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与恋情之诗篇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英雄与恋情之诗篇

作者:羽翼ZERO

英雄与恋情之诗篇》(——日文译名:ヒーロー と愛 の詩)中二病拯救世界[误]是由羽翼ZERO创作的《末日の篇章》【日常篇-现幻章】的外之章,为【日常篇-现幻章】该卷的外传。


在故事中那些可以避免重演的事情却再次发生其实就是对于未知过去所进行的影射。——梦旅者。

人物介绍

  • 曾炻

有著迷之過去的男主角。在TDW中是有著霧之體質的敏捷型戰士。

「可別以為所有的霧都是溫和無害的哦!當你有意識無意識的想去改變那霧的構成,你可知道有著足以腐蝕一切的酸霧存在?」

  • 晴子

在東大就讀的天然呆眼鏡娘,似乎一度利用忘我的閱讀記憶書籍內容而去逃避着一直不願正視的問題。
在TDW中的人物信息不詳,不過在“Dead Game”中因為所掌握的情報居多,所以爲同行者“曾炻”提供了很大的幫助,是一個就算沒有武力值卻能成為最大助力的“王語嫣”。

「我並不是不知道問題的答案,而是對於這樣的答案我無法鼓起勇氣去面對。」

正文

楔子·〈关于未知的过去〉

这是一篇关于某人与某人发生在过去某个未知时间点的小故事。

可以说他们如何相知、如何相识的这个过程不算太甜蜜,但也不算太过凄苦;

只能说这个过程却也正好为他们未来发展出感情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

那么,不介意的话,就请同我一起谱写这新之诗篇吧!

