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story《苍绿的守护者》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Icon-info.png
\此作品已完结/

作者名:After story《苍绿的守护者》

绿bar娘的连载故事 after story《苍绿的守护者》(上)

2009-06-17 03:52

我写after story,各位就不要再追杀我了......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为百度贴吧的棯,我已经快被那些不注明作者就胡乱转载的烧饼逼疯了- -



我曾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
我和她相遇就注定着要经历惨痛的分离,我不知道她原来背负着如此沉重的宿命,直到她的身躯化作尘埃随风飘散,内疚和悔恨才深

深地刻进心中,”要一直生活下去”这份誓言如同在伤口上反复撒上的盐巴一样,带给我锥心刺骨的痛楚。
或许我真的会就此沉沦下去,成为记忆的奴隶,被过去的恶梦永远囚禁。

“哇啊啊啊~~着火了,主人快来,着火了!”
格林达姆的呼喊声打断了我的回忆。
我赶紧冲进厨房,迎面就看见格林达姆扑进我的怀中。
“主人,我好害怕...”
格林达姆如同受惊的小猫一样在我怀中瑟瑟发抖。
尽管抱着她的感觉很舒服,但我觉得现在并不是沉醉在这种感觉的时候。
正在煎着荷包蛋的平底锅在熊熊燃烧,冲天的火舌不断噬舔着天花板,原本雪白的表面开始变色。
那真是不得了的情况。
我马上搬来灭火筒,对着火源发动攻击,很快,白色的泡沫就将赤红的火焰成功压制,留下了化为焦炭的荷包蛋和被熏黑的天花板。
“主人对不起,人家明明是想帮主人做早饭的说...”格林达姆已经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了。
“不要紧的,只要你没受伤就好了。”我以尽可能温柔的表情注视着格林达姆,并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额头。
“人家...下次一定会努力的,绝对会做出主人满意的早饭。”
“嗯,我很期待呢。”

“那么我上学了。”
“主人慢走。”
空着肚子的我在格林达姆的目送下离开了家。
由于一整个早上都没有吃过东西,所以早上的课只能在睡梦中度过了,这是最能节省体力的办法。

好不容易坚持到中午,我和好碰友阿部和比利来到了号称妖都最豪华的餐厅,餐厅门口端坐着的蓝蓝路教祖塑像不禁令我肃然起敬。
“麻烦要一份全家桶。”由于饥饿,我不得不点了这么贵的东西。

“不来一根吗?”人称好男人的阿部好像察觉到了我的饥饿,主动地把薯条递给我。
“呜喔,果然是好男人。”
“棯,你有没有听说过最近流行的都市传说?”金发碧眼,人称森之妖精的比利突然开口。
“都市传说,是指半夜打开男厕所第5格,然后会发现一个御姐在里面,之后她会问你几点钟的故事?”
“No,no.”比利摇了摇头,“是指最近热门的“电脑破坏者”。
听到这个名词,我的大脑出现的就是一个男孩一边在骂着粗口,一边用力砸键盘的画面。
“最近已经发生了很多次,每一次都是当时人在睡醒以后发现自己的电脑被疑似剑之类的东西砍过,砍到不可回收的样子。”
想到这里我不禁为我心爱的格林达姆和计算姬担心,要是有一天一觉醒来发现计算姬被肢解,格林达姆变为数据消失的话,我绝对会

伤心的从8楼跳下去。由于我不信春哥,所以连复活的机会也没有。
“而且被攻击的对象都是宅男,所以棯你一定要小心。”
比利说出了一句我最担心的话,原本气氛愉快的午餐时间因此蒙上了一抹阴影。

由于之前的英语考试我只得了9分,所以迫于无奈只好接受老师的补习,在被一连串意味不明的英语单词洗脑以后,我迷迷糊糊地踏

上了回家的道路,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9点了。
“真是过分的老师啊,老是恃着自己长得像罗莉就来欺压我这种纯洁的罗莉控。”我一边在昏暗的小路上行走一边低声抱怨。
这一带的夜路对一般人来说是很可怕的,日久失修的路灯不断地闪烁着,发出暗淡的光,附近是一个废弃的建筑工地,垃圾和动物尸

