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ch's Invitation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Gnome-emblem-important.svg
这个页面可能包含极端的暴力、血腥、残酷、变态、毒品、粗口内容,或直接露骨的性交易、性交、性虐待描写

本条目不适合18岁以下人群阅览,阅读后有可能产生强烈的、无法抑制的恐惧、恶心或性冲动等情况

请确信自己已满当地法律许可年龄且心智成熟后再阅览本条目(另敬告编者,勿滥用此模板)

作品名:Witch's Invitation

作者:娜英

Witch's Invitation》是由娜英创作的一部基于TRPG:永远的后日谈的团REPLAY。

前言

I'm ZUOSI For PERSONA!(被炸飞

啊,看到上面你们就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首先还是这个闲来无事写个神ID跑团的家伙,在跑团的过程中用卡成功安利了女神异闻录系列,结果就成了这个东西。

什么?你问我有什么结果?看完你就知道了,嘛……虽然我有预感会被打死就是了,毕竟是本人的第一篇R-18 REPLAY呢。

最后,就用那八个字加点东西做结尾吧。

那就是,希望各位,三更半夜,看得愉快。(你妹(影球带走

登场娃娃介绍

PC

结城真名

本文女主角,身高估算一米五八,一头红色中长发扎成马尾,红瞳,享年大概是16上下,从外观和手上那个手提箱上看就像是个普通至极的女子高中生——如果你无视她背上那些密集的缝合线,以及那双从手腕到手肘都被金属替换的手臂,还有身上穿着相当暴露的拘束服一般的服装和手里拿着的光剑的话。

无口而毒舌,还有一点点腹黑,不过还是会关心他人,为同伴着想的样子,最珍爱的东西是一把上面仅能看到有个大写的“S”浮雕,连扳机都无法扣动的手枪[1]

主类型是嗯,真的战斗力有53万,我没骗你,除了……我好像说过过热有miss来着?[2]送断死镰,兼职我真的没想出本子啊,只是用来撑血的,为什么最后还是成了本子呢热情舞女。

永远都攻不起来的队长,比隔壁的那个呆子骑士姬还惨,果然战斗力的提高是需要代价的吗……(扭头)

伊帕尔·艾米莉希

身高估算在163cm左右,享年16,身穿相当有和风的上衣和黑色裙子,拿着太刀的金发金瞳少女,然而脚上的丝袜和皮鞋,还有和太刀一起随身携带的电锯和手提箱却给人一种浓烈的和洋折中感,最珍爱的东西是头上用来绑头发用的黑色发带。

冷漠而不合群,一边抗拒着他人亲近一边和他人接触,仿佛很久之前就伤害过别人一样[3]

类型是已经不只53万了,再加个平方谢谢送断死镰。

是战斗力爆炸的自律人偶呢!

舞飒

身高152cm,有着水蓝色短发和同色瞳孔的少女,享年13,身上穿着整洁的白色吊带裙和配套的白色丝袜,不过身后还背着和这种打扮一把高出几个头的反器材步枪和笨重的棺材,最珍爱的东西是一直放在棺材里的日记。

与其说是活泼而又很好相处……不如说是逗比,虽然偶然会稳重但是整体还是个逗比。如果制杖有颜色……

主类型是你什么时候试过八百里开外一枪打掉死灵法师的仆从了啊喂!镇魂枪手,兼职出制杖本子有代价的你知道吗热情舞女。

继承了女神异闻录后期“主角身边必有一逗比”这个定律的狂人,喂,你够了哦?

哈娜

身高168cm,有着金色短卷发和草绿色瞳孔的少女,享年17,浑身上下连同背后的棺材和肩上斜挎着的医药箱都被繁复的花藤所覆盖着,说是整个身体被淹没在花丛之中也毫不过分,最珍爱的东西是身上那以数十个复杂无比的花环所组成的花衣[4]

