸张!给我穿普通点!”
新之助:“可是万一有伤害大姐姐的话……我一生也不会饶饶恕(許るさーん)自己的。”
美冴:“你要说的是“饶恕(許さーん)”才对,有两个大人你还担心什么,赶紧带他们和小白去散步吧,路上注意安全。”
新之助:“嚯咿。”
接着,新之助就在自己的车龙头上面系上小白的绳子,新之助也就带着三上一家在春我部开始了观光。首先他们来的是春我部的最大的车站。
新之助:“这里就是春我部最大的车站,老爸每天就是在这里上下班的。”
隆平:“这里不就是我们来的时候车站吗?不过,幸好从旅馆出来的时候带着照相机,拍几张照吧。”
新之助:“好的,逛完了,去下一个地方吧。”
新之助又带着三上一家,来到了春我部通向邻镇的一座大桥的水坝旁。
新之助:“这里的风景不错吧,爸爸放假的时候经常带妈妈、我和小白来这里玩,哦,对了,这里也是我和师傅会面的地方。”
加奈江:“师傅?”
新之助:“好像是‘埼玉搓蛋蛋队(埼玉玉さすり隊)’”
(隆平和加奈江汗颜)
隆平:“埼……埼玉搓蛋蛋队,这么低级的名字吗?不过,说起来这里的风景不错,岛上虽然风景也很不错,但这是大都会里才有的景象,照几张吧。”
长指甲龙子(桶川 竜子):“啊——嚏,我是感冒了吗?是不是有人在说我啊……”
新之助带着小白和三上一家在春我部的道路上一边悠闲的散步,一边愉快的交谈,这个时候,迎面走来了4位穿着仿佛是江户时代的浪人的人,走在最前面,满头白发且满脸白色的络腮胡,脸上都是沧桑的皱纹但是浑身发散着不可侵犯的威严之气的老人,却朝着新之助用着很有磁性的中年声音和善得打招呼。
高仓文太:“呀,新之助好久不见,这几位是?”
新之助:“你是谁?”
文太:“(半摔倒)是我啦,我啊。”
加奈江:“您是化妆了吧,请卸下来吧。”
说着高仓文太就把自己的化的妆卸了下来,摆在大家面前的又是一位中年的非常凶恶的脸。
新之助:“噢噢!老大(組長)!”
隆平:“老……老大!?”
加奈江:“隆平先生,什么是‘老大’?”
隆平:“就是黑道组织的头目啊!!(立刻站在小新面前,拦住园长)”
隆平:“我决不允许你动他们一根毫毛!!”
文太:“(汗颜)新之助,我求你以后不要再叫我‘组长’了,好吗?叫我‘园长’,‘园长’!”
隆平:“原来……你是,幼稚园的园长吗!?真是十分失礼了,毕竟您长得脸实在是有点可怕。”
文太:“(苦笑)哈哈……没事,大家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都这么说我。唉……”
新之助:“那,后面的是吉永老师和松坂老师与副园长了咯。”
绿&梅&高仓夫人:“看来暴露了啊。”
站在园长后面的3人把自己的脸上的脸皮面具和假发摘下,然后解释到。
绿:“真没想到,小新还能认出我们。”
新之助:“有园长在的地方,就有老师们,这可是常识。”
(老师们汗颜)
老师们:“这是哪门子的常识啊……”
新之助:“对了,老师,你们打扮成这样是干嘛?难道是黑道刀术对决吗?”
夫人:“不是,我们是给琦玉县的动感百货做公益演出,现在才刚回来。出演的是《带子雄狼(子連れ狼)》哦。”
加奈江:“果然,那本漫画是今年4月才完结的呢,看您几位刚才的装扮应该是第一卷左右的情节吧。不过桥幸夫的那首同名歌也是非常有名的呢。”
夫人:“是呢,1972年的那次日本唱片大赏你知道吗?桥先生的演出非常精彩哦。”
加奈江:“是呢、是呢,我看过录像带,桥先生和若草儿童合唱团配合的非常好呢。看来园长先生一定扮演的是反派,柳生烈堂咯?真的很像呢。”
梅:“说起来,新之助,那3个人是谁啊?”
新之助:“我的初恋对象!”
梅:“(半摔倒)怎么可能啊?嘛,反正问你也什么都问不出来。”
(BGM:任侠ふたば幼稚園 任侠双叶幼稚园 0:51秒开始)
新之助:“对了,老大,最近的恐吓和勒索做的怎么样了?”
文太:“(原地黑道坐姿)啊啊啊,就是最近条子差的越来越严,搞的我们什么生意都不好做了,真是。”
文太:“对了,新之助你这小子,给我告诉所有的人,要是在这个暑假里还不能霸占春我部的话,就给我剁指甲啊,剁指甲!”
文太:“可绝对不能再给我们双叶组丢脸了,要给其它的组颜色瞧瞧,明白了吗!?”
