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葬的黑魔女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危险探索 > 送葬的黑魔女

作品名:送葬的黑魔女

作者:娜英

送葬的黑魔女》是由娜英创作的一部补充剧情用的小短篇,为《危险探索》的后续。


Nuvola apps important blue.svg
以下内容含有剧透成分,可能影响观赏作品兴趣,请酌情阅读~

啊,莱恩,下午好。
……嗯,好奇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吗?
……
……这样,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呢?
……
这样。
不是我不愿意告诉别人,而是我不希望有个如此沉重的十字架落在其他人身上。
阿赛?她没法背,我知道的,那天你不也看到了吗?
……哈。
那么我再问一次,你真的要背上这么沉重的十字架吗?和我一起。
……这样,那么,这个拿去吧,去找格雷姆,他会告诉你为什么。

……
…………
………………
嗯?有事吗,小姐的朋友?
小姐所背负的事情吗,抱歉,无可奉告,如果你还想再问的话那我只能用强硬手段让你停止你的好奇心了。
(录音笔播放的声音)我是Tening·斯诺弗雷克,现在授予拿着这支录音笔的人询问那一天发生了什么的权利。
(机械女声)录音已播放一次,剩余可播放次数:一。
……我明白了。
哎……没想到小姐居然会允许一个外人知晓那件事……那可是连她的玩伴都不允许知晓的事情——啊,不要在意,只是习惯性的抱怨而已,那么,来我的房间吧,3楼尽头最后一间便是。

……
…………
………………
来了啊,就像自己房间一样随便坐吧。
那么,根据约定,我会讲述那一天的故事。
那个时候的小姐还是人类,年纪也没有那么大,我记得那个时候她才13岁来着——啊,小姐是战后才出生的人类,不必好奇。
我记得那天小姐接待了一个外观奇特的客人,唔……好像是所谓的“史莱姆”一样的客人来着。
因为接待会是不允许旁听的,所以我也无从得知小姐和她聊了什么,总之最后,小姐好像在居民区那边划分了一间住宅给那名客人。
三天之后,那个时间点应该是中午,我在5楼指挥着其他女仆清洁,突然间整个走廊就警铃大作,在我奇怪的时候,我接到了小姐的呼叫。
之后我便和小姐在大堂汇合,她穿好一套防护服后就和我一起赶到了居民区中央大街,那个时候整条街都被封锁了起来,有些看热闹的娃娃都被小姐的随从们驱逐了。
进入了封锁线后,我发现大街的中央躺着一滩液体。
对,和你猜的一样,那摊液体就是那位客人,当时小姐还用采样工具采了些样,然后还在那摊液体中发现了半个金属环。
在那之后?啊,抱歉,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似乎是那之后小姐就变成你看过的那个样子了。
不过,更详细的事情你应该可以问守门的双子,我想另外一次的录音应该是给他们听的。

……
…………
………………
诶?找我们?
……你为什么要打听市长的事情?
谁允许你了!
听着,我数三声,你立即放下武器,然后在我面前消失!
(录音笔播放的声音)我是Tening·斯诺弗雷克,现在授予拿着这支录音笔的人询问那一天发生了什么的权利。
(机械女声)录音已播放两次,剩余可播放次数:零,执行自毁程序。
(电子设备损毁的声音)
简直不敢相信……市长居然允许外人知道那件事……
算了,她这么做肯定有她自己的原因,跟我来吧,艾琳,回去咯?

……
…………
………………
没想到吧,我们是住在地下的。
艾琳吗?她没法说话,而且市长说也没办法帮她安装能正常发声的部件,所以给她弄了个心灵感应装置代替。
啊哈哈,是挺辛苦的,不过她可以选择不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我的。
那么,你想我从哪里开始讲起?
看来格莱姆先生也告诉了你不少事情呢,那我补充几点吧,
啊,谢谢。嘿——噔!现在可以边喝茶边讲咯。
嗯,首先是……那个“史莱姆”叫啥来着……
哦对对对,希兹——等等?!才不是笨蛋哥哥!真是的,没大没小!
哎呀!喂,喂!住手!不准用枕头打我!
要被笑话了你快坐下!
咳咳……不好意思,我妹妹有点皮——都说了不是!
啊,招待什么的你就别问我了,至于希兹的住所啊……东12街6巷拐角,不过现在已经有其他人在那住了。
算了,直接说重点吧,那天我们两个在守门,然后就看到居民区中央大街发生了骚动,我听其他住民说是有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溶解了,
之后就有个黑色的家伙到访,那个时候市长还下令了全城戒严,而且那个黑色的家伙走后,我和艾琳就被叫到市长的办公室了。
“日后遇到有半边颈圈的娃娃立刻就地处决”,她是这么说的。
唔……有时也会遇到一些比较难解决的,那个时候市长就会亲自过来处决,时间久了她就亲自整了一队负责处决的士兵,啊,我和艾琳也是属于这队处决队的,副领队吧。
哈,你以前也是干这个的?
市长在处决完了的时候的确会说这句话,不过我没见过这种花。
剩下的,你回去问一下市长好了。

……
…………
………………
所以是都问完了?
……跟我来。

……
…………
………………
就是这里,月之泪的花田,很快就会看到了。
漂亮吧?唯一真正的活物。
这就是月之泪,用死灵科技制造的植物。
花语为“祝福”、“安宁”以及“寂静”,我给它起的。
那是很久之前,我和一个同样是死灵法师的朋友的约定。
就像是你在卡罗和艾琳那知道的那样,那天那个黑色的家伙,追踪到了我家,就因为我收留了希兹,仅此而已,我最后花了不少力气才把他给说服,还有签订中立协约。
事实上只要他愿意,我和我那个朋友就能死上几百次,所有人永远是他的东西,仅此而已。
就算我侥幸因为老头子——也就是我的养父的原因逃脱,我也会一无所有:朋友、城市、居民,还有我的骑士。
因为我那个朋友,就是如此。
所以从那天起,我赐予那些渴望解脱的娃娃永久的安眠,愿意留下的,我会为他们重新制作一副新的躯体,在被那家伙追踪到之前,转移好要转移的一切,然后,立即处决旧的躯体。
说实话第一次处决过后我哭了一个晚上,还做了一晚的噩梦。
啊对,我差点忘了你生前是杀手,诶嘿嘿。
“May you have moontears on your way to heaven”这句话也是第二次后才开始说的,一方面是让自己安心一点,另一方面则是希望他们做个永远的好梦,若有下次,希望你得到安宁。
明白了吗?
那么,再问一次,你真的要,和我一起背负如此的罪业吗?
哪怕有朝一日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会被它压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