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秽的世界”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排版)
 
第7行: 第7行:
 
源地址:http://ex14.vip2ch.com/test/read.cgi/news4ssnip/1403684608/
 
源地址:http://ex14.vip2ch.com/test/read.cgi/news4ssnip/1403684608/
  
<poem>
+
== 序幕:穂乃果「污秽的世界」 ==
 
 
穂乃果「污秽的世界」
 
 
 
序幕
 
 
 
 
海未「……啊……啊……」
 
海未「……啊……啊……」
  
第97行: 第92行:
 
在我的世界尽情肆虐过后,只留下愤怒的情感,狞笑着关门离去。
 
在我的世界尽情肆虐过后,只留下愤怒的情感,狞笑着关门离去。
  
Chapter1
+
== Chapter1:小鸟『污秽的世界』 ==
 
 
小鸟『污秽的世界』
 
 
 
 
小鸟「果果,我27岁了哦」
 
小鸟「果果,我27岁了哦」
  
第237行: 第229行:
 
果果,救我。
 
果果,救我。
  
Chapter2
+
== Chapter2:绘里『污秽的世界』 ==
 
 
绘里『污秽的世界』
 
 
 
 
我独自伫立在空荡的教堂中。
 
我独自伫立在空荡的教堂中。
  
第327行: 第316行:
 
花阳「嗯」
 
花阳「嗯」
  
Chapter3
+
== Chapter3:希『污秽的世界』 ==
 
 
希『污秽的世界』
 
 
 
 
这次……又没死成。
 
这次……又没死成。
  
第489行: 第475行:
 
我忘记了一切。
 
我忘记了一切。
  
Chapter4
+
== Chapter4:凛『污秽的世界』 ==
 
 
凛『污秽的世界』
 
 
 
 
酒店街。
 
酒店街。
  
第578行: 第561行:
  
 
为什么视若无睹就走过去了?
 
为什么视若无睹就走过去了?
 +
 
难道凛不够魅力吗?
 
难道凛不够魅力吗?
  
第670行: 第654行:
 
凛「呜……好重喵~!」
 
凛「呜……好重喵~!」
  
Chapter5
+
== Chapter5:花阳『污秽的世界』 ==
 
 
花阳『污秽的世界』
 
 
 
 
看着绘里和小凛将男人抬上面包车,我不禁感到佩服,亏她们能去碰这种肮脏的东西。
 
看着绘里和小凛将男人抬上面包车,我不禁感到佩服,亏她们能去碰这种肮脏的东西。
  
第804行: 第785行:
 
大家都心照不宣,这场复仇的意义如今只剩下自我满足而已了。
 
大家都心照不宣,这场复仇的意义如今只剩下自我满足而已了。
  
Chapter6
+
== Chapter6:真姫『污秽的世界』 ==
 
 
真姫『污秽的世界』
 
 
 
 
真姫「今天做的是西式炖锅哦,来,穗乃果」
 
真姫「今天做的是西式炖锅哦,来,穗乃果」
  
第952行: 第930行:
 
我绝对不会让这孩子成为罪犯的。
 
我绝对不会让这孩子成为罪犯的。
  
Chapter7
+
== Chapter7:绘里『污秽的世界』 ==
 
 
绘里『污秽的世界』
 
 
 
 
树海。
 
树海。
  
第1,108行: 第1,083行:
 
所以,我要在这个肮脏的世界里,干净地活下去。
 
所以,我要在这个肮脏的世界里,干净地活下去。
  
最终Chapter
+
== 最终Chapter:海未『世界』 ==
 
 
海未『世界』
 
 
 
 
我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我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第1,205行: 第1,177行:
  
 
END
 
END
 
</poem>
 
 
 
[[Category:同人文]]
 
[[Category:同人文]]

2019年12月5日 (四) 00:48的最新版本

Commons-emblem-issue.svg
这个页面可能包含轻度或中度的暴力、粗口、毒品、裸体或性暗示内容。

本条目不适合15岁以下人群阅览,请确信自己已满当地法律许可年龄且心智成熟后再阅览本条目。

作品名:污秽的世界(穂乃果「汚れた世界」 )

