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动战舰:琉璃从A到B的故事/第4章”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创建页面,内容为“{{子页面导航|机动战舰:琉璃从A到B的故事|第3章|第5章}} == 第4章:结婚-毕业 == 得到原来最大的障碍-由利加的父亲御统光…”)
 
(没有差异)

2019年10月11日 (五) 22:17的最新版本

< 第3章   机动战舰:琉璃从A到B的故事   第5章 >

第4章:结婚-毕业

得到原来最大的障碍-由利加的父亲御统光一郎的认同,两人的结婚应该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于是,朝着梦一般的新婚生活,由利加现在正处于甜甜蜜蜜一直线的状态,拉着明人到处准备结婚事宜。

结婚仪式定在六月,原因是由利加觉得一定要做“六月新娘”才好。( 西洋人认为在六月结婚是最好的,「六月新娘」(June bride)---“Marry in June-Good to the man and happy to the maid.",大概意思是「6月结婚,新郎幸福,新娘快乐」)

场地通过遥当年做社长秘书时的关系网,以很便宜的价钱租到一个西洋式的教堂。

中介人由瓜畑夫妇担当(本来认识明人二人又已经结婚的也就只有他们了)

新婚旅行定在二人邂逅的地点—火星。缔结条约后半年的现在,平民终于也可以去火星了。

由利加的婚纱也做好了,彩礼也都OK了…

在二人这样准备婚礼的情况下,瓜畑跟小光一行仍然一如既往的硬来到天河家,象校园祭般的气氛跟以前一模一样。明人二人决定结婚后,来访的人不减反增。

「由利加,御统提督的弟弟好象没办法过来,这边的桌子就加成7个人桌吧,让岩琦表哥坐到这边的6人桌」

纯拿着座位表向由利加解释道。

这次纯是担当筹办人的角色,当然其他杂务也兼顾很多,已经近乎那种“一不做,二不休”的心境了吧!真是不幸。

「大家晚上好!我是惠.这次由我来担任老朋友天河明人跟由利加的婚礼主持人」

惠在一旁排练着主持台词,她说得太好了!真不愧是演艺界里摸爬滚打出来的!

本职声优的惠回到地球后,惠在大众场合露面的机会也多了,广播上也被大家称为“小惠姐姐”名声挺不错的。

「不行啦~凉子,这样的话从袖口都望到你的手法了」

「算了算了,象我这种身手也变不出什么好魔术的」

「那,还是唱支歌算了?」

「神经!有惠跟保美少女这些专业人士在!我哪唱得出口」

「……那你就只剩下魔术别无他路了」

凉子跟小光在厨房那边联系这在宴会上表演的魔术。因为泉正流浪中的缘故,所以只好2个人搞了。

「……那也不用在我家里这样练习吧」

在房间的一角计算着盈利额的明人埋怨道。

「让我说明一下吧!通过在明人家进行,可以达到干事,主持人跟主角之间绵密且频繁的交流的效果,而且还能保证在宴会表演的节目不会相同,还有……」

「知道啦知道啦!可是…」

明人点着头听着伊里丝的说明一边环视自己仅有四叠半的家!

「那也不用8个人都挤到在这么窄的屋子里吧」

在这个四叠半加厨房(一叠)的空间里挤着明人,由利加,琉璃,纯,凉子,小光,惠,还有伊里丝八个人。说起来今天保美少女没在,已经算人少的了!

「小节问题就不要太在意啦!天河君!我住的是宿舍,不方便让小光过去啦!」

「是啊是啊!我家也是!不知道那些编辑什么时候会杀过来」

凉子跟小光抢着说道。

「明人!结婚后搬个大点的房子吧!说不准什么时候家里就要添个新成员了呢」

「家里的新…成…员…」

新成员就是生个孩子的意思吧!生孩子的话就得…明人的思维一想到这里就梗住了!满脸通红的。

「还…还太早了吧」

「不过!蜜月婴儿(蜜月期间怀孕出生的孩子)也是挺正常的啊」

「晕!连惠也这么说…」

「提问」

琉璃举起手

「什么是蜜月婴儿啊」

「蜜月婴儿就是新婚夫妇在蜜月旅行期间,在旅馆或者…」

「哇!!!!」

明人慌忙掩住伊里丝的嘴,好象一个试图从电视出现成人镜头前保护女儿的父亲一般。

「琉璃酱!蜜月婴儿指的就是在新婚旅行的时候拣到的小宝宝哦」

「由…由利加,你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吧!」

「当然知道啦!以前我爸爸告诉过我!新婚旅行就是寻找装有小宝宝的包菜的旅行嘛!」

听完由利加的解释!大家集体脱力了。

「包菜里出现婴儿!现在估计连孩子都骗不倒吧」

「大概跟圣诞老人的存在是同个级别的问题吧」

「舰长,人类是有性生殖动物来的」

「详细的解说就交给明人君身体力行了」

「啊…我…来解说…」

「哇~明人的表情好认真」

听到小光的讽刺,大家都不由得大笑起来。惊慌失措的明人,还有笑成一片的女人们,呆呆的由利加,三无的琉璃…今天天河家也是一如既往地热闹。

都拿明人来寻乐子,大家笑着,打闹着,再加上琉璃的经典台词“蠢材”,这风景跟在抚子号上时一模一样。

这时处于中心人物的明人心想:这气氛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距离明人他们的婚礼还有半个月左右的一天,保美还是跟平时一样在她的小店-日日平稳中。