体在那里堆积如山,所以经常会有乌鸦从这里经过。不过这种恐怖感我貌似已经感受不到了,一方面是因为我从小学就开始走这一段

路,另一方面,各种重口味的猎奇游戏已经将我的神经锻炼得无比坚韧。
就在我想着格林达姆在家门等候着我回来的画面是,一个黑影正慢慢向我逼近。
我下意识地停住脚步,却发现黑影已经离我不到5步了。
一道亮光突然啊从我眼前出现,闪耀着银光的骑士剑,表面以蔷薇的纹路雕饰,微薄的剑刃仿佛有把一切砍断的力量。
我忽然想到了比利的话:
“每一次都是当时人在睡醒以后发现自己的电脑被疑似剑之类的东西砍过。”
莫非眼前的人就是......
“你是谁?”我鼓起勇气,以尽量平静的声音问道。
这时,原本已熄灭的路灯突然被点亮,我终于看清黑影的正体。
樱色的长发垂落腰际,青色的瞳孔,娇小的鼻子和薄薄的嘴唇形成了一副绝美的脸庞,从黑色的紧身衣中能看出略为丰满的身材,蕾

丝衬边的短裙和黑色长袜构成了无比美妙的绝对领域。高挑的身材配上皮质外衣,给人以一种飒爽的感觉。
眼前的女性直视着我,缓缓开口。
“在下名为,花姬·护航者。”


绿bar娘连载after story《苍绿的守护者》中

2009-06-19 04:08内含工口物,都给我自重去。

转载请注明作者为百度acfun吧的棯,不注明作者就胡乱转载的烧饼将被本人的好碰友比利爆菊,以上。


对方的手上有武器,因此我不敢轻举妄动,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直视着对方的双眼,在气势上不输给对方而已。
我们就这样相对而立,直到一声闷响打破了沉默,同时,眼前的女性突然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那个,你肚子饿了么?”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我不自觉的开口了。
代替回答,眼前的女性轻轻地点了点头。
很好,主导权到了我的手上。
“如果可以的话请跟我来吧。”我向眼前名叫“花姬”的女性伸出手。
花姬没有回应,只是默默地牵着我的手,跟在我的身后。
我们走到了一家便利店前。
“这里肯定有你想要的东西。”
面前的自动门缓缓打开,我们就这样牵着手一起走了进去。
“老板,麻烦给我...”
“我知道了,是这个吧。”
老板递给我一盒“什么东西”。
“这是新出品的颗粒草莓口味,用了它可以让你有一个快乐的晚上哦。”
“嗯...草莓吗,这个我很喜欢呢。”我身旁的花姬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才,才不是这样呢,老板,我要一盒饭团和一瓶养乐多就够了。”
“知道了,一共10元。”
我递给老板一张纸币,拉着花姬飞快地离开便利店。
“现在的年轻人啊,做事真的不看后果...”
我最后还能听见老板发出的感叹......

就在便利店门前,花姬拿着饭团狼吞虎咽起来,说实话她的食相和外表实在不太般配。
当她把那瓶养乐多一口气喝完以后,我才有机会和她说话。
“那个,叫你花姬可以吗?”
同样用点头代替回答。
“其实我想问的是...你的剑是用来干什么的?”
“这是在下的武器。”
虽然她说的的确是实话,但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换一种问法吧,你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干什么?这附近可是很危险的哦,传说附近还会有可怕的电脑破坏者出现。”
我以怪谈的语气说道。
“在下,是在狩猎。”
听到这句话,我全身的细胞在尚未完全退化的本能的刺激下都变得紧张起来,从那平静的言语中透漏出狩猎者的气息更令我不寒而栗

。
“在下要走了,今晚的狩猎要开始了。”
说着,花姬披上皮外套,将剑别在腰间,转身离开。
我无法阻止她的行动,只能任由她的背影在夜幕中消失。绝对,绝对不能和她扯上关系,我的直觉明确地告诉我。

回到家中,看到格林达姆可爱的面容,我今天苦闷的心情才稍微得到缓解。
“对了格林酱,你最近有没有听过“电脑破坏者”?”由于实在不放心,我把事情对着格林达姆说了一遍,她听完以后惊讶地用手把

