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Fictionist》文案

来自萌娘书库
Storm Wing讨论 | 贡献2018年12月16日 (日) 21:25的版本 (创建页面,内容为“作品名:《恶魔Fictionist》文案 作者:@水螅-Hydra ---- 看了一下评论感觉没有什么勇士来解析这个在被{{黑幕|禁}}边缘徘徊…”)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作品名:《恶魔Fictionist》文案

作者:@水螅-Hydra




看了一下评论感觉没有什么勇士来解析这个在被边缘徘徊的词啊哈哈,还是我自己上吧。仅仅提供一点点思路,还是一千个人眼里一千个哈姆雷特啦~

  • 歌曲背景是一只职业为小说家的恶魔公费去人间取材,一开始玩得可开心,然而看多了就感觉恶心了,挥挥手逃回了冥府。
  • 词是好几个月前写的,但意外契合现状……
【verse 1】

啖甘食 八卦不够新鲜 浮躁气太盛
过两天一定会上火 去嚼些伪科普清口
说人间 男男女女相恋 因爱而生恨
我只当我是旁观者 不愿想多

一、二句大概可以看出小说家是如何“取材”的,下个微博看看网络世界,却看到的全都是被添油加醋的八卦新闻和损害智商的伪科普。

三、四句是联动老抽之前的曲子《米诺陶斯Night Club》,是一个『牛头人』主题的歌。也有提一嘴LGBT题材相关,以及大多人冷漠的态度。

尝美酒 杜康不愧称神 飘飘然怪嗔
贪欲怎么能叫原罪 是痴客在自答自问
若要想 抓眼球当然是 桃色的新闻
大脑显示自带色差 好奇心作祟

第一次来到人间的恶魔尝到了酒的味道,趁着醉意感叹人性的真实。

痴客既是指肤浅的评论者,也是月季花的别名。

后半是来自于我观察到的“桃色新闻”相关最能吸引人眼球的现象,类似于全民恋爱脑,似乎大家的思维都受限于情与爱,失去自我思考的能力。

恶魔尝试去解释这种现象,补了一句大概是好奇心是缘由吧。这个阶段她对人间还是饱含热情和向往的。

这段集齐了“贪”,“嗔”,“痴” 啊哈哈。

【pre chorus】

我笔下怪事万千 飞龙也跌落人间
好生伺候却徒留骨骸 消失不见
撒旦何须扮鬼脸 说自己算个神仙
混进俗世玩乐 却忘返流连

飞龙这件事情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新闻,想要了解的话搜索【营口坠龙事件】。这里有一个设定是恶魔小说家这个职位真正的工作是修改人间界,比如在冥府里写好的幻想故事,在人间就可以被演绎。

此处是说主角曾经写过飞龙跌入人间被村民救助几天后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副骨骸供后人去遐想的故事。于是这个故事真正发生在了人间,激起一片讨论。

三、四句主要是想写得俏皮一点,应该能感受得到,然后抒情地讲一下恶魔已然沉溺于人间的生活。

【chorus】

堕落的城市 神明无法容身 污秽太光鲜
九天再九夜 与天堂隔得太远
当代失乐园 不似以往黑暗 太阳能发电
用大棚保温 等残蛹破茧
百万只复眼 都看着镜面上 名利场表演
赚满怀金银 捧着花走下台阶
昂贵卸妆水 卸不掉假面也 遮不住虚伪
獠牙沾了血 望向那赤红明月

副歌的代指与意象是十分混乱的,堕落的人间角落里藏了太多污秽神明绝无法容身。(咳也是在吐槽某个project的数据好低啊…是不是神话题材很凉)

九天再九夜虽然是时间,但是却拿来描述到天堂的距离。这一点就请随意联想吧。

失乐园:约翰弥尔顿的史诗作品《失乐园》,撒旦堕落与反抗的故事。现代的“失乐园”不像史诗中的那样哥特式黑暗。后面的几句都是极其滑稽的讽刺语,太阳能发电/大棚保温有暗示,蛹破茧该是多么荒谬


