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记回目解析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如果说《天龙八部》的回目在金庸小说中文学性和艺术性最高的话,那么《鹿鼎记》的回目无疑是最为艰涩难懂的了。据作者自己在第一回结尾的“注”中所言,《鹿鼎记》的回目,全部是从其先祖查慎行的《敬业堂诗集》中摘录的联句。以同小说毫无关联的诗句来作为回目,这是非常大胆和有难度的。也许,金老有着一点为自己祖先宣传的私心;也许,有的回目稍显牵强不够贴切;但是他的这份才气和功力,实是学究天人,令人仰止!

然而,对于读者而言,要弄懂这些回目的意思,欣赏回目的艺术,则是一件艰巨的任务。笔者没有读过查慎行的诗集,诗句的原意实在没有办法索解,至于其中的用典更是茫然无措。只能根据字面的意思,结合小说内容,来尽可能地解释清楚明白。不到之处,敬请方家指点。


第一回 纵横勾党清流祸 峭茜风期月旦评
第一回是全书的楔子,这一回讲到顾炎武和黄宗羲两人来到好友吕留良家,讲述了庄家修《明史》所引发的文字狱案,众多的文人乃至工匠都遭到牵连,丢掉的性命;而修史的庄廷鑨等爱国志士则受到了顾炎武,黄宗羲和吕留良的一致赞赏和怀念。回目在这一回的结尾有着作者自己的注解:
本回回目中,“钩党”是“牵连陷害”,“纵横钩党清流祸”的意思是:对许多有名的读书人株连迫害。“峭茜”是高峻鲜明,形容人格高尚、风采俊朗,“峭茜风期月旦评”的意思是:贤豪风骨之士,当会得到见识高超之人的称誉。

第二回 绝世好事传闻里 最好交情见面初
这一回写到主人公韦小宝的出场,在扬州的丽春院中和茅十八相遇相识,一见如故,回目意思侧重于后一句。作者原注:“最好交情见面初”是“一见如故”的意思,并不是说初见面交情最好,后来就渐渐不好了。
绝世的好事总是在传闻之中,最好的交情总是在见面的开始。这两句对仗工整,后一句初看之下,不禁让人联想起“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诗句来,但它实际上是“一见如故”的意思。

第三回 符来袖里围方解 椎脱囊中事竟成
符来到袖里围才解开,椎脱离了囊中事情就成功。这两句乍看之下,让人不明所以。回到故事本身,写到茅十八和韦小宝到了京城,遇见了海老公和小桂子。在宫廷之中,韦小宝阴险地将小桂子杀死,又将海老公的眼睛弄瞎,从此作为小桂子的替身,留在宫中。也许回目的大意就是韦小宝机灵狡猾,在艰难的局面中想到办法化险为夷。

第四回 无迹可寻羚挂角 忘机相对鹤梳翎
羚,羚羊;翎,翎毛。这两句的意思侧重在前一句,韦小宝和康熙在皇宫中厮打,康熙曾经使出一招“羚羊挂角”来,而韦小宝也很快学到了这一招,这个回目稍显牵强。

第五回 金戈运启驱除会 玉匣书留想象间
金戈,兵器,指代战争,这里形容康熙和韦小宝等小太监一起在宫中制服了权臣鳌拜。后一句的“书”当是指《四十二章经》,海老公命韦小宝去上书房偷《四十二章经》,韦小宝一直没找到,所以说只在“想象间”。

第六回 可知今日怜才意 即是当时种树心
这一回通过偷听海老公和皇太后的一通对话,韦小宝得知海大富早就知道自己假扮小桂子,原来他一直被老家伙利用。这个回目,颇有种树乘凉的意思。怜,爱惜。

第七回 古来成败原关数 天下英雄大可知
韦小宝在狱中将鳌拜杀死,此时正值天地会青木堂的人物也潜入皇宫之中向鳌拜寻仇。他们将韦小宝擒拿到天地会中,并商议由谁来做新一任香主。
故事的主题应该落在回目的前一句上,这里是说天地会人物们本拟要杀了鳌拜,却被韦小宝抢了先,胜败原来总是有天数。

