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屋基地的咸鱼提督翻不了身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提督就任

从无际的海原深处突然出现的危险的生物,大部分情况下都没有办法沟通,只会发出不明但又悲怆的声音,一味的袭击航线上来往的船只……这些可怜而又可憎的怪物,不知道自己为何出生,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消亡,只会不停的从海中浮现然后又沉入海底,当然也将无人记得……

为了人类自身的安全,不得不想办法排除这些危险因素,但是常规的武器对那些深海舰毫无作用,炮弹只会像打中空气一般直接穿过那些怪物。只有强烈的爆炸、冲击波等纯能量的攻击能够造成些微伤害。

然后,在不知从何而来的神秘妖精的帮助下,人类获得了舰装。而被舰装选中之人将会失去作为人类的一切,不论是记忆、性格、情感,还是存在于世的痕迹……当穿上舰装之后,人就将不再是人,而是作为一件兵器重生,忘却真名,继承昔日舰船之魂,在大海之上,驱逐危害。

然后,她的名字是……

我们曾经知道她的名字,但当她决心穿上舰装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忘记了她的名字。如果是为了守护人们安身立命之所,那么放弃自己的一切大概也是可以的。当她说出这样的话之后,她就不再是她了,她成为了驱逐舰——电。

虽然电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提督选中,但是她很庆幸能够成为镇守府的第一位舰娘。惴惴不安的同时也在焦急的等待提督的就任,但不管是一天还是两天,提督都没有出现。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提督室里依旧空无一人,甚至慢慢地积上了灰尘。尽管电还是会时不时地去做些打扫,但这硕大的镇守府除了自己之外空无一人,就算整天打扫着装作忙碌的样子,依旧掩盖不住冷清寂寥的事实。夕阳西下,望着秋色的天空,电开始思考,为什么提督还不来呢?如果是讨厌自己的话,那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自己呢?握着就任通知书,却迟迟等不来提督的舰娘,这样的自己,存在的意义又何在呢?

“我……是被遗弃了吗?”

越是不停地这么想着,不安的情感就越是涌现出来,就算不停地告诉自己,不会有事的,一定会来的……

然后终于有一天,提督出现在了电的面前,虽然喘着粗气,一脸狼狈的样子,但依旧带着爽朗的笑容,怀着若有似无的几分歉意说道:“抱歉……我迟到了。”

提督就任的第二天,电就自觉的做起了秘书的工作。这之后向司令部提交的妖精调拨申请书很快就有了回复,短短半天时间,30只妖精就全员到位开始了工作。看着渐渐热闹起来的镇守府,电的心里不禁温暖起来了。

“那个……司令官?怎么这么看着我的说……”

“电,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必须要先问清楚……你,有想过和深海舰队战斗吗?”

“深海……吗?”电低下了头,虽然没有过去的记忆,但内心深处却依旧记得自己来到这里的理由。“明明是知道的……但如果可以的话,我果然还是不想战斗呢。”

“电是个好孩子,怀着这种理想也不是坏事……”这么说着的提督转了过去,他明白,电……不能出击。

于是当天晚上,提督就来到了工厂。

“我需要一艘战舰。”

提督给负责建造的妖精们甩下这一句话之后就走了。

妖精噗鲁鲁是负责这次建造工程的班长,有着出色的工艺和杰出的技术的它对自己很有自信,一边吹着牛说自己不要两个小时就能造出最新型的强力战列舰,一边画起了设计蓝图。妖精库鲁鲁是新来的装备整备班的妖精,因为整个镇守府上下就只有一门12.7cm联装炮,所以它没什么事情可以做,于是就跑到建造班来参观了。

“哦?是库鲁鲁啊。你不在改装组待命怎么跑这里来了?”噗鲁鲁问道。

“噗鲁鲁班长您好,打扰了。我那边因为闲着,所以就想来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噗鲁鲁想着,我们搞建造设计的,是不是也应该参考一下装备维护人员的意见呢?

于是噗鲁鲁这么问道:“你觉得……战舰的舰桥是大点好呢?还是小点好呢?”

“战舰吗?那不就应该什么都要做的大才行吗?”

噗鲁鲁觉得库鲁鲁说的很有道理,于是……

“那个……司令官,工厂那边说,建造完成了的说……”

“哦?这么快,我感觉才过了一个多小时啊?还真是不能小看那群小妖精啊。快带我去看看。”这么说着的提督开始收拾起了桌面上的文件。

“其实……她已经来了的说。”

电有点不好意思的打开了提督室的门,而站着门外的则是穿着整洁的介于琉璃色与宝蓝色之间制服的舰娘。在深呼吸了之后,那位舰娘略带着一点紧张但又不失自信问候到,“您好,我是高雄。能遇到您这么优秀的提督真好。”

这也能算是出击吗?