作者:未知

源地址:http://ex14.vip2ch.com/test/read.cgi/news4ssnip/1403684608/

序幕:穂乃果「污秽的世界」

海未「……啊……啊……」

这个世界污秽不堪。

污染正在急速蔓延。

从衣橱缝隙中窥见的,我那曾经透明的世界,正被无情地涂上褐色与黑色的染料。

前一刻,我们还在真姬的别墅里欢声笑语。

是这群男人带着恶意,将一切无情地摧毁。

大家被剥得一丝不挂,用空洞的双眼凝望着虚空。

视线前方当然什么不存在任何东西。

大家只是在扼杀感情,静待恶梦的终结。

而这群男人依旧肆无忌惮地观察、舔舐、强奸着大家的身体。

我是最不幸运的一个。

因为不能和大家一起承担这份痛苦。

若不是穂乃果,将刚好身处衣橱旁边的我推入其中,我便无需目睹这般残酷的世界。

想挺身而出,救助大家。

请赐予无能的我力量吧。

求求你,上苍。

请让时间倒流,赐予我只需念力便可将这群男人灭杀的力量。

「怎么一直盯着衣柜那边啊?」

正在强奸穂乃果的男人突然开口。

穂乃果只是不住摇头。

男人狰狞嗤笑。

我合上了双眼祈祷。

祈祷着,上天,请杀死他们……

然后,高亢的叫喊声穿透了我的身体。

似乎听见了某种并不熟悉的声响。

接着是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

怯懦着睁开眼,只见穗乃果正手持匕首呆站在原地。

能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崩坏。

渐渐失去了痛觉,和其他的感情。

也许是我的祈祷凑效了。

只要遮断了感情,即使看见什么听见什么也不会再有任何知觉。

男人联手将穗乃果打倒了。

小鸟歇斯底里地喊叫。

花阳忍不住呕吐。

而穗乃果,则如同刚刚被她刺伤的男人一样,被刀刃插入了腹部。

海未「穂乃果……穂乃果……」

我现在还有呼吸吗?

心脏仍在跳动吗?

我不知道。

滚烫的血液在体内游走。

上天似乎用不完全的方式实现了我的愿望。

在我的世界尽情肆虐过后,只留下愤怒的情感,狞笑着关门离去。

Chapter1:小鸟『污秽的世界』

小鸟「果果,我27岁了哦」

在果果的墓前供上花。

和每天都在做的一样,轻轻地抚摸她的墓碑。

小鸟「再过三年就是30岁了呢。20岁之后,时间真的过得飞快呢,每年我都这样想。不过,那时的日子也过得很快呢。真想再做一次校园偶像呀……和大家一起」

那一天,我们被强奸的景象在眼前一闪而过。

小鸟「啊哈哈……每天都在说一样的话呢。不过,时间真是女孩子的天敌呀!」

察觉到自己竟然自称女孩子,才倏地感到难为情。

早已经不是那种年纪了呢……。

那一天,我们被强奸的景象在眼前一闪而过。

小鸟「果果,每天吃蛋糕也快吃厌了吧?所以我今天带了酒来哟!」

那一天,我们被强奸的景象在眼前一闪而过。

小鸟「和果果一起喝酒是我的梦想哦。开心地喝着酒,聊点电视剧也好电影也好什么都行,一边吃着软骨炸鸡串一边喝酒,这就是我的梦想哦」

那一天,我们被强奸的景象在眼前一闪而过。

小鸟「所以,今天就看在庆祝生日的份上,让我喝一点吧」

那一天,我们被强奸的景象在眼前一闪而过。

双手哆嗦着从便利店的袋子里拿出一合瓶的日本酒,一饮而尽。

小鸟「噗哇——!啊哈哈……怪羞人的呢。经常有人说,看起来像大叔一样哎」

小鸟「呐,听说强奸我们的人,一个月前刑满释放了哦。未成年人保护法……真是好东西呢」

说实话,我想杀死他们。

是那群男人,将我,将μ’s大家毁得一塌糊涂。

做出那么残忍的事。

却只需要在监牢里规规矩矩生活几年,就可以重获自由。不可饶恕。

我们本应该迎来感动的毕业典礼,升上大学。

即使大家上的学校不同,也仍然保持联系,某人结婚时大家就一起参加婚礼抢捧花。

发现好吃的甜品店,就告诉其他人,休息日一起去吃,然后发发牢骚,商量恋爱烦恼,一直聊到夕阳西下……。

小鸟「果果……」

我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每天在果果墓前做的,像是仪式一般的动作。

屏住呼吸。

伴着鸟鸣声,微风穿过墓碑和墓碑之间,包裹着我的全身。

「小鸟——!」

是果果在叫我。

我很清楚,这不过是幻听。

但我仍抱着些许的期待,也许一睁开眼,就会看见果果从墓中复活。

也许她会突然从墓碑后面探出头来,对我说,好久不见!