过了犹如战争般的午饭时间后,小店又变回它名字般的“平稳”

保美挂上了“准备中”的牌子,开始晚餐的准备,检查用过的食材,拿菜刀把蔬菜一个个切开…这本来交给机械做就可以了,可保美决定亲手亲为。

突然,店门被人打开了。外面应该挂着“准备中”的牌子才对的说。

「不好意思,现在还没东西吃哦」

「别这么说嘛!随便给我来点什么」

门帘后露出prospector的脸。

「yo」

「好久不见」

Prospector轻轻点了点头。

「咖喱已经卖完了哦」

「那可真是遗憾」

Prospector在空着的桌子前坐下翻着菜牌,牌上写着咖喱,墨西哥炒饭,拉面,火星盖浇饭等料理…

「那就来个火星盖浇饭」

「收到!火星盖浇饭一份!」

保美的声音在只有2个人的店内显得特别响亮。

「离开抚子长屋之后就一直没见过了吧」

保美坐到了吃完火星盖浇饭的prospector旁边

「是啊!九个多月没见了」

「是吗!原来已经这么久了」

保美闭上眼睛象在回忆着什么似的。

刚开始跟保美少女组的那几个孩子接触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就象女校的老师似的,看到饿着肚子的乘员们的吃相总觉得很满足,加了火星盖浇饭这个菜的时候也好开心,那时让天河君吃了好多试作品呢!

(时间过得真是快啊)

离开抚子号已经快1年了,可一闭上眼睛就可以清楚地回忆起那段光景,连保美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那一年不到的航程对她来说是一段久违的强烈的,纯真的回忆。

「说起来,前不久明人还带着舰长跟琉璃来过呢」

「哦~~是吗!」

「三人都跟以前一模一样」

「呵呵!舰长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变了吧」

「没错没错!哈哈」

保美爽朗地笑着,不过她的笑声持续了一小会之后,突然一转沉默了下来,显得一点都不象她的风格。

「但是只有舰长才可以这样不变啊!」

保美眼中流露出一丝寂寞的伤感。

「听天河说大伙都聚集到他家」

「是啊!跟以前一样呢」

「可能那群孩子们都还乘在抚子号上呢」

听完保美的话prospector深深的点了点头。

「有舰长,明人,还有琉璃,所以天河家才会有那种让人回想起那段快乐时光的日子呢」

「时间凝结了呢」

Prospector认同保美说的是对的。

自己也经常觉得:对那群年轻的乘员来说,抚子不就象一个学校一样吗!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一大群同龄人聚集在这里,一起哭泣,一起欢笑,一起生气…那是一个在通常社会中分离出去的小社会,对金钱权利身份之类的东西都很淡薄的亲切世界。虽然面前是无限的未知,不过却感觉到自己仍未出发似的。


抚子号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但是现在抚子已经不存在了」

这次换成保美听完prospector的话后深深地点头了。

抚子是象学校一样的存在,可学校这东西到了一定时间后就必须从那里毕业,走出社会,必须各自寻找自己的未来。所以保美尽量使自己不过去见明人他们,要不只要一见的话,天河家就会越来越变成另一种形态的抚子号的感觉。

「得让那群孩子们早点“毕业”啊」

「所以保美少女组的party你才没去吗?」

「也许吧」

保美没有明确地回答,沉默地喝着茶。

「恩!不过那群孩子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是啊!有什么事情他们都能想办法解决的啦!这个我知道!不过即使知道这点还是…」

「感觉就象自己教的学生快毕业时的老师的心情」

「然后prospector大概就象教务主任那种吧」

「那保美就是饭堂的大姐姐」

「哈哈!你是说姐姐吗?谢谢!非常感谢!」

之后两人的对话就结束了。Prospector的通讯器响了,在他面前马上出现一个通讯窗口!对保美来说是个久违的场景。

「有点事情想问下你,可以吗?」

窗口里出现的是赤月。

「什么事呢会长大人?新型号的导弹卫星的话…」

「啊~~那个OK了!谢谢」

貌似身在秘书室的赤月轻轻地挥了挥手。

「百合机测试驾驶员的话现在怎么样了?」

「那个…」

Prospector稍微回头看了下保美一眼,保美会意地走进厨房了。

「这个的话,艾利娜说她亲自担任。」

「艾利娜啊…」


「昂少尉!有客人找你」

凉子从模拟中心出来后,卫大尉早已等在外面,大尉是凉子的直属上司,不过基本没见过面,所以凉子才会惊讶地问道:

「有客人吗?」

「是啊!在贵宾室等着呢」

大尉有点不愉快地说。

贵宾室是只对将军以上军衔,政治家以及特别招待的客人才能使用的房间,象凉子这种级别的军官的话大概一辈子也不用进到里面去吧!现在凉子连贵宾室在哪都不知道,当然更没进到里面过。