第八回 佳客偶逢如有约 盛名长恐见无因
这一回,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正式出场。作者通过韦小宝的眼睛,描绘了陈总舵主的风采。得知韦小宝手刃大权臣鳌拜,陈近南将其提拔为青木堂堂主。
回目直译而来的意思是,偶然间遇到了优秀的人物,就好像两个人约定好了一样;盛大的名气却恐怕往往来得没有由头。这里故事取的应是前一句的意思,讲韦小宝邂逅陈近南。

第九回 琢磨颇望成全璧 激烈何须到碎琴
天地会的徐天川和沐王府的白寒松,白寒枫二人在北京相遇;双方本来都是反清的义士,却因为所拥戴的明朝王室成员不同的“政治立场”而起了矛盾,结果徐天川受伤,而白寒松身死。
回目的意思是,琢磨就是热切希望成全美玉,(弹琴)激烈何必一定要把琴弹碎。这里指代徐天川和白氏兄弟都有共同的驱除鞑虏的目标,却为了小分歧而弄得两败俱伤。

第十回 尽有狂言容数子 每从高会厕诸公
韦小宝接到康亲王的邀请,来到其王府之中与来北京的吴应熊会面。康亲王府中的神照挑衅吴应熊身边的侍从齐云凯结果吃了大亏;而齐云凯则夹杂在众人当中,却暗中去偷康亲王府里的《四十二章经》。
尽有狂言,显然指代的是神照;高会,高档的宴会;厕,这里是“夹杂”的意思;诸公,众人。作者原注:本回回目“每从高会厕诸公”的“厕”字,是“混杂在一起”的意思。《史记·乐毅传》:“厕之宾客之中。”

第十一回 春辞小院离离影 夜受轻衫漠漠香
韦小宝从康亲王府中回来,之前被点了穴道的小郡主沐剑屏穴道自解,同韦小宝一场嬉闹;而不久之后,同是沐王府中的方怡闯入皇宫被捕,韦小宝将其救起。两位美女被韦小宝所得,在他的房间之内戏耍。这个回目也颇有风情。

第十二回 语带滑稽吾是戏 弊清摘发尔如神
这一回的回目实在不好理解,故事讲到沐王府的人物冒充吴三桂的手下去皇宫行刺未遂被捕。康熙极为精明,怀疑此事为他人嫁祸吴三桂,而韦小宝则拿着“刺客”的兵器和衣服去找吴应熊,狠狠地敲了这位世子的竹竿。语带滑稽吾是戏,似乎指的就是韦小宝明知就里,还要故意去讹诈吴应熊。

第十三回 翻覆两家天假手 兴衰一劫局更新
沐王府的沐剑声邀请天地会群雄赴宴,期间被打伤并“扣押”的徐天川出现,两家终于将事情讲明白,冰释前嫌。而韦小宝也答应沐剑声去皇宫中救出遭擒的沐王府人物。韦小宝在清廷和天地会中“翻云覆雨”,游刃有余,仿佛上天都借了他一臂之力。假,借助。一劫,这里可以理解为韦小宝将被关押的沐王府人物刘一舟等人劫走。

第十四回 放逐肯消亡国恨 岁时犹动楚人哀
陈近南和沐剑声会面,双方所代表的天地会和沐王府虽然在拥立皇帝一事上难以一致,总是有唐桂之争,但都以杀死吴三桂,推翻清廷为己任。陈沐二人想起已经灭亡的明王朝,悲痛不已,击掌三声,决定联手。
回目的意思是,放逐怎么肯消除亡国的愤恨?过年的时候更加勾起楚国人的哀思。这里隐约埋下屈原被放逐而沉江的典故,以楚国人的亡国之痛来形容天地会和沐王府人物对于明朝的故国之情。

第十五回 关心风雨经联榻 轻命江山博壮游
这一节故事中,韦小宝担心自己被太后所恨,随时都有性命之危,于是在康熙面前讲述了自己进宫的原委和所听到的海大富与太后之间的谈话。康熙这才得知韦小宝并非真正的太监,而自己的父皇顺治皇帝并没有死,而是在五台山出家。
回目意思似乎主要落在后面这一句,说的是顺治皇帝将江山轻易让出给了儿子,自己却出外游历。