睁开双眼。

眼前是果果的墓碑,以及妮可的身影。

妮可「小鸟……你在做什么?」

小鸟「没什么,只是在想一睁开眼睛,会不会就看见果果复活呢」

妮可「……虽然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不过,挺有意思的」

小鸟「嗯,虽然不可能发生」

妮可「工作怎么样,顺心吗?」

小鸟「嗯,挺好的。妮可呢?便利店有意思吗?」

妮可「怎么可能。每天为那么点时薪被呼来唤去的,还说是什么能收到客人感谢的工作?我呸。好了让让,我给穗乃果上点花」

小鸟「啊,嗯。不好意思」

妮可「要道歉也该是我道歉啦……老实说,我真的不想再见到大家……」

小鸟「……怎么会呢,这不是妮可的错哦」

妮可「要不是我在博客里写什么去真姬家的别墅集训,就不会被那群家伙找上门来……」

小鸟「不是的,没有这样的事,不是的……」

妮可「……所以我没脸见你们了啊!」

小鸟「不是妮可的错」

妮可「你为什么还能这样亲切啊?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好人啊?发火啊!狠揍我啊!」

小鸟「没事了,没关系的」

妮可「呜呜……嗉。就是因为你们这样姑息,让我一直抬不起头想要逃啊……被罪恶感逼得想死啊……」

小鸟「不可以死呀。一天要扫两次墓,我会忙不过来的。……我会帮你想各种理由不让你死的,所以不能死哦,妮可」

妮可「当……然了!我才不会……」

小鸟「那……再见啰」

好想立刻从妮可身边逃开。

我也和她一样,不想再见到大家。

并不是害怕大家会对我做什么。

只是不想让大家看见这样的我。

不想让大家看见。

忘记了那天的事,终日酗酒,不知不觉间患上重度酒精中毒的我。

看,又来了。

那一天的记忆又在眼前浮现。

太阳开始西沉,街道弥漫着悲壮的色彩。

啊啊,我的世界自那天以来,就一直是这样肮脏。

果果,救我。

Chapter2:绘里『污秽的世界』

我独自伫立在空荡的教堂中。

巨大的彩玻璃之下,玛利亚石像正面对着我敞开双臂。

目光中满是慈爱。

仿佛连我即将着手的行为也将得到宽恕。

绘里「生者知必死,而死者无所知,不复获赏,不见记忆。所好所恶所妒嫉,早已消亡,彼于日下所经营,永不与焉。尔手可为者,当尽力为之。缘尔将至之阴府,无工作、无筹画、无知识、无智慧」

没错,穗乃果已经忘记我们了。

她早已忘了我们的回忆,我们的爱,与我们这群生者永远再无交集。

而我们,也是一样。

这是可悲的事实,而我们至少要铭记这份悲伤。

阴间……死者的末路。到达那里之后,一切悲伤都会被遗忘。

所以,我们要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进行复仇。

因为就此死去的话,我的这道怒火,连同对穗乃果的记忆,不就平白消失不见了吗?

不仅如此——

我们一同度过的,关于校园偶像的记忆,和希相遇那天的回忆,不就全都会被忘却吗?

忘记所有,的确能得到救赎……

死去,也许是一种解脱。然而,我丝毫不认为穗乃果会因此得救。

我只觉得荒谬至极。

被奸杀的穗乃果,绝不可能如人们可笑的想象一般忘记了一切,在土中安然入睡。

她一定和我们一样,早已崩坏、破碎、七零八落。

然后在那片残骸中寄生出黑色的怪物。

不同的只在于,我们还拥有肉体。

能够被怪物肆意操纵的肉体。

绘里「……主能宽恕我们所将行之事吗?」

玛利亚没有任何回应。

我知道,只是明知故问。

这就是神的一贯嘴脸。

始终沉默不语。

张开怀抱,嗤笑着目送我们走向末路。

难道不是吗?