嘴捂住。
“我只是有点担心,万一我的电脑被破坏......我好不容易才能再一次和你相遇,我不想再次失去你。”
“放心吧主人,要是那个电脑破坏者敢来的话,人家绝对,绝对会用扫把把它赶跑的。”说着,格林达姆作出挥动扫把的动作。
看到她笨拙而又认真的表情,我不禁轻轻地笑出声来。
“主人好过分,人家明明是万能女仆,这种小时难不倒人家的啦。”
“那么万能的女仆阁下,本人衷心希望能品尝阁下亲手制作的早餐。”
“呜,好过分,主人竟然欺负人家...”
这就是我既平凡而又幸福的日常生活,我多么希望能够一直这样下去,只要“那个人”不来妨碍的话......
----------------------------------------------------------------------------------------------
狩猎的时间到了。
我独自一人站在屋顶,手中的利刃在月光的映射下透出令人心寒的银光,俯览着眼前这些卑微生物,我的嘴角略过一丝笑意。
今晚,谁会成为我的祭品呢?
轻轻的一跃,我从屋顶落到地面,大脑中的数据在之前已经不断地进行运算,今晚的猎物已被锁定,接下来,就让我亲手来收获这甜

美的果实吧。
23KM...19KM...12KM....
我不断地进行加速,任凭谁也无法阻挡我如同疾风一样的脚步。
看见了。
款式还不错,那么,我收下了。
我从指尖伸出一根触手,插进主机内部,然后贪婪地将其中的数据蚕食、侵吞。当里面的内容被我吞食殆尽之后,我才意犹未尽地收

回触手,举起手中的刀刃。
刀锋轻轻地掠过,整台电脑像生日蛋糕一样整齐地被切开数份,看着眼前这美丽的艺术品,我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
“真是太倒霉了......”
同样是一个晴朗的夜晚,我再次一个人行走在荒凉的小径上。
“这次居然用了恶意卖萌,可恶,我下一次才不会上当呢。”
说的就是我那位英语老师,这次居然带着哭腔地哀求我留下来补习,自然,我又心软地答应了,结果再次落得如此下场。
正当我在心里咒骂着那位既可爱又可恨的英语老师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眼前。
花姬·护航者。那是我昨晚在这里遇见的人。
只见她靠着墙,痛苦地用剑支撑着身体,右手的手臂正滴落着鲜血。看见眼前的惨况,我赶紧上前搀扶着她虚弱的身体。
“没事吧,给我振作一点。”
“咳...咳...狩猎失败了。”
难道是破坏电脑是被人发现了,然后遭到攻击?
不对,我之前只是凭着自己的主观判断认为她是“电脑破坏者”而已,或许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找个地方让她

好好养伤才对。
“来我的家吧,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应该好好地找个地方休养。”
其实我也不能确定她是不是一个好人,不过我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她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要到处游荡而已。
“那么,拜托了。”

当我把花姬带回自己的家时,时间已经是晚上12点了,格林达姆应该在担心我吧。
我打开门,如同往常一样看到的是身穿女仆装的格林达姆,不过今晚的她似乎有点不对劲。
愤怒的格林达姆,一脸惊愕的花姬,2人正互相对视。
“出去,你这个恶魔,快给我出去!”格林达姆一改平时温柔的语气,声嘶力竭地向着花姬大喊。
而花姬只是默默地低着头,并没有作出回应。
“到底怎么了,难道你们认识?”
“出去,主人,快把她赶出去!”格林达姆原本可爱的脸因为生气而变得扭曲,令我的心觉得很难受。
“至少,让我为她包扎完再让她出去吧。”
这是我能想到的,对待花姬的最不残酷的手段。
格林达姆停止了叫喊,默默地回到了房间。而花姬也在包扎过后,无声无息地离开了我的家。

“到底怎么了?”
我回到房间,坐在沉默的格林达姆身旁。
“那个人,是花姬护航者,曾经,是我的护卫。”
我就这样坐着,听着格林达姆说出她的故事。
“原本在净化作战的时候,她会作为我的援护出现,不过很幸运的是她并没有来,她现在,应该是在不断地破坏着电脑,吞噬其中的

数据吧。”
原来如此,那么说她果然就是那个“电脑破坏者”。
“我昨天是为了不让主人担心才假装不知道的,但今天她竟然...”
格林达姆开始抽泣,眼泪不断地从脸颊滑落。
“我很害怕她会把数据收集完整然后再次让我执行净化工作...”
原来还有这种内情,格林达姆为了不让我担心,一个人背负着这么多的事情,想到这里,我不禁将她紧紧地抱住。
“主人...”格林达姆把脸凑到我的耳边。
“人家,想和主人...做...H的事情。”
这种事情我之前也有想过,但到最后始终没有实现的勇气,如今,格林达姆那甘甜的诱惑如同魔女的毒药一样,逐步将我的心智麻醉