(贵宾室!到底是哪个大人物呢)

一瞬间凉子思考了一转,说到自己认识的大人物的话也就御统提督了吧!不过御统提督也不会这样专门来见自己吧。

「换套不会丢我们脸的衣服后马上过去吧」

「是」

凉子敬礼回答后前往更衣室,随便洗了个澡冲掉汗水后换上了放在橱柜里很少穿的军服。

(卫大尉应该听过客人的名字才对吧)

换衣服的时候凉子想着。五分钟后凉子来到贵宾室的门口,拿着地图跑过来的。

(打开这道门就知道里面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昂.凉子少尉!现在进来了」

凉子深深地吸了口气,军人气派十足地报名道。

贵宾室是一个有着让人无法认为是干燥无味的军方设施的豪华装修的房间。宽敞的房间里放着古风的桌子跟椅子,照明主要采用间接照明,设计上注重的不是亮度,而是氛围。墙壁的高处挂着很多画卷,站在房间中央的是艾莉娜。

「好久不见」

艾莉娜叉着两手说道,还是跟以前一样臭屁!

「什么嘛~原来是你啊」

「过来打个招呼呢」

艾莉娜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搪塞着。

「不坐一下?」

「在这就行了,有什么事谈完我就马上回去了」

「这样啊!那我就自己坐下咯」

说完她就自顾自地往沙发上一坐,整个人轻轻地陷到沙发里去了,明显这套沙发价值不菲。

「听说你拒绝了统合军的邀请」

「你怎么会…」

凉子的表情马上变了!

地球联合统合和平维持军,通称统合军,指的是在缔结了和平条约后的地球跟木星之间新成立的军事机构,最初时虽然是两边不讨好的局面,但现在已经发展到凌驾到联合宇宙军的规模,因此联合宇宙军的预算被削减到连正规的演演习都没能力办到的地步。

正如艾莉娜所说,大概半个多月前凉子受到那边的邀请,说是邀请宇宙空间战经验丰富的凉子过去担任教官的职位。不过说是教官,其实也兼任了实战指挥官的职位,对凉子来说是一个现在情况完全无法比的好职位。统合军的预算比起联合军要多得多,做的又是维合的工作,镇压骚乱什么的,即使不发生战争也有大把机会可以乘上实体机。

「去那边的话就能乘坐实体机,不用现在一样整天做模拟练习了,你怎么拒绝了呢?」

「罗嗦!那是我自己的事」

「让我来猜一下吧」

「……?」

「去做教官的话,工作的地方是在卫星轨道,要不就是在月球,反正是没办法呆在东京了。所以你只是不想离开这块地方而已不是吗?」

「你说什么?!!」

凉子瞪着艾莉娜,艾莉娜则依然一副平静的表情继续说着。

「你现在还时不时地去天河家吧!真是幼稚呢!」

「胡…胡说!那只不过是因为小光说要练习在结婚典礼表演的节目而已」

「反正到了明人家,说不定还有机会相互接触一下,然后就自己躲到一边心跳不已吧!你不觉得很傻吗」

她猜中了!

上个星期帮忙作菜的时候跟明人倒在一起,那时侯好不容易才掩饰过去,不过还是脸红了好长一段时间。

「胡说八道」

「又来了!你在糊弄些什么的时候就会说这句!胡说八道胡说八道地!」

「天野光做漫画家,真木泉出去旅行,剩下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到底在搞什么」

「……」

被艾莉娜这么一说,凉子也烦恼起来!

自己到底在这里干什么呢?

唯一一点可以骄傲地挺起胸膛:自己好象还没找到心中最闪耀的星星。

喜欢明人这件事是确确实实的,不过竞争对手是舰长就没办法了,虽然也知道这点,不过凉子也不是那种可以马上就改变自己心意的那种人。

「每天玩着跟游戏机一样的模拟训练打发时间,不干不脆地在甩掉自己的男人家来来去去,不是我说你坏话,你这样真是不上不下你知道吗!」

现在的联邦军对自己来说是没价值的,自己现在正是不上不下的状态,这几点凉子都很清楚。不过被别人这样指出来,特别是被艾莉娜这样说,还是很火大!

「那…那你呢!」

「我作为尼路加路屈指一数的女秘书…」

「还屈指一数?你只不过听着赤月的命令耍一点小奸计而已」

「奸计?这句话轻了点吧?我做的可是更…」

「哼!是啊!兴起战争,还差点把火星遗迹弄到手…」

艾莉娜的血管扑通地往上一跳。

「那是因为遗迹被你们传送走了」

「恩恩!那说明还是我们的手段比较高」

这次艾莉娜沉默了!