第十六回 粉麝余香衔燕语 珮环新鬼泣啼乌
韦小宝奉康熙之命前往五台山去找顺治皇帝,路途上和沐王府的人相遇,一起赶路。大雨之中,来到一座无人的大宅内躲雨,巧遇来寻找韦小宝的神龙教的人物。正当韦小宝为神龙教人物所得之时,宅子中出现了“女鬼”,将所有人都吓到了。
回目的意思落在后一句:珮,玉佩;泣,哭泣;乌,乌鸦;这句话是形容“女鬼”在雨夜中哭泣的凄厉声音像是乌鸦在啼叫。

第十七回 法门猛叩无方便 疑网重开有譬如
韦小宝和双儿一起来到了五台山的清凉寺,以布施和做法事为由想到寺中找出已经出家的顺治皇帝,却遭到方丈澄光的拒绝。与此同时,西藏的喇嘛巴颜带着众人到来,以小喇嘛被清凉寺拘留为借口想要搜寺。一时之间,澄光颇为为难,而一场厮杀在所难免。
回目侧重在前一句。法门,这里应该以“佛门”来理解,指代清凉寺;叩,敲击;无方便,意思是不能达成。笔者认为,这句话连起来所说的,就是韦小宝和巴颜两拨人都难以敲开清凉寺的大门(去找顺治皇帝)。作者原注:本回回目一联是佛家语。“方便”是“权宜方法”之意。释迦牟尼说法,以闻者不解,多用“譬如”开导之。

第十八回 金刚宝杵卫帝释 雕篆石碣敲头陀
巴颜手下的喇嘛正要冲进清凉寺的小屋之中找人,立即被“莽和尚”行颠用金刚杵打死几个,这位臂力奇强的高大僧人,挥动宝杵保卫师兄行痴(顺治)。
而此后双儿点倒一众恶人,韦小宝与行痴进行了一番交谈,告诉了他自己的来由以及皇后杀死董鄂妃的事实。此后韦小宝和双儿下山,遇到了胖头陀。后者逼问韦小宝各部《四十二章经》的下落,韦小宝则竭力糊弄,将一个篆刻的石碣上的文字来搪塞,胖头陀却信以为真。
这一回的回目是《鹿鼎记》中为数不多的上下二句都符合故事情节的回目。帝释,意为皇帝化身的和尚;敲,这里是象征的说法,有为难,戏耍的意思在其中。

第十九回 九州聚铁铸一字 百金立木招群魔
正当韦小宝在少林十八罗汉的护卫之下回到了京城之时,却又被方怡骗到了神龙岛上。之后韦小宝遭到毒蛇的咬伤,随即被陆高轩救起。后者则竭尽心力要韦小宝翻译出石碣上的“蝌蚪文”,而韦小宝完全是杜撰出来的,怎么可能翻译得下来?无奈之下,陆先生只得自己编了一篇对神龙教主歌功颂德的文章。
回目的意思是,聚集九州的铁来铸成一个字,用百两黄金的高价立下木头招揽群魔。初读之下实在是无法同故事情节相联系,笔者认为这是形容为了讨好神龙教主大家都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
作者如下的原注似乎更能让读者理解。
注:唐末罗绍威取魏博镇,将其五千精兵尽数杀死,事后深为懊悔,自知是极大错误,说:“合六州四十三县铁,不能为此错也。”王莽时钱币以铜铁铸作刀形,刀上文字镀以黄金,称为“错刀”。罗绍威以错刀之“错”喻错误之“错”,此错之大,聚天下之铁,也难以铸成。战国时秦国商鞍变法,法令初颂时恐人民不遵,立三丈之木于南门,宣称若能搬出北门者赏五十金,众皆不信。有一人试行搬木,商鞍果然依令照赏,于是人人皆信其法。商鞍立法严峻,民不敢违。  “九州聚铁铸一字”,此“一字”为一个大“错”字,本书借用以喻韦小宝受骗赴神龙岛,悔之莫及。“百金立木招群魔”句,本书用以喻神龙教教主先以甜头招人归附,然后施行严刑峻法,部勒教众。