。”
“怎么了?主人,难道主人不喜欢人家。”
如果说刚才的话语是撩动我内心的孔雀羽毛,那么这一句话,就是正中我心脏的银箭了。我轻轻地把格林达姆按倒在床上,然后打开

计算姬,把她的保护程序删去。
和第一次不同,格林达姆并没有用手捂着身体,而是放松地保持着平躺的姿势。

---------------------------------------------------------------

以下内容已被河蟹

http://hangzhou.images.skypp.com/large/926957.2549.jpg

---------------------------------------------------------------



事后,我们都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对方。
“那个...主人...人家以后就是主人的人了,请...好好地爱护人家...”
我轻轻地将格林达姆搂在怀中,用一个温柔地吻作出了回答。

隔天。
今天我终于成功地从英语老师的魔爪中脱离,和那久违的夕阳同行,我踏上回家的路。
但就在前方不远处,我又看见了那个人-花姬·护航者。
她的伤似乎已经痊愈,这时的她正站在便利店前,大口的嚼着饭团。
我想起了格林达姆的话,想转身离开,不过却被她发现了。
“昨天的事,真的很感谢。”她主动走过来向我致谢,但我只想马上离开。
“不,不用客气。”
“那个...关于格林达姆...”
“你就是电脑破坏者吧?”打断了她的话,我反过来向她质问。
“不,那只是个误会。”
“格林达姆已经和我说了,我是不会让你的计划成功的。”
在我的话结束的瞬间,她的脸上略过了一抹悲哀的神情。
“那种事情,以后不要干了。”
我不想再继续下去,在抛下这句话以后就转身离开。
“我已经不再迷茫了。”
她突然改变了语气,说出了令人费解的话。
“这次的事件,我会亲手将其解决。”
仿佛是在向着什么宣誓一样,花姬立着手中的骑士剑庄严地伫立在黄昏的街道中。


绿bar娘连载as《苍绿的守护者》下

,最后,华丽地谢幕。2009-06-20 19:39连载完成,转载请注明作者为百度acfun吧的棯,以上~



气氛的骤变令我不得不重新注视着眼前的骑士。
“在下会用自己的方法令你明白,在下所做的一切都是正义的。”
如同诀别一样,她走到了我的身边,与我檫肩而过,仿佛宣示着今后她将作为我的敌人。

因为这件事,我回到家里以后特意加强了警戒,将一切门窗都上锁,并在床边放置了一把cosplay用的霜之哀伤。虽然实际用起来应

该没有太大效果,但至少在外形上能给予对方压迫感。
等到防御工作完成以后,我才安心了松了一口气,准备睡觉。
假如可以的话,我实在不想和花姬为敌,虽然她是有点严肃,但反过来看却是一种骑士精神的体现,而某方面知识的缺乏也不禁让人

产生保护她的冲动。假如她不是“电脑破坏者”,而是我的一个普通同学的话......
就在这是,格林达姆的房间中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
难道......
如同条件反射一般,我拿起身边的道具剑,向着格林达姆的房间奔去。
“主人,快来救我!”
呼叫声从房间传出,我握紧手中的剑,然后把房间的门打开。
花姬手持长剑,如同月下的死神一样站在破碎的窗框上,格林达姆则将被追至穷途末路的猎物,瑟缩的靠在墙角。
我马上冲上前,用自己的身体将格林达姆护住。尽管我明白无论在力量或者技巧,我和对方都存在一大截的差距,但为了保护心爱的

人,我早就有了决死的觉悟。
“你还是离开这里吧,在下不想伤及无辜的生命。”花姬用怜悯的语气说道。
“开什么玩笑,我绝对不会把格林达姆交给你的!”
“真是可惜呐...”
花姬挥舞着骑士剑向我袭来,我下意识地举起剑格挡,剑刃相交,我那把价值8000元的霜之哀伤就这样被1分为2。
“那么,现在的选择是?”花姬用长剑指着我。
“抱歉,我的决定是不会改的。”我扔掉手中的剑柄,笔直地站在格林达姆面前。
“再见了...”花姬手中的剑向我砍了过来。
我决定闭上双眼,等待死亡的到来。抱歉,格林达姆,我要先走一步了......
......
预料中的痛苦并没有出现,我睁开双眼,发现剑刃就在我眼前定住了。
“为什么...”
花姬没有回答,而是收回手中的剑,从被破坏的窗口离开了。
我突然感到脱力,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格林达姆马上上前将我扶了起来。
“主人,没有受伤吧?”
我点了点头。
”太好了,一定是主人刚才的气势把花姬吓跑了,主人真的太帅了。”
真的是这样吗?我总觉得花姬刚才的行为是有违常理的,她的目标是格林达姆的话,以她的性格应该我毫不犹豫地将我杀掉。不管怎