火星的遗迹夺还的计划当时是一个举社的大计划,这个计划却被为了这个计划而召集的员工们,用为了这个计划建造的战舰破坏了,真是一个讽刺的结局。

「诶!反正又不是输给你,想出这个办法的是那个舰长」

「然后连自己的男人也被她抢去了,二连败吗」

「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你这个被甩的女人」

「可恶!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我可没有象你那样整天依依不舍地整天去甩掉自己的男人家」

「…」

抚子长屋解体以来倒真是没在明人家见过艾莉娜,可能是她主动地去避开那种凝固着抚子号影子的地方吧。艾莉娜以严肃的姿态面向现实,明哲保身,所以她没办法原谅那群试图逃避现实的人们,艾莉娜无法原谅那些人!那些可以带着理想,青春,友情,社会性…这些早已被自己舍弃的东西长大成人的家伙。

「你面对现实一点吧!对方马上就要结婚了」

「我明白啦」

「你根本就不明白!你真是个,不会恋爱就算了,连失恋都不会!真是没眼看」

「这么说你恋爱很高手咯?」

「比起老是闷着没办法表白的你要强咯」

「切!其实你不是也没告白过吗」

「我是没有想过告白!而不是没办法告白」

「骗人!分明就是自己自尊过不去没办法说出口」

「比起对自己受欢迎的方面没自信的人强咯」

「毫无根据的自信那叫做过信好不好!连那次“最闪耀之星”时的成绩都没发表的人…」

在抚子为评选新舰长举行的“最闪耀之星”活动中,艾莉娜因为自己没办法出现在前几位的得票者的行列中而深受打击。

「连这么“远古”的事都拿出来说,真是个琐碎的女人」

站在门口的凉子又向前一步。

「你说什么?男人婆」

艾莉娜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前一步。

「权威主义者」

「没志气」

「以势压人」

「软弱的人」

两人对骂着,距离一边渐渐缩短,就在两人的额头就要触碰的时候,她们之间出现了一个窗口。

「YO~艾莉娜!进行得怎么样了」

窗口出现的是赤月。

「会…会长」

「听说由凉子来担任百合机的测试机师?」

「恩」

艾莉娜一边留意凉子的反应一边小心地回答。

「光现在做漫画家已经正式出道,泉也音训全无,开发百合机需要的是实战经验丰富的优秀驾驶员,技术研究那边老是在催…,所以请尽快一点」

从赤月那边似乎看不到凉子这边。

「所以!拜托了哦」

说完赤月就在那边收线了,留下一片沉默。

凉子终于大致理解了艾莉娜在这里出现的理由!细节上虽然不清楚,大概就是要开发百合机用的实战经验丰富的优秀驾驶员吧…

「为什么」

凉子打破了长时间的沉默!

「为什么要我去统合军!你不是要我做测试驾驶员吗」

「一看你之后总觉得焦焦躁躁的」

艾莉娜避开凉子的视线。

「看起来气势很好其实却优柔寡断,装得对男人没兴趣似的内心却期盼这自己的王子…感觉乱七八糟的」

「你说什么…我哪有…」

说到这里凉子突然停住了!因为有种跟艾莉娜争这个问题好象很白痴的感觉。

「也许我只是不想离开这里而已」

凉子突然承认!好象整个人焉了一样!

「我会过去的!」

「统合军」

「……」

「其实我自己也隐约感觉得到,不能再这样在这里呆下去,但是……」

好害怕!好象会失去自己拥有的所有东西似的;志同道合的朋友,爱过的感觉,“家”…全部都会…

但是!你这样的话什么也得不到,什么也不会开始!!象那些陈年旧调唱的一样。但现在的你恰恰是那种心境。

虽然如此,不过让艾莉娜这样指出来凉子还是很不爽。

「但我只是想守望到他们结婚而已」

凉子粗声粗气地说!

「啊?不是吧」

「也许是被甩的女人的倔强吧」

「傻B」

艾莉娜轻轻地笑了下,因为她早以预料到凉子说的“但是”后面的是什么话的缘故。

「傻B就傻B」

凉子来到这房间后第一次笑了。


跟艾莉娜通话完后,赤月叹了一口气。

「那接下来怎么办?」

「派往库里姆尊集团侦察的工作人员的情报已经回来了!先把那些…」

站在赤月身后的歌特静静地把光碟递了过去。虽然光碟承载的也是数据,但却不是可以通过网络传送的数据。所以才使用这样的方式。

歌特现在的军衔是尼路加路会长室警备第三课,隶属尼路加路秘密服务部。负责的是间谍活动,秘密工作以及抚子旧部的监视以及护卫相关的工作。也就是说,都是暗处的工作。

「最近他们的动向怎么样」

赤月一边看接过歌特的光碟一边问道!