第二十回 残碑日月看仍在 前辈风流许再攀
这一回中韦小宝当上了神龙教的白龙使,洪教主和夫人各教了韦小宝三个招数。回目的重点应该在后一句,是说韦小宝继承了一点前辈们的功夫。

第二十一回 金剪无声云委地 宝钗有梦燕依人
韦小宝离开神龙岛,回到北京,告知了康熙去五台山一行的所见。康熙得知自己的父皇还活着,惊喜交集,让韦小宝也去清凉寺当和尚,照顾老皇帝。
金剪无声,韦小宝在同建宁公主的大闹中烧掉了头发,康熙剪了一位太监的辫子给韦小宝装上,让他当了和尚之后就卸掉。

第二十二回 老衲山中移漏处 佳人世外改妆时
韦小宝奉康熙之命来到少林寺剃度出家,成为了康熙的替身,法名“晦明”。他在寺门邂逅了前来滋扰生事的阿珂师姐妹,被其沉鱼落雁的美貌所倾倒,于是想尽办法要去死缠烂打。
老衲,老和尚;移漏,“漏”应该是古人计时的装置,移漏应该就是移步的意思,这句话是说般若堂的首座澄观和尚出来为韦小宝想克制二女的招数的方法。

第二十三回 天生才士定多癖 君与此图皆可传
葛尔丹等人乘着阿珂,阿琪师姐妹受欺负来到少林寺生事。后来杨溢之出现,为韦小宝极力辩护,最终让葛尔丹等人铩羽而归。后来康熙又送来密旨,以图画的形式要求韦小宝去清凉寺护卫父皇。
癖,癖好。回目意思落在后一句,是说韦小宝和图一起去五台山再走一遭。

第二十四回 爱河纵涸须千劫 苦海难量为一慈
韦小宝来到五台山清凉寺,发现康熙也来到了这里。年少的天子重新见到自己的父皇,泣不成声,然而顺治皇帝决意要继续出家,不肯还俗,康熙无奈,只得让韦小宝留下来照应。
回目意思侧重在前一句。涸,干涸;劫,佛家语,古印度传说世界经历若干万年毁灭一次,重新再开始,这样一个周期叫做一“劫”。千劫是极为漫长的光阴。这里是形容康熙和顺治之间的父子亲情极深。作者原注为:本回回目均为佛家语,“劫”是极长的时间单位。佛家认为,人生所以苦海无边,在于爱心和慈念难断。

第二十五回 乌飞白头窜帝子 马挟红粉啼宫娥
上一回的末尾,白衣尼九难横空出世,行刺康熙未遂,却劫持下了韦小宝。原来,这位白衣尼正是明朝的九公主。她先是随韦小宝来到清朝宫廷中,查清了假太后毛东珠的来历;后又到了崇祯的墓前大哭一场。
乌,乌鸦。这两句诗的意思颇为难解,整体而言,应是就九难的亡国之痛而言。作者原注:“帝子”是皇帝的女儿,通常指公主。《楚辞·九歌·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帝子是尧的女儿。马怀素《送金城公主适西番诗》:“帝子今何在?重姻适异方。”

第二十六回 草木连天人白骨 关山满眼夕阳红
九难带着韦小宝和阿珂去找阿琪,在路上遇到了两伙喇嘛同她们为难。韦小宝施展巧计,将这些喇嘛尽数杀伤。
回目的意思落在后一句,这一回故事的最后,金庸先生这样写道:“此时太阳西沉,映得半边天色血也似红,心想这夕阳所照之处,千关万山,尽属胡虏,若要复国,不知又将杀伤多少人命,堆下多少白骨,不知该是不该?”