喜欢花朵的温柔大姐姐,将队伍里的众人当成自己所爱之物那样照顾着。

类型是又是一个超级实用的奶盾,甚至比那边的塔布奈和蜗牛龙还实用可爱少女。

相当糟糕的废品大姐姐。

NPC

莉塔

本文女二号,身高138cm左右,一头黑发剪成娃娃头,穿着黑色上衣和同色的南瓜裤,头上还戴着一顶礼帽的黑瞳幼女,享年9岁,和某个受得不行的队长一样,如果无视她那和僵尸一样发紫的皮肤和可以随意分离的肢体的话,她还是和人类没什么区别的。最珍爱的东西是一只趴在帽子里,有一定自主活动能力的断腕。

大多時候都一副苦逼脸而沉默寡言。不过这样並不是內向,而是“我不会说无意义的话”,除此之外还拥有非常多的不明知识,所以也对自身进行了不少改造的样子。

主类型是真·本团本子担当,而且还很顺利地把队长调教成了一个受热情舞女,兼职根本就不是T,你想太多了可爱少女。

完美的辅助流参谋。NC的女儿

正文

Ep01 魔法&科学

第一夜 从牢笼中醒来~Eεcape frΟm Caζe~

点击阅读

月夜,笼罩在红与绿与蓝与黑之间的街道,漫长的阶梯,异形的生物,以及……
在这之间,奔跑着的,我。
“哈、哈、哈……”为什么,要跑?
想不起来,只是,我知道,不能被后面的东西,追上。
“PERSONA!”
枪声响起,火光一闪,那些东西又少了几分。
还有一点点,只要上去的话……
于是,我又继续往上奔跑。
急速的脚步声,然后……
黑影一闪。
“啊————————————!”