样,这一个疑点让我难以释怀,我在床上想了很久,直到进入梦乡也得不到答案。

第二天,我提出不上学留在家保护格林达姆的建议,不过被格林达姆拒绝了。原来花姬的力量要在夜晚才能恢复,白天的她和平常人

是没有区别的。仔细一想,“电脑破坏者”作案的时间都是晚上,原来并不是怕被发现,而是早上根本没有力量去进行破坏。得知这

一情报后,我才安心地去上学。

放学以后,花姬居然主动出现在学校门前,就像在特意等待着我一样。
“虽然在下知道不太可能,但能不能请您和在下单独谈一下。”
说实话我真的不想和一个差点取走我性命的人谈话,不过联想到昨晚的疑点,我只好答应。
“昨晚的是,真的很对不起。”
杀了人以后再道歉难道对方就会原谅你了么?
我刚准备说出口,不过我知道她根本就不会明白,只好压制住自己的火气,听她继续说下去。
“正如您所知道的那样,在下是主人的护卫者,直到现在还是一样。”
“所谓的护卫者难道不是应该听从主人的命令吗?格林达姆她不希望执行什么净化计划,为什么你要违背她的意愿?”
“能听一下在下的故事吗?”在我点头应允后,花姬继续说道,“在上一次净化的时候,原本要进行应援工作的在下因为饥饿而晕倒

,当在下再次醒来,赶到主人所在的地方时,发现主人已经在您的怀中消失了。主人最后是笑着消失的,所以在下知道她根本不希望

净化的发生。”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要破坏电脑的数据,进行第二次净化?”
“破坏电脑的并不是在下,在下在夜间的狩猎行动正是为了追捕‘电脑破坏者’。”
“那么真正的‘电脑破坏者’是?”
花姬深呼了一口气,说出了我难以接受的真相。
“‘电脑破坏者’就是住在你家中的‘格林达姆’。”
“不可能,格林达姆根本就没有这种力量,假如她真的是‘电脑破坏者’,那在上次净化行动中我根本不可能成功地阻止。”
“那是因为,现在的‘格林达姆’已经不是以前的格林达姆了。”
我不禁想起和格林达姆再次相遇的一天。
安装完正版的绿坝软件后,格林达姆并没有出现。之后的日子如同格林达姆出现之前一样,我过着上课、游戏、睡觉的正常生活。直

到有一天我回到家,再次在计算姬旁看见那熟悉的身影。一边说着‘工口网站什么的,最讨厌了’,一边在大量删除我电脑里的文件

。当我轻轻地叫出她的名字时,她才转过身,扑向我的怀中。
原来我的电脑中还保留着Sav文件,通过安装绿坝软件,格林达姆的记忆和新的程序进行了融合,虽然这不是格林达姆的身体,不过

里面却被植入了格林达姆的记忆,也就是说她就是之前和我朝夕相对的女仆,格林达姆。
“即使是新的躯体拥有这种力量,格林达姆她自己不是也很讨厌净化吗?为什么她还要做这种事,我实在想不明白。仔细一想,你其

实是想挑拨我们的关系吧?”
“关于这点,在下希望您能答应在下最后一个请求,明天晚上10点,希望您能在建筑工地出现,到时请您带上这个。”
我接过花姬交给我的一个盒子。
“千万不要从格林达姆身边打开,这个是能屏蔽格林达姆侦查系统的装置,明晚带上这个,然后您就会明白‘最后的真相’,假如您

