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战舰:琉璃从A到B的故事/第2章”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创建页面,内容为“{{子页面导航|机动战舰:琉璃从A到B的故事|第1章|第3章}} == 第2章-拉面师傅跟大小姐的爱情 == 昴 凉子驾驶着机体急速上升…”)
 
(没有差异)

2019年10月11日 (五) 22:15的最新版本

< 第1章   机动战舰:琉璃从A到B的故事   第3章 >

第2章-拉面师傅跟大小姐的爱情

昴 凉子驾驶着机体急速上升,尾随其后失去了目标的导弹朝其他地方乱飞去、凉子一边回避一边转过身对追击而来的甲虫进行反击:三个红色的光球向前飞去后,剩下的最后一机绕到凉子后面准备偷袭…

「一看就知道你想干什么!」

凉子座机早已预测到它的动向,笔直地朝那只甲虫飞去。

甲虫慌忙打开背部的导弹发射器,可凉子早已经来到它的侧面,这样发射导弹的话只会同归于尽,甲虫的思考回路选择了回避。

可凉子并没有放过它,机器人一记飞拳头打向甲虫,这一击虽然不至于致命,但干扰甲虫的回避则是绰绰有余。凉子机贴近甲虫零距离速射,漂亮地把甲虫解决掉了。

「甲虫7架,郁金香5台,全体击毁,无伤,用时2分13秒,等级评定A」

周围出现一个个系统窗口报告凉子的战绩。

「只是模拟战真没意思」

凉子用力地拍下跟模拟系统的断开按钮。


木联跟地球缔结停战条约,抚子长屋解散后四个月!凉子回到军队后基本上没驾驶过实体机,签定条约后不会发生战事是其中一个原因,而更重要的是使用实体机演习不但会刺激木联,跟大大地增加了成本。所以改为了模拟假象训练。托它鸿福,无法驾驶实体机的凉子的压力不断上升着。

「昂少尉还是这么的好技术」

走出训练中心,一个身上随随便便地套着飞行夹克的男人搭话道。凉子跟他虽然所属部队不同,不过在这个模拟大厅里见过几次面。

「对着这些人工智能,没什么技术不技术可言啦」

凉子一边摘下头盔,最近才开始留的黑发哗地垂下,显出一种女性特有的线条。

「是这样的吗」

「就是这样的」

凉子没好气地答道,准备离开,这样那个男的才慌忙进入正题。

「请等一下,少尉今天的练习已经结束了吧」

「……?」

「要是可以的话一起吃个晚饭怎么样?最近有个朋友新开了家店氛围还不错」

(又来了……)

一切跟自己的预测一样,凉子不由在心中叹了口气。自从把头发染黑,开始留长之后经常有男人过来搭讪,虽然不是说讨厌男人,不过觉得他们似乎只是注重外表,所以凉子从来没接受过这样的邀请。

「我早已定好去那里吃晚饭了」

「那我也…」

「失陪了」

凉子坏坏地笑着。

「那里是属于我的珍藏地点呢」


天野光正头疼着:到底要把主角喜欢的男生设计成不良青年还是优等生呢?

「还是设定成优等生吧!我个人来说比较喜欢男人们建立在拳头上的友情…不过这样的话又不够心跳的感觉了……」

光扫了放在桌子旁边的原稿一眼

「哎~~总是少那么点东西!心跳?还是激情呢!!」

正发呆地时候突然想起了负责她的编辑的话。

离开长屋之后小光带着自己的稿子跑了不少出版社,但都没有被正式出版。出版社对她的稿件还是有相当的评价的,还派了专门负责她的编辑,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一到了要正式出版了就老是缺那么点东西。

(就算只是缺“那么点”东西)

钻在被窝里的小光仰面躺着

(难道真的没这方面的才能?)