在极度的恐惧之中,我睁开了眼,映入渐渐清晰的视野里的,是洁白的天花板,而身下的,似乎是床,极为普通的床。
原来是,梦吗?
稍微大口大口喘了下气平复一下后,我这才坐了起来,然后单手扶额。
怎么了,这个梦,有种不好的感觉……
“哗啦”
就在我放下手的时候,金属碰撞的声音突然在我的手边传来。
什么声音?
我看了看自己,然后发现双手的手腕上不知为什么多出了一副手铐,而其之上的金属链条正连接着床。
怎么回事……
我立马把视线投向了脚,果然不出所料,脚腕上也有类似的镣铐,以及……
不知何时被穿在身上的,过于暴露的,类似拘束服一样的服装。
什么鬼!这又是谁的嗜好!可、可恶!放开我啊!!
在挣扎了一会并发现这是徒劳的后,我这才发现在离床不远的地方有张桌子,在这之上正放着一个手提书包,而且,书包的一旁正放着一把手枪。
“!!”我立马跳下床,单手发力把书包和手枪一同拿了过来,随即习惯性地把它贴近了自己的头,扣下扳机。
“哒”
轻微的声音传来,我这才发现扳机坏了。
果然梦里的声音不可能再听到了吗……
我放下手,呆呆地望着枪身上那唯一清晰的大写“S”字浮雕叹了一口气,然后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桌子,这才发现桌子上还有一部录音机和一瓶紫色的药剂。
“?”疑惑的我按下了录音机的播放按钮,在一阵杂音过后,录音机里传出了一个少女的声音:
“……嗯哼哼,你好,我是你们的唯一的神,缇露露哦。总之,欢迎来到乐园(Paradise),作为重要的参与者之一,希望你可以认真听着我以下说的话,它们……关乎你的生·死·存·亡。
“你们本来应该是被永久监禁在这里的,但是我征得了上头的同意,特赦了你们——没错,这栋建筑里,除了你自己以外,还存在着其他的囚犯。但是,能活着逃出去的,只有一个人……我的意思,你们一定懂吧。
“虽然我非常反对这个决定,但是这已经是我能争取到的最多的特赦了……希望你们紧紧抓着这个机会。
“你们可能会互相厮杀,互相利用……甚至更多的争斗,但是这些都不是我想看到的……所以我已经离开这栋建筑了,我实在没办法将这一切都放在眼内。
“在这部录音机旁边的,是我最后能为你们做的事情。当你被精神压力压垮之前,就将它灌入你们的肚子里吧,或许,会让你们好过一点。”
什么鬼?
我皱了皱眉,但是录音又继续说了下去:
“离开这房间之后,就是无尽的地狱。……是生是死,只看你的造化了。……总之……祝君武运。”
播放完最后一个音节后,录音机传来了“咔”的一声,听起来似乎被卡住了。
喂喂喂!离开的方法呢!?
我把录音机转了过来,伴随着“叮”的一声,一条钥匙从录音机的背后掉在了桌子上。
“钥匙……”我拿起钥匙比对了一下,发现和手铐还有脚镣的锁孔是一致的。
用钥匙解开镣铐后,我打开了书包,随即拿出了放在里面的一把光剑,这才把手枪塞进了书包里。
看来这次在塔尔塔罗斯的人品和命运可能不咋样啊。
觉得前途有点多灾多难的我,这才走到门边推开门,但是门一打开,我就听见了一个应该是幼女的声音。
“哇!!!怎么出去啊!!!!放我出去!”
“??”被声音吓了一跳的我这才留意到,走廊上已经站着一名和风打扮,扎着黑色发带,拿着日本刀和电锯还有一个手提箱的短金发少女,没过多久,从走廊上另一边的门又走出了一名浑身上下被花藤所覆盖的金色短卷发绿瞳少女,而声音的主人似乎还没有出现。
“出门就碰到人了吗……嗯,也是意料之内的情况。”这时,我看见金发和风少女拔刀指向了那名金短卷发少女。
“……”金短卷发少女立马就举起了手,“等等,我无意跟你战斗。”
“为什么,你不想出去吗?”短金发和风少女问道。
“……我当然想出去,可是我不想依靠着踩着別人的尸体出去。”面对威胁,金短卷发少女淡淡地微笑道,“对我而言,我宁愿让喜欢的孩子幸福地活著,总比我活着好。”
“哇哈娜哈娜酱!”这时那个幼女声音又响了起来,“哈娜酱这里这里这里!咦你们怎么都出去了!”
伴随着声音,一个有着水蓝色短发和同色瞳孔的幼女脑袋从一边的门后探了出来。
“奇怪的人。”短金发和风少女立即一手把那扇门拉上,然后把刀转向了我的方向,“你呢,要为了出去跟我战斗吗?”
“哇,小姐姐,你有男盆友吗?”留意到短金发和风少女的水蓝色短发幼女打算搭讪对方,但是下个瞬间就被关了回去,“先让我出去不好吗!!”
“……”我只是冷漠地望着对方,一言不发。
你们是谁?而且只有笨蛋才会杀笨蛋的吧。
“小姐姐你觉得我怎么样,我很有用的!嗯……虽然不知道哪里有用,还是说小姐姐你要玩监禁play吗,那个……请对我……”“碰!”被关在门后的水蓝色短发幼女继续在碎碎念,然后就被短金发和风少女用力踹了一下门。