菩萨也好,玛利亚也好,脸上始终带着笑容。

将这污秽的世界当成虐杀电影一样乐在其中。

绘里「再见」

背离了身后的日光,我向门外走去。

在外面等待的花阳过来搭话。

花阳「结束了吗?」

绘里「嗯」

花阳「怎么样,主会宽恕我们吗?」

绘里「只有穂乃果有权决定」

花阳「是呀。嗯,没错……」

绘里「马上就要天黑了……凛没问题吗」

花阳「没问题,小凛一定能成功的。我们先去接妮可和小鸟吧,她们应该还不知道呢」

绘里「是啊,她们两个好像在躲避我们,所以我也一直没联系。不过既然已经找到了,就去见一趟吧」

花阳「嗯」

Chapter3:希『污秽的世界』

这次……又没死成。

每每望着家中自制的绞刑台明明都会涌现出寻死的念头……

自从那天起,已经记不清自杀过多少回了。

手腕上平添了许多犹豫不决的伤痕,看来咱比想象中还要胆小呢。

以前,听说绘里里是信基督教的,咱就好奇地想问问她的见解。

然后听见她用稚嫩的口吻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当时明明没留下任何印象,然而。

那一天,咱却突然回想起那句话来——

人死了,就会忘记一切。

希「哈……」

死了就可以忘记一切。

咱觉得,这应该是十分幸福的事吧。

想要忘记所有讨厌的事,再一次开始新的人生。

那一天,世界被玷污,大家都坏掉了。

一想起那天,咱总是默默呜咽。

一见到男人,浑身就起鸡皮疙瘩。

回放演唱会的录像,眼泪便直打转。

幸福的日子早已经远去。

每天只是在机械地重复着醒来,吃饭,睡觉。

咱在想。

今后的我们一定会各自走向绝路吧。

再怎么奔跑,也不可能到达HAPPYEND了。

我们已经无可救药了。

各自的前方,只存在大同小异的悲剧结局。

所以我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未遂的自杀。

现在自杀而亡的话,是普通的BADEND。

继续活下去的话,是悲惨绝伦的BADEND。

哪个更胜一筹?

早已经清楚,我们已经没救了。

也知晓了,奇迹不可能发生。

隐约察觉到,再也不会有像那时一样欢快傻笑的场面。

然而,心里却仍然在期待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明明察觉到这种显而易见的矛盾,却装作从未理解。

嘟噜噜噜噜——

向一旁的相框望去。

嘟噜噜噜噜——

再次激起了自杀的念头。

嘟噜噜噜噜——

希「啊,电话……是绘里里……怎么回事呐」

希「喂,绘里里?怎么啦?」

绘里「找到强奸我们的家伙了。我们今晚就动手」

希「啊啊,是吗……?」

绘里「希,一起来吧。我们一定能得手的……你也想报仇不是吗?」

看,咱说得一点都没错。

大家果然在笔直走向绝路呢。

希「咱就算了。绘里里你也……」

绘里「你阻止不了我们」

希「……」

绘里「希,加入吧……求你了」

希「不要啊……」

这样太恐怖了。

咱害怕看见大家报仇的样子啊。

不想看见照片里的大家带着崩坏的表情宣泄感情的模样啊。

那时纯洁美好的我们已经死了。

绘里「希……来呀……」

希「我不要!」

绘里「穂乃果是被他们杀死的啊!?你忘了吗!?」

希「够了……到此为止吧。让一切结束好吗?」

绘里「所以我今天就要让它结束!报了仇……一切就结束了……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啊!一切完结之后,我们再重新来过吧?好吗,希,求求你,求你了一起来吧没有你的话我……我……」

希「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什么都不会完结的!」

将手机重重摔到墙上。

破碎的画面失去了亮光。

正如同我们一样。我登上了绞刑台。

将绳索垂下。

啊啊,大家都完蛋了。

一个个都在走向绝路。

我终于能够下定决心。

头穿过绳圈时,泪水沿着脸颊流下来。

只要拉动这根绳子,脚下一空,就能去死了。

还有许多的不舍。

有许多想要做的事。

有想品尝的食物,想倾诉的话题。

但是继续活下去的话,我一定会后悔当初没有死去。一定会。

所以我要选择轻松的死法。

希「绘里里……喜欢你」

用最后的力气拉动绳子。

哐当。

然后,意识逐渐远去,簇拥着我的,是远胜于恐怖的安逸感。

我忘记了一切。

Chapter4:凛『污秽的世界』

酒店街。

时钟酒店是供渴求性交的男女发泄性欲的地方。

凛所知的这个世界比表面所见更为肮脏,而我自己也早已被侵蚀腐烂。

凛的工作被称作野鸡,是给男人出卖身体赚钱的工作。

说得好听是生意。

这个世界有买就有卖。

可人们却莫名其妙地反感这份工作。

还有许多人没头没脑地大声嚷嚷反对卖淫。

为什么不行?