对小光来说,很少这么沮丧。离开抚子长屋开始投稿整整四个月了,虽然早知道没这么容易就能成为专业作家,不过别说连载,有时候人家连看都没看完自己的作品也真的的确是很让人沮丧的。

(果然还是以兴趣的形式画画同人算了,随便找个跟兴趣没关系的工作算了吧。兼职要做自己有兴趣的工作也很难的说)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要是去做OL之类的也未免太无聊了吧…而且要跟“正常”的人接触好累…)

这时,肚子咕咕地叫起来,想想,自己在起床到现在就吃了2块面包……

小光一把爬起身

「在这里头疼也无济于事,干脆出去散散心吧」


伊里丝正烦恼中。

因为在实验中没办法取得想要的能量输出值。当然,“稍微”把机器的功率调高一点的话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不过这又超出研究所规定的标准,被限制掉了。

「真是的!什么叫安全标准嘛!晕死……」

焦躁的伊里丝一把拍在收音机上。

离开抚子长屋的四个月,回到尼鲁加路研究所的伊里丝的压力直线飚升中。

原因是伊里丝的研究计划本身是没问题的,问题是在将它付诸现实的时候,伊里丝的提案被因为成本、安全等问题被一一否定。

也许因为可能离地球远,又或许是周围没什么人烟的缘故,在火星的研究所建得相当大,而后来上了抚子号后又是属于完全不用规矩的原因。要说起来的话有安全基准跟成本限制的研究所是正常的说,可在自由的环境下长大的伊里丝感到大大的不满。

「多库塔.之前说过什么吧?」

「没什么」

伊里丝象在避开研究主任的视线一样转过椅子,变成正面对着屏幕的样子。

伊里丝虽说是这方面的专家,不过只限于理论部分,制作机械方面完全是个外行,要是能想办法把机械的限制解除就好了。

伊里丝脑里突然浮起了瓜畑的脸。在抚子上的时候无论什么机械都是瓜畑帮她做的,而且完全不会说什么安全啊、成本啊之类的东西。

伊里丝突然站起身。

「我出去走下没问题吧!想吸吸外面的空气」


惠 丽奈笑着!就象罪恶组织的女干部般的高音调。

「HOHOHO(高三调)这份设计图就由我们机器人党接手啦」

今天惠扮演的是折磨少年们的机器人党的大姐头。虽然是坏角色,不过因为那略带滑稽风格人气相当高。

「机器人党!!」

「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咦!真是抱歉,现在开始是成人的时间,小孩子快回家睡觉去吧」

「你们这些可恶的机器人党」

「HOHOHO(高三调)」

在惠再次发出高音的笑声后,响起音响监督“OK,辛苦了”的声音,接着房间里充满了“松了一口气”的气氛。

「辛苦了」

「辛苦了,接下来怎么配?」

「优子,快点,下一个工作是青山那边」

「大家都辛苦了」

「打搅了,我是NEWTYPE的编辑,请问可以接受我们的采访吗」

有的人在剧本上做记号,有的闲聊,加上走进房间的经纪人们跟门外的取材阵,总之就是差不多这样一副光景。

「惠酱,我等下要过去荻窪那边,要不要顺路兜你过去」

经纪人池田对着正在检查剧本的惠说。惠住的公寓就在这里到荻窪之间的缘故。

「谢谢,不过…」

「不过?」

「我想吃了晚饭再回去」

「原来这样!那就没办法了」

「真的很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那么,明天早上9点在青山录音哦!别忘了」

「恩!辛苦您了」

惠笑着鞠躬,池田对着她轻轻地挥了下手后就走上了停车场的楼梯。


瓜畑 星矢正在蹬自行车。

因为三丁目的伊藤打电话来诉苦道:之前请你修的电视机变成机器人跑了

大概是瓜畑装的变形装置在不知什么原因下自行启动了吧。

「真是不懂男人的浪漫的家伙!可恶……」

在夜路上蹬着自行车的瓜畑囧道!

在瓜畑的美学里,对方应该为自己修的电视机变成可变机器人感到高兴才是,居然还打电话来囧,真他妈的不是个男人!要是吐槽说电视机上少装了个钢钻的话还另当别论的说…

话说回来,瓜畑现在正在做生意。在他老婆織枝唠叨下没办法,跑去帮人修东西。

「真是的!还是以前好,只要一说是新兵器,就会有很多方面“特权”的说!」

虽然有点只是他自己一个人认为某某方面是属于自己的特权的成分,瓜畑怀念起在抚子上的那段日子

「艾斯特巴里斯、燕子花…真是尽情发明的日子!」

瓜畑用脚把车子刹停,说道。

「兜过去看下吧!」


「帮我的味精拉面里加多点大蒜哦」

小光把下巴搁在桌子上说道。

「拉面!我要大碗的」

凉子已经把筷子分开(一次性的原来粘在一起的那种)