之后还是坚持着您现在的观点,在下会自觉地从您眼前消失。”
那坚定的语气让我感到不安,我实在不能接受她所说的真相。

第二天晚上。
我拿出屏蔽装置,躲在工地的一处阴暗的角落。空无一人的施工现场,偶然还能听见野狗的远吠,安静的时候却是一片死寂,我实在

不想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
隐约之中,我好象听见了兵器碰撞的声音。然后从深邃的黑暗中出现了2个人影,距离在不断靠近,我终于看清楚了黑影的正体。
手持骑士剑的是花姬,而另一边挥舞着2把短剑的则是我家中的女仆-格林达姆。
“那么在下再问一次,你是否要继续这样下去呢?雷米尔大人。”
雷米尔?难道这个格林达姆真的是冒牌货?
“不管你问多少次,结果都是一样的,为了成为真正的使徒,为了证明我不是次品,我必须要代替那个没用的家伙完成净化。”
“原本在下真的很困惑,在下追捕的‘电脑破坏者’竟然有着和在下的主人拥有完全一致的外貌,但在下发现,你只不过是一个侵占

了主人身体的恶魔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那么你要怎样做?将我消灭,就凭你那可怜的力量?”格林达姆,不,应该称她为雷米尔,玩弄了手中的短剑,向

着花姬露出嘲讽的笑容。“萨玛艾尔为什么能成为使徒?不过是因为她制造的时间比我晚而已,将她那种毫无战斗能力的垃圾,根本

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你胡说!”我从黑暗之中出现,走到了花姬的身边。
“切!被摆了一道。”
“您现在总算明白了吧。”
这就是真相,‘电脑破坏者’的真正身份,以及那一晚的困惑,现在已被完全解答。
“主人,你确定要与人家为敌吗?”雷米尔用格林达姆的语气想我问道。“H的事情,主人已经和人家做过了哦~”
听到这句话的同时,我又回忆起那天晚上,格林达姆身体的触感和体温,我这一辈子恐怕都没法忘记。
“那么,主人要站在那一边呢?过来人家这一边的话,人家会好好保护主人哦~”
尽管知道眼前的并非格林达姆,但一模一样的外表,相同的声音却让我感到无比困惑。
“主人快过来吧,来吧,跪下来亲吻我的脚,那么主人就是人家的人了,然后,人家以后都会和主人一起生活,永远都要在一起哦~

”
所以请停下来,和格林达姆一起,以后一起生活在永远和谐的新世界里吧。
我又再一次想到了那时候的话。
眼前的雷米尔和那时候格林达姆幻象身影开始互相重合,我明白那不过是虚伪的甜言蜜语而已,不过我在想,假如能再让我选择一次

的话,我那时候会不会答应格林达姆的话呢?
“不要被迷惑了,在下的主人到最后都不希望净化的发生,所以,务必请您遵循主人的意愿!”花姬向着一动不动的我喊道。
是的,如果我现在站在雷米尔那一边,那么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又算什么,我用格林达姆的生命换来的一切,今天绝对不能在此断送。
“我拒绝,格林达姆是不会这样做的,所以,你这个冒牌货根本没资格成为格林达姆!”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雷米尔如同小恶魔一样顽皮地一笑,“原本还打算看你在你是我的主人的份上放过你的,不过很遗憾,今

晚你会和那个愚蠢的护卫一起在这里消失哦~”
然后,雷米尔缓缓地举起短剑,仿佛对着那缺损的月光宣誓一样说道。
“今夜,谁也不会剩下来。”
“小心!”花姬举起剑,站在我的前方。
雷米尔舞动着2把短剑向着花姬袭去,频繁的攻击令花姬只能被动地防御着。
如同雕刻着血肉雕像的艺术家一样,雷米尔不断地加快攻击速度,只要花姬稍有松懈,身体肯定会被切割得支离破碎。
我就这样呆立在原地,目不转睛地观看着眼前这场超越人类极限的战斗。
与骑士剑相比,短剑拥有明显的距离劣势,只要被拉开一段距离的话,短剑的攻击将被完全压制,但是,雷米尔却能将那段距离无限