第二十七回 滇海有人闻鬼哭 棘门此外尽儿嬉
韦小宝同众多的江湖豪客一起,参加了“杀龟大会”,大家推举各省的盟主来集合力量诛除吴三桂。此后,韦小宝又相继邂逅天地会人物和清廷侍卫,并极尽戏耍之能事,串通这些人将自己的情敌郑克塽大大折辱了一番。
回目上一句是指吴三桂在云南杀了不少人,滇,云南的简称。笔者本以为下一句取后面几个字,是指韦小宝耍泼皮无赖。但作者原注是:回目中“棘门此外尽儿戏”一句,原为汉文帝称赞周亚夫语,指其军令森严,其他将军所不及,原诗咏吴三桂残暴虐民而治军有方。“棘门”即“戟门”,亦可指宫门,本书借用以喻众御前侍卫出宫胡闹。

第二十八回 未免情多丝宛转 为谁辛苦窍玲珑
这次吴立身等人又来帮助韦小宝,他们设下圈套,诬陷郑克塽欺侮一位乡下女子,对其打击报复。此后杨溢之则装扮成“蛮子”,要来杀阿珂和郑克塽,韦小宝则心里暗暗好笑,大呼过瘾。
这个回目意思落在第一句,是说郑克塽到处“沾花惹草”,颇为多情。

第二十九回 卷幔微风香忽到 瞰床新月雨初收
这一回写到韦小宝被康熙差遣护送公主远嫁云南。然而,一路上,韦小宝被刁蛮的公主想尽办法折磨虐待,两人还因为常常肌肤相接而走入不轨,这样一路来到云南。
回目的这两句实写夜晚的微风香气袭人,月亮静谧雅洁,其实是在烘托韦小宝和建宁公主的不伦恋情。幔,帷幔;瞰,从高处往下看。

第三十回 镇将南朝偏跋扈 部兵西楚最轻剽
韦小宝将建宁公主送到云南,也得到了吴三桂的热情接待。而在云南之时,韦小宝得到吴三桂想要联合其余藩王,以及蒙古和罗刹一起造反的消息,于是顺藤摸瓜,一路探查虚实。
回目的意思落在前一句,镇将南朝,指的就是在云南镇守的藩王吴三桂;跋扈,专横暴戾,欺上压下,这里形容吴三桂暗地里想要造反。

第三十一回 罗甸一军深壁垒 滇池千顷沸波涛
吴应熊四处寻找蒙古使者罕帖摩而不见,疑心他被关在了公主的房中,于是假借灭火的由头去公主房中搜查,却被刁钻的公主打晕阉割。此后九难派遣阿珂去行刺吴三桂失败,韦小宝前去救援,见到的却是小郡主沐剑屏。
回目的意思可以理解为吴三桂的叛军还没有启动,云南的形势就已经非常紧张严峻了。作者原注:罗甸在贵州省中部,吴三桂驻有重兵。

第三十二回 歌喉欲断从弦续 舞袖能长听客夸
韦小宝来到三圣庵中,邂逅了陈圆圆,听她弹奏吴梅村填词的《圆圆曲》,将自己昔年的往事娓娓道来。此后九难,李自成和吴三桂也一一现身,几位明末清初的重要历史人物在这个小庙中演绎了一场精彩的对手戏。
回目描摹的就是陈圆圆在韦小宝面前唱歌的情形。

第三十三回 谁无痼疾难相笑 各有风流两不如
在回京城的途中,韦小宝一行人邂逅了“百胜刀王”胡逸之,并听他讲述了如何在数十年前见了陈圆圆一面之后,就甘当园丁伙夫去陪伴她。而众人之中,也只有对阿珂极为痴迷的韦小宝和他言谈极为投机。
回目的意思就是,胡逸之和韦小宝都风流得很,痴情之极,不用互相笑话。痼疾,经久难治的病,这里指对美女的深刻眷恋。

第三十四回 一纸兴亡看复鹿 千年灰劫付冥鸿
韦小宝集齐了所有《四十二章经》中的地图碎片,双儿则花了多日的时间将这些碎片拼凑完整,于是,两人得知了宝藏埋藏的地点。
本回的回目取的应该是前一句中“一纸兴亡”这个词的意思,是说这张藏宝图关系着天下的兴亡。(不仅是宝藏的埋藏地,也是清朝的龙脉所在)