「我要叉烧面,不要下葱哦」

惠搓着手,好象很冷的样子

「给我照旧吧」

瓜畑说的照旧指的是东京酱油风味的拉面。对于江户派的瓜畑来说,味精猪骨之类的通通是邪道之物。

「啊!今天就来碗味精拉面吧」

伊里丝有意无意地看着菜单说。

「好的!我重复一下……」

听完5人的点菜,由利加不顾时以入夜,大声说。

「味精拉面大蒜加量,拉面加大,叉烧面不下葱,拉面,味精拉面」

「好嘞~!!!」

站在吧台后的明人听完由利加的话气势十足地答道。

本来明人的店是拉面车,根本就不需要下订的,不过因为由利加无论如何都想帮点忙,所以才变成这样。明人那出5个面团,轻轻泡开后丢进滚烫的汤里,然后拿出5个海碗,开始从里面倒入味精汤,酱油等东西制作汤底,一切都显得那样地行云流水。

「明人君的拉面摊弄得似模似样的嘛」

看着明人的动作,小光感慨良深地说道。

「明人真是厉害!驾驶,料理还是文采无论哪方面都是高人一筹」

「哪有哪有」

听完惠的话,明人老脸一红。

明人开这个拉面摊已经四个月了。开始的时候没想在什么地方开店,每天换地方,最后才在这个公园里扎根。接着也出现了一批熟客,终于渐渐进入正轨了。

「对了,有这么个东西寄到我跟凉子这边。」

小光从棉和服的袖子里抽出一张卡片。

「什么来着?」

那是一枚近年极少见的纸制明信片。上面没有下发信人,只画了上面印着吻痕的锅。

「你们觉得是谁寄的?」

「会寄这样东西的只有泉一个」

凉子一眼就看穿那搪瓷的锅跟吻痕中包含着的流浪跟亲吻的含义。

「邮戳上的地址是…加德满都?」

「加德满都?尼泊尔的那个?」

惠拿起凉子手中的明信片,上面的确写着katmandu.2199.12.18

应该是新年贺卡之类的内容吧。

「元旦已经过去十多天了哦」

「我来说明一下吧。根据国际邮政白皮书记载,加德满都的邮政现状是处于D级别。所谓的D级别就是指邮件事故发生率在1%以上并且送达时间平均超过一个星期。即使花一个月才送达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到底,泉去做了什么样的修行呢」

「谁知道呢,看这明信片应该是冷笑话之类的吧」

抚子长屋解体后,泉马上就开始了她的流浪生活。具体的情况小光跟凉子都不知道。泉最后向她们说的冷笑话是「受惊的奶油点心-修行」(シュークリームが驚いたー修行)所以给二人的感觉只是:应该去什么地方修炼了吧。

「什么?不是去练武术之类的吗?我还以为她继续练下去的话可能能一拳把人打爆呢」

瓜畑的语气带有点遗憾。

「会不会变成七种元素?」

「背后带个有实体的残影之类?」

「不可能不可能,你们说的那些是天生的,修炼也修不来。」

明人一边煮面一边把大家的话尽收耳中。

这样的光景,感觉跟在抚子号上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明人店开张以来,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兼负旧成员情报交换的场所。

最初是小光,之后虽然每天都有人来,不过象现在这样5个人聚集在一起的倒是相当少见。

一跟以前的战友说起话来,就会有种抚子号全员都聚集在一起的感觉。也许因为大家都喜欢这种氛围,所以才都乐于走到这个店子来吧。

「久等了」

拉面完成了,明人把大家要的面一碗一碗摆上桌面。

「哇,看起来很好吃」

「惠,帮我拿下筷子好吗」

「不好意思,没发现到」

「那…我就开吃咯」

等在寒风中的5人兴奋地掰开筷子。

5个人用5种不同的风格吸着碗中的拉面,合奏出一阵很好吃的声音。由利加看着明人乐呵呵地微笑着。工作,朋友,恋人…明人显得很幸福。


「天河明人那边情况怎么样?」

联合宇宙军情报部第七监视班班长大羽善次郎少佐问道

「今天有四十七个客人,其中抚子旧部有瓜畑星矢、惠丽奈、天野光、昂凉子、伊里丝.佛兰西斯等五名」

回答大羽的是站在他对面两个人中个子比较高的间谍A

「还有,御统由利加也在那里」

有点胖的间谍B补充.