第一话·〈雾之战士,登场!& 少女的心思,你始终不懂?〉

【人物角色名:曾炻/游戏角色名:藤古拓人】
         ……
       “那么,我此次的对手啊!接下来就请由我来给予你最后的一击吧!”
         ——‘[雾の断罪斩击]’!
         距离装载这款名为TDW的VR全潜型单机游戏我差不多已经攻略过去了差不多有1/3的进度呢,再认真算算时间看看的话在现实中也差不多过了将近有了3个月的时间呢,而我手中所握的武器也由最初原本的黑色小巧短刀换成了现在好似有一缕白色羽纱缠绕的六尺三寸长剑。
        ……
        从高空中将眼前的敌人一击斩杀后的我,现在正在自己在这个游戏世界中目前的居住地——‘雾之白宫’做着超越人类极限般的修炼。
        “主人,已经如此刻苦修炼的你,就请先暂时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来,这是我特地为主人你泡好的拿铁咖啡,请趁热的喝吧!”身穿黑白色女仆装有着栗色长发的少女,是在我在获得了目前游戏世界中的居住地后随系统附赠的,果真不得不说这款游戏还真是意外的蛮有人情味的嘛~
        “1,2,3,4,5,6,7……45,46,47……哈,呼,哈,呼,那个,谢了啊,真!”此时此刻手中正挥舞着足有1吨重的黑曜石巨剑的我再将挥舞的次数第二次再次到达了50下后,一边将手中的剑轻轻的放到了地上,一边用左手将事先准备好的毛巾从自己的左肩拿下,然后慢慢擦拭着在这个实际为虚拟世界却仍能真实再现的人体排汗系统所排出的汗液。
        “不用谢哦~主人酱!因为这是身为女仆的我的职责所在嘛!而且能够为主人做到贴心的服务,我很快乐哦~”受到主人的赞许而露出了满足神情的少女真调皮的开心笑道。
        “那么,那个,真,啊!现在能拜托你将我的白色战袍从卧室那拿来给我吗?”在现实中懒得与人交谈的我,却在这个游戏中意外的话多啊!只是大概因为自己平常就很少说话的缘故,所以即便是在这个名义上是自己的世界中那说话的语调貌似也能跟那些RPG游戏中的传统NPC有的一拼啊!我,不得不说啊,可还真是人情味超没的说那啥~
         “是的,主人酱,请稍等~”真将咖啡杯放在了离我不远处的白石桌上后,一蹦一跳的走向了我在这个居住地里的卧室中。
          ……
          嗯,还有一点我貌似差点忘记跟你们说了呢~那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中便是那个有着“雾之战士”称号的英雄男主哦!
         [人物角色名:?/游戏角色名:花哉菊也]
        (2021年,从那所谓的末日之年2012年开始算的话,也已经过去了将近有10年的时间了呢。而在这10年里,各国的居民原本对末日预言的恐惧感正逐渐降低,对生活的态度也在逐渐发生着变化。原本人们热衷的奢侈品已被他们纷纷遗弃在一旁,转而取其代之的是利用虚拟实境技术所带来的刺激体验。可以丝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
         于日本国东京地区的东京大学,某个随着时代变化却仍能侥幸保存完好的图书馆中,我们故事的女主人公现在正与她唯一的闺蜜(性别:女)探讨着一个对她来说足以使人生第一难题的问题。
        “素,你觉得我最近到底是怎么了啊?胸口老是有种闷闷的感觉,吃饭时又没什么食欲,甚至连原本那种款帅哥闲聊的心情也没有了呢!你说,我是不是就要死了啊!!人家不想这么早就翘掉嘛,人家还有那么的书没看完呢……嘤嘤……”留着一头漆黑短发、戴着黑框眼镜的妙龄少女可怜巴巴地望着对面身穿淡紫色上衣有着包子头发型的亲密闺友说道。
        “咚……咚……咚!”而少女最后所等来的却不是她期待中的闺蜜对她的安慰,而是来自板砖号书籍的三连拍。
        “呜呜,痛,痛,……很疼耶,素,你不安慰我也就算了,竟然还用这么大的书来拍我的脑袋,听说被拍多了是说会变傻得啦,人家不要变得傻不拉叽的……呜呜,人家不跟你好了啦!”少女的反应与大多数女孩子一样,感受到了疼痛也会有一种想哭的冲动,现在的她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忍住了那种想要哭的冲动一边小心的抚摸着头上突然肿起的小包部位一边抱怨道。