新之助:“(黑道礼)是(押忍)!”
(在场的众人汗颜。)
文太:“咳咳,总而言之,新之助,暑假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在家里乖乖的听妈妈的话,知道了吗?”
新之助:“是(押忍)!”
文太:“(失望低头)嗨呀,不对,是‘是(はい)’。”
隆平:“新之助,时间不早了,是时候回去了。”
新之助:“(望着手上画着的手表)啊,不早了,该回去看动感超人了!”
脩:“嗯,今天是动感超人马上就要打败‘咩开咩开团(メケメケ団)’的‘投手(ボズ)’‘咩开咩开Z’的日子,得赶快回去看才行。”
加奈江:“脩,刚才正确的应该是‘头目(ボス)’才对哦。好了,新之助,请你快点带我们回家吧。”
新之助:“xi……照办!(b……リャジャー)老师再见!”
老师们:“新之助再见。”
回到了家中,已经是接近5点的时候,新之助和三上一家一进门就闻到了令人垂涎三尺的饭菜味。
新之助:“我回来了!”
美冴:“新之助!你要我说多少遍,是……等等,他好像说的是对的,真是的,这孩子也就只有这个时候才会这样。”
而新之助也是一反常态,把小白放回狗屋后,跟着脩一起去浴室洗了手,然后自己一个人把有些杂乱的客厅收拾了下,才打开电视以正座的方式开始看动感超人,然后大声说道。
新之助:“大姐姐,你不来动感超人吗?”
加奈江:“不用了,你就和脩一起看吧,姐姐我还有事,就不和你们一起看了。”
直到动感超人播放结束,小新也依旧是以正座的形势坐着。
广志:“新之助,马上就要吃饭了,把电视关掉。来,脩和新之助准备吃饭了哦,这是你们的碗和筷子。”
脩:“谢谢叔叔。”
厨房里,小山、野原和三上一家的“妈妈”们,正在厨房里做着晚上的菜。
鹤:“作为一个客人还要让你下厨真是不好意思。”
加奈江:“哼哼,哪里,毕竟是我自己要求的。做饭是我常做的事,脩和隆平先生特别喜欢我做的菜,这次新之助和爷爷特别想让我们留下,也顺便满足下他们的心愿吧。”
真冴:“啊啦,你还真是很懂他们爷孙俩的想法呢。”
加奈江:“哼哼,这没什么。对了,美冴(みさえさん),新之助有没有什么不喜欢吃的和特别喜欢吃的东西呢?”
美冴:“正好,这小子特别不喜欢青椒和胡萝卜与洋葱,我都特别头疼怎么让这家伙吃掉那些东西,挑食可不好。”
加奈江:“看您今天买了猪绞肉,就请包在我身上吧。”
终于到了吃饭的时候,新之助看见自己心爱的加奈江姐姐穿着围裙端着几道菜摆上来,心中也在扑通扑通的猜想着哪些菜会是加奈江姐姐做的。
等到菜全部上完,全家人一起坐在开始吃饭了。
众人:“我开动了!”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加奈江特地告诉新之助一件事。
加奈江:“新之助,味增汤、汉堡肉和鸡蛋土豆泥沙拉都是我做的哦,饭也是我煮的。如果你……”
还没等话说完,新之助就已经飞快的将自己的碗里的饭和餐盘里的加奈江说的做的菜吃的一干二净。
新之助:“我还要一碗。”
加奈江:“哼哼,谢谢你啦,但是新之助,最好细嚼慢咽哦。”
义治:“新之助,狼吞虎咽可不好!”
美冴:“就是,要是一不小心卡到怎么办。”
银之介:“又来了,小孩子就是要大口的吃饭才能长得高嘛,再说小孩子怎么吃饭,大人管得着吗?是吧,广志。”
广志听见这句话,拍了下自己的胸前,把尚未咽下的饭强行咽下。
广志:“爸爸……”
真冴:“好了,老公吃饭的时候就不要再吵了。”
银之介:“哼!谁想跟这个石头脑袋吵架啊!”
鹤:“老公!”
脩:“嗯,姐姐和阿姨做的饭都非常好吃。”
隆平:“脩,吃不下可不要逞强哦,对身体不好的。”
美冴:“不过,好吃就还是多吃点吧,这次做的菜都特地做了10人份左右的,而且城市、乡村和西方风格的菜都有哦。”
脩:“好的,谢谢姐姐,再来一碗。”
美冴:“啊啦,讨厌啦,你这孩子,还称我‘姐姐’,哦吼吼吼吼——”
新之助:“(小声)妖怪厚脸皮小气老太婆……(妖怪厚かましいケチケチオババ)”
美冴:“你说什么!?”
众人:“哈哈哈哈——”
过了许久,大家也终于吃完晚饭了。
众人:“谢谢招待。”
广志:“今天的小新可真是了不得,饭吃了3碗,菜也基本是一个人吃完的。”