「这么说,在天河店聚集的抚子旧部不少嘛!他们肯定有什么企图」

「不是只是在以前朋友开的店里面吃个面而已嘛」

间谍B的话音一落,大羽的眼光象刀子一样向他飞去,A赶紧踢了他的脚后跟一下

「不不不,不可能,他们肯定有什么企图的」

间谍A差点没有搓着双手恳求大羽的原谅,与其说他是间谍,感觉更象推销员多一点.

「怎么说,他们可是连续两次强行突破联合宇宙军的防线的家伙呢」

「就是,他们肯定不会甘心就这样做平民的」

“咚”大羽用力拍了下桌子

「而且那个摊子可是原舰长御统由利加跟叛乱的中心人物天河明人开的,我判断那里是他们的据点肯定不会错」

大羽力陈自见, 太阳穴暴满的青筋原来跟他那种双眼细长的学者风格毫无突兀的感觉.

「所以才会叫你们两个盯着他们!明白吗!」

「当然当然」

间谍A的回答听起来很有营业风格.

两人从四个月前抚子长屋解体后就奉大羽之命开始监视天河明人的动向,可在他们的眼力看来,似乎毫无可疑的迹象.

「听好了,这个月要是还不抓住他们的线索,你们两个就别想奖金两个字了」

「咦」

「哪有这样的…」

两人同时发出悲鸣,间谍终究还是人类一个,说到扣奖金还是很痛滴。

「但…但也不是一定在企图着什么吧」

大羽狠狠地盯着说漏嘴的间谍B,A再次踢开B,慌慌张张敬了个礼。

「明白!我们一定会抓住他们的尾巴给您看的!那么,我们先退下了」

B慌忙跟着A敬了个礼

「恩!会议结束!给我赶快回工作岗位去」

「是」

二人象逃跑一样从大羽的办公室飞出。

「真是一群半桶水的家伙」

看着两人的背影,大羽从抽屉里那出药瓶,药瓶里面装着大羽爱用的精神稳定剂。大羽随意拿出几片,水都没喝就这样嚼了下去。


「要做好吃的拉面的话,鸡骨要煮出味,面团要在沸腾的汤里面煮,紫菜要…」

由利加依旧五音不全地唱着歌回到家中。时间是凌晨2:30分,一个根本不属于未婚女孩的时间。

抚子长屋解散后,由利加在父亲光一朗的作用下回到军队,但不是当前线指挥官,而是后勤事务。(虽然这是想把女儿留在身边的光一朗向人事方面施压的结果)说是后勤,其实就是在科室工作,这在由利加跟性格成完全反比的优秀能力下,所有工作均可以在下午五点前结束,所以晚回家并不是因为军队的工作,而是因为由利加每天下班后都会过去明人店里帮忙的缘故。

「由利加,你回来啦」

穿着和服的光一朗在走廊迎接回家的女儿。只要有跟女儿有关的的事就会担心得方寸大乱的光一朗在由利加回家之前一直等着睡不着。

「我回来了,爸爸」

「今天没发生什么事吧?」

「恩!万事顺调,顺风满帆,甜甜蜜蜜一直线」

「甜甜蜜蜜?」

光一朗的太阳穴扑通一跳,不过又装成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平静地继续对话。

「由利加,明天军队那边休息呢,跟爸爸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

「吃饭吗?」

由利加的思考着说

「明天我还打算做那个呢!」

「什么?」

光一朗无语,妻子早亡的御统家一向家务都是交给工人去做,所以由利加对家务可谓是一窍不通。

「由利加,你……」

「我也差不多得学会做饭了呢」

「原来这样!本来以为是因为我一个大男人把你带大,才没能教会你家务缝纫之类的,不过看来女孩子还是女孩子呢。」

不知道由利加技术的光一朗没感动得差点老泪横飞。可以吃到女儿亲手做的饭可以说是作为父亲的一个梦想吧!不过由利加下面的话把光一朗的梦变成了噩梦。

「不能总让明人给我做好饭嘛!为了以后甜蜜的新婚生活,我要先把烹饪学到手」

「新…新婚…」

「新婚就是刚结婚的那段时间!婚后不久!蜜月!!!!」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光一朗身后的琉璃说。经过prospector的大岡裁决后,琉璃住进了御统家。