地向着“0”缩减,在频繁的贴身攻击下,令对手根本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
“您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快点回去,回去把绿坝软件删掉!”处于被动的花姬向着我大喊,令我的思绪回到现实之中。
就在这时,雷米尔突然向后退了几步,和花姬拉开了一段距离。
为什么她会放弃刚才那有着明显优势的距离?
雷米尔用手捂着左眼,当她在次把手自然的垂下时,刚才被遮盖的左眼突然燃起了青色的火焰。
“糟了。”花姬用惊愕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突变。
雷米尔将2把短剑投向虚空,然后用那燃烧的瞳孔注视着我。
“目标锁定,排除工作,开始。”
短暂的沉寂过后,2把短剑划着不详的轨迹,从2个不同的方向飞了过来。花姬用力地将我推开,举剑做出防御的姿态。
就在短剑即将划向花姬的瞬间,雷米尔迅速地冲向花姬。
“一闪。”
3道白光从花姬的位置划过,在原本坚硬的水泥地面上留下了3道可怕的伤痕。收回短剑的雷米尔转过身,向我露出残忍的笑容。
花姬的手臂突然向外喷出鲜血,背上,腹部和大腿都出现了伤痕,现在的她恐怕连站起来也不可能了。
“轮到你了,主人。安心吧,人家向主人发誓,绝对~绝对不会痛哦~”
手持双刃的死神在向我靠近,尽管大脑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传达着逃跑的信号,但我却如同被眼镜蛇注视着的猎物一样,一步也不能

动弹。
短剑划动着优雅的曲线向我的脖子砍去,我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就这取走我性命的一瞬间,雷米尔却像碰到了无形的屏障一样被弹开了。同时,花姬挣扎着站了起来,口中咏唱着咒文。
“I am the shield of my master。”
(吾为主之护盾)
“Silver is my body,Knight in my heart.”
(白银之躯,骑士之心。)
蔷薇雕饰的骑士剑发出了照亮黑夜的光芒。
“I have beaten over a thousand war.unaware of hurt,nor aware of ruin”
(身经百战,未曾负伤,未曾被毁灭。)
身上的伤口逐渐被修复,破损的衣服也恢复原状。
“With stood pain to create shield,waiting for master's arrival.”
(孤身一人伫立坚盾,在此守望主人。)
“I have no regrets.This is the only path.”
(此生,无须任何意义。)
数据在花姬身边不断聚合。
“My real name was "save the green"”
(吾之真名为“苍绿的守护者”。)
咏唱结束的瞬间,出现了以花姬为中心的绿色结界,同时,花姬手中出现了一枚银色的盾牌。
“雷米尔,你现在深处的是在下所建立的结界,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你的对手只有在下一人,你将面对的,是无限的坚盾。”
“切~也就是说不把你干掉我是出不去的吧?对吧?”
“正是如此。”
“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米尔如同坏掉一样狂妄地大笑起来,“太甜了,比焦糖还要甜呢。以为这样就能把我困住,没办法啊,就陪

你玩一下吧。不过,你们面对的不仅是我雷米尔自己,还有我所号令的河蟹军团。”
我的前方出现太阳第七魔法阵和月亮第一魔法阵。
“河蟹的兵器,Code:410、Code:45,听从吾的召唤降临!”
魔法阵中出现了2个人形,等到魔法阵完全消去的时候才得以看清她们的外貌。那是身穿西式仪仗队衣服,红发和蓝发的2名兔耳少女

。
“从朗读图书、陪同约会到工口的事情,方面广泛地为您服务,呢嘻嘻。”
“若,若有不周请多原谅,请下命令吧,雷米尔大人。”
雷米尔注视着准备逃跑的我。
“命令!将那个男的杀掉。”
“遵命,呢嘻嘻。”
蓝发的兔耳少女从身后掏出电锯。
“任务了解,目标排除。”
红发的兔耳少女则拿出一把巨大的砍柴刀,然后2人逐步向我逼近。
“不会让你们得逞的。”花姬扔出一面类似盾牌的发光物,发光物同时击中2名兔耳少女。
“奇怪,动不了,呢嘻嘻。”
“行动被封住了。”
“快逃,快回去把软件删掉,复仇者之盾的有效时间不会持续太久的。”
我马上转身,头也不回地向着家的方向飞奔。
身后的追杀者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赶到,必须要在花姬被击倒之前将软件彻底删除,我加快了脚步,心脏因为剧烈运动而感受到的