刚才也说了,这是门生意。

比如说相声演员和魔术师,都是用自己的技术赚钱。

凛只是在用凛的身体赚钱而已。

区别不过如此。

不过,其实凛并不是那么喜欢做爱,况且还有初次体验时的阴影。

那为什么要做野鸡?

只是自然而然变成这样……

这也是许多人的理由。

凛起初是在风月场所工作的。

不过只做了一年就辞了。

因为受不了要侍奉陌生的男人。

其实薪水还挺高的。

只是不能选对象。

比起猥琐的大叔,要做当然是选年轻帅气的男人更好了。

所以我就出来做可以选对象的野鸡了。却完全赚不到钱。

这也难怪。

这年头做野鸡的已经寥寥无几了呢。

所以我还兼职网上约炮。

说起来,刚才还被个猥琐大叔搭讪了。当时只想着臭死了,滚蛋去!

而且,凛今天还有别的目的。

我们收到的消息是,强奸我们的男人经常在这条酒店街流连寻找野鸡。

坦白说吧。

那天的事其实早就无所谓了。

不,还是有所谓的吧。虽然有所谓,但我比大家都看得开。

虽然想起被杀的果果胸口就郁闷难消,但比起其他人来,我的痛苦要轻巧得多。

一定是因为我在风月场卖身时,见识过许多遭遇更加凄惨的人吧。

好比自己正在受难时,发现旁边还有个更惨的家伙。

我就会可怜起那个人来,然后觉得自己的痛苦一下子变轻松了。

大概是这种感觉。

人类就是这样自私地垂涎着他人的不幸。

所以我不至于像大家一样疯狂。

凛「啊!那边的小哥~!等等呀!」

只顾着思考,差点错过了目标人物,凛急忙叫住他。

为什么视若无睹就走过去了?

难道凛不够魅力吗?

目标人物停下脚步打量起我来。

没问题。

现在留了长发,还有化妆。

他绝不可能认出眼前就是当年强奸过的凛。

然后,我使出了绝对能将他带到酒店去的必杀句。

凛「哥哥好帅呀喵~!……不收钱了,来做吧?」

成功了。

剩下的步骤非常简单。

凛「我们……去那边的酒店吧?」

还没见过哪个男人能抵挡住这句话不乖乖跟来。

只剩下下半身在思考……思考的当然只有性交了。

难道没听说过,天底下最可怕的就是免费的午餐吗?

白痴透顶。

到酒店之后交给男人挑选房间,一旁的凛在口袋里紧紧握住花阳亲她们给的安眠药。

唉,万一行动失败,要怎么对花阳亲解释呢?

说到底,凛会参加这个计划,唯一的原因就是花阳亲。

自从那天以来,花阳亲也和大家一样变得不正常了。但只要这次复仇成功,花阳亲一定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一想到这里凛就觉得好兴奋!

又能像以前一样,和花阳亲欢笑度过每一天了。

只为了这一点,就有行动的价值。

凛「208号房……是这里了」

一踏进房门,那男的就等不及脱起衣服要和凛一起淋浴,不过被凛拒绝了。

这边还有事要干呢。

虽然之后还是纠缠不休,但听到凛的一句「我回去了哦?」,他也只好收声一个人去洗了。

是担心钱包会被凛偷走吧?