「琉璃酱,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舰长」

「对了,明天也给琉璃酱做一份吧!琉璃有什么不吃的东西吗?」

「是舰长亲~手做吗?」

连一向没什么表情的琉璃也不由地皱起眉头。

「恩!虽然我不擅长作菜,不过也不能结婚后一直这样嘛,而且明人店里那么忙,应该没什么时间做晚饭,这是要是有妻子的爱心便当的话,明人也会比较有劲吧!哎呀不小心说到妻子两个字了」

「结婚…妻子…」

光一朗不停地呢喃念着

女儿有男朋友一事他是知道的,也知道对方是名为天河明人的青年,不过在女儿口中听到结婚,妻子之类的话的话,对一直溺爱女儿的光一朗根本就无法冷静下来。

「妻子,特指在法律下缔结婚姻关系的女性,与丈夫共同成为构成家庭的要素之一,古代多被作为男性的附属物,但到了现代社会这种偏见基本上被解除了」

琉璃在一边继续解说妻子的定义。

「附…附属物」

但在光一朗脑中只留下了这个最具刺激性的词语。

「不赶紧变成家庭型的女性的话,这么说接下来就是学扫地跟洗衣服之类的了」

「也帮天河明人的一起洗吗?」

「当然咯!一边洗他的上衣,要是看见有什么破的地方就一边帮他补一边说“真是拿他没办法”」

女儿正在给自己见都没见过的男人洗内裤的画面在光一朗脑中飘来飘去。

「对了!到时候要穿婚纱,得去下美容沙龙才行。最近老是站着工作,好象脚都变粗了」

「说起来。拉面车那里的确没有椅子呢」

女儿正在来历不明的男人的强迫下整天站着干活…光一朗心中明人的形象似乎等同抓着鞭子的人贩子那类。

「这样的话,干脆早点把军队那边的工作辞了,早点做新娘修行也不错呢。爸爸觉得怎么样?」

「…yu…」

「光一郎嘴里只吐出这么一个音」

「yu??」

「琉璃你知道U是什么意思吗?」

「不知道,热水(oyu)之类的吧」

「啊!我明白了!你是说订婚仪式(uinau)!我猜的没错吧!」

终于,光一郎象喷发的火山般怒吼

「不准不准不准不准!我绝不允许你跟那个马骨老结婚」

一时间,由利加不知道光一郎在说什么。那难怪,溺爱女儿的光一郎还是第一次在女儿面前这样怒吼。

「(马骨老)是特指来历不明的人的词语,其中带有辱骂对方的意思。现在是指天河明人」

听完琉璃的翻译,由利加终于明白过来,父亲是在反对自己跟明人的婚事。

「明人的开拉面店的,才不是你说的什么马骨老呢」

「我管他是拉面还是素面,反正不行就是不行」

不知道的人听了以为他在说相声,可本人可倒是正经得很。

「不管他是秋还是春(日语里的秋的发音跟明人的明字一样),总之没办法把女儿嫁给这么个类似一年中的四分之一的东西」

「才没那回事呢!明人一年到头都会一直陪着我」

「总之,结婚就是不行!不行!拒绝!反对!不允许!我没听到……」

「你不听也没所谓!自己用眼睛看清楚就行!我下次把明人带回来给你看」

「谁会见那个马骨老!」

「都说了明人是拉面师傅!才不是你说的什么马骨老呢」

父女俩说的话就跟两条平行线一样。

「应该说连线都说不上」

琉璃在一旁决定从头到尾做一个观众,谁也不想理这样的父女之争,或许应该说象夫妻之争,不过总之琉璃不想干预到里面就对了。

抓狂中的光一郎,顽固的由利加!两人的争吵不可收拾。

「爸爸你这个大笨蛋」

由利加泪奔会自己房间。

由利加生来第一次跟光一郎之间的争吵就这样铺开了帷幕。


从那以来御统家一直处于冷战状态。

一向喧闹的御统家明亮的屋子被冷冷的空气跟沉默支配了。由利加跟光一郎一直没说过一句话,连早饭都各自在房间里吃,要是光一郎走正门的话由利加就走后门,厕所,澡房都是各自各的,甚至在客厅的正中间划出一条大大的三八线,表示双方拥有的领土,双方均不得超越那条线。真象小孩吵架一样。要是这样的情况在平常人家中的话可能早就因为生活各当面的需要被迫和解了,但对于大到拥有厕所跟浴室都各有三个的御统家的话,这个似乎不成问题。