【间奏】

【verse 2】

到深夜 写稿直打瞌睡 咖啡泡红枣
自称修仙兢兢业业 破晓时 再回房睡觉
找参考 入狱三年血赚 真不是恶搞?
快餐文学最流行 怎丧字儿得了

间奏之后的稿子是过段时间后再肝的,确实是……深夜,翘着二郎腿喝冰阔落赶死线。这不禁让我想起网路上流行的“修仙”和“养生”,可笑又无奈。

我没有喝过咖啡泡红枣,勇士可以试试看。

好笑的是看上去兢兢业业修仙肝稿,天亮了反而回床上睡一整天,这种文化意外流行说明确实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其实我现在肝essay就是这样咳咳咳)

可怜的小说家混迹人间收集素材之后还得躲进网吧爆肝一波,上网收资料的时候看见了以“三年血赚”为代表的一类无耻的发言,作为恶魔的她都看不下去了……

本来是想看参考资料,结果文学区类最最走红的还是快餐型毫无营养的产物,真的不只是“丧”文化能够概括的。

【pre chorus】

现实真怪事作谏 猪豚穿西装抽烟
吞云吐雾与人们碰杯 讨还价钱
故事抢到了焦点 梦回四八九一年
你们歌颂那座 美丽无名juàn

这一段用了很多反乌托邦文学的典故。穿西装抽烟的猪是《动物农场》中的形象,4891试试从右往左读[1],看看所描述的现实是多么可怖。

另外还有就是《美丽新世界》[2]以及《无名国》(后面我发现网上完全搜不到这本书……我印象中是第一本反乌托邦的文学[3]。可能是我记错名字了,如果有哪位大佬记得的话请评论)

【chorus】

和谐的盛世 天使亦可容身 如你我所愿
十八个日月 与地狱天差地别
说秩序井然 反对就被禁言 哪敢有意见
封杀口耳眼 等不到明天
打道回冥府 至少创作自由 不会被限制
不问而自取 我心血喂养虫豸
先人曾有云 既身在伊甸园 恶果必自食
取一根肋骨 造一类商品附庸

和/谐/盛/世,容身的天使是谁又如谁所愿大家都懂(笑),和地狱实在是大不相同。

打道回府本身是个四字词语,但是如果是恶魔的话回的就是冥府吧?让恶魔唱了这么俏皮的一句话。是的这里是在讲抄袭的事情,心血喂狗的心情大家都知道有多不好受。

伊甸园,圣经的典故,恶果必自食指向受害者有罪论。肋骨造出的那一类人[4]被贬低被物化的现象还少吗?


【guitar solo】

【chorus】

恶魔小说家 看破七情六欲 看不透人间
写奇事异症 写不出蛇蝎阴险
信仰是肤浅 弑神津津乐道 人定能胜天
更不畏鬼魂 与罗刹定下了婚约

末段第一、二句是全曲主旨,恶魔fictionist写了那么多猎奇的故事,看过无数人来人往都被人间的污秽所气得逃回地狱。

三、四句则是在说吹捧人定胜天贬低神话的现象。既然认为自己有弑神的本事,自然也不怕“鬼魂”,还敢与罗刹(家暴中的施暴者)定下婚约。



  1. 此处指《一九八四》Nineteen Eighty-Four),为英国左翼作家乔治·奥威尔创作的长篇政治小说。在这部作品中奥威尔刻画了一个令人感到窒息的恐怖世界,在假想的未来社会中,独裁者以追逐权力为最终目标,人性被强权彻底扼杀,自由被彻底剥夺,思想受到严酷钳制,人民的生活陷入了极度贫困,下层人民的人生变成了单调乏味的循环。
  2. 《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为英国作家奥尔德斯·伦纳德·赫胥黎创作的反乌托邦作品。故事设定在公元2540年(书中的福特632年)的伦敦,描述了与当今社会迥异的“文明社会”的一系列科技,如人类试管培植、睡眠学习、心理操控、建立婴儿条件反射等。
  3. 第一本反乌托邦文学通常被认为是《我们》(Мы),为俄罗斯小说家是尤金·扎米亚金于1920年创作的的小说,与上文的《一九八四》《美丽新世界》并称反乌托邦的三部代表作。
  4. 《圣经》中上帝用亚当的一根肋骨创造了夏娃,在此指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