“不想死的话就安静一些,呆在里面总比被杀了好。”甩下一句话后,短金发和风少女又继续了之前的话题,“话题继续,录音机里面的内容你们也听到了吧,能活着出去的只有一个人。”
假的吧,我不相信就是了。
我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真是……这真的是小飒吗……”然后金短卷发少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随即望向了短金发和风少女,“那个……不好意思,这位是我认识的人呢……请让一下,我保证不会让她乱来的。”
“你们……是同伙?”短金发和风少女立马退到了一间已经打开了门的房间门口。
“沒有哦,我说笑的。”随即金短卷发少女拉开了房门,从身上的花藤上拔下了一朵花递给了门后的水蓝色短发幼女,“看~花花呢。”
“啊咧……啊咧?”水蓝色短发幼女看了看对方手上的花朵,然后高兴地扑了出来,哇…是新花花,我要哈娜酱给我戴~还要亲亲~”
“……可是,小飒是大吵大闹的坏孩子呢……”金短卷发少女——也就是哈娜叹气道。
“呜呜呜呜呜对不起,我会乖乖的。”水蓝色短发幼女立马开始道歉。
……为什么我会遇到如此智障的人啊!算了不管了,说不定,也是不小心卷入塔尔塔罗斯的路人,平安地把他们带离就可以了……接下来就听天由命吧。
我用看智障的眼神望着依旧在亲热的哈娜和水蓝色短发幼女,以及一旁持刀护在身前警戒的短金发和风少女后叹了一口气,这才回房间把那瓶紫色的药剂丢进了书包里,顺便关上了门。
在门框触碰到门的瞬间,我听见了另一种不同于门的金属碰撞声,那是,什么大型的利刃武器碰撞地面的声音,而且还正向着我们的位置靠近。
有东西,是大型的暗影吗……
我警惕着周围的变化,稍微把手中的光剑和书包提手握得更紧了。
就在这个时候,碰撞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随机,什么人的喘息声撞进了我的耳中。
“那个……抱歉,我的孩子有点好动,刚刚失礼了。”在我警惕的时候,哈娜似乎向着谁道歉了。
“小姐姐抱歉,因为你太可爱了嘛。”然后便是那水蓝色短发幼女的声音。
“没什么……”我心不在焉地随口答了一句。
“哗啦”“哐当!”
突然,锁链的断裂声和什么东西挥动的声音吓了我一跳,似乎那只暗影砍断了什么束缚的样子。
来了,尽管不知道现在有几成把握能够以肉身直接硬拼,但是至少可以把这些无辜的人带离这里……
我默默地咬着牙想着。
“……抱歉,这位小姐……”“停,门外有东西。”这时,哈娜和那名短金发和风少女的声音从我的身后响了起来。
……就算是你们也有点危机感啊!发什么呆快逃啊!!!
在我即将要被气死的瞬间,又是“咚”的一声,西边的门被拉开了,从我们的位置可以看到里面站着的是一个除了头部全身都披着铠甲的短发男子。他的铠甲的缝隙里伸出了无数的利刃,双手还各持一把斩骨刀,脸上和脖子满布意味不明纹身,并且脸上还挂着狰狞的笑容。
是暗影!?不……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什么东西,反正是敌人吧……
或者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暗影的缘故,我顿时呆了一下。
“也是囚犯吗,浓重杀意的囚犯。”短金发和风少女的声音伴随着再次拔刀的声音响起。
“……那边的小姐,快点退后。”“姐姐来这里。”这时,哈娜和那个水蓝色短发幼女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喂喂!你们!快逃啊!
我不得不再次为这三个人的智商捏一把汗,但是……
没法召唤PERSONA吗……只能自己上了啊……
“要打架吗……等一下,等我一下等我一下。”然后我便听见了枪械上膛的声音。
“那边的妹妹,快过来吧。”这时哈娜的声音再次响起。
算了,不管了,先护送她们离开吧。
这么想着的我开始向着哈娜的位置跑了过去,而那个水蓝色短发幼女也向着哈娜的位置接近,但就在我转身的一瞬间,那只骑士一样的暗影突然一下子冲了上来,抽刀向着那名短金发和风少女砍了下去,尽管在前进的过程中被不知从何而来的花藤绊了一下,再加上我趁着这时狠狠地踹了这只暗影一脚,那把锋利的斩骨刀还是向着短金发和风少女的身体袭来。
“咳啊!”短金发和风少女抬手勉强挡了一下,但是那把斩骨刀还是把她捅了个对穿。
不好,再这么下去真会出人命的!
“哈娜酱,我把他的腿打爆,你们快走。”这时,我看到水蓝色短发幼女举起了手里的一把反物资步枪,瞄准了那只暗影。
“……不,小飒,我会在身边保护着你们的。”哈娜摇头。