提督很明白电是个路痴,就算是已经呆了两个多月的镇守府依旧能够迷路。本来也是不想派电出去,可不凑巧的是,就在高雄因为要参加和从岩川基地过来的舰队本部第一群的演习活动而忙的抽不开身时,上面又来了通知:要求去佐世保镇守府接收因人事调动而要来这里的新舰娘。

提督的心情无疑是崩溃的,但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得和电千叮万嘱,记得好好看罗盘,不要贪玩,看见猫的话一定要躲开,小心遇到漩涡什么的。电当然是个好孩子,这些话她当然会好好地记住的,但能不能记住和能不能做到,很明显是两回事。

如果说运气是个气球,那么电一定是需要一根能拉住的绳子,否则也就不会如此迷茫了。在这一如往常平静的海面上,不期而遇的正是来自深海的落单“ha”级驱逐舰。

“那个,你好啊……我叫电。还请、请多多指教?”出于礼貌电远远地就向对方打起了招呼。但是对面似乎并没有一丝想要回应的意思,只是很奇怪地默默地接近再接近。

虽然对面没有回应的行为令电感到有些不快,但她也并没有太往心里去。直到下一秒,ha级“咔”的一声张开大嘴露出5inch主炮,电才反应过来。惊慌失措之下,甚至来不及调转自己的舰装主炮就把炮弹打了出去,彻彻底底的miss。

“哪样的说啊?鱼、鱼雷填装的说!”

错失了主炮开火时机的电,急忙调备起了鱼雷发射管。但深海的驱逐舰并不会给她留有那么多的准备时间,迎面一发火炮狠狠砸来。还不怎么擅长使用侧面防护装甲的电,自然是结结实实地吃下了这一记,只一下就大破了。

“啊哇哇!?”

电为自己的不成熟而感到羞愧不已,一想到就要无法完成提督的交付的任务,明明是好不容易才接到的任务,提督还那么期待的,就伤心地落下了眼泪。这个善良的孩子,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己是否有可能会就此沉没,而是自己是否会辜负提督对自己的期待。

“好害羞啊……”电抹了抹眼泪,检查了一下舰装,尽管不知道鱼雷发射管是否还能顺利使用,但主炮已经严重损坏,这下肯定是没办法继续战斗了。于是电随即准备回港,只不过深海的ha级驱逐舰似乎并不打算就此放过电的样子。

ha级的大嘴发出恼人的声响,“咔咔”直作,伴随着“嗖嗖嗖”的声音,在海面上射出三条白线。

是鱼雷!电清楚地看见朝自己直冲而来的三条白线,仿如恶龙一般气势汹汹,双腿发抖的电甚至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了,更别谈想着要回避了。

然而正是这样的危急时刻,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将电拉回了现实。是提督,来自通讯装置的这个声音沉着而又冷静,“电!听我说,冷静下来,我绝对不会让我的舰队有任何一位舰娘沉没的。等我数到3的时候,你就立刻跳起来!”

“哈?跳起来?”

“3,2,1,跳!”

虽然完全不明白提督到底在说什么,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到,但电还是鼓足了勇气使出全身的力气纵身一跃,鱼雷华丽的从电的脚底穿过,miss。

“现在,立!刻!返!航!”

高雄的演习

她是被誉为最强战舰的大和,有着无人可比的火力,坚实厚重的装甲,娴熟的火炮操作技巧和丰富的射击经验,使得她毫无疑问地成了镇守府本部的王牌,也毫无疑问地成了万人敬仰的舰娘前辈,一个“大和学姐”大概就是对她最好的评价了。

“啊,啊,啊,真好呢,大和……”提督发出一丝带着羡慕却又无能为力的叹息声。

“我也很棒啊。”不知为何高雄似乎有点不高兴。

“是是是,你是很棒,是没错啦……”提督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默念“但是我也想要大和嘛。”

高雄一眼就看穿了提督的想法,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提督,有目标是好事。但是以现在镇守府的财政实力,我们是不可能养的起大和学姐的。虽说这次演习的友军舰队的消耗是由镇守府本部报销的,不用我们支付,但是……总之提督您到时候做燃费报告书的时候就明白了。”

“啊?还要做那个?”提督似乎现在才知道演习完了之后还要写报告书。

“每次战斗之后都要写战果报告啊,燃费只是一部分而已……”高雄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是还是忍着没说,她开始觉得这个提督也许有点不靠谱了,但她还是安慰自己这只是偶尔的事情而已……

“总之,提督……到我上场了。”

“嗯,祝你好运,出击!”