        “大笨蛋!你个大笨蛋!你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翘掉的呢,要知道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咱东大有名的‘图书馆扫描仪’啊!我猜你现在啊,多半是到了咱们导师曾说过的‘小猫的发情期’了吧!少女怀春,你想谈恋爱其实是很正常的事啦!你就安啦,安啦!”虽然素之前劝少女不要想太多的那个理由编的有点蹩脚,不过在之后她所说的话倒多半是不会出错的了吧?
         “可是,可是,素,我连自己喜欢的对象是谁都不知道,那谈恋爱这种事又从何说起呢!而且像我这样没品又没女人味的人,多半谈恋爱的最终结果一定也是以失败告终的吧!”少女边啜泣边十分没信心的说道。
         “真的是笨蛋啊你!没对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找一个不就行了嘛?而且最近不是听说在全球网络的服务器上被一个自称是梦旅者的人新上传了一款名为‘The Dreamy World’的神秘游戏吗?要是你真的害怕在现实中的恋爱失败的话,大可以用这款游戏先来进行一场恋爱演习嘛!”
         “哎,‘理想世界’?真的有这样一款游戏存在吗?”瞬间停止了哭泣的少女,惊讶的说道。
           ……
           一秒、两秒、三秒、……伴随着“Welcome to the new world!”的亲切问候后,躺在床上戴着VsdR眼罩的少女进入了游戏中的完全沉潜状态。
         (注:VsdR眼罩,由自称是梦旅者的人派发出,接收此物者多半是从全球网络服务器中装载了该游戏的初期游戏人员。用该眼罩可直接进出TDW游戏世界。)
          “你好!请问你是否需要TDW解说帮助,亦或是直接跳过该解说直接选择创建世界以及游戏角色呢?”少女睁开眼的那一刹那,看到的是如同在动漫《天使怪盗》中才会出现的可爱小生物——维兹(Uizu)外形的解说员。
          “嗯,是的,我很需要!谢谢!”一般女孩子看到这类的可爱萌物基本上应该都会先是扑过去然后再大叫着“好卡哇伊啊!!”之类的话吧,再接着的是不停地反复揉捏直到自己满意为止,但是这位少女却是出奇的冷静呢,亦或是她对此的态度是无动于衷也说不定啊~
          “TDW,是一款全称为The Dreamy World的超越现实的游戏。持有该款游戏者可通过半推动或全推动两种方式来选择如何构造一个只属于自己一人的世界。半推动指的是,在该款游戏的持有者选择了所构造世界的关键要素(关键要素是指青春、恋爱、科幻、奇幻、冒险、历史、推理之类等诸多元素)后,在世界生成过程中不去过多干扰的前提下使之所构成的世界自我完善。全推动则是指游戏的持有者在做出了之前所说的半推动的一系列选择后,再像小说家或漫画家一样编写出只属于自己的特色剧本。世界构架选项完毕之后,接下来便是创建游戏角色。创建游戏角色,游戏持有者角色名可选择沿用本名或重取,游戏持有者人物属性皆为游戏初期值或现实世界自身的原属性值。游戏角色种族初期默认为人族,后期接触特定条件后可自行更改……”
           ……
         “那个,谢谢你的解说,还有那个我想开始游戏了!”是因为很少接触过游戏吗?少女的对话还真是蛮有趣的嘛!!
         “游戏确认执行。请先创建游戏角色或沿用现实躯体属性。”接收到“开始”“游戏”等相关字眼的解说员开始了它之后的服务。
         “嗯,那个,沿用现实躯体属性。”
         “角色名?选择,沿用本名或重取?”
         “重取,角色名,花哉菊也。”
          ……
         “世界构架关键要素选择?以及游戏玩家任务出现地点?”
         “关键要素:现实、恋爱……地点:日本东京。”
          好吧,到了此刻少女终于如同其他正常少女一般终于脸红了呢~
          ……