放心吧,凛现在做的事可要残酷得多。

从冰箱里取出一罐要卖300圆的可乐和咖啡。

揭开咖啡的拉环混入安眠药。

可乐也打开喝了一口。

碳酸刚到达喉咙,男的就从浴室出来了。

太快了。

凛「真快呢。给你咖啡!我两种都想喝所以两罐都开了」

男人不假思索就喝下了咖啡。

一般人的话应该都会起疑心拒绝才对。

显而易见。

这个男人的头脑已经被性欲完全支配了。

凛「哇!」

男人二话不说将我压倒。

凛「好、好痛~冷静点,慢慢来吧?凛比较喜欢那样……唔姆?」

被强吻了。

虽然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状况,但被强奸过自己的男人亲吻真的很恶心。

凛「犯困了吧?」

眼珠子在打转了。

凛「咖啡里下了药哦」

他啪嗒一下子倒在凛身上。

凛「呜……好重喵~!」

Chapter5:花阳『污秽的世界』

看着绘里和小凛将男人抬上面包车,我不禁感到佩服,亏她们能去碰这种肮脏的东西。

绘里「时钟酒店里的人没起疑吧?」

凛「没事没事,就算起疑心也不会多管闲事的!」

绘里「真的吗?」

凛「就说没事了。时钟酒店可是犯罪的温床耶,每天有多少女人被灌醉被下药带进来干,还有玩援助交际的哦。他们顶多觉得我们是把醉酒的男人送回家而已啦」

绘里「是这样就好……」

花阳「别说了绘里,快走吧,这里的空气好脏……」

凛「啊哈哈……花阳亲还是老样子呢」

花阳「真佩服小凛能每天呆在这种地方」

凛「哎!你的洁癖真的要好好治治啦!」

没错,我有洁癖。

这个世上充满了污秽的东西。

比如,这条酒店街的空气。

从第一脚踏进这里时,就已经感觉到污染。

小凛也一样,污秽不堪。

毕竟妓女……在世人眼里已经足够肮脏,在洁癖的我看来更别提有多招恶心了……。

终日与她交合的也是肮脏的男人。可以的话我真的不想让她靠近身边。

进来这里之后,已经不知用消毒湿纸擦过多少次手了。

一想起来,马上又禁不住脱下手套,用酒精消毒。

啊啊啊脏死了。

要不是为了,向把我变成这样的男人复仇,我早该回家洗完淋浴泡在浴缸里了。

绘里「行了,我们走吧」

凛「呃、嗯。我说,要拿这个男人怎么办?」

绘里「拷问」

凛「凛、凛可以先回去吗?」

花阳「为什么?你回什么去?」

凛「呃,可是……凛又不是很想做这种事……而、而且不是说好了,凛只负责把他迷晕吗?所以……」

绘里「好吧。凛也有自己的生活……」

花阳「不能这样」

凛「咦?」

花阳「这种思想太肮脏了」

凛「但、但是……」

绘里「花阳……凛她」

绘里说着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害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急忙将她拍落。

花阳「别、别这样!!!不要用刚刚碰过那个男人的手摸我!」

绘里「对、对不起……」

花阳「消毒纸巾快要没有了啊!!你明知我有洁癖还碰我!?」

绘里「对不起……」

凛「花、花阳亲冷静一点……」

花阳「小凛你也是!想起那天的事,你不觉得伤心吗?果果是被这个人杀死的啊!!我们为了报仇才不得已忍耐来到这么肮脏的地方,你现在却说要回去……想自己一个人扮圣母吗!?」

凛「不、不是这样的!凛也是,也是……」

花阳「凛也是……什么?我们都是毁在这个人手里的啊!!」

凛「凛只是想帮花阳亲……」

花阳「要救的不是我,去救果果啊!!!」

凛「对不……起……。知道了,凛也一起去」

绘里「是、是吗……谢谢你」

花阳「小鸟和妮可都说不来,有小凛在就安心很多了呢」

凛「……花阳亲,报完仇之后,我们能变回以前一样要好吗?」

花阳「……不可能的。先不说小凛有多脏,杀死这个人之后再友好相处,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了。就算杀了他,我的洁癖也不会消失。大家只能在这个肮脏的世界里肮脏地生存下去」

根本不存在happyend。

凛「怎么会……」

绘里「凛,你也很清楚吧?我们大家已经崩坏了。从那一天开始,就已经坏掉了」

凛「那我们到底为了什么报仇!?不是为了报完仇再一起玩吗!?」

花阳「已经回不去了。这不是上帝给我们的考验……只是满载恶意的恶作剧而已」

凛「突然扯什么上帝神仙,凛听不懂啦!凛只是想让大家变回原来一样亲密而已啊!」

花阳「我也一样啊!想和以前一样一起去吃拉面啊。但是我们已经不可能再并肩奔跑了」

凛「……」

绘里「很遗憾正是如此……凛的意思我也明白。等事情全部结束之后,大家再一起好好谈谈以后的事吧」

小鸟「……是呢」

绘里「咦!?小、小鸟?你什么时候来的?」

小鸟「来很久了哦。不过妮可说她不报仇了。真姬也让我绝对不能参加,所以就由我们……」

花阳「嗯……为了果果」

小鸟「嗯……」

也为了宣泄各自心中的悲愤,我们要把这个男人杀死。

大家都心照不宣,这场复仇的意义如今只剩下自我满足而已了。

Chapter6:真姫『污秽的世界』

真姫「今天做的是西式炖锅哦,来,穗乃果」

穂乃果「哇~!好棒~!」

先说明一下,眼前这个孩子不是死去的穗乃果,而是我的骨肉。

性别是男性。

不过男人叫穗乃果不是也挺帅气吗?

