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砍小故事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无题)

作者:未知

我是一個諾德海寇,她是一位諾德貴族。
我是个罪人,满手是血,满眼是钱。我的名字是商人的噩梦,每当提到我的名字,每个人都可以联想到拉格纳悬赏的一万五千第纳尔和被我杀死的一百五十个商队头领。
她是个美人,满身珠宝,气质逼人,她的名字令那些富家子弟神魂颠倒,每当提到她的名字,每个人都可以联想到她身上来自维鲁加的绸缎和来自德赫瑞姆的珠光宝气。
我是个海寇,但是主要做劫匪的勾当。
她是个贵族,但是主要做领兵打仗的工作。
一次,我带领我的兄弟们打劫商队,我杀散了不堪一击的商队护卫,把斧子横在商队头领的脖子上。
她率领她的骑士们杀散了同样不堪一击的我们,救下了商队,害我的兄弟们饿了一个月的肚子。
一次,我率领兄弟们下山挖树根果腹,回到家时却发现被人砸了个底朝天,她还给我留下了一张纸条,画着一个俏皮的表情。
我气的把纸条扯得粉碎。
我在山下的村子里烧起大火,同时我看到我山上的巢穴也烧起大火。我知道那是她干的。
在拉格纳发起的大围剿中,我拿着斧子寻找落单的商人,她率领着骑士寻找着我的踪迹。
我像着了魔一样怕着她也恨着她。我与她不共戴天。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终于,我召集了一百多海寇,准备去找她决一死战。我在维基亚的雪原上发现了她的踪迹。我振臂一呼向她发起了冲锋,她和她的骑士们惊慌失措,留下了大量物资,狼狈而逃。、
终于赢了她一次。我躺在她留下的绸缎和美酒之中,和部下通宵达旦的大醉了一场。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那天晚上,我遭到了她的突袭。醉的头晕转向的我被胸前印着她家族纹章的四名金甲骑士拖到了空地上。
她站在空地中央,身后站着她的二百名骑士,她笑颜如花。
我跪在空地边缘,身后站着她的四个金甲骑士,我咬牙切齿。
“放了他。”她吩咐道。身后的骑士后退一步,我站了起来。
“为什么要在白天逃跑?你们明明不怕我们的!”我恨恨地说。
“我看你都饿瘦了,所以就给你留下一些东西让你吃顿饱饭咯。”她微笑道:“我们打了这么久也有感情了,我总不能看着你眼睁睁饿死吧?”
有感情?我愣住了:“可你是贵族,我是海寇!”
“那有什么关系呢?”她凑近我,丁香的香气飘到我鼻孔里:“诺德和维基亚开战了。我们是时候合作了。”
从此,我放弃了在诺德的非法生意,和她一起活跃在维基亚雪原。我对付维基亚的商队和农民,她对付维基亚的国王和领主。战斗间隙,我们相视一笑,分明感觉内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
她一直打到日瓦车则,维基亚国王吓得狼狈而逃,拉格纳国王第一次把元帅的头衔给了女人。
而我因为不适应雪原的气候,患了重感冒,卧床不起。几个不忠的部下开始密谋盘算杀死我来夺得海寇的领导权。
我绝望了。我派出最后一个心腹,写信告诉她:”我撑不住了,我不行了。“
她很快回信:“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拿着她手写的信,习惯了刀光剑影的我第一次哭的稀里哗啦。
次日上午,我躺在床上,听到了窗外那熟悉的马铃铛声音。我深呼吸,抬起头,看着她那婀娜的身影朝我走来。
她把我抱起来:“你为什么这么不小心?你要是有三长两短怎么办?”
我微笑着看着她:“我不是还有你么?”
她凑近我,我的呼吸和她的呼吸交织在一起。房间里光线很暗,我的唇印上了她的唇。
她直接软在了我的怀里。
我从枕头下面拿出绳子,迅速把她的双手捆在了一起。
她吓了一跳:你这是做什么?
我狠狠地一巴掌抽在她左脸上:“你知不知道,当时我的马都饿死了!”
又狠狠一巴掌抽在她右脸上:“你知不知道,我抢一个商队多不容易!”
她吓呆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怯怯滴说:“那不是都过去了嘛?现在我们不是成为朋友了吗?”
我从身后拿出一把斧子:“难道你真的以为我喜欢过你?”
她漂亮的脸蛋上带着泪痕:“你要做什么?”
“我要拿你的头盖骨当碗使!”#(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