重压令我差点窒息,黑夜在我身后飞逝而过,只要删除了的话,一切都会终结的。
成功赶到家中,锁好门冲上房间,四周一片寂静,这反而令我感到有些不安。
当我打开电脑的开关,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楼下传来了电锯破门的声音,不到10秒,2名兔耳少女出现在我的眼前。
“是将动脉切开一击毙命,还是先把四肢切下来呢,呢嘻嘻。”
“不行啦,人家要先挖内脏。”
用着争夺玩具的语气,2名兔耳少女说着残酷的话。
我被逼到了衣柜的角落,绝望地看着眼前的河蟹兵器。
我想起了那时和格林达姆对决的情景。现在的我又能否像那时一样想出类似酸碱中和一样的办法呢?
酸碱中和......眼前的河蟹兵器......
我不禁放声大笑。
“那个人的脑子坏掉了,呢嘻嘻。”
“太可怜啦,我们快点动手吧。”
“可怜的,是你们啊。”我轻轻地把衣柜门拉开,从里面拿出格林达姆的内裤,然后向着她们扔了过去。
当中储存的3000多个工口网站的威力同时解放,发出的黄色光芒将眼前的2名少女吞噬。
“失败了,呢嘻嘻。”
“雷米尔大人请原谅。”
2名兔耳少女的身影随着强光而消失,我急忙走到电脑前,准备删除文件。
“主人...”
身后突然传来了那令我魂牵梦绕的声音。
我转过身,发现格林达姆的内裤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慢慢地聚合成一个稀薄的人形。
“格林达姆...”
“太好了,人家的小裤裤上还残留着部分人家的数据,所以人家还能在这里存在一段很短的时间。”
我才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在流泪了。
“最后还能帮助主人实在太好了。所以人家希望,主人能亲口对人家说那句话。”
“那句话...是什么?”
“好过分的说,人家上一次不是说了最喜欢...最喜欢主人吗?所以人家想听一下主人的回应。”
“我知道了。”我擦干眼角的泪水,温柔地注视着格林达姆,“我也喜欢你,格林达姆,比喜欢任何人,都要喜欢。”
“人家好高兴,到最后终于能听到这句话了。”最后,格林达姆带着笑容,稀薄的身体被轻风吹散,完全,失去了形迹。
“谢谢你,格林达姆...”原本止住的泪水再一次涌出,我一边哭着,一边把绿坝的文件删除。

当删除完成以后,我再次向那个变成战场的工地跑去,我祈祷着花姬的平安,同时加快了脚步。
当我到达的时候,那里已经回归到寂静,但是地面横七竖八地插着的破碎的盾牌可以证明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战斗。就在工地的

正中央,我看见倒在地上的花姬。
“喂,不要紧吧。”
“切~动作真慢。”
满身疮痍的花姬用剑支撑着身体站起来,她的背上还插着雷米尔的短剑。
“不过,还算及时,再慢几秒钟的话恐怕我已经死了,还好到最好躲开了致命的一击。”勉强了朝我一笑,花姬摆出了“V”的胜利

手势。
我刚想上前将她扶起,手却被她干脆地甩开了。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以后在下不会再从您眼前出现了......”
“我现在已经相信你了,所以请不要说出这么悲伤的说话,来吧,请跟着我回去,让我为你包扎伤口。”我拼命地挽留着眼前这位曾

经舍命保护过我的骑士。
“很抱歉在下不能答应您的请求,在下只是一只流浪的野猫,舒适的居家生活只会令在下感到不适而已,所以请您原谅。”
如同诀别一样,花姬就这样轻轻地说着。

就这样,看着她消失于黑暗之中。
以后不会再相见了。
不断被误解,独自一人完成主人的意愿。我才发现自己对那位骑士产生了好感,我真的很想冲上前将她紧紧地抱着,对她说“你的任

务已经完成了,所以请放下沉重的武器,从现在起作为一名普通的少女生活下去。”
但我最终还是选择沉默,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被夜幕逐渐吞噬。
我们只是因为某件事而相遇,事件结束以后,我们自然没有继续呆在一起的意义。
或许和她的缘分,仅仅是如此。
我转过身,一个人静静地踏上归途。
在这和她初次相遇的地方,和苍绿的守护者,作出永远的分别。



后记,相当感谢各位能看完这部小说,本人在此表示万分感谢,如果你还能看出里面包含的全部neta的话,那么恭喜你,你的宅程度比某棯还要高,在此膜拜~

其实当初的正传第一章,本人纯粹是抱着玩耍的心态去写的,根本没有打算有后续,后来看到反映不错,于是继续写出了后2章和as,(咳咳,as貌似剧情太正常反而没人看了,杯具- -),绿坝娘也从那时的一幅草图+一段介绍发展到现在,连221大人也出手为她写主题曲了。接下来在考试之前,本人会持续潜水,希望各位能保持着现在的热情,继续爱护那位身价4000w的傲娇绿坝娘。

2009年6月20日   19:50
BY      棯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