没有什么奇怪的。

真姫「开饭啰,双手合十——我不客气啦」

穂乃果「我不客气啦!」

我觉得。

这个孩子一定是天使。

其实当初,我是不愿意生下他的。

被强奸怀下的孩子,当然不会有人想生下来。

但是当他第一次在肚子里踢我的时候。

我的想法顿时改变了。

我决定生下他,两个人相依为命。

孩子现在已经在上小学。

正值发育期,教育孩子很不容易。

但是这份工作比起任何工作来都更有价值,而且充满了希望。

没有父亲的孩子一定会遇到许多不如意的事,我有责任一直守护着他。

真姫「好吃吗?」

穂乃果「嗯!好吃!」

感觉他真的有点像穗乃果呢。

穂乃果「啊!我今天看见校园偶像了!」

真姫「真的吗?」

穂乃果「嗯!好厉害的样子!」

真姫「校园偶像到学校来了吗?」

穂乃果「不是,是回家时刚好看见的!」

真姫「运气真好呢」

穂乃果「嗯!」

我没有告诉他以前做校园偶像的事。

要是不小心让他知道那件事的话,他一定会受伤害的。

所以不能说。

真姫「吃吧,别让炖菜凉了」

穂乃果「嗯!」

说起来,大家现在都在做什么呢。

今天遇见久别多时的海未,她还是老样子。

因为怕被其他太太们说闲话,所以我没敢上去搭话。谁去救救她吧……。

穂乃果「对了,我掀了校园偶像的裙子!」

真姫「……嗯?裙子怎么了?」

穂乃果「掀了校园偶像的裙子啦!白色的!」

真姫「哈?」

穂乃果「啊……对不起」

真姫「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妈妈不是说过不行吗」

穂乃果「对不起……」

真姫「对不起就行了吗!!!」

一巴掌扇在脸上。

真姫「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桌子被打翻。

还烫着的炖菜洒到孩子的大腿上。

穂乃果「好热……好热啊!」

真姫「吵死了!为什么要做坏事?我问你啊!」

巴掌巴掌巴掌。

孩子哭喊着不停道歉。

我不得不好好教育他。

这孩子身上流着强奸犯的血。

要是现在不教好的话,他长大了一定会去强奸别人。

巴掌巴掌巴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的往复循环。

真姫「呼……呼……」

穂乃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真姫「告诉我,掀女孩子裙子是多严重的坏事」

穂乃果「是……」

掌掴。

穂乃果「是!……掀女孩子的裙子是很坏的坏事。随便碰女孩子的身体也是很坏的坏事。所以我是坏孩子。妈妈打我是应该的」

真姫「嗯,说得好。接着说『我吃饱了』吧」

穂乃果「……」

真姫「不说吗!?」

穂乃果「我、我吃饱了!」

真姫「好了,身上都弄脏了去洗澡吧。哪里烫伤了要告诉妈妈哦,我去拿软膏来」

穂乃果「嗯……」

没问题。

我绝对不会让这孩子成为罪犯的。

Chapter7:绘里『污秽的世界』

树海。

繁密的树木随风沙沙作响。

花阳「……要碰这东西吗?」

凛「我来干吧」

凛的手上涂了蜂蜜。

她的面前是装在木桶里,只露出了头部的男人。

虽然被胶带封住了口,不过大概能想象出来他在说什么。

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

满脸恐惧的男人一定在一次又一次地这样喊叫吧。

小鸟「这是绘里想出来的吗?」

绘里「嗯,将这男的装进木桶里,只露出头来。再涂上蜂蜜,引虫蚁来叮咬。这种痕痒疼痛绝对是超乎想象。在桶里面排泄物也会越积越多,慢慢腐蚀他的身体,一定能让他生不如死」

花阳「好脏……」

绘里「现在开始才是关键。以后每两天要来一次给这男的喂食,不然就排泄不出来了。大家愿意帮忙吧?」

除了凛之外都点头。

绘里「凛。事到如今,你也要来帮忙」

凛「我知道了。知道啦……」

绘里「穂乃果……我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当年强奸我们杀死你的男人之中的一个,我们要让他尝尝同样的痛苦」

凛「呐,我们这样做,果果会高兴吗?」

绘里「我不知道。就算她不愿意,我也要继续做」

花阳「小凛……你不会说出去吧?」

凛「……咦?」

花阳「这件事,你不会告诉警察吧?」

凛「当、当然不会了!」

花阳「太好了……啊,第一个让我来喂食吧」

小鸟「……我说」

绘里「怎么了?」

小鸟「嗯。其实我,呢,一直都想要报仇。没有一天不想。但是,我们果然还是错的吧。就算报了仇,我想也不会释怀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小鸟哭了。