「正在忙着结婚的准备呢!昨天刚印好请贴」

「啊~~是吗!那得打个电话过去道个喜了!恩,就以原大关:管柏司的名义好了」

「……」

「要是从尼路加路的会长直接致电的话他们会高兴过头的」

「收到」

歌特在赤月后面轻轻地点了点头。


「纯酱!谢谢你咯」

雪奈双手合十向纯道谢。但是脸上却带着坏坏的笑容。

「你可不可以别再叫我纯酱了!我可是比你大八岁,而且又是男人」

「好啦好啦!总之非常感谢啦」

雪奈偷偷睨了纯一眼。

「说真的!现在你是我的依靠」

「是啊!在这种情况下的确」

纯板着脸用力地吸了一口插在冰咖啡上的麦杆。

现在两人在东京车站附近的咖啡厅里,但不是约会,只是雪奈对痴汉防卫过当之后把纯叫过来保释自己而已。

「不过那个痴汉好猖狂,把那2个可爱的女生一起追到巷角,然后看她们没怎么反抗就想为所欲为,真是!一想起来就火大!纯酱不觉得吗?」

「虽然是这样,不过又不是雪奈酱被痴汉嘛」

「哇~过分!那你打算看到了装看不到吗」

「不是啦!不过也没人象你这样又不是自己被侵犯,都拿个哑铃扔过去啦」

「那只是带过来做练习用的啊」

在木联长大的雪奈对坏人绝不容情,似乎木联的法律就是这样的,所以一定意义来说,根本就是没办法的事。

「反正只是2公斤的而已,没事的啦」

「这不是问题!还有为什么偏偏叫我过来嘛!」

「因为纯酱看起来是最闲的…不是不是!纯是联合宇宙军的少佐嘛!有着跟漫画家啊,拉面师傅不一样的信用度啦」

被纯睨了一眼,雪奈慌忙修正自己说的话。

雪奈是为地球交流来到东京的,所以才会把铁的哑铃放到包里。虽说是自作自受,不过那痴汉也没想到会有人拿哑铃往自己身上砸吧。

「喂!纯酱」

「恩?」

「你还是喜欢由利加吗」

纯突然把冰咖啡上面的泡泡全吸进去了!

「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跟由利加只是青梅竹马,完…完全没有那回事」

「已经一目了然了好不好」

「……」

纯陷入一种“很不象样”的心情:为什么连15岁的孩子都明白的事偏偏由利加却不知道呢!

「对吧!现在还喜欢吧!遥也说了!纯酱老是死不了心」

其实着不是遥说给她听的,只是雪奈听到遥跟惠的电话而已。

「要不抱着玉碎的觉悟表白下看看?」

「雪奈居然也会用玉碎这么难的词?」

「是吗?」

其实玉碎在木联是属于日常用语级别滴。

「之前跟遥看着旧录象上的连续剧「毕业」,你也可以学一下啊,在婚礼现场把新娘抢走」

「我不会做的」

「那化装成大司教然后把新娘抢过来」

「我不会做的」

「那…」

「都说了我不会这么做了」

纯突然变得很大声,周围的人都盯着他看。

「知道啦知道啦!你一定是觉得这样做的话会给很多很多人添麻烦对吧!哎~纯酱真是个好人,好啦,我再帮你想想其他办法」

「都说了不用啦」

「为什么!你不是喜欢她的吗」

「虽然如此」

「那就得告白啊!现在也许还赶得及,纯也并没有完全输给天河君啊,虽然矮了点,不过年龄跟由利加差不多,又是联合军的少佐工资也高,长得,也勉强可以列入有型的行列。虽然软弱但是很温柔,没什么男人气但是会帮忙做点家务什么的不是吗」

「恩!你这是在赞我对吧」

「当然啦」

虽然雪奈挺着胸膛说,不过反而让纯觉得更枉然

「你对由利加的爱也不会输给明人吧!你跟明人不一样,你是二十年来一直喜欢着由利加的哦,即使这样都一点回报都没有的话那太悲伤了」

纯注意到雪奈的语调反常地正经,抬起了头

「到现在为止的都忍着了,最后告白了不就行了!我在想是不是因为你太好人了,顾虑太多事情了才没这么做的?要是你看完他们的婚礼后就自杀的话怎么办,纯这样懦弱的性格,要不就会…」

虽然雪奈脑中擅自幻想出什么等了二十多年,什么看完婚礼后就自杀之类的景象,不过似乎她是真的在担心着纯,说到激动的地方双眸还隐约泛着泪光。

「谢谢啦,雪奈酱」

纯用无限温柔的语气说道。

「但是…真的就这样就好了」

「怎么呢?」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的!对于由利加来说我只是个朋友,在和我相遇之前很久的时候,天河那家伙就一直在她心中了」

「但是……」

「之前我也是这么觉得,比起十几年不见的青梅竹马,我跟她在一起的时间要长得多得去了!可是!可其实不是那样的」

「为什么!一般不是青梅竹马出现的时候危机一下,最后还是跟一直在自己身边的人HAPPY END的吗」

怎么看这个“一般”都是从漫画剧情中出来的,纯无奈地苦笑着,到底雪奈是木联出身的人啊!

「是骡是马不拉出来溜溜怎么知道呢!」

「不是!雪奈!其实我不是只是想跟由利加结婚」

「你不是喜欢由利加吗」

「恩!所以我希望她幸福」

「……那就是说你是为了由利加才忍痛割爱的咯?」

「也不完全是,不过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是很不愿意的,帮她离家出走啊,帮忙筹备结婚典礼的杂务什么的…想着:范得着这样为了帮她跟自己的情敌奔波吗之类的」

「恩恩」

「但是因婚礼相关事宜在天河家出出入入之后我才明白,在那里看到的由利加是如此的开心,有种既然由利加这么开心,结婚对象即使不是自己都没关系了的感觉。

「……」

雪奈嘴巴张得大大地听呆了!