到现在为止,溺爱由利加的光一郎都是默许的形式接受了她的任性,父女之间从来没象这样正式地吵过架,所以两人也都不知道怎么和解。

吵架开始后一周,两人的关系终于发展到最坏的地步

「也不是说我不明白做父亲的想法」

瓜田大声地吸着明人的拉面一边说。

「我在卖自己做的机器娃娃的时候也能感到那种莫名其妙寂寞感」

「我才不是什么娃娃呢」

由利加鼓着嘴巴说。对于御统提督来说说不定她真的是跟娃娃一样的存在也说不定。琉璃在一旁偷偷想,但是还是没说出口来。

「不过这就是所谓的新娘的父亲的心情」

小光一边往眼镜上呼气一边说。她在漫画创作上遇到瓶颈时总会过来这边吃面。而且是在抚子旧部之中频率最高的

「舰长家不是有很多佣人嘛!让他们充当和事老算了」

「不行的」

琉璃代替由利加说。

「舰长跟御统提督最初也想过通过这种形式传达自己的心情,结果似乎相互让对方误会成传言游戏,反而火上加油了」

「才不是误会,爸爸就是那种石头脑袋!对吧!明人」

正在切鱼卷的明人突然被卷了进来,只好含糊地应承着。也许他也自觉这件事的发端跟自己有关,随便地插嘴的话反而不好,所以决定不随便插入到这件事的讨论中。

「不过这样的话就不知道该找谁来做和事老了,对舰长跟御统提督两人都很熟的人?」

「没有合适的人选吗?」

瓜田跟小光盯着由利加看。

由利加拖着双腮想着

「跟我跟爸爸两人都很熟的人吗?」


「你不这么觉得吗?葵?」

光一郎直直地望着纯的脸。

「是」

「真是的,身为我的女儿,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非常能体谅您的心情」

自从他们父女俩关系恶化以来,纯每天都得听他们两个倒苦水。

对于纯来说,光一郎既是把自己拉回军方的恩人,而且是现在的直属上司。虽然纯现在仍旧喜欢着由利加,但现在也不能堂堂正正地站到她那边。而且自己也被由利加甩了几次,这样一想,对同样为着由利加的事头疼的光一郎真是感同身受。

「说起来,对由利加来说,那个马骨老有什么好的嘛」

「马骨老指的是?天河明人吗?」

「管他什么名字呢」

光一郎苦着脸说

「那个马骨老到底有什么好的嘛」

对于这个问题,纯也没办法马上答出来,为什么明人会这么受欢迎这个问题已经可以列入抚子七大不可思议级别了。

「的确是很受女性欢迎呢,据我所知,曾经同时有三个女性追过他」

「什么」

「准确地说,加上伊里丝的话是四个人。这么说的话,他的“交际”范围还挺广地嘛」

「……」

「可能是比较小孩气的特性吧,他相当喜欢漫画,或者是比较擅长烹饪呢?虽然听起来不属于男子汉特性的特点」

同时跟四个女性交往,20岁喜欢漫画的擅长烹饪的没有男子气概的男人…在光一郎耳中怎么也感受不到他有什么地方跟自己女儿般配的。

「本来我都认为自己是属于那种比较明理的父亲,又不是说不让她跟任何人结婚,只是…最少也得再认真一点,年长点…不,至少跟由利加同岁,可以的话最好是军人…」

纯试着把光一郎嘟嘟囔囔说的一系列条件往自己身上套了下。

认真—至少这方面自己还是相当自信的

年龄—虽然不是年长,不过跟由利加同岁,勉强到达最低线吧。

收入—稳定!毕竟联合宇宙军会倒闭这件事连想一想都很困难。

职业—军人!正合他意思。

(难道……)

纯不自觉地抬起头

「有没有这样的人呢…」光一郎捏着下巴道

(机会……)