当踏上水面的一刻,高雄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些想笑,自己的对手可是成为了传说的“大和学姐”,究竟自己能不能挡住那势如波涛一般的炮火呢?不管怎么模拟计算,都觉得很勉强呢。但是即便只是有机会看着“大和学姐”操作火炮都已经是万分幸运的事情了,实在也不该有太高的奢望呢。

这么想着的下一秒,高雄就后悔了。大和学姐踩到水面的那一瞬震起的水雾,即刻让高雄明白了她们的战斗力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次元的事情,那股魄力大概是只有经历鬼神般战斗的人才能拥有的吧。她甚至开始为自己曾有一度觉得“万一能命中呢”这样的想法而感到羞愧。这位为了拯救自己的妹妹,不断出入铁底海峡,几次打倒深海的战舰栖姬,最终创造传说,而后又在各种海战之上屡建奇功的战舰,她所背负的东西,对于高雄来说是绝对无法想象的。为与这股命运的洪流所抗争而锻炼出来的超人力量,大概也是高雄遥不可及的目标,在那个夏天,也仅仅只是很少部分的舰娘掌握了某种特殊的技巧……在成千上万次的战斗中所磨砺出来的火炮操作技巧——弹着观测射击。

大和学姐优雅地将自己的阳伞往一旁轻轻一挥,犹如蜻蜓点水一般,右脚轻盈地向前一个小小的滑步,颔首致意。

高雄一开始有点困惑,这是在干什么,但很快就明白了,这是在让先,是请自己不要客气的意思。

于是高雄便一个箭步向前跑动起来,准备先手开火。微微调整仰角,装填,时机一到,右脚向前,左脚弓步,“轰”的一声齐射出十枚炮弹,那炮弹便仿若流星一般直冲冲袭去,但这咄咄的气势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只见大和学姐不慌不忙地一个转身,手中的阳伞也随之起舞,这万钧之势就这么被尽数化解,如同是水底捞月一样,炮弹稳稳当当的被那阳伞接了过来,随后好似高尔夫球一般被甩向空中,发出一道美丽的烟火。

“唔,想不到还有这种操作。”不管高雄再怎么觉得不可思议,总之眼前的事实就是那么发生了。

“您的炮火实在是有点耿直呢。”大和学姐这么说到并伸出了左手,让一架水上飞机如蝴蝶般轻轻停落于食指,“若是您是有着想要打中的那个心的话,就应该……”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大和学姐的指尖便如同开出一朵雾花,还未等反应过来,高雄就觉得自己耳边似乎飞过了什么,但是高雄并没有太留意,她现在全神贯注地盯着大和学姐的一举一动,生怕会错过什么。

“当你太过留意于眼前的事物的时候,反而会忘记身边的事物。舰队啊,可是一个整体,奇迹并不是一个人创造的……”这么说着的大和学姐带着一丝悲凉的意味,但46cm三联装主炮却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冰冷的缓缓调转。

“第一、第二主炮,齐射……开始!”

话音刚落三枚炮弹顷刻而至,狡猾的错开了距离使得高雄的回避空间变得很有限,但也是因为自己紧紧得盯着主炮的仰角,姑且还是猜中了大概的落地点,在紧急回避之下幸运得没有被直接命中,仅仅只是吃到了近失弹。但就在自己暗自庆幸的时候,甚至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第二主炮的三枚炮弹就切实地命中了高雄。

“呀!”尖叫着的高雄还是没有明白这第二次的射击是怎么回事,但还是下意识地调转自己的主炮打算反击。

“越是危急的时候越是要冷静,怀着慌乱的心打出去的炮弹,就如同是枯叶一般,毫无力量。”

事实也正如大和所说的一样,高雄的第二轮射击别说是瞄准了,连打的是哪个方向都不知道,大和学姐甚至一丝回避都没有,只是缓缓走向前,并从腿边抽出了一直挂着的三枚九一式穿甲弹。

“什、什么啊……打算这么赢吗!?”高雄已然失去了大部分的斗志,大概是觉得自己哪怕是一丝希望都触碰不到了吧。

当九一式穿甲弹正式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高雄甚至都没有采取一丝回避。


(本来还打算写夜战的,靠之前开发的鱼雷和主炮打个炮雷ci把大和打个小破的,但是感觉太长了……嘛,大和已经够放水的了,第一轮只是普通的二连,第二轮的时候打的才是弹着观测射击)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