新之助:“怎么样,我很厉害吧,哇哈哈哈——”
晚饭结束之后,帮忙洗完碗碟的加奈江,与一家人坐在一起看着电视,小山、野原与三上家的隆平和脩一家人都沉浸在电视的内容里。这个时候,坐在加奈江旁边的新之助带着略带着害怕的口气问道。
新之助:“那个,大姐姐,今……今天你做的菜真的是非……非常好吃!”
加奈江:“哼哼,你能这样说我非常的荣幸呢,脩和隆平叔叔在家的时候也非常喜欢吃我做的菜呢。实际上,有一个事情要跟你说,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呢。”
新之助:“嗯!大姐姐你尽管说,我都会接受的。”
加奈江:“那么……我问了你妈妈,说你最不喜欢吃的东西是青椒、胡萝卜和洋葱,刚才的汉堡肉里面就有那些菜哦,看你大口吃掉了我真的很高兴。”
新之助先是听到这句话心里一惊,然后强作欢笑的说道。
新之助:“啊哈哈,才这点事啊,不就是青椒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哇哈哈哈——”
加奈江:“新之助真的勇敢呢。”
新之助:“诶嘿嘿,我没那么好啦。”
说完之后,又沉寂了一会儿,新之助终于鼓起勇气开口道。
新之助:“大……大姐姐,你……能不能留下一个联系方式呢?邮……邮件、电话号码,都可以。”
加奈江:“嗯……那就给你留个邮件地址吧。”
接着,加奈江从隆平的包里拿出一个便利贴,拿出钢笔,在纸上写着。
“○○县四开地区夜见岛苍之久集落4-14”
加奈江:“给,如果有什么想说的就写信过来,要好好保管哦。”
新之助:“是!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
(ED:素直になりたい 想坦率起来)
终于到了离开的时候……
隆平:“这次承蒙您的照顾,给您添了不少麻烦,真是失礼了。”
新之助:“这次承蒙您的照顾,我的这个粗心的妈妈给你添了不少麻烦,真是失礼了。”
美冴:“(脸红着)你给我闭嘴。啊哈哈哈,是在不好意思,非常感谢您这次找到了我的钱包,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义治:“下次可以不允许再这样了,美冴。”
美冴:“我知道了啦,爸爸。”
隆平:“那么我们走了,各位保重,再见。”
野原和小山一家:“好的,请注意安全。”
新之助:“大姐姐!如果有下次,请一定要再来我们家玩!”
而这里的加奈江虽然只是微微一笑,但是对于对加奈江有着无限敬仰的新之助,可谓是温暖到连心都融化了。
回到羽生蛇村的三上一家,通向羽生蛇村的三隅南部交通公交车上,虽然周围已经是漆黑一片,车上有如常态的只有寥寥数人,但是他们也在静静的享受着周围的静瑟所带来的一种莫名的幸福。
加奈江:“今年野原家的那个小孩子真的很喜欢我呢,看他非常积极做事和满心的害怕与期待说着话就看得出来了。”
隆平:“毕竟你和任何小孩子的关系都处理的很好呢,新之助和脩喜欢你也是理所当然的。”
……
隆平:“加奈江……”
加奈江:“怎么了?隆平先生?”
隆平:“你觉得照顾脩是辛苦、还是幸福呢?”
面对隆平提出的这个问题,加奈江思考了一下然后果断的回答到。
加奈江:“照顾您和脩确实是很辛苦,但是每次看到脩和您的那可爱又幸福的笑颜,身体的疲惫自然也就消去了。每次和脩这孩子相处的时候,只要他开心就是我最大心愿了,我想隆平先生你一定也是这样想的。”
注意到隆平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泪痕,加奈江也不准备继续问下去。
望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熟睡的脩,犹如母亲一样带着慈爱的微笑爱抚着自己孩子的头。
隆平:“(拿起前座位的后面放置的羽生蛇村近期活动告知书)加奈江,羽生蛇村貌似要在最近举办一个‘亲子料理比赛’呢,要不要你和脩去参加呢?”
加奈江:“让我看看吧。”
隆平:“(递给加奈江)参加这次比赛的话,也可以顺便让脩也了解下厨房呢。”
内容