纯无意识地捏紧拳头。

(御统提督反对她跟天河明人结婚,可要是我的话……)

(御统提督是我的上司,每天交谈的机会很多,两人的关系也不错,而且是好到他会这样跟我说自己私事的程度……)

(父母也会很赞成自己跟由利加的婚事吧!现在就差由利加了)

(只要自己温柔地安慰因为恋人跟父亲闹翻的由利加的话……)

「提督,全包在我身上」

纯用力拍着自己的胸膛说

「我去跟由利加谈谈,一定会把她带回您的身边」

「葵君」

「提督」

两人紧紧地握住对方的手。

就这样,一对以让由利加明人分手为目的的手握在了一起,他们的目的相同,但也有相同的弱点---由利加。周围笼罩着的一丝让人放心不下的气息。


(就是嘛!本来就不应该放弃的)

走在御统家长长的走廊纯想着。

(即使两人被在火星建立的缘分绑在一起,但也不是等于结了婚一样啊,况且御统提督也没有认同他们两人之间的交往啊!在抚子号时跟由利加是舰长跟副官的关系,可现在可不一样了,自己在军队的职位也稍微提高了点,等级上说基本上已经跟由利加是一个平面的了。)

随着思维速度的提高,纯的步伐也渐渐加速。

(古语不是有云:射人先射马嘛!!由利加自幼丧母,是由父亲一手拉扯大的,只要她稍微考虑下父亲的感受的话,自然会选跟两人都能保持良好关系的啦!这样说的话,会是谁呢?除了我之外没其他人选了嘛!好极了!葵纯!你现在放弃还为时尚早哦!挺起胸膛来!你可是由利加的青梅竹马,而且一直在为她着想不是嘛!!)

(现在的话应该可以说出口了!“由利加!我爱你!嫁给我吧”)

纯以近乎奔跑的速度在走廊前进,把手搭在由利加房间的门把上,要是平时的话应该是敲门的说,现在纯靠着那股气势很威猛地打开了房门。

「由利加」

「纯~君?」

由利加正在房间里,而且见到纯后很高兴地跑到他身边。

「纯君,我正要过去找你呢!」

「由~由利加?」

纯的脸上闪着光辉,要是为现在的画面命名的话,大概可以用“欢喜”这个词吧!一时间,十几年来对由利加的思念在纯的脑海里象走马灯一样回转着。

初中时帮由利加提书包的光景,在高中每天为由利加买便当的光景,读联合大学时通宵修复由利加弄散的一万块拼图的光景,还有下定决心为了由利加辞去联合军的工作,乘上抚子号时候的光景…一切一切辛酸,痛苦的日子,都将在今天得到应有的回报。

「由利加,我……」

由利加忽地把一样东西塞到纯的手里

「你这是?」

「胶带啊!你不知道这个?」

「知道是当然知道啦,我是想知道到底是用在什么地方的」

「搬家啊」

由利加的语气中含着十足的“理所当然”的感觉。

「谁搬?」

「我啊」

「……」

「我决定离开这个家」

一时间纯不知道由利加在说什么。

离开这个家?离家出走?由利加要离家出走?那就是说……

「你是我的好朋友吧!」

「恩!当然」

「好朋友自然会希望我幸福的对吧?」

「恩」

「那就帮帮我,要是继续这样留在家里的话我们会让父亲拆散的」

这时即便是纯也明白她说的“我们”不是指自己跟由利加。

「纯!拜托了!为了我跟明人的幸福,快帮我忙收拾下行李」

这样的话偏偏在不知道纯一直喜欢自己的由利加口中说出来,无知真是残酷啊。

一般在这个时候,接下来的剧情会是:

「其实,从以前开始我就一直喜欢着你。」

「啊?」

又或者是:

「别说了!那有人会帮自己喜欢的女人去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啊?」

之类的展开的说

「但是,御统提督…」

可纯这个“硬骨头”的弱气男人,把自己的思念吞到肚子里,说出了这样的话。

「笨蛋笨蛋!我真是个笨蛋!这里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心中虽然这样呐喊,可不说出来的话对改变现状一点作用都没有。要由利加能从他的表情神态里察觉真是想都不用想。

「不行吗?」

由利加仰望着纯,眼眶里隐约闪着泪花。

(好可爱……)

纯深深地吸了口气。

(不行不行!要是错过现在的话那就又跟以前一样了)

在纯的人生中曾无数次为这样的表情抓狂。乘上抚子号就是其中就有代表性的表现。

(纯!说啊!抱着玉碎的觉悟把自己的思念倾吐给由利加听。这次要是又软下心帮由利加的话就再也没这种机会了!提起勇气来!)