第二话·〈残酷的过往,我的过去不能诉说。(我即,神X转校生!)&阴暗的七月,少女的十三日倒计时〉

【人物角色名:曾炻/游戏角色名:藤古拓人】
        “曾炻同学,劳烦你来回答一下老师我刚刚提出的问题好吗?”戴着传统黑框眼镜的年迈老者,用他那看似慈祥的笑脸对刚从TDW游戏中退出的我说道。
        “好的,没问题,香杉老师,就请尽请期待我所为您准备的超赞答案吧!灵魂,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说,便是我们大脑利用量子化技术后所体现出的个人意志……”完成今日TDW游戏指标摘下了VsdR眼罩后的我,在旁边的同学好心提醒下知道了老师所抛出的难题,然后快速整理思路将心中所想快速的表达了出来。还有忘记告诉大家了,现在的我,是一名就读于日本横滨立江大学的中国转校生。而在这一年前,我还只是一个在中国大陆东部就读的普通大学生。而在这之间的缘由,请恕我不便详细说明。总之,简单一句话,那便是足以令我无法正视的悲惨过去。
        不仅如此,因为从未认真接触过日本的文化,所以在当时急于逃避那一切的我,来到了这日本岛国后更是甚至在与周边人交流上出现了足足有三个月时间长的问题呢?!(不过,还好,在这个世界,好人还没完全绝种。)幸好在就读的这所学校啊,有在这里就职的中国同乡,所以在他的帮助下,一边利用我灵敏的听觉去边听日本的原产歌曲熟悉日本腔调的我一边也在一番魔鬼训练后能与周遭的人开始一些简单的正常交流了呢~
      “曾炻同学你问题回答的不错哦!!不过啊,老师我刚刚也仅仅只是问了灵魂是否存在这样的一个普通问题呢,不介意的话,下课后请到办公室来找一下老师我吧!”不知为何,我总感觉老师的看待我的目光现在瞬间就变成了那种如同是猎食者看到了猎物的兴奋灼烧感。
      “是,老师!!”回答问题完毕后坐下的我,同坐在身边的同学道谢后,开始了在这所剩无几的下课倒计时对老师为何召见我的原因进行无聊的猜想。
      (莫非,难道是因为我接触到了老师的什么禁忌,所以老师要杀我灭口吗?还是,其实老师是要招我进FBI,可是不对啊,FBI貌似是美国的组织啊,所以这应该不太可能吧?那么,现在还是停止这无聊的猜想吧,等下见到老师就可以知道真相了呢!)
       诸位,请务必原谅我的思维跳跃太快哦,毕竟在这样特别严肃的环境下实在是太无聊了嘛!不过还好,也正因此依赖我的思维跳跃太过迅速,所以讨厌的下课倒计时不知不觉便这样到达了终点了呢!
     “铃铃铃……”
      在铃声的传召下,转眼间我眼前的同学们便这样四散而去,而老师也不等我追上去便也跑了个没影,消失了呢。那么,香衫老师的办公室我这就来了哦!让人越发好奇的谜底啊!就由我来将之揭晓吧!
     “哒哒哒……”
      现在经由TDW游戏洗礼后的我哦,此刻正迈着欢快的步伐走出了我未来必将是中二之路的第一步!!
      [人物角色名:?/游戏角色名:花哉菊也]
      诸位,要说玩网络RPG游戏时最讨厌发生的倒霉事,应该便莫过于好不容易打怪刷到了神级的BT装备却在中途告诉了你网络连接中断请重新连接这一令人无法接受的事实吧?因为我想玩过网络游戏的大家都应该知道,在网游中,除了给予玩家特定的刷怪掉落物品保护时间外(刷怪掉落物品保护时间指的就是保护玩家劳动成果而不让旁边偷闲的玩家坐享其成。),还有着掉落物品在限定时间内无法拾起的话便会让游戏系统将其消失重置的烦人设定吧!?
      不过,对于此刻正与恋爱试炼对象(不是玩家哦,当属NPC无误。)结束本日恋爱试炼指标的少女来说,这才不是最倒霉的呢!?
      她所最倒霉的事是在7月12日这一天夜间睡前利用VsdR眼罩登陆了TDW这款全潜行深入VR单机游戏,却在上述谈到的情况后想要退出游戏时无法正常退出了,而且竟然连个能够强制退出的法子也没有的说?!
      前几个小时前的[好感度]大作战,现在的游戏菜单凭空消失,还有从这个游戏中的电视上所看到的诡异黑塔拔地而起,以及犹如地震般的大地微微颤动,无一不让原本便感觉今日运气值为负的少女有种想要破坏形象说出“人家我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啦!!……”这种类似于放弃了整个人生的黑暗对白。
      还有此刻在少女原本理应正常的现实之中,她所与素共同居住着的宿舍墙上所挂着的时钟,时针与分针现在正在以十分缓慢的步伐从十一点三十五分向午夜十二点整慢慢靠拢,着是否预示着接下来将会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即将发生呢?!
     “难道现在所发生的这一切是在告诉我接下来将会出现一个像极了电视上的那些整天发布‘我要(统治)毁灭这整个世界’这类蠢必了宣言的超级大反派的人吗?话说这也太扯了吧?而且一点也不现实的说嘛?!”不得不说少女在这个游戏世界中与现实中的那副模样简直就是天差地别,根本无法让人看出是同一个人嘛!当然不用说,少女的这句话肯定真相了,不过这可并不代表她在这个游戏世界中就有着什么预见未来的逆天能力哦!?