「怎么」

「不,没什么,纯的性格真是吃亏啊」

「恩!我自己也那么觉得」

纯微微地笑了笑,从他的笑容中透出一种悟明佛法的僧人的那种无常。

「没办法」

雪奈大叹了口气。

「算啦!要是纯没人要的话我就把你娶回家咯」

「啊?」

纯不由得僵直起来。雪奈十五岁,纯二十三岁,虽然有点距离但也不是大到令人奇怪的程度。最近雪奈长得很快,身体上已经长得有点象大人的体形,再过几个月也可以到法律规定的结婚年龄了…

「哇!刚才你的表情好认真」

「-----」

正如雪奈说的,就在刚刚过去的一瞬间,纯认真的想着这个问题。

「那是不可能的啦!男人就是这样,稍微对你温柔点就马Sgxmgx讨论) 2019年10月11日 (五) 22:17 (CST)上变成这样!」

「我哪有认真…」

「骗人骗人!刚才纯酱的脸通红通红地!」

「这是因为店里的暖气太劲了」

「现在好象是开着冷气哦」

雪奈说着,眼光转向路上的行人。

行人有的穿着T恤,有的穿着无袖衫,时值6月已经充满了夏天的气息。


「拉面一丁」

「我要个味精拉面!加大碗滴」

两个生面孔的客人正跟由利加下单,看着这个,明人有点意外!要是普通的客人的话应该象普通的拉面车一样,直接过来跟自己下单才对。明人重新打量了那两个人一番,一个有点高的,一个则有点胖,显得慢条斯理地。哪个都是没见过的生脸孔。

「由利加,这2个人之前来过吗」

「是第一次来的客人哦」

由利加毫不犹豫地说!那应该没错了!要是明人的话还可能忘记,记忆力拔群的由利加一定不会记错。是不是从谁那里听过这间店的传闻呢。

「二位」

明人刚想开口搭话,对方反而先开口了。

琉璃留在家里看房子,这里说的二位应该就是指自己了吧!两人决定结婚之后琉璃也就上道地留在家里不做电灯泡了。

「你们是夫妇吗?还是只是恋人?」

「啊…那个…不是…」

「我们下个月结婚!对吧!明人!」

由利加不管明人正在做菜,抱着他的手臂。

「是吗!原来还没结婚啊!」

「看吧看吧!跟我想的一样!准备什么的很麻烦的」

「不过看他们的去势的话没结也不远了」

「虽然这样,不过今天还是得你请咯」

「没办法」

两人好象在赌明人他们结婚了没!不过刚才他说的“去势”是什么意思呢?

「二位接下来是去上班吗」

对话钩起明人的兴趣,明人有意无意地搭起话来。

「不,已经下班了」

有点胖的那个语气相当高兴。

「因为现在是辞了工作过来的」

「咦!」

「是啊!把辞呈一递,整个人都轻松了」

预料外的答复。

跟木联的战争结束后,战争相关的职业大都消失了,正处与就业难的世道,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把辞呈一递,整个人都轻松了”看来真是相当够戗的工作吧。

「那个讨人厌的上司也让人飞到土星开发公司去守水塘了,据说五年内是回不来了」

「听说是有去无回的呢」

「在事态恶化到那程度之前早早辞职真是太明智了」

「其实定了新的公司后在辞也不迟嘛」

有点胖的那个语气中带有点后悔的感觉。

「这样就已经可以了」

「可新工作有那么容易就找到吗」

「肯定没问题的」

由利加自信满满地说。

「我跟明人之前做的也是跟现在完全不一样的工作啦!所以换工没什么好怕的」

「你之前做的是什么?」

「宇宙战舰的舰长哦」

由利加自信的说道,要是换做其他人的话肯定不会相信,不过这2个人可不一样。

「是吗!应该是很优秀的舰长吧」

高个的那个感慨地说。

「我也想跟你们在一艘舰上工作,那肯定是很愉快的事」

胖子羡慕地说。

说着说着,似乎面已经煮好了!明人爽手地捞起面团。

「哇~看起来好好吃」 PS:本人比较抗拒“好好吃”这个词的,不过找不到其他代替5…

「因为一直都看着却没机会吃嘛」

高个瞪了胖子一眼

「一直没机会吃吗?」

「啊~~是啊~~以前下班回家的路上嘛~哈~哈哈~」

高个的装作大笑状。不过那的确是实话,他们两人—间谍A跟B上班的地方就是:可以监视到面档的地方。

二人满脸幸福地喝完明人做的拉面汤后满足地走了。

「希望你们可以早点找到好的工作」

对着离去的两人,由利加衷心地说。

在侧面看着由利加的明人想:一定会找得到的!因为由利加有着一种让人的梦想实现的不可思议的力量。


(好冷啊…)

琉璃凝视着半开的窗户,都已经6月了,可晚上还是冷得相当厉害。

本来把窗户关上或者随便穿件外套的话就好了,可琉璃完全没这个意思,象是虽然寒冷,却很享受在这种寒冷中缩紧身子的那种感觉似的。

(风声)

从窗户的间隙里,一股强风吹过放在房间一角由利加的被婚纱。

(舰长,好象很高兴)