「由…由…由…由利加,我…………」

(差最后一步)

「我……」

(喜欢你!快说啊!)

「我…你你你…」

(喜欢你啊)

「我…你的…」

「我的?」

「我是你的好朋友嘛」

(哎~~我真是个傻B)

纯露出一个跟心中的悲鸣相反的笑容说。

「即使全世界人都是你的敌人我也是站在你这边的」

「纯!谢谢你!做人果然就是得有你这样的好朋友」

由利加高兴得跳起来

(完了!我的单恋!)

葵.纯!已经变成了一根洁白的盐柱.


四席半,没浴池,公用厕所!

这就是离开抚子长屋之后明人的住所。说起来基本上跟在长屋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不,应该说这个已经建了二十多年的公寓比起比起新建的抚子长屋差远了。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摆着一个小小的圆桌跟一个已经跟现在这个年代完全没关系的灯油暖炉,没有电话也没有电视,在房间正中摆放着的有点褪色的“煎饼被窝”就是明人每天睡觉的地方。真是一副描绘着“贫穷”主题的画卷。

在以前领着高薪的抚子旧部中只有明人一个过着这样的生活当然是事出有因!

在抚子号以前的作战中,对地球的相关各方面造成相当的损害,平时这些赔偿是又抚子号加入的保险公司来支付,成员们不需要对这个负责,但只有半路出家的明人例外,在保险合同外的他必须承担被自己破坏的联合军燃料基地跟飞燕草的赔偿,虽说托prospector多方周转的福才不用背负国家预算规模的债,不过抚子号期间的薪水还是全部都赔光了。

卷在被子里的明人缩了缩身子,似乎觉得有点冷。这时寒风就乘机从空隙里钻了进去。吹进这个破烂的公寓里的风可以算是相当大胆的规模了。

「真是不小心,连门都没锁!虽然说似乎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以让人偷了」

「连家具什么的都没有,真是比想象中要来得宽敞。这样的话容三个人生活应该没什么问题。」

「生…生活指的难道是……」

(话真多…)

明人发觉了头上的说话声,朦胧地睁开睡眼。

「对不起!吵醒你了吗?明人」

「打搅咯」

「真是粗心!至少也把门锁一锁嘛」

明人睁开眼睛后看到由利加,琉璃跟纯站在自己上方。纯斜背着两个挂包,手提行李箱,背上还背着一个登山包状的东西。

(到底怎么了?)

环视房间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门户大开的玄关,接着是枕边的闹钟,指针显示是凌晨四点多一点。

「搞什么鬼!这么大老早的」

明人一脸不满地表情从被窝里站起来。

「该不会又象上次那样想出一首好歌之类的吧」

「不是啦!我们离家出走过来了」

「离家出走?」

「是啊!老爸是个听不懂人话的大木头,没办法」

说着由利加又鼓起双颊,应该是又想起光一郎的缘故吧。

「所以!多多关照啦」

琉璃灵巧地点起灯油暖炉说道。

「咦!琉璃也一起吗?这事跟她没关系吧?」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的话连琉璃也会变成听不进话的大木头的」

(这是哪门子理由)

明人脑中虽然这么想,不过他还是放弃了跟不可理喻的由利加纠缠,于是直接问相对还比较具有常识的纯。

「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

「不知道?你拿着的那两个大箱子怎么可能不知道?」

「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纯一反常态用强硬的口气说着。看着还隐约带着泪光的纯,明人说

「你刚才哭过?」

话声一落,纯身体剧震,象挥舞着颤抖的双拳似地说

「我的心情象你这种人怎么可能明白」

说着泪奔了出去。

「纯君怎么了?」

「谁知道呢」

明人跟由利加对望,两个似乎都完全弄不清是怎么回事。

琉璃一边往灯油暖炉上放芋头一边小声呢喃道

「真是夫妻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