第三话·〈不详的十三日,Dead Game正式开始!〉

      “呐,各位梦之子民,你们好啊!!请容许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梦魇骑士,是这个‘The Dreamy World’秩序管理者。抱歉,身为管理者的我直到现在才与诸位见面呢!!不过,人其实很好的我,作为补偿,便邀请诸位来同我玩玩这个我命名为‘Dead Game’的禁忌游戏吧!!你们,可不能胆怯的中途退出哦!你们中途退出的下场只一个,那就是不管是游戏还是现实中的身死亡……”
       7月13日,这个一开始就透露着诡异气息不详的日子,不知在哪个人的幕后操纵下,梦世界这个原本被称为单机游戏世界天堂的程序便在12日午夜零点倒计时的那一瞬间变成了双人游戏,构架相似的世界开始一对一对的相连,而在上面提到的那两位也正因此而把彼此的世界项链了。在每个相连的世界中,其较厚处都出现了一座黑塔,黑塔的顶端如同电子表一般,显示着诸如“366”“24““00”“60“的字样。则是在这个世界一年时间内的倒计时,在黑塔上突然出现的有着西方骑士装束的人是这么大声的向各个世界的玩家宣告的。他还说,以一年为限,如果我脚底之下的黑塔不能被你们的任何一人击塌,那么到最后你们也将失去这套程序的使用权以及你们所在现实世界的躯壳,而到那时你们也将看大现实世界将被你们所亲手创造的角色给粉碎掉。而在这场游戏结束之前,你们的身体可不能回到现实世界中去啊,否则便会变的无趣许多呢~所以放心,仁慈的我特地将这个游戏世界与现实世界的时间之比调为366:1,看,我只让费了差不多你们现实世界一天的时间来让你们自己拯救自己,我想,你们应该多少满意一些了吧!那么,游戏就此开始吧!