琉璃想起由利加把这件婚纱拿回来那天的情景,把本来一般都寄放的婚纱拿回家,若有所思地对着它一个人傻笑了半天。

(天河君也是,决定结婚后就干劲十足地,又研究新菜单又找新食材什么的)

现在明人跟由利加拉着车外出做生意去了,现在只有琉璃一个人在家,平时塞满各种各样的人,仅有四席半的房间里现在只有琉璃一个人在,给人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房间里散落着惠的主持人稿,小光她们的魔术道具,保美少女们的舞蹈图等与结婚仪式相关的东西,大家对这场本应是简单轻巧的结婚仪式都冲劲十足地,婚礼被这群本来就喜欢胡乱想象的家伙们推动着向未知的方向发展着。

(大家看起来都蛮乐的)

(不过那也是理所当然啦)

(朋友要结婚当然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啦)

(但是,为什么…)

琉璃用力地抱紧自己的双膝。

(为什么我就是高兴不起来!明明自己很喜欢舰长跟明人两个的说)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琉璃抱着膝盖缩成一团,明人跟由利加决定结婚后,琉璃的心情就不知怎的沉了下来,大家在的时候还好,一旦剩下三人在一起时,就总觉得心口难受难受地。所以最近他们拉着车出去的时候她也大多是留在家里。不过本来拉面车的工作量就不需要三个人那么多,琉璃也不过是在旁边吹吹喇叭而已,去不去都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明人跟由利加倒还是跟以前一样担心这自己,不过这样反而让琉璃的心情更消沉。

(干脆就别管我算了,这样的话我可能还好过点。)

(不…那不是真心话)

琉璃否定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要是他们不再关心我了那多难受啊,现在不还是希望着他们早点回来吗)

(喵)

琉璃向面前的门转过头,学了一声猫叫,似乎觉得自己是一只等待饲主回家的家猫一样。

(跟笨蛋一样)

自我厌恶中,琉璃再次把脸埋起来。

咚咚咚!

门外传来一阵上楼的声音,这种廉价的公寓可以很清楚地听到屋外的声音。

是他们回来了吗?

(不过时间有点早呢!)

但是,脚步声在明人家的前面-刚才琉璃望这的那个门的对面停下了。

门打开后,出现的并不是明人或者由利加的脸。

「你好!明人在家吗」

走进房间的是惠。

「啊!琉璃一个人在家吗」

「是啊」

「那我在这等会吧!应该也差不多回来了吧」

惠脱下鞋子走了进来,当然!琉璃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二人相遇的地方是火星的殖民卫星,当时,新郎明人从事先端科学研究的双亲…」

在等二人回家期间,惠又开始练习主持稿了。当然为了不影响邻居兼且不能为自己的谋生道具承受额外的负担,她小声地进行着。

(结婚!)

听着惠的演讲,琉璃低下头。她知道结婚是什么!从法律上的程序,社会的位置以及历史的行进她都很清楚,不过这个知识对她来说没有实在感。

她实实在在的记忆是从乘上抚子号开始,可抚子号上基本上都是未婚的人,也基本上没有那种夫妻都一起乘舰的,光一郎的妻子早早地去世,遥的婚礼也因为男方白鸟九十九的死而化诸流水,剩下的大概就是瓜畑之流了,但琉璃也基本上没见过他跟妻子在一起的情景。

(结婚后会有什么改变呢?舰长会由姓御统改为天河,相关的遗产继承权利也会相应发生,婚前的“花心”将改称为“外遇”。举的话举都举不完,可那些都只是表面的东西)

琉璃想知道的不是这些外表的东西,她想知道的是内在的会有什么东西发生改变呢?回到家之后,内心会有什么改变吗?

琉璃想着想着,突然间惠说:

「要是明人他们的婚礼办不成就好了」

琉璃惊讶地抬起头

「要是两年前的话我一定会这样想吧」

惠坏坏地伸着舌头,原来她是开玩笑的。

两年前的话抚子号正征战与地球各地,那时惠跟由利加,凉子等人都在争相向明人示好。(囧)

但这个笑话对琉璃来说一点也不好笑!琉璃象失去兴致似的转过身去。

惠看到后放下了手里的稿子

「琉璃酱,你知道我以前是读护士学校的吗」

「恩」

惠做声优之前读的是护理专业,这个在思兼上有记载,她也曾听惠亲口提过。

「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没去做护士而选择了声优吗」

「不知道」

「理由很简单,因为我去实习的时候觉得现在的护士实在是太多了」

「……」

「也就是说我不去做护士还是会有很多人,即使我不做,也会有其他的人去做的,突然间觉得那边失去了价值了。所以我才会选择做声优的。做声优的话就会有只有我--惠.丽奈才能做的事。不会那么简单地就被其他人代替。

惠的眼光似乎遥望着远方。

「第一次分到自己的角色,在电视听到自己的声音,受到FANS的信的时候都觉得好开心,有这种开心得不得了的心情推动着,那时还硬是完成了很多别人看起来很乱来的计划。

「但是你还是辞了声优的工作吧」

「恩!最初的时候很开心,但是后来觉得大家给我写信,来听我的演唱会,会不会他们喜欢的不是我,而是只是我演绎出来的角色而已呢!这样一想就突然觉得失去做声优的价值了。

Prospector也是这个时候过来,邀请我加入抚子号的。」

「但抚子号是…」

「不是觉得通讯员这个职位有什么魅力,我只是想借这个机会去去各个不同的地方而已。对工作已经没什么追求了,所以那时我结婚的意欲才会那么强烈吧!要是结婚了的话,那我就成了我丈夫的唯一了不是吗」