“那就先把这个坏孩子,稍微拆掉一点吧。”水蓝色短发幼女似乎已经决定要打了。
先顾好你们吧,没有PERSONA的话……
这次我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在我继续向着哈娜的位置移动的时候,那只暗影又用拳头向着短金发和风少女打了过去,同时我也发现他脸上的纹身发出了红色的光芒。
“唔!”短金发和风少女举起手里的手提箱狼狈地挡了一下,但是暗影身上附带的利刃还是在她的手上带出了一道红色的轨迹,还好它并没有再进一步攻击就是了。
快跑啊,笨蛋……
我咬着牙尽量不去看这一场面,但是还是做不到。
……毕竟只有我懂这里,这个只会在影时间里出现的地方。
直到跑到走廊的尽头,我才发现面前有一个拉杆,此外还有一扇紧闭着的门,看起来,似乎是某种古老的电梯。
“……那位妹妹,先跑吧。拜托,请相信我。”这次哈娜似乎是对短金发和风少女说话了。
“就这么想出去啊……真巧,我也想。”狠狠吐出一口血后,短金发和风少女抄起了太刀和电锯向着这只暗影砍了下去,但是两刀过去勉强砍下一些部分后,她便收了刀。
“快,快退后,两位妹妹。”见势不妙的哈娜立马后退。
“……都跑了吗,啧,这人这么强也会被关押在监狱里吗。”似乎即使是想要战个痛快的短金发和风少女也干脆收了手转身就逃。
“快,快过来。”似乎哈娜正在让短金发和风少女过去。
“伊啪你再不跑就要被追上了哦。”这么自言自语着的水蓝色短发幼女向着暗影开了一枪,随即,什么东西被烧灼的味道传了过来。
“……我有说过名字吗。”短金发和风少女冷冷地问道。
“咦?没有吗伊啪伊啪,不知道,不管啦,伊啪伊啪快过来!”水蓝色短发幼女又开始在吵闹了。
“啧。”短金发和风少女啧了一声,不过从脚步声的方向判断,她应该也是向着电梯的方向前进。
一群愚蠢至极的普通人!
“蠢货!快跑啊!”狠狠地甩下一句话后,我立马把拉杆往下扳,伴随着相当古老的机械运转声,电梯开始徐徐下降,过了一阵,门打开了,展现在我面前的正是古老风格的电梯厢,而在电梯里应该是按钮的位置现在被一根有着骷髅头装饰的拉杆所代替,看样子进去后还是要有人扳动拉杆才能开动电梯。
“你们要是都不进来就死在外面吧蠢货们!”留下不知道算不算挑衅的话后,我就抢先一步走进了电梯,然后把手放在了拉杆上。
“吼啊啊啊啊啊!”这时,那只暗影也再次提起了砍骨刀冲了上来,只是它这次的目标并不是短金发和风少女,而是水蓝色短发幼女。
“啧……换目标了吗,这么自信可以全部都杀光?”一个箭步踏入电梯里后,短金发和风少女望着头部已经被轰成残骸的暗影说。
是谁一开始说要打的!这次谁不跑我就踢死谁啊!一群蠢货!
我咬着牙忍耐着怒火,没有多说一句话。
“好凶啊~~”水蓝色短发幼女一边宛如智障一样说一边伸出了脚,同时不知何处延伸出来的花藤也在地上铺成了能让人绊倒的形状,但是这次,暗影居然犹如跳舞一样避开了全部的障碍,然后挥刀向着水蓝色短发幼女的手砍了下去,顿时鲜红的液体在电梯的入口处铺开了一地。
“哈娜酱给我的花花……舞飒现在还不想被你给切死……”挨了一记攻击后,之前还十分强气的水蓝色短发幼女总算是怂了并逃进了电梯厢里。
“……小飒……”在确认全部人撤退后,哈娜这才踏进了电梯厢里。
不会让你进来的,混蛋!
顾不上生气的我立马将骷髅头拉杆往上扳,同样伴随着相当古老的机械运转声,电梯又开始徐徐上升,在离开的一瞬间,我看到那只暗影也已经开始在扳动着墙壁上的拉杆,不过似乎没有效果的样子,估计是电梯里面的骷髅头拉杆优先度更高吧。
——————————————————————SAVE———————————————————
海参参的伪·天鹅绒房间相谈(1)
Q:为什么天鹅绒房间里会有海参!
A:因为这次的作者跑团头像就是海参哦(·*·)
Q:开头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A:海参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是的哦(·*·)
Q:呜哇难道女主角真的是……
A:海参什么都没说!(Q*Q)

第二夜 自我丧失~L⊙se щy M1nd~

点击阅读
  1. 如果你看到这里还猜不出来这位是谁——或者在捏他谁的话,那么恭喜,你可以当普通的百合小黄文REPLAY看了。
  2. 是的,作者真的是个口袋妖怪控,其实你从第一篇就能看出来。
  3. 没错,最难刷社群的一个——By把写这段话的小萌喵用影球打飞的闪光鬼灯小姐
  4. 据说她自己也是花藤的一部分哦。
为本页面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