第四话·〈2/3后的5/7,奇特的传送点&停留在1/7的菊也与拓人的非偶然相遇〉

【人物角色名:曾炻/游戏角色名:藤古拓人】
      我今天可真是有够衰的呢!在现实世界中不仅鞋上踩到了不明生物的便便不说,在之后更是遭遇平白无故摔一跤以及天降花盆等让人无法忍受的憋屈事件。这还不算晚,好不容易挺到了学生宿舍进入了TDW这款游戏将剩余的游戏进度提到了100%,却在想小休一下中途被人告知游戏将无法正常登出,而能够登出的条件只有一个,那便是攻略掉自称是秩序管理者口中所说的“Dead Game”禁忌死亡游戏。而且貌似还有时间限制的说,记得那个人(?)时限说的是现实世界中的一天,经他调整后也就是游戏世界里的一年。时间限制已过,现实世界与这个游戏都将全部GAME OVER的说。
    “怎么可能,这个所谓的秩序管理者所说的一定是骗人的吧?而且,他说自己是这个游戏世界的管理者也是假的吧?哈哈,一定只是假的对吧?我只要继续玩我的游戏然后再好好睡一觉,这个噩梦一定就会过去的对吧!”真是不知这个所谓的秩序管理者怎么办到的,竟然有能力将这些个原本是单机游戏的程序变成了双人通关游戏,而且还新增了可以查看其他双人队伍表现的在线直播功能,真是强爆了!!(直播的条件是,所在游戏世界的玩家同意被他人观察,二者如果只有一人同意便只直播同意那人的。)
     看着其它世界的与我一同陷入了这般如同梦魇般的现实随后所做出的种种反应,我并未因此呲之以鼻,而是理解的把眼前的直播投影通过视觉中的红色叉叉开关将之关闭,然后准备投入接下来的5/7攻略战。
     没错,你没有看错,就是5/7攻略战,这是因为我之前在听到了那个人的所说的话之后便不顾一切的开始了这看似希望渺茫的攻略之旅(不管未来的路到底如何,我绝不对不会放弃任何哪怕是一丝的希望,因为这是我永不改变的信念,也是我能一直站到现在的理由。)所以凭借着后天培养出的战斗神经我终于熬到了现在离终点只差两步之遥的第五关。
      不过,眼前一个敌人也没有的状况是闹哪般啊?难道是,Boss以及那些小怪们今天休假吗?真是的。
      看着眼前一根毛也没有的景象,却有四个奇异漩涡状的图案附着在地面,我内心无力的吐槽道。
      “谨慎,选择,去向何方,是直达终点、四处飘零、回归原点亦或是通关以否这都取决于你自己。” 当我低头思索片刻然后重新将头抬起后,这幅看似内藏玄机的标语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70米之外,也就是那些漩涡图案的正上方。
      (银白色漩涡图[回到原点]、青绿色漩涡图[顺利通关]、紫红色漩涡图[直达终点]、蓝褐色漩涡图[随机传送])
       就如同是知道了今天一整天就衰到爆的运气一样,因为我是在不明白也无法从何处得知漩涡图的真正意义的情况下碰运气瞎猜选择了进入了蓝褐色的图案范围中,结果我就这样被传送到某座颇具欧洲中世纪古典风味的城堡中。
      ……
     [人物角色名:?/游戏角色名:花哉菊也]
     少女她的处境现在十分危险,此刻的她正被某个未知的敌人囚禁于那看似公主闺房的牢笼中供人观赏。而她所在的地点标志性建筑却正是拓人他所被传送到的那座颇具欧洲中世纪古典风味的城堡。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两人说到底总还是会在某个时间点里相遇的吧,即便其实他们的其中一人实际上是毫无行动力的说。
    “啧啧,话说这座城堡还真是够富丽堂皇的呢!视野中随处可见的铠甲兵服阵列以及满墙的油画,不过只可惜我可对中世纪的品味不怎么熟呢?”手拿长剑漫不经心的就如同那些随随便便对那些展览品指指点点的游客般的拓人正不知不觉中渐渐逼近了少女所在的位置。
    “终于有人来这了吗?……救命——”因为即便看起来如同是公主般却没有仆人照料而感染了风寒的少女用尽她全身的力气抬起了她那已经略显沉重的眼皮,然后努力的张开她那早已干渴已久略微发紫的双唇大声叫喊道。
   “啊!抱歉,看来是我打搅到你的休息了吧!那个,我这就走哦!”终于拓人移动到了目的地,并看到了躺在床上穿着粉红色单薄睡裙的少女而不禁不知所措脸红道。
   “别,等等啊!”声音已经渐渐低了下去的少女,眼看最后的一丝希望就将这样子离自己而去内心的绝望感越发的沉重了起来。
    ……
   “咦?等等,她刚刚的嘴型貌似其实应该是在喊着‘救命’吧?话说的也是啊,又有谁会自虐到把自己囚禁于牢笼中呢??请——你再小小的撑着点哦,我这就来救你了哦!”刚走出少女所处范围没几步便突然回过神来的拓人转身再次来到了那巨大的牢笼前。
    不管是玩家亦或是NPC都被他一视同仁的他,头一次没有怀疑眼前的这一切可能仅仅是用来迷惑自己的骗局而已,这,大概是因为他是受到了心灵上未知力量的驱使吧!?
   “人类,住手,吾之玩具,休得汝插手半步,胆敢触犯吾的话,小心吾让汝之灵魂将不再列入轮回!”
     拓人四周仔仔细细观察一番,发现没有没有可以打开着牢笼的钥匙后,便干脆拿起手中的长剑(无视了耳边突然响起的警告声)右手用力挥出将牢笼上的锁链直接击碎掉后却在刚要进入牢笼里将被囚困的公主救出时,突然——
  “人类,汝真的惹恼吾了,既然如此汝就快来接受吾这足以灼烧你那丑陋灵魂的怒火攻击吧!”
    假如此刻的你身在此处的话,你会发现在距离拓人35米处出现了一个身高直达城堡屋顶且全身冒着火的巨人正怒视着眼前的一切。
    ……