原来是这样!索然一定程度上说的确是那样,不过这想法也太单纯了吧。

「看着明人为山田的死伤心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他。可能觉得他应该会需要我吧!会把我当作他的依靠吧。不过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

明明是失恋的话题,可惠的语气却带着一种愉快,就象在说起跟朋友旅行的故事一样。

「所以最后才失败了。不过现在我觉得这样也好,要是明人真的象我想的那样,我想即使我们结婚了也不会幸福的」

「为什么呢」

「因为那不是真正的归所」

惠肯定地说。

「真正的归所不是别人给的,而是靠自己赢回来的。」

「—!」

琉璃突然象起火星时的事。

由利加提议启动破坏火星遗迹达成时间逆说的效果时,自己是反对的,因为她舍不得乘在抚子号上一年多发生的那段回忆,因为那不仅仅是她唯一的回忆,也是她自己赢回来的回忆,所以绝不能让它就那样消失。

「PS:时间逆说也就是时间旅行到过去,令现在(也就是那时相对的未来)的某个物事发生改变」

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亲手争回来的东西。所谓的价值就在这里。

惠的意思是无论回忆还是归所都应该是这样的。

(那现在我在这里是怎样呢?去御统家是因为舰长赢了遥,来到这里跟明人三个人生活在一起是因为被由利加卷入了离家出走的风波而已,我一直都是这样,做抚子的驾驶员也不是自己选择的,只是生来就被培养成这样而已,这样的话根本就不算我自己赢来的。)

最近自己经常感觉到的那种漠然的感觉,那是不安。明人跟由利加结婚后,那我的归所又将在哪?

她觉得会就这样失去,因为那不是自己赢来的,而是别人给的,别人给的东西又被别人夺走,所以她很怕。

(…原来是这样!害怕的是失去归所,害怕现在的局面被打破)

虽然琉璃自己还没发现,她这种寂寞的心情也包括这她对明人那种薄薄的倾慕,当然它的程度远不足以“爱慕”这个词来形容,但这也的确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一定的阴影。

惠是第一个察觉到琉璃这份感情的,也许因为是她之前也喜欢过明人的缘故吧。

「琉璃酱」

惠用象在抚恤着琉璃般温柔地说道。

「还有人把图钉放到我鞋子里过呢!这件事我从来没跟别人提过」

「—!」

「那是离开长屋后一个月左右的时候!这桥段很老吧!不过那时我没办法做出什么对应」

「为什么」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惠原来就很有人气,回去做声优之后一直都很顺利,还帮保美少女组她们四处奔波呢…

「我因为自己的原因两次从声优的岗位上辞职,第一次回去的时候还在尼路加路的帮忙之下,马上就拿到兰布塔这样的大角色,却又突然辞掉了,然而现在还不到一年又…有人觉得讨厌也是理所当然的嘛」

「…」

「的确,还是有工作奔着惠.丽奈这个名字来,可也不是说到了现场气氛就会很好!有很热情的人当然也有人露骨地表现出他们的那种厌恶。要是没琉璃酱的话说不定我又会辞掉声优了」

「我??」

「你说过吧!真正珍贵的东西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赢回来的」

「啊……」

「所以我没有逃避努力过来了。无论是多小的角色都全力以赴,要是有原作的话就先读原作,工作组之前有什么作品都拿过来先看一看,连自己的角色以外的剧本也都全部看过…」

你对声优这个工作没什么了解所以不知道,这些可是很努力才能做到的哦。

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赢回来的!惠正在用自己的实践证实着这件事!恐怕不只惠一个,踏进这个社会的人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为了“赢得”自己的目标而努力着。

要是想要找到自己的归所,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的归所的话,

琉璃脑海里有呈现起在抚子号发生的点点滴滴!

誓死抵抗别人植入自己的人格的思兼;

在地球跟木联的权利者面前抵抗到底的成员们;

拒绝就那样失去赢回来的回忆的自己!

(对啊!原来是这样!)

琉璃终于从迷雾中冲出云霄,看着惠!

惠正温柔地看着自己。

「我……」

「没事的!琉璃酱」

惠的声音温柔得就象一个能将一切包容在其中的母亲的声音。

「我跟大家现在也正在找呢!然后,即使在努力寻找的过程中受挫,也只要回来这里就行了」

「这…里…」

「恩!我来这里的话大概就表示我累了吧!我想大家都是这样吧!我想即使这样稍微停留在“抚子”的时间里,应该也是可以原谅的吧」

「是吗」

「是这样的」

惠肯定地说!听到她这句话后,让人觉得从身体里面有一种被叫做“勇气”的东西涌了出来似的。

琉璃觉得自己似乎开始能理解惠被成为“小惠姐姐”的那种魅力。

琉璃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容,这也是明人他们决定结婚后琉璃第一次露出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