花阳,凛……大家都在哭。

绘里「各位……我啊,曾经想过,将来要带大家一起去俄罗斯,将俄罗斯漂亮的地方介绍给你们」

小鸟「我、我的梦想是给大家做很多漂亮的衣服!不是舞台衣服而是时装!我一直想用自己做的衣服给大家装身打扮呢!」

凛「凛……想过开一间拉面铺。做了面铺老板之后,招待大家一起光顾,然后让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是μs经常光顾的店!然后呀,还要在店的正中间挂上大家的签名!每天看着签名,凛就想呀,能遇到大家真的太好了!」

花阳「我想过去种田呢。想竭尽精力种出好吃的大米,让大家品尝……。当然是有机种植的!然后,还要带饭团去登山!在山顶吃的饭团一定很美味呢」

为什么突然开始谈论梦想了呢。

搞不明白。

唯一清楚的事实是,梦想再也不可能实现了。

绘里「……各位,对不起」

接下来的数个月。

我们要对这个男人进行复仇。

等待我们的一定是悲惨的结局吧……直到我们终究死去,忘记了一切。

转世之后再重新来过吧。

Chapter8

妮可『污秽的世界』

后来看见新闻报道的时候,我还是惊呆了。

大家都被逮捕了。

我不愿去相信。

而且……被她们拷问的,竟然是毫无关系的男人……。

妮可「没救了呢……」

一边庆幸自己当时拒绝了她们而松了一口气,胸中却夹杂着一股难以言表的苦闷。

心衣「姐姐我回来了——」

妮可「回来啦」

心衣「在看什么呐?」

妮可「相册而已啦。好了,一边去吧」

得知她们的拷问行为搞错对象时,大家会是怎样的表情?

她们心里在想的,是什么?

如果事先知道事实的话,也许她们会像希一样自杀也说不定。

将无关的男人折磨至死的她们确实罪大恶极。

要是能治愈她们的伤,我愿意做任何事。

但是,这大概比让穗乃果死而复生更加困难吧。

一边倒的悲剧。

所犯的错是不容辩驳的事实。

相册里的每一张笑脸都如此耀眼。

大家在纯洁美好的世界里呼吸着空气,感受着一切,会笑,会哭,会生气。

而如今只剩下我这个元凶,在莫名其妙地过着正常人的生活。

尽管只是个初中学历的打工妹,至少,还过得去。

比起大家来,过得去。

那一天。

要是我不在BLOG里上传别墅的照片和「我们要在这里集训nico!」的日记,我们就不会被那群男人找到,世界也不会被污染。

毋庸置疑。

罪恶感时常逼迫着我去死。

但我会漂亮地活下去。

即使过得再惨淡,受人睥睨,也要继续活下去。

这才是穗乃果所希望的吧。

所以,我要在这个肮脏的世界里,干净地活下去。

最终Chapter:海未『世界』

我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

我一直在寻找。

寻找那一天,强奸我们的男人。

我每天都像现在一样,将菜刀藏在大衣底下,以便随时遇到他们都能动手。

然后,我刚刚发现了这个人。

是他。

是他了。

就是这个人。

我记得很清楚。

不会有错的。

我这就过去一下。

男人没有反应。

没有发现我的接近。

终于能杀了。

一想到这里,就感觉得到了解脱。

如今回想起来,穗乃果等同于是被我杀死的。

所以只要我代替她杀死这个人就好了。

我很清楚。

自己早已经疯了。

终日在无意识地叫着穂乃果穂乃果。

一开口就是穂乃果穂乃果。

不知不觉间,我失去了除穗乃果以外所有的言语。

我伸手探向怀里的菜刀。

男人近在眼前。

菜刀刺入了他的后背。

血液迸射飞溅。

男人倒下了。

我骑在他的身上,一刀接一刀猛插。

忽然间听见了穗乃果的声音。

一定是幻听吧。

咔嚓。

穂乃果「我们一定」

咔嚓。

海未「……穂乃果」

咔嚓。

穂乃果「我们一定」

咔嚓。

海未「穂乃果——!」

咔嚓。

穂乃果「我们一定……」

咔嚓。

海未「穂乃果……穗乃果!!!我——!」

穂乃果「我们一定能去向任何地方!我有这种预感!」

海未「穂乃果………………」

我从许久以前,便一直深爱着你。

穂乃果「污秽的世界」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