第五话·〈秩序管理者の真实身份&再次の抉择,直达终点!〉

【出场人物:梦魇骑士(负能量载体)、正能量载体】
         时间:未知时间段
        “……你,梦魇骑士?世界の破坏者?梦世界秩序管理者?……不,我想更加确切的说,直接称呼你为‘负能量载体’或许应该更为的合适一些吧?”
        “哼,说到底你不也是跟我一样吗,只是作为这个TDW的‘正能量载体’而存在,你难道敢说说不是吗?”
        “是,你说的一点不错,不过我可不像你这样老小孩似的一般胡来呢?!我说你就早点收手罢,趁早回去继续努力工作这样子不是更好吗?”
        “哼,要知道我所收集的来自TDW中那些玩家所产生的负能量可不知比你有强多少呢,再说了那么你又有什么能力来劝我呢!?不过,既然你想让我就此收手其实也可以,只要能有人能将我所创造出的‘Dead Game’给完全攻略掉,那么那个将现实世界毁灭掉的计划我可以考虑就此收手,另外甚至你说的回去继续完成那个该死的工作也不成问题。那么,你愿意与我打这个赌吗?赌那些已经或许不能称之为人是否能够依凭自己的意志得以继续活下去!?要我看来,他们不能。”
        “好!!你的这个赌,我跟你打定了!我个人认为,能将你的那个禁忌死亡游戏完全攻略掉的人一定还是存在着的。”
        “哼,你真的就认为那些懦弱、只懂得一味逃避、只知贪图享乐的人类能让你得偿所愿吗?开玩笑,你还真是实在是太天真了呢!!”
        “不,我只是愿意相信,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绝不轻易放弃任何一丝希望的人,还是依然存在着的。”
        “好,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我们走着瞧吧!!”
        “我奉陪到底!!”
          ……
(注解:此处的负能量并非单指失落等消极情绪,而是包含仇恨等更大范围更广的负面情绪[略]。)
         【出场人物:藤古拓人、花哉菊也】
         如果要说我原本所走的攻略路线是北欧神话式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在经历过之前的那个传送风波后,我现在走的攻略路线便已经被瞬间转换成了希腊神话式的了。我之所以敢如此肯定的说,正是因为我在无意间救出了我的现任拍档(性别:女,战斗力无,“花瓶”评判不能)后,发现将之围困许久的Boss竟是出自古希腊神话中的morpheus(睡梦之神)。不得不说,虽然知道拍档其实是没有丝毫战斗力的,但她某方面其实还是不错的(不要想歪了),至少她除了没有战斗力这个弱点外多少还能够为我提供一些我应敌时所需的资料。(简单的说,其实就是一种可移动的人形“攻略指南”啦!啊啊,那个请不要因此而PIA我啊!)
        “那个,话可说在前头,我才没有什么那种救世主情怀呢?!还有我所拼尽全力去攻略这个‘Dead Game’的最终目的,其实很渺小,只是希望能早点回到现实的家中休息啦!”
         另,顺便说一句,我啊因为拜现今的拍档所赐,原本应该一个月就能重新攻略到5/7的进度时间又硬是被她多拉了两个多月呢,结果现在的游戏时间已经是第十二月了,也就是距离两个世界是否会被KO的答案最终倒计时了。
       “嗯嗯,对啦!你认为那个所谓的秩序管理者的话,可信吗?”原本单薄的粉红色睡裙终于换成了现在的天蓝色长裙的少女,一边低着头默数着脚底下所踩过的小石子一边将头歪向我这边说道。(好吧!她现在的样子很俏皮。)
       “那个,你是说,那个人所说的将这个世界的东西渗透进现实世界这之类的话吗?好吧?!我坦言,我觉得他的话是可信的,虽然按照现有的科技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但是这既然是发生在这个便不能用常理来看的程序中,那么多半发生超越时代的奇迹存在概率是很大的啦!!嘿,到了,这就是我说的上次让我能够与你相遇的缘由所在地了。”
       “哦,哦!我想看到的这些奇怪景象应该就是那些我看过的游戏攻略中所经常提及的那些所谓传送点吧!原来,那个什么传送点是就长这样子的啊!真是长见识了呢!不过,说起来这所谓的传送点还真是够不符合美学的呢!”啊啊!那个,少女,并不是所有的传送点都长这样子的啦,可不要被误导了呢!还有啊,我说,少女你啊,书读的范围还真是不出意外的广啊~
       “那么,这次的就让你来吧!!如何?还有啊,除了那个蓝褐色的漩涡图外,其他的你都可以选哦!那个那个,是因为那图案的我试过了啦!好啦好啦,那么,要是你的话,你会选择哪一个呢?”就算打死我,我也不想去碰什么运气了啦!
        “啊,是我的话,如果是按照什么个人喜好的话,我想我大概是会选择那青绿色的吧?不过,现在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如果选择紫红色的话或许会更好一些。”女人的第六感向来可都是很准的呢,不,对于少女她来说现在应该其实只能算是女孩的直觉吧?!
        “好!!那么就听你的吧!另外,顺便说一下哦,如果按照颜色喜好的话,我大概是会去选择那个银灰色图案的吧?!……嗯嗯,那么,我们这就出发吧!”
        “嗯,好的。”此刻的少女内心是在想着什么呢?是在想着一些跟颜色与人类之间所存在关系的相关理论吗?
         (银灰色通常意味着孤独,而青绿色则往往代表自由或对其的向往。)