正面
“第33回 羽生蛇村家族料理会”

羽生蛇村委会&羽生蛇村料理研究协会发行

与家族的人共同体验料理的乐趣!
让家长在比赛中的手艺得以长进,让孩子在比赛了解料理做法与艰辛。

参赛要求:参赛选手必须为直系血亲或旁系3代以内血亲(若参赛选手为领养关系也可以直接报名参赛,若有其他特殊原因需要开取证明)

参赛选手每次参赛需要准备4道菜进行制作。

预赛日期 1976年6月13日
淘汰赛日期 1976年6月15日
决赛日期 1976年6月17日
所有赛事入场时间 9:00
携带物 参赛证、食材(预赛使用)、器具(预赛使用)

背面
附录 往届优胜(第一名)、准优胜(第二名)、第三名名单

“第32回 羽生蛇村亲子料理会”
优胜 广崎 森之介(父)广崎 四郎(子)

准优胜 ○○千夜(姐) ○○夕(弟)

第3名 神代 政太郎(父) 神代 亚矢子(女)

加奈江:“等明天脩醒来再说吧,今天是6号呢,也有时间可以准备。”
隆平:“加奈江……你照顾脩……辛苦了。”
加奈江:“哼哼,脩看来是玩累了呢,睡的可真香。”

与此同时的野原家中……
义治:“怎么, 新之助睡的怎么样了?”
美冴:“睡的很香呢,看来是累了。”
广志:“这小子手上拿着什么呢?”
美冴:“老公,别看了,这是那个女孩子给他的地址。这孩子在洗澡之前特地把那个姐姐给的那张写着地址的纸藏起来呢,现在都睡着了”
银之介:“嗯嗯,果然这小子非常喜欢那个少女呢。”
美冴:“就让他好好睡吧,今天他特别活跃呢。”
睡梦中的新之助,带着满心喜悦而又满足的微笑,而梦中的新之助也正和加奈江坐在小山丘上静静的欣赏着日落的晚霞,两个人彼此不语,享受着甜蜜的时光。

※也就是世博。
※原作中新之助喜欢的是20岁往上的女性,唯有松隆子除外(当时19岁)。顺带一提,日本的法定成年人是20岁。
※原作中美冴喜欢的是“Pink·Lady”乐队的《UFO》,由于年代限制,把美冴喜欢的改成了这首歌。什么!?你跟我说《大都会》是1979年的,这个理由我会在后面解释得。
※人生游戏就是中国的大富翁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