第三十五回 曾随东西南北路 独结冰霜雨雪缘
这一回写到韦小宝作为清朝的都统前去剿灭神龙岛,却不幸为神龙教的洪教主等人擒获。他逃了出来,和双儿一起往北远遁,寻找鹿鼎山。
回目的前一句是说韦小宝和双儿赶了很多的路,四处寻找鹿鼎山的所在;后一句则是指他们在下着大雪的东北骑鹿遨游。

第三十六回 犵鸟蛮花天万里 朔云边雪路千盘
韦小宝和双儿来到鹿鼎山下,意外地结交了在那儿的罗刹公主苏菲亚。二人随她远赴莫斯科,并帮助她成功复辟帝位。
回目所说的就是韦小宝随苏菲亚来到万里之外的莫斯科,由于地处严寒的北方,所以用上了“朔云边雪”。

第三十七回 辕门谁上平蛮策 朝议先颁谕蜀文
康熙已经怀疑到吴三桂要造反,于是下诏书要削藩。做好一切准备,调兵遣将,迎接挑战。
辕门,官署的外门;平蛮,笔者原以为这里指代剿灭吴三桂,整句话应该就是皇帝在朝中计议如何镇压吴三桂的造法。作者原注:晋时平蛮郡在今云南曲靖一带。《谕蜀文》的典故,是汉武帝通西南夷时,派司马相如先赴巴蜀宣谕,要西南各地官民遵从朝旨。

第三十八回 纵横野马群飞路 跋扈风筝一线天
韦小宝同吴应熊打赌赛马,为了赢下比赛,他让马伕给吴的马喂巴豆来暗算对手。不料正是这时吴三桂造反,吴应熊骑马逃离京城,因为马吃了巴豆虚脱跑不快,被韦小宝擒拿。
回目的意思落在前一句,吴应熊的马不中用,就好像野马到处乱窜一样。

第三十九回 先生乐事行如栉 小子浮踪寄若萍
韦小宝作为钦差大臣来到扬州,当地的官员纷纷迎接讨好,知府吴之荣等人带他到禅智寺赏芍药花,听小曲。可韦小宝全身没有一根雅骨头,觉得这些东西非常无聊,说出的话也粗俗不堪,让在场的官员十分尴尬。
这个回目中的“先生”似是指代扬州官员,“小子”当指韦小宝这个无赖小儿。意思是别人当做风雅的好事物,韦小宝却丝毫不懂得欣赏。栉,梳子。

第四十回 待兔只疑株可守 求鱼方悔木难缘
吴之荣拿着查慎行和顾炎武等人的诗集给韦小宝看,揭发他们题反诗,想以此来升官发财。没想到韦小宝敬重顾炎武等人,不听吴之荣的谗言,让后者悻悻而回。
回目之中,隐含了“守株待兔”和“缘木求鱼”两个成语,讽刺吴之荣不知道上级的脾气喜好,想要投机反而碰了钉子。

第四十一回 渔阳鼓动天方醉 督亢图穷悔已迟
归辛树一家被误导,认为吴六奇替满清朝廷卖命是卖国行为,将他杀死。韦小宝同天地会群雄见到吴六奇首级极为悲痛,要为他报仇。后来陈近南赶到,问清了事情的原委,归辛树一家人才知道吴六奇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假意做官,暗中准备起义,他们后悔却已经来不及了。
这两句诗较为晦涩,难以索解,笔者原以为主要的意思应该落在最后的三个字“悔已迟”上。作者原注则是:本回回目中,“渔阳鼓动”是安禄山造反的典故,喻吴三桂起兵;“督亢图穷”是荆轲刺泰王的典故,本书借用,指归辛树等误刺吴六奇,后悔不及,又要去行刺康熙,其实只字面相合,含义并不贴切。

第四十二回 九重城阙微茫外 一气风云吐纳间
这一回写到归辛树一家三人进京城想要杀康熙,韦小宝在危机之中用画图的方式给康熙传讯,要保护他的安全。
回目的意思应该侧重在前一句,是说归家人想要刺杀宫阙之中的皇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第四十三回 身作红云长傍日 心随碧草又随风
在泄露了归辛树刺杀康熙的秘密之后,韦小宝又将康熙要炮轰天地会住所的消息告诉了天地会群雄,让众人免于一难。
回目的意思颇具象征意义,是说韦小宝既对康熙忠心耿耿,又对天地会的兄弟们很讲义气。作者原注:本回回目中,“红云傍日”指陪伴帝皇,“心随碧草”指有远行之念。