第六话·〈最后的战役!迟来的胜利?亦或是不可避免的失败?〉

【出场人物:藤古拓人、花哉菊也、3A战队】
         “啊——”好不容易费尽千辛苦终于来到了那黑塔附近的拓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次的敌人竟来的是如此迅速,如同早有预感般先想尽一切办法把身旁的菊也用劲全身的力气从自己的身边推了出去,自己却还没得及反应便被敌人那庞大的身躯给牢牢缠绕住了,拓人他想要挣脱眼前的这一困境却发现自己已无法动弹。
        “拓人——”才刚反应过来的菊也原本有些恼怒的神情却在看到拓人此刻的困窘而突然变得有些不知所措了。
        “笨蛋,你别,别过来啊!快趁现在,敌人还没……,总之能逃就快点逃得远远的啊!!要不然等到它把它那庞大的头颅也转到这边过来可就来不及了啊。快啊!菊也。”即便是因为被困住而双手青筋暴起的拓人,首先想到的却不是自己,而是相处还不算太久的毫无战斗力的拍档,毕竟让女士就这样子身处险境他可做不来呢。
        “可是,可是,你不是说过我们是一起共度难关的最佳拍档吗?”说着少女的脸庞划过一丝极易不被发现的泪痕。
        “哈,拍档,真的就仅仅只是拍档吗?对啦!菊也,说起来,我到现在可还没交过一个女朋友呢?那个,如果这次最后的战斗我能赢,不知你愿不愿意试当一下我的今生伴侣看看呢?还有,就算像你说的那样,但是现在还是请你快点跑吧!你如果还活着,我可能还有一线生机也说不定,而且或许还能因此在逃跑的途中能找到帮助我的人呢?所以,还是请你快点逃吧!”喂,拓人,你说这话的时候真不是在调侃吗?而且竟然是能在如此的环境下说出这样的一些话,不过说起来你好像还忘记问她一些什么重要问题了哦!诸如家庭住址、联系方式、名字啊什么之类的,可是很重要的哦!!
       “嗯,好的。”喂,还有少女,你啊,你同意拓人的到底是哪一样呢?回答的可还真是有些模凌两可啊!!
       ……
      “啊啊!痛,痛,痛死了,喂,你个半龙半蛇的,咬的就不能轻点吗!?”
      “[判决之箭]!”在少女跑去寻求支援的十五分钟后,一支箭头上闪烁着蓝白色光芒的箭羽准确无误的射向了正对着拓人张开血盆大口的敌人颈部,命中率100%。
      “嗷嘶——”一头看似东方五爪金龙却实属蛟龙科的淡灰色身躯因为之前所突然受到的伤害而产生了松动,在发出了一声类似于痛苦的哀嚎后,它对拓人身体活动的限制也正在逐渐减小。
      “【白曜】,好伙伴啊,咱可要上了哦!那么拜托你请助我一臂之力吧!!”
      ——‘[雾の侵蚀]’!
      而之前苦于毫无招架之力的拓人也正好看准时机抓住了现在这个空挡,在看似痛苦实属轻松的挣脱了之前加于身上的束缚后,更是干脆乘胜追击使出了一招强大的杀招,就这样子之前缠绕住拓人的尾巴以及其前三寸便这样子被这看似对其坚硬如磐石的身躯毫无作用的长剑一斩之下而给轻而易举腐蚀掉了。
       (背景:一只缠绕于黑塔之身的蛟龙,在一番痛苦的挣扎后,就此停歇了。而它的生命由此走到尽头。)
       “果真,打蛇打七寸什么的,用在这蛟龙身上的夜同样适用啊!!对啦!刚刚还真是多谢了啊!布鲁特。”左手捂住长剑一步一步走向某人的拓人,微笑的咧嘴打招呼道。
       “不客气。我应该做的。另外,刚才有一女孩告诉我你有危险,我就来了。”一个穿着服装胸前有着“A”标志图案的欧洲白种人用他那蹩脚的中文水平简单的回应道。
       “咳咳,我知道了。那,那个你说的女孩呢?”(拓人想说的内容补充:那个你说的女孩现在在哪呢?还有,她,怎么没跟你一起?)
       “我看她太累了,就让她先留在我们的基地休息了。放心,在那里,还有艾莎可以帮忙照料她呢!”
       “哦哦,你说的是那个新闻工作者啊?!那,那个就多谢了!!”
       一般来说,重要的谈论进行到一半,总会有什么人来搅局,于是——
       “啦~啦~啦~!!队长,你也来帮拓人兄,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呢!!可,还真不是一般的小气啊!!要不是,艾莎小姐告诉我,估计我就得蒙在鼓里了呢……”一个看起来便毛毛躁躁的东方热血少年哦,正踩着滑板就这个样子一路滑到了拓人于这个所谓的队长面前。
      “火乂,可还真是好久不见啊!对啦!不是还有一个人吗?那他呢?”
      “算算时间,也该到了吧!”
      “队长,风和正雄,前来报道!”一个看似于热血少年同属某东方国度的黄种人,但却是实实在在的某岛国子民的他开着一辆伪装成蓝白色货车的战斗堡垒来到了三人面前。
      “看, 他,这不是来了吗?就这样子,3A战队就此全员集合了呢!那个,拓人,嘿嘿,就让我们跟你一起并肩战斗吧!!如何?”
       (“3A”战队,寻求正确答案的团队,该团队的标志为“√AO”,,由三个或热血、或孤僻、或颓废的男青年组成。)
      “其实我也正有此意呢!那么,就一起来进行这一场最后的战役吧!”
      “喔!!”
      游戏总归是有输有赢的,这我们不可否认,但其实享受所为之战斗的过程也同样重要,所以也请在那战斗之余多看看周边那迷人的风景吧!
      ……
     (嗯,到了这里,不知你是否想知道最后拓人的战果到底如何呢?那么可真是抱歉呢,因为接下来可没有什么供人观赏的战况直播呢,如此假若你真的迫切的想要什么输赢的话,那么这一切的最终结果就请由你自己而定吧,毕竟要知道一千人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嘛!作者我的话,因为一直无法排除现实这个要素,所以让我尽情的幻想是拓人是稳打稳赢的主角我可做不到呢,所以,十分抱歉,因为我的胡闹所给您造成的困扰。)

第七话·〈真实,亦或是虚幻?〉

【出场人物:藤古拓人、花哉菊也(晴子)、女仆·真】
          在这一边,是
         “主人,欢迎回家!午餐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哦!就请慢慢享用吧!”
          因为那次的突然事件而忙于攻略之旅已经许久未见的女仆真用她那纯正的女仆式微笑对我说道。
          而在另一边,则是
         “拓人同学,你,你好啊!!那个,那个我是TDW里的菊也啦,还有我在现实世界的真名其实是晴子……那个,不介意的话,拓人能告诉我你的吗?”
          在那次突发事件中一同并肩作战的少女(虽然记得她没有丝毫的战斗力的说。),没想到竟能让我在去往京都的悬浮列车车站内与她再次相遇。那么,接下来,是按照约定,同她尝试交往看看吗?
           ……
           那么,到底哪一边才是我所接触的真实呢?啊啊,那个,这个,就请你们不要太过的去在意了吧!反正要知道选择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俗语总是不会有什么差错的啦!
 
(注解:日本皇室命名,女子的名字以“子”[日语罗马字 ko]结尾。历史上有少量例外。)

【《The Dreamy World/梦世界》蓝皮书】

该内容可详见【The Dreamy World 夢世界】此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