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萌娘书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未显示同一用户的1个中间版本)
第3行: 第3行:
 
<poem><font color="#696969">
 
<poem><font color="#696969">
 
董子曾经认为,自己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孩而已。
 
董子曾经认为,自己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孩而已。
直到她在祠堂里睡着之后,梦见了桃源乡,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
直到那个夏天,她在没有人的祠堂里睡着之后,梦见了桃源乡,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她匆匆忙忙地跑回家,开门的是奶奶,爷爷在里面坐着。爸爸妈妈为了工作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了乡下的爷爷奶奶,每天不得不忍受与南方的空气和风景不搭配的笨重的深色衣服和难以下咽的重口味饭菜。爷爷奶奶不带她出去买东西,也不让她看电视,甚至不让她锁门。
+
她匆匆忙忙地跑回家,开门的是奶奶,爷爷在里面坐着。爸爸妈妈为了工作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了乡下的爷爷奶奶,每天不得不忍受与南方的空气和风景不搭配的笨重的深色衣服和难以下咽的重口味饭菜。爷爷奶奶不带她出去买东西,不让她看电视,甚至不让她锁房间门。董子进去房间,房间是简单的双层床、桌子和凳子。桌子一边是书包,上面是一碗粉蒸肉,粉就像泡沫一样。为了避免体力不支,董子还是胡乱吃了一些,然后把碗送了出去。明明粉蒸肉应该是好吃的东西啊,董子想。
 +
董子去卫生间冲了凉,换上睡衣——这是轻薄的衣服,回到房间,坐在床上,叹了口气。床上是淡蓝色的床单和盖着用的被套,这是董子为了不睡席子和毛毯而与爷爷奶奶几番要求的结果。
 +
这里尽管单调,但是和外面不一样,整洁而又清新。
 +
 
 +
不久,爸爸妈妈过来,把董子接走了,好像是因为爸爸妈妈有钱了,又好像是董子要上小学了。爸爸旁边有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爸爸说:“叫小姑。” “小姑好。”董子小声说。
 +
…………
 
</poem></font>
 
</poem></font>

2020年3月23日 (一) 23:47的版本

本文章不允许转载,目前只在此站点连载。


董子曾经认为,自己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孩而已。
直到那个夏天,她在没有人的祠堂里睡着之后,梦见了桃源乡,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她匆匆忙忙地跑回家,开门的是奶奶,爷爷在里面坐着。爸爸妈妈为了工作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了乡下的爷爷奶奶,每天不得不忍受与南方的空气和风景不搭配的笨重的深色衣服和难以下咽的重口味饭菜。爷爷奶奶不带她出去买东西,不让她看电视,甚至不让她锁房间门。董子进去房间,房间是简单的双层床、桌子和凳子。桌子一边是书包,上面是一碗粉蒸肉,粉就像泡沫一样。为了避免体力不支,董子还是胡乱吃了一些,然后把碗送了出去。明明粉蒸肉应该是好吃的东西啊,董子想。
董子去卫生间冲了凉,换上睡衣——这是轻薄的衣服,回到房间,坐在床上,叹了口气。床上是淡蓝色的床单和盖着用的被套,这是董子为了不睡席子和毛毯而与爷爷奶奶几番要求的结果。
这里尽管单调,但是和外面不一样,整洁而又清新。

不久,爸爸妈妈过来,把董子接走了,好像是因为爸爸妈妈有钱了,又好像是董子要上小学了。爸爸旁边有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爸爸说:“叫小姑。” “小姑好。”董子小声说。
…………