第四十四回 人来绝域原拼命 事到伤心每怕真
这回写到韦小宝又遇到了神龙教主等人来找他进行报复,然而阴差阳错之下,神龙教中一众头领和教主夫人纷纷倒戈,发生了一场内讧,洪教主最终被杀,韦小宝逃过一劫。而此后韦小宝等人来到通吃岛,见证了郑克塽暗算陈近南,将其杀死。这一幕,让多少读者痛心疾首。
回目的前一句似乎总结的是神龙教中头领在被逼无奈之下跟洪教主拼命,而后一句应该是就陈近南的悲情谢世而言。

第四十五回 尚余截竹为竿手 可有临渊结网心
韦小宝和七位老婆在通吃岛上将郑克塽和冯锡范放走之后,发现他们自己的大船也被船夫开走了。无奈之下,只得呆在岛上生活。后来康熙差遣使者和仆役来到岛上,封韦小宝为“一等通吃侯”,让他天天在岛上钓鱼,实际上是将他软禁在岛上。
回目隐含着“临渊羡鱼,不如归而结网”这句俗语,指的就是韦小宝在岛上钓鱼一事。

第四十六回 千里帆樯来域外 九霄风雨过城头
不久之后,施琅平定台湾,奉康熙的命令驾着大船来通吃岛看望韦小宝。此后,韦小宝又接到康熙召回的旨意,原来罗刹和清朝之间关系紧张,战事一触即发,康熙希望懂得罗刹话的韦小宝作为使者去往边境。
回目的前一句指的当是施琅的到来,后一句则是说罗刹和清朝的战事,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第四十七回 云点旌旗秋出塞 风传鼓角夜临关
康熙命令韦小宝带兵去北方抵挡罗刹军队的进攻,后者用尽机巧,连战连捷,凯旋而归。
回目正是就大军出征,金戈铁马的战事而言。

第四十八回 都护玉门关不设 将军铜柱界重标
打完仗之后,韦小宝和罗刹的使者商议划定两国的边界。双方本来争辩得面红耳赤,这时韦小宝又耍花招,将对方制服,并顺利谈拢。
作者原注:“都护”是汉朝统治西域诸国的军政总督,“玉门关”是汉时通西域的要道,“玉门关不设”意谓疆域扩大,原来的关门已不成为边防要地。“铜柱界重标”指东汉马援征服交趾(安南)后,开拓疆土,立铜柱重行标界,意谓另定有利于中国的国界。

第四十九回 好官气色车裘壮 独客心情故旧疑
几年之后,韦小宝再一次遇到冯锡范郑克塽师徒二人,双方一个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意气风发;另一个却是投降的藩王,几年间似乎老了二三十岁。韦小宝对郑克塽不依不挠,讨要他在海岛上逼迫对方许下的借债。
回目应该就是就韦小宝和郑克塽两人而言,一相比较,天壤之别。

第五十回 鹗立云端原矫矫 鸿飞天外又冥冥
韦小宝这些年一直陪伴康熙,为其效了无数犬马之劳,已然位极人臣。然而,他既不想当官,又不愿造反,于是辞别了康熙,带着七个老婆告老还乡。这个充满了争议的主人公,却无疑是人生最大的赢家。他做官则做到了权倾朝野的鹿鼎公,赚钱则赚成了富甲天下的大富豪,享誉则四海之内都感叹他杀鳌拜入天地会,娶妻则娶了七位沉鱼落雁的美女,名利权色都获得了大丰收,更为难得的是,他还可以急流勇退,得以善终。这样的人,不得不让人佩服!
回目的大意,应该是说韦小宝在庙堂之高时可以展现自己的“才华”,春风得意;而处江湖之远时也可以安享